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步步驚心 分集劇情介紹17-35 (THE END)

第十七集
九阿哥在城中喝酒,正巧遇見綠蕪,知曉她是十三阿哥的人,
便拉過來一番羞辱,好在十四及時趕到,將綠蕪帶走。
十三得知後怒氣衝衝找老九算帳,差點就在宮中打起來,眾人好不容易才將兩人拉開。
十四向十三打包票九阿哥絕對不會再犯,這才讓十三心中鬱結少了一些。
冬去秋來,敏敏的哥哥給若曦帶來了敏敏的親筆信,
看見信中她描述與佐鷹王子鬥智鬥勇,十分合拍,很是為他們高興,
一時間,眾人又開始關心起若曦的婚事,讓她不得不思量。
沒想到突然傳來消息,太子爺竟然求皇上賜婚娶若曦。
若曦聞言當即暈倒,聽到消息的十四阿哥急忙去找八阿哥想辦法,
八阿哥決定,再次拿出太子貪污舞弊的證據,以此打擊太子,救出若曦,
四阿哥也在此刻來到病重的若曦身邊,鼓勵她堅持下去,一定會想辦法為她解圍。
幾方力量都在為若曦解圍,此刻不同陣營的人為了若曦,都一起聯合起來想扳倒太子。
若曦知道,如果能挨到明年,太子就會二次被廢,
所以也暗自下定決心,不喝藥,再借病先拖著,能拖多久是多久,
寒冬臘月,她一盆冷水從身上澆下,重新病倒了。
此刻景國公上奏,彈劾太子參加結党會飲,皇上下令追查,
若曦聽聞,覺得事情可能有了轉機,如果皇上下令調查太子党的人,
那也沒有必要把自己嫁給太子了,於是心情好轉,病也開始好起來。
經過一場災劫,若曦不得不考慮起自己的未來,
她仔細思量自己的處境,決定依靠一顆合適的大樹,以免再次遭受被隨意指婚的命運,
思來想去,覺得四阿哥是最佳人選,於是她帶上四阿哥送的木蘭發簪,直接問道他是否願意娶了她?

第十八集
四阿哥明確表示現在不能娶若曦,但暗許了她一個承諾,
八阿哥也來問若曦是否後悔當初拒絕了她,可如今的形勢下,誰還敢娶她呢,只得繼續對八阿哥說了些狠話。
不久八阿哥生母良妃病逝,讓其深受打擊,若曦只是在良妃宮處跪拜,
並不給八阿哥送去任何安慰,還把當年八阿哥送給她的定情玉鐲還給了他,就此斷了兩人的感情。
此時,四阿哥于細微處點滴關懷著若曦,並給她送來“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信箋,讓若曦更加篤定。
十阿哥因為跟明玉在府中因為一隻燈籠而爭執不休,十阿哥大吵大鬧一定要休妻,
若曦等人明知道這兩人早就已經有情,只是互相彆扭著不肯承認而已,
若曦以芙蓉糕和冰糖葫蘆做比喻,點醒了十阿哥心底深處對明玉的感情,決定好好想想。
十阿哥大鬧休妻的事情竟然驚動了皇上,若曦費心給皇上解釋半天,
他提點若曦,以後要做到珍惜已經擁有的,忘掉已經失去的。
四阿哥與若曦約定,互相之間都不要對彼此說假話,
四阿哥也第一次在若曦面前坦蕩承認,自己的確想要得到皇位。

第十九集
四阿哥在若曦面前坦誠心跡,與若曦感情又進一步。
此刻,十阿哥與明玉還在鬧氣,還在為元宵節燈籠氣個不停,
直到若曦故意激十阿哥早點休妻,讓皇上直接同意,
兩個人這才明白心底深處根本不願意分開,終於重歸於好。
十四阿哥終於將玉鐲送還給八阿哥,八阿哥憤怒將玉鐲砸碎,
他知道再也回不去從前了,並冷冷說:她終究還是跟了老四。
十四問若曦是否屬實,為何入宮以來為四阿哥的事情極為關心,
還說,八阿哥一直暗中觀察著她與老四暗中眉來眼。
若曦聽後大受打擊,覺得八阿哥一直以來其實都沒有真正的信任自己,
即使對她生疑,也是從來不問,竟心思縝密沉穩至此。
若曦真正結束了與八阿哥的感情,知曉宮中還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四阿哥,
心情也開始逐漸好了起來,竟然在眾人面前捉弄四阿哥,
在他的點心里加了鹽,害的他頻頻喝茶,但又不敢點明。
中秋節至,若曦與十三阿哥難得在一起飲酒作樂,若曦心下感歎,
這一奇男子未來如何熬過未來被幽禁十年的命運。

第二十集
若曦與十三阿哥暢談心事,十三表面上放蕩不羈,對什麼事情都不在乎,
可他其實暗中早已看透一切,他告誡若曦,一定要萬事小心,不要讓自己捲入皇子之間的鬥爭。
朝堂上皇上突然震怒,原來,八阿哥已經暗暗開始了剷除四阿哥的計畫。
他先是利用四阿哥的消息打擊太子,再籍此散播謠言,誣陷四阿哥才是鑽營謀取王位者。
康熙盛怒,正要嚴懲四阿哥之際,形勢險峻之下十三阿哥挺身而出,把一切招攬上身,
為保護四阿哥被關進了養蜂夾道,開始了長達十年的囚禁生涯。
綠蕪請求若曦能求皇上讓她進入幽禁處陪伴十三阿哥,
若曦感念這麼多年來與十三的情誼,冒死求皇上成全,在雨中跪了三天三夜,
期間備受打擊的四阿哥也過來陪若曦一起,給她精神上的支持,
若曦跪了一天一夜,終因體力不支暈倒,最後十四阿哥帶著一眾阿哥在殿前跪拜,
同若曦一起跪,終得皇上答允,綠蕪得以進入養蜂夾道陪伴十三。

第二十一集
若曦一病不起,太醫診治她長期憂思恐懼,要長期精心調養,
但得知皇上已經同意綠蕪作為伺候丫頭去陪伴十三,
心中高興,要把自己這些年來存下的錢財全部給十三府上送去,
十四不允許,只帶走一箱,答應他會好好關照十三阿哥。
四阿哥此時失勢,沒辦法求皇上娶若曦,他過來告訴若曦,
以皇上對她的疼愛,一定可以給她覓得良人,若曦失聲痛哭,問玉檀為何犧牲的總是女人?
玉檀對她說出小時候的悲慘往事,家裡窮,母親又病重,
她在冰天雪地之間求一位公子給她錢,這位貴公子給了她足夠的銀兩,救了全家人的命,
玉檀說,日後若是為了他,性命也是可以不要的。
看到玉檀可以如此犧牲,若曦不知道未來會怎樣,她只覺得一切太累,未來的事情只能聽天由命。
十三阿哥事件之後,太子依舊我行我素,終於徹底讓皇上灰心,二次被廢,
表面上風波過去,但眾皇子之間的鬥爭才真正開始。
四爺行事越發低調,頗得皇上贊許,相反八阿哥伺機而動,積極在朝堂內外活動,又讓皇上十分忌憚。
這件事情最大的受益者竟是十四阿哥,皇上常委任他單獨處理朝事,對他漸漸倚重。
四阿哥在南山開闢了一片瓜果田,請皇上親自過去觀賞,
四福晉賢良淑德,深得皇上贊許,看到他們夫妻情深,皇上盡享天倫之樂,
若曦開心之餘,不由得又生了一股醋意…
四阿哥問若曦為何不因守不了承諾而恨他,若曦說情願自己活,也不願意抱在一起死,讓四阿哥寬心。

第二十二集
若曦遇到明玉,兩人破天荒的能在一起平靜聊天,說出其實各自立場不同,
所以才會一直爭鬥,如今事情過去,兩人一笑泯恩仇,發現彼此很聊得來,
正在此時,在一旁射鳥的弘時不小心將箭射向這邊,
危急時刻,十阿哥將明玉推開,而四阿哥為了救若曦肩膀被箭射傷,
若曦為四阿哥捨身為她擋箭而感動,偷偷藏起了那根白羽箭。
德妃生日,四阿哥和十四阿哥各自送了一對玉鐲,讓德妃為難帶哪對是好,
見兄弟疏遠,德妃明示二人不要爭奪儲君之位,記得他們是親兄弟。
皇上出塞行圍,得寵的十四阿哥留在京中處理政事,
四、八等人隨皇上出行,八阿哥因為良妃忌日將至,請求皇上早日回京拜祭王母。
皇上因這次出塞收穫頗豐,預備在行宮設宴,為討好皇上,八阿哥費勁心思想為他送一份大禮。
行宮中,八阿哥派來的侍從帶來兩隻海東青,
但不想兩隻海東青竟然已經奄奄一息,分別就是諷刺皇上為“將死之鷹”,
皇上大怒,與八阿哥父子恩斷義絕,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八阿哥的帝王夢徹底碎了,病倒了。
很多人都覺得這次的事件是十四阿哥所為,這樣對他最有利,
可以一舉端掉八阿哥,又可將八阿哥近年來的勢力統統收歸已用,連若曦都這樣認為,讓十四阿哥極為惱怒。
又到春節,眾位阿哥進宮為皇上祈福,唯有明慧代替八阿哥出席,
堅強的為他的尊嚴而戰,贏得了若曦的尊重,心中感歎她真是一位難得的奇女子。
皇上又下旨停掉八阿哥的俸銀和俸米,明慧在八阿哥落難時堅定站在他身邊給予支持。

第二十三集
若曦突然被皇上召見,原來是皇上要把她指婚給十四阿哥,但她心中想著四阿哥,竟然違抗聖意。
皇上大怒,下令責打若曦二十大板,並貶其為浣衣局宮女。
若曦的事情讓幾位阿哥心急,十阿哥更想衝動的去找皇上說理,被明玉勸了回來,讓其不要輕舉妄動。
四阿哥只是默默在若曦門外守候,沒有進門去看望…
十四阿哥向若曦探問到底什麼情況,還以為她是為八阿哥求情才得此重罰,
若曦面對十四格外不自在,但又不能說出實情。
四阿哥將新研究出來的穀種帶給皇上,皇上試探他是否要回朝廷幫忙處理政務,
四阿哥輕描淡寫的拒絕,走時,李德全想請求四阿哥為若曦說兩句好話,但被他冷冷拒絕,
但他心底的傷痛不想讓任何人知曉。
若曦著玉檀幫忙收拾好東西,待傷勢好的差不多,就到浣衣局去報到,
整天洗不完的衣服讓若曦感歎如果現在有洗衣機就好了,
由於活兒不熟,若曦第一天洗衣就洗到半夜,飯也都被人搶光了…
不過數日,若曦因為洗衣手上生了凍瘡,而且在浣衣局處處遭人排擠,
總管太監張千英還出言不遜,想調戲她,這日子實在不太好過,
但是若曦憑著一股子韌勁,還能保自己周全。
四阿哥來浣衣局看望若曦,問她為何被貶,
她這才道出原因,自己的心不願意,她也沒辦法,四阿哥聞言感動,承諾若曦一定會娶她。

第二十四集
若曦回房間時發現四阿哥送的木蘭簪子和鼻煙壺都不見了,
知道被同屋的春桃豔萍他們偷去了,若曦恩威並施,拿回了簪子,但卻被豔萍摔在地上。
若曦將幾件最貴重的物件送給同屋宮女,收服了她們。
十阿哥和十四阿哥來找若曦,告訴她八阿哥病重,昏迷不醒,問若曦可有什麼留言帶給他。
若曦提筆給若蘭寫下“若無愛與憎,彼即無羈縛”,讓她勸慰八阿哥學會放下。
西藏被佔領,朝中官員卻不支持出兵,在內憂外患的緊迫形勢下,
皇上終於提前在十月就任命十四阿哥為撫遠大將軍,
掛帥出征,進軍拉薩、收復西藏,直搗伊犁,解決準噶爾問題,
十四阿哥早前就被皇上封為“大將軍王”,此刻更是風光無限,成為未來儲君有力的競爭者。
而四阿哥多年來的韜光養晦有了結果,
皇上重新任用四阿哥,同時又傳來十三阿哥的喜訊,他與綠蕪生了個女兒,取名為承歡。
四阿哥帶著小承歡來看若曦,兩人在艱難歲月中終於有了一些歡樂。
十四阿哥在西北邊陲打了不少勝戰,成為眾人口中的大英雄,
待到他歸來之時,他特地跑到若曦面前,為何情願留在這裡給太監洗衣,也不願意跟他,
十四阿哥自從若曦在草原上為保護她捨命賽馬開始,就決定誠心守護她,所以此時若曦不應允,他也不勉強。
皇上身體每況愈下,想吃一些軟綿的食物,王喜接若曦回宮偷偷為皇上做點心。
皇上吃過點心後嘗出了是若曦所做,當日的怒氣已消,將她重新召回身邊侍奉。

第二十五集
皇上感染風寒,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心中暗自在思量未來儲君的繼承者,
四阿哥和十四阿哥成為最後的人選,但眾人都感覺十四阿哥的勝算更大,皇上已經準備召十四回京…
千古一帝終於要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四阿哥知曉此時是他最後的機會,
即刻入宮,殿前伺候的大臣隆科多說,皇上正準備擬好詔書欲傳位於四阿哥,
就已經昏厥,此刻四阿哥出現在宮中,眾人都向其跪拜,四阿哥就此作為新皇繼承大統。
他即位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在場所有人各自拘禁,不許任何人私自通傳消息…
新皇尚未正式登基,朝中局勢不穩,八、九、十三位阿哥不服,
在朝堂質問四阿哥說其假傳聖旨,此時年羹堯帶重兵趕到擁立四阿哥,
眾阿哥知大勢已去,十四阿哥又不能在短期內趕回京城,只能虛與委蛇,跪拜在地。
四阿哥的親生母親德妃也認為其是假傳聖旨才得到皇位,說自己斷然不會承認他,四阿哥悲憤離去。
七日後,四阿哥正式登基,接若曦回宮,她也終於見到了被羈押十年的十三阿哥,一時間百感交集。

第二十六集
十三阿哥被幽禁十年,如今四阿哥登基,依然想與他以至親兄弟相待,
可是十三卻禮數有餘,親近不足,讓四阿哥不禁感歎。
若曦因長年鬱結於心,又加上在浣衣局操勞數年,被太醫診治如盡心調理,也只能保十年無虞。
若曦在宮中與四阿哥度過了一段短暫平靜的幸福日子,
見他初登帝位,又要為國家大事操心,尤其是國庫帳本看的辛苦,想用現代的複式記帳法幫他整理帳目。
德妃召來李德全,向他聞訊先帝駕崩前的實情究竟如何,
李公公正要說話之時,四阿哥突然駕到,以宮內事務繁忙為由直接將其帶走,
結果是賜了他一杯毒酒,四阿哥剷除易己的行動已經開始…
玉檀想留在宮中陪伴若曦,若曦請求四爺留下玉檀繼續當奉茶宮女,
一晚,伺候皇上的喜鵲被杖責,原來是多嘴將皇上的起居告訴了齊妃,新皇想殺一儆百…
玉檀擔心日後自己也會有如此境地,若曦趕忙安慰她說有她在,會保她平安。
十四阿哥接到詔書急忙趕回京城,對著康熙靈柩叩拜後,
完全不理會新登基的四阿哥,兩兄弟就此反目,四爺痛下決心削去十四阿哥的爵位,降為固山貝子。
時綠蕪突然失蹤,十三阿哥趕入宮中求皇上放開九城禁令,能讓他出城尋找。
原來,因為綠蕪的身份低微,回到十三府中後不僅受到福晉們的排擠,
她也不想因為自己的身份而讓十三爺和承歡受到任何閒言碎語,遂決定犧牲自己,默然離去,投河自盡

第二十七集
負責尋找的王大人帶來消息,說城外河中發現一具女屍,
容顏相貌還有手上帶的玉鐲很像綠蕪,得知消息的四爺和若曦決定暫時對十三阿哥隱瞞這個消息。
十三阿哥在城外苦尋十天,依舊沒有綠蕪任何消息,他連續多日未能上朝,引起朝內震動猜測。
若曦擔心十三,過去看望十三,只見滿屋都是綠蕪畫像,十三阿哥正借酒消愁。
若曦拿起酒瓶也灌了兩口酒,對十三娓娓講訴起一個關於綠蕪身世的故事:
綠蕪本是浙江烏程人士,當年發生過一場驚天文字獄大案,
當時被牽連的人員甚廣,家破人亡,骨肉飄零著無數…
若曦用編造的故事來暗示十三,綠蕪是當年明史案的犯人之後,如今離去,就讓她安然離開,不要再苦追了。
但其實當時十三阿哥求皇上給綠蕪一個名分時,
四阿哥已經暗地去調查,原來若曦當時編造的謊言,竟是不折不扣的實情。
四阿哥欲冊封德妃為皇太后,德妃卻始終不肯接受,
一直認定四阿哥是假傳聖旨,奪了十四阿哥的位子,母子倆關係僵硬,德妃也絲毫不給四阿哥留面子。
四阿哥心中鬱結,和若曦一起喝酒解悶,沒曾想竟然被若曦灌醉…
醒來後四阿哥要回去看年妃等嬪妃,又惹得若曦不快。
皇后來找若曦聊天,說起當年若曦在雨中罰跪,四阿哥也一直站在府中一起陪他淋雨熬著,
讓她明白四阿哥心中一直是有她的,只不過礙于一國之君的地位,有些事情不得不妥協。

第二十八集
八阿哥突然進宮來找若曦,告知她若蘭突然病倒,帶她出宮與若蘭見面。
當年若蘭小產後,身體一直沒恢復過來,又加上常年鬱結於心,一病倒就十分嚴重,
若曦已知這次可能是跟姐姐最後一次相見,心中無限悲痛。
若蘭臨終前說終於可以見到額娘和青山,但又害怕已經做了愛新覺羅家的人,
怕青山在那邊也不肯見她,若曦聽聞後像八阿哥討得一紙休書,讓若蘭可以安心的離去,
眾阿哥稱冊廢福晉都要皇上下旨,哪是說休就休,
此時明慧來勸說八阿哥成全了若蘭,八阿哥一氣呵成休書,遞與若曦,
若蘭看到此休書,心中再無顧忌牽掛,安然歸去。
眾位阿哥都紛紛被派去邊陲,四阿哥正為鞏固自己的地位而積極開展行動,
十四阿哥問若曦到底想不想離開紫禁城,但她現在還是割捨不下四阿哥,即使是牢籠,她也認了。
四阿哥不准許若曦送若蘭靈柩回西北,擔心她與若蘭一樣,離開了紫禁城,就再也不會回來。
承歡被若曦接到宮中居住,與她每天相伴,
四阿哥看到承歡與若曦嬉戲,感歎自己心中想要的,也不過是若曦能為她生兒育女,享受天倫之樂而已。
若曦心中知道每個人的結局,一直在抗拒,
但她面對著四阿哥的真心,這一刻她什麼也不想,只想沉溺在四阿哥給她營造的幸福中。

第二十九集
德妃病重,但拒不肯接受皇太后的冊封,臨死也不肯原諒四阿哥,讓朝中人議論他這個皇位來的名不正言不順。
十四阿哥趕回京中,痛哭昏厥,也不肯吃藥。
若曦勸十四阿哥愛惜自己的身體,還是要好好喝藥醫治。
十四阿哥問若曦,當年先皇駕崩前到底都說了些什麼?
是不是真把皇位傳給了四阿哥,若曦答那些都是閒言碎語,讓十四徹底死了心。
八阿哥修葺太廟,因新建的更衣帳房有新漆的味道,
被四阿哥訓斥為將先皇置於油氣薰蒸的地方,並被罰跪一夜。
若曦聽聞後要給八阿哥求情,被十三阿哥勸阻,說大家如今已不復當年,
若曦行為做事都要考慮到四阿哥已經是當今皇帝,如今去求,恐怕讓他更加忌憚八阿哥。
若曦在佛前靜思,四阿哥命令他不要跪拜,結果她就站了一夜,四阿哥大怒,氣憤的對她說,已經讓八阿哥回府。
若曦賭氣搬回配閣,跟四阿哥多日不說話,十三阿哥勸她能放下就放下,
不要因為執念而白白浪費這麼長一段時間的感情。
是夜,四阿哥派人接若曦回宮,若曦仔細思量後,與他重歸於好。

第三十集
明慧感歎,如今若曦還能念及舊情為八阿哥說話,心下感激,
但八阿哥卻說希望若曦以後都不要捲入他們之間的爭鬥。
明慧盼望八阿哥能徹底放下,不再爭奪下去,可八阿哥說,自己想放,也未必放的了。
九十兩位阿哥在邊陲滋擾地方,四阿哥下令嚴懲,若曦像四阿哥求情,他終究答應不會傷他們性命。
若曦到浣衣局未見當時的總管長千英,心下疑惑,去找王喜詢問,
結果發現他在暗自祭拜李德全,才知道李德全早已經被四阿哥賜死,
而若曦得到的消息卻是李公公只是被放出宮養老。
若曦見入宮以來一直照顧自己的李公公沒能得個好下場,十分傷感,第一次對四阿哥的狠毒手段有了恐懼。
弘時受九阿哥蠱惑,對四阿哥說恢復八王議政制度,讓四阿哥暴怒。
弘時受了委屈,竟與玉檀在聊天,被若曦撞見,心裡有了一點疑惑。
某天,承歡跑過來突然對若曦說外面在蒸人,若曦心下大驚,
懷疑是王喜,急衝衝的跑過去看,但讓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事發生了,
蒸的竟然是多年以姐妹相稱的玉檀!
若曦眼前一黑,暈了過去,醒來之後傷心欲絕,卻被告知有了身孕…
若曦一直為玉檀傷心,拒不見四阿哥,她找來王喜問當日情形,
問她是否很痛苦的離去,王喜悄悄將玉檀留下的字條給她,她只求若曦能護她家人周全。
十三阿哥來看若曦,對她道出實情,原來玉檀是九阿哥多年來一直安排在皇上身邊的眼線,
她一直在向九阿哥傳遞四阿哥的消息,還利用若曦與其他阿哥的淵源,
挑撥若曦與四阿哥的關係,四阿哥一直旁敲側擊給予她提醒,但她一直不知悔改,才下此極刑。

第三十一集
若曦找到九阿哥,問他對玉檀的死可有愧疚,九阿哥說玉檀既認他做主子,就是犧牲也死得其所。
老九心中憤懣,又連同八阿哥一起被皇上訓斥,問八阿哥為何一直退讓,大家都要被他步步逼死。
四阿哥想早日冊封若曦,如今她有了身孕,不能任由孩子將來被人取笑,
若曦求他放她出宮,四阿哥斷然拒絕,聲稱永遠不會讓若曦離開他身邊。
明慧突然到宮中來尋若曦,告訴她當年八阿哥之所以把茅頭指向四阿哥,全因為若曦的一句提點。
若曦這才恍然,一切的紛爭、每個人的苦難、眼前可怕的結果,都是在她推動之下,才走到今天,
也許她才是這場歷史悲劇的始作俑者!
若不是她,也許當年十三阿哥就不會被幽禁,綠蕪也不會跟十三走到一起,也不會最後白白犧牲。
若曦在宮中那麼多年步步小心,卻沒想到這些年兄弟之間的爭鬥,均只是當時她對八阿哥說出的那一串名單!
若曦因情緒崩潰而流產,太醫診治後說她以後永遠也不能懷孕,四阿哥得知後震怒,下旨令八阿哥休了明慧。

第三十二集
沒了孩子,若曦覺得接受冊封更沒有必要,她對四阿哥說,
怕自己終究有一天,會離開這個地方,就像她本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一樣。
八阿哥抗旨拒不休妻,明慧深知再抗旨下去,八阿哥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她自己擬好了休書,求八阿哥在上面蓋印,八阿哥慟哭,被逼無奈終於將刻印蓋上,
心裡卻知道明慧為她做出了最大的犧牲,而此前自己還一直不珍惜。
若曦得知四阿哥要求八阿哥休妻,和十三阿哥一起趕到八王府,
剛進門就得知八阿哥已經依旨行事,若曦大叫“糟了”,知道明慧一定會做傻事,
果然,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明慧選擇了自焚身亡。
面對火海,八阿哥才明白到一生所愛從來就在身邊,無奈伊人已逝,一切已是太遲。
八阿哥心灰意冷,故意處處與雍正做對。
因為十阿哥在張家口抗旨不進京,皇上下令削其爵位,押回京城終身監禁,
明玉哭著去求若曦請她幫忙,若曦眼見曾經的故友們一個個落得如此下場,
心下不忍,答應明玉一定設法救出十阿哥。
十三阿哥也求皇上放過十阿哥,從輕發落,四阿哥卻不想徇私放縱任何人,
十三讓皇上顧念若曦的心情,畢竟十阿哥是從小跟若曦一塊兒長大的。
此時,若曦突然端了酒進來,對他們說出當年事,
若非她對八爺的提醒警告,他也不會設計當年的四爺,十三也就不會被連累。

第三十三集
若曦告訴四阿哥,他最恨的人應該是她,如果不是當年她對八阿哥的一句提醒,之後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四阿哥聽後無法接受,若曦知道,她再也無法在這紫禁城待下去了,
她讓十三阿哥帶給十四阿哥一句話“我願意”…
十四阿哥帶來先帝當年賜婚的聖旨,要求四阿哥將若曦賜婚與他,
原來當年先皇為了獎勵十四阿哥在西北的戰功,給他的一件賞賜。
四阿哥氣的臉色發青,但礙于朝堂威儀,暫時未能發作。
若曦要離開之事甚至驚動了皇后,她說兩人經歷過那麼多劫難,好不容易在一起,勸她好好珍惜,但若曦心意已決。
太醫為若曦診治,說她如果按時吃藥調理,也只能勉力維持三四年的時間了。
八阿哥故意在四阿哥面前提及當年與若曦的一段情,四阿哥氣到無法忍受,
知道當日若曦提醒八阿哥要提防自己,完全是因為她對八阿哥用情至深,
妒忌、誤會、傷痛,各種感覺接踵而來,四阿哥與若曦之間的裂痕已無法彌補…
最終,四阿哥遵照先皇遺詔,將若曦許配給十四阿哥。
出宮之前,八阿哥來與她告別,囑咐她好好照顧自己,將這個紫禁城,將大家都忘記了吧。

第三十四集
若曦到了遵化,見十四阿哥的別苑雖佈置的張燈結綵,卻未見一個喜字,
原來是皇上下令,不許操辦婚禮,但十四阿哥不願意場面冷清,便自作主張佈置了一下。
被安排在十四阿哥府邸的密探將若曦消息傳到京城,說她不給十四阿哥的福晉們面子,四阿哥聽聞反而很高興。
若曦出了紫禁城,反而可以在心中只放下她和四阿哥,
第一次,她可以開始毫無顧忌的愛他,但四阿哥何嘗不是,兩人相隔千里但彼此思念。
十四阿哥知曉有人一直在府中監視,故意在人前表現出與若曦親熱,
四阿哥生氣嫉妒,令密探再也不用送來關於若曦等人的消息,從此徹底切斷了與他們的聯繫。
若曦的身體已經到了燈盡油枯的時候,十四阿哥遍訪名醫為其診治,
但若曦知道,早在幾年前,宮中太醫就已經說她活不過幾年了。
自知大限將至的若曦,提筆給四阿哥寫了一封信,
希望能見他最後一面,並囑咐十四阿哥幫她送到宮中去。
十四阿哥見這些年來,若曦的字已經跟當今皇上練得一模一樣,怕傳到宮中惹起風波,
於是幫若曦的信上多加了一個信封,讓人快馬加鞭傳回京城。
四阿哥見信以為又是十四阿哥寫來諷喻他的歪詩,並未留意,將信隨意放在了一邊。
若曦苦等四阿哥三天,一直沒有能等到他來,她傷心欲絕,
在離開這個世界前,她將玉檀的絕筆留下,囑咐巧慧之後交給十三阿哥,
讓他務必轉交給九阿哥,還有關於綠蕪已經去世的秘密,
她讓巧慧等承歡長大一點後告訴她,讓她記得每逢綠蕪忌日去祭拜自己的娘親…
院子裡的桃花正開著,十四阿哥帶若曦坐在桃花樹下賞花,
聽著胡西塔爾琴師彈奏的樂曲,若曦請求十四在她死後將其火化,
選個有風的日子,將骨灰都散了…說完,若曦含笑而逝。
七日後,四阿哥接到奏摺,才知道若曦已死的消息…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痛苦萬分。
第35集
四阿哥這才驚覺,當日被他棄在一旁的信,可能就是若曦寫來的最後一封信,
他發狂似的從奏折中找出信,讀著若曦寫來的一字一句,四阿哥悲痛不能自已,
他後悔將若曦從身邊放走,他後悔自己沒有即使看到那封信,
可是,若曦的離去讓一切可以彌補的機會都沒有了。
四阿哥和十三阿哥趕到時,十四阿哥已經將若曦火化,四阿哥想將若曦骨灰帶走,
十四狂叫著說,當年皇阿瑪和額娘去世時,自己都未曾見到最後一面,如今又要將自己的福晉帶走,欺人太甚。
正在僵持之間,巧慧輕聲喚四阿哥過去,讓他看若曦最後留下的東西——一箱子的字,與四阿哥練得一模一樣;
一隻玉蘭簪子,一支白羽箭,一個鼻煙壺,全都是當年四阿哥與她的定情之物,睹物思人,四阿哥不禁痛哭。
在一個有風的日子,四阿哥帶著若曦骨灰灑向天空,
十三阿哥說,也許,若曦終於能夠回到她口中的那個未來的自由世界中去了…
現代,若曦再次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醫生告訴她,她已經昏迷了十幾天…
傷癒後的若曦來到圖書館查找關於馬爾泰若曦的消息,
一無所獲,就好像歷史上從未存在這樣一個人。
她輕點鼠標,尋找幾個阿哥們最後的結局:一直被幽禁的九阿哥被賜毒酒,在一個陰暗的小房間裡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十阿哥雖終身不得志,但他與明玉情感深厚,在宮外得到了難得的平靜生活;
十四阿哥被圈禁在德妃之前的宮殿,過著富貴閒人的日子;
八阿哥同樣也被賜予毒酒,淡然自盡身亡,臨終前,請求與明慧合葬;
十三阿哥因長年積勞成疾,也早早離開了人世;
唯一剩下的,是她最為牽掛的四阿哥,
在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就只剩下他,苦守著一個皇位,所有的愛恨,都隨著若曦的離開而消失了…
回到現代的若曦又變回了張曉,一次,她無意中發現了一個清代文物展覽,
在館中,她發現了一副畫,畫中,她正穿著宮女服為眾位阿哥和皇上奉茶,
此刻有一位酷似四阿哥的現代男子經過,若曦見他後流淚不語,這位男子問:我們認識嗎?
時光流轉到若曦撞車當晚,原來,開車的司機竟然就是這名神秘男子,
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南柯一夢,還是真正發生過的?誰能知曉這個答案呢?(...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