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聽見你的聲音 分集劇情介紹1-18 (THE END)

第1集 聽見你的聲音
朴修夏巧妙識破了同學的整蠱把戲,原來他能讀懂人心。
在國選律師面試中,張惠成向考官道出了自己的人生經歷。
10年前,徐度妍被煙花炸傷了眼睛,卻謊稱是惠成所為。
百口莫辯之下,惠成終遭勒令退學。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惠成拿著煙花去找度妍,結果意外目睹了一樁殺人案。
法庭上,年幼的修夏向眾人表示自己會讀心之術,但是無人相信。
而就在此時,惠成勇敢出庭指證兇手。

第2集 Bad Girl Good Girl
學校裡文東姬突然墜樓,同處音樂教室的成彬被指認為兇手。
惠成上班報到,巧遇無眼色的車貫宇搭訕。
成彬向辯護律師求助,豈料惠成竟以無證據為由反斥其撒謊。
修夏無意間讀到成彬絕望求死之心,趕忙上前制止她。
貫宇因盲目相信被告,結果在法庭上洋相百出。
看到惠成力勸成彬認罪,氣不過的修夏怒斥她不負責任,
並將自己能讀出人心之事告訴她。
開庭之前,惠成遇到度妍,十年未見,懷揣著當年的憤怒,
在案件開庭審理時,惠成突然態度轉變,主張成彬無罪。

第3集 I’ll be there
因惠成主張無罪,度妍申請被害人文東姬出庭作證。
東姬指控成彬犯罪,案子被迫中止。
碰巧惠成媽媽到事務所,聽到惠成說遊戲輸了將其臭駡後離去。
晚上惠成遇到之前無意招惹的高中生,修夏及時幫她解圍。
第二天惠成和貫宇一起變裝去學校調查真相後,
惠成去醫院說服東姬出庭翻供,最終在申律師的幫助下打贏官司。
回家後向修夏詢問短信,得知不是他之後向對方打電話,誰知鈴聲居然就在屋子裡響起…

第4集 記憶中模糊的他
正當惠成尋找詭異鈴聲的來源時,修夏踹門而入。
第二天早上,看見惠成蓬頭散髮的出現在眼前,修夏心中初戀女神的形象瞬間破滅。
惠成接到新案件,檢察官依舊是度妍。
俊國到學校找修夏,這才得知他的真實身份。
獲悉俊國刑滿出獄,惠成不由得陷入惶恐。
修夏通過讀心術瞭解到俊國的想法,氣憤地出手打了他。
惠成無端被叫到警察局作擔保,這才得知原來修夏就是當年那個小男孩。

第5集 不能相信的話
為了順利保釋修夏,惠成謊稱二人是住在一起的姐弟。
惠成獨自走在路上,貫宇故意上前嚇唬她,豈料慘遭痛扁。
惠成擔憂度妍掌握確鑿證據,便邀貫宇商議案情。
看著貫宇認真地模樣,惠成竟情不自禁捏他的臉。
修夏聯絡不到惠成,結果發現她和貫宇在雨中說說笑笑而萌生醋意。
法庭上,貫宇和惠成通過巧妙配合,成功說服法官推翻雙胞胎兄弟合謀殺人的指控。
正當惠成暗自竊喜之時,修夏竟道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真相。

第6集 被扔到世界盡頭的我
得知雙胞胎兄弟確實是合謀殺人,惠成震驚不已。
面對惠成的厲言質問,狡黠的被告道出實情。
在修夏的幫助下,惠成與度妍會面,並一起商議如何翻案。
受惠成招供無罪之說的影響,鄭弼勝在庭上竟自白指控兄長。
原來這一切都是度妍與惠成的計策,目的就是要讓這兩兄弟起內訌。
為感謝貫宇替自己說話,惠成主動約他看電影。
就在兩人隔著馬路招手之時,惠成突然得知修夏偷了員警的手槍

第7集 為什麼不詳的預感從來沒有錯過
修夏送惠成上班,恰巧遇到貫宇。
看著貫宇和惠成在街頭甜蜜分享巧克力,修夏醋意橫生。
看到生氣的被告舉起垃圾桶砸惠成,修夏趕忙沖上前去。
聽了貫宇誠摯地辯護,惠成決定幫助被告。
憑藉修夏的讀心術,惠成成功勸說受害人和解。
關鍵時刻,惠成拿著撤訴書現身法庭。
興奮的貫宇親吻惠成的手,並表示希望與她交往。
俊國為了報復惠成,竟準備對其母下毒手。與此同時,修夏終獲取到俊國的行蹤。

第8集 是為了誰的人生
炸雞店突然起火,惠成母親不幸喪生。
面對聲稱冤枉的俊國,度妍道出自己當年目擊殺人之事,並表示拒絕相信他的話。
看著自殺未遂的俊國面露絕望,純良的貫宇陷入動搖。
法庭上,貫宇否認檢察官的指控,並聲稱俊國無罪。
惠成向度妍下跪,請求她幫助母親討回公道。
度妍串通俊國的獄友出庭指證他,豈料反被貫宇看出破綻。
修夏向惠成辭行,兩人一起來到水族館。
臨別之際,修夏突然轉身上前親吻惠成。

第9集 艱難的日子裡連你也離開的話
看到俊國無罪釋放,悲痛的惠成蹲在地上大哭不止。
翻看俊國十年前的案件記錄,貫宇這才發現自己似乎釀下大錯。
修夏約俊國見面,兩人誓要決一死戰。
正當修夏拿著刀刺向俊國之際,惠成突然沖出來擋住了他。
受傷的惠成終於甦醒,卻發現修夏沒了蹤跡。
俊國的殘肢被人發現,警方懷疑失蹤的修夏就是兇手。
一年後,得知員警在鄉間找到了修夏,惠成趕忙前往警局,哪知竟發現他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記得了。

第10集 為何要尋找痛的記憶
惠成驚奇地發現修夏不僅失憶,更喪失了讀心的能力。
面對圍堵在案發現場的記者,極力維護修夏的惠成禁止他回答任何問題。
度妍給惠成分析當前局勢,並勸她不要冒險主張無罪。
聽了申辯多年前的慘痛經歷後,惠成愈加舉棋不定。
而就在此時,貫宇突然現身,並表示願意幫惠成一起辯護。
由於無罪證據不足,惠成一方難以取信於陪審團。
就在眾人商議對策之時,惠成恍然發現了隱藏的嫌犯。

第11集 對不起,為了你
惠成通過主張閔俊國還活著,成功地為修夏打贏了官司,修夏被無罪釋放。
惠成發現自己喜歡上了修夏,故意躲避,試圖忘記他,貫宇幫忙,
但惠成仍然忍不住關心修夏,知道他可能在淋雨,匆忙趕去。
度妍從貫宇處得知舉報人有問題後前往調查,偽裝後的閔俊國在遠處默默觀察。

第12集 記憶的練習
修夏再次住到惠成家中,惠成找車辯為修夏辯護。
修夏和車辯為了惠成爭執起來。
度妍、惠成和檢察官等一起喝酒,度妍坦誠了當年作證卻臨陣脫逃的事,表達了心中的悔恨。
修夏恢復了記憶和超能力,但也同時想起閔俊國說他父親也是兇手的話語。

第13集 忍不住內心的一句話
惠成刻意冷語相對,殊不知修夏早已讀出她的心聲。
達鐘意圖找徐大碩尋仇,哪知突然發病暈倒。
申辯生氣地數落獄中的達鐘,這才得知他見到了已被宣告死亡的妻子。
修夏查詢詭異來電,結果驚奇發現這一切都是俊國所為。
申辯將達鐘的案情告知惠成,希望她能從旁相助。
為了防止俊國報復,修夏將惠成帶回了自己家。
正當惠成為尋找達鐘女兒之事發愁時,修夏竟道出不可思議的真相。

第14集 記憶中必須沉默的
修夏將度妍是達鐘女兒之事告知惠成,並向其坦白自己恢復了記憶和讀心本領。
一番思前想後,惠成終勇敢道出真心。
聽了惠成的表白,修夏興奮地擁抱親吻她。
惠成與申辯為達鐘的案子模擬對戰,但仍舊沒有想出好的對策。
由於新晉國選律師自行離職,貫宇再次回歸辦公室。
惠成要求大碩為自己所犯下的錯誤反省道歉,但他卻沒有絲毫悔意。
正當度妍與同事商議案情之時,惠成突然來找她。

第15集 我不會搞砸任何事
惠成作為達鐘的辯護人,委託度妍進行DNA鑒定告訴度妍,
達鐘是其親生父親,並稱徐大碩不肯認錯才領養了她。
度妍不相信惠成的話,不給予配合,並打了惠成耳光。惠成與度妍的矛盾越來越大。
但是修夏支持度妍,惠成對這樣修夏感到失望。
度妍考慮很久後終於還是願意做親子鑒定,
但是讓惠成答應她一個條件(條件是不能傷害徐大碩)。
惠成與修夏的爭辯讓修夏感到害怕,怕惠成知道自己爸爸的過去的事情,
也怕惠成會責怪自己而不能接收自己…
另一方面受到良心的譴責的惠成不敢去接受修夏的感情,
但是修夏的大膽表白開始觸動了惠成的內心。
修夏、惠成和車辯都收到閔俊國寄來的關於11年前修夏爸爸報導的信件,
惠成並沒有在意,修夏和車辯去調查報導中出現的禹誠植教授,
但是得知禹誠植也是死於11年前的交通事故。
惠成跟修夏說不用去審判現場幫忙了,她可以靠自己的力量,
但修夏卻很在意那些不經意間惠成假設的修夏不在的情況…
在法庭辯護中,度妍不忍心對親生父親提問,黃達鐘也略微感到度妍或許就是自己的女兒,
當庭感謝自己的女兒,度妍悲痛不已,淚流滿面,最終請求惠成一定要救救自己的父親…

第16集 鵲賊序曲 La Gazza Ladra
惠成在洗手間看到悲痛欲絕、傷心大哭的度妍,度妍求她救救她的爸爸。
度妍平靜下來和惠成、申律師商量接下來的審判,
她拜託申律師主張黃達鐘無罪,申律師跟惠成說接下來的辯論就交給她了,
因為26年前自己失敗一次了,而且度妍肯定也希望她辯論。
惠成開始辯論時,心裡確實有些緊張,但是她想到了之前車律師跟她說的鵲賊序曲的故事,
立刻平靜下來,開始用故事感動現場的陪審團。
惠成在現場展示了PPT上一家人幸福的照片,
她向現場的人表示如果被告人黃達鐘26年前沒有進監獄也會向他們一樣幸福,
然而一個錯誤的審判毀了一個人的一生。
現場的陪審團都被她感動,辯論中她用眼神和朴修夏交流,
朴修夏跟她暗示站在她那一邊的陪審團人數,惠成變得更加有信心,度妍也留下了眼淚。
高成彬來找修夏詢問審判的情況,修夏說陪審團和審判長的意見不一致,
陪審員的意見是無罪而審判長的意見是有罪。
審判長被陪審員吵的焦頭爛額,重新叫來惠成、申律師和度妍商議,
惠成說接受陪審員的意見就不會有壓力了,
這時柳昌打來電話說全英子(黃達鐘妻子)恢復意識了,
惠成說這樣結果是否就會不同了呢,度妍說取消訴訟令他們都很吃驚。
最後,審判長宣佈對黃達鐘取消訴訟,現場所有的人都很高興,黃達鐘也留下了眼淚。
審判結束,度妍跟惠成沒有說謝謝,卻說了對不起,
因為11年前冤枉她是犯人,她真心的向惠成道歉。
黃達鐘看到了遠處的度妍,問申律師她是自己的女兒沒錯吧,
申律師說是的,問他是怎麼知道的,黃達鐘說審判前一天度妍去看他了,
黃達鐘說他原諒了徐大碩,他不想把最後的時間浪費到怨恨人上面。
惠成聽到他們的談話想到了媽媽死前跟自己說的話,留下了眼淚。
度妍把這件事告訴了媽媽,媽媽也非常的吃驚,
她沒想到跟自己生活了30幾年的人是這麼可怕的一個人,
她準備與度妍一起去娘家住段時間,徐大碩非常的生氣,認為自己沒有做錯,憤怒的把杯子摔了。
惠成來到辦公室,跟車律師顯擺昨天法庭上自己是多麼地勇敢,辯論地多麼出色,
還讓申律師跟他們說昨天自己在法庭上的事情,申律師表揚了惠成昨天的辯論,
但想到若是黃達鐘在26年前如果遇到像惠成或者車辯這樣的律師可能就不會坐牢了,很難過。
大家都覺得惠成還在高興自己的事情很沒有眼色。
度妍去醫院看望黃達鐘,並喊了他爸爸,
黃達鐘因為好久沒有聽到爸爸這兩個字而哭了起來,度妍也哭了。
度妍用黃達鐘珍藏的26年前想要送給她的畫筆畫了黃達鐘的人像,
他們還一起拍照留念,並發彩信給申律師和惠成。
申律師因為黃達鐘26年前的案子而自責,獨自喝酒被車律師碰到,
申律師說如果當時黃達鐘的律師不是他又會是怎樣的結果。
車律師跟申律師說起了7年前的案子,就是因為他使自己堅持做了國選律師,
申律師是優秀的,所以不要再自責了,申律師感動地抱住了車律師。
修夏做夢夢到了惠成穿著白色的連衣裙,非常的漂亮,兩人抱在一起,
他還吻了惠成,但是惠成突然暈倒,發現他手上都是血,這時他嚇醒了。
惠成過來問他怎麼了,他馬上抱住了惠成。
車律師早上去上班發現了信箱裡閔俊國寄過來的郵件,
車律師看了郵件裡的內容好像猜出了什麼。
修夏和惠成一起去逛街,惠成說去修鞋子讓他先走,
偶然間看到了一條項鍊,但是感覺太貴沒有買,
修夏發現後走過去看了看價格,確實很貴,自己的錢不知道夠不夠,
這時另一個顧客來看這條項鍊,修夏怕她買走馬上去取錢,買下了這條項鍊。
惠成去車律師的辦公桌找橡皮,發現了自己的信就打開看,
這時,車律師過來馬上阻止她。
惠成問他這些信是怎麼回事,惠成一再追問,
車律師無奈只能告訴惠成,上面的朴珠赫是修夏的爸爸。
朴修夏的包被一個開機車的人搶走,員警幫他找回來,
但是發現裡面手機不見了其他東西還在,而且給惠成買的那個項鍊也在。
他跟員警說手機慢慢找,還好項鍊還在。
修夏去找惠成,但是找不到,車律師跟他說惠成知道了她爸爸的事情,
她看到了閔俊國發過來的新聞,修夏非常的生氣,責怪車律師。
修夏鼓足勇氣跟惠成打電話,但是,電話卻是閔俊國接的,修夏嚇得不知所措。
惠成被閔俊國綁架,從那時開始兩小時三十分後他們十一年來的感情將要畫上句號…

第17集 離開她的目光我連未來都看不見
朴修夏知道了惠成知道了爸爸的事情,心裡很擔心很害怕,
他給惠成打電話,那邊確是閔俊國的聲音,他說惠成和他在一起,
修夏很緊張,馬上問在哪,閔俊國跟他說不要報警讓他一個人去,
如果看到有其他人,他會殺了惠成,朴修夏聽到那邊惠成的聲音,
惠成讓他不要一個人來,掛掉電話,朴修夏簡直要瘋了,頭上都是汗。
朴修夏回想著三小時前所發生的事情,
他覺得這是閔俊國事先安排好的,包被偷、手機被搶還有那些郵件等等等等。
是閔俊國找人偷走了他的手機,還把他的手機關機了,
那時候惠成一直打,都是關機,給成彬打電話問修夏,成彬也沒見到她。
惠成一直給修夏打電話打不通非常的生氣,車律師跟她一起去法院,
閔俊國用修夏的手機給惠成打電話,說修夏跟他在一起,
惠成很擔心,閔俊國讓她去即成園區屋頂,不能帶其他人,否則修夏就得死,
惠成避開門口的警官從後門出去,急忙趕過去。
惠成到了那之後,閔俊國把她打暈,綁了起來。
惠成醒來問修夏在哪裡,閔俊國說修夏不在這,只有這個,
他拿著修夏手機讓惠成看,他說朴修夏在釣魚場說的話讓他很生氣,
他說不會向他一樣活的像個禽獸,現在比起殺了他們,
他又有了新的想法,他要讓朴修夏失去做人的權利,看他怎麼活。
惠成很憤怒,留下了眼淚。
當朴修夏打電話給惠成時,閔俊國接了,跟他說惠成在他手裡。
修夏簡直要瘋了,哭著不知道該怎麼辦,修夏去找他的同學,
說要用他的手機,然後拿著手機就跑了,一直跟蹤修夏的員警追上去問那個同學的手機號。
惠成跟閔俊國說這是他的最後一站,讓他去自首,閔俊國說他知道,
但是走之前要把朴修夏逼成禽獸,讓他變成像他一樣的人,
惠成說修夏絕不會變成像他一樣的,惠成說這一切的開端都是他,
他是殺人犯,殺了修夏的爸爸殺了她的媽媽,
惠成想起了媽媽臨終前跟她說的話,她說修夏是不一樣的,不會變成你那樣的人,
朴修夏不會向你一樣無藥可救,閔俊國氣的拿起工具準備打惠成。
朴修夏打電話給車律師說惠成被綁架了,他說他只能一個人去不然惠成就會死,
車律師喝斥修夏不要一個人去,這是閔俊國設下的圈套,
朴修夏求車律師救救惠成,他不能死,一定想辦法救救他們。
車律師馬上坐車趕去那裡,打電話給員警請求支援。
朴修夏去見閔俊國,閔俊國帶著墨鏡,修夏問惠成在哪,他不想陪他玩這些,
他絕不會像他一樣禽獸般的活著,閔俊國說他以前也不是一個人,
他有妻子而且很愛她,但是就是因為他的爸爸,他妻子死了。
修夏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他開始的,閔俊國把沾血的工具扔給了修夏,
修夏很害怕,很擔心惠成,閔俊國說他把惠成殺了,朴修夏喝斥他是不是真的把惠成殺了。
車律師趕來,悄悄的去找惠成,過一會員警也都趕來了。
閔俊國逼著朴修夏殺了他,修夏憤怒的拿起工具準備下手,
這一幕已經被狙擊手看到,修夏想著惠成之前說的話,又扔掉了工具,
說惠成還活著,閔俊國很驚訝,在電話那邊聽著錄音的惠成終於放下心來,
但是她的嘴被膠帶粘著,無法說話,朴修夏大聲喊她的名字,說一定會遵守約定,
不會殺了閔俊國,他跟閔俊國說不會因為他而毀了他的一生,
閔俊國氣的準備拿工具打朴修夏,工具被狙擊手打掉,朴修夏說已經結束了,讓他自首。
閔俊國又想起了當年自己的妻子,想起了這些年他做的所有事情,
他準備跳樓被朴修夏抓住,閔俊國說跟他一起走吧,然後拉著朴修夏一起跳樓,
還好樓下員警已經準備好了氣墊,他們都沒事,只是受了輕傷,
惠成嚇得暈了過去,朴修夏看到惠成被抬上了救護車,痛哭起來。
度妍急忙找車律師問惠成和車律師的情況,非常著急,
他準備嚴懲閔俊國,車律師想起了閔俊國的故事,說他有點可憐,度妍說他瘋了。
朴修夏像瘋了一樣在醫院找惠成,看到惠成沒事,他過去緊緊抱住了惠成,
留下了眼淚,惠成說聽到了他的聲音,她很擔心他,修夏說謝謝你還活著。
兩個人平靜下來,惠成問修夏的媽媽是怎麼去世的,修夏告訴了他,
惠成說不會因為這些事而拋棄他的,讓他不要自責,這不是他的錯,
修夏抱住了惠成。修夏跟惠成說:我愛你。

第18集 你是黑暗中的光線,為我停留
朴修夏去惠成家住,惠成問他以前是因為閔俊國才住在一起的,
朴修夏說現在是有名分的,準備去親惠成,惠成用腳擋住了他。
度妍擔任閔俊國的檢察官,準備主張死刑。
車律師去看望閔俊國,跟他說不管誰擔任他的律師都不要說謊,
閔俊國說除非他擔任他的律師,他想讓車律師把他的故事聽完,
車律師說不可能為他辯護,但是閔俊國一再要求,車律師很為難。
度妍審問閔俊國,問起了2年前停車場的事件,
閔俊國說刺傷惠成的是朴修夏,這讓度妍很難相信。此時,朴修夏正在參加員警考試。
法官們正在吃飯,他們談論著這次不能讓車律師為閔俊國辯論了,車律師也是受害者,
這時,車律師過來問怎麼辦,法官說閔俊國非要他接而且其他律師都回避這個案子,
車律師想了想說我接吧,法官很高興。
這次,惠成並沒有在意,而且支持車律師,車律師心裡很高興。
修夏收到了檢察院的信件,他被告了,是殺人未遂的被告人,修夏嚇壞了。
惠成跟修夏說不能承認,就說是閔俊國刺傷的,那裡沒有監控。
修夏說他這樣做是不對的,這是事實,惠成勸他聽她的,
如果成了一個有前科的人,那就做不成員警了。
車律師找度妍說朴修夏的事情,他說朴修夏是為了救惠成才誤傷她的,
而且那次的案件他們都有錯,沒有仔細審查放了閔俊國,這才發生了那次的事件,
這次是因為朴修夏,他們才抓到閔俊國,難道只記過失不記功勞嗎?
度妍覺得車律師說的有些道理,但是還是嘴上不饒人。
度妍審問朴修夏,她想到了金法官跟他說的話,法律也是有溫情的,
度妍故意說他是不是為了救惠成,朴修夏說不是,
度妍立即打斷他,說你並非殺人未遂啊,
修夏看出了度妍的想法,她想把殺人未遂推到閔俊國身上。
修夏在圖書館看書,成彬去找他,說要跟他一起當員警,
修夏說了對惠成的感情,成彬心裡很傷心,覺得這樣就被修夏甩了嗎?
惠成很感謝車律師幫助了修夏,謝謝他這段時間對她所有的幫助,
跟他握手還親了他的手,車律師很意外。
柳昌過來高興的說度妍要被降級了,因為黃達鐘的案件隨意取消上訴。
修夏最後說因為這些事他真正的成長了,他覺得他會成為一個好員警,
面試官都很佩服他,修夏通過了面試,惠成學會了用啞語與辯護人交流。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