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幻想情侶 分集劇情1-8


第一集

張哲銖雖然說是一間“富宏建設”的老闆,

但其實只是個專門接雜活的小店。

店裏也只有德久一個夥計。

為了撫養去世的兄嫂留下的三個侄子,

哲銖為了錢唯命是從。

一天哲銖為了向女浴室老闆討回被扣的三萬塊錢,

不惜當著女浴客的面脫光了衣服。

趙安娜是名不惜百萬拍下一幅畫作的富豪女。

一天下大雨,哲銖做工回家,

正好遇到了車子出故障的安娜。

哲銖向安娜要3萬勞務費幫她把車子弄出來,

安娜答應了他的要求。

因為躲雨的緣故,安娜暫時坐到了哲銖的車上,

但是她因為誤會了哲銖車上的顏料是血,

更把一個玩具娃娃當成了死屍,

於是將哲銖當成了殺人魔。

而哲銖看到安娜在車上東摸西摸,也把她誤會成了小偷。

於是在誤會種種之下兩人爭執起來。

最後安娜用鐵鍬打傷了哲銖,落荒而逃。

安娜的丈夫比利剛好在哲銖所住的區域開發度假村,

於是安娜與哲銖很快又不期而遇。

哲銖惡狠狠的向安娜討要自己的錢。

而一向被人奉承慣了的安娜,

因為氣憤哲銖的態度故意不還給他。

兩人再次不歡而散後,

哲銖發現安娜的愛貓“公主”跳進了自己的車裏,

為了報復安娜,哲銖將“公主”賣了50萬。

安娜來找哲銖要回“公主”,被哲銖拒絕後,

情急之下抱走了哲銖家的小狗花順,

要哲銖以“公主”來交換。

雖然哲銖在聽說“公主”原來價值一千萬後,

心想不要花順了,但是他的三個小侄子卻哭著不依。

無奈之下,哲銖只好找回“公主”去跟安娜交換。

本來發誓再也不要見面的兩人很快又有了見面的機會,

安娜乘遊艇出遊時發現沐浴器壞了,

於是要丈夫的秘書孔室長找修理的人來,

而找來的,正是哲銖…


第二集

哲銖到一艘遊艇上來修沐浴器,

卻發現原來遊艇的主人就是安娜。

兩人一見面就又吵了起來,

安娜一不小心差點滑倒,哲銖本能的抱住了她。

安娜卻誤會他想占自己的便宜。

哲銖向安娜索要工錢,安娜不僅不給,

反而要他把新裝上的淋浴器拆下來。

兩人一邊爭執,一邊走到了船頭。

氣不過的哲銖罵安娜是瘋女人,

安娜盛怒之下將哲銖推下了海,

還把哲銖賴以為生的工具箱也扔進了海裏。

安娜氣呼呼的回到自家的酒店時,

剛好趕上酒店的員工為她的丈夫比利舉行歡送會,

因為大家都害怕安娜所以才趁著她不在的時候開。

而安娜的丈夫比利也因為安娜的壞脾氣

和惟我獨尊而處於崩潰的邊緣。

半路殺回的安娜,頓時讓歡送會的氣氛緊張了起來。

有女服務員想報復安娜,故意在她的酒裏下了瀉藥,

但是被安娜發覺了,可是比利卻不相信安娜,

自己喝下了那杯酒。

他因為安娜在歡送會上的發作,感到忍無可忍,

大爆發了出來,吵著要和安娜離婚。

而安娜當然不允許,更說出了“除非我死了你才能離開我”。

在海邊想撈回被安娜扔下海的工具的哲銖,

巧遇了青梅竹馬的吳柔靜。

柔靜告訴他很快就要去美國結婚了,

想起如果不是兄嫂出事留下了三個孩子要照顧,

他和柔靜早就在一起了,哲銖心裏很不是滋味。

醉酒的安娜因為想去撿之前被她扔掉的結婚戒指而跌落海。

因為一直沒能找到安娜,

比利誤以為安娜是為自己的絕情所傷,跳海自殺了。

在醫院中,哲銖巧遇了因為碰傷頭而失憶了的安娜,

哲銖為了報復她,故意騙她說是自己的愛人而把她帶回了家。

安娜初到哲銖的家中就被一隻蟑螂嚇暈了。


第三集

安娜在和哲銖打鬧時,突然腳底一滑,

哲銖慌忙扶住了她。

此時安娜頭腦中靈光一閃,

想起來他們在遊艇上發生的那類似一幕,

而確認了哲銖確實是自己的男人。

只是在她再次做實驗跟哲銖接吻時,卻一點感覺也找不到了。

比利只要一想到安娜不在了,

就覺得無比的輕鬆自在,他把平常安娜不喜歡他做的事做了一遍。

哲銖把每天該幹的家務活都列了個時間表,

騙安娜說她平常都這麼做。

雖然安娜懷疑哲銖是不是故意趁自己喪失記憶隨便使喚自己,

但是想到如果不幹,說不定哲銖就不收留自己了,

只好不清不願的幹了。

但是從來沒幹過活的她懂得什麼幹家務,

結果把家里弄成了一團糟。

安娜去商品買東西,碰到一個奇怪的女孩請她吃雪糕,

明明是大夏天,這個叫姜子的女孩卻說要下雪,

原來這個女孩腦筋有問題。

因為商店的人出現,

安娜莫名其妙的也跟著姜子跑了起來。

逃跑的途中,安娜撞到了比利的車窗上。

本來一直就忐忑不安的比利,

看到安娜那張變形的臉還以為安娜的鬼魂來找他,

嚇暈了過去。

孔室長在整理安娜的遺物時,發現了哲銖的名片,

以及哲銖跟安娜爭吵時留下的衣服,

而懷疑起安娜和哲銖之間是不是有不倫的關係。

聽到孔室長想像力豐富的推測後,

比利氣壞了,決定要去看看這個張哲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來到哲銖公司的比利,剛好聽到了安娜打來的電話,

於是知道了安娜還活著,而且住在哲銖家中。


第四集

比利開車來到哲銖家,發現哲銖家中煙幕彌漫,

聽到屋子裏似乎有安娜的聲音,比利進入了房間,

剛好看到安娜被嗆暈了過去。

比利雖然救出了安娜,

但是因為秘書孔室長的勸告,而沒有認她。

原來安娜為了滅蟑螂,在家裏點了所有的滅蟑螂藥劑。

不明內情的消防隊還跑來救火。

家裏被搞得一團亂的哲銖,

晚上只好一家人到德久家吃飯。

三個侄子託付給德久媽媽,哲銖和安娜回家去收拾。

在回家的路上,兩個人又吵了起來,

哲銖故意讓安娜踩到了屎,

而不肯吃虧的安娜馬上就回擊了他,

把髒東西全蹭到了他身上。

回到家後,沒吃飽的安娜試圖做飯,

差一點把鍋燒了,

正在淋浴的哲銖趕快圍了條毛巾就跑了出來,

被燙到的他一不小心毛巾掉了下來,

兩個人非常尷尬,但是兩人之間也產生了微妙的氣氛。

第二天,在哲銖的監督下,兩個人一起開始打掃房間。

比利還是不由自主的來到了哲銖家,

正好看到哲銖和安娜一起開開心心的洗衣服。

從沒看過安娜那個樣子的比利感到非常吃驚。

柔靜和未婚夫約好請朋友吃晚飯,

但是她的未婚夫卻始終沒有出現,

得知此事的哲銖害怕柔靜晚上一個人回家不安全,

特意跑去在暗處守護著柔靜。

但是這一切都被柔靜看到了眼中。

安娜跟哲銖在打打鬧鬧中,

也發現了哲銖溫柔體貼的地方,

一天,她突然對哲銖說,

我明白了我以前喜歡你的理由之一,

一定是因為你的好心……


第五集

孔室長把要回美國的比利叫了回來。

並且把關於他所作的關於張哲銖的調查報告交給了比利。

比利發現張哲銖活躍於各種聯誼活動,

他認為,張哲銖是靠各種複雜關係收集情報接近安娜。

但其實張哲銖的目的很單純,

就是靠拉關係來獲得工作機會,

但是比利不明白,為什麼哲銖要一個月以後才把安娜送回去。

難道他有什麼陰謀不成?

比利決定還是趕在張哲銖提要求之前趕快接回安娜,

所以讓孔室長帶著鉅款去找張哲銖談判。

到了張哲銖公司的孔室長,

因為偷聽到哲銖的談話而明白了真相,

立刻帶著鉅款跑了出去。

而另一方面,比利想趁張哲銖不在,

趕快把安娜領回去,而來到了張哲銖的家中。

就在他見到安娜想要坦白時,

被孔室長攔阻了下來。

雖然因為受到良心的譴責,覺得應該把安娜接回來,

但是另一方面因為對安娜的恐懼感,

比利還是拿不定主意的跟孔室長回去了。

雖然哲銖想把安娜當成工人,挽回安娜給她造成的損失。

但是安娜可不會那麼輕易讓他如意。

就算是失去記憶了,

畢竟也是女王呀,積習難改。

這天晚上,哲銖回到家後,

看到安娜因為把新衣服洗了而讓衣服變得皺巴巴的沮喪不已,

不得不反而幫她熨起了衣服。

柔靜去試婚紗的途中遇到哲銖,

不想一個人去的柔靜請哲銖陪她,哲銖答應了。

而這時去小賣店賣東西的安娜

因為聽到了人們在討論哲銖喜歡柔靜的閒話而知道了,

原來柔靜是哲銖的初戀情人。

晚上,哲銖一個人在外喝悶酒,

打電話叫安娜來開車送他回來。

安娜雖然氣呼呼的,

但是看到他的樣子後,還是決定原諒他。

晚上為了這件事,安娜第一次失眠了。

一直不露面的柔靜的未婚夫,

終於打電話約柔靜出來,

但是見面後,他卻說要取消婚禮,

因為他喜歡上了別人。

好強的柔靜同意結束倆人的關係,

但是她還是要去美國,因為她不想被別人知道,

她的婚姻就這麼完蛋了。

哲銖為了充分利用安娜的價值,

帶著她一起外出幹活去刷燈塔。

安娜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埋在海灘上的花瓶,

哲銖跑過來看時,發現這裏居然埋了一批瓷器。

張哲銖還以為找到了寶,興奮不已。

為了挖寶,哲銖決定晚上住在無人島,

讓德久第二天偷偷找船來接他們。

住在無人島上的安娜在半夜聽到奇怪的聲音而驚醒,

害怕的她睡到了哲銖的身邊。

第二天帶著瓷器去鑒定之後,

發現不過是普通瓷器的哲銖大為失望。

只好繼續帶著安娜回去刷燈塔。

而剛好此時,回憶著以前跟哲銖的種種的柔靜,

也來到了她和哲銖曾一起嬉戲過的燈塔……


第六集

見到哲銖,柔靜傷心的撲到了哲銖的懷中。

哲銖連忙追問柔靜到底怎麼了,

柔靜不願意說出真相於是敷衍了過去。

被哲銖忽略在一旁的安娜大怒,

極力想要阻止想送柔靜回家的哲銖,但是哲銖卻沒理她。

可是送柔靜回到家的哲銖,

也同樣沒有接受柔靜讓他歇一會兒在走的提議,

因為他擔心安娜一個人在那裏會出事。

比利因為聽到有員工議論自己扔掉了夫人心愛的貓,

會不會夫人就是比利殺的,而大驚,

立刻趕到寵物店找回“公主”。

但是一個不小心,公主居然跑掉了,

而且居然讓安娜遇上了。

哲銖帶安娜,德久,還有她的三個侄子去看畫展,

畫展上遇到柔靜的好友,

同時也是哲銖三個侄子的美術老師的孝貞,

孝貞誤會德久是有錢人,而對他動了心。

安娜要帶哲銖的三個侄子去吃炸醬麵,

但是路上遇到柔靜,

柔靜用批薩誘惑走了三個小孩,

但是又因為有事而放了小孩鴿子。

哲銖回到家中,

看到安娜獨自在吃炸醬麵而不顧三個小孩,

大罵了安娜一頓。

安娜氣呼呼的跑了出去。

等哲銖得知原委後,感到很後悔。

德久媽請哲銖和安娜幫忙收麥子,

想討好安娜的哲銖連忙說安娜沒幹過農活,

讓安娜回去休息他自己幹就行,安娜卻不理他。

忙碌了一天後,德久媽請幹活的人都留下來吃飯,

還請安娜喝米酒。

本來不想喝的安娜,卻喝上了癮,最後還喝了個濫醉。

並酒後吐真言,對哲銖坦白說,

自己知道哲銖喜歡的不是自己,

哲銖只是因為太好心了,

才收留了失憶又無處可去的她。

她要求哲銖,在自己找到可去的地方前,不要拋棄自己。

聽了安娜的這番話,再聯想到兩人間的種種,

哲銖的心動搖了,他決定放棄跟安娜之間怨恨,

把她送回家去。

第二天他就開始著手調查安娜的身世,

想找到她的家人。

本來以為會很容易的他卻發現,

任何跟安娜有關的線索都憑空消失了。

無論哪里都沒有一點安娜存在過的痕跡。


第七集

無計可施的哲銖,只好想辦法幫助安娜恢復記憶,

但是他試了各種方法都沒成功,

考慮到如果對安娜說了實話,

說不定以安娜的性子會離家出走,

擔心無處可去的安娜,哲銖還是沒有說出去。

想到如果安娜不能恢復記憶,

自己豈不是要和安娜耗一輩子,

哲銖決定要好好照顧安娜,讓她儘快恢復記憶。

哲銖帶安娜去吃拷肉,

但是安娜卻將烤肉店數落的一無是處,得罪了老闆。

這天,是比利跟安娜的五周年結婚紀念日。

比利想起以往,他每次給安娜買禮物,

安娜沒有哪一次是滿意的。

無論他做什麼,安娜都不會感動和滿足。

正在這時,比利收到了安娜寄來的一張光碟,

那是安娜出事前安排好寄給他的。

在這張光碟中,安娜對比利說,

她買了一座島作為送給比利的結婚禮物。

正在比利感到感動時,安娜又說了,

最近她一個朋友被丈夫謀財害命,她相信比利,

但是為了以防萬一,她立了一份遺囑,如果自己死了,

比利一分錢也拿不到,會全數捐獻給慈善機構。

比利被這個消息打擊得暈頭轉向,

雖然害怕面對安娜,

但是不想變成窮光蛋的比利只能把安娜接回來。

柔靜跟她的前未婚夫見面,討論分手的事,

事後獨自留下的柔靜突然疼痛難忍,

打電話給張哲銖。

哲銖飛奔而去,將柔靜送去了醫院。

看到哲銖的體貼,柔靜感到很後悔,

想要跟哲銖重新開始。

因為天氣逐漸轉冷,哲銖帶安娜去買衣服,

而且因為打開了心結,也不再逼著安娜去幹活了。

哲銖獨自一人去給剩下的燈塔刷油漆。

晚上突然刮起了颱風下起了大雨,

擔心的安娜要去找哲銖,被德久阻止了。

第二天一早,他們一起去碼頭。

卻聽說哲銖還沒有回來。

安娜急得哭了出來。最後哲銖安全回來了。


第八集

比利讓孔室長把安娜的所有東西都從倉庫中搬了回來,

把房間佈置成和以前一樣。

做好了接回安娜的準備後,

比利卻猶豫了,該怎麼去跟安娜說呢。

因為他已經好幾次跟安娜打過照面卻沒有認她了。

孔室長出了個主意,張哲銖只是想利用安娜一個月,

一個月後他就會把安娜趕走。

到那時,比利出現在無處可去的夫人面前,

把一切過錯都推到張哲銖身上就可以了。

比利深以為然。

張哲銖回到家,因為淋雨的緣故,全身酸痛。

不放心的安娜,又是熱敷又是冷敷的忙著照顧哲銖,

還做了她唯一會做的炸醬麵。

柔靜聽說哲銖生病了來探望張哲銖,

她和安娜兩個人唇槍舌劍了一番,

氣走了安娜,柔靜為哲銖做了粥。

可哲銖始終都沒有起來,柔靜只好回去了。

孔室長在視察高爾夫球場的時候,

突然遇到了他的初戀情人—德久媽媽。

還在暗戀對方的孔室長,送給德久媽媽溫泉度假村的招待券。

德久媽媽興高采烈的拉上了她的朋友們一起去泡溫泉,

同時也約上了安娜。

在她帶著安娜到了飯店的時候,

出來迎接她的孔室長看到安娜嚇壞了,

趕緊通知了比利。

他千方百計的想要阻止安娜一行人出現在飯店裏,

因為害怕員工們認出安娜,但是強悍的德久媽媽根本不理他,

還是自顧自的帶著人往裏走。

泡完溫泉德久媽媽和安娜她們正要離開時,

一同跟來的那個瘋丫頭姜子卻亂跑起來,德久媽讓安娜去追她。

安娜追著姜子,來到了位於度假村附近的自己和比利的家中,

只是這時的她,完全不知道這就是自己的家。

姜子拿走了房間裏放著的比利和安娜的結婚照,

安娜一點也沒注意到。

通過調查,比利發現他們本來以為是窮人的超級愛錢的張哲銖,

原來其實超級能掙錢,他之所以那麼省,全是為了三個侄子。

安娜在電視上看到李奧那多-狄卡皮歐演的《鐵達尼號》後,

大叫到自己認識這個人。

可哲銖不以為然。

因為明星誰不認得,只是人家不認識自己罷了。

而這時,在酒吧借酒消愁的比利,

接到了李奧那多的電話,詢問他關於安娜的事情。

原來以前李奧經常參加安娜的party,跟安娜是朋友。

應安娜的要求,哲銖帶安娜去看電影,

但是電影院裏人們的種種市民習慣,讓她忍無可忍。

看不過去的哲銖只好帶安娜到錄影廳租了包房,兩人一起看。

哲銖中途睡著了。

看著哲銖的睡顏,安娜覺得自己心臟怦怦亂跳,她起身逃了出去。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