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1%的可能性 分集劇情14-26(THE END)

第十四集

載仁向多賢解釋訂婚一事純屬謠言,

雖然多賢最終相信了他,

但多賢的家長卻不肯善罷甘休。

家長命載仁解釋清楚,載仁提出訂婚表明誠意,

終於取得多賢父母的信任。

茱熙來找載仁,卻被載仁趕出了公司。

茱熙無可奈何,又向載仁的家人展開進攻,

一面爭取載仁母親的好感,一面請求爺爺的支持。

在茱熙的攻勢下,母親也勸說載仁考慮茱熙,

但載仁回答自己想娶的人只有多賢。

茱熙勸說多賢離開載仁,表示已經取得載仁爺爺的贊成,

並再次質問多賢能帶給載仁什麼。

多賢回答自己會帶給載仁普通人的幸福生活。

多賢因為茱熙的事心情煩悶,

向爺爺倒苦水,爺爺鼓勵她主動進攻。

在爺爺的鼓勵下,多賢親手做了飯菜帶給載仁吃,

她突然如此體貼倒令載仁很不適應。

茱熙到載仁住處糾纏載仁,

死死抱住他不肯放手,這一情景被多賢撞見。

茱熙慌稱自己已與載仁訂婚,

但多賢表示自己和載仁是蓋過章的法律關係,

茱熙不明所以,一下子愣住了。

事後多賢責備載仁總與茱熙糾纏不清,

載仁有口難辯,為表明誠意向多賢提出求婚,

多賢一時不知如何應對才好。

第十五集

亨俊無意中將載仁合同戀愛的事透露給載英,

載英又將此事告訴了茱熙,

茱熙這才明白多賢所說的法律關係是指什麼。

得知載仁與多賢是因為合同才交往的,茱熙又有了信心。

茱熙親手做了點心,來討載仁家長的歡心。

而茱熙的父親—韓洙化學的韓會長也要求見爺爺。

茱熙向載仁表示自己一直深愛他,

當初也是為了他才遠赴美國求學,

希望能成為一個優秀的女孩。

載仁隱隱有些感動,默默無語。

載仁的母親要見多賢,

她向多賢表示要嫁給載仁就要做好吃苦的準備,

自己就是一個例子。多賢聽了,心裏很不好受。

茱熙再次找多賢談話,表示她與載仁並不合適。

多賢回答只要他們真心相愛其他的都不是問題。

多賢雖表面堅決,其實心裏不是滋味。

載仁生日,茱熙到載仁家裏親手做了晚餐,

母親和妹妹一再誇獎茱熙的手藝,

但載仁卻說只喜歡母親做菜的口味。

事後載仁請茱熙不要如此,自己已決定與多賢訂婚。

爺爺表示要見茱熙的父親,載仁以為爺爺也傾向茱熙,

表示他要見對方家長也要等自己結婚後再見。

見載仁中了自己的激將法,爺爺心中暗笑。

第十六集

載仁向多賢求婚,兩人正在門口聊天時,泰河送玄真回家。

載仁質問泰河為何會到仁川,泰河回答“我們不是有著同樣的目標嗎”。

載仁卻答道“你找錯了目標。”

從他們的對話中,玄真猜到泰河追求她的目的,心中十分難過。

次日泰河欲向玄真解釋,玄真卻不肯給他機會。

載仁聽從亨俊的建議,約多賢一起慶祝相識一百天。

載仁得知多賢送他領帶的含義是要留住他,

於是買了戒指送給多賢表示要抓住她的手。

泰河再次向玄真解釋,表示自己早就知道她不是多賢,

但是自己真心愛上了她。

但玄真依然不肯原諒他,泰河傷心離去。

雖然趕走了泰河,但玄真心中其實難以忘記他。

茱熙不甘心就此失去載仁,指使人綁架了多賢。

之後茱熙找泰河提出交易,

表示會讓他得到聖賢集團,而自己只要載仁。

多賢遲遲未歸,家人十分著急。

載仁得知多賢一直沒有回家,

請瑞賢先撒個謊瞞住父母,自己再去找找。

第十七集

載仁四處尋找不見多賢的身影,心中萬分焦急。

正在此時,載仁接到泰河的電話,告知多賢的下落。

找到多賢後,載仁誤會是泰河從中搗鬼,

痛打了泰河,事後才明白自己錯怪了他。

載仁送多賢回家,因怕多賢父母擔心,

他隱瞞了綁架的事,慌稱她一直與自己在一起。

這麼晚才送女兒回家,多賢父母對載仁十分不滿。

得知策劃綁架多賢的人是茱熙,

載仁十分氣憤,找來亨俊提出要控告她。

茱熙事後也很後悔,到載仁公司向他求情,但載仁卻不肯善罷甘休。

多賢聽載仁說起控告茱熙的事,表示堅決反對。

載仁雖不情願,但在多賢的堅持下還是放棄了訴訟。

茱熙聽說後向多賢表示謝意,

兩人終於化敵為友,第一次像朋友一樣愉快地相處。

載仁正式向多賢求婚,他的誠意感動了多賢,

答應了他的求婚,然而婚事卻遭到多賢父母的堅決反對。

載仁與多賢正在門口聊天,遇到泰河送玄真回家,

原來泰河已經取得玄真的諒解。兩對戀人相視而笑。

第十八集

韓洙化學計畫收購聖賢集團的百貨店,

由於泰河父親的疏忽,眼看收購即將成功。

泰河找載仁幫忙,兩人一起為公司奔走,第一次默契合作。

就在收購成功在即時,韓會長突然放棄了收購,

並感謝載仁放過茱熙,載仁表示那都是因為多賢大度。

玄真因為身世的關係,對愛情和婚姻心存顧慮。

泰河約玄真釣魚,表示要學習等待,

無論怎樣都會等待著她回心轉意。兩人的心漸漸靠近。

載仁再次向多賢父母求婚,

父親雖然終於答應,但把婚期定在明天秋天,

而載仁卻希望今年秋天就結婚,

無奈之下載仁只好再次請爺爺出馬。

載仁安排雙方的家長見面。

多賢的父親提出明年春天訂婚,秋天結婚。

載仁的爺爺卻表示不知自己還能活多久,

唯一的心願就是能抱上曾孫,希望兩人今年就結婚。

一番商議之下,爺爺甚至提出當天訂婚,

並命泰河取出事先準備好的蛋糕和服裝,

弄得多賢父母措手不及,只好勉強同意。

第十九集

泰河的母親問爺爺遺囑會怎麼寫,

爺爺問載仁是否想要遺產,

載仁回答想憑自己的能力生活。

爺爺又問泰河,泰河也是同樣的答案。

聽到這樣的回答,爺爺十分高興,

可泰河的母親卻很失望,對泰河大發脾氣。

載仁希望當年結婚,

可是酒店到明年都排滿了,只有下週二有空擋。

載仁向多賢父母提出下週二結婚,父親雖不願答應,

但經不住載仁的軟磨硬泡,只好讓步。

多賢父母擔心她進門後受苦,

向載仁提出婚後必須與多賢搬出家中。

載仁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可多賢卻表示自己願意與長輩同住,

以盡兒媳、孫媳的責任,令載仁十分感激。

玄真再次去見繼父,繼父又要毆打玄真時,

泰河護住了她,泰河表示會一生守護著她。

泰河約玄真一起去海島遊玩,

玄真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幸福。

載仁的母親向多賢表示不反對他們搬出去,

與長輩們共同生活會感覺很累,

但多賢回答自己會順從載仁的心願。

看著如此賢慧的兒媳,母親十分滿意。

第二十集

載仁與多賢一起挑選結婚戒指,

他們分別為對方的母親也買了一枚,雙方家長都很開心。

泰河與玄真一起挑選結婚賀禮,

兩人共處的情景被泰河的母親撞見。

母親命泰河離開玄真,不然就不要再見她這個母親。

泰河一氣之下收拾行李離開了家。

泰河的母親找玄真談話,請她離開泰河,

因為他們並不般配,自己也一定會堅決反對。

玄真心裏很不好受,默默點頭答應。

泰河的母親見說服不了兒子,只好到多賢家拜訪,

請對方家長管好玄真不要再見泰河。

出乎泰河母親意料的是,

對方父母也很反感玄真與泰河來往,

表示怕玄真嫁過去會受苦,雙方不歡而散。

載仁與多賢新婚旅行,

到了賓館載仁卻始終忙於工作,

令多賢很不開心,一個人在海邊呆了很久。

新婚之夜,載仁好不容易才哄得多賢原諒,

手機響起他又去忙於工作,多賢氣得讓他睡沙發。

第二十一集

在沙發上熬了一夜後,載仁約多賢一起看日出。

路上載仁說起打算在這裏建賓館,

得知載仁新婚旅行也是公私兼顧,多賢十分生氣。

載仁買了花向多賢道歉,兩人終於和好如初。

父母問玄真是否在與泰河來往,

玄真表示會與泰河斷絕關係,父母這才放下心來。

載仁的妹妹載英一直暗戀著亨俊,

她向亨俊表明心意,而亨俊卻表示只把她當作妹妹。

載英向多賢請教是如何抓住哥哥的心的。

多賢回答距離太近就看不到閃爍的星星,勸她與亨俊保持距離。

載仁被同事教唆新婚後不能太聽話,

結果喝酒喝到很晚才回家。

到了家卻找不到多賢,急得載仁如熱鍋上的螞蟻,

原來她睡在了婆婆的房間。

多賢抱怨載仁總是讓自己獨守空房,令載仁深感歉意。

多賢的父母到載仁家拜訪,

泰河當著雙方家長的面向玄真求婚,

令眾人都頗感意外,然而玄真卻拒絕了他。

第二十二集

玄真突然暈倒,原來她懷孕了。

泰河得知後欣喜若狂,

向多賢父母(玄真的養父母)提出求婚,卻被堅決拒絕。

他徵求玄真的意見,

玄真擔心自己連累泰河被趕出家門,也不同意婚事。

載英按照多賢的建議同亨俊保持距離,

又故意約瑞賢一起吃飯讓亨俊撞見,

事後對瑞賢誇讚一番,令亨俊隱隱感到有些醋意。

泰河再次企圖說服母親,母親雖然心裏還是不願同意,

但聽泰河說起玄真已經有了他的骨肉,也只好勉強答應。

泰河父母到多賢父母家求親,多賢父母卻堅決反對。

雙方家長詢問玄真的意見,玄真也表示沒有做好結婚的準備。

玄真拜訪泰河的母親,懂事的玄真很得母親好感。

而泰河母親的態度也終於解開玄真的心結。

另一方面,泰河的誠意也最終打動多賢父母,同意了他們的婚事。

第二十三集

多賢見載仁的家人很少能聚在一起,

於是提議全家每天必須共進早餐,家務也一起來做。

她的提議得到全家的一致同意,

家人都很喜歡這個賢慧的媳婦。

載仁總是忙於工作很晚回家,感到很對不起多賢。

於是中午抽空到學校看望她並一起共進午餐,

飯後多賢感到噁心,

到醫院檢查才發現多賢已經懷孕了,載仁欣喜萬分。

載英故意頻繁接觸瑞賢,令亨俊十分不安。

看著亨俊著急的樣子,載英表面不動聲色,

心中卻暗暗好笑,感謝多賢給她出了個好主意。

由於玄真已經懷孕,泰河希望儘早結婚,

可又不方便說出玄真懷孕的事,

只好苦苦懇求多賢父母同意。

泰河的母親也一反常態,勸說親家答應儘早完婚。

這令多賢父母苦笑不得:

我家的女婿怎麼都這麼心急。

最終還是同意了他們下個星期完婚。

在泰河與玄真的訂婚儀式上,

泰河的父母偷偷塞給她百貨店的貴賓卡,

讓她好好籌備嫁妝,

泰河又對她關心倍至,令玄真倍感幸福。

多賢父母聽說玄真已經懷孕大吃一驚,

但最終還是諒解了這對年輕人的錯誤。

第二十四集

泰河與玄真正式完婚,婚後兩人生活得很幸福,

泰河父母也對玄真疼愛有加。

瑞賢醫院有個小患者友珍無人照顧,

瑞賢將她領回了家,友珍的姐姐惠珍找上門來。

聽說了他們姐妹相依為命的身世,

瑞賢父母表示願意收留他們,姐妹倆暫住在多賢房間。

瑞賢與惠珍姐妹去遊樂場玩,

叫上亨俊和載英也一起參加。

瑞賢與載英故意裝作親熱的樣子,

亨俊見了醋意大發,在一旁急得抓耳撓腮,載英暗暗好笑。

玄真懷孕後一見食物就感到噁心,

看著她不吃不喝,泰河一家坐臥不安。

聽說玄真想念娘家的飯菜,泰河的母親放下架子,

懇求親家母到家裏給玄真做頓飯吃。

泰河的母親給親家母打下手,

終於讓玄真吃上一頓可口的晚餐。

事後泰河的母親卻吹噓自己的廚藝如何了得,令眾人哭笑不得。

載英將自己故意演戲氣他的事告訴了亨俊,

亨俊這才恍然大悟,兩人正式確立了戀人關係。

約會之後,亨俊送載英回家,

兩人在門前擁抱的情景被亨俊的父親撞見,

父親對他們的戀愛表示反對,令亨俊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十五集

亨俊問父親反對的原因,

父親表示自己大半生都在為聖賢集團工作(李會長的秘書),

不希望兒子也像自己一樣,

而且他們結婚的話,自己也很難與會長相處。

爺爺知道了亨俊與載英的事,

鼓勵他們向載仁和泰河學習,想辦法說服家長。

載英問亨俊的父親為什麼反對亨俊與自己交往,

父親表示從小看著她長大,一直把她當作女兒看待,

很難接受她成為自己的兒媳。

聽亨俊的父親如此回答,載英不知如何是好。

載仁的母親生日,泰河一家也來慶祝。

兩位母親都爭著誇自家的兒媳好,爺爺聽了不禁喜形於色。

耶誕節到了,泰河母親陪玄真回娘家看望,

兩家人相處得越來越融洽。

瑞賢同惠珍姐妹出去過聖誕,

他表示願意盡自己的能力照顧惠珍,令惠珍流下感動的淚水。

載仁忙於賓館的工作,多賢跑到公司陪他一起過聖誕,

兩人互贈聖誕禮物,內心充滿了甜蜜。

第二十六集

在歡樂的耶誕節,只有亨俊和載英過得並不快樂。

在亨俊父親的堅決反對下,兩人無奈地商量著分手。

做醫生的瑞賢要去非洲援助醫療,

由於那邊還處於戰爭狀態,父母堅決反對,

無奈瑞賢始終堅持,弄得父母也毫無辦法。

瑞賢父親來找載仁的爺爺倒苦水,

聽到瑞賢的父親說起巴不得兒子趕快結婚,

免得到那麼危險的地方,

坐在一旁的亨俊父親若有所思,想起了自己兒子的戀愛。

瑞賢向惠珍道別,惠珍表示一定會等著他回來,令瑞賢十分感動。

他們纏綿的情景被父親撞見,

見兒子有了心上人,父親也感覺放心了許多。

載英來到亨俊家為亨俊的父親做好早餐,

看到載英如此懂事,而兒子又與載英那麼相愛,

父親終於同意了他們的戀愛。

載仁的爺爺決定正式隱退,在儀式上爺爺向多賢表示謝意,

奉勸人們不要輕言放棄,哪怕機會只有百分之一。(THE END)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