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基因公司的業務處有三部,各自負責不同客戶。

業務二部負責美容醫療體系,主管是哈利,

他有個大鼻子(大家私下叫他「大鼻子哈利」),

他幾乎每天準時下班,他的業務也是,

但部門每人平均產值居三部之冠,流動率也最低。



有一次跨部門會議結束,財會主任符樓拜趨前請教哈利,問他怎麼帶人。



哈利說:「我沒有帶人,他們做得開心,又賴著不走,我也沒辦法。」



「我是認真跟您請教。」符樓拜說。



哈利一聽收斂起玩笑:「我每天準時下班,你猜原因是什麼?」



「因為你管得好。」



「剛好相反,我不太管。管理的第一課就是找到對的人,找到你就輕鬆了。

對的人會打江山,又不惹麻煩,你只要把他訓練好,

幫他注意什麼東西擋住他就可以,甚至連障礙他都能自己排除。

他拉高績效,讓你準時下班,擁有好的生活品質;

不對的人剛好相反,他增加你的工作量,讓你加班累得半死,

回到家還想著怎麼處理他想到失眠。

我找對人,所以我有充裕時間想未來,好好策劃下個山頭怎麼打。」



「對的人很難找,你都怎麼找?」



「我不會等到要用人的時候才開始找,我平常就在找。

比方我去拜訪廠商,發現有個人不錯,我就找機會跟他多聊。

除了基本學經歷,我會問他下班做什麼?運不運動?玩不玩樂器?

做過什麼瘋狂的事?一個熱情有活力的人,時間永遠不夠用,

他不會一下班就窩在家看電視。



我跟他們談,談完做紀錄,等我需要人就問他們有沒有興趣聊聊。

對的人難找,所以我隨時在Interview,

這樣就可以避免因為時間壓力,用了不對的人。」



「你用過不對的人?」



「用的可多了。我用過一個女生叫莎莉,她待過三家外商,

我被她完美的履歷打動,雖然面試覺得不對勁還是用了她,結果非常慘。

她做事只做60分;我跟她討論績效,她說我要求過高;

我自己工作做不完,還得加班幫她善後;

半年後我請她離開,她還寫黑函給老闆……

經過這件事我學乖了,莎莉教會我兩件事:

一、找錯人要付出代價;

二、不要太相信履歷表,一個芭樂也能把自己寫得像超人,用人寧可相信直覺。

一個大師說過:如果你有耳朵,聽得見夜鶯歌唱,還需要看牠的證件嗎?」



「找到對的人就夠了嗎?」符樓拜問。



「當然不夠。做業務就像推石頭上山,你月初推上去,月底它給你滾下來。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說的就是我們幹這些業務的。

在不斷歸零的過程中,要維持清醒與熱情,需要好的獎懲制度,

紅蘿蔔要,棍子也要,但這樣也不夠。

紅蘿蔔吃久會膩,棍子打久會皮,重點是要做得開心。

我部門每個人都有綽號,我是大鼻子哈利;

強尼是大目神;傑克是深喉嚨;約翰是小白臉…

我們每個人每月出一千塊,給達到業績但準時下班天數最多的業務,

大家搶這筆錢比搶業績獎金還兇。

所以我們做,但我們也玩。」



「我懂了,你們用郊遊的心情來達成業績目標,可以這麼說嗎?」



「可以。」哈利說完,突然打量起符樓拜,覺得這傢伙挺好學的:



「你問了這麼多問題,換我問你一個,你下班後都在幹嘛?」



符樓拜楞了一下,隨即會意微笑說:「這算是Interview嗎?」














-----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