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Code Blue2(空中急診英雄2) 分集劇情介紹1-11(THE END)

第一集
09年12月24日,
藍澤耕作、白石惠、緋山美帆子和藤川一男
到翔陽大學附屬北部醫院急救中心工作已經一年零三個月了,
他們依舊在向著飛行急救醫生的目標而奮鬥。
某天,飛行醫生橘啟輔來到急救中心工作,
而且他來此的目的就是為了試試這幾位實習醫生的本領。
就在這時,某處一位騎摩托車的男性和開車的主婦發生車禍,要求急救飛機馬上前往。
藍澤、訝島和橘接到電話後馬上趕往現場,把受傷嚴重的主婦搬到飛機上,
就在飛機要起飛時,藍澤發現河面上有一隻孩子的鞋,
原來事故發生時孩子因為衝擊落水,他馬上從河裏救出孩子,可是孩子的心跳已經停止,
於是他們臨時決定把孩子換到飛機上,緊急飛往翔北。
醫院裏,白石等醫生做好萬全準備對孩子進行急救,
可是他的體溫始終沒有回升,在醫生的努力下孩子心臟恢復跳動,
但是卻成了植物人,藍澤不知道這樣的結果對孩子的家人來說是好是壞,
橘告訴他,醫生不可能去承擔患者的人生。

第二集
藍澤耕作的祖母絹江在翔北醫院住院治療,
他從接待記錄上發現一個叫山田一郎的人多次到祖母的病房來探望,
但是當他向祖母問起這個人時,祖母卻說她並不認識什麼山田,
隨後耕作又向經常出入病房的藤川一男詢問此事,結果還是沒有任何線索。
白石惠很擔心緋山美帆子的身體狀況,把她安排到心臟外科去做檢查,
但是緋山以住院會影響到飛行次數不足為由拒絕了白石的好意。
另一方面,訝島晴佳的戀人田澤悟史也住院了,
而且他還拒絕使用延長生命的措施,儘管已經聯絡到了主治醫生,
可是他的情況已經不能再轉院了。
救護車不斷送來患者,藍澤等人在橘啟輔的指導下開始為病人治療,
有腦腫瘤患者,還有為國外整形手術後遺症煩惱的女人等各種病人,
藤川因為最先注意到頭蓋骨骨折的患者得到了橘的表揚。
第二天,藤川、橘等人來到施工現場,
這裏有兩名施工人員被高空墜落的材料砸傷,橘負責重傷患者,
可是藤川負責的傷者情況突然惡化,橘立刻指示他搶救。

第三集
藍澤耕作對經常到祖母病房探視的山田一郎很介意,他問祖母可是沒得到答案。
另外,緋山美帆子的心臟還是很危險,
根據檢查結果她需要做導管手術,儘管手術只需要兩個小時,
但是恢復卻需要很久,上次手術之後她休息了兩個月,
因此這一回她沒辦法輕鬆地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名。
就在這時,急救飛機接到電話趕往一個車站,
那裏不少乘客因為事故受傷,還有三個人被滑雪板穿透串在了一起,
情況十分危急,因為板子很難取出,因此藍澤等人只好迅速商議對策,
但是唯一解決方法很可能會讓其中一個叫松井的人因失血過多送命,
當藍澤向他說明解決方法時,他為了救自己的女友答應了。
與此同時,白石也因為患者有先天性心臟病患,沒能救活對方,
這兩個人沒能在現場救活傷者,坐著電車回到醫院,心中十分難過。

第四集
藍澤耕作到祖母絹江病房探望時,正巧一個男人出現了,
絹江脫口而出叫他誠次,但是男人看到藍澤後馬上離開了,
藍澤問祖母這個男人究竟是誰,但祖母始終不肯告訴他答案。
緋山美帆子接受了心臟導管手術,身體正在順利恢復,
另一方面,白石惠由於最近在工作和私生活方面都很忙碌,
因此看起來有些疲憊,就連訝島晴佳也沒什麼精神,
有時會對住院中的戀人悟史感到有些不安,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藤川一男,
他也根本不理解同事們的焦急和煩躁。
就在這時,醫院接到要求急救直升機的電話,
一個年輕女性被商店掉落的招牌打到頭部,橘啟輔問了這位女性過去沒有病例,
但是她卻懷孕了,藍澤被安排負責這位病人。
與此同時,緋山在為一位昨天來過醫院的男性做檢查,
昨天給他檢查的白石判斷他只是輕微食物中毒讓他回家了,
但是緋山卻因為男性隆起的腹部十分吃驚,因為他長了大動脈腫瘤。

第五集
突然出現的父親,還有母親死亡的真相藍澤耕作都想知道,
可是絹江依舊不肯告訴他,他因此很苦惱。
另一方面,訝島晴佳的戀人田澤悟史快迎來最後的時刻了,
他已經被轉移到個人病房,還找來了雙親和很多朋友。
藍澤、白石惠、緋山美帆子和藤川一男等人當晚全留在了醫院。
就在這時,一位身上有痣的女子上野未來被急救車送到了醫院,
她為了去拿朋友從巴士丟出來的布偶受了傷。
第二天,悟史的意識越來越不清楚,父親想讓他快樂,
他用最後的氣力想叫訝島到身邊來,可是她卻乘上了直升機,
等回來的時候,悟史已經停止了呼吸,她只能悲哀地握著男友的手。
悟史的父母拜託白石做病理解剖,她很猶豫怎麼處理,
藍澤說如果是他也希望做解剖,所以最終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傍晚,急救醫生們乘坐飛機回醫院,藤川、梶壽志等人想勸勸訝島,
可是她卻說對自己而言重要的人已經都沒有了。
悟史的告別會上,藍澤接替白石工作,
讓她和緋山一起去參加,訝島也在這之後又開始了急救工作。

第六集
藍澤耕作自己去找父親誠次,希望能問出母親去世的真相,
他懷疑母親是自殺,但是父親否定了他的想法,還和絹江一樣說她死於事故。
另一方面,橘啟輔讓緋山美帆子去轉告野上直美她的兒子已經被診斷為腦死亡,
讓她同意放棄救治,最初直美根本不能接受美帆子的說法,
但是美帆子真誠的態度最終讓她接受了這個悲慘的事實。
美帆子拔出孩子的插管後,直美緊緊抱住孩子,看著孩子靜靜地停止了呼吸。
白石惠和藍澤給癌症晚期患者內藤妙子做檢查,
她不想讓相依為命的兒子芳雄知道自己的病情,但是藍澤認為必須告訴她兒子。
藍澤對芳雄說明了妙子的情況,芳雄說早就猜到了實情,
但他還是到病房對母親說一定要活到他成為醫生。
白石的父親博文請求田所良昭讓他和女兒會面,
不過白石卻一直鄙視擅自給她安排畢業後出路的父親,
藍澤認為博文這樣堅持肯定有自己的原因,白石親自去見父親時才知道原來他身患癌症。
此時藍澤從誠次那裏拿到一封信,看到了母親的死因…

第七集
藍澤耕作、白石惠、緋山美帆子和藤川一男很久沒有聚在一起喝酒了,
不過卻是在白石知道父親身患癌症之後的聚會,
而且藍澤看了母親的信之後心裏一直不能平靜,
緋山和藤川似乎也有心事,藤川還邀請了訝島,但是對方一直沒有出現。
第二天,一對夫婦登山時遭遇落石要求直升機趕去搶救,
緋山本打算外出但是卻被一個男人叫住了,
他就是兒子被判定腦死亡的直美的哥哥明彥,
他情緒激動地指責緋山是殺人犯,橘啟輔看情況不對先派了藍澤和白石趕往現場。
緋山留在醫院聽明彥說話,他堅持認為外甥的死與緋山有直接關係,
要求醫院謝罪,橘得知緋山並沒有拿到直美簽署的同意書,
因此也無話可說,當面禁止她繼續治療病人。
藍澤、白石和訝島來到收容傷者的山中小屋,
他們判定傷者必須開胸止血,但是訝島卻忘記帶血管鉗子了,
因為準備時她正在聽戀人生前的留言電話,他們只能想其他辦法。
白石回到醫院,得知緋山的事情努力安慰她,而訝島因為自己出錯非常自責。

第八集
藍澤把自己與父親誠次見面,以及詢問母親真正死因的事告訴了白石,
白石準備休假去老家看望父親博文。
藤川和訝島也很辛苦,一個叫時田早苗的母親因為女兒一個月前在醫院去世,
每天都要到醫院來,都是藤川和訝島接待她。
急救直升機接到出動要求,不少高中生出現了過敏反應生命垂危,
很多患者被送往醫院搶救,他們中毒時因為足球比賽之後吃了一種盒飯,幸虧事態並沒有繼續惡化。
當晚,白石打電話給父親,為沒有注意他的身體道歉,父親的溫柔讓白石感動落淚。
指責緋山過失殺人的野上明彥、直美兄妹已經聯絡的律師,準備和醫院好好處理這件事。
緋山、橘啟輔和田所良昭等人與明彥、直美和他們的律師羽田見面談這個事情時,
面對羽田的犀利追問,緋山不斷為自己的行為道歉。
橘很著急,田所也問她是不是做了必須道歉的事,
緋山說明了當時的情況,又回憶起自己的家人也曾遇到相同的情況,
橘和田所很擔心她內心的傷痕影響工作,而他們的擔心竟然成真了。

第九集
藍澤等人很擔心昏倒在部長室的田所良昭,
另一方面他們也在為各自畢業後的出路做打算。
藤川一男問藍澤和白石時,他們都說還沒有確定做什麼。
緋山雖然沒有被告上法庭,
但是回到急救現場之後她總會回憶起過去的傷痛,對她的工作影響非常大。
一天, 緋山和橘啟輔、訝島一起乘坐直升機去救助在練習中負傷的滑雪選手田上信夫,
可是治療時緋山竟然弄傷了自己的手。
多虧藍澤的機智美樹避免了截肢危險,回到病房,
美樹對訝島說能夠和分開生活的兒子又在一起很開心,藍澤站在一旁聽她們談話,
過了一會兒,訝島對藍澤說美樹有點不對勁,
經過CT檢查,他們在美樹的大腦裏發現了腫瘤,
藍澤向她說明需要手術治療,但是有後遺症的風險。
田上被確診為中心性頸部損傷,
就算摔倒時的傷口能痊癒,他也不可能繼續做運動員了,
白石找緋山商量該如何把真相告訴田上,但是緋山不同意直接對患者講明。
田所開始對自己的病情感到不安,但是妻子一直在身邊鼓勵他。

第十集
藍澤、白石等人實習的日子快要結束了,
田所的手術日期也快到了,得知田所即將接受手術,
黑田特地到醫院來探望他,白石的父親博文也準備趕過來。
田所的手術不僅需要腦外科的西條章,還需要心臟外科的協助,
就在這個重大手術馬上就要開始時,醫院接到電話,由於飛機墜毀請求急救直升機支援。
三井、藤川和訝島還沒來得及問清楚詳細情況就搭乘直升機來到事發地點,
呈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從未見過的慘狀。
橘啟輔又安排藍澤等人去現場,
當白石聽到飛機航班時,她臉色立刻變了,
原來她的父親乘坐的正是這架飛機,
橘認為白石的狀態不適合到現場去,但是她堅持要去。
藍色和白石與先行一步的緋山在墜落現場會合,開始為傷者治療,
為了緋山再被過往困擾,橘命令她只要盡力做現在能做的就可以。
儘管緋山沒有出什麼錯誤,
然而白石卻因為父親下落不明心情慌亂,完全失去了正常的判斷能力。
此時在醫院接受手術的田所情況很危險,西條在他心臟停止、體溫低的狀態下繼續手術。

第十一集
藍澤給受傷的乘客北村治療,失去兒子的他絕望悲觀,想放棄生命,
藍澤在他的座位附近發現了他的兒子勇樹。
藍澤判斷勇樹需要截肢,可是勇樹卻拒絕了,藍澤讓訝島帶來了北村,
在他的勸說下,藍澤終於完成截肢手術把他從飛機殘骸中救出來。
緋山接觸的傷者是一個名叫翔太的孩子,
由於他情況突然惡化,緋山找橘啟輔求救,
但是橘根本無法抽身,但是他告訴緋山應該做開胸處理。
看到孩子母親懇求的眼神,緋山終於做了應急手術,而且很成功。
與此同時,田所的手術還在醫院緊張的進行,
西條章憑藉過人的醫療技術和冷靜的分析判斷終於順利完成了手術,黑田也總算松了口氣。
藍澤和祖母一起給母親掃墓,途中祖母為隱瞞他的事道歉,
可是藍澤並沒有怪她,反倒感謝她養育自己。
當他們來到墓地時,發現誠次也在,他們約定還要一起來掃墓。
白石、藤川還有緋山都成功地留在急救中心做醫生,
藍澤加入了腦外科,在西條身邊工作,
以後他們還要活躍在第一線,去拯救遭遇危險的生命…(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