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焦急的羅曼史 分集劇情介紹1-13(THE END)

第1集 - 皇太子因緋聞遭流放 遇率真宥美一夜激情
燈光閃爍,低沈的重金屬音樂咆哮著將人群的氣氛推向高潮。
女人們畫著性感的濃妝搖擺著柔軟的身肢吸引著男人的註意,
而DJ臺旁俊朗的車鎮旭,無疑是她們目光的焦點。
車鎮旭,大福集團的皇太子,外貌英俊不凡,個性風流不羈。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他是眾多女人眼中績優股。
因為他是這間酒吧的常客,甚至有美女為他蹲守在此,只為獲得他的青睞。
不同於車鎮旭的萬眾矚目,李宥美坐在吧臺旁孤零零的喝著悶酒,
帶著黑框眼鏡穿著正裝的她看起來跟這裏格格不入周圍越熱鬧,她就越孤獨。
她多渴望自己能夠像朋友們一樣盡情舞蹈,
但事實上,她卻是一個舞癡,就算去跳也只是丟臉罷了。
一個是年輕多金的富二代,一個是平凡無奇的大齡剩女。
此時的他們尚不知彼此在未來的交集,像兩條平行線,明明近在咫尺卻只能擦肩而過。
翌日,車鎮旭因為和女演員的親密舉動被狗仔偷拍,
被父親罰去江原道的度假村體驗生活。
另一邊,正處於學業不順、房東要求搬家等一系列煩惱中的宥美,
接到了媽媽第二次婚禮的邀請。
開往江原道的大巴上,姍姍來遲的宥美
在開車時不小心坐到了車鎮旭的大腿上,兩人的緣分自此拉開了序幕。
宥美來到酒店卻被告知面試失敗,
悶悶不樂的她來到婚宴後臺又被母親嫌棄打扮老土,
派人幫她換上了一身淡紫色性感小禮服,甚至還墊了胸墊。
原本平凡無奇的宥美打扮一番後竟也是甜美動人,可惜她卻沒有心情在意這些。
婚宴上,宥美努力的化悲憤為食欲時,她媽媽曾是色情演員的過往卻再度被揭開。
在眾人的指指點點中宥美傷心不已。
她跑出宴會廳,在走廊上碰巧撞上了被總經理派來搬運蛋糕的車鎮旭,
兩人雙雙跌倒在地,淋了一身的蛋糕,原本準備離開的宥美只好去客房換衣服。
憋了一肚子氣的還有車鎮旭,被張秘書逼著當服務員的他
在偷懶無果之後,決心偷走車鑰匙逃跑。
此時,他碰巧看見張秘書把車鑰匙交給另一個服務員吩咐他把油耗盡,不由靈機一動。
待張秘書走後,他強勢逼迫服務員將車鑰匙回自己,並與他交換了被蛋糕弄髒的外套。
也許是因為一系列的倒霉事都與宥美有關,拿到鑰匙後的車鎮旭並沒有急著離開,
而是裝作客房服務推著紅酒來到宥美的客房。
此時宥美正換了浴衣準備洗澡,打開門後,
兩人為了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情發生爭執,不歡而散。
車鎮旭走後,宥美越想越氣。
她給自己倒了紅酒到浴室準備好好享受一下,
卻不小心踩到泡沫摔倒在地無法動彈,紅酒也摔在地上灑了一身。
正在此時,她聽到了敲門聲,急忙大聲呼救。
不一會兒,車鎮旭和另一位服務員闖了進來,原本他是回來找不小心落下的車鑰匙,
看到宥美一身是血躺在浴室不由嚇了一跳。
覺得太丟人的宥美假裝暈倒,卻被兩人誤以為傷勢嚴重連忙撥打了救護車,
車鎮旭抱著宥美一路沖到了酒店門口。
誰知,裝暈的宥美一下便被經驗豐富的醫生戳穿,
這讓原本緊張不已的車鎮旭感到十分丟人。
面對車鎮旭的指責,宥美感到委屈不已。
已經承受了太多的她流露出脆弱的一面,而她的自卑和敏感讓車鎮旭心中一動,
他安慰了她,並紳士的將外衣給她披上,
這一舉動讓一直處於低谷的宥美對他產生了好感。
兩人分開後,車鎮旭開車來到了鎮上一家粥鋪,
將早已準備好的鮮花和卡片放到店門口,
卻躲在墻後不敢讓母親看到,原來,今天是他母親的生日。
生在豪門的他享受著別人奢望的榮華富貴,卻無法擁有最簡單的家庭幸福。
有些傷感的他開著車到處閑逛,卻又碰到了正在等公交的宥美。
同是天涯傷心人,兩人結伴開車到海邊喝著紅酒訴說著彼此的傷痛,
從晴空萬裏聊到了漫天繁星,莫名的情愫牽引著兩人遲遲不願離去。
終於,當宥美因為車鎮旭一句簡單的問候而流淚的時候,
這種別樣而真實的美吸引著車鎮旭吻了上去,
兩人在車上度過了漫長而激情的一夜。

第2集 - 車鎮旭故意刁難宥美 有情人三載後終相逢
晨曦的陽光透過車窗照射到宥美清秀的臉龐,耳畔傳來陣陣海鷗清脆的鳴叫。
縱情一夜的宥美蘇醒後意識到昨夜發生了什麽,
匆忙的拿起衣服,趁車鎮旭還未醒來驚慌失逃。
一晃三年,萍水相逢的兩人再無交集。
三年後,車鎮旭憑借出眾的外貌和不俗的才華,
代言了大福公司的男士功能性內衣,事業風生水起,
成為大福公司出名的工作狂部長,但在感情上卻依舊空缺,被父親頻頻催婚。
而宥美終於完成營養師的實習,卻被陰錯陽差分配到了大福公司做營養師。
雖然時隔三年,經歷過露水情緣的兩人依舊難以忘記彼此,期待著再次相逢。
宥美第一天來到大福公司上班,在門口幸運的撿到一個硬幣,
也許這在冥冥註定二人的相逢,而此時她尚未發覺。
在她等電梯的時候,車鎮旭也乘著專車來到了公司,
於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搭乘的是領導專用電梯。
令人激動的是,在電梯關門那一刻車鎮旭竟然看到了她,
她依舊帶著醜醜的黑框眼睛一身古板的正裝,不美卻讓他心動。
可惜的是,車鎮旭以為這是自己的太過想念造成的錯覺,並沒有深究。
宥美初次進入大福公司食堂後,第一次早會就遭到老員工王前輩的排擠和警告,
並被分配和另一個同事去幹重活——搬土豆。
在同事的告知中,她得知了公司許多辛秘
,例如王前輩脾氣極差,張秘書愛穿同色系的內衣,
部長為人十分嚴厲,但她卻還不知,
他們口中壞脾氣的部長就是和她有過一夜情緣的車鎮旭。
工作狂車鎮旭在公司形象處事十分嚴厲,
甚至他開會帶的鬧鐘被員工戲稱為“定時炸彈”。
在開部門例會時,由於長期工作三餐不正,情緒激動的他暈倒在會議室。
張秘書借此事以辭職為要挾督促車鎮旭三餐按時進餐,車鎮旭勉強答應了。
而另一邊,作為新入職的營養師宥美為了不被辭退,
硬著頭皮接下了張秘書交代的為部長準備一日三餐營養餐的任務,
遭到了餐廳其他員工的強烈反對和控訴,最後王前輩將這件事全權交給了宥美。
孤軍奮戰的宥美按要求將準備好的營養便當交給張秘書,
但由於賣相太差被要求重新做,
等她費勁千辛萬苦做好卻又被告知部長出外勤不需要了,
上班第一天就面對如此艱難的人物,這讓她倍感壓力。
下班後,情緒低落的她來到好友開的書店,
面對享樂掙錢兩不誤的鄭賢泰,
再看看處處被刁難的自己,宥美不由抱怨命運真是不公平。
但好在,生性樂觀的宥美沒有選擇放棄,
而是決心繼續努力,一定要完成讓部長滿意這個小目標。
第二天,張秘書提著宥美再次精心準備的烤肉蓋飯送到了部長辦公室,
而車鎮旭卻瞞過著張秘書讓人將便當扔掉。
誰料,這件事正好被宥美看到,看到辛辛苦苦做好的便當一口都沒有動就被扔掉,
宥美氣憤不已沖到部長辦公室想去理論,
卻被開完會回來的車鎮旭正好看到,
他終於發現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竟然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盡管對宥美念念不忘,但對於她當初私自逃跑,
讓他赤裸著身體被一群中年大媽指指點點,
甚至被懷疑技術不好等傷害男性自尊的事情車鎮旭感到十分憤怒,
他讓秘書列了一大堆便當要求並給了宥美自己的聯系方式,
對她的便當頻頻挑刺,以此作為報復,也暗暗期待她再次爆發後兩人的重逢。
而對此毫不知情的宥美一邊承受著部長便當的壓力,
另一邊食堂的菜單也受到員工的差評,
同事們紛紛諷刺她的能力不行長得也不行,
她感到自己的情緒越來越難以控制。
終於,在面臨車鎮旭的再一次無理的挑刺後,
她在語音中將內心的憤怒吼了出來,卻發現自己竟然不小心發送給了部長。
意識到自己闖禍的她誠惶誠恐地跑到了部長辦公室,
表示自己要為自己的無禮道歉,畢竟不管部長再怎麽刁難,他也是他的上司。
當她走進辦公室才發現,原來,一直刁難自己的三餐混蛋,
竟然就是自己三年了一直無法忘懷的男人——車鎮旭。

第3集
在車鎮旭轉身的一瞬間,李宥美便認出了車鎮旭,她趕緊藉口跑掉了。
下班時,車鎮旭拉住一個人自言自語走在路上的李宥美。
車鎮旭稱李宥美還是一點都沒有變化,
李宥美在腦海中編造了各種理由,隨後謊稱自己不認識車鎮旭。
車鎮旭便要拉著李宥美上車,李宥美掙脫開車鎮旭的手,
說她不會隨便坐陌生男人的車後撒腿就跑。
車鎮旭愈發地覺得李宥美有意思。
回到家後,李宥美回憶起三年前在度假村與車鎮旭相處的畫面,
沒想到車鎮旭真的是大福集團車會長的兒子。
李宥美念叨著有那麼多的公司與食堂,
自己為何偏偏選了大福集團,這下自己真的完蛋了。
李宥美假裝不認識車鎮旭,車鎮旭倒要看看李宥美要假裝到什麼時候。
車鎮旭故意趁李宥美送便當時,
在辦公室的白板上貼出大福度假村洗手間的照片。
看到照片的李宥美猛地想起三年前她摔倒在洗手間的一幕,
她心中一緊,但還是故作淡定。
車鎮旭一直在觀察著李宥美的變化,
結果李宥美卻只是很平靜地為車鎮旭介紹今天的便當。
車鎮旭湊近了李宥美耳邊表示,以後與李宥美就這樣每天見面。
李宥美覺得很有壓力,逃也似地跑了。
李宥美跟賢德說起公司女職員與那個三餐混蛋有一夜情的事,
賢德聽了很有興趣,欲將這個故事寫在書上。
第二天上班時,車鎮旭故意開著跟三年前一樣的車從李宥美身邊經過。
車鎮旭又故意拿了一瓶酒,
李宥美想起三年前她與車鎮旭在海邊一起喝酒的場景。
朱慧利約車鎮旭見面,車鎮旭找各種藉口拒絕了。
正準備下班的李宥美被車鎮旭召回,車鎮旭要求李宥美馬上準備晚餐便當。
為了車鎮旭的義大利海鮮面,李宥美特地去超市購買海鮮食材。
車鎮旭沒想到李宥美會堅持得那麼久,
不過車鎮旭打算今天就給李宥美來個便當爆炸。
李宥美推著海鮮意面來到車鎮旭的辦公室,車鎮旭卻拿出錢給李宥美,
稱是三年前向李宥美借的油錢加利息。
李宥美明白車鎮旭這是在試探她,便謊稱不知道車鎮旭說的是什麼意思。
車鎮旭將錢塞到了李宥美的手上,
同時要求李宥美將三年前穿走的他的衣服還回來。
李宥美還是不承認,車鎮旭便說他無法相信李宥美說的話與做的食物,
要求李宥美先嘗嘗那盤義大利海鮮面。
雖說李宥美在義大利海鮮面裡下了很多配料,
但她還是面不改色地在車鎮旭的面前吃了一口面後氣憤地離開了。
李宥美打電話給組長,表明自己不想待在大福集團的想法,懇請組長將自己調離。
不料這通電話被張秘書聽見了,他向車鎮旭彙報。
車鎮旭為此質問李宥美,李宥美明白車鎮旭折磨自己是因為三年前的事,
於是李宥美承認了三年前的事,但在承認的同時,李宥美又狠狠地凶了車鎮旭。
車鎮旭問李宥美三年前離開的原因,李宥美解釋是因為一夜情。
但其實李宥美的心裡是想著這是她第一次做這種事情,
她想要忘記,卻總是心動,因為害怕,所以才要離開。
車鎮旭很難受,沒想到自己只是李宥美一夜情的那個人而已。
李宥美今天去上班,但她的心中很忐忑,害怕因昨天凶車鎮旭的事被裁掉。
結果張秘書卻告訴李宥美,
車鎮旭稱李宥美做的便當很好吃,這讓李宥美十分吃驚。
朱慧利纏著車鎮旭,正好被前來給車鎮旭送吃的李宥美看見。
車鎮旭叫住了掉頭就要離開的李宥美,
李宥美看著光鮮亮麗的朱慧利,
再看著自己一身汙漬的工作服,將吃的放下後就失落地離開了。
坐公車回家的路上,李宥美的腦海中一直想著看見朱慧利纏著車鎮旭的畫面。
李宥美的母親鬧著要住在李宥美的家,李宥美不是很情願。
李宥美回憶起念書時,因母親是情色演員,
她不僅被同學們指指點點,還被欺負的事,心情十分低落。
為了讓車鎮旭吃得好點,朱慧利專門準備了食材與餐具,
還要求李宥美以後每餐都得給她發便當的照片,因為她是車鎮旭結婚的對象。
聞訊趕來的車鎮旭緊緊地抱住李宥美,同時向朱慧利表示,
他只吃李宥美做的飯,而李宥美是他的專屬營養師,
所以除了他以外,沒人可以對李宥美指手畫腳。

第4集
在說完那些話後,車鎮旭拉著李宥美離開了,
被晾在一旁的朱慧利憤怒不已。
車鎮旭帶著李宥美來到外面餐廳吃飯,
他告訴李宥美,這家餐廳還算符合他的胃口,
讓李宥美以後便按著這邊的口味給他做便當,
但提醒李宥美別誤會他的用意。
李宥美好奇車鎮旭是不是與朱慧利在交往,車鎮旭否認,
他解釋朱慧利是他高中恩師的女兒。
車鎮旭提醒李宥美,
不要因為給他送便當就對他有了別的情感,他們只是一夜情而已。
車鎮旭讓李宥美深入地研究這家餐廳的口味,
也讓他能好好地吃一頓好的。
離開餐廳時,車鎮旭緊緊地拉住了想要走向玻璃門的李宥美,
兩人的身體貼得十分近,緊張的李宥美又打嗝了。
孟理事突然提出要去社內食堂吃飯,他是準備要換掉現在的這家供餐企業。
但車鎮旭曾經無意中聽見了孟理事的談話,
他因此提醒孟理事還是好好地關心他自己晉升的問題。
李宥美為此準備了符合車鎮旭胃口的醬牛排,得到了車鎮旭的讚賞。
車鎮旭突然前來社內食堂用餐,
廚房的同事堅稱李宥美與車鎮旭在曖昧,不過李宥美否認了。
李宥美看見賢德騎著車,便讓賢德載她去兜風。
李宥美向賢德抱怨母親帶著東久回來住,
可她家就那麼小,實在是太擠了。
賢德便讓李宥美去他家住,李宥美拒絕,
稱要也是讓母親帶著東久去賢德家去住。
兩人正聊著天時,有個女孩上前問帥氣的賢德要電話號碼,
賢德便用李宥美當擋箭牌,告訴女孩自己正在約會,女孩悻悻然地走了。
車鎮旭出差了幾天時間,
李宥美也因此有好些天沒有給車鎮旭準備便當,車鎮旭覺得很空虛,
便不顧今天是週末打電話讓李宥美馬上送便當到他家。
李宥美的母親出去了,讓李宥美帶著東久,
李宥美只得帶著東久去了車鎮旭的家。
李宥美在準備便當時,
東久在車鎮旭的書房裡亂動東西,還打翻了車鎮旭的一個盒子。
李宥美看見那個盒子像是放很昂貴的東西,
她因擔心車鎮旭怪罪,便留下便條稱她有事先回去了。
車鎮旭特意買了兩杯飲料回來,結果李宥美已經回去了,
車鎮旭只能一人食之乏味地吃著李宥美準備的便當。
朱慧利想著車鎮旭拉著李宥美離開的畫面,
她因此為了車鎮旭參加了美食料理的節目。
李宥美今天特別用心地為車鎮旭準備便當,
可車鎮旭看著那些裝飾得很可愛的食物時,卻十分地嫌棄。
朱慧利特地做了便當送給車大福,
車大福感慨朱慧利真是兒媳婦的人選,讓車鎮旭趕緊跟朱慧利結婚。
朱慧利聽了開心不已,車鎮旭則向車大福表示,他不是為了吃飯才要娶媳婦的。
車鎮旭提醒朱慧利以後不要總是突然前來公司,
朱慧利卻稱車鎮旭與李宥美在曖昧,
她同時還抱著車鎮旭稱車鎮旭就是她想要的男人。
朱慧利離開大福集團時,正好遇見李宥美。
朱慧利警告李宥美,以後除了一日三餐的便當外,李宥美與車鎮旭絕對不能越界。
車鎮旭無意間發現那個裝著李宥美胸貼的盒子被人動過,
他想起今天早上李宥美突然準備可愛便當的事。
車鎮旭害怕李宥美是看了裡面的東西,這樣便會誤會他是變態,
他因此變得十分慌亂,就連在會議上都心不在焉。
車鎮旭今天一整天都不要便當,
李宥美奇怪以前一日三餐都吵著要便當的人怎麼突然不要便當了。
為了車鎮旭的健康,李宥美便自作主張地為車鎮旭準備了便當,
同時還附上一張便條,讓張秘書轉交給車鎮旭。
可看了便條的車鎮旭卻大發雷霆。
晚上,車鎮旭在書房裡發現東久的兔子玩偶,他打電話讓李宥美馬上到他家。
可李宥美走不開,車鎮旭只得親自過去找李宥美。
車鎮旭質問李宥美是否進他書房了,又是否看見了什麼東西。
李宥美誤會那個盒子裡裝的是鑽石項鍊,
她為此專程買了個一樣的盒子還給車鎮旭。
車鎮旭對李宥美破口大駡,此時聽見聲響的賢德跑了出來。
車鎮旭問賢德是誰,賢德沒有回答,而是緊緊地抱住李宥美向車鎮旭示威。

第5集
車鎮旭想著賢泰擁著李宥美離開,他的心裡就很不舒服。
賢泰猶豫著想向李宥美表白心意,結果卻只是交代李宥美,
以後車鎮旭再欺負她,就說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他十分樂意當她的男朋友。
李宥美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想著車鎮旭剛剛對她說的那些話,一個人在自言自語。
朱慧利在外面喝酒,她發訊息讓車鎮旭前來接她。
結果車鎮旭讓朱慧利自己叫代駕,朱慧利被氣得不行。
賢泰站在李宥美家的樓下,心裡默默地說,讓李宥美做個好夢。
今晚註定是個不眠夜,李宥美輾轉難眠,
腦海中一直浮現出三年前在海邊與車鎮旭在車裡發生一夜情的畫面。
第二天早上,李宥美準時為車鎮旭送便當,
但她卻有點猶豫,因此在車鎮旭辦公室門口徘徊了一會,
而在辦公室裡的車鎮旭則掐著時間等著李宥美前來。
李宥美將便當給車鎮旭的同時欲她買的寶箱還給車鎮旭,
車鎮旭生氣地讓李宥美以後不要再提這件事。
車鎮旭問準備離開的李宥美,
賢泰是否是她的男朋友,李宥美表示車鎮旭管不到她的私事。
車鎮旭說賢泰就是個無所事事的混混,
李宥美解釋賢泰是他們附近公認的帥哥。
車鎮旭聽了很生氣。車鎮旭無意中得知賢泰是作家的消息後,
取消了晚宴,要求李宥美馬上給他準備晚餐便當。
李宥美為車鎮旭準備好了晚餐便當給車鎮旭送去後,
正答應賢泰一起去漢江散步時,車鎮旭稱李宥美準備的便當分量太少,
要求李宥美再繼續為他準備便當。
李宥美只得取消與賢泰去漢江散步的約定,
而車鎮旭偷聽了李宥美與賢泰的通話,得知賢泰要來接李宥美的消息後,
車鎮旭又稱他餓了,讓李宥美為他準備便當。
李宥美很快便為車鎮旭準備好了拉麵,車鎮旭故意將賢泰的書拿來當桌墊。
李宥美看了心裡很不舒服,於是提出要下班回去。
車鎮旭沒有同意,而是讓李宥美坐下來陪他吃拉麵。
李宥美一個勁地看著時間,車鎮旭問李宥美是不是有約會。
李宥美則反問車鎮旭今晚吃這麼多
是不是跟賢泰的書有關,當然,車鎮旭沒有承認。
車鎮旭故意靠近李宥美,李宥美很緊張以至於打嗝了。
車鎮旭明白了李宥美習慣性地打嗝,這是對他心動了。
李宥美否認同時推開車鎮旭離開了。
李宥美回到家,結果母親趙美熙卻在看她曾經是情色演員拍的片子。
心情不好的李宥美去天臺喝酒,可三年來第一次喝酒的她發現酒特別的苦。
李宥美向賢泰抱怨,母親一直以來都隨心所欲地生活,
現在又來顛覆她的生活,她感覺要崩潰了。
李宥美說起當初她與同學在家看恐怖片時,
結果卻看見了母親演的情色影片的事,而她為此被同學欺負。
從那時開始,李宥美不敢隨心所欲地去穿衣服與談戀愛。
如果不是母親在度假酒店舉辦婚禮,
李宥美也不會在車裡與車鎮旭發生那種事情。
賢泰只當李宥美是喝醉了在胡說,
而喝多的李宥美說著話就靠在賢泰的肩膀上睡著了,
賢泰則十分疼愛地看著安靜的李宥美。
第二天上班時,車鎮旭聽見李宥美與賢泰的通話,
得知賢泰要來接李宥美的消息。
於是車鎮旭便讓張秘書轉告李宥美馬上準備10人份的便當送來採訪間。
張秘書感慨車鎮旭欲擒故縱這招玩得可真是厲害。
朱慧利為了見車鎮旭,故意約電視臺來採訪車鎮旭。
朱慧利正準備介紹車鎮旭是她的男朋友時,
車鎮旭打斷了朱慧利,解釋他與朱慧利是兄妹關係。
李宥美將便當送到採訪間時,朱慧利問車鎮旭覺得她怎麼樣,
車鎮旭沒有回答而是選擇結束了採訪。
李宥美拿出便當,結果朱慧利卻另外為工作人員叫了便當,
所有人都選擇了朱慧利叫的便當,這讓李宥美十分難堪。
車鎮旭想要去追失落離開的李宥美時,卻被朱慧利拉住了。
車鎮旭警告朱慧利,看在那些人都是她熟人的面上,他今天就不跟她計較。
車鎮旭追上李宥美,向李宥美解釋他沒想到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
李宥美則向車鎮旭道歉,稱她破壞了車鎮旭的求婚,
因為那個寶箱裡是裝著的是車鎮旭送給朱慧利的求婚禮物。
此時的車鎮旭才知道李宥美根本就沒有打開過那個裝著李宥美胸墊的寶箱。
傷心難過的李宥美跑去衛生間,她對著鏡子鼓勵自己。
李宥美正看著新菜單發呆時,接到了張秘書讓她馬上來醫院一趟的電話。

第6集
李宥美擔心是車鎮旭出了什麼事,很快趕去了醫院。
李宥美看見躺在病床上虛弱的車鎮旭時,緊張不已。
車鎮旭這是本著不能浪費食物而吃掉了李宥美準備的便當才導致的脹氣。
車鎮旭問李宥美怎麼沒有去約會,李宥美便向車鎮旭解釋,
賢泰不是她的男朋友,他們倆也沒有住在一起,她只是租住在賢泰家的房子裡。
雖說車鎮旭的心裡樂開了花,但他表面上卻保持淡定。
車鎮旭也向李宥美解釋他與朱慧利沒有關係,而那個寶箱的主人另有其人。
李宥美很想知道主人到底是誰,結果車鎮旭太虛弱而睡著了。
張秘書主動向車鎮旭彙報,昨晚李宥美守著車鎮旭到了很晚才回去的。
車鎮旭總感覺昨晚李宥美有偷親他,但他又擔心那只是一場夢。
第二天一早,李宥美特地為車鎮旭準備了參雞粥。
車鎮旭又靠近李宥美身邊,要求李宥美得負責他脹氣的事。
李宥美與車鎮旭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她又習慣性地打嗝了。
車鎮旭要求李宥美陪他一起吃10次飯,這樣就可以抵消李宥美弄壞寶箱的事。
車鎮旭讓李宥美不要準備晚餐便當,
因為他要帶李宥美去外面餐廳吃飯,而他預約了幾家餐廳,
讓李宥美選擇去哪家餐廳,但他提醒李宥美這不是約會,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李宥美要求由她選擇吃飯的地方,帶著車鎮旭去了一家很小的美食店。
一直在大餐廳吃飯的車鎮旭身體裡的每個細胞都在抗拒這件事,
不過李宥美不容車鎮旭拒絕,直接去了那家美食店,
車鎮旭只得屁顛屁顛地跟著李宥美。
李宥美教車鎮旭如何吃湯泡飯,
雖說車鎮旭十分嫌棄餐廳的環境,但卻對食物讚不絕口。
車鎮旭堅持不穿圍兜,結果湯濺到了襯衣上,
李宥美沒有想那麼多,直接幫車鎮旭擦掉了那些湯汁,搞得車鎮旭很不好意思。
晚飯結束後,李宥美特地打包了泥鰍湯,車鎮旭誤會李宥美是給賢泰的。
李宥美解釋是給母親的,現在母親與她住在一起。
車鎮旭對他母親沒什麼記憶,
只記得母親煮的鮑魚粥,只是現在都吃不到那種味道。
回到家後,車鎮旭想著李宥美幫他擦拭滴在胸前湯汁的畫面就很開心。
今天是週末,趙美熙特地打扮了一番說要去見電視臺的熟人,
還讓賢泰騎車送她過去。
朱慧利以為賢泰是送快遞的,拿了一包東西就讓賢泰幫忙跑腿。
回到家的賢泰向李宥美說了這件事,與此同時,
李宥美接到車鎮旭約她吃飯的電話,賢泰十分不舒服。
車鎮旭選了一家餐廳,結果那家餐廳不接受預約,全都得排隊等位。
車鎮旭卻想耍賴進去,李宥美稱車鎮旭這樣的做法很丟人。
李宥美不明白車鎮旭為何週末也叫她出來吃飯,
其實車鎮旭是不想自己一個人吃飯,因為他從小到大都是一個人吃飯。
車鎮旭見李宥美像是專程打扮了一番,
但李宥美否認,稱是為了週末而轉換心情。
終於輪到了車鎮旭,他牽起李宥美的手進了餐廳,這一刻,李宥美很是害羞。
吃完飯後,車鎮旭蹲下幫李宥美系鞋帶,李宥美很是感動。
車鎮旭想約李宥美繼續去喝茶,可李宥美想起東久還在家,
便對車鎮旭謊稱得回去給小狗餵食逃也似地跑了。
坐在公車上的李宥美想著今天車鎮旭對她做的那些貼心的事,
感慨談戀愛也許就是這種感覺。
電視臺開會表示想要採訪賢泰,卻在為賢泰從不接受採訪而苦惱。
朱慧利看了賢泰的照片,她總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賢泰一樣。
趙美熙去電視臺時恰好與朱慧利撞在一起,
趙美熙為此對朱慧利大發雷霆。
李宥美自與車鎮旭見面回來後就一直在傻笑,
她向賢泰說起車鎮旭讓她一起吃10次飯抵債的事。
賢泰指責車鎮旭在濫用權力,
李宥美趕緊解釋車鎮旭沒有濫用權力,再說她也喜歡。
李宥美認識到這句話可能讓賢泰產生誤會,便說這是工作的一部分。
同學民久來看望賢泰,
民久說起以前賢泰經常護著李宥美,而他還以為賢泰喜歡李宥美。
賢泰想起李宥美說車鎮旭不是濫用權力,而她也喜歡的話,心情就很不好。
此時朱慧利打電話約賢泰採訪,賢泰直接拒絕了。
民久得知賢泰拒絕的人是有名的主播朱慧利後驚訝不已,
同時給賢泰看了朱慧利的資料,
賢泰這才知道朱慧利便是今天早上讓他跑腿的人。
李宥美給車鎮旭送便當,說要在一旁陪著車鎮旭吃。
車鎮旭擔心李宥美是想用此來抵消陪他吃飯的次數,
李宥美開心地表示可以抵消的話最好。
車鎮旭一個人吃飯覺得很尷尬,他讓李宥美一起吃。
李宥美稱她已經吃過了,車鎮旭聽了便讓李宥美以後不要再做便當了。
李宥美不明白車鎮旭這是什麼意思,她吃驚地看著車鎮旭。

第7集
車鎮旭預約了餐廳,讓李宥美將今晚的時間空出來。
李宥美指出車鎮旭在預約餐廳前應該先詢問她是否有約,而她今晚正好沒空。
李宥美提醒車鎮旭,她也有行程的,
所以下次要約會之前得提前通知她,車鎮旭聽了乖乖地答應了。
朱慧利討好地打電話給車大福,感謝車大福的幫忙這才讓她採訪了車鎮旭。
車大福與朱慧利聊天,他愈發地喜歡朱慧利。
李宥美無意間聽到車鎮旭與張秘書的談話,
車鎮旭向張秘書解釋,他跟李宥美的約會只是工作,李宥美聽了心裡很難受。
車大福在車鎮旭面前再一次地表示朱慧利是個很適合當兒媳婦的人選,
車鎮旭說車大福如果真的為了他好,就不要再管他了。
李宥美想著車鎮旭說跟她的約會只是工作的話,
隨後發訊息約車鎮旭晚上一起吃飯,
收到李宥美說一起吃飯訊息的車鎮旭得意不已。
車鎮旭取消了預約的餐廳,所以沒辦法去餐廳吃飯了,
他因此開車將李宥美載去了他家。
李宥美因為害羞,很快臉紅了。
車鎮旭提醒李宥美別想那些奇怪的事,他現在可是餓得不行。
李宥美被車鎮旭家門口那只懷孕的貓咪給嚇到了,她直接撲在了車鎮旭身上。
車鎮旭為李宥美準備晚餐,李宥美看見車鎮旭的刀工很好,
便酸酸地問車鎮旭是不是經常帶女人回來,然後為她們準備料理。
車鎮旭說李宥美是他第一次帶回來的女人,李宥美聽了很害羞。
因為職業病,李宥美總想給車鎮旭幫忙,兩人的互動十分甜蜜。
車鎮旭吃飯時喜歡柔和一點的燈光,於是讓李宥美去關燈。
李宥美找不到開關,車鎮旭走到了李宥美的身邊。
李宥美誤會車鎮旭想要吻她,於是趕緊閉上了眼睛,結果車鎮旭只是關燈而已。
車鎮旭準備好了料理,卻突然親了李宥美,說這個吻是開胃菜。
李宥美愣住了,車鎮旭又繼續親吻李宥美。
當李宥美還在回味與車鎮旭的吻時,車鎮旭已經切好了牛排,
準備餵李宥美,結果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車鎮旭在視頻電話裡看見是他父親車大福後很緊張,李宥美則趕緊藏了起來。
李宥美躲在車鎮旭的房間裡,卻無意間發現那個寶盒。
好奇心作祟的李宥美打開了那個寶盒,
結果卻在寶盒裡面發現了她的胸墊,嚇得她發出了聲響。
而與車鎮旭一起用餐的車大福聽到聲響後,
急著要去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結果卻看見那只懷孕的貓咪。
車大福自言自語道以為車鎮旭在家裡藏了個女人。
送走車大福後,車鎮旭終於在衣櫃裡找到了李宥美,
而李宥美與車鎮旭貼得十分近,她又習慣性地打嗝了,隨後匆匆地跟車鎮旭道別。
坐在回家公車上的李宥美回憶起三年前她火速離開車鎮旭後發現胸墊不見後的情景。
回到家的李宥美又一直在尋找另外一個胸墊。
車大福越想越不對勁,他回憶起昨晚車鎮旭種種奇怪的舉動,
於是打電話給金秘書,讓金秘書幫忙調查車鎮旭是不是有秘密交往的人了。
車鎮旭帶著李宥美來到公司展示商品的地方,而他現在需要李宥美的説明。
原來這週三有外商前來,是關乎大福集團能不能進軍海外的重要合同。
所以車鎮旭要求李宥美為外商準備便當。
為了讓賢泰上節目,朱慧利專程去了賢泰的小店。
在見到賢泰本人時,朱慧利才想起賢泰是上次被她當成是快遞員的人。
朱慧利為上次的事道歉,同時極力邀請賢泰上節目,不過賢泰拒絕了。
李宥美要跟車鎮旭一起出差,
車鎮旭安排張秘書再準備一間房間,同時讓張秘書跟他們分開出發。
朱慧利正準備離開時遇見趙美熙與李宥美,
得知她們與賢泰住在一個房子裡後,
朱慧利馬上打電話告訴車鎮旭,李宥美與一個男人一起住。
車鎮旭很平靜地回答朱慧利他知道這件事,並很快地掛斷了電話。
李宥美問賢泰,朱慧利為什麼會來找賢泰。
賢泰說是朱慧利讓他上她的節目。
李宥美激動地表示,等這個節目播出,
肯定會有很多女人為了見賢泰而在小店門口排隊。
賢泰問李宥美看見別的女人為了看他而排隊,她會怎麼想。
李宥美說有不錯的女生跟賢泰談戀愛是一件很好的事。
賢泰抱住了差點要掉下來的李宥美,
這讓賢泰心跳加快,李宥美則趕緊藉口離開了。
今天是出差的日子,車鎮旭一大早就等在李宥美的家門口。
看著李宥美穿著職業套裝遠遠地走過來,
車鎮旭感慨李宥美還跟三年前一樣一點都沒有改變。
李宥美並不知道出差的地點,
到了目的地才發現是三年前與車鎮旭相遇的度假村。
李宥美腦海中浮現出三年前與車鎮旭在這裡相遇的畫面而十分抗拒想要離開,
結果車鎮旭直接將李宥美拉進了度假村。
外商十分滿意大福集團的產品,很快與車鎮旭簽下了合約。
李宥美準備的便當也得到了外商的稱讚。
李宥美累得回房正準備休息時,卻響起了敲門聲。
李宥美的腦海中回憶起三年前車鎮旭推著餐車進來的畫面,她以為今天也像那時一樣。
李宥美激動得去開門,結果門口沒人,只有一個禮盒。
李宥美打起禮盒,裡面是車鎮旭專門為李宥美挑選的禮服,
車鎮旭讓李宥美穿著這套禮服出來跟他見面。
當李宥美穿著禮服出來時,車鎮旭完全被李宥美迷住了,
他的眼睛根本無法從李宥美的身上挪開。

第8集
在車鎮旭的凝視中,宥美一步步朝他靠近,
兩人正要開口,誰料一旁倒紅酒的服務員不小心撞到了宥美,
驚慌之下宥美差點又要摔倒,眼疾手快的車鎮旭連忙將她拉入了自己懷中。
車鎮旭揶揄宥美,比起喝紅酒難道更喜歡倒在身上嗎?
宥美連忙解釋自己又不是故意的。
兩人正在爭執,酒店的總經理和服務員過來對剛才的失誤表示歉意,
並特意為他們準備了一支紅酒,祝兩人約會愉快。
車鎮旭說這瓶紅酒是給他們兩人的,應該讓他保管。
宥美著急地想要從他手中奪過來,兩人旁若無人的你抓我躲,甜蜜氣氛爆棚。
酒店的草坪上,宥美和車鎮旭在星空下,聽著海浪的聲音,一起品嘗著紅酒。
車鎮旭感慨這樣的場景讓他又想起了三年前,這些年他時常會想起宥美。
他說,沒想到那一夜後宥美會不告而別,以為兩人能繼續發展下去。
宥美卻說她以為他們不會再相見。
車鎮旭驚訝,忙問為什麼?
宥美卻說因為車鎮旭看到了自己灰頭土腦的一面,
而且兩人還在車上度過了那樣難以啟齒的一夜。
車鎮旭問她,對於那一夜,她後悔嗎?
宥美表示自己的確後悔了,這讓車鎮旭感到十分不悅。
宥美又提起了那個盒子,車鎮旭連忙否認說那個盒子跟她沒有關係,
讓她不要誤會,兩人不歡而散。
回到房間後,宥美一邊泡澡一邊回憶起今天和車鎮旭相處的點點滴滴,
車鎮旭曖昧的態度,讓她對兩人的關係也開始不太確定起來。
另一邊,朱慧利來到了賢德的店裡,
抱怨他為什麼不管好自己的女人,讓她和別的男人一起單獨出差。
借著酒精,朱慧利對賢德大吐苦水,
她說全世界的男人都喜歡自己,但自己喜歡的人卻對她不為所動。
她不知這句話正巧戳中了賢德的心事,兩人你一杯我一杯開始借酒澆愁。
半醉的朱慧利哭訴自己喜歡了車鎮旭12年,
為了他再優秀的人追求自己都拒絕了。
賢德卻說這是卑鄙的想法,
感情的事情都是為了按照自己的心願,而不是為了誰。
朱慧利卻諷刺他連對自己喜歡的女人告白都不敢。
這一天,車鎮旭和外商順利簽約後,
發短信約宥美到酒店游泳館游泳,並包下了整個游泳館。
他再次問起宥美是否對那晚的事情感到後悔,
並且表明那晚自己是忠於自己的感情,
也希望對於她來說,那不是令她後悔和羞恥的記憶。
說完後,車鎮旭讓宥美拉自己上岸,卻趁機將宥美拉進了泳池。
宥美生氣地上岸後準備離開,回過頭卻發現車鎮旭浮在水中。
不會游泳的她想都沒想就捏住鼻子跳入水中,
一邊賣力將他拽上岸一邊大聲呼救。
兩名員工聞聲而來,車鎮旭卻趁宥美沒注意叫他倆趕緊離開。
原來,這只是他的苦肉計。
兩位員工離開後,宥美看著不省人事的車鎮旭手足無措。
她終於說出自己也沒有後悔三年前發生的事情,
並因為那個人是車鎮旭她覺得很開心,
而且她已經看見了盒子裡的自己的胸墊了。
這句話讓一直裝暈的車鎮旭忍不住吃驚坐起,
發現他是裝溺水的宥美又氣又惱,卻終於放下心來。
兩人坐在泳池旁談心,宥美解釋自己是那次躲在衣櫃時意外發現的,
她以為這是車鎮旭的特殊愛好,好奇他為何將盒子帶到這裡。
車鎮旭卻意味深長地說,因為她的主人在這裡。
終於解開誤會的兩人又開始笑鬧起來,宥美戲說自己是胸墊姑娘,
車鎮旭卻說,雖然有點變態,但如果連它都沒有,就不能重提那時的回憶了。
這句話讓宥美心中一軟,第一次主動親了車鎮旭一下。
情到濃時,兩人忍不住在泳池旁熱烈擁吻起來。
手牽手送宥美回到房間,車鎮旭好奇地問宥美,
為什麼胸罩上不是宥美的名字縮寫YM,而是MH。
宥美回避地說他不用知道,車鎮旭又提出一起吃夜宵,
宥美還是拒絕了,但車鎮旭的依依不捨讓她感到十分甜蜜。
兩人終於決定按照自己的心意交往下去。
回到公司後,這天中午,宥美髮短信問車鎮旭是否用了午飯,
車鎮旭卻說後悔停止了便當服務,都沒有機會在公司見到宥美,
這直白的話語讓宥美忍不住心跳加速。
車鎮旭約宥美下班後一起吃飯,
宥美因為要給東久辦生日聚會拒絕了,謊稱是家裡小狗生日。
下班後,賢德來接宥美購買生日用品,
卻正巧被車鎮旭看見,這讓他感到非常生氣。
晚上,宥美一家三口和賢德正在店裡給東久辦生日聚會,
車鎮旭卻帶著一大包狗糧突然推門進來。
宥美匆匆帶著東久回到樓上,留下賢德和車鎮旭情敵相見,分外眼紅。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針鋒相對,隨後開始拼起酒來,不一會兒,兩人便醉倒了。
送走了喝醉的賢德,宥美想要送車鎮旭回家時,
車鎮旭卻醉醺醺的說不想回到空蕩蕩的家裡,宥美只得讓他賢德店裡睡下了。
次日,因為約了電視臺PD見面,宥美又去上班了,
宥美的母親將東久託付給車鎮旭照顧。
車鎮旭偶然發現宥美母親曾經出演的情色影片,大吃一驚。
隨後,車鎮旭帶東久到附近的公園玩耍,
誰料吸引了一大票孩子,童心大起的車鎮旭帶著孩子們玩的不亦樂乎。
另一邊,車大福得知車鎮旭偷偷交往的對象竟然是公司的營養師,感到十分氣憤。
他根據調查來到了宥美家的附近,正巧碰見了和孩子們玩耍的車鎮旭。
看到一向不苟言笑車鎮旭抱著孩子玩耍,他感到吃驚不已。

第9集
車鎮旭帶著東久玩耍,周圍的人都說車鎮旭是東久的父親。
車鎮旭很想解釋自己不是東久的父親,
結果東久一直扯著車鎮旭的耳朵,車鎮旭便沒有否認。
去培訓的李宥美抽空發資訊問車鎮旭是否回去了,
不過車鎮旭正幫東久洗澡,所以並沒有看見訊息。
車鎮旭問東久幾歲了,隨後一直念叨著東久三歲。
朱慧利告訴同事們她很快就要與大福集團的車鎮旭結婚了,
同事們紛紛恭喜朱慧利。
朱慧利無意間聽見趙美熙與電臺領導的談話,
得知趙美熙曾經是情色演員的消息。
培訓結束後,李宥美回來了,奇怪車鎮旭怎麼還沒有回去。
車鎮旭解釋是趙美熙讓他幫忙照看東久,而他好奇東久是誰的孩子。
李宥美有些緊張,她稱之前一直是母親帶著東久,但現在他們一起生活。
車鎮旭十分委屈地向李宥美抱怨他今天帶東久很累,
於是偷偷地親了李宥美以求安慰後離開了。
第二天上班時,車鎮旭提出新的創意,準備做父子一起穿的內衣套裝。
車大福問車鎮旭是不是瞞著他與李宥美生了個孩子,
同時說起東久就是那個孩子。
車鎮旭回憶起李宥美的種種不對勁,
於是發資訊讓李宥美下班後在公司門口等他。
朱慧利等在大福公司門口,
結果卻看見李宥美坐上車鎮旭的車離開,朱慧利為此更加討厭李宥美。
車鎮旭非常認真地問李宥美,三年前李宥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李宥美感覺很有壓力,不明白車鎮旭為何突然問這些。
李宥美想要逃離,車鎮旭緊緊抓住了李宥美,
同時表達了這三年來他對李宥美的想念之情。
李宥美解釋她是害怕車鎮旭覺得她輕浮,
因為不管時代如何改變,她也不能讓一夜情這樣的事發生在她的身上,
她人生中發生這樣的事也只有車鎮旭一人。
車鎮旭聽了緊緊地擁著李宥美,
而他們談話的內容都被朱慧利聽見了,朱慧利欲上前時被賢泰拉走了。
賢泰提醒朱慧利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現,只會讓她更難堪。
但朱慧利現在十分難受,她讓賢泰不要管她的事。
這一夜車鎮旭與李宥美都輾轉難眠,
李宥美想起車鎮旭對她說的那些話,
而車鎮旭則回憶起母親離開他的場景。
第二天,李宥美去上班時,發現她有了一間專門的辦公室。
李宥美猜到是車鎮旭做的,於是發簡訊給車鎮旭。
車鎮旭解釋是看李宥美工作的環境太惡劣,
為了提升福利待遇才這樣做的,讓李宥美別有心理負擔。
而明天是週末,車鎮旭約李宥美帶上東久一起去約會。
車大福突然前來員工食堂,職員們都戰戰兢兢,
李宥美上前詢問車大福,車大福讓李宥美就為他準備職員餐,
而他相信李宥美明白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車大福提醒李宥美,他還沒有出面,是想讓車鎮旭先解決這件事,
而車鎮旭是還沒確定他自己的心意。
週末來臨,李宥美帶上東久與車鎮旭約會,
結果車鎮旭只顧著抱東久而忽略了李宥美的感受,
李宥美便抱怨車鎮旭,車鎮旭趕緊牽起了李宥美的手。
車鎮旭餵東久吃霜淇淋,李宥美也吃醋了,車鎮旭說李宥美就是個孩子。
車鎮旭為車大福找李宥美的事道歉,
同時讓李宥美忘了車大福說的話,
因為他已經決定好了,而李宥美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離開時,車鎮旭給了李宥美一套東久的內衣,
同時讓李宥美下周帶東久來他家裡玩。
車鎮旭將東久很可能就是他的孩子的事告訴張秘書,
所以結束這次的項目後,車鎮旭要找車大福好好談談。
以前的車鎮旭總覺得他不可能有家庭,
不過如果是李宥美和東久倒是可以有一個家庭的。
李宥美跟賢泰說她與車鎮旭之間的事,
而她決定按著心意與車鎮旭走下去,賢泰聽了十分難受。
車鎮旭是一次也沒有覺得李宥美是輕浮的人,
所以他讓李宥美以後穿衣不要那麼保守,
而李宥美也暗下決心,她會盡情地喜歡車鎮旭。

第10集 - 車大福上門驗血脈鬧烏龍車鎮旭宥美因緋聞被迫分手
宥美出來扔垃圾,卻看到一個醉醺醺的紅衣女人坐在路邊,
定睛一看,竟然是朱慧利。
她上前詢問,誰知朱慧利看到她更加激動起來,
嚷嚷說自己真晦氣,遇到她之後自己的人生都被毀掉了。
無語的宥美索性在她身邊坐下,
讓她把一切想說的話痛痛快快的一次性說出來。
朱慧利問宥美和車鎮旭不是一夜情嗎?難道不覺很丟人嗎?
她又提起宥美母親拍過情色影片的事情,
質問她一個情色演員的女兒竟然敢窺探車鎮旭,
難道是想通過那一夜實現人生大逆轉嗎?宥美否認說自己不是那樣想的。
朱慧利卻說只要想到在韓國的土地上有她這樣的人一同存著就覺得丟人。
這一句句犀利的話像一支支利劍戳在宥美的心頭。
不死心地朱慧利又鬧到了車鎮旭的別墅。
她嘲笑車鎮旭,以為他談了多了不起的戀愛,結果不過是一夜情而已。
車鎮旭忙追問她是從哪裡聽來的,朱慧利卻哭訴這對自己太不公平了,
自己追了車鎮旭10年,難道自己的10年還比不過他和宥美那一夜嗎?
她以為自己的哭訴能換來車鎮旭的憐惜,
誰知道車鎮旭卻說,三年前那一夜,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宥美對他來說就是那麼了不起的女人。
朱慧利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冷漠的離開,忍不住癱坐在地上痛哭流涕。
這一日,車大福開車來到了賢泰的店裡。
店裡沒有人,東久正坐在桌旁乖巧的玩著玩具,
車大福認出他就是那天車鎮旭抱著玩的小孩,想要趁機拔一根頭髮。
誰料,這個舉動被宥美的母親正巧看到,
連忙大聲質問他想要幹什麼,為什麼碰別人家的小孩。
車大福說自己是有資格和東久見面的人,
兩人一言不合就吵吵嚷嚷的動起手來。
車鎮旭得知車大福去找宥美的事情後,急忙打電話給宥美。
誰知宥美因為昨晚朱慧利的話,竟然不接他的電話。
宥美在樓上聽見樓下母親的爭吵聲,
車大福大聲說他來是驗證東久是否是他家的血脈的。
兩人僵持了一會兒,宥美匆匆趕下樓,
發現樓下和母親吵架的人竟然是會長車大福!
車大福揚言自己是來確認東久是不是車鎮旭的兒子。
宥美感到十分奇怪,此時車鎮旭終於趕到了。
宥美問車鎮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車鎮旭吞吞吐吐地告訴宥美,自己知道東久是自己的兒子了。
話還沒說完,宥美的母親忍不住了,
她大聲問他們到底想對她兒子做什麼?東久是自己懷胎十月生下的。
車鎮旭和車大福面面相覷,兩人這才知道自己鬧了烏龍。
車鎮旭不死心再次追問宥美,東久真的不是自己的兒子嗎?
宥美感到十分無奈,她都說過了東久是媽媽帶回來的孩子了,
他是自己同母異父的弟弟。
車鎮旭得知真相後備受打擊,宥美忽然明白過來,
她問車鎮旭,這段時間他對自己做的事,說的話,
全都是因為誤以為東久是他兒子嗎?車鎮旭不知如何回答。
車大福一臉掃興地帶著秘書離開了。
車鎮旭想要和宥美再談一談,
但宥美卻不想再面對他,推說遲一點再談回家去了。
車鎮旭回到公司後,車大福大發雷霆,
質問他就難道為了這種貨色踢開朱慧利?
車鎮旭忍著怒氣說宥美不是那種女人。
車大福卻更加口不擇言,說宥美母親是個色情演員,
女兒是個狐狸精,真是丟人。
車鎮旭讓車大福不要隨便評價別人,
並指責他沒有搞清楚就沖上去把事情弄大了,難道不覺得自己丟人嗎?
想到這件事,車大福更是怒從中來,
他揚言會讓宥美再也不能出現在車鎮旭面前。
車鎮旭卻拜託他不要動宥美,
自己已經不是那個只能眼睜睜看著母親離開的小孩子了。
另一邊,朱慧利因為感情失控,上節目時,
她吃著麻辣雞爪竟然忍不住當眾痛哭,被媒體傳到網上引起線民紛紛熱議,
大福公司也因此再度被捲入緋聞中心。
宥美從同事口中知道了這件事情,她連忙躲到洗手間搜索,
卻看到了網上鋪天蓋地的指責,熊熊的八卦之火燃燒了兩人平靜的生活。
回家的路上,宥美忽然想起來車大福對自己說的話,
她和車鎮旭本就不該相遇。
不過一夜之間,這殘酷的現實讓宥美不得不從灰姑娘的美夢中醒來。
回到家,原本在睡覺的宥美母親卻突然坐了起來,
她對宥美說如果事情鬧到這個地步,
車鎮旭還沒有什麼表示就表示他不是好歸宿,趁早和他斷了。
她凶巴巴的安慰她,這個世界的男人又不止他一個,宥美才剛剛開始而已。
第二天,宥美懷著忐忑的心情去上班,在大廳和車鎮旭相遇,
車鎮旭看著她欲言又止,宥美卻禮貌地向他點頭示意,然後離開了。
午餐時,宥美還是不可避免的聽到了同事們對自己的議論,
宥美心知自己在大福公司已經無處容身,她向組長提出了換工作的請求。
下班時,車鎮旭給她發來短信,約她見面。
宥美尷尬地說自己本來也要聯繫他的,
車鎮旭則對自己沒能及時聯繫她感到十分抱歉。
宥美強裝鎮定的說,自己很感謝一直以來車鎮旭對自己的關照,
她已經向組長提出調離大福公司。
車鎮旭直直的看著她,問她是要離開嗎?宥美忍著淚說這樣最好。
車鎮旭卻忽然將她擁入懷中,懇求她不要離開,他不會同意這件事。
宥美卻強硬地說自己沒有想過得到他的同意,
她不想再變得更悲慘了。說完,她逃也似的離開了。
感到宥美的決絕,車鎮旭發瘋似地捶打著方向盤,
想要挽回卻又無能為力,難道自己心愛的人,
就和母親一樣,又要再一次離開自己嗎?

第11集 - 賢德吐露心意遭婉拒車鎮旭賢德大打出手
宥美向餐廳的同事宣佈了自己要離職的決定,
大家感到很不舍,決定為宥美舉辦歡送會。
KTV裡,宥美唱著歌曲,忍不住又想起了和車鎮旭相識以來的點點滴滴,
三年前,三年後,這一切像灰姑娘的一場美夢,
而現在,夢醒了,她也該離開了。
歡送會散後,宥美回到家開始收拾行李,
她新上任的公司是大田的大學食堂,離家比較遠,所以要住員工宿舍。
宥美的母親一邊抱怨著宥美走後誰幫忙帶東久,
一邊指責車鎮旭因為一個緋聞就怕得要死,虧他還是自己看好的類型。
宥美不想聽母親的嘮叨藉口丟垃圾出門了,
她拿出一直以來小心保管的寶盒,想要把它丟掉,
徹底斷了自己的念想,卻又還是揣回了自己的口袋。
宥美到新食堂報到,沒想到食堂竟然全是男員工,
而且大學食堂比員工餐廳工作更加繁重,
用餐對象也更加難滿足,這讓她有些疲於應對。
車鎮旭又恢復了工作狂人的勢頭,車大福通知他準備接替自己的位置,
車鎮旭有些驚訝地問之前他不是說不結婚就不要想嗎?
車大福沒好氣地說那可能要等到自己進棺材板了。
看到車鎮旭的情緒不佳,車大福安慰他自己暫時不會跟他提結婚的事情了,
但如果車鎮旭想要繼承自己的事業,就不要再做那些無謂的事情,
不然別說是公司他所有東西都會交給專營人。
很快,又快到車鎮旭母親生日了。
張秘書詢問車鎮旭是否和往年一樣準備花束,車鎮旭同意了。
因為不想讓母親為難,車鎮旭每年都只是送花並不見她,
他想起父親的話,如果愛這個女人要想清楚,
是讓她開心的時候多,還是流淚的時候多。
也正是因為不想讓宥美更痛苦,他才沒有挽留。
車鎮旭喃喃自語,自己今天一天什麼都沒吃,
可是那個會關心他一日三餐的李宥美,卻再也不會出現了。
下班後,宥美收到賢德的短信,在這個陌生的環境好友來訪讓她格外開心。
兩個人絮絮叨叨的說著生活的瑣事,氣氛非常溫暖。
賢德問宥美還好嗎?
宥美卻猶豫著說車鎮旭過得很好,自己也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賢德送宥美到宿舍樓下,賢德猶豫著,還是向宥美表達了自己的心意。
他說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但自己發現的太晚了,不然,他說不定能抓住宥美的心。
看著一向陽光的賢德臉上露出的悲傷,宥美忍不住上前抱著了他。
她喃喃地說對不起,賢德卻安慰她你知道就好了,傻丫頭。
賢德正要再說,卻感到有人在看自己,
他抬頭卻突然看見車鎮旭就站在不遠的地方。
兩人四目相對,情緒錯綜複雜,
宥美卻渾然不覺,車鎮旭紅著眼轉身離開了。
因為連日工作卻又飲食不當,車鎮旭的身體又開始造反,
張秘書威脅說再這樣下去自己真的會交辭呈的,但車鎮旭依然我行我素。
朱慧利撥打車鎮旭的電話卻遲遲沒人接,她再次來到了車鎮旭辦公室。
車鎮旭語氣不佳地說她這樣進出這裡,對兩人都不好。
朱慧利卻關心地說,聽說他最近什麼都不吃,所以特意過來給他送便當。
車鎮旭讓她放下離開,朱慧利又說他這樣自己和車大福都會擔心的,
她知道就算這樣車鎮旭也不會接受自己,但她真的只是關心他。
看到她可憐兮兮的樣子,車鎮旭有些心軟。
兩人從讀書時就認識,畢竟相處了這麼多年,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感情。
車鎮旭品嘗了朱慧利的便當,朱慧利忙問他味道如何?
車鎮旭開玩笑說她還要多練習,兩人氣氛終於緩和下來。
朱慧利表白說從認識車鎮旭到現在,他都是她百分百的男人。
車鎮旭卻刻意說等她長大就知道,比自己帥百倍的男人也多得是。
聽出他話語裡的拒絕,朱慧利忍不住再次淚目,
她被車鎮旭拒絕了這麼多次,這一次,是真的要結束了。

宥美在食堂看到母親上電視節目,
爆出自己和車鎮旭交往甚至車大福誤以為東久是他孫子的事情。
她還說出宥美在大學食堂工作,這讓宥美的同事很快猜到了她就是緋聞女主角。
宥美再次陷入被眾人嘲諷的困境中,更讓她悲傷的是,
造成這種情況的是自己的親生母親,這難道是她一生都無法擺脫的噩夢。
很快,車鎮旭也知道了這件事情。
張秘書鼓勵他要學會無視別人的目光,去追尋自己的幸福,
這讓車鎮旭驚訝之餘也覺得非常感動。
車鎮旭一路狂飆趕到宥美工作的食堂,
工作人員卻說她一言不合就跑出去了,打她電話也關機。
車鎮旭開車到宥美家,正好碰上要出門的賢德,
氣頭上的賢德用力給了他一拳,
車鎮旭卻連聲問他宥美去哪裡了,兩人的氣氛再次緊張起來。

第12集 - 宥美不堪流言逃走車鎮旭為愛執著追尋
在眾人指指點點的目光下,宥美終於忍不住逃離了工作的地方。
她一路趕回家,看到還在若無其事塗口紅的母親,終於爆發了。
宥美說自己和車鎮旭什麼關係都不是,
只是令人羞恥的一夜情而已,
母親卻把它揭露在眾人面前,讓她抬不起頭來。
從小到大,當一個“色情演員”的女兒讓自己受盡嘲諷,
這些痛苦母親卻從來不曾體會。
即使穿的嚴嚴實實,在眾人的眼光下
宥美依然有種被看光的羞恥,這種生活她真的受夠了。
宥美憤怒地推門離開,卻在門口碰上了賢德。
賢德想要安慰她,卻又不知該如何做,只能眼睜睜看著她離開了。

車鎮旭開車到宥美工作的餐廳尋她無果,手機又打不通,
擔心宥美出事的他一路飆車到宥美家,正好碰上了賢德。
想到宥美收到的委屈都是因為他,
賢德上前就狠狠地給了車鎮旭一拳,
自知理虧的車鎮旭沒有還手,只是大聲詢問宥美的下落。
賢德厲聲說自己早就警告車鎮旭不要越界,
就是害怕宥美受傷,是他把事情變成這樣的。
賢德的話像一把利劍戳入車鎮旭的心口。
離開的時候,賢德告訴他宥美說想去看大海,讓他去東海看看。
他警告車鎮旭要抓緊宥美,如果再讓他傷心,
就絕不是一個拳頭那麼簡單了。
宥美坐車離開家,打開手機後,
她看到了車鎮旭發來的數十條短信和未接電話,
但這份關心卻讓此時的她無力應對。
宥美一個人來到海邊,她努力想忘記那些不開心的事情,讓自己開心起來。
看著海邊打打鬧鬧的情侶,
她不禁想起三年前,才發現不知不覺間自己又來到了這裡。
逛到附近的餐廳,宥美正在看一家店門口“兩人以上才可點餐”的牌子,
卻不料被對面店裡的阿姨潑了一身的水。
更可氣的是,得知她不是顧客後,那人還強詞奪理怪她站的地方不對,
宥美正要理論,被旁邊粥店裡出來的一位溫婉的中年婦人拉住了。
她熱情的將宥美拉進自己店裡擦拭身體,
還邀請她一起共進午飯——一碗好吃的鮑魚粥。
宥美趁機問起做好鮑魚粥的秘訣,
阿姨告訴她要在煮湯底的時候放入鮑魚殼,
還可以放一把鰹魚幹,這樣會更加清爽。
宥美掏出隨身的筆記本一一記下。
阿姨問她是不是很喜歡料理,宥美則不好意思地說自己是營養師。
其實,此時她想起的是車鎮旭曾經跟自己說過他母親很喜歡鮑魚粥,
但遺憾的是,他再也吃不到那個母親的味道了。
想到這,宥美不禁有些傷感,
因為即使學到怎樣做好吃的鮑魚粥,自己也不能給他做了。
離開時,宥美跟好心的阿姨借了自行車閒逛起來。
看到路邊的小貓,她又想起了車鎮旭家的流浪貓,想到在他家發生的種種。
昨日的美好還歷歷在目,今天他們卻已經如此狼狽地分開了。
不知不覺,她又騎到了他們曾經一起飲酒談天的那片海灘,
騎到曾經等不到公交卻遇到車鎮旭的那個車站,
她提醒自己要一件一件將這些過往都忘記,
卻突然發現了一枚500元的硬幣,撿起時卻又不小心掉落,
順著滾落的硬幣,她抬起頭,看到了在前方等她的車鎮旭。
已經找了宥美一整天的車鎮旭緊緊地抱住了宥美。
他毫不掩飾自己對宥美的擔憂和關心,告訴她自己已經找了她很久。
這樣溫暖的話,讓宥美忍不住又掉下淚來。
這時,宥美才驚訝地發現短短數日不見,車鎮旭竟瘦了一圈,
車鎮旭卻說為了讓她擔心自己,他一直都餓著。
這樣孩子氣卻深情款款地表白讓宥美無法抗拒。
情緒平復後,兩人手牽手在海邊散步。
車鎮旭談起自己一直失眠在沙發睡的原因。
原來,在他小時候,有一天母親抱著他在沙發上哄他睡覺,
一覺醒來,母親卻不見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對東久如此上心。
他告訴宥美,長大後,他也不再怨恨母親,
她是在海邊長大的女人,即使家裡的房子再大,也大不過海的寬廣。
宥美卻黯然地說自己還怨恨著自己的母親。
從讀書起,自從她披上“色情演員的女兒”的外衣,
就再也無法像青春期的女孩一樣生活了。
因為母親的放縱,她甚至連一場像樣的戀愛都沒有談過,
只能對幼稚的小說裡的愛情心動。
這樣自卑卻真摯的宥美讓車鎮旭十分憐惜。
夜幕降臨,宥美和車鎮旭拋開一切的煩惱,點煙花棒,
追追打打,像孩子一樣在海邊盡情玩耍。
兩人像三年前一樣坐在車上,宥美感歎自己因為托車鎮旭的福,
能跟這麼帥氣的男人談戀愛,真是像做夢一樣。
車鎮旭卻讓她不要再這樣想,他們還沒做過的事情還有很多,
以後也要一起慢慢嘗試每一件事情,他車鎮旭,絕對不會錯過李宥美。
海浪洶湧,夜色漸濃,宥美看著車鎮旭熟悉的睡臉心中百感交集。
三年前,他萍水相逢,她不告而別,
那時的她未料到有這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
三年後,他深情以待,而她,又該何去何從?

第13集 - 焦急的羅曼史大結局:車鎮旭宥美有情人終成眷屬
看著車鎮旭的俊臉,宥美不舍地落下一吻。
是的,她還是決定要離開,她不願再給車鎮旭帶去更多的困擾,
對於他倆而言,最好的愛也許就是分開。
翌日清晨,伴著海鷗清脆的鳴叫,雪花洋洋灑灑飄落下來。
車鎮旭醒來後,看著旁邊空蕩蕩的座位,說不出心底是什麼滋味。
三年前,因為一場邂逅他等了她三年,而現在的他有信心,
無論是三年還是三十年,他會等她再回到身邊。
宥美失魂落魄地回到家,賢德吃驚地問她沒有見到車鎮旭嗎?
宥美卻說自己和車鎮旭分手了,但她的心好痛,
她無時無刻不在想車鎮旭,想他想的要瘋了。
賢德只能默默抱住宥美,安慰她一切都會好的。
另一邊,車大福因為車鎮旭數日沒來上班大發雷霆,
他對張秘書說讓車鎮旭以後不用來了,
不論是公司還是其他都沒有他的份了。
憂心的張秘書立刻打電話告知了車鎮旭,
車鎮旭嘲笑說以前車大福還讓自己多注意休息。
他說他會回去的,但回去之前,他要先去一個地方。
車鎮旭開車來到了母親的粥店,
這個他曾經在門外徘徊無數次的地方,他終於走了進去。
相隔十餘年未見的母子二人四目相對的刹那,都忍不住紅了眼睛。
車母照例為車鎮旭準備了鮑魚粥,
她感歎每年生日車鎮旭都只是送花,能這樣見到他真好。
聽著母親的碎碎念,吃著熟悉的鮑魚粥,
車鎮旭忍不住像個孩子似的落下淚來,
原來只要他跨出這一步,母親就一直在他身邊。
車母說自己在電視上知道了車鎮旭和宥美的事情,
她告訴他宥美曾經來過這裡,並且流著淚說
沒能給車鎮旭做他喜歡的鮑魚粥,現在即使想給他做也做不了了。
這讓車鎮旭大為觸動。車母鼓勵車鎮旭趕緊去找宥美,
她希望自己的兒子能跟他所愛的人幸福。
臨走前,車鎮旭緊緊抱住了母親,
並說自己會再來的,母子二人終於解開了心結。
另一邊,宥美因為連日心情不佳又吹了風發燒了,脆弱的她讓趙美姬十分心疼。
趙美姬終於意識到自己忽略了女兒的感受,
為了挽回自己的錯誤,她接受了電視臺的單獨訪問。
趙美姬說,希望大家不要因為自己曾經是色情演員就用有色眼鏡看人,
而且不管是一夜情還是怎樣,愛情是不分時間地點開始的,
鼓勵宥美不要因為別人的眼光猶豫不決,放手去愛。
賢德也鼓勵宥美去找車鎮旭,並將自己的電動車借給了她。
宥美給車鎮旭發訊息說自己去公司找他,這讓車鎮旭喜出望外。
此時車大福也在催促車鎮旭儘快回到公司,
車鎮旭卻告訴他自己可以把部長和公司交出來
讓專營人去經營,但唯獨宥美他無法放棄。
事業可以重新開始,但錯過了宥美他會後悔一輩子。
兩人終於在公司門口相遇,宥美大步投入車鎮旭的懷抱,
宥美說自己不能就這樣屈辱的結束,他們還沒有真正開始,
終於拋開心結兩人在公司門口不顧一切地熱吻定情。
兩人熱戀的新聞傳開後,意外的開始被大家接受了。
宥美也終於能夠面對大家的猜疑,
大大方方地承認自己和車鎮旭是在戀愛而不是見不得人的緋聞。
車鎮旭果真遵循誓言離開了大福集團,
卻把自己的團隊帶走另起爐灶,在車鎮旭的軟磨硬泡下,
車大福也慢慢開始接受宥美,父子倆的關係也更加融洽了。
雙雙失戀的朱慧利和賢德準備出去旅行療傷。
賢德說自己決定去南美,朱慧利卻說自己沒有年假了。
賢德問她回來時還會不會陪自己喝酒,
朱慧利卻說回來就別喝酒了,和自己約會吧。
這讓賢德有些意外,但看著對面臉紅的朱慧利,
賢德還是決定給彼此一個機會,
他邀請朱慧利和自己一起去南美,朱慧利驚喜地答應了。
令人驚喜的是,東久的父親因為看到趙美姬的採訪居然找了過來。
他決定和趙美姬再次重婚,並且全心全意支援她的事業發展。
很快,兩人再次在大福度假村舉辦婚禮,
宥美和車鎮旭也參加了婚禮,不同的是,三年前她出於應付,惶惶出席,
這一次,打開心結的宥美帶著祝福而來,
她相信,只要有愛,大家都會獲得幸福。
婚宴後,兩人開車重遊三年前的路線。
車鎮旭抱怨宥美要叫自己本部長到什麼時候?
兩人笑笑鬧鬧一路前行,彼此的眼睛裡都是滿滿快要溢出的愛意。
三年輾轉,他們在人海相遇,因為一場意外邂逅彼此,歷經波折,
但也許愛就是這樣,經歷過風雨,才學會珍惜。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ddle 的頭像
noddle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