這是KBS2週一、二的電視劇,

是安在旭在2004年11月拍攝《必勝,奉順英》後,

時隔18個月重返電視螢幕的新作。劇中安在旭飾演男主角尹玄瑞,

是個身患絕症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將會死去男人,
他表裏不一的雙重性格,

展現給世人的一面和自己真實的一面反差很大。

玄瑞小時候被母親拋棄,並被好心的美國夫婦領養到美國長大。

他在美國成為一個酒店的經營者,
因為酒店在合併日本公司的過程中出現了問題,

暫時來到南韓工作。在往南韓的飛機上,

遇見了美麗單純的崔鈴茵(李寶英飾),

並愛上了她。在南韓工作期間他又和拋棄自己的親生母親重逢。

正沉浸在愛情和親情幸福中的玄瑞不知道,

他在美國認識的心臟外科醫生姜琇珍(吳允兒飾),

在接受玄瑞捐贈的精子後,已經生下了他的兒子並撫養長大。



姜琇珍一直愛著玄瑞,並且想盡一切辦法打算和他重修舊好,

讓身患絕症不久人世的玄瑞陷入了困惑的三角關係...。

這部浪漫喜劇不同於過去的愛情劇,
不但講述了玄瑞和舊愛新歡的愛情糾葛,

而且刻畫了鈴茵的父親和母親在離婚後如何破鏡重圓、重續浪漫愛情的故事;

強調了家人之間的親情。



1. 安在旭 飾演尹玄瑞

我想幸福地離開這世界…我想在我人生中最幸福的瞬間離開人間…

他是領養兒出身,在千辛萬苦的努力下進入美國主流社會的酒店經營者。

在別人的眼裏,他很大方、有想法、有推動力;

雖然成功,但仍然很謙虛;

他他聰明、禮貌、誠實、豪邁,對女人、喝酒與玩樂一點都不感興趣。

而實際上,真正的他謹慎、嫉妒心強、心胸狹窄;

他想炫耀金錢,也想炫耀聰明;他喜歡女人,更喜歡性感的女人;

他喜歡喝酒,強調健康,盼望自己能無病長壽。

這是一個在別人眼中的"我"和實際的"我"截然不同的人。

因為5年前接受過心臟手術,他對做愛產生了恐懼感。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回到絕不願意去的南韓,

並在飛往南韓的飛機上命運般地遇見了絕不願意碰上的女人。



2.李寶英 飾演崔鈴茵

即使他因為我而提前死去,我也要和他單純地相愛。

她的主業是美感膚質管理師,

"副業"則是通過參加市民馬拉松等各種比賽來獲得獎章及商品券。

她耐力強,能長時間奔跑,表現在愛情上也相當長久。

雖然她對傷痛和喜悅等感情方面總是表現得很遲鈍,

可是對現實的認識卻很準確。

雖然她不善言辭,但在愛情面前卻很勇敢。

她在靠參加馬拉松比賽而贏得的去拉斯維加斯的旅行中,

跟不想看到的男人不著邊際地糾纏在一起。

可是不知為什麼總會想起那男人呢?



3.吳允兒 飾演姜琇珍

包括他的心臟、他的心以及愛情都是屬於我的。

她是心臟外科醫生、未婚媽媽,是南韓少數的心臟移植專科手術組的成員之一。

她有著令周圍女人們羨慕的美麗外貌,有著連周邊男人們也不易靠近的能力。

此外,她還有一個對任何人也沒表白過的可惡陰謀--只有玄瑞是例外。

為什麼?因為他是兒子"尹"的爸爸。

包括他的心臟、他的心以及愛情全都是屬於她的。

她隱藏著"尹"是玄瑞的兒子這個事實,想跟他一起組成"完美的家庭"。

她對沒有任何預示就突然出現的玄瑞,有生以來頭一次感覺到男人的魅力。

為了尹,不,為了她自己,她不允許任何人搶走玄瑞。



4.趙東赫 飾演凱爾

我不喜歡玄瑞想擁有自己所要的全部,我只是好好對待鈴茵而已。

他是帝國酒店的新任禮賓部主管。

他的南韓母親因為曾是日本實業家的妾,

所以他從小就不能叫一聲父親,就這樣在傷痛中長大。

在美國,玄瑞的酒店擔任禮賓工作期間,

他按照玄瑞南韓行程的計劃自願到南韓工作。

雖然他有著天生很棒的身體條件和很有節制的充滿男人魅力的性格,

可是卻是一個任何人絕對看不透他內心的帶著面紗的人物。

雖然他是玄瑞的部下職員,

可是他看著玄瑞時的眼神中隱藏著旁人無法知道的感情。

他比任何人都最早發現鈴茵雖然有一點傻乎乎,

可是她以真心來對待顧客的禮賓才能,並且愛上了她。

那麼,在愛情和憎恨之間,凱爾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分集劇情介紹

第一集

美國拉斯維加斯,尹玄瑞(安在旭飾)與屬下一起忙碌準備收購尼克酒店。

韓國馬拉松比賽,崔鈴茵(李寶英飾)竭盡全力嬴得了去拉斯維加斯旅遊的機會。

臨行前卻發現男友和自己的好朋友有染,鬱悶不已。

在去美國的飛機上鈴茵遇到了玄瑞的弟弟魯尼,魯尼拜託她扮演女友去見玄瑞。

來到拉斯維加斯,尹玄瑞熱情洋溢地擁抱鈴茵,並把他們安排住在酒店。

第二天,玄瑞開車來載鈴茵來到郊外,

玄瑞問鈴茵是不是真的愛魯尼,鈴茵不知所措。

魯尼終於向玄瑞坦白,說自己準備和男友結婚,希望能得到哥哥的祝福。

玄瑞十分氣憤,大聲責駡質問魯尼。

集團高層指示玄瑞離開美國前往韓國管理事物,玄瑞拒絕。

玄瑞向屬下凱爾(趙東赫飾)指示讓魯尼三人退房,

鈴茵大聲抗議,凱爾意外的拒絕了玄瑞。

在鈴茵的衷心祝福下,魯尼和他的愛人終於完成了婚禮。

玄瑞猶豫了好久最終決定前去,趕去時才發現婚禮已經結束。

玄瑞決定接受集團的要求,飛往韓國。

鈴茵決定回韓國,意外地在飛機上又遇上了玄瑞,

途中飛機遇上氣流,引發玄瑞心臟病突發...


第二集

玄瑞突發心臟病,鈴茵大聲呼救,飛機緊急降落,

醫護人員把昏迷的玄瑞送到急救室,鈴茵憂慮不安地等待消息。

凱爾出現在喪禮儀式中,喪禮結束後,他激動地在天臺上大喊大叫。

玄瑞康復了,神采奕奕地步出醫院。等待已久的鈴茵高興地迎上去,

可他竟然視而不見,氣得鈴茵火冒三丈。

機場工作人員告訴他鈴茵一直陪伴著他,玄瑞感到內疚。

飛機上,玄瑞很想向鈴茵表達歉意和謝意,可是碰了不少釘子。

韓國機場,鈴茵的前男友竟然前來接機。鈴茵情急之下,拉著玄瑞充當男友,

玄瑞明白她的意思,無奈跟著鈴茵上了機場大巴。

玄瑞回到漢城,去醫院見老友姜琇珍(吳允兒飾)。琇珍見到玄瑞,內心十分複雜。

琇珍趕去接孩子,玄瑞卻不知道自己已經當了父親。

玄瑞一身便裝到酒店,受到前臺的輕視,

正要表明自己的身份,卻驚訝地看到了凱爾...


第三集

凱爾恭敬的說出”常務”這兩個字後,全場的人大跌眼鏡,暗自叫苦。

玄瑞的到來,酒店裏的職員都對他的身份充滿了好奇,玄瑞不為所動認真工作。

鈴茵被美容院辭退,鬱悶不已打算找一份新的工作。

玄瑞看到凱爾和日本商人談生意若有所思,突然想到了在飛機上遇到的鈴茵。

鈴茵四處找工作很不順利。一天,她到酒店來應徵美容師一職,結果也未能錄取。

正鬱悶走出酒店的時候,遇到了玄瑞。玄瑞用錢來打發鈴茵。

鈴茵很生氣覺得自己受了侮辱,要求玄瑞請客,玄瑞只好接受。

鈴茵喝醉了,結果自己付了飯錢離開。

接了個電話回來的玄瑞看到這,心裏更是愧疚。

第二天,玄瑞把鈴茵安排在禮賓部上班,鈴茵上班卻意外的遇到了凱爾。

鈴茵終於知道了玄瑞是常務的事實,非常驚訝。

琇珍邀請玄瑞到自己家去作客,

席間琇珍提出讓玄瑞搬進來和自己一起住的要求...


第四集

玄瑞同意和琇珍一起居住。

鈴茵闖進玄瑞房間,責問玄瑞為什麼靠自己的關係把自己弄進禮賓部工作,

兩人因此大吵起來。出門的鈴茵被前臺的王經理看見,

流言蜚語頓時在酒店內傳開。

為了幫助客人解決問題鈴茵不計個人形象,

凱爾看到她樸素的個性,對她的好感越來越強烈。

她在酒店和當銷售部長的父親意外相見,一種複雜的感情湧上父女倆的心頭。

玄瑞陪鬱悶的鈴茵在便利店吃速食麵,

鈴茵逐漸對玄瑞產生感情,凱爾看在眼裏很是不爽。

玄瑞發現辦公桌下的竊聽器,神情凝重。決定暫時不動,鬆懈對方。

鈴茵的前男友建榮帶著女朋友出現在酒店,巧遇正在交談的鈴茵和玄瑞。

鈴茵突然提出和玄瑞交往的要求...


第五集

玄瑞拒絕鈴茵交往的請求,鈴茵尷尬不已,這一切都被琇珍和凱爾看在眼裏。

鈴茵的父親找到鈴茵,希望她離開酒店以免父女見面尷尬,鈴茵拒絕。

玄瑞來到酒店秘密的監控室,

看著酒店裏心懷鬼胎的高階主管,面色凝重,決定秘密進行計畫。

鈴茵最終決定辭職,玄瑞拿著她的辭職書,一種複雜的心情湧上心頭。

最後他決定衝出去追回辭職的鈴茵,在地鐵站發現打電話找工作的她。

鈴茵匆忙的離去,照片跌落渾然不知。玄瑞撿起照片,莫明的感情彌漫開來。

玄瑞回到家,琇珍和他聊起在美國求學的日子。

當說到玄瑞為了學費給醫學院打工的事情,玄瑞一臉尷尬。

鈴茵約凱爾把忘了的筆記本還給他,凱爾興奮不已前往,

並教鈴茵開車,兩人在車上開心的大叫。

鈴茵打電話給玄瑞,她告訴他:自己辭職不是因為他,

讓他不要有心理負擔;玄瑞不知道說什麼好。

玄瑞收到秘密消息,立即開車出去,在路上突然想起鈴茵,幾經掙扎調轉車頭...


第六集

玄瑞找到鈴茵,希望她能回酒店繼續上班,鈴茵不為所動。

在秘密監控人員的幫助下,玄瑞發現辦公室裏的吳秘書具有很大的嫌疑。

琇珍早上推開玄瑞的房間,看到兒子尹和玄瑞睡在一起,一臉的幸福。

鈴茵沒去酒店上班,在一個花店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玄瑞看到鈴茵沒來上班覺得很遺憾。

朴專務借為玄瑞接風請客之名,

在席間暗示玄瑞放棄調查餐飲部的事情,玄瑞直接拒絕。

凱爾在一位”妓女”的手中,得到了一盒神秘的帶子,

打開播放居然是監控玄瑞的錄音,凱爾神色凝重。

玄瑞在花店找到了鈴茵,兩人以戀人身份開始約會。

凱爾來找玄瑞,跟玄瑞提議希望靠自己的能力讓鈴茵複職。

玄瑞接到琇珍電話去接尹,尹問玄瑞爸爸的事情,玄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琇珍摸著熟睡的尹,言不由衷的給他說起了爸爸的事情...


第七集

鈴茵一大早打電話給玄瑞,在電話裏恰好聽見琇珍說話的聲音,鈴茵一團迷惑。

凱爾再次找到鈴茵希望她能回酒店上班,鈴茵再次拒絕。

玄瑞收到一份監控錄影帶,他發現吳秘書和總務確實有親密的關係。

在學校,尹把父親畫成蜘蛛俠受到同學的嘲笑。

尹來到酒店找玄瑞,恰好被凱爾和前臺的王經理發現,

大家都認為尹是玄瑞的私生子,

多事的王經理還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鈴茵,鈴茵一團霧水。

琇珍接到消息跑來酒店找回尹,凱爾於是叫鈴茵送一束花到酒店。

鈴茵看到他們三人在一起的一幕,鬱悶不已。

鈴茵的父親終於向玄瑞坦白餐飲部的事情,並醉得一塌糊塗。

玄瑞只好送他回家。

鬱悶的鈴茵接受了凱爾送他回家的請求,在鈴茵家門口,三人不期而遇…


第八集

鈴茵返回確定玄瑞是否離開,結果被玄瑞逮到,鈴茵一臉尷尬。

玄瑞提議帶鈴茵到和琇珍一起居住的地方看看,結果在門口鈴茵藉故離開。

鈴茵的媽媽去飯店找鈴茵,王經理告知鈴茵已經辭職。

於是鈴茵媽媽第二天跟蹤鈴茵,鈴茵發現被媽媽跟蹤。

沒有辦法只好到酒店,就這樣她重新回到了酒店上班。

酒店總務找到凱爾,希望凱爾幫助自己讓酒店在玄瑞的手上垮下去,

凱爾的眼中充滿了仇恨。

琇珍告訴玄瑞,想給尹找個爸爸並說自己喜歡的人就是玄瑞,

玄瑞大笑以為琇珍在開玩笑。

玄瑞裝成蜘蛛俠到幼稚園看尹,尹投入玄瑞的懷抱爸爸兩個字脫口而出。

玄瑞吻了鈴茵,並提出希望兩人一起生活...


第九集

鈴茵拒絕了和玄瑞一起生活的請求,結果倆人不歡而散。

凱爾約鈴茵出來,告訴鈴茵喜歡她。恰好玄瑞在電話裏,聽到了凱爾的告白。

玄瑞在電話裏對鈴茵示愛,突如其來的兩個告白搞得鈴茵不知所措。

雖然遭到了鈴茵的拒絕,玄瑞還是把新房子的鑰匙交給了鈴茵,

鈴茵高興的接受並偷偷為新房子打掃清潔。

尹的生日當晚,玄瑞、琇珍和尹三人唱著生日歌曲,

玄瑞突然想起了小時候和母親一起過生日的場景,傷感的情緒湧上心間。

尹帶著甜蜜安然入睡,琇珍突然說尹是玄瑞的孩子...


第十集

玄瑞生氣責怪琇珍自私,琇珍向玄瑞解釋希望玄瑞能理解,

玄瑞還是決定離開琇珍和尹。

看著因為自己離開而痛苦流淚的尹,玄瑞的心裏不是滋味。

尹到酒店找玄瑞,鈴茵接待了他。

鈴茵牽著尹,這一幕恰好被玄瑞和公司高層看見,尹拉著玄瑞叫他回家。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誤會尹是玄瑞和鈴茵的私生子,

玄瑞拉著他們倆氣沖沖地離開。

在停車場鈴茵和玄瑞碰見琇珍,

玄瑞把鈴茵以女朋友的身份介紹給琇珍,琇珍傷心的離開。

鈴茵終於搬進了玄瑞的房子,兩人一起甜蜜的生活。

琇珍再次找到玄瑞希望玄瑞能留下,玄瑞痛苦不已。

在電梯裏,玄瑞告訴鈴茵自己有兒子...


第十一集

玄瑞對鈴茵坦白說出了自己有一個兒子,

鈴茵並未責怪玄瑞,但還是表現出些許傷心。

凱爾找到玄瑞,說出自己是佐藤的兒子,

並把竊聽磁帶給了玄瑞,勸玄瑞離開。

玄瑞對琇珍表示,要做尹的好爸爸,

並表示只要帶尹一人去美國生活,琇珍失望。

鈴茵為玄瑞準備了豐盛的晚餐,

說出自己並不怪琇珍,其實是怕失去玄瑞。

凱爾答應了和朴專務的合作,他破解開樸專務的Email,

查出了與吳秘書之間的勾當。

琇珍希望鈴茵退出,在玄瑞的鼓勵下,鈴茵沒有放棄玄瑞。

鈴茵陪玄瑞去醫院,鈴茵終於知道玄瑞要看的是心臟科,

但玄瑞還是將他的病情隱瞞。

玄瑞和鈴茵為去美國的事情發生爭執,

醫生建議玄瑞進行手術但玄瑞堅持去美國...


第十二集

玄瑞最終沒有登上飛機。

一個月後,鈴茵的眼前總是浮現出玄瑞的摸樣,但玄瑞還是沒有出現。

其實玄瑞一直在鈴茵的身邊,只是不忍心讓她看見自己生病的樣子。

玄瑞終於出現在酒店裏,眾人大吃一驚,凱爾告訴了玄瑞總務的陰謀。

玄瑞對鈴茵說不用一起去尼克,並說已經厭倦了鈴茵,鈴茵一片茫然。

鈴茵在公寓等玄瑞,給了玄瑞一個大大的擁抱。

但玄瑞很冷淡的讓鈴茵交出鑰匙,並讓她離開。

鈴茵對玄瑞的冷淡很惱火,打電話教訓了他一翻。

鈴茵終於對玄瑞表白,玄瑞帶鈴茵去算命,玄瑞把鑰匙再一次給了鈴茵,

希望兩人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第十三集

玄瑞的病情惡化,獨自一個人流淚。

玄瑞帶凱爾去監控室,他讓凱爾不要放棄尼克和鈴茵。

凱爾告訴樸專務為了酒店的生存,支持玄瑞。

琇珍來找玄瑞,希望玄瑞與她一起去做檢查,玄瑞騙她說心臟很健康。

玄瑞帶著尹去生母的店吃東西,卻意外的看見親生弟弟。

看著丟棄自己的母親和親弟弟,玄瑞的心情十分複雜。

鈴茵決定和玄瑞一起生活,但玄瑞卻把鈴茵趕出門外。

被趕出去的鈴茵不死心打電話給玄瑞,希望他能同意。

琇珍想起了玄瑞桌上的藥,在醫院裏終於得知了玄瑞病情惡化的事實。

琇珍哭著一路狂奔來找玄瑞...


第十四集

玄瑞把鈴茵支走後,對凱爾和琇珍說知道他們為什麼來,

但他已經決定在最後的時間內守護著鈴茵。

玄瑞終於同意鈴茵搬進來同住,準備著跟鈴茵一起幸福的走完剩下的路。

玄瑞縮減酒店員工方案被公佈出來,受到了酒店員工的非議。

專務責駡玄瑞,玄瑞答應會在總務回來之前解決現在的問題,

凱爾鼓勵玄瑞不要放棄。

玄瑞在家中不小心劃破了手,醫生告訴玄瑞流一點血都會導致他致命。

玄瑞在醫院看見琇珍,玄瑞眼神中閃現出對生命的渴望,希望琇珍能夠救他。

鈴茵無意中看見了琇珍留給玄瑞的資訊,終於知道了玄瑞的病情...


第十五集

玄瑞再也瞞不住鈴茵。只好抱著哭泣的鈴茵安慰。

在酒店裏,鈴茵聽到職員說被派去美國的是凱爾而不是玄瑞,失聲痛哭。

玄瑞帶鈴茵去了銀行,為鈴茵開了帳戶,告訴她以後每天存6,000元,

直到存滿六千萬為止,鈴茵很生氣的撕了存摺。

在醫院,玄瑞對琇珍說起他與鈴茵的爭吵,默默看著兩人的鈴茵,悄悄離開。

玄瑞陪鈴茵喝酒,告訴她只有看到鈴茵笑容滿面的時候,他才是最幸福的。

望著漸漸熟睡的玄瑞,鈴茵拿著行李選擇了離開。

在與尹的通話中,玄瑞昏迷住院。

醒來的玄瑞急著出院找到尹,告訴尹他就是親生父親…


第十六集(完結篇)

玄瑞本打算告訴尹他即將死去的事,但還是不忍心說出口。

鈴茵再次搬回了與玄瑞的家。全酒店都在傳言玄瑞即將死亡的事。

玄瑞的病情也越來越嚴重。

鈴茵的媽媽找上門要鈴茵跟她回家,鈴茵不願意。

玄瑞看見後,決定讓鈴茵回家,但是此時的鈴茵已經決定不再離開。

凱爾拜託玄瑞推薦他當酒店的總務,他要留在首爾,守護在鈴茵身邊。

琇珍求鈴茵讓玄瑞搬到她家裏去,玄瑞知道後,非常生氣的質問琇珍。

尹在一旁聽見了琇珍和玄瑞的爭執,大哭了起來。

後來玄瑞把尹帶去了和鈴茵的家。

玄瑞、鈴茵、尹三人在一起,度過了一個非常愉快的夜晚享受著天倫之樂。

清晨,尹安靜的睡在玄瑞身邊,鈴茵起身為玄瑞準備早飯,

玄瑞就這樣,在最愛的女人和兒子身邊,安靜的幸福的離去。

(全劇終)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