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Code Blue(空中急診英雄) 分集劇情介紹1-11(THE END)

第一集
按照翔陽大學附屬醫院急救中心的專門研修制度的要求,
4名希望成為飛行醫生的年輕醫生到這裏實習。
他們是對自己的醫療技術非常自信,
而且敢於執著的向新醫療技術發起挑戰的藍澤,
父親是有名醫大的教授,
想把在航空醫療搶救中學到的知識帶回家鄉急救中心去的白石惠。
還有學習態度積極不服輸的緋山美帆子,
和小心謹慎卻有點愛慕虛榮的藤川一男。

赴任的第一天前輩醫生森本忠士為藍澤他們介紹急救中心的情況,
這個急救中心不劃分醫生的管理範圍,
在這裏工作的每一個人不管什麼時間,
發生什麼樣的問題都要能夠獨立迅速的進行處理。
還必須掌握包括ICU,HCU和普通病房在內50張病床所有病人的情況。

這時在消防局的要求下執行航空搶救任務的醫療直升機將病人拉了回來,
操縱直升機的是非常有經驗的飛行員尾壽志,
降落在停機坪後從直升機上跳下來的是,
年輕的航空護士伢島遙和急救中心名牌醫生胸腹部專家黑田箭二。

被送來的患者是從住宅中心的3層滾落下來的73歲的龍川珠代,
藍澤他們協助黑田和三井等前輩。
迅速對患者的呼吸狀況做出判斷的藍澤,
和展現了豐富的醫療知識的白石被黑田帶進到搶救室裏。
而緋山與患者的家屬進行聯繫,藤川負責聯繫手術室和麻醉醫。
第一天就進入急救室藍澤感到理所應當,但是白石卻十分緊張。
緋山為同期的2人先進入急救室而感到不滿…
被急救部田所部長指定為4人的指導醫的黑田告訴他們,
航空醫療搶救不能出半點的差錯,失誤就意味著患者的死亡。
坐在直升機裏的醫生必須能夠承受壓力和具備很高的醫術。
你們都將是競爭對手,能力差的人將被淘汰…

第二集
藍澤和航空護士伢島及前輩森本醫生一起乘坐航空救護機,
運送一個被落下物砸傷的中年男性。
在翔陽大學附屬北部醫院的初診室裏,
三井和緋山等已接到了森山有關患者情況的聯絡,正在做著接收的準備。
緋山聽到三井說要晝夜觀察患者的病情後,
回答說為了完成《嬰兒的心跳與搶救護送》的論文,
曾經3天沒有睡覺所以沒關係。
參考過這篇論文的三井對緋山感到欽佩。

黑田給白石和藤川佈置任務,白石進行病歷的整理和急救門診的接待,
藤川則擔當一般病房的管理。
這時館內的喇叭傳出了“翔北信號警報”,這個信號就是緊急搶救信號。
原來,有一位叫西口八重的老太,因為心臟驟停倒在了口腔科的女廁所裏,
黑田趕到後使用AED後生命體征仍然沒有恢復,
他指示白石立即將八重送往初診室。

這時藍澤他們也將患者送到,
但是這個叫小村的患者以暴力抗爭就是不願意進初診室,
原來小村不願意脫掉衣服的的原因是因為他帶了女人用的文胸。
騷亂中藍澤看到躺在隔壁床上正在接受黑田處置的患者的臉後很吃驚。
原來昨天深夜八重因為牙痛曾經來看急診,
藍澤診察後便讓她回家了,緋山和藤川開始責備藍澤。
藍澤解釋到自己是想看在同一時間裏進行的腋下動脈損傷的血行再造術,
才對八重進行適當處理後讓她回家的。
白石也幫助藍澤說通過牙痛來預測心臟疾患是比較困難的。
緋山對白石的說話態度很反感,
反駁說她從來只會用場面話掩飾真心,不敢說真話的人很悲哀。

第三集
藍澤與前輩黑田醫生及航空護士伢島一起,
乘坐著航空醫療救助機去執行運送一個男性患者的任務。
這個叫小倉有基的患者是服藥後,不知不覺的從公寓的涼臺上跳下去的,
但是他奇跡般的存活而且意識清楚。

某天在翔陽大學附屬北部醫院的急救中心裏,
白石在處置從樓梯上滾落下來的山田由希子,
由希子左手橈骨骨折但是其他方面並無異常。
緋山負責一位因為卵巢濃腫併發莖部扭轉的女律師若杉貴子,
因為貴子任性的行為而忙得不可開交。
貴子的病情可能會發生急劇的變化,
所以緋山在內心裏期待著能夠為她做手術。
但是曾經辯護過醫療訴訟案的貴子看出了緋山的想法,
她記錄下緋山的全部言行,準備萬一出了什麼問題,
就用這份材料進行醫療訴訟,實在是個難於應付的對手。

藤川正在處置一個被海蜇給蜇傷的孩子,治療進行的很辛苦。
這時護士長大原來了,
說有一位剛做完急性闌尾手術叫做雪村南的患者表示有話要對藤川說。
原來南是遭遇了變態跟蹤狂。
藤川聽了南的傾訴後,正好見到了前來探視的跟蹤狂小野寺,
藤川斬釘截鐵的告訴他不要再來探視了…

就在這個時候,急救中心的田所部長提出了讓實習醫生的四人來當值班醫生的提案。
這天召開的急救醫專門學會會議,他希望聽聽現役航空急救醫生的意見。
老資格值班醫生森本也來參加了會議。
黑田覺得四個實習醫生還太缺乏經驗,對突發狀況還應付不來,
所以表示反對,但是三井和森本都表示同意,
所以當天的值班醫就只留下了新進的實習醫生…

第四集
藍澤被指導醫黑田派到出院科工作,
這裏主要是基本治癒即將出院和要轉院的患者。
現在北部醫院急救中心的空床只剩下3個,
為了接收新的患者必須儘快的騰出床位。
所以黑田告訴藍澤去和患者對話是學習的最好機會,
同時也指示他爭取能夠調劑出幾張床來。

白石給一個極度貧血頭暈的男子宮本茂進行診治,
因為要用聽診器,白石在翻開他的衣服察看時很吃驚,
因為他的腹部有多處手術後的痕跡。
瞬間宮本突然猛烈的吐血然後就昏倒了,
白石把宮本放在床上準備緊急輸血。

另一邊,緋山在煩惱自己是不是被黑田討厭了。
藤川來找緋山說自己被黑田叫了,
馬上要上飛機進行航空救護了,看到他興高采烈的樣子,
緋山掩飾不住受到打擊的情緒。
有一位老人正在散步時感到胸痛然後就不能動了,
因為用救護車搬送有困難。
藤川在上直升救護機前調整自己緊張的情緒,
然後和黑田一起投入到對老人的搶救中,
黑田為心臟停跳的老人實施電擊復蘇,
這時患者的手從床上滑落下來…

又接到了航空急救的請求。
一位男性在跳水時頭被河底撞擊,處於意識喪失的狀態。
黑田命令緋山奔赴現場。
緋山與三井一起乘坐航空急救機緊急飛向現場,為患者診治。
急救對象是一名21歲的大學生飯田敏夫,
他是和朋友一起到河邊游泳一個猛子跳向僅有1米深的水中,
頭部受到重撞雖然飯田的意識有所恢復,
但是因為懷疑伴有腦挫傷決定送回急救中心。

第五集
藍澤等人看到有一個男子在接待室裏大發雷霆。
這個叫真壁清的男子怒吼著說是三井殺死了他的妻子和兒子。
藤川想會不會是醫療事故而很感興趣,
但是藍澤對此毫無興趣表現十分冷淡。
這時白石看到在前面走著的老人松原秀治的身體向右側歪了一下感到有些擔心,
就在這時,秀治突然倒下了。
MRI 的檢查結果秀治是延髓外側梗塞和腦疝發生。

藍澤和白石告訴秀治的兒子俊夫和兒媳春江,
就是做手術的話秀治也只能再活2.3個月,因為意識已無法恢復,
所以用藥物進行保守的止痛治療方法比較好。
但是俊夫他們表示希望儘量延長秀治的生命,並強烈的要求為她做手術。
就在這時接到了消防署要求出動航空醫療急救的申請。
在某個建築工地發生了爆炸事故有3人受傷。
因為考慮到可能會出現化學損傷,
於是黑田決定換下正準備和三井一起去現場的緋山,拜託森本出動。

森本,三井,伢島迅速趕到現場,被眼前的慘狀驚呆了。
說是3人負傷但是實際上殃及了幾十名。
得知這個消息後黑田讓藍澤,白石,緋山3人
也乘坐著送傷患回來的空直升機奔赴到事故發生現場進行增援。

第六集
藍澤的祖母絹江被送到了翔陽大學附屬北部醫院的急救中心,
據說是在去買東西的途中不慎摔倒,造成大腿骨骨折。
藍澤正在準備接收通過航空急救機運過來的患者,
從黑田那裏得知了絹江的情況,但是藍澤表示既然已經接受了處置,
那就等他把剛送來的病人處理完再過去看絹江。
航空急救機飛向現場,運送患者的是緋山和森本。
患者的名字叫小田浩一。
正在修理自家二層屋頂時不小心滾了下來,
黑田等在飛機著陸後立即將已經處於休克狀態的小田送往出診室。

同一時間藤川接治了一名說自己發低燒和腹痛的男性中年患者上村。
這時伢島跑來叫他出去,原來是和上村一起來的兒子久志有話要對藤川講。
久志在走廊裏見到了藤川,受了刺激的樣子開始說出一些奇怪的話,
他說這都是他用了木偶人來詛咒他的父親造成的結果。
森本和緋山對小田的病情處置完後感覺有點奇怪。
小田從二樓屋頂上摔下來但是四肢均無受傷。
森本他們考慮是腦梗阻等原因跌落之前可能就失去意識了,便決定為他做CT檢查。
這時小田的女兒有美來了。
看有美的樣子並不很擔心,而且嘟嘟囔囔的說不是自己的原因。

藤川告訴了白石和緋山,正在流傳的關於藍澤的傳聞。
藤川說藍澤從小父母離異,撫養他的母親也去世後,
他一直是由祖母絹江撫養長大的。
藍澤來到絹江的身旁,藤川和緋山也過來了。
白石也被藤川他們半拉半拽的拉了過來。
藤川等以藍澤同事的身份向絹江表示問候,
沒有辦法藍澤只好準備向絹江介紹藤川他們。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娟江對著藍澤卻說出了“你好初次見面”呢?

第七集
藍澤的祖母絹江由於大腿骨骨折,
被送到了翔陽大學附屬北部病院的急救中心,為此藍澤感到很痛心。
絹江受傷的原因是她得了老年癡呆症,就連藍澤的臉也完全記不清楚了。
絹江住進了單間病房,正好在病房前面走過的藍澤看到藤川正在給絹江餵飯,
雖然非常介意祖母的事情,但是工作時藍澤還是和平常一樣平淡的工作著。
黑田給藍澤下達了新的工作指示要他參加人工血管頸動脈的血行再造手術。

同時白石,森本和伢島他們正在處置一個,剛剛從成田機場運過來的大個子女性,
她是在機場突然腹痛並嘔吐的。
實際上這個女性是剛從泰國曼谷做完變性手術回來的叫做大山恒夫的男子。
醫生要求大山必須禁食但是他還是吃了飛機上提供給客人的飯結果造成腸梗阻。
白石剛處置完大山,就被坐在電動自行車上的田澤悟史和他的母親俊子叫住了。
兩個人說是來找伢島的,於是白石讓悟史他們在大廳裏等候,自己去找伢島。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伢島知道悟史他們來的事後,好像受到了震動。

又來了新的航空醫療急救的出動請求,
千葉中央法院的公審中42歲的男子突然嘔吐.胸痛。
緋山和森本乘坐急救機向現場飛去,到了會合地的公園從救護車上下來的,
除了患者外還有身穿西服的三井這使得緋山感到很吃驚。
這個患者正是起訴三井發生醫療事故的真璧,
真璧在對三井的詢問結束後昏倒,
三井懷疑他患有特發性食道破裂綜合症。
森本他們立即將真璧送往急救中心。
同時藍澤感覺到伢島的情緒有些不正常…

第八集
藍澤,三井,伢島一起乘坐航空醫療救護機執行任務,
將一名中年男子運送到急救中心。
患者叫福島達夫,在夏季的廟會上花車突然倒向正在觀看的人群,
達夫被壓在車下造成腳骨骨折同時花車的木片還刺進了他的腹部。
這時白石,緋山,藤川和黑田在一起等候著救護車的到來。
達夫的家人是80歲的父親重藏,妻子清美,以及9歲的女兒結菜,
他們也也都受到這次事故的殃及,造成不同程度的骨折和擠壓外傷。

藍澤作為黑田的助手為達夫做了手術,將刺入腹腔的木片取出。
骨折的重藏,清美和頭部腹部撞傷的結菜也都很幸運的沒有生命危險。
但是就在得知達夫已經脫離危險後,清美鬧著說HCU 太吵要求換房間,
重藏也是把治療的事情拋在一邊開始講起了有關戰爭的話題,
並擅自離開病床給藍澤他們的工作帶來了困難。
而結菜到是表現出好像對藍澤很感興趣的樣子。
就在同一天正在住院中藍澤的祖母.絹江要被轉到了康復病房了。
藍澤看到伢島用輪椅將絹江推出病房,便上前打招呼說一會兒再去看你,
絹江看到藍澤非常高興的說一會兒我孫子要來看我。

某天又接到了消防本部的通知,要求航空醫療援助。
由於發生鍋爐爆炸造成人員燙傷,黑木帶領白石,伢島急忙奔赴現場。
但是在那裏又發生了新的事件…

第九集
藍澤為了救出被爆炸事故現場掉下來的東西卡住右臂的黑田,
在事故現場為黑田作了截肢手術。
原來黑田是為了保護想救出留在事故現場的患者,
而沒有進行安全確認就飛奔進現場的白石,才發生了這樣不幸的事故。
而命令藍澤截肢的正是黑田自己。
藍澤與緋山白石一起將黑田運到翔陽大學附屬北部醫院的急救中心。
得知這個消息的森本和藤川等的確無法掩飾所受到的打擊。
森本決定先把檢查放在下一步與藍澤進入緊急手術室,開始為黑田做斷臂再植手術。
而備受打擊的白石就像是在說夢話一樣,喋喋不休的責備著自己。

森本與藍澤順利的完成了黑田的手術。
萬幸的是右臂的再植連接還算成功,但是大部分機能的恢復已經沒有希望。
森本向意識恢復的黑田彙報了情況。
藍澤認為術後技能恢復是最基本和最優先的事,
所以在緊急截肢時為黑田做的是上臂切斷,
然而就算是機能恢復了也再不可能拿手術刀了。
白石聽三井講了黑田的情況後被驚呆了。

針對黑田的事故翔北醫院召開了安全委員會會議,
被召集在幹部面前參加會議的有田所不長和森本還有到事故現場的藍澤,
白井,緋山,伢島和尾等。
事務長春日部對白石和藍澤他們使用了非常嚴厲的語言。
相馬說讓實習醫生到現場去就是問題,
如果讓年長有經驗的醫生去現場就不會發生這樣的問題。
從來還沒有優秀的外科醫生被截肢的呢,田所和森本一直庇護著白石他們,
尾也表示不應該指責白石的行為,
相馬又指出是實習生乘坐直升機的系統本身有問題,
並要求田所對今後航空醫療救助活動存在必要性及對策進行討論。
又接到了要求航空急救的請求,但是白石在直升機的面前突然感到呼吸急促…

第十集
藍澤與森本,伢島一起乘坐醫療航空急救機去執行任務,
這次是運送一名在鋪設電線時不慎跌落的患者。
患者是從大約10米左右的高度跌落下來,現在已經處於休克狀態。
藍澤與正在等待接診的白石以及緋山一起處置剛剛運回來的患者,
但是藍澤在做氣管查插管等操作時,出現了時間拖延等與平時不大一樣的狀態。
而白石也在給患者做FAST的超聲檢查時,被緋山指出沒有發現胸部的出血。

與此同時腦外科的西條正在開始為黑田的兒子建一做腦部手術。
但是由於建一的腦腫瘤長在與語言中樞非常接近的地方,可想而知手術複雜到了極致。
在這期間白石突然向急救部部長田所提交了辭職書。
田所說辭職書先保存在他這裏,
並告誡白石一旦現在逃離了急救中心就再也別想回來了。

這天夜裏翔北急救中心接到了請求接收急症患者救治的要求。
患者是一位幾經妊娠36周的孕婦,她不慎倒被壓在了書架的下麵。
患者幾乎跑遍了市內所有的醫院都被拒絕接收。
三井決定收治患者並與藍澤,緋山一起緊急準備。
經過檢查發現孕婦的骨盆發生了骨折,正
在進行處置的藍澤做出了優先搶救母體的決定…

第十一集
在高速路的隧道裏發生了多輛汽車互相追尾的行車事故,死傷人數很多。
藍澤乘坐航空醫療救助機趕赴事故現場,看到了非常驚人的場面。
黑田接到報告後馬上派白石和緋山乘坐直升機到現場幫助運送傷者,
同時還讓森本和藤川做好接診的準備工作。

三井對隧道內的安全性進行確認後,
命令藍澤將滯留在隧道中的傷者按照受傷的輕重緩急分類。
白石和緋山開始救治已經被運出隧道的傷者。
藍澤和伢島一起進入隧道,首先看到一位叫小西的女性胳膊上流著血要求幫助,
他的戀人谷口駕駛的摩托車橫倒著被擠壓在卡車的下面。

白石和緋山正在為一名叫澤野良江的女性進行治療。
良江則不斷的叫喊著還在隧道內生死未卜的丈夫和兒子。
不一會員警將良江的兒子秀明送到了她的身邊,但是丈夫明夫依然情況不明。
緋山發現良江的腹腔內還在出血,決定用直升機將她送回醫院救治,
但是良江卻懇求緋山在他丈夫沒有出來之前把她留在這裏。

營救隊已經進入到隧道內開始了對穀口的營救作業。
但是營救工作進展十分的緩慢,於是藍澤就地開始了對穀口的救治。
在傷情還不十分明確的情況下藍澤嘗試著為他做引流,
但是穀口由於胸內大量的出血已經處於十分危險的狀態。
藍澤準備進行開胸止血但是…(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