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麻辣女人 分集劇情介紹1-18(THE END)

第1集
由於丈夫正錫有了外遇,美珠29歲帶著孩子離了婚,
她來到美國後,為了維持生計,邊打工邊帶孩子,
還要完成學業,過得十分艱辛。
最終她當上了牙醫,並為了懲罰丈夫正錫于十年後重返韓國。
在正錫跟恩英結婚十周年紀念日那天,
恩英去機場接自己醫院新聘來的能幹的醫生,
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美珠,
美珠計畫好了接近恩英,並住進了陽波公寓。
當她知道自己成了正錫的鄰居後心裏非常痛快。
不過,那晚她跟突然冒出來的傢夥Rookie同住,
第二天又因為房子的事惹了是非,
為她十年來準備的報仇計畫劃上了陰影。
  
第2集
在美珠家睡醒了的Rookie說是要拿自己的衣服進了他的房間。
在他脫了上衣,準備換褲子的時候,美珠突然推門進來了,
他趕忙穿褲子的時候撞到衣架上,加重了肩膀的傷勢,只好去醫院看病。
Rookie邊等著治療結果,
把傷口惡化當作秘密武器隨時給美珠打電話,讓美珠跑腿兒。
兩人只要一見面就鬧彆扭,搞得關係越來越差。
美珠與Rookie是冤家對頭,同時也不放棄報復正錫,
她跟恩英聊天得知恩英對正錫在夫妻夜間生活上的不滿。
美珠送給恩英一件華麗的睡衣和
泡在葡萄酒裏喝男人就有使不完勁兒的烤了十年的竹鹽。
可是,那個竹鹽其實是治便秘的藥。
  
第3集
Rookie來到醫院聽到經紀人和教練說他三角肌拉裂,
不能再參加比賽的對話後,轉身離去。
彷徨的Rookie,教練擔心Rookie的傷勢,勸他做手術,
可Rookie卻說只要日常生活沒有障礙就不做手術,
他要放棄棒球選手的生活。
Rookie從訓練營出來後無處可去,他跟美珠建議一起用房子,
美珠二話不說,直截了當的拒絕了他。
通過恩英的介紹,美珠跟正錫的學長泰俊認識,
並一起參加夫妻一起參加的同窗聚會。
在為被燒傷的小患者籌集募捐的時候,
恩英喜歡的古典項鏈,泰俊毫不猶豫地買給了美珠。
  
第4集
美珠把Rookie想扔掉的棒球用具重新整理好時,
不小心滑倒,Rookie可惜自己的棒球用具又返回家中,
碰見滑倒的美珠連忙跑了過去。
多林看到兩人的姿勢奇怪,誤會兩人的關係。
美珠成功的打開了正錫的小金庫,
拿走了正錫的秘密帳本和存摺,
準備給報復畫上終止符,給正錫打電話。
  
第5集
泰俊跟美珠提議一起去夜釣,
看到兩人的正錫感到無名的嫉妒,在後面跟著兩人。
沒有放棄報仇想法的美珠,手裏拿著正錫德秘密正本和存摺,
給正錫打電話,並威脅正錫要把這些東西交給恩英。
驚慌失措的正錫決定把美珠的情況如實告訴恩英,
在他匆匆回家的時候遇到了俊。
俊笑著說正在找自己的媽媽宋美珠,他聽到這話心裏像被擊了一下。
十年來重新與自己的兒子再會,他感慨萬千。
  
第6集
正錫總是想給十年來重逢的兒子俊做點兒什麼,
他給兒子買了滑板,父子倆人在公園裏度過了愉快的時光。
此時,正錫的女兒哈娜卻因為被鍋子燙傷了。
恩英雖然給正錫打了電話,正錫的手機關機,
心急如焚的恩英給泰俊打電話。
苦悶的美珠想要去室內棒球場打球,
Rookie說每天都是這樣苦悶,
乾脆在院子裏做個棒球場,他把美珠帶到廢車場。
Rookie在美珠家的院子裏做了一個棒球場!
兩人表面上看起來不合,可又互相有一種相通的感覺。
兩人雖然還不知道這種感情是什麼,但彼此卻非常在意。
  
第7集
Rookie在美珠家的院子裏真的搭了一個棒球練習場。
表面上看二人互不相讓,心裏卻產生了息息相通的微妙感覺,
他們二人雖然還不知道這種感情的真意,
可是,沒來由地繃緊了神經。
美珠的兒子留心察看著他們二人,
半開玩笑地對媽媽說,是不是Rookie喜歡上媽媽了。
正錫為了贈送俊一部手機,去了手機店。
他讓售貨員推薦一種現在的年輕人喜愛的型號,
還問能否不讓家裏人得知此事。
店主人以為他有了外遇,推薦了一種情侶通話費制。
正在寫出租合同書的房產仲介人邱吉妍在旁聽到此話,
認為這種人可惡,狠狠地瞪視正錫。
  
第8集
在超市,邱吉妍見到恩英,把正錫白天購買情侶手機的事告訴了她。
恩英誤以為他跟年輕女人出軌,趁正錫熟睡確認正錫的手機電話記錄。
Rookie告訴美珠,早晨七點做肩部手術,
房東說如果手術做得不成功,只能賣掉美珠現在居住的房子,
充當手術費,所以美珠一定要去醫院看望他。
美珠拗不過他,可又不知為何,心裏又放不下他。
為了趕在手術時間之前到醫院,匆忙趕過去的美珠,
看到Rookie在多林和經紀人攙扶下走過來了。
  
第9集
正錫聽恩英說,Rookie好像在追求美珠,鼓動恩英把美珠約過來,
在家裏一起喝杯啤酒,拐彎抹角試探一下。
正錫在俊一個人在的房間裏等美珠回來,自飲自酌,結果喝醉了。
Rookie拿出手機,突然朝著美珠面孔喀擦一聲,照了一張相。
Rookie對受到驚嚇的美珠說,這是一張X光照,
心傷顯現在臉上,待詳細看過照片後,對症下藥幫她治療。
美珠難以抑制激動的心。
  
第10集
美珠想這次被正錫挨整了一下,她在與恩英的通話中,
馬上決定了下一次的報復辦法。
美珠用俊的手機,給正錫發文字短信,讓他來蒸汗房。
毫無疑心的正錫哼著小調趕緊去了蒸汗房。
在蒸汗房,美珠發現正錫後,偷偷在正錫的脖子上,
以嘴唇形狀給他拔罐後,逃之夭夭了。
正錫意識到再次被美珠欺騙,當他目睹到很晚的時後,
Rookie走進美珠家的情景,朝著美珠家的房子狠狠地投了一塊石頭。
這一次輪到正錫報復美珠了。他將俊和美珠邀請到家中。
美珠吃過正錫親自烹製的義大利麵後,
突然肚子疼痛難忍,急忙跑進洗手間。
  
第11集
徘徊在Rookie和億年之間的多林決定理斷與Rookie的關係。
做手術沒多久的Rookie,以不能收拾房間為藉口,讓美珠來家裏幫忙打掃。
多林來到Rookie家裏,
正好目睹了避老鼠避到床上來的二人所擺出的微妙的姿勢。
  
第12 集
Rookie擺好了蛋糕和香檳酒,葡萄酒,
將美珠約到海邊休閒旅館前院。
出去散步的正錫聽恩英說,Rookie要和美珠開派對,
以為Rookie可能要向美珠表白愛意,急著要趕回去。
在Rookie和美珠二人的派對上,正錫說給美珠敬一杯酒,
然後把香檳酒的瓶口對準美珠用力打開來,
他又以找毛巾為藉口,把桌布拽了出來。
結果,搞砸了派對氣氛,弄得一片狼藉。
美珠看出了正錫在嫉妒,於是,對Rookie說進去洗一洗再出來。
然後進去換了身裸露的衣服出來了。
  
第13集
正錫回到首爾,以送俊回家為藉口,
暗暗記下了美珠家的門鎖密碼,並趁夜黑人靜,
成功闖進美珠的家裏,到處翻找存摺和賬簿。
睡中的俊因口乾舌燥起來喝酒,突然聽到二層閣樓房間傳來的聲音,
上去從門縫中一看,驚呆了。
他以為此人就是那個上次打碎玻璃的小偷,
慌忙給恩英打電話,告訴她家裏有小偷。
員警接到恩英的報警趕來了。警車的尖叫聲招來了左鄰右舍。
只顧尋找存摺和賬簿的正錫無意之中,
看了一眼窗外,這才得知自己被團團包圍。
迫於無奈,他只好給美珠打電話,哀求她救救自己。
  
第14 集
美珠打電話約Rookie來家裏吃水果。
可是,當她發現冰箱裏沒有水果,
給Rookie打電話不要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Rookie說已經到家門口了,說著,
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好,就跑到美珠家裏去了。
美珠只好帶著Rookie一起去超市購物。
Rookie卻想設法找機會再次去美珠家玩,
纏著美珠讓她明天給自己做炒米腸吃。
次日,尚美正好目睹Rookie從美珠家裏出來的情景。
在整理郵件時,尚美發現有份郵件裏,
有一張智煥違反交通規則被拍照的照片,
照片裏的副駕駛座上,一個纖細的女人之手。
  
第15集
美珠為了試探正錫的學長泰俊給正錫送花籃的真正目的,約他見面。
恩英以為美珠喜歡上了正錫,遠遠尾隨美珠而去。
當她發現美珠約見的人竟是泰俊,萬分吃驚。
她偷偷坐在他們的背面,開始偷聽。
美珠和泰俊各自談起了初戀。他們想共有一個對方的隱私。
恩英深怕泰俊說出與自己的關係,繃緊了神經。
她急忙給泰俊打電話約他馬上見面。
泰俊只好以醫院打來緊急電話為藉口,與美珠道別,
還建議今天沒有聊完的話題,以後接著聊。
美珠回到家裏,聽兒子俊說,Rookie到咖啡廳找自己去了,
只好又重新去了咖啡廳,卻發現泰俊與恩英坐在一起。
聽到他們的一番對話,得知二人的關係,驚得目瞪口呆。
  
第16集
Rookie得知正錫和美珠之間的關係,
目睹正錫與美珠鬧彆扭的情景,跑過去對正錫大發雷霆。
正錫說與你不相關,不要參與別人的事情。
氣憤的Rookie說,以後會成為與美珠相關的人,然後轉身離去。
對正錫懷有疑心的恩英追問回到家裏來的正錫一整天在哪裡見了什麼人。
心情煩躁的正錫氣憤地說,即使是蚯蚓,踩一腳也會蠕動一下。
正錫借泰俊的車帶著俊去釣魚了。
用手機追蹤確認正錫所在位置的恩英開始跟蹤正錫。
正錫在釣魚的地方給俊煮速食麵,
看見俊吃得津津有味,眼淚不禁湧出來。
正錫將刻有自己與美珠名字的聽診器送給了俊。
在路邊跟俊小便的正錫發現恩英跟蹤到釣魚的地方來了,
拉著俊的手急忙逃走了。
俊忙於提褲子,把正錫贈送的聽診器掉在了地上。
  
第17集
恩英得知俊原來是正錫的兒子,
非常憤怒美珠和正錫合夥騙了自己,卻深藏怒火含而不露。
在漢江邊,恩英看見正錫不顧受到驚嚇的哈娜,
竟然背著為了保護哈娜受傷的俊急奔的樣子,
讓正錫儘快在自己眼前消失。
正錫以為恩英不知情,對恩英的態度感到生氣。
可是,當他聽到恩英說,“因為是你的兒子,心疼了嗎”,魂飛天外。
正錫解釋道,沒有隱瞞的意思,本來早就想說出這一切了。
恩英卻嚎叫,如果俊還不知道這件事,要把這一切說給俊。
正錫苦苦哀求道,千萬不要讓俊得知這一切。
  
第18集
恩英說正錫不可原諒。她向正錫提出了離婚。
在家附近的路邊小吃店,正錫遇到美珠多喝了一點酒。
他痛苦地說,約好明天在法院見恩英了,
恩英竟然不顧孩子,提出了離婚。
看到正錫不願離婚的樣子,美珠說道,有辦法讓恩英回心轉意。
見到恩英只提三件事即可。
準備回美國的美珠到Rookie所在的球隊訓練場,
要請Rookie吃晚飯,以此來感謝幫助自己治癒心傷的Rookie。
Rookie卻說今晚跟教練有約在先,明天一定赴約。
次日,在去機場的計程車裏,
美珠祈禱著’千萬別接電話’,卻打通了Rookie的電話。
Rookie果真沒有接聽,於是放心地給他留言了。(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