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 沒有玫瑰的花店 分集劇情介紹1-11(THE END)

第一集
經營小花店的汐見英治帶著八歲的女兒雫一起生活,
最近,英治非常擔心自己的女兒,因為她常常戴著頭套,不想讓人看到她的臉。
某天,有一位名叫白戶美櫻的女性到店裏來躲雨,為了表示感謝還要買一束花。
這時,英治被雫的班主任小野優貴叫出去了,
因為雫戴頭套被轉校生欺負了,優貴還說雫在學校很有人氣。
儘管沒什麼問題,但英治還是很在意雫的頭套,
於是他去問住在山上的菱田桂子。
其實雫對自己的生日和母親的忌日在同一天抱有疑問,
為了不讓英治想起妻子,所以她才包上頭套。
晚上,英治往俱樂部送花時,正好碰到年輕牛郎工藤直哉被前輩毆打,
英治聽直哉流著淚說必須拿錢給懷孕的女友,沒法放著他不管。
英治帶著直哉回家後才把美櫻送回公寓。
第二天早上,英治剛剛起來就看到直哉,他希望能在店裏住一段時間。
這時,優貴也來了,英治帶她到花店對面的咖啡店去,店主四條健吾是英治的恩人。
優貴還是很擔心雫,而英治認為她肯定在懷疑母親的死。
傍晚,英治給雫講了《北風和太陽》的童話,
告訴她母親的死跟她無關,雫這才摘下了頭套。
第二天是雫的生日,桂子和直哉忙著準備派對。
英治忙著給女兒去買小狗,正好在路上碰見美櫻闖紅燈,他趕緊過去救人…

第二集
上課時,雫念了自己的作文,她寫道爸爸是她最尊敬的人,
因為爸爸一直默默地做著許多事,喜歡幫助別人。
雫不知道爸爸是不是很幸福,但是她認為爸爸很偉大。
吃晚飯時,直哉提醒英治不應該對美櫻太好,不然會引起她的誤會,
如果把她當作結婚對象就無所謂了,可是英治表示他從來沒那麼想過。
健吾約英治,告訴他菱田的房子一出手就賣出去了,
健吾決定開一個送別會,並且希望把小野老師也邀請來,
讓英治問問她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英治來見菱田,她說其實兩個兒子也想要她搬過來一起住,
但是她不喜歡要兒媳婦伺候她,於是決定搬來養老院。
院長把美櫻請到辦公室,告訴她直哉是他請來徹底調查花店底細的人,
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偵探,希望美櫻和直哉可以好好地合作。
美櫻卻不想欺騙人,院長勸她放鬆點,當作遊戲來享受。
英治對雫說他喜歡那種笑容像花一樣燦爛的人,他覺得美櫻就是那種人。
直哉來到美櫻家,可她還是不願欺騙別人。
直哉卻提出美櫻爸爸的手術就主要掌握在院長手中。
英治的妻子在錄影上對他說希望他可以嘗試對一個人溫柔,
因為對人溫柔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這盤錄影被直哉拷貝了一份給院長,院長看到錄影驚呆了。

第三集
如今汐見家總共有四個人住了,包括英治父女、菱田貴子和工藤直哉,
本來就不大的屋子顯得格外擁擠。
這天英治在超市里看到小雫的同學廣田省吾居然在偷東西,且被店員抓個正著。
英治很在意省吾的事情,不僅幫他解圍還把他帶回了家。
但很快班主任小野優貴還是知道了這件事情,
立刻斥責英治不該如此任意妄為,並強行把省吾帶走了。
儘管如此最終優貴還是因為沒轍只能跑來找英治商量對策。
直哉告訴美櫻最近英治和優貴走得很近變得很親密,
美櫻情難自禁想要指責英治,結果對自己這種心情感到很吃驚,
明明是為了騙英治才接近他,居然不由自主對英治產生了感情。
第二天美櫻去花店的時候優貴也來了,
因為直哉的那番話,美櫻很在意他們兩人的相處。
面對美櫻的詰問反倒是優貴大方承認自己對英治很有好感,
這讓美櫻大發雷霆立刻轉身離開,不知所措的英治趕緊追了出去。
途中美櫻被一群不良少年包圍,為了保護美櫻英治立刻挺身而上,
卻被不良少年們揍得東倒西歪,讓美櫻非常感動,幸
虧不久員警來了那群不良少年逃跑英治才得救。

第四集
被英治目睹在超市里偷東西的省吾又犯了,但這次他連衣服都濕了。
省吾的父母為了兒子跑去超市道歉並表示願意賠款,
事情了結後英治從店長那裏知道了這件事情,
確認出自己很擔心的事實,他發現省吾是個被父母忽視的孩子。
這天菱田貴子去醫院探望朋友,發現美櫻居然是這裏的護士。
另一方面,美櫻終於受不了沒完沒了地對英治撒謊了,
跑去懇求安西輝夫不要再這樣對英治,
安西卻指出自己的女兒當初被一個臭男人騙了,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英治,為此他一定要找英治報仇。
英治和四條健吾一起去找省吾,因為他們收到了省吾寄來的求助郵件。
省吾的父母表示如果他們兩能幫助自己的兒子,可以提供很優厚的報酬。
之後英治來找美櫻,雖然從安西院長那裏聽說了那件事,她依然選擇相信英治。
英治忍不住擁抱住了美櫻,然後開始詢問美櫻接近自己究竟有什麼目的…

第五集!
英治從直哉那裏聽說美櫻動手術就能看見,但卻因為沒錢無法動手術。
並且最近有個願意拿錢給美櫻治眼睛,
想借機和她結婚的男人出現了,英治因此開始不安。
但這不過是安西對英治實行的又一個報復而已。
英治來找美櫻詢問事情真偽,美櫻表示因為有喜歡的人所以拒絕了對方的資助。
兩人終於確認彼此都愛上對方了。
美櫻更告訴英治不用擔心手術費的問題。
儘管如此,英治還是把花店的保證金拿了出來。
另一方面,桂子把自己在醫院裏看到美櫻的事情告訴了直哉,
為了查明真相直哉和桂子一起跑到醫院去親自求證,卻並沒有看到美櫻在那裏。
美櫻從直哉那裏得知桂子已經懷疑自己了,
一方面又因為英治居然要為自己出手術費感到煩惱,
於是決定從安西這個計畫裏消失。
很快美櫻就安排父親平川轉院但其父的病情卻突然惡化。
結果美櫻不得不再次回到安西的醫院。
平川的病需要安西這樣的名醫才治得好,除了求安西美櫻已經別無他法了。
英治帶著女兒去給妻子掃墓回來,
小雫告訴父親自己和在天堂的媽媽商量過了,希望爸爸把錢拿給美櫻做手術。

第六集
桂子得知英治居然給了美櫻一筆錢做治療眼睛的手術費而大吃一驚,
便把美櫻是個護士的事情告訴了英治,
並且要求他無論如何要自己去確認一下。
優貴老師陪著受傷的直哉回到汐見家,直哉從美櫻那裏知道她得到了英治一筆錢,
要求美櫻自己支配這筆錢,但美櫻卻把錢給了安西。
安西出現在了茶餐廳,並借機接近小雫,
他更把小雫帶回了自己家,告訴她自己就是她的外公。
英治因為桂子的一番話變得有些在意,於是親自跑去醫院想知道真相,
但他並沒有在護士辦公室找到美櫻,於是以為只是誤會。
結果在走出醫院的時候,卻看到美櫻和其他同事一起迎接救護車下來的病患。
回到家英治告訴桂子已經去確認過了,但卻並不關心給美櫻的那筆錢會如何。
美櫻對這些事情依然一無所知,還謊稱要出院聯絡上了英治,
並用繃帶包著眼睛撒謊說已經動過手術了,
即使知道真相英治也沒有改變任何態度,一如既往地對待美櫻。
他很想問美櫻為什麼要騙自己,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第七集
一名律師來找英治,告訴他安西要爭奪小雫的撫養權。
英治從優貴老師那裏得知小雫最近最近經常和安西見面。
優貴更告訴英治,小雫為了能維持花店希望安西能借錢給英治。
另一方面,美櫻為了確認英治是否真如安西所言那種萬分冷酷的男人,
就拜託直哉幫忙調查。
直哉為了還債則搶走了美櫻從英治那裏得到的那筆錢。
之後優貴到醫院來找美櫻。
第二天美櫻把自己和直哉的事情告訴了優貴,
優貴告訴她英治知道美櫻內心的痛苦,所以英治才會從不問美櫻騙自己的原因。
英治得知因為小雫安西願意借錢給自己,
於是跑去找安西,安西親口承認美櫻的確是自己安排的一個局。
英治回到家後告訴女兒放學後就去安西家,
更告知桂子會和她一起,讓小雫大喜過望,
但英治自己不會去則遭到了女兒的反對。
小雫要求以後也一直和爸爸在一起,英治卻不肯同意,
難過的小雫當即轉身飛奔而去。
英治焦急地和四條健吾一起四處尋找小雫時,
美櫻打來了電話,原來小雫現在美櫻家。
英治表示不希望和岳父爭奪女兒的撫養權,願意自動放手。
美櫻卻敏銳地指出英治明顯是在怕什麼,對這個問題英治卻不肯回答。

第八集
英治決定放棄小雫的撫養權,並開始準備關閉花店的事宜。
這天小雫的班主任要求英治到學校來,
英治發現班上所有小朋友都戴著頭套遮住本來面目,
小雫要求父親從孩子裏面分出誰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如果答錯了小雫就不去安西那裏,但如果答對了,小雫就必須去安西那裏。
雖然孩子們並排站在一起無分軒輊,
但身為父親的英治怎麼可能不認得自己的女兒,
英治很肯定地指出這群孩子裏面並沒有小雫,並在一堆掃除用具中找出了小雫。
另一方面,美櫻讓桂子轉告英治,找到了小雫母親生前拍的錄影帶,
讓桂子產生了混亂,最讓她吃驚的,
卻是原來英治和美櫻都知道彼此的事情但卻都裝做不知道,
且明顯打算繼續這樣維持下去。
直哉為了還債偷了英治給美櫻的錢,並因此感到羞愧開始避開大家,
卻又有些放心不下英治跑去找美櫻,美櫻氣憤地把直哉關進了廁所就走開了。
不久四條和小野優貴來了,四條把直哉從廁所裏放了出來,並告訴他英治現在多麼悲慘。

第九集
神山舜突然出現在英治面前,他是在國外工作的外科醫生,
這次是因為有困難的手術被安西找回來的,阿舜對安西和英治的關係一無所知。
英治關掉了花店就沒有了收入來源,美櫻勸他到自己這邊來打工。
結果這天從醫院回家途中,美櫻偶然邂逅了阿舜,
並被對方用計程車送回了家。
在車裏時美櫻對阿舜的態度極其不滿。
此時小野優貴要求直哉把錢還來,一方面又擔心失去蹤影的四條,
於是跑去找住在美櫻家的英治商量。
不久美櫻和阿舜的車子到了,四人突然面對面。
美櫻和小野都發現英治和阿舜之間似乎有什麼,
阿舜告訴英治自己是無名戰士,小野似乎領悟到了什麼,但美櫻卻完全沒明白。
阿舜更得知英治從來不賣玫瑰。四條成功拿回了英治的錢,
更從桂子那裏得知原來小雫並不是英治的親生女兒。
另一方面,直哉則在努力尋找小雫的親生父親,
發現小雫的媽媽生前和小野畢業于同一所大學。

第十集
英治和美櫻之間變得陌生起來,於是兩人的同住生活就此告終。
美櫻的父親平川要接受一項很困難的手術,
為他執刀的人就是阿舜,安西更告訴美櫻,阿舜就是小雫的親生父親。
美櫻跑去找阿舜指出英治代替他承受了安西的憎恨,
他應該自己負擔起來,更把小雫就是他女兒的事情也告訴了阿舜。
英治和小野、桂子一起聚集在了四條的茶餐廳,
四條等人向英治挑明自己已經知道他和小雫真正的關係了,
並發誓決不會把這件事告訴小雫。
阿舜為了求證小雫的事情跑來找英治,
英治承認他的確是小雫的親生父親,
並指出當初小雫的媽媽琉璃很希望能和阿舜共建一個家庭。
但阿舜根本不肯接受英治這番說辭,他無法接受自己有個孩子的事實。
英治卻指出安西實際上也已經知道他就是小雫親生父親的事。
阿舜去見小野,並把自己和英治小時候發生的驚人事情告訴了小野。
到了平川動手術的日子,手術前阿舜在美櫻的陪同下去找安西,
並提出要求,如果要自己為平川動手術,那麼安西就必須忘記阿舜和琉璃的關係。
這麼過分的條件安西根本不可能答應,於是阿舜拒絕動手術離開了醫院。

第十一集
英治在電話裏把自己不是小雫親生父親的事情告訴了她,
讓小雫大受打擊,不過英治對小雫保證即便如此,
今後也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改變。
眼見英治如此,阿舜終於經不住美櫻的懇求返回醫院,
並走進手術室開始為平川動手術。
但很快平川的心臟就停止了跳動,眾人的搶救也都無濟於事,
阿舜把美櫻帶進了手術室,讓她不停呼喚父親希望奇跡出現。
美櫻拼命呼喚著父親,終於平川的心臟奇跡般地重新開始跳動起來。
阿舜於是開始為平川動手術,且最終手術獲得了成功。
英治被安西叫了去,安西告訴他願意出資協助他再開花店。
但英治卻以找朋友借為由拒絕了安西的幫助,並把花店的房契也拿了出來。
安西現在已經得知原來當初琉璃懷孕期間,
是英治在一旁溫柔鼓勵並撫養了明明沒有血緣關係的小雫,
為此安西非常感激英治。
安西更表示會把小雫還給英治。
英治卻指出孩子應該跟著親生外公長大比較好。
阿舜回美國去了,英治則為花店重新開張忙碌著,這筆錢是阿舜借給他的。
花店已經重開一年了,英治開始在店裏擺放玫瑰花,
但美櫻和平川依然毫無音信…(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