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秀麗山河之長歌行 分集劇情介紹1-18(未完)

第1集
劉秀求學回鄉欲向陰麗華求親
故事發生在西元八年,當年王莽篡權,定國號為“新”,史稱“新朝”,至此西漢滅亡。
王莽達到了他的托古改制、篡漢自立的野心,
一時間天下大亂,兵戈四起,民不聊生。
新野陰家莊小姐陰麗華平時總愛搞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這日她又綁著自己根據墨家翼絕的機關術研究了兩個月製成的機關鳶嚷嚷著要飛起來。
陰家世交之子鄧禹總愛以陰麗華未來夫君的身份自居,
他看著陰麗華搞些危險的玩意就緊張,
沒想到鄧禹的侄子奉兒倒是對這機關鳶十分感興趣,
搶著要替陰麗華試飛,由於沒控制好平衡從空中四仰八叉地摔了下來,
正被路過花園的陰家大少爺看到,於是始作俑者陰麗華被大哥罰禁足十日。
陰夫人操心女兒麗華的婚事,嫌女兒整天上躥下跳沒個大家閨秀的模樣,
陰麗華卻總以表姐嬋兒為擋箭牌,稱要嫁也是表姐先嫁。
其實麗華明白表姐的心思,表姐一直暗戀陰麗華大哥,
但無奈陰家大少早已成親,要她為妾又不甘心。
陰麗華則一直希望嫁給一個自己真心愛的人,
在她在印象裡總有那麼一個很模糊的身影,一個揮之不去的身影,
而鄧禹在陰麗華心目中只是一個好兄弟、好朋友。
“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這是書生劉秀的座右銘,
他的太學同窗嚴子陵常以此話取笑於他,
五年來劉秀在外求學為陰麗華寫了無數書簡,
這日準備帶著書簡起程回鄉去找麗華,
並對子陵說若他的麗華已經成親,那麼這些書簡就當作嫁妝贈送於她。
劉秀回鄉途中遇到山賊搶劫官家女子的馬車,
於是機智的他冒充大司徒王尋轄下參軍救下被劫母女。
回到家中劉秀從姐夫的妹妹,也就是陰麗華的表姐鄧嬋口中
得知陰麗華因為心中一直有一個揮之不去的身影,因而一直拒絕上門提親之人。
劉秀回想起和陰麗華多年前相識的過程,
他是多麼期盼陰麗華心中的影子就是自己啊。
劉秀央姐夫帶自己去陰家向麗華求親,
而巧的是同一天陰麗華出門去鄧家作客,
麗華的大哥陰次伯又以各種理由搪塞劉秀,
言下之意就是看不起劉秀的家世,不願劉秀與妹妹有任何關係。
鄧禹聽說兒時的玩伴劉秀回鄉了,於是興高采烈地來看望他,
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要和麗華成親的消息告訴劉秀,
劉秀的妹妹劉伯姬一直屬意鄧禹,聽到這消息無異於晴天霹靂,
而劉秀則將自己的感情深深地埋藏地心底。

第2集
陰麗華和表姐被劫持施展聰明才智自救
鄧禹約劉秀一起去看麗華,
劉秀淡淡地以麗華可能已經不記得他為理由拒絕了,
鄧禹也奇怪地說陰次伯特意提醒他不要在麗華面前提長安太學的事,
還有不要在麗華面前提到劉秀,鄧禹不解倒底發生過什麼?
劉秀二姐特意為弟弟做了一身新衣服,
想讓他體體面面地上陰家提親,劉秀卻讓姐姐不必再提此事,
一則自己家境不好,不能把妻子娶回家跟著自己受苦,
二則自己答應過陰次伯,絕不會讓陰麗華再想起長安舊事。
況且鄧禹也是自己的同窗好友,
對陰麗華同樣是一往情深,麗華能嫁給鄧禹自己很放心。
姐姐嗔怪弟弟總為別人著想,不知什麼時候可以為自己想想。
鄧禹又對麗華旁敲側擊稱自己行完冠禮就該娶妻生子啦,
麗華問鄧禹身為太學博士有沒有想過出仕為官呢?
鄧禹怨稱如今新莽倒行逆施,朝廷上下混亂,真心不想為這樣的朝廷效力。
劉秀把玩著手中的草鳶,他想著當年離開時也送過一個一模一樣的給麗華,
不知道麗華是不是還記得?
他想起姐夫說過上巳節鄧陰兩家的親眷都會去碧水河畔,
相信麗華一定會去,劉秀決定再見麗華一面,哪怕只是遠遠地看著。
上巳節上陰麗華極力撮合表姐和大哥,
她特意讓弟弟陰興將表姐親手做的玉佩替大哥送去,
但發現陰次伯不動聲色又將玉佩推了回去,
鄧嬋沮喪地覺得表哥根本無意於她,但陰麗華又出一招,
她讓表姐假裝落水,她相信大哥一定會下水救表姐的,
麗華的侍女琥珀覺得此計不妥,於是三人在那裡爭執不下,
一個不小心三人全都掉到了水裡,果然陰次伯第一個沖下水將鄧嬋救走。
雖然此事印證了陰次伯心裡是有鄧嬋的,
但這並不改變次伯不願委屈鄧嬋,不願娶鄧嬋為妾,
但他命令麗華必須嫁給鄧禹為妻。
轉眼到了鄧禹行冠禮之日,結束了複雜的繁文縟節就意味著鄧禹是一個成年人了。
行了成人禮後的鄧禹第一時間向陰麗華求婚,
但陰麗華告訴他自己雖然不清楚想要的是什麼,
但很清楚自己不想要的是什麼,她不想要這樣碌碌無為地過日子,
她不想自己的一生就是和鄧禹一起被困在鄧家。
鄧禹拉著奉兒一起喝悶酒,奉兒勸慰小叔叔,
他能看出陰麗華喜歡的是那種行俠仗義、心懷天下的大英雄,
是希望將來有一番作為的,而小叔叔他是想跟人家過平凡的夫妻生活,人家當然不願意了。
他讓小叔叔不要氣餒,身為太學博士、新野神童,將來肯定會有成就的。
聽著侄兒一番話鄧禹茅塞頓開,他責怪自己不該沉溺於兒女私情,
忘了讀書的初衷,忘了男兒應有的抱負,他決定出門遊歷、增長見識。
陰麗華約表姐鄧嬋去自家小住,也可多點機會見見自家大哥,
沒想到就在回家的路上兩人的馬車被劫了。
當陰次伯和鄧嬋大哥得知被劫馬車往北門外劉縯的地盤去了,
於是決定請劉縯幫忙救人,劉秀聽說麗華被劫持頓感心急如焚,
來不及籌謀就騎上快馬沖出家門去救人。
而此時古靈精怪的陰麗華早已用計謀讓劫匪先將鄧嬋送回了家,
又利用有些血性的劫匪和官兵廝殺之時,拉著一個官婢丁柔一起逃生。

第3集
鄧嬋對陰次伯死心遠嫁宛城
陰麗華和丁柔沒逃多遠追兵就尾隨而至,兩人分頭逃命,
丁柔被追得無路可逃從山上跳入湖中,幸遇好心人相救,
而陰麗華則又重新回到劫匪的手中。
劫匪將陰麗華押至一破屋就等著贖金到手即刻投奔綠林軍,
有劫匪擔心陰麗華見過他們的相貌,
萬一到時陰家對他們進行報復的話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於是想一不做二不休將陰麗華殺人滅口。
正在此時劉縯、劉秀前來救人,
被餓得暈暈乎乎的陰麗華聽到打鬥聲從破屋內搖搖晃晃走出,
還沒看清劉秀的模樣就暈倒在地,人事不省。
劉秀此時再也顧不上對陰次伯的承諾,上前背起麗華就走。
三個劫匪被劉縯所綁,劉縯欲招降三人,但三人均是有血性的男子寧死不屈,
劉秀適時出現替三人解了圍,劫匪之一馬武認出劉秀曾在長安救過他的命,
於是將綁架陰鄧兩家姑娘的原因一五一十道來,
他讓劉秀將自己殺了好向陰家交代,但請求劉秀放了自己的兩位兄弟,
宅心仁厚的劉秀因見三人均是被逼無奈才出此綁人下策,於是不再追究將三人全都放了。
劉縯責怪弟弟將劫匪全都放了,害得他們白忙活一場不知拿什麼向陰家交代,
劉秀則只在意麗華,只要麗華平安無事其他都不重要,
劉縯知道這個弟弟眼裡心裡除了麗華就是田裡的莊稼,怒其不爭卻也無可奈何。
麗華來到田頭找劉家大哥道謝,卻只見到劉秀一人,
她根本對劉秀毫無印象,還拜託劉秀向劉家大哥表達謝意。
麗華臨行前劉秀將一隻草鳶送上,熟悉的草鳶讓麗華模模糊糊地想起一些事,
當從大哥口中得知田頭的農夫就是劉秀,也就是她的文叔哥哥時,
她總覺得劉秀會知道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回到家後她多次纏著哥哥要出門再去找劉秀,
讓他告訴自己那些因為一場大病而忘記了的事情,均被大哥無情地拒絕。
麗華在家百無聊賴地玩著劉秀送的草鳶,鄧嬋前來向她辭行,
鄧嬋告訴麗華自己要嫁人了,兄長將她許配給宛城氏族公孫家,
鄧嬋自稱對陰家大哥已經死心,陰麗華卻再三要求表姐再為自己爭取一次,
以免在以後的人生裡留有遺憾。
鄧嬋在陰麗華的安排下與陰次伯在湖邊相會,
陰次伯強忍心痛對鄧嬋說公孫是宛城的望族,與鄧家門當戶對,
鄧嬋嫁過去做個正妻不會受委屈,將來生子,就有一世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鄧嬋哭著對表兄說自己根本不在乎名份地位,她只想與自己愛的人在一起,
但陰次伯說她鄧嬋可以不在乎面子,但不能不顧及鄧家的面子。
陰次伯為了讓鄧嬋死心甚至不惜將一直珍藏身邊鄧嬋親手所做的玉佩物歸原主,
鄧嬋徹底死心,決定遠嫁宛城。

第4集
丁柔與馮異兩情相悅卻遭棒打鴛鴦
地皇三年,關東蝗災,天下大亂,無數饑民棄鄉覓食,湧入關內,
因疾病損失過半的綠林分支新市軍轉戰入南陽郡,
為已哀鴻遍野、民不聊生的南陽雪上加霜,引起更大的禍亂。
邯鄲尉遲俊帶著一幫餓死了爹娘的小娃娃想夜闖陰府偷點糧食,
沒想到一路中了陰麗華設置的機關,眼看不知不覺隊伍中的人越來越少,
剩下的小娃娃都覺得這陰府鬧鬼,尉遲俊也因不敵機關鳶的厲害投降認栽,
當得知尉遲俊也是因為走投無路才會出此下策,
看他能打能殺的陰麗華決定將他留在陰家當護衛。
劉母擔心兒子劉秀和女兒伯姬的婚事,當得知兒子心中掛念陰家千金,
但因自家家境貧寒這門親事根本無望時,不禁埋怨自己連累了兒子,
劉縯寬慰母親,說他們是高祖的後裔,等他匡複了政事,還怕無人上門提親?
陰麗華在家整日帶著陰興和鄧奉一起研習兵法,為保護陰家、為來日的戰亂做準備。
這日陰麗華告訴弟弟陰興新市平林軍聯手,
新朝不會坐視不理,必會起兵征討,那南陽郡必然大亂。
陰次伯寫來家書告知弟弟妹妹自己在長安過得很好,已經成為納言將軍嚴尤的座上賓。
當日丁柔被嚴將軍手下羽林軍校尉馮異所救,
成為嚴府的一名舞伎,司徒王尋垂涎于丁柔的舞藝和美貌,
嚴將軍欲將丁柔相贈於他,馮異與丁柔情投意合,
只愁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請嚴將軍賜婚,
今日聽得嚴將軍要將丁柔送人,只怕再不爭取就沒有機會了,
他自願辭官回穎川,請將軍成全他們兩人。
爭取的下場就是丁柔人沒留下,馮異父子也被貶去穎川任職。
目睹此事過程的陰次伯在回府的路上讓下人去調查丁柔的來歷,
以確認此丁柔是否是當日與陰麗華一同逃生的姑娘。
來到司徒府中的丁柔整天苦著臉,不願為王尋獻歌獻舞,惹得王尋好生不快,
這日王尋正欲發作,突然湖面上傳來丁柔熟悉的《夷光曲》,
她想起馮異曾跟她講過關於西施和範蠡之間的愛情故事,
明白此時馮異吹奏這一曲是為了鼓勵自己好好活下去,等待他們重逢之日。
陰次伯得到消息,蔡陽劉縯起事只是旦夕之間,鄧晨作為劉縯的姐夫,
若劉縯起事鄧家必會參與,而陰家與鄧家的關係同氣連枝,
到時自己幫與不幫都是兩難,手下建議他遲些返回新野,對此事作壁上觀比較合適。
陰母告訴麗華,嬋兒嫁到夫家日子並不好過,
這才過了三年,嬋兒又懷著孕,但他丈夫連著納了兩個妾。
看著鄧嬋的遭遇陰母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她告訴麗華不管她以後嫁給誰,
只要麗華喜歡就好,作為母親自己不會勉強女兒違心下嫁的。

第5集
陰麗華前往宛城迫切想見劉秀一面
陰興拉著琥珀陪自己練劍卻不慎弄傷了琥珀的手,陰興上前想替琥珀包紮,
但琥珀似乎不願與陰興接觸過多,躲閃著避開了。
家人奉陰次伯之命打探劉秀的消息,
陰興不解一個隻知種地、胸無大志的農夫為何偏偏得了大哥的重視,還專門派人打聽他。
小妹劉伯姬看到三哥劉秀又在走神了,她知道哥哥一定是在想陰麗華了,
她不明白陰麗華真有那麼好嗎?
好到讓她的三哥遲遲不肯婚配,讓她的阿禹哥遠走他鄉多年沒有消息。
小弟前來通風報信,說是大哥劉縯的門客犯了法,
縣尉要拿劉縯、劉秀兄弟二人開刀,正帶兵去劉家抓人,
劉縯派他前來通知三哥趕緊去新野鄧家躲一躲。
陰麗華根據墨家的機關術加上西域的硬弩改良的弓箭威力了得,
射程比一般的弓弩多一倍,陰興試了之後大感興趣,隨即就要把圖紙交給庫房製作。
此時鄧奉帶來了劉秀來到新野避難的消息,
陰麗華對弟弟陰興軟磨硬泡就是想出門去找劉秀,
無奈陰家上下一致遵守大哥吩咐,堅決不許陰麗華踏出家門半步。
陰麗華就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有些事記得,有些事就不記得了,
她不記得自己為什麼要離開長安,也不記得父母是何時過世的。
劉秀對月回想起當年陰父對自己的囑託,他因要外出尋找麗華娘親的下落,
把麗華交於劉秀照顧,並相約第二天渭水邊會合,
若屆時他們不出現,陰父讓他千萬不要耽擱,
直接將麗華送到新野他的長子陰識(陰次伯)處。
後來麗華爹娘慘死在渭河,而麗華因深受刺激悲傷過度一直昏迷,
偶爾醒來也是神智不清,醫生診斷麗華就算恢復後也很可能會忘了往事。
陰次伯當時就和劉秀約定絕不告訴麗華爹娘慘死之事,只當均已將此事忘卻。
鄧奉受陰麗華所托假稱在來陰家的路上遇到了當年挾持陰麗華的劫匪,
並說自己身手不濟打不過劫匪,於是來家裡搬救兵,
陰興不知有詐,帶上家中身手好的門客一起跟著鄧奉出門抓劫匪去了。
他們前腳出門,扮了男裝的陰麗華就翻身出了院子,
她來到鄧家只見劉縯一人坐在院中,
因兩人之前從未謀面,一言不合就對打了起來,
幸虧麗華表哥鄧晨及時趕到才化解一場誤會。
表嫂知道麗華大費周章出來就是為了見她的傻弟弟劉秀,
不巧的是劉秀去了宛城賣糧,得過幾日才回家。
表嫂將鄧嬋的書信託麗華帶給陰母,鄧嬋在信中稱自己一切安好,
只是懷孕的日子難熬,想讓麗華去宛城陪她小住幾日。
此事正中麗華下懷,纏著溺愛自己的陰母同意讓她前往宛城。
劉秀在宛城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想追出去被一男子攔住,
男子自稱名叫李軼,與家兄李通久仰劉氏兄弟大名,
想邀他到家中一聚共商政事,劉秀淡然拒之。
麗華來到宛城公孫家親眼目睹表姐鄧嬋被家中侍妾欺負,
氣不過的麗華替表姐出頭將狂妄侍妾教訓了一通,
鄧嬋倒是對自己的不公待遇沒有太多怨言,
在她看來所謂夫妻情分無非門第相當而已,
丈夫對她也無好也無不好,她也落得自在輕鬆。
與表姐聊天時麗華談起自己已經知道心中一直牽掛的影子是誰了,
就是表嫂的三弟劉秀,鄧嬋聽麗華如此一說才恍然想起一事,她告訴麗華劉秀曾到陰家提親。

第6集
劉李兩家同盟商議共同舉事興複漢室
麗華告訴表姐自己因為不記得往事,就算想起來也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斷,
所以她想找劉秀只是想知道當年倒底發生了什麼?
鄧嬋說這麼多年一個人在心裡生了根,那不是喜歡又是什麼?
麗華不明白為什麼大哥陰次伯那麼忌諱自己見劉秀,
就算提到他的名字也要沉上半天臉。
鄧嬋告訴麗華凡是鄧家來宛城都會住城東驛館,
想來劉秀來也會住那,如果想見他就不妨去那裡找他。
麗華擔心劉秀一直沒來找自己,也許早把自己忘了,
鄧嬋寬慰麗華,她都已經失憶了還念念不忘心中的影子,
想必當年他們一定情意深重,而劉秀又沒有失憶,
那麼大年紀還不成家,他心中的影子一定比麗華更深。
劉秀整理行裝打算回新野,卻被李軼率人攔住,
他質問劉秀乃皇室後裔,竟屈尊做這種賣穀子的生意,不覺得有辱祖上嗎?
劉秀不想多說,李軼用言語激將,劉秀無奈隨他回家。
陰麗華男裝到驛館找劉秀,卻被告知劉秀被李軼請走了,
在驛館麗華巧遇表兄鄧晨,兩人相談之下才得知李家請劉秀是假,挾持劉秀才是真。
因李宅拒不讓人入內,陰麗華偷偷潛入李宅
正看到李氏兄弟逼劉秀接受他們與其兄長一同舉事,
並不給劉秀回家商議的機會,若劉秀不答應即兵戎相見,
危急時刻陰麗華仗劍入內救走劉秀。
麗華終於有了機會和劉秀單獨相處,
她問劉秀當年她爹為什麼會把自己託付於他呢?
但劉秀礙於對陰次伯有承諾,只得閃爍其詞惹得麗華十分不快。
劉縯得知李氏兄弟主動相助這麼好的機會卻被劉秀推諉十分生氣,
劉秀擔心的是李氏兄弟若是舉事自然是男兒意氣一酬壯志,
但他族中的兄長親眷又該如何自處?
劉縯認為自己身為高祖後裔,興複漢室是他的責任所在,
他稱自己一定會再去李家跟他們共謀大事。
劉秀見無法說服大哥只得同意一同前往,
但再三叮囑大哥面談可以,千萬不要當面應承什麼。
麗華以男裝示人,要與劉縯一同前往李家共同謀事,
劉秀勸麗華不要置身殺戮,讓她回新野家中,不要讓兄長和母親擔心。
麗華責怪劉秀膽小怕事,劉秀告訴她兒時父親曾帶他回東郡親眼目睹族人起事失敗,
數千人曝屍的慘劇,當時父親就告誡他若無回天之力,
便不要輕易起兵,拖累無辜性命。
如今數十年過去了,戰事四伏,大勢所趨,
他與大哥身為劉家後裔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他們賭上的不僅是自己的性命,還有全族之人和所有起事之人的性命,
而麗華則沒有權利押上陰家人的性命。
麗華懇請劉秀把自己當成陰戟——一個在亂世中想有所作為之人,
讓他們一起並肩作戰吧,況且大哥陰識早有準備,他一定會保陰家周全的。
劉李兩家在結為盟友之時,李家提出聯姻將妹妹李珺嫁於劉秀,
劉縯大喜滿口答應,但劉秀卻以大業未成極力推辭,
李珺在門外聽得羞憤難當,陰麗華卻心中暗喜。
眾人商議先由李家在宛城起事,然後劉縯於舂陵,
鄧晨于新野一同起事,以燎原之勢先奪南陽再取長安。
劉秀提議起事應選擇最佳時機,務求一擊必勝。
立秋之日,宛城會舉行都試騎士,屆時大小官員都會到郊外騎馬打獵殺獸祭祀,
若趁此機會劫持下甄阜和梁丘賜,讓對方群龍無首,宛城和南陽群便唾手可得了。
大家一致同意劉秀的主意,離立秋之日尚有三月時間,
大家正好分頭安排家眷、招兵買馬。

第7集
劉伯姬懷疑陰麗華的真實身份
劉縯、劉秀兄弟帶著李軼、陰麗華回到新野做舉事前的準備工作,
陰麗華身為女兒身成了她和劉秀之間的小秘密,
劉秀特意將陰麗華安排在他的書房居住,
並親自教陰麗華用幘巾束髮,這一切都讓陰麗華感覺溫馨無比。
劉家家境不寬裕,家裡門客又多,生活自然比較艱辛,
劉秀勸陰麗華不如先回自己家,等大家舉事後再過來,
陰麗華卻堅持要留下來和大家同舟共濟。
陰麗華在劉秀處發現了自家大哥遍尋不著的《軍讖》,
劉秀解釋說這書原本就是她舅舅蔡少公的,
當年他們離開後他就獨自一人去找找有什麼東西可以留個念想的,
於是就留下了這本《軍讖》,說著拉著陰麗華就開始給她講解其中的道理。
陰麗華對劉秀說自己一直覺得他和太學時的文叔哥哥不太一樣了,
原來是柔能制剛,弱能制強,他是把《軍讖》裡面的道理融會貫通用在做人處事上了。
劉秀向陰麗華坦承自己對她是用心,
他只要陰麗華記得自己永遠不會對她用計謀,永遠不會騙她。
陰麗華看著劉家門客只知每天埋頭練武心裡不禁憂思重重,
她向劉稷提出是不是應該練練排兵佈陣的本事?
兩人意見相左開始爭執了起來,劉稷頭腦簡單,
他認為打仗就該殺敵於前,勇字當先,
而陰麗華則認為打仗也應該講究團隊精神,單個人武藝再厲害,
上陣若不能統一號令,互相配合、互相幫助,最終只能被人打得落花流水。
劉稷向陰麗華提出比武要求,若陰麗華能贏他,
那麼他就接受她的意見,沒想到陰麗華三兩招就把他打倒在地,
劉稷願賭服輸,提出往後陰麗華教大家練兵,
他教陰麗華武藝,來日上陣殺敵生死與共。
劉縯見三弟對陰家家事如數家珍,於是取笑他定是對陰家小姐念念不忘,
還讓陰麗華屆時回家向小姐美言幾句,讓她早日嫁到他們劉家來。
劉縯的話讓陰麗華倍感壓力,私下裡她對劉秀說自己之所以離家來到這裡就是想像男兒一樣有所作為,
那些小兒女的私情她暫時不會考慮,劉秀對自己的唐突向陰麗華抱歉。
劉伯姬聽說打贏劉稷的新來的兄弟名叫陰戟,
是新野陰家的人,她心裡就開始犯嘀咕,於是她藉故找到陰麗華和她搭訕,
想從她身上找到破綻,劉伯姬總覺得這個陰兄弟長得十分像陰麗華。
劉縯替陰麗華打造了新盔甲,並將削鐵如泥的寶刀長歌贈送於她,
還非要親手替她穿上盔甲,陰麗華要回房換,劉縯卻稱都是男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幸虧劉秀上前打圓場,說是陰家有家規不得在人前換衣,這才將此事掩了過去。

第8集
劉氏兄弟想得到宗親的支持推翻新莽
陰麗華在房中換盔甲被劉伯姬看到,伯姬認出陰戟即是陰麗華,
麗華對伯姬說自己隱瞞身份只是想參加義軍,並無其他想法,
但伯姬對麗華陳見已深,她給麗華三日時間讓她離開,否則別怪她不給陰家顏面。
陰麗華顯然根本沒把伯姬的狠話放在以上,照常每天練兵佈陣。
伯姬設計想讓陰麗華露出“原形”,
她趁著兵士練兵休息之時拿著酒罈來假裝犒勞眾兵士,
陰麗華推辭不會喝酒,反手推開伯姬捧著酒罈的手,將伯姬推了個仰天一跤。
陰麗華練兵遇到了難題,新招募來的士兵大都是老百姓,
連刀劍都沒有拿過,這陣法更是排得亂七八糟的,
眼看秋收的日子近了,單靠鄧稷他們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劉秀寬慰麗華,說是鄧晨也回新野去招募了,鄧家也有不少好手,
況且他覺得鄧家和陰家關係深厚,鄧家起事,麗華大哥應該不會坐視。
麗華讓他趁早死了這條心,陰家一族之所以可以延綿數百年
就是因為從不涉足朝堂、遠離戰爭,
況且她大哥是嚴守家訓之人,他是不會將陰家一族往火坑裡推的。
劉縯、劉秀的二叔得知兄弟倆居然要造反起義大發雷霆,
怪他們不顧族人安危,忘了東郡翟義起義失敗之教訓,
見兄弟二人不聽勸解,老頭嚷嚷著要找老朋友嚴尤將軍,
陰麗華見兄弟倆拿叔父手足無措,她善解人意地上前一掌劈暈了叔父,
讓人抬到後屋,以免他的言論被軍士聽到動搖軍心。
陰識一直派人暗中保護丁柔,這日陰家護衛向馮異送來丁柔的親筆信,
得知心上人安然無恙,馮異對陰家感恩不已。
劉氏宗親俱不贊同劉縯兄弟起事,這令劉縯十分生氣,
劉秀提出現在當務之急不是讓宗親支持他們,
而是想辦法不讓他們說出去,這事驚動了官府他們就前功盡棄了,
不如趁著母親壽辰將近,擺上幾桌酒席把這些宗親叫來喝上兩杯,
告訴他們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道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儘量得到宗親們的支持。
劉伯姬在大嫂面前說陰戟的身份可疑,只怕是外面混進來的奸細。
這日晚上伯姬和大嫂看到陰戟匆匆往外走去,倆人一路偷偷尾隨,
陰戟來到野外是想暢快地洗個澡,幸虧有劉秀幫她把風及時把大嫂給勸走了,
沒想到一個疏忽陰戟的衣服還是被伯姬拿走了,弄得陰戟狼狽不堪。
下人向陰識報告今日早朝宛城李通之父,宗卿師李守被殺了,
宛城李通聯合劉縯、鄧晨謀反,
南陽郡守甄阜派人上京密告三家謀反,這兩日怕是要發兵援助宛城。
有甄阜親自盯著,李家想來是保不住了,鄧家也會受到波及,而他們陰家也岌岌可危。

第9集
癡心女鄧嬋難產辭世至死未圓心願
劉母六十壽辰之日,劉縯遊說眾宗親,希望他們能支持自己,
眼看大哥和宗親們無法達成一致,劉伯姬提出表演新學越女劍以替大哥解圍,
沒想到她的目的是要當著眾宗親的面拆穿陰戟的身份,
並故意說陰麗華是因為三年前大哥救了她,
所以對大哥一片真情才男扮女裝前來相助,
她讓大哥儘快向陰家下聘納麗華為妾,劉秀此時不能再保持沉默,
他對母親說自己之所以遲遲不娶,
是因為在長安太學時曾立下誓言“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
並當著母親承諾今生定會待麗華一生一世、一心一意,
他的真情感動了陰麗華,感動了母親和大哥,也感動了眾宗親。
劉秀的太學同窗嚴子陵帶來李家全家被王莽所殺的消息,
劉秀急著趕去宛城找李通報信,陰麗華擔心表姐鄧嬋的安危,提出隨劉秀一同前往宛城。
劉秀和陰麗華來到宛城就看到甄阜在街頭焚燒李家宗親屍體的慘相,
甄阜放言反賊李通意圖造反,這就是他們的下場,
若誰敢窩藏反賊家眷者,論罪同刑;揭發逆賊者重重有賞。
陰麗華不由想起表姐嬋兒,怕她也會受到牽連,
陰麗華偕劉秀來到公孫家,卻被告知鄧嬋早已被休出門,
陰麗華顧不得教訓負心男子急著出門尋找身懷六甲不知去向的表姐。
才出公孫家門,就被聞訊趕來的甄阜放箭追殺,
逃亡中兩人在城門處偶遇胭脂才算找到在一間破屋落腳的鄧嬋,
胭脂稱鄧嬋臨產在即不便走動,她此次外出也是想換取一些銀兩應急。
鄧嬋見到麗華淚如雨下,她求麗華帶自己回新野,就算死了她也要死在親人的身邊。
劉秀不贊成此時趕路,他勸鄧嬋暫且忍耐,待他找到李通後再一起返回新野。
在鄧嬋的堅持下,麗華答應冒險帶鄧嬋回新野,
但車行到半路嬋兒突然臨產,後有官兵緊追不捨,加上車馬顛簸厲害,
虛弱的嬋兒再也堅持不到回到家鄉重逢表哥,在麗華的懷中與世長辭。
此時陰識的馬車正從附近經過,他突覺心神不寧,緊緊捏著嬋兒送他的玉佩黯然神傷。
悲痛中麗華突然想起了所有的往事,
她憶起自己的爹娘也是因為刺殺王莽失敗而死,麗華抱著表姐大放悲聲。
官兵追至,麗華雙目通紅,縱情廝殺,將失去父母、失去表姐之痛盡情地發洩。

第10集
劉秀借助天象說服宗親支持起事
陰麗華在與官兵廝殺之時暗地裡一直有一雙眼睛在默默地關注著她,
在陰麗華為保全表姐的屍體放棄武器命懸一線之時,
一直躲在暗處的男子毅然出手救下陰麗華,
此人正是劉秀的族兄劉玄(劉聖公),劉玄是陰麗華母親的徒弟,
當年上林行刺戰役中陰麗華的母親就是為了救劉玄才身負重傷,
最後陰麗華的父親帶著昏迷不醒的妻子眼看無法突出重圍,
只得把幼女託付給劉秀後連人帶馬墜下懸崖,
陰麗華就是因目睹爹娘慘死而突發疾病導致喪失記憶。
劉玄告訴麗華自從上林行刺失敗後,他就離開長安回到故鄉蔡陽,
回家後弟弟被官府所殺,他替弟弟報仇後就只得詐死,然後亡命天涯。
劉玄欲前往平林投奔王匡陳牧的平林軍,他讓陰麗華隨他同往,
屆時殺至長安將莽賊千刀萬剮,就可以替她的爹娘和他的親人報仇了。
陰麗華堅持要回新野,於是兩人就此別過。
陰麗華身體虛弱強撐著趕路,終於體力不支暈倒在地,
幸遇帶著家眷回舂陵的劉秀二哥才平安回到劉家。
劉家眾門客都紛紛讚賞陰麗華的仗義,身為女子,
明知宛城是龍潭虎穴也願意不顧自身安危去給李家報信,
哪像李軼貪生怕死,只知道做縮頭烏龜。
李軼從屋外經過,眾門客的譏諷之言他都聽在耳內卻無法發作,
他自知李家已經完了,堂兄李通又下落不明,他不知道今後該如何在劉家立足。
李軼心情不好,劉伯姬寬慰了他幾句,
李軼衝口說善良賢慧的伯姬妹妹可比蠻橫無理的陰戟強百倍、千倍,
伯姬頓時引李軼為自己的知己,李軼又挑撥說陰戟把劉秀的馬給帶了回來,
而劉秀一人留在宛城又沒有馬可怎麼回來?
還告訴伯姬他聽到流言蜚語說陰戟回來後天天和大哥混在一起糾纏不清。
陰麗華擔心劉秀的安危,想要再次趕回宛城去找他,劉縯不准,
他說自己瞭解三弟,三弟一向機警過人肯定可以脫身。
劉伯姬進門看到大哥和陰麗華相執說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她質問大哥難道還沒被陰麗華騙夠嗎?
若不是因為陰麗華,鄧禹怎麼會一去不歸?
三哥又怎麼會留在宛城?如今陰麗華又想來勾引她的大哥,
簡直就是一個狐狸精,劉縯再也忍不住狠狠地扇了妹妹一個耳光。
陰麗華日盼夜盼終於盼回了平安歸來的劉秀,她告訴劉秀表姐不在了,
她後悔自己過於逞能沒聽劉秀的話,劉秀寬慰她一切都是新莽政權的錯,
如果不是新莽篡權,她的爹娘、她的表姐都不會死。
陰麗華發誓要以手中的長歌劍助劉家推翻新莽政權。
劉縯請來了舂陵的宗親一起議事,劉氏宗親之首舂陵侯劉敞主持大局,
眾宗親均不贊成舉事,怕自身遭到牽連,
聰明的劉秀利用天象之說指出大哥所為乃天命所授,
他率先向大哥劉縯下跪稱將追隨大哥復興漢室江山,
並口呼“逆賊當誅,漢室必複”,陰麗華偕眾門客下跪隨之大喊口號,
一時之間氣沖雲宵,眾宗親的情緒瞬間被調動起來,
現場形勢急劇逆轉,劉氏一族一致同意造反推薦王莽政權,復興漢室。

第11集
舂陵大軍首戰告捷取得同盟
陰興和鄧奉都要陰識同意他們一起去參加劉縯的舂陵大軍,
也好為推翻新莽政權出一份力,陰識心思縝密,
他讓陰興和鄧奉留守陰府不可輕舉妄動,只有保存了實力,
將來劉縯他們如果遇到麻煩,他們才有能力去幫助對方。
劉稷向大哥彙報,新野尉與長聚縣守正在長聚集結新軍打算來剿滅他們,
劉秀提出己方兵力和戰馬均不足,若匆忙應戰恐對自身不利。
他向大哥建議聯合南陽反莽的新市和平林兩軍,這樣勝算會更大一些。
劉縯派出說客前往平林軍接洽兩軍聯合事宜,軍中將士分成兩派,
有人認為舂陵軍缺兵少馬勢必會拖累己方,也有人認為之前平林軍受新軍圍追,
如果能和南陽最具影響力的劉氏宗親聯合將對己方的人脈和名聲有很大幫助。
將軍王匡想到劉玄也是劉氏宗親,他想聽聽劉玄的意見,
劉玄稱劉縯此人有霸王之氣,上陣時一定衝鋒陷陣、殺敵於前,
對士氣的提升有很大的幫助,若將軍不放心,可以等他們打過一仗知道勝負後再做決定。
當日劉秀的馬給了陰麗華,如今舂陵軍迎來首戰,
而劉秀則只能騎著家裡的耕牛助兄長復興漢室,
看著劉秀躊躇滿志的樣子,陰麗華對劉秀的好感又多了幾分。
為了確保首戰快速取勝鼓舞士氣,
陰麗華提出由她率五十名兄弟扮作流民混進城內,與大軍裡應外合。
首戰在城裡城外的密切配合之下迅速告捷,
陰麗華在城牆上大喊“降者不殺”,守軍為了活命紛紛投降,
一仗打下來舂陵軍的陣容又擴大了不少,
新市、平林軍看到舂陵軍首戰告捷自然是欣然與之結為同盟軍,統稱漢軍。
當年劫持過陰麗華的馬武跟隨劉玄一起投奔平林軍,
此時看到自己的恩公劉秀自然諸般親熱,劉玄暗地裡叮囑馬武不得與劉秀交往過密,
他認為舂陵軍和新市、平林軍目前貌似同盟但日後必起爭端,
無兵無權的自己目前只得委屈自己左右逢源,伺機龍飛重天。
漢軍一路勢如破竹般打下唐子鄉、湖陽,
陰麗華正與劉秀在討論這邊糧食軍備應該夠他們用上一陣子時,
軍士前來報告綠林軍嫌財物分得少,正在哄搶,
劉稷帶人都快跟對方打起來了,劉秀趕到現場命令舂陵軍將手中財物放下,
他不允許舂陵軍為了些許財物和在沙場並肩浴血的同胞們起爭執,
若再有發現軍法處置,三言兩語中劉秀盡顯敦厚大度之風,
令邊上準備看笑話之人均暗暗贊許。
劉秀拉著陰麗華陪自己去湖陽外祖父家道歉,說這是他娘特意關照的。
來到外祖家門口卻看到新市軍的張卯無視漢軍軍規正在搶劫外祖父家的財物,
劉秀無法坐視不管,出手教訓了張卯,回到軍營張卯則在王匡的庇護之下此事不了了之。
陰麗華心裡不痛快,擔心他們的舂陵軍和這些草莽流寇混在一起,
如果因此而失民心的話,那麼如何打敗莽賊、匡複天下呢?

第12集
舂陵軍攻打棘陽中了岑彭算計
劉秀讓陰麗華不要操之過急,欲速則不達,
綠林軍跟著王匡多年一下子要讓他們按照舂陵軍的軍規行事恐怕有難度,
且等他們再打幾場勝仗後糧草的囤積有了一定數量,這樣的局面應該會有改變。
陰麗華讓劉秀去看望受到驚嚇的外公,
劉秀擔心以外公的脾氣肯定會大發雷霆,
陰麗華告訴他血肉至親再怎麼生氣打一頓氣就消了,
頂多他劉秀挨打時自己陪著就是了,沒想到兩人趕到外公家,
外公已經對著赤著上身的劉縯開打了,邊打邊罵孫兒枉為劉氏後裔,
所謂義軍強盜不如,罵著又不舍地抱著孫兒痛哭失聲。
張卯恨透了陰麗華,他向王匡提議不如先打新野,
搶夠了錢糧再打棘陽、宛城,平林軍軍師也同意張卯的建議,
於是他們商定以新野糧草豐足又是文官守城便於攻打,
再加上可以替鄧家報了被挖祖墳的仇為攻新野之由,於公於私劉縯都不好開口反駁。
陰麗華擔心此去新野會被大哥抓回家,
大哥之前曾說過如果她再擅自離家將被禁足一輩子,
她讓劉秀一定要幫她在大哥面前說話。
新野宰實識務者為俊傑,根本沒有任何反抗就開城門迎接劉縯進城,
並兩三說明自己與鄧家無冤無仇,挖鄧家祖墳也是聽命行事,
再說陰識也勸說他莫與大軍為敵,新野城不費一兵一卒就這麼拿下了,
劉縯認為是陰家幫了自己的大忙,決定上門向陰識道謝。
未等劉縯上門,陰興和鄧奉先行前來犒勞大軍,
感謝舂陵軍讓他們新野免受戰爭之擾,
他們自然還有一個任務是要將陰麗華帶回家,這也正合劉秀之意,
他覺得陰麗華雖有智謀武藝,但心中並無城府,
跟著他留在軍隊只怕會有危險,
他只想待來日隨大哥成就大業,再去陰家風風光光地把麗華娶回家。
王匡見新野城撈不到好處就急著往棘陽趕,劉縯聽說守城將領岑彭是個善用軍法之人,
沒想到趕到棘陽如入無人之境,守城岑彭居然提前撤走了,
並搬走了全城的糧草財寶,王匡的那幫手下都快氣瘋了,
挨家挨戶地搜什麼都沒找到,正在大街上罵娘呢。
劉縯感到自己小看了岑彭,這傢夥主動退兵、保存實力,這樣誰都沒輸也沒贏。
劉秀提醒大哥岑彭可不是那麼簡單之人,
從進城時看到的那些車轅印、馬蹄印來看,他們撤兵軍不慌、馬不亂的,
由此可見他們的撤退是計畫好的,這恐怕是堅壁清野之計。
果然空城是岑彭故意留給漢軍的,他在受到上級的訓斥時說他是棘陽人,
熟悉棘陽的地形,城是故意留給對手的,很快就會收回來,
他的目的是令漢軍放鬆戒心後,才好誘敵而殲。
在陰麗華的再三爭取下陰識終於同意放她征戰沙場,
翌日陰麗華告別家人離開陰家莊獨自上路追趕大軍。
漢軍行進到小長安聚處,突然遭遇伏擊,枕木、巨石、火球……從山上源源不斷滾落下來,
岑彭下令“生擒劉縯,賞金千兩”,重賞之下自有勇夫,
一時之間漢軍的陣腳亂了,混戰中劉二哥為救伯姬喪命。

第13集
劉玄被平林軍將士推選為更始皇帝
陰麗華來到小長安聚只看到屍橫遍野,舂陵軍中只剩寥寥數人還在勉力支撐,
陰麗華趕到僅救出劉縯之子劉興,劉秀的大嫂二姐及二哥均命喪此次戰役。
戰後的舂陵軍營悲聲一片,劉秀母親受不了刺激心痛倒地,
臨死前將劉秀和麗華的手捏在了一起。
劉縯極度自責,他覺得是自己把兄弟和家人害死的,
他告訴陰麗華在棘陽時文叔就提醒過他要小心這個岑彭,
是自己的大意害得這麼多人慘死,陰麗華的一番勸解讓劉縯幡然醒悟,
他表示一定會振作精神,承擔起肩上的責任,
哪怕拼盡最後一口氣也會讓剩下的人好好地活下去。
劉秀連夜為所有死去的兄弟及親人書寫墓碑,“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一下子失去那麼多的親人和兄弟使劉秀不禁在陰麗華的懷中大放悲聲。
甄阜發出懸賞讓新市、平林軍交出劉縯即刻賞金千兩,眼看漢軍到了分裂的邊緣,
王匡只是顧忌於交出劉縯會寒了自家兄弟的心而一時未作決定,
劉玄伺機將軍中形勢告知陰麗華,讓她轉告劉縯早作準備。
就在舂陵軍士氣低落之時傳來好消息,
鄧晨和鄧奉帶領門客前來投奔,一同前來的還有之前失去聯繫的李通。
經過商量他們決定將軍中婦儒和幼兒送往淯陽鄧家家眷處,
以令軍中男兒全心全力殺敵,伯姬堅持要留在軍中替大嫂二姐他們報仇,
但又只會幾招花拳繡腿被哥哥們視為拖累,伯姬獨自傷心垂淚
,李通現身以自身遭遇勸說伯姬只有擦乾眼淚,練好功夫才能替親人報仇。
舂陵軍夜襲甄阜軍營,燒光了敵營的糧草,
打得毫無準備的莽軍一個措手不及,全軍十萬人馬全軍覆沒,
大振了漢軍軍心,周邊的流寇紛紛前往投奔,竟有十幾萬之眾。
消息傳到宮中王莽大急,朝臣獻策而今之計只有快速地召集天下的雄師援救宛城,蕩平劉縯賊軍。
劉稷在下江軍營裡聽到消息說漢軍要擁立一位天子以對抗王莽,
大家都認為論能力、戰功、威望這個天子非劉縯莫屬,
連劉縯自己也認為這個天子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劉秀覺得事情可能沒有大哥想得那麼簡單,
想那平林軍王匡和朱鮪都是有心機和謀算的,他們也許早有自己的人選,
他勸大哥為了大局考慮此時無論王匡提出什麼要求都不要與他們正面衝突。
果然王匡把劉縯等人叫去議事,說是經過深思熟慮決定推選劉玄劉聖公為天子,
以此號令天下光復漢室,劉秀則提出不如先推選一位賢德兼備之人尊之為王,
一樣可以起到節制諸侯號令天下的目的,將來新莽那邊若推選天子是個賢德之人,
則他們再率眾往從,若沒有,等破了新莽之後再立天子也不遲。
他的一番中肯的話語說動了一部分將士,
但張卯等人起哄不管不顧將劉玄推到上位尊稱更始皇帝,
並行三叩九拜之禮,劉縯看在眼內只得強自忍耐。
劉玄表面惶恐內心狂喜,他想起師傅曾說他將來定會成就一番大事,
有可能會封王拜相,他隔空告訴師傅,
他劉玄不僅是封王拜相,他這是要做皇帝啦!

第14集
劉玄登基有意分散舂陵軍兵力
劉玄對馬武說王匡之所以這麼著急立一個劉姓的皇帝只是忌憚劉縯的功勞越來越大,
怕追隨他的人會越來越多,日後王匡自己就沒有立足之地了。
而且他們以為他劉玄是一個懦弱之人,是他們可以利用之人,
所以他目前還不能展現出自己的真實才幹。
西元二十三年,新朝地皇四年二月,劉玄于淯水河邊稱帝,是為更始帝。
封賞大典上,王匡被封為定國上公,王鳳為成國上公,朱鮪為大司馬,
劉縯為大司徒,劉祉為太常將軍,襲封舂陵侯,劉秀為太常偏將軍。
這日劉玄將陰麗華請去自己營帳敘舊,
他取出當年師父交給他的肝照劍懇請麗華與他一起肝膽相照、並肩作戰。
同時提出請陰麗華到他帳中照顧他即將隨軍的妻小,
劉縯得知此消息氣得將酒碗都砸了,
他都已經把王位讓給了劉玄,現在居然連他最好的兄弟也要搶。
陰麗華卻自願前往照顧劉玄妻小,以便借機打探王匡那邊的消息。
李軼封了舞陰王迫不及待地想讓劉伯姬嫁給他,
劉伯姬不從,拼命擺脫李軼的糾纏,並將怨氣發洩到正巧來到河邊的李通身上。
李通告誡堂弟忠臣不侍二主,他們兄弟之前和劉縯結盟,
如今堂弟李軼為了封王拜相又轉拜到劉玄門下實為不義之舉。
劉玄有意分散舂陵軍兵力,將劉縯派去攻打宛城,
而劉秀則被派去跟隨成國公王鳳攻打穎川。
王鳳一支相繼攻下穎川郡的昆陽、定陵、郾縣勢如破竹,
沒想到卻在父城碰到了釘子,打了好幾日都沒打下來,
守城的郡掾馮異好生厲害,軍中有人與馮異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
此人告訴劉秀,馮異曾向他推薦過劉秀,認為劉秀非比尋常,是值得投奔之人。
他向大家介紹馮異此人文武兼備、精通兵法,為穎川郡掾,監五縣兵事,
現與父城長苗萌共城守,此人愛民如子,
他所監五縣都是上下一心,將士死守,強攻佔不到便宜。
劉秀於是決定設伏擒拿馮異,兩人交手後劉秀認出
馮異正是當年曾隨王尋到太學搜查刺客之人,
馮異當時並未仔細搜查有意放過劉秀,實為對他有恩。
劉玄的妻子韓姬來到軍中,看到劉玄對陰麗華特別親厚心裡沒來由地不舒服,
一心要針對麗華,在劉玄面前挑撥說聽說陰麗華和劉縯、劉秀兄弟關係親近,
讓丈夫不要過於相信麗華,又急著要丈夫為自己和兒子加封,
劉玄推說前方戰事要緊,待打下南陽郡再說。
王鳳質疑劉秀既抓了馮異為何不儘快處死?
劉秀稟告王鳳,俗話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馮異是難得一見的將才,他想說服馮異歸順漢軍。
王鳳又讓劉秀交代為何不與他商議
就將昆陽、定陵、郾城三縣所奪得的數十萬斛糧食以及牛馬輜重都送去了宛城?

第15集
劉秀率人突圍前往郾城、定陵求援
劉秀稱宛城糧草緊缺,故來不及向成國公稟告就私自將糧草運去宛城,
況且成國公一向以大局為重,想來成國公不會怪罪,
一番話說得王鳳一肚子的火無處發洩,只得作罷。
尉遲峻深夜來到軍中找到陰麗華,將陰識的書信交給她,
陰識在信中說新莽徵召天下精通兵法者六十三家,數百奇人異士,
聚集全部郡國兵力四十二萬大軍,號稱百萬雄師,
由大司空王邑大司徒王尋率領正逼近昆陽援助宛城,欲消滅漢軍。
陰麗華不顧劉玄已經歇下夜闖營帳向劉玄報告軍情,
她請求陛下派兵支援,否則只怕漢軍會全軍覆沒。
劉玄認為派軍支援事關重大,他要等斥候過來稟報,落實後再作定奪。
陰戟見劉玄無意派軍只得冒險前往宛城向漢軍報信。
劉玄策馬追上陰麗華,見無法說服陰麗華隨他回營,只得取出肝照劍交給陰麗華護身。
陰麗華來到昆陽請求成國公王鳳立刻派兵佈防抵禦莽軍,
但張卯等人消極怠戰,認為己方只有八千多人根本無法抵禦四十二萬莽軍,
他們認為與其等死倒不如撤離昆陽,好歹能保全性命。
劉秀則認為如今己方人馬少、糧草也不夠,
而外寇強大,形勢危急,此時必須守住昆陽才能守住一線希望。
雙方爭執不下,陰麗華鬱悶離開營帳巧遇正在河邊吹簫的馮異,
連日來王鳳多次派人暗殺馮異,因此馮異以為陰麗華又是王鳳派來的殺手,
一出手就是殺著,幸虧劉秀及時趕到阻止兩人並為他們作了介紹,
陰麗華這才得知當年是馮異救了丁柔,也從而知道丁柔被王尋抓去做了舞姬,
馮異正期望有隨軍帶上舞姬習慣的王尋此次出征會帶上丁柔,以讓他們有重逢的機會。
烏壓壓的新軍轉眼來到昆陽城門下,主逃一派眼看想逃也是來不及了,
大家齊聚王鳳帳中商議對策,劉秀提出雖然雙方兵力懸殊,
但昆陽城池堅闊,易守難攻,只要他們閉門不出,
就可與莽軍打上一場持久戰,但最大的問題就是城中糧草不足,
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趁敵方紮營未穩,即刻派人突圍,
前往郾城、定陵召援來救,內外夾攻就可解這昆陽之圍。
劉秀請命擔任突圍求援之責,陰麗華請求隨劉秀同往,
在劉秀和陰麗華的帶動下眾多熱血男兒願與劉秀共赴黃泉、同生共死。
翌日劉秀一行十三人打開城門欲殺出一條血路突出重圍,
經過一夜的廝殺,十三人居然一個不少全沖了出來。
劉秀將十三人兵分兩路一路前往郾城,
一路隨他去定陵,約定糾齊援軍之後於昆陽城外會合。
定陵守將王安以己方兵力過少根本不敵莽軍為由拒絕出兵支援,
在劉秀的授意下馮異等人將王安就地正法接管定陵。
莽軍連日車輪戰般攻城,王鳳、張卯信心不足想著要投降,
王常率兵誓死守城,堅信劉秀很快會帶來援兵。
劉秀欲帶定陵五千兵士回昆陽增援,以調動昆陽守城兵士的士氣,
他讓陰麗華回新野說服新野宰派兵增援,陰麗華不願離開劉秀,
但劉秀稱此事唯麗華能達成,在新野除了他們陰家無人能說服新野宰。

第16集
劉秀和馮異施計離間王邑、王尋
陰麗華被劉秀支去新野,他自己帶著大軍馳援昆陽。
陰麗華路上遇到帶著門客護衛準備到昆陽支援自己打仗的弟弟陰興,
陰麗華高興地說自己正想回新野求援呢,
陰興告訴姐姐當初她被大哥關在家裡時,
新野的五千兵士早被劉伯升帶走歸入漢軍旗下了,現在新野哪裡還有兵啊?
陰麗華趕緊取出劉秀交給她的信件一看竟是一張白紙,
她明白自己又被劉秀給“騙”了。
張卯來到大司徒王尋營中欲主動投降,但大司徒深諳王莽心意,
知其目的是以武力收復昆陽以威懾宛城的劉縯,
故他非但沒有受降,還將張卯拖出去痛打一頓。
大司空嚴尤不解王尋做法,王尋索性將麾下只有三千余兵士的嚴尤支去宛城援救岑彭。
劉秀手下彙報在山下抓到一隊巡邏的敵軍,
為首的副將稱自己是大司徒王尋的親信,手下請示該如何處置敵軍。
馮異知道劉秀欲離間王邑和王尋,他告訴劉秀若無合適的人選去實施恐怕會很危險。
劉秀讓馮異只需告訴他離這兩人可不可行。
馮異稱王尋狂妄無能,剛愎自用,
與王邑的關係一向十分緊張,若想使他們反目只需要再添一把火。
陰麗華帶著陰家一眾護衛馬不停蹄往昆陽趕,心中怨氣十足,
她覺得劉秀時時想法支開自己是覺得自己始終是個女的,會成為他的拖累。
馮異趁著夜色前去釋放被捕的賊軍,
他對副將說自己也是被漢軍俘虜佯裝歸降,
等待時機成熟,再找機會出去,沒費多少功夫就得到了敵軍的信任。
馮異在帶著賊軍出逃的路上又故意讓他們聽到王邑要衝營殺王尋,
賊軍副將不疑有他,逃回營帳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大司徒彙報王邑要衝營害他,
本來就與王邑心有嫌隙的王尋對此消息並無懷疑,
但他質疑馮異既是詐降為何在和劉秀一起突圍時沒有向他通風報信,以使他將漢軍一網打盡。
馮異和劉秀的計策安排是由鄧奉帶一千人,襲擊西營佯裝叫陣,拖著他們出營應戰。
中軍則隨劉秀沖營間缺口,另幾員大將帶一千人沖東營刺殺王尋。
此時傳來消息敵軍沖營,馮異知道是劉秀開始行動了。
王尋手下全力抗敵,劉秀帶著援軍奮力突圍,
並故意將一份偽造的戰報落在敵軍的營地,一切都按計劃行事,未曾想李軼被敵軍俘虜。
王尋看著戰報上“宛城已為我漢軍攻克,援軍將回援昆陽”的字樣若有所思。
李軼為躲避刑訊將自己所知全部吐露,馮異告訴王尋劉秀明日會從東營偷襲,
而李軼則說劉秀會由水路偷襲西營。
王尋不知該相信誰,馮異和李軼均以項上人頭擔保,王尋決定兩處同時設防。

第17集
劉氏兄弟分別打了大勝仗戰功顯赫
陰麗華算准了劉秀專愛攻其不備打不可能的仗,他白天剛剛沖營歸來,
當晚就是敵軍最放鬆警惕的時候,她有八成的把握劉秀今晚會再次襲營,
她讓手下做好準備全力配合漢軍襲營。
安排妥當後,她讓手下原地休息養精蓄銳,
她則決定持著王尋的腰牌潛入東營殺王尋。
陰麗華帶著尉遲峻潛入東營後先救下了在河邊險被中將侮辱的丁柔,兩姐妹重逢自是悲喜交加。
陰麗華讓丁柔幫她想辦法接近王尋,丁柔讓她學跳舞,
可惜陰麗華練武可以跳舞卻是四肢僵硬毫無美感可言,
陰麗華讓丁柔另想辦法,丁柔告訴陰麗華今晚王尋宴請部下,
唯有扮成她的舞伴才會有機會行刺。
從水路潛到西營的劉秀覺得此處靜謐得有些詭異,於是決定原路返回改從側營襲擊。
此時王尋正接受馮異的建議在軍中大宴兵士,
陰麗華扮成舞女混入營帳中,在丁柔的配合之下順利地將王尋刺死替爹娘報了仇。
王尋既死,新軍兵士立即將被王尋綁起來的大司空嚴尤放出來請他主持大局,
在激戰中陰麗華為救被綁的李軼後背中箭,
又在和劉秀並肩戰猛獸時被象鼻甩暈過去,
所幸經過漢軍的浴血奮戰終於取得了戰役的勝利。
劉秀在替陰麗華療傷時無論如何也下不了手拔她身上的箭,
陰麗華疼痛難忍,劉秀看著是心如刀絞,
終於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吻上了麗華,
在麗華感情投入之時劉秀快速拔出箭簇,兩人的感情再一次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
劉秀念李軼當日因勸他和大哥起事而差點滿門被屠,
且昆陽突圍他也算跟著自己出生入死,實在是不忍將他處置,
只當他是一時糊塗,馮異叮囑劉秀不可再信李軼。
馮異又提醒劉秀此次他們兄弟一個攻克了宛城,
一個擊敗了新莽的主力軍,可謂是功高蓋主,
此次回到宛城一定要多加小心,同時表示他這就回父城進行打點,
定會說服父城守軍恭迎漢軍,之前承諾的五城投降必定兌現。
馮異帶著丁柔回到父城即發現父親趁他不在已經替他娶妻進門,
馮異激憤之下就要休妻,眼看父子倆要發生爭執,
丁柔主動提出願意留在馮家為奴以求息事寧人。
劉秀率部下來到宛城與大哥劉縯會合,眾部屬在城門口大呼“三哥萬歲,大哥萬歲”,
劉玄親自出迎劉秀兄弟卻在城樓上看到了漢軍大呼萬歲的場景,
城府頗深的劉玄不動聲色下城迎接劉縯兄弟入城。

第18集
王匡逼劉玄設鴻門宴欲除劉縯兄弟
陰興把麗華帶到陰家在宛城置下的宅子,
這裡是大哥特意關照按照新野陰家佈置的,麗華來到此處倍感親切。
此時已是漢軍校尉的大哥也在宅中,聽說妹妹受傷著急過來查看。
麗華好奇大哥怎麼就成了漢軍校尉,
陰次伯稱當日陰興帶著護衛投軍陰家的立場已經不言自明,
劉玄親自下詔賜封,他也不得不順勢投了漢軍,
把家也搬到宛城來了,只是把母親及家眷遷到了淯陽,以免全家受制。
大哥又告誡弟妹他們現在的身份都是劉縯的表親,如今劉縯功高蓋主,
只怕劉玄和王匡等人會有所忌憚,所以須切記出門行事一定要小心謹慎。
岑彭歸順了漢軍,但他的手上沾滿了劉家老小的鮮血,
劉稷心裡不好受,他對劉秀說他要替劉家老小報仇,大哥和三哥不好下手,就由他來做,
劉稷的話讓劉秀下定決心手刃岑彭,給劉家、給死去的親人一個交代。
入夜劉秀來到岑彭房中,岑彭早就料到會有今日,
他靜坐受死,劉秀看到案上岑彭親筆所書“武”字多了一撇,
問其原因,岑彭答曰他從軍的原因是為“止戈”,岑彭的答案令劉秀的劍刺不下去,
反手削去岑彭的髮髻,稱削髮為首,今日留他性命,
他日若背叛漢軍和他大哥新賬舊賬一併清算。
謀士向劉玄進言,說是昆陽宛城大勝,劉縯勢力做大,
不要說王匡他們,就是陛下的位置也堪憂啊。
他提議借著慶功宴的機會除去劉縯兄弟。
慶功宴上劉縯帶了佩劍進殿,麗華發現暗自擔心,
這可是大不敬的做法,有弑君的嫌疑,
劉秀稱自己勸過大哥,但他不聽,說是自己佩劍從不離身。
劉玄趁劉縯喝高了時藉口要看他的佩劍,劉秀和陰麗華都感覺到現場氣氛的劍拔弩張。
陰麗華適時上前向劉玄討賞,並奉上劉玄當日所贈膽照劍,
她稱這膽照劍寓意著昆陽弟兄肝膽相照、同仇敵愾。
劉玄眼看被識破動機只得借勢將劉縯的佩劍扔下,好不容易化解了一場誤會,
劉稷卻借酒為劉秀抱不平,認為他立下顯赫戰功卻沒有得到應有賞賜,
劉玄託辭說待劉秀替他拿下穎川父城自有重賞。
劉伯姬為了陰麗華又和大哥、三哥一通鬥嘴,一氣之下離家來到街上閒逛巧遇李通,
善解人意的李通三言兩語化解了伯姬心中的怨氣,
他讓伯姬以後心裡不痛快可以找他談心,他覺得伯姬就像是他過世的妹妹珺兒。
李通邊聊邊送伯姬回府,李軼乘著馬車經過看到談笑風生的兩人心中不快。


(…未完)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