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他來了,請閉眼 分集劇情介紹1-24(THE END)

第1集
簡瑤面試翻譯成功 市區發生幾起失蹤案
簡瑤畢業于江州大學,在一所外貿公司工作,是一名普通的職員。
工作閒暇之餘,擅長英語的簡瑤在網上找到了一份翻譯工作。
雇主是一名醫學解剖專家,住在遠離市區的山中別墅,地理位置偏僻,
江瑤聯繫到了發小李熏然,在其接送下坐車往山上行去,
一同隨行的還有簡瑤的妹妹簡宣,姐妹兩人長得很像,
面如滿月眉清目秀,簡萱與姐姐簡瑤相比,多了幾分可愛純真的氣質。
李熏然是潼市警察局的員警,正在著手調查一起青少年失蹤案,
因簡瑤要到山上面試,李熏然放下緊急的破案任務,
開車送簡瑤上山,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對簡瑤的重視。
汽車沿著盤山公路前行,在一幢別墅外面停下,別墅大門緊閉,
周圍是茂密的樹叢,膽小的簡萱隱約發現樓上的窗簾後面站著一個人,
心中生起惶恐催促簡瑤下山,簡瑤因為別墅大門緊閉,只得打道回府。
李熏然返回警局著手處理青少年失蹤案,市區一共發生五起類似的失蹤案,
李熏然認為五起案件的兇手是同一人,拿起資料到辦公室找父親商量併案。
李父是警局局長,對待工作一絲不苟,平日不允許李熏然在警局父子相稱,
李熏然犯了口誤喊了一聲父親,引來父親不滿,趕緊改口稱父親為局長,
隨後將幾起失蹤案簡單描述一遍,要求父親允許併案調查。
李父處理各項案件謹小惕微,力求百分百準確無誤,
因李熏然無法展示幾起失蹤案關聯在一起的證據,李父不同意併案。

簡瑤再次上山面試,接待她的屋主自稱是薄靳言,
其實真正的薄靳言沒有現身,簡瑤頭腦靈活,
從客廳的一本雜誌看到假薄靳言的真名叫傅子遇,當場拆穿傅子遇的身份。
薄靳言雖然只招短期醫學解剖翻譯,卻要求苛刻,
希望能招到一個機智聰明的翻譯,
簡瑤符合薄靳言的條件,順利成為臨時翻譯。
晚上,簡瑤回家吃飯,李熏然也在家中做客,
簡母在吃飯過程中提醒簡瑤與李熏然多抽時間相處,
言外之意非常明顯,希望兩個年輕人不能只顧事業把戀愛的事情拋到一邊。
簡瑤與李熏然從小一起長大,
她把李熏然當成好哥們,還從沒有想過進一步發展關係。
市區再次發生一起青少年失蹤案,李熏然在一個同事的陪同下出門查案,
發現事發地點與簡瑤工作的別墅很近,憑著職業的敏感,
李熏然懷疑別墅中還住著其它人。
薄靳言在生活中不苟言笑,給人冷冰冰難以相處的感覺。
他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時常做一個古怪的夢,夢中夢到另一個性格的自己。
一天晚上,簡瑤因為下雨無法回家,只得留在別墅裡面。
因供電器燒壞,簡瑤關閉一扇被大風吹開的窗戶不慎摔倒,
鑲在窗戶上的玻璃落在地上應聲碎裂,薄靳言佩戴夜視鏡出現,
擔心簡瑤在黑暗中踩到碎玻璃,抱起簡瑤回到客廳沙發上,
最後還送了一件衣服給簡瑤禦寒,
一系列的熱心腸表情與之前冷若冰霜天差地別。

第2集
薄靳言私藏人體殘肢 幾個失蹤少年疑遇害
簡瑤擅長釣魚,獲得薄靳言的賞識,
薄靳言送了一把價值上萬的釣魚杆給簡瑤,希望簡瑤再接再勵釣更多的魚。
王叔是菜市場的菜販,與簡瑤是老熟人,小金替王叔送魚到山中別墅失蹤,
王叔糾集一幫兄弟,上山找薄靳言算帳。
住在山下的人都把薄靳言當成怪人,王叔懷疑薄靳言綁架了小金。
薄靳言沒有出面接待王叔,而是通過電話與簡瑤聯繫,
讓簡瑤帶著王叔到一樓看看,王叔一行人在簡瑤的引領下進入別墅,
簡瑤推開一樓的一個房間,發現裡面放著許多容器,
容器中裝著各種不同的人體部位殘肢。
王叔一行人哪裡見過這種駭人的場景,嚇得屁滾尿流落荒而逃。
有人在逃跑過程中打了報警電話,引來了李熏然為首的員警。
李熏然在簡瑤的帶領下進入一樓房間,
目瞪口呆注視擺放在房間裡面的人體殘肢,簡瑤對此見怪不怪,
薄靳言是醫學解剖專家,家中擺放一些人體殘肢合情合理。
李熏然對法律條規非常熟悉,薄靳言未經相關部門許可,
私自存放大量人體殘肢,其行為已經觸犯了法律。
家中已經招來了員警,薄靳言置身事外始終不肯現身,李局長聞訊趕來,
弄清別墅主人的名字之後,在眾人面前提起薄靳言的顯赫身份。
薄靳言是美國馬里蘭大學最年輕的博士後,
畢業以後他拒絕了馬里蘭大學的邀請,
回到中國公安大學,擔任犯罪心理系副教授。
李局長沒有料到的是,薄靳言竟然在潼市買了一幢別墅,
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外界對此一無所知。
第六起失蹤的受害青少年叫付明義,薄靳言駕駛智能汽車安迪下山查案,
一同隨行的還有簡瑤,兩人前往付家從付母嘴中瞭解案發始末,
簡瑤頭腦聰明,憑藉付明義在家中留下的一些物品,
推敲出了一些利於破案的線索。
薄靳言驚喜交加,主動擁抱了簡瑤以示賞識。
回家路上,薄靳言與簡瑤談起市區發生的幾起青少年失蹤案,
憑著多年的從業經驗,薄靳言猜測幾個受害人可能已經遇害,
作案者十之八九是一個連環殺手絕非人販子,
說起連環殺手,薄靳言一臉的興奮,他最喜歡追捕變態殺手,
偵破難度係數高的案件,只有這樣才能顯示出他高超的智商。

第3集
警方找到幾具屍體 薄靳言造出分屍機器
潼市接連發生多起青少年失蹤案件,
警方偵破多日始終未能找到失蹤的青少年。
薄靳言帶著簡瑤調查最新一起失蹤案件,查到了一些線索,
開車往警局方向趕去。李熏然是急性子,與簡瑤電話聯繫,
希望薄靳言直接在車上做簡報,彙報調查的過程。
薄靳言悠然自得開車,並不急著向李熏然彙報調查結果,簡瑤無可奈何,
只得找了一個理由敷衍了事,讓李熏然耐心等侯薄靳言去警局。
薄靳言抵達警局,給查案小組講解兇手作案的動機,
兇手只選身高一米六上下的青少年下手,
說明兇手本身長得也不高大,不敢誘騙身材高大的青少年。
薄靳言決定等到找到失蹤的青少年屍體再描述兇手長相,
兇手的心理狀態和性格會表現在行兇過程中,只要找到屍體,
薄靳言就能根據屍體的傷口推測兇手相貌。
警方在山中找到六七具失蹤少年的屍體,
薄靳言驅車搭載簡瑤趕到事發地點,簡瑤膽小不敢觀看警方挖出的屍體,
薄靳言在李熏然的引領下來到埋屍地點,
李熏然向薄靳言講解驗屍過程,兇手大約每隔三周殺害埋葬一個受害者,
最晚的一個遇害者在一周前被埋葬,
由此說明失蹤的小金極有可能還活著,二周之後兇手才會殺掉小金。
薄靳言返回住處,利用高科技設備研究幾具屍體被分解過程,
簡瑤進入房間險些踩到一隻小烏龜,傅子遇向簡瑤介紹小烏龜的姓名,
小烏龜叫沉默,是薄靳言餵養的寵物,一天前薄靳言躺在床上睡覺,
說夢話提到沉默,當時簡瑤還以為沉默是薄靳言的女朋友。
薄靳言經過分析研究,猜測兇手少年時期心理變態,
喜歡虐殺動物,隨著年齡增長,兇手越來越不滿足虐殺動物,
為了獲取更刺激的殺戮快感,兇手開始獵殺未成年少年。
經過幾次做案,兇手積累經驗,研發出了一台高效率分屍機器。
簡瑤上門慰問王叔,王叔正為兒子小金失蹤寢食不安,
幾天前王叔誤以為小金被薄靳言綁架,直到薄靳言與警方合作查案,
王叔才意識到薄靳言是神探。
薄靳言動手能力超強,親自製作了接近兇手分屍的機器,
機器還差許多切割屍體的刀片,
李熏然猜測兇手在市區的刀具鋪購買大量刀片,
於是決定調查各大刀具鋪。警方找到最早失蹤的少年屍體,
因警局缺少相關設備,無法檢驗出死者身份。

第4集
兇手落網 薄靳言欲與簡瑤續約遭拒
最早的一個遇害者穿著一條極不合身的長褲,
薄靳言一眼識出長褲非遇害者所有,
也許是兇手綁架遇害者之後買的褲子。
簡瑤拿起相機,拍下遇害者留下的物品,
其中一個物品是一個文具盒,簡瑤拍完相片回到家中,
給好奇心重的妹妹簡萱查看跟案件有關的相片。
簡萱識出文具盒來自市內某個小學,簡瑤看到了破案的希望,
立即知會薄靳言,與薄靳言到簡萱所說的小學明查暗訪。
小學沒有發生人員失蹤案,薄靳言將懷疑目標鎖定在一家五金店,
正好遇到五金店主孫勇外出歸來。
孫勇見薄靳言找上門來,面色一變轉身就跑,
薄靳言猜到孫勇就是作案兇手,撒腿向孫勇追了過去。
簡瑤在路上揮起木棍打倒孫勇,木棍不夠堅硬未能打暈孫勇,
眼看簡瑤就要被孫勇傷害,薄靳言與李熏然先後趕來,
合力制服了孫勇。一行人返回五金店,找到了孫勇做的分屍機器,
並且在一個木箱裡面找到平安無事被綁住手腳的小金。
幾個醫護人員趕來抬走了小金,薄靳言留下來沒有離去,
在簡瑤驚訝的目光中躺到分屍機器上,假想遇害者被分屍過程。
由於遇害者都是身高一米六左右的青少年,
薄靳言讓身形嬌小的簡瑤躺到分屍機器上,
簡瑤沒有薄靳言那麼膽大,敢為破案事業獻身,
死活不肯躺到曾經切割遇害者的機器上。
薄靳言找到了最早的一個遇害者親屬,
該親屬以為遇害者外出打工,所以一直沒有報案。
薄靳言對簡瑤的表現非常滿意,簡瑤與薄靳言的勞務協議即將到期,
薄靳言寫了一份三年合同書想繼續聘用簡瑤。
簡瑤經歷了一次驚心動魄的查案之旅,
如同做了一個噩夢,不願意再與薄靳言續約。
李熏然開車送父親回家,父子兩人在路上談起簡瑤,
李父希望李熏然與簡瑤戀愛,
李熏然其實早就看出簡瑤對他無愛,只是把他當成好夥伴。
李熏然到簡瑤家中,幫助簡瑤拉窗簾,兩人配合默契,如同一對情侶。
簡母看在眼裡喜在心裡。
王叔帶著小金上門送禮答謝薄靳言,
薄靳言不善待客,讓好友傅子遇接待王叔父子。
簡氏姐妹到薄靳言家中做客,有人藏在暗處,
舉起攝像器材,神不知鬼不覺拍下簡氏姐妹進入別墅的情景。

第5集
神秘人監拍薄靳言 簡瑤到江州任職
傅子遇的公司周年慶,留下許多沒有燃放的煙花,
薄靳言順水人情把煙花送給簡瑤。
簡瑤帶著妹妹簡萱上門拿取煙花,因煙花數量太多,
簡瑤在妹妹簡萱的建議下到山下的河邊就地燃放一部份煙花。
薄靳言與姐妹兩人同行,簡瑤叮囑薄靳言不能開口說話,
薄靳言是破案高手,平日一開口就是一大堆破壞氣氛的理論,
簡瑤不希望薄靳言破壞美好的煙花綻放時光。
煙花在河邊成片燃放,將半個天空映照得五彩繽紛,
薄靳言佩戴口罩檢查煙花燃放過程,
幾個看煙花的女子被薄靳言帥氣的外形吸引,尖聲驚叫。
薄靳言向一個小女孩講述跟爆炸有關的理論,小女孩聽得雲裡霧裡,
簡瑤趕緊拉走薄靳言,免得薄靳言破壞小女孩欣賞煙花的心情。
當天晚上正好過節,簡瑤邀請薄靳言到家中做客。
吃飯之前,李熏然與薄靳言在陽臺談起少年失蹤案件。
警方對孫勇的身世背景展開調查,發現孫勇一生平凡,
沒有經過大起大落的人生,通常情況下,
只有經歷過不幸的人才會犯案,孫勇犯案之前人生一帆風順,
李熏然對孫勇作案的動機百思不解。
孫勇在案發現場留下幾行血數位,警方正在破解血字數位傳遞的資訊。
薄靳言認為血數字沒有任何含義,拒絕再次調查孫勇。
晚上吃飯,薄靳言獲得簡母高度讚揚,一屋的人共聚一室邊吃邊聊,
全然沒有發現暗處藏著一個神秘人,悄無聲息拍下所有人吃飯的情景。
薄靳言吃完晚飯在傅子遇的陪同下坐車離開市區,返回山中別墅。
傅子遇下車之後遞了一份簡瑤的背景資料給薄靳言。
簡瑤六歲那年,從事員警行業的父親因為得罪了犯罪份子慘遭殺害,
遇害的還有簡瑤的爺爺奶奶,
當時簡瑤與妹妹簡萱藏在衣櫃裡面逃過一劫。
也許是童年不幸的經歷,導致簡瑤對偵查行業產生抵觸,
所以不肯繼續做薄靳言的助理。
薄靳言看完簡瑤的資料接到幾條短信,短信是薄靳言在簡家吃飯的情景,
發短信的人附上一行意味深長的文字,稱自己一直走在薄靳言前方。
薄靳言看完短信內容,陷入到震驚中。
簡瑤離開居住城市,前往江州任職,薄靳言隨簡瑤一起去江州,
讓傅子遇幫忙為簡瑤租了一套房子,簡瑤對房子非常滿意,
薄靳言也在同一幢樓層租了一套房子,與簡瑤成了鄰居。
簡瑤到澄宇公司報導,被調到市場二部工作,
結識了負責引導新人工作的裴澤。
裴澤領著簡瑤向辦公地點走去,一路上與同事們打招呼,
其中一個女同事意味深長提醒簡瑤不能走王婉薇的後路。
王婉薇已經自殺,在紅葉山莊的浴室裡面割腕自殺。
她剛死不久,簡瑤就接替了她的職務,
這不得不讓同事們浮想聯翩,擔心簡瑤步其後塵。
王婉薇走得太匆忙,公司還沒來得及整理她的辦公桌,
簡瑤來到屬於王婉薇的辦公桌前正想坐下,
女同事薛青走了過來,拿起桌上一張王婉薇的相片,
一臉神秘打量簡瑤,欲言又止,被上級叫走。
晚上,簡瑤下班回家,發現薄靳言沒有事先通知就進入她的家中,
薄靳言把簡瑤的家當成自己的家,毫無一絲拘束感,
簡瑤做了晚飯招待薄靳言,兩人相處悅快。
吃飯結束,簡瑤接到李熏然打來的電話,
李熏然得知薄靳言與簡瑤共進晚餐,
生起醋意,認為簡瑤與薄靳言在談戀愛。
簡瑤否認了李熏然的懷疑,李熏然談起正事,
稱省專家又找到了孫勇留下的新的血數字,
如果案情有了新的進展,他再打電話聯繫簡瑤。

第6集
薄靳言再次成為簡瑤上級 王婉薇死因成謎
簡瑤進入澄宇公司工作,結識了裴澤在內的幾個同事,
眾人很快便與簡瑤拉近了關係,有說有笑。
簡瑤躊躇滿志準備大幹一場,
意外發現公司新上任的總監竟然是薄靳言。
薄靳言從事犯罪調查行業,卻搖身一變成為公司總監,
簡瑤認為薄靳言在糾纏她,上一次破除少年失蹤案,
薄靳言曾經提出與簡瑤簽三年期限的勞務合同,
簡瑤覺得自己不適合查案,謝絕了薄靳言拋出的橄欖綠。
薄靳言此番現身公司成為總監,
十之八九想說服簡瑤成為他的查案助手。
更讓簡瑤意想不到的是,
她被公司的林經理調換職務,再次充當薄靳言的助理。
薄靳言領著簡瑤見公司總裁尹姿琪,
簡瑤這才得知尹姿琪邀請薄靳言破案,
臨時安排了一個職務掩蓋薄靳言的身份。
案件的遇害者是澄宇公司的員工,姓王名婉薇,
警方在王婉薇遇害之時欲進行屍檢,遭其家人阻攔,
只得對外公佈王婉薇為自殺身亡。
王婉薇死後不久,澄宇高層為了掩蓋真相,
私下轉了十萬元給王父,轉帳的帳戶主人是尹姿琪的未婚夫藺漪陽,
大凡做壞事的人都不會光明正大用自己的帳戶轉帳,
尹姿琪猜到未婚夫藺漪陽被人陷害。
一個月以來,尹姿琪經常收到同樣內容的郵件,
發郵件的人稱王婉薇並非死于自殺,
尹姿琪為了查出王婉薇死因,於是向大名鼎鼎的薄靳言求助。
薄靳言加入公司做臨時總監之時,指名道姓讓簡瑤做他的助理,
簡瑤胳膊擰不過大腿,只得聽從尹姿琪的安排,
協助薄靳言調查王婉薇死因。
薄靳言破案期間,領著簡瑤出門採購家居用品,
兩人躺在家居店的新床鋪上體驗睡感,
薄靳言再次勸說簡瑤做他的助理,經過第一次合作破獲少年失蹤案,
薄靳言發現簡瑤可以提高他的破案效率。
簡瑤再次拒絕了薄靳言的邀請,經過上一次破案噩夢般的經歷,
她唯恐避之不及,更嚮往遠離破案的陽光生活。
王婉薇死前寫了一封遺書,薄靳言讓簡瑤念讀遺書,
簡瑤多愁善感眼淚橫流讀完了遺書,薄靳言根據遺書內容分析,
推斷王婉薇確實死於自殺,至於為何自殺,還需深入調查。
李熏然查出尹姿琪是薄靳言的姐姐,簡瑤得知真相吃驚不小,
擔心薄靳言因與尹姿琪有親屬關係,影響破案的公正性。
薄靳言提醒簡瑤大可放心,他的母親嫁給了尹姿琪的父親,
兩人無血緣關係,只是法律上的姐弟。
薄靳言找到了王婉薇的微博,
簡瑤上網流覽王婉薇生前在微博上寫下的內容,揣摩王婉薇生前的遭遇。

第7集
王婉薇是毒販 薄靳言被神秘人監視
李熏然向上級審請調到江州工作,獲得上級批准,
初到江州的他興致勃勃上門拜訪簡瑤。
簡瑤得知李熏然將在江州工作一年,欣喜若狂。
李熏然帶來了一組數字,是之前的殺人魔孫勇寫的一組數字。
李熏然暫時沒有破解出數位包含的資訊。
簡瑤接待李熏然的時候,再次收到一份寫著薄靳言名字的快件,
薄靳言住在樓上,與簡瑤抬頭不見低頭見。
李熏然為此頗有微詞,認為薄靳言想追求簡瑤。
簡瑤向李熏然表示,她只是做薄靳言的助手,與薄靳言沒有私人感情。
說曹操曹操就到,薄靳言打電話給簡瑤,將簡瑤喚到南山公墓給王婉薇上墳。
簡瑤趕到南山公墓,跟隨薄靳言來到王婉薇的墳前,遇到公司同事麥晨。
薄靳言心思敏銳,懷疑麥晨與王婉薇死亡案件有關聯,
麥晨在薄靳言的追問下坦承暗戀王婉薇,
當初他進入澄宇公司的時候對王婉薇一見鍾情,
後來在王婉薇割腕自殺當晚向其表白,卻遭拒絕。
從邏輯上分析,麥晨表白遭拒,定然惱羞成怒,
失去理智殺害王婉薇,偽造自殺現場。
薄靳言偵查案件從不按照常理推斷,聽完麥晨講述的事情經過,任其離去。
在返回公寓的路上,簡瑤接到傅子遇打來的電話,
傅子遇找到了王婉薇自殺當天寫的一篇日記,
日記中出現麥晨向王婉薇表白的內容,薄靳言由此斷定麥晨沒有說謊。
簡瑤與薄靳言返回公寓,一刻不停繼續推斷王婉薇自殺原因,
王婉薇在自殺之前的幾個月情緒低落,
不像是工作不順的原因,而是其它原因。
薄靳言分析出王婉薇因為犯了罪本來打算自殺,
結果因為麥晨表白又打消了自殺念頭,
最後惹惱了幕後兇手,給她帶來了殺身之禍。
通過王婉薇生前種種表現,薄靳言猜到王婉薇是癮君子,
殺害她的人極有可能是毒販大佬,
而且毒販一直利用澄宇公司建立了販毒網路,神不知鬼不覺進行販毒交易。
王婉薇因為正在從事販毒行為,
所以才拒絕麥晨求愛,為了能跟麥晨在一起戀愛,
她打算洗心革面從頭做人,於是掩埋一些證據。
薄靳言按照自己的分析,果然在王婉薇的住處外面挖到一包毒品,
由此說明之前的推斷是正確的。
王婉薇自殺案逐漸清晰,簡瑤開始研究孫勇寫的數位密碼,
經過分析,她破解出數位包含的中文內容:你好,西蒙。
西蒙是薄靳言的英文稱呼,薄靳言其實早已破解出孫勇寫的數位,
他猜到數位不是孫勇寫的,而是一個變態狂寫的,
孫勇犯罪殺人,極有可能受到變態狂引誘。
變態狂一直藏在暗處,經常拍攝薄靳言出行的相片,
然後又把相片發給薄靳言,肆意挑釁,
每次趕在薄靳言破案之前製造新案件,獲得一種成就感。
尹姿琪收到大量神秘郵件,極有可能是變態狂發送的。
薄靳言迅速與國外的同事蘇姍聯繫,
調查一個叫湯米的變態狂是否還在監獄中,
湯米曾經犯下聳人聽聞的"鮮花食人魔"案件,
被薄靳言抓捕,至今仍在監獄服刑。
薄靳言猜測寫數位密碼的人不是湯米,而是認識湯米的人,
他向蘇姍尋求國際支援,蘇姍為薄靳言聯繫中國警方,
允許薄靳言與中國警方資源分享,查閱許多機秘案件資訊。

第8集
裴澤疑似殺害王婉薇的兇手 薄靳言追查變態狂
裴澤邀請同事們到家中聚會,簡瑤也在邀請之列,
王婉薇之死與裴澤很可能牽涉其中,
簡瑤的任務就是從裴澤家中搜到毒品,
找到有力的證據,證明裴澤是殺害王婉薇的兇手。
薄靳言開車送簡瑤到裴澤家,簡瑤帶上竊聽器,與薄靳言保持聯繫。
在薄靳言的指引下,簡瑤進入裴澤家的衛生間,尋找有可能藏毒的地方。
裴澤似乎對簡瑤產生了懷疑,拍打房門。
簡瑤打開房門,謊稱肚子痛,裴澤開玩笑認為簡瑤在窺探他的內心,
每個人的生活習性都可以從衛生間的環境表現出來,
簡瑤在衛生間待得太久,已經暴露了自己的意圖。
聚會結束,同事們相繼離去,裴澤留下簡瑤,熄滅電燈,
推了一輛餐車出現在客廳,陰陽怪氣與簡瑤談話,
簡瑤心中升起不祥的感覺,步步後退,被裴澤撲倒在地上。
緊急關頭薄靳言趕了過來,對準裴澤的脖子注入麻藥,
傅子遇隨後趕到,發現客廳擺著蛋糕,
原來裴澤熄滅電燈是慶祝簡瑤過生日,簡瑤忙得連自己的生日都忘記了。
薄靳言送了一支電棒給簡瑤,讓簡瑤扮成利用電棒擊暈裴澤的假像,
裴澤蘇醒過來的時候薄靳言與傅子遇已經離去,
簡瑤握緊手中的電棒,向裴澤表達歉意,裴澤既往不咎,
讓簡瑤吃了蛋糕,開車送簡瑤回家,簡瑤下車的時候,
裴澤扯了她的一根頭髮,笑稱留作紀念。
李熏然展開突擊調查,傳喚澄宇公司的幾個主要員工到警局接受審問,
裴澤成了頭號嫌疑犯,李熏然猜測裴澤引誘公司女同事吸毒,
然後逼迫吸毒的女同事販毒,王婉薇便是受害者之一。
李熏然只是憑著職業經驗分析裴澤的底細,並無真憑實據,裴澤拒不認罪。
一丹是王婉薇的同事,
他在王婉薇自殺當晚,目睹王婉薇曾與裴澤有過接觸。
李熏然根據一丹提供的線索,推測裴澤把王婉薇帶到浴缸,
然後殺掉了王婉薇,偽造成自殺假像。
薄靳言在住處張貼許多張"鮮花食人魔"湯米的作案相片,
簡瑤發現薄靳言的背部留有幾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薄靳言在追捕湯米的時候受過身心雙重重創,
即是破案者又是受害人,其中的苦處只有他自己才能體會。
如今身邊出現了一個變態狂,與湯米的做案風格如出一轍,
喜歡監拍破案者漸而發出挑釁,在破案者之前製造案件獲取成就感,
薄靳言深信只要深入瞭解湯米,就能揪出隱藏在暗處監視他的變態狂。
王婉薇自殺案只是查出一些頭緒,並未查到幕後元兇,
薄靳言決定進行發現場重演,
在警方的協助下把裴澤在內的幾人帶到案發現場。
尹姿琪最關心的事情就是有人利用她老公的帳號轉錢給王婉薇家人,
她希望薄靳言務必查出轉帳人的身份。

第9集
變態殺手現身 薄靳言破除毒品案
薄靳言重演案發現場,
將老周、沈經理、林經理、薛青、麥晨、以及裴澤送到王婉薇自殺的別墅。
當天晚上,薄靳言逐一審問老周在內的幾個嫌疑犯,
隨後離開別墅回到車上,在簡瑤一行人的陪伴下從監控器監視別墅的動靜。
除了調查王婉薇死因之外,薄靳言還在等待隱藏在暗處的變態殺手,
他深信變態殺手一定會現身搞破壞。
夜色越來越濃,一個送外賣的小哥出現在薄靳言一行人的視線中,
簡瑤懷疑外賣小哥是變態殺手,薄靳言否認了她的猜測,
推斷變態殺手打電話叫外賣騙來外賣小哥,試探虛實。
外賣小哥離去之後,又來了一個清潔工,
細心的簡瑤發現清潔工無視可以賣錢的空瓶子,
把空瓶子扔到了垃圾桶內,
從清潔工這個反常的舉動來看,十之八九懷惴不良目的接近別墅。
薄靳言舉著望遠鏡觀察清潔工的舉動,
放下望遠鏡在無意中與簡瑤嘴對嘴碰到一起,
兩人臉上掠過一絲難堪,隨後將注意力轉回到破案上。
清潔工清理完垃圾離去,別墅的牆上忽然出現一行紅色文字,
內容無實質意義。只是一聲問侯。
紅色文字由投影儀投射出來,薄靳言與傅子遇立即下車,
打算檢查紅色文字來源地點,兩人還未奔到牆下,
地面忽然發生小型爆炸,驚動了在別墅內的幾個嫌疑犯。
與此同時,尹勢琪被一個神秘男子引離別墅,
她把神秘男子當成了薄靳言,被"薄靳言"親吻,隨後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天色大亮,薄靳言找到了尹姿琪,尹姿琪平安無事,
依然以為被薄靳言親吻過,薄靳言否認了尹姿琪的誤會,
開始審判老周在內的幾個嫌疑犯。
經過縝密的推理,薄靳言指出老周就是潛伏在公司的毒販首腦,
其餘幾個嫌疑犯則是從犯。
王婉薇自殺的時候浴缸旁邊放著一把有缺口的匕首,
這把匕首曾經出現在老周手上,薄靳言展示一張公司合影相片,
老周在相片中手持缺口匕首準備切水果。
王婉薇被老周一行人引誘販毒,供眾人淫樂,
因對麥晨產生了感情,王婉薇打算金盤洗手。
裴澤與老周得知此事怒氣衝天,兩人聯手合作殺害了王婉薇,
其餘從犯視而不見,任由兩人行兇。
老周為了製造王婉薇自殺假像,
在別墅裡面臨時找到一把用過的缺口匕首,
扔在案發現場,製造王婉薇割腕之後扔掉匕首的假像。
案件真相大白,老週一行人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薄靳言開車送簡瑤返回公司,尹姿琪宣佈薄靳言已經破獲毒品案,
她決定對外宣稱薄靳言工作不力,趁機將其辭退,免得引起外界猜疑。
而簡瑤表現良好,協助薄靳言破獲毒品案,
尹勢琪將簡瑤調到高層部門工作,從基層做起。

第10集
簡瑤成為薄靳言的助理 蘇姍查到變態狂身份
簡瑤心思細密且對破案感興趣,卻不願意再協助薄靳言破案。
傅子遇非常理解簡瑤的心思,薄靳言經常與各種血腥案件打交道,
長年外出奔波,很少有空休息,簡瑤身為女孩子,
不適合隨薄靳言東奔西跑。
傅子遇的觀點合情合理,薄靳言還是不死心,
駕車前往大學校園找到在拍畢業照的簡瑤,
陪簡瑤逛超市,購買簡瑤喜歡吃的食品獻殷勤。
簡瑤滿載而歸回到大學宿舍,向一個女同學談起自己的經歷,
女同學是花癡,極力支持簡瑤做薄靳言的助理。
簡瑤在女同學的勸說下動搖了心思,
腦海中想起曾與薄靳言意外親嘴的情景,不知為何,
她始終忘記不了兩人親嘴這一幕,也許這是她的初吻的原因,
所以她才記得如此深刻,或許,她的潛意中已對薄靳言產生了好感。
傅子遇充當說客,在簡瑤面前大談薄靳言的性格。
薄靳言為人孤傲冰冷,破案是天才,談戀愛是蠢才,
是一個智商高超情商低級的奇葩偵探。
傅子遇認識薄靳言多年,非常瞭解薄靳言的性格,
簡瑤是少有的能讓薄靳言產生興趣的女孩子,
傅子遇希望簡瑤能給薄靳言一個機會,成其助理伴其破案。
傅子遇用真誠的話語打動了簡瑤,簡瑤同意做薄靳言的助理,
薄靳言邀請簡瑤搬到他家中居住,兩人已是主僕關係,
破案瞬息萬變,薄靳言希望簡瑤時刻陪伴在他身邊。
簡瑤還沒有談男朋友,覺得與薄靳言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太好,
薄靳言沒有逼迫簡瑤搬家,去客廳倒水喝,
簡瑤趁機翻閱一些案件資料,意外發現薄靳言曾被鮮花食人魔折磨。
資料中夾帶的關於薄靳言受傷的相片慘不忍睹,
簡瑤陷入到極度的震驚中,此時,薄靳言返了回來,
簡瑤提出查看薄靳言身上的傷痕,薄靳言解開了襯衣扣子,
露出肚子上密集如同樹藤一樣的傷痕,簡瑤不忍直視,
留下了眼淚,意識到薄靳言經歷過地獄一般的折磨。
折磨薄靳言的鮮花食人魔已被關押,
薄靳言回國之後又被一個變態狂跟蹤監視,
這個變態狂的做案手法與鮮花食人魔極為相似,
薄靳言稱其為鮮花食人魔二號。
國內的警方未能查到關於鮮花食人魔二號的DNA資訊,
遠在國外的蘇姍為薄靳言查到一個匹配的DNA嫌疑人。
這個嫌疑人叫江浩,年齡三十歲,是華裔,至今未婚,曾在美國陸軍服役。
江浩曾被鮮花食人魔囚禁,是少數獲救人員中的一個,
蘇姍猜測江浩因被鮮花食人魔虐待,
精神產生轉變演化成鮮花食人魔的徒弟。
簡瑤已是薄靳言的助理,即將隨其穿上警服到警局辦公。
心情悅快的她打電話向同學報喜,同學通完電話陪妹妹見男朋友,
一行三人從一片樹林外面經過,發現林中躺著一具血肉模糊的女屍。

第11集
阮明淮遇害 蘇北疑似兇手
大學校園的山上發生一起命案,死者是大一女生,姓阮名明淮。
李熏然為首的員警奔赴事發現場堪查,薄靳言與簡瑤隨後趕到。
三個發現屍體的大學生接受員警盤問,
薄靳言來到阮明淮遇害地點,腦海中浮現出阮明淮遇害的經過。
從阮明淮身體上的數道傷痕來看,兇手顯然做案老練,
並非愴惶作案,而是在阮明淮身上割了許多刀才離去。
薄靳言堪查完命案現場,
將目標鎖定在蘇北、魏思遠、郭曉鈴三人身上,
三人與阮明淮是大學同學,關係比較複雜。
蘇北是學校的大帥哥, 打得一手好球,深受女生們喜愛。
郭曉鈴與阮明淮屬於情敵關係,
後者獲得蘇北喜愛,前者則想方設法取悅蘇北。
而魏思遠則是阮明淮的高中同學,他與阮明淮一起考上大學,
極有可能因為阮明淮愛上了蘇北,漸而產生仇恨對阮明淮下狠手。
一切只是猜測,簡瑤傳訊三人,逐一審問,與此同時,
李熏然帶隊四處尋找阮明淮遺落的手機,
案發現場並未出現手機,正常情況下任何人都會隨身攜帶手機。
在通訊公司以及學校老師的幫助下,
李熏然從魏思遠的儲物櫃中找到了阮明淮的手機。
魏思遠被警方帶回警局審問,坦承深夜上山發現阮明淮遇害,
至於阮明淮的手機為何出現在他的儲物櫃中,他根本不知道。
魏思遠暫時洗清了自己的殺人嫌疑,
郭曉鈴與蘇北必有一人可能是兇手,警方經過明查暗訪,
發現蘇北喜歡賭球,欠了賭球公司的錢。
郭曉鈴深夜曾經目睹蘇北扔棄一雙鞋子,
她認定蘇北是在扔棄殺害阮明淮之時的鞋子,保證會替蘇北保守秘密。
蘇北其實也沒有殺害阮明淮,事發當天他接到賭球公司來電催款,
打起了阮明淮收到的四萬元餐費的主意。
阮明淮晚上上山許久沒有下來,蘇北上山發現阮明淮死在草地上,
包包中的四萬元安然無恙,為了還錢給賭球公司,
蘇北拿走了包包裡面的四萬元,
在案件發生幾天後與賭球公司的人見面,被忽然趕來的警方拘捕。
在警方的審問下,蘇北如實交待所有秘密,否認自己殺害了阮明淮。
簡瑤相信蘇北沒有說謊,阮明淮死時臉上有刀傷,
行兇者極有可能嫉妒阮明淮的容貌,
所以才割破了阮明淮的臉龐,凡此種種,無一不說明行兇者是女性。

第12集
霍小璐是兇手 薄靳言愛上簡瑤
薄靳言將疑凶鎖定在霍小璐身上,兇手疑似女性,
且嫉妒阮明淮長得漂亮,阮明淮遇害之時,
兇手還往她的裙子上倒了許多泥土,
一系列的行為都在顯示兇手極度嫉妒阮明淮。
薄靳言與簡瑤到大學劇場觀察霍小璐,
兩人經過推敲分析,一致認為霍小璐的嫌疑最大。
阮明淮遇害當晚曾經接觸過霍小璐,她到山上與蘇北約會,
霍小璐肯定知道,所以才悄悄跟到山上殺害了阮明淮。
為了引誘霍小璐露出真實面目,薄靳言指使郭曉鈴獨自一人上山,
霍小璐心理已經變態,對長得漂亮的女生都有殺意,
悄悄跟隨郭曉鈴上山,掏出匕首打算行兇。
緊急關頭,蘇北走了出來,指責霍小璐殺害了阮明淮。
霍小璐見夢中情人蘇北出現,無視員警以及薄靳言和簡瑤趕過來,
一臉癡情注視蘇北,坦承自己嫉妒阮明淮獲得蘇北喜愛,所以才殺掉了阮明淮。
事後她把阮明淮的手機放到魏思遠的儲物櫃中,嫁禍給魏思遠。
生得年輕漂亮的簡瑤引來了霍小璐嫉妒,
霍小璐舉起匕首發狂地沖向簡瑤,嚇得簡瑤立足不穩摔倒在地上。
薄靳言眼疾手快抓住沖到身邊的霍小璐的手腕,
奪過了匕首,旁邊的員警沖過來制服了霍小璐。
薄靳言已經破除了阮明淮遇害真相,抱著腿部受傷的簡瑤下山回家,
拿來毛巾放在簡瑤的腿上,無微不至照顧受了傷的簡瑤。
簡瑤頭腦靈活長得又漂亮,薄靳言發現自己已對簡瑤產生了好感,
向好友子遇述說心聲,決定找機會向簡瑤表白。
薄靳言上門想向簡瑤表白,李熏然從半路殺了出來,
邀請簡瑤出門玩樂,薄靳言藉口自己是簡瑤的朋友,
願意充當電燈泡,跟隨簡瑤與李熏然出門玩樂。
三人出門玩到深夜,進入一家酒吧喝酒,
李熏然上臺唱歌,薄靳言與簡瑤在台下喝酒。
夜色已深,整座城市依然車來車往,仿佛永遠不知疲倦。
在一個房間裡面,一個男人坐在沙發上,
他身邊的地板上放著一桶汽油,
地板表面濕漉漉的,顯然已經倒了一層汽油。
男子一聲不吭坐在沙發上抱頭沉思,片刻過後點燃了一根火柴,
將燃燒的火柴扔到地板上,隨後靠在沙發上,任由火柴引燃地板上的汽油。
汽油燃燒速度極快,轉眼功夫地面燃起了熊熊大火,包圍了坐在沙發上的男人。

第13集
薄靳言向簡瑤表白 江州忽現五起自殺案
子遇進入薄靳言的房間,聽到簡瑤發出的嬌喘聲,
子遇吃了一驚,以為薄靳言與簡瑤親熱,
直到看清房中發生的一切,他才松了口氣。
原來薄靳言正在為簡瑤按摩,簡瑤趴在床上非常享受,不時發出嬌喘聲。
李熏然忽然來電,找簡瑤有事,簡瑤正在享受薄靳言的按摩服務,
不方便接電話,子遇代替簡瑤與李熏然通電話,
李熏然在江州任職的期限已經到了,即將返回潼市。
臨行之前,李熏然想知道簡瑤是否想送禮物給家人,他好順帶捎回去。
簡瑤從子遇嘴中得知李熏然要離開江州,
趕緊出門買了一些禮物,找到李熏然,托咐李熏然代她轉送給家人。
薄靳言巴不得李熏然離開江州,他原本計畫向簡瑤表白,
因李熏然的原因,他始終找不到合適的表白機會。
李熏然剛離開江州,薄靳言迫不及待包下江州市最豪華的賓館頂層,
打電話給送走李熏然的簡瑤,語氣神秘讓簡瑤到賓館見面。
簡瑤進入賓館,在服務員的指引下搭乘電梯到達最頂層房間,見到了薄靳言。
薄靳言包下客房之前,牢記子遇傳授的表白絕招,
先是與簡瑤一起喝紅酒吃西餐,再帶著簡瑤站到窗前,欣賞屋外燃放的煙花。
美麗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五彩紛呈迷人之極,
薄靳言在愛情方面是白癡,不懂得說一些甜言蜜語,
而是生硬的直接提出親吻簡瑤。
簡瑤找不到理由拒絕薄靳言,兩人站在窗前接了吻,
薄靳言顯得非常興奮,覺得接吻是非常美妙的事情,
最後還要求簡瑤在他臉上親了兩下。
江州市發生五起縱火案,五個受害者都是在家中縱火自殺,
薄靳言猜到是鮮花食人魔二號所為,
鮮花食人魔二號極有可能利用心理控制術控制五個受害者,
引誘五人產生悲觀念頭,漸而自殺。
當初薄靳言被鮮花食人魔湯米軟禁,湯米就試圖用心理控制薄靳言。
五個遇害者極有可能與鮮花食人魔二號網路遠端溝通,
接下來肯定還有更多人自殺,
鮮花食人魔二號尋找的對象的人生都不太順利,
這類人群更容易產生悲觀自殺念頭。
子遇找到了其中一個受害者遺留的電腦硬碟,
將硬碟插入到一台主機內,啟動電腦,
發現硬碟裡面有一行文字:珍妮你好。
珍妮是鮮花食人魔二號對簡瑤的稱呼,
薄靳言安撫已經產生恐慌的簡瑤。

第14集
自殺論壇現神秘ID 李熏然生死不明
子遇是電腦高手,經過調查,發現網上有個自殺論壇非常神秘,
在自殺論壇註冊的都是對生活失去了信心的人,
徘徊在生死之間,只要有人慫恿,極有可能選擇自殺。
潼市,簡家居住的社區,錢叔女兒外出歸來,
在抽屜裡面找到錢叔留下的遺信,錢叔無原無故想自殺,
錢叔女兒嚇得離家出門到簡家求助。
簡萱迅速聯繫在江州工作的姐姐簡瑤,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此時子遇已經查出一個叫午夜輕藍的可疑ID,
該ID頻繁與自殺論壇的用戶溝通,
其中一個叫灰暗的天空的ID與午夜輕藍溝通頻繁,
子遇利用IP位址跟蹤技術,
很快找到了灰暗的天空的IP位址,來自簡瑤家的社區。
時間緊急,不容遲疑,薄靳言帶領簡瑤駕車出門,往潼市方向趕去。
錢叔拎著一桶汽油,進入一幢工廠裡面,
李熏然趕到工廠,找到了已經倒出汽油拿出打火機的錢叔。
警方和醫院人員趕到工廠外面,等侯李熏然做錢叔的思想工作,
李熏然未能說服錢叔放棄輕生念頭,
工廠產生爆炸升起沖天火焰,醫務人員趕緊奔向起火現場。
大火毀掉了工廠許多物品,李熏然被燒得屍骨無存,
僅留下一塊手錶,薄靳言仔細檢查手錶,
猜測李熏然可能沒有遇害,只要李熏然還活著,
鮮花食人魔二號定然轉移了李熏然。
想要轉移一個大活人,需要一輛車才能辦到。
薄靳言讓警方調查工廠外部的監控,警方經過調查,
發現在大火發生之後的幾分鐘後出現了一輛越野車,
因警方和醫務人員將注意力集中在工廠上,無人注意駛離工廠的越野車。
子遇駕車出門,發現自己被一輛黃色轎車跟蹤,
駕駛黃色轎車的是一個男青年,子遇下車把男青年從車中揪了出來,
從男青年身上搜到了一張尹姿琪的名片。
子遇開始對尹姿琪產生了懷疑,到公司找尹姿琪算帳,
尹姿琪見自己的底細已經敗露,
坦承自己只是想多瞭解薄靳言的動向,所以才暗中派人跟蹤子遇。
薄靳言回國之後,他居住的位址只有子遇和尹姿琪知道,
尹姿琪曾把薄靳言居住的地址告訴給未婚夫漪陽,
子遇漸漸感到不妙,懷疑漪陽是鮮花食人魔二號。
薄靳言秘密回國,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住在何處,
藏在暗處的鮮花食人魔卻對他的地址瞭若指掌,
由此說明漪陽是鮮花食人魔二號,或者與鮮花食人魔二號有來往。
薄靳言的觀點與子遇相同,午夜輕藍的IP地址在香港出現,
薄靳言決定奔赴香港抓捕午夜輕藍。

第15集
變態狂欲培養薄靳言 三個市民遇害
薄靳言與簡瑤討論變態惡魔的身份,
為了深入瞭解變態惡魔的心理,薄靳言與簡瑤親吻,
無視子遇坐在旁邊,子遇面色尷尬,不過沒有離去,
而是提醒薄靳言大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介意旁邊坐著其它人。
薄靳言與簡瑤接完吻,思緒豁然開朗,
意識到人稱鮮花食人魔的湯米並非頭號犯罪份子,
真正的鮮花食人魔一號是隱藏在暗處與薄靳言較量的變態狂,
湯米充其量是變態狂的棋子,變態狂是湯米的精神導師,
他已經控制了湯米的精神,不用出面就能讓湯米犯罪。
為了查出變態狂的真實身份,
薄靳言不遠萬里搭乘飛機飛往美國監獄,探訪正在服刑的湯米。
向湯米展示變態狂留下的一些做案相片,湯米否認自己認識變態狂。
薄靳言猜測湯米其實認識變態狂,
因擔心自己的鮮花食人魔二號位置被人搶走,
所以湯米不肯透露跟變態狂有關的任何資訊。
隱藏在暗處的變態狂因得意門生湯米被囚禁,
將主意打在了薄靳言的身上,
薄靳言意識到自己成了變態狂的培養物件,
變態狂的所作所為就是一種精神暗示,
如果薄靳言的精神能力承受太弱,就會失去理智成為湯米,
漸而被變態狂控制,步入不歸路,成為繼湯米之後的殺人魔頭。
薄靳言搭乘飛機返回中國,變態狂又在四處做案,
接連殺害了三個無辜的市民。
第一個遇害的是售樓小姐,變態狂將售樓小姐抬到樹枝上放好,
割掉了售樓小姐背部的皮肉。
第二個遇害的是一個老年大爺,
辦案人員沒有發現老年大爺身上有傷痕,
經過檢查,發現老年大爺死于靜脈注射。
變態狂殺了老年大爺之後,取走了老年大爺頭上的一根頭髮。
第三個遇害者是一個中年男子,死在草地上,
屍體旁邊扔棄一個洋娃娃,中年男子的心臟已被取走。
薄靳言從辦案人員嘴中瞭解三個遇害者的死亡經過,
推測變態狂擁有不幸的童年人生,在青少年的時候被女性侵犯,
所以對女死者表現出更殘忍的剝皮行為。
老年大爺死亡之後只被變態狂取走一根頭髮,
說明變態狂認為每個人遇到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老死,
老年大爺已經一大把年紀了,變態狂沒有必要再出手折磨老年大爺,
為其注射靜脈慢慢老死,就是最痛苦的一種折磨方式。
遺棄在被挖掉心臟的中年男子身邊的洋娃娃,
失去了兩隻手臂,說明變態狂的童年充滿了危機沒有幸福可言,
種種行為無不說明變態狂年少時期成長不順,
所以才心理變態成為一名殺人魔。

第16集劇情介紹
警方查出變態狂身份 李熏然被變態狂囚禁
變態狂瘋狂殺人,似是有所圖謀,薄靳言轉動自己聰明的大腦,
漸漸分析出了變態狂的心理。
變態狂極有可能陷入到一種自戀狀態中,
認為自己是絕頂聰明的殺人高手,犯案天衣無縫,是世間少有的犯罪天才。
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想在世人面前展示他優秀的犯罪天份。
斷案高手薄靳言則是變態狂最想展示的物件,
變態狂覺得自己展示一連竄犯罪行為,
就能讓薄靳言產生仰慕,漸而聽從他的指揮。
薄靳言與三個遇害者的親友見面,瞭解三個遇害者的生活習性,
從事珠寶行業的華小姐死前曾經見過變態狂。
薄靳言從珠寶店的監控看到了一個可疑的西服男子。
該男子來到華小姐售賣珠寶的櫃檯外面,
左手搭在華小姐手上,右手提筆寫下一個電話號碼。
華小姐因為好奇與西服男子電話聯繫,不幸死在對方手中。
監控錄影顯示西服男子曾在珠寶店外面停留了幾分鐘,
薄靳言來到珠寶店外面,站在西服男子曾經站立的地點,
扭頭往左邊看去,在子遇的協助下,
薄靳言推測變態西服男的下一個目標是一個叫徐子熙的學生。
薄靳言趕到學校找到了徐子熙,學校剛舉行完作文比賽,
徐子熙獲得了獎盃,校方為徐子熙頒獎的時候,
現場的燈光忽然被人掐滅,許多學生惶恐不安往門外跑去,
變態狂出現在人群中,找到了徐子熙。
薄靳言快步沖上前,拉住徐子熙,變態狂不敢逗留,撒腿就跑。
薄靳言沖出禮堂大門,變態狂已經失蹤不見。
警方擔心變態狂再找徐子熙的麻煩,派出警力全天侯保護徐子熙。
變態狂做案之時在徐子熙手中的獎盃留下了指紋,
薄靳言將獎盃遞給警方檢測,警方提取子紋順藤摸瓜查到變態狂姓謝名晗。
謝晗的父親姓名不祥,其母親是一個考古學家,
經常天南海北居無定所,謝晗從小失去雙親關愛,曾被女性性侵。
在他十九歲那年,母親不幸逝世。
他後來不知使用了什麼手段轉移了母親留在美國的財產。
依靠母親留下的龐大財產,謝晗衣食無憂,
從不擔心自己的經濟來源,在強大經濟的支撐下,他將身心投入到做案中。
根據資料顯示,他在2006年離開美國,當年正是湯米犯案被擒的日期。
警方得到了謝晗錄下的關於李熏然的錄影,簡瑤非常瞭解李熏然的個性,
以他的性格不管受到任何痛苦的肉體折磨,他都不會向謝晗示弱。
在錄影過程中,李熏然的手搭在頭上,微微抖動,
像是在傳遞某種資訊,薄靳言精通摩爾斯密碼,
一眼識出李熏然是在傳遞摩爾斯密碼。
警方根據李熏然傳遞出來的密碼數位,
對號入座找到一幢跟密碼數位對應的別墅,
裡面有一個被綁住四肢無法動彈的男子,
男子旁邊安置了定時炸藥,即將爆炸。

第17集
漪陽獲救 李熏然仍被謝晗囚禁
警方突襲一幢廢棄樓房,樓上綁著兩個男子,
兩人雖然受傷不輕,但都有呼吸還能挽救。
薄靳言接到了謝晗打來的電話,
謝晗在電話中稱分別綁架了李熏然與漪陽。
兩人都在一幢別墅內,身上綁著定時炸彈,
薄靳言只能二選一,沒有多餘的時間分別為兩人拆炸彈。
謝晗提醒薄靳言趕緊上樓,否則李熏然與漪陽都保不住性命。
薄靳言顧不上再與謝晗通電話,大步流星沖進別墅,
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被綁在椅子上的漪陽,成功為漪陽拆解了定時炸彈。
漪陽是一個毒販,同時也是一個癮君子,已是一個危害社會的壞人。
薄靳言選擇放棄鋤強扶弱的李熏然,顯然不太符合常理。
謝晗站在山下,等待薄靳言拆除定時炸彈,
時間過去了幾分鐘,他始終沒有聽到別墅中傳來炸彈爆炸的聲音,
漸漸猜到薄靳言選擇搭救漪陽。
薄靳言在進別墅之前已經拆穿了謝晗的詭計,
李熏然不在別墅裡面,謝晗是在嚇唬薄靳言。
簡瑤還不知道李熏然不在別墅裡面,薄靳言從別墅中出來,
返回住處,向簡瑤談起搭救漪陽的過程,
簡瑤一聽薄靳言只救了漪陽一人,臉上升起悲痛,
以為李熏然已被炸彈炸死,薄靳言話鋒一轉,
提醒簡瑤無需擔心李熏然。
謝晗在薄靳言沖進別墅的時候早就轉移了李熏然,
他不會輕易殺掉李熏然,而是打算將李熏然培養成殺人狂。
謝晗開車返回臨時住處,播放唱片,站在李熏然身後手舞足蹈,陶醉其中。
李熏然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面容憔悴蒼老了很多。
薄靳言成功救出了失蹤多日的漪陽,尹姿琪上門向薄靳言道謝,
她已經決定與漪陽解除婚約,從此以後獨自掌控公司大權。
謝晗一有時間就折磨李熏然,給李熏然灌輸變態思想,
李熏然從事員警行業,忍耐能力超越常人,
始終沒有被謝晗控制思想,
謝晗把李熏然視為罕見的培養對象,打算帶著李熏然離開香港。
夜色已深,謝晗來到碼頭上找到船老大老蔡,
要求老蔡三日之內提供一艘船隻,供他坐船離開香港。
女警蘇珊探訪湯米,做湯米的思想工作,
從湯米嘴中套取謝晗的身份背景,湯米先是稱從未見過教他殺人的師傅,
接著透露他的師傅脖子上有黑色蓮花刺青。

第18集
謝晗下落不明 李熏然獲救
老蔡為謝晗準備好了氣墊船,與此同時,
警方也查到了謝晗即將坐船離開香港。
夜幕降臨,老蔡在碼頭上與一個戴著摩托車頭盔的男人告別,
警方趕到碼頭,迅速向老蔡跑去,頭盔男見勢不妙,
從身上掏出手槍與警方槍戰,
跑在最前面的員警對著頭盔男連開兩槍,
頭盔男中槍倒在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薄靳言與簡瑤駕車趕來,幾個員警撬開擺放在碼頭上的一個木箱,
李熏然躺在木箱內昏迷不醒,被警方救走。
謝晗搭乘的氣墊船已經離開碼頭,
在警方的注視下轟然炸響,燃起沖天火光。
次日天明,李熏然蘇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薄靳言對李熏然能從謝晗手中存活感到驚訝,
李熏然給出了合理的解釋,他知道謝晗喜歡折磨獵物,
獲取成就感,越強大的獵物會讓他越興奮,
李熏然每天與謝晗鬥爭,堅決不肯服軟,
謝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所以一直捨不得殺掉李熏然。
一個主治醫生進入病房檢查李熏然的身體情況,
李熏然的面色漸漸有些不對勁,把主治醫生看成了謝晗。
主治醫生發現李熏然的體內被注射了某種神經藥水,
香港現有的醫療水準不足以治好李熏然,
主治醫生將簡瑤喚到辦公室,提醒簡瑤需將李熏然送到美國治療。
漪陽獲釋之後被綁在醫院的病床上,
他因為長期吸毒,隨時有可能因毒癮發作瘋狂傷人。
薄靳言進入病房,掏出手機,向漪陽展示謝晗的相片,
盤問漪陽如何與謝晗認識,在其引誘下走上販毒的不歸路。
美國監獄,獄警送了一份食物給坐牢的湯米,食物中包含一個烤包,
湯米端著食物坐到狹窄的床鋪上,扭頭看了一眼牢房外面,
悄悄將一根細小的硬物紮入到烤包裡面。
薄靳言將李熏然送到美國醫院治療,一同隨行的還有簡瑤與子遇。
三人剛到美國,才把李熏然送進醫院,
便得知湯米越獄逃走,助其越獄的正是謝晗。
薄靳言趕到監獄,向蘇珊瞭解湯米越獄過程,
湯米逃出牢房穿上警服,溜到洗衣間傷害了三個犯人,
在警方的眼皮底下成功越獄。
薄靳言一直認為湯米只是謝晗眼中的棋子,沒有太重要的作用,
謝晗花費精力救出湯米,令薄靳言百思不解。

第19集
李熏然失控傷人 簡瑤被俘
薄靳言與簡瑤通電話,叮囑簡瑤在醫院好好照顧李熏然。
當天晚上,薄靳言獨自一人在住處過夜,
有人忽然在門外搗鼓門鎖,薄靳言臉上升起緊張,
舉起手槍對準門口,只要外面的人破門而入,他就毫不遲疑扣動扳機。
李熏然的精神出現狀況,對一個女醫生脖子上的十字項鍊產生異常的感覺,
每次看到女醫生脖子上的十字項鍊,
李熏然如同魂魄被勾走了一樣,直勾勾的盯著女醫生的脖子。
蘇珊將薄靳言喚到警局,播放監控錄下的謝晗的畫面,
謝晗比薄靳言提前一天抵達美國,
幫助他過關的海員已經失蹤了幾天,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又過了一二天,警方找到了海員的遺體,
有人曾對海員開了槍,海員手中握有一張紙條,紙上寫著艾倫二個字。
蘇珊打電話向子遇瞭解艾倫的含義,
子遇在電話中向蘇珊講述艾倫來由,原來薄靳言曾經有一個哥哥,
當年與哥哥一起出生,哥哥的名字就叫艾倫,
當年因一出生患上了疾病,艾倫未能存活。
照顧李熏然的女醫生是謝晗的手下,趁著病房內沒有別的人,
女醫生來到床前注視李熏然,提醒李熏然是謝晗的作品,
李熏然目光呆滯,顯然已被女醫生控制。
蘇珊向薄母瞭解薄靳言的成長過程,在薄靳言兩歲的時候,
薄父遺憾離開人世,薄母為了生存下去,為薄靳言找了一個後父。
後父經常酗酒,導致薄母忍無可忍,
在一天晚上開槍打死了喝醉酒回家鬧事的薄靳言後父。
其實事實的真相並非如此,而是薄靳言開槍打死了後父。
蘇珊不相信薄母交待的案件過程,認定是薄靳言開的槍。
再過兩天李熏然就能出院,女醫生進入病房,注視躺在床上的李熏然。
謝晗早已在李熏然的意識中種下了邪惡的思想,
李熏然精神恍惚,腦海中想起了被謝晗音樂催眠的場景。
女醫生叫凱琳,曾是謝晗的前女友,
蘇珊查到了凱琳的身份,趕緊驅車往醫院方向趕去。
凱琳成功控制李熏然,子遇被李熏然開槍打傷,
一個男員警也是謝晗的手下,俘走了簡瑤。
李熏然在昏迷之前開槍打中企圖逃走的凱琳,
蘇珊趕了過來,將凱琳送到病房看管。
凱琳在薄靳言的盤問下透露簡瑤被關在海邊木屋。

第20集
簡瑤被謝晗囚禁 薄靳言患有雙重人格
謝晗如願以償綁架了簡瑤。
在他眼裡,簡瑤是一件珍貴的物品,不能輕易傷害。
簡瑤獲得謝晗款待,與謝晗共進早餐,
她知道自己逃不脫謝晗的魔爪,因此沒有露出一絲慌張,
努力保持平靜,在心中告誡自己以不變應萬變。
謝晗居住的地點位於海邊,風光無限好,
簡瑤卻無一絲欣賞風景的心情,提心吊膽與謝晗進食,
坐在她面前的是一個心理極度變態的瘋子,
她的任何舉動也許都能引來危險。
凱琳被警方軟禁在醫院,薄靳言從凱琳嘴中打探到簡瑤被關押的地點,
立即與蘇珊一起前往海邊木屋。
數名荷槍實彈的員警在蘇珊的指揮下抵達海邊,
找到了凱琳所說的木屋,眾人配合默契,舉起衝鋒槍相繼進入屋中,
謝晗早已帶著簡瑤轉移了地點,眾人撲了個空。
曾經越獄逃走的湯米已被謝晗殺害,
員警們對謝晗的行為百思不解,謝晗費盡了心思救出湯米,
卻又在不久之後將其殺害,于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蘇珊猜測謝晗可能是向湯米打探一些事情,
所以才想方設法救出湯米,等到他從湯米嘴中獲取了想要的資訊,
已經達到了目的,為了隱藏自己的行蹤,所以他才狠心殺掉了湯米滅口。
謝晗囚禁了簡瑤,在昏暗的房間內播放電視節目給簡瑤看。
電視機中正在播放警方追查謝晗的直播報導,
簡瑤全身貫注盯著螢幕的時候,謝晗忽然從後面冒了出來,
拿起不知名的物體敲暈了毫無防備的簡瑤。
簡瑤蘇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小床上,謝晗又給簡瑤播放一段錄影,
這段錄影中出現了一個長得與薄靳言一模一樣的男子。
準確的說,錄影中的男子就是薄靳言,
謝晗在許久之前發現薄靳言擁有以重人格,
一個人格叫西蒙,一個人格叫艾倫,
兩個人格一個正常一個瘋狂,艾倫屬於瘋狂人格,
被謝晗囚禁了很長一段時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整天叫嚷著要永久性的殺掉西蒙。
薄靳言的英文名字就叫西蒙,原來他擁有雙重人格,
如同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炸傷到旁人。
簡瑤目瞪口呆注視錄影中的薄靳言,只覺不可思議。
謝晗向簡瑤簡短講解薄靳言患有多重人格的情況,
提醒簡瑤當初一直在跟一個變態狂住在一起。

第21集
警方通輯薄靳言 簡瑤被謝晗折磨
薄靳言擁有雙重人格,善良的人格叫西蒙,邪惡的人格叫艾倫。
謝晗把當年軟禁薄靳言的錄影發送給各大媒體,
讓所有人瞭解薄靳言不為人知的一面。
電視臺播放了薄靳言被軟禁在房間裡面,
兩種人格變換的過程,警方把薄靳言列為通輯犯,
當年被湯米殺害的遇害者親屬把矛頭指到了薄靳言身上,
要求警方立即通輯擁有雙重人格的薄靳言。
子遇在醫院住院也看到了電視新聞報導,
一個醫生站在病床前照顧子遇,在子遇的要求下降低病床高度,
子遇動作奇快,趁著醫生搖床的時候偷走一張門卡,偷偷交到薄靳言手中。
薄靳言已經成為眾矢之的,再不離開醫院就要落入警方手中,
他拿著門卡順利穿越醫院各道關卡,在警方趕來之前悄然離去。
蘇姍帶著一夥員警趕到醫院,找到了在住院的子遇,
勸說子遇透露薄靳言的下落,子遇裝聾作啞不肯合作。
簡瑤被謝晗囚禁多日,精神上受到極度折磨,
再加上薄靳言擁有雙重人格症,簡瑤的精神幾近崩潰,每日以淚洗面。
謝晗端了一杯咖啡和一根針筒放到簡瑤面前,
要求簡瑤二選一,簡瑤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謝晗忽然稱在咖啡中加了一點東西,簡瑤聞言面色大變,劇烈咳嗽,險些嘔吐。
謝晗話鋒一轉,提醒簡表無需擔心,他只是在咖啡中加了一些無害食料。
薄靳言逃出醫院,收到簡瑤發來的視頻錄影,
錄影是謝晗逼迫簡瑤拍的,簡瑤聲音哽咽,
向薄靳言說著告別的話語,認為自己多半沒有生還希望。
薄靳言一路尋找簡瑤,進入一處公園,
坐到一個年輕男子身邊休息,年輕男子正在閱讀一份報紙,
上面正好刊登通輯薄靳言的內容,年輕男子認出了薄靳言,嚇得不敢說話。
薄靳言神色平靜嚇走年輕男子,在警方趕來之前提前離去。
夜幕降臨,謝晗派出一個手下迎接薄靳言,
打算安排薄靳言與簡瑤見面,與謝晗手下見面的人是薄靳言的另一個人格,
該人格殺氣騰騰,一直想除掉薄靳言的善良人格。
簡瑤被謝晗拷住雙手,謝晗站在簡瑤身後,一臉陶醉,
非常期盼薄靳言的另一個人格殺害簡瑤。
如果簡瑤死在薄靳言的另一個人格手中,
說明謝晗成功誘發薄靳言的另一個人格做惡,這就是他的終極目的。

第22集
薄靳言智救簡瑤 謝晗自殺
謝晗將簡瑤囚禁在廢棄樓房內,自己則返回住地,
通過網路視頻監視簡瑤,在謝晗的注視下,
薄靳言身著一襲黑色風衣,殺氣騰騰出現在軟禁簡瑤的樓房外面。
謝晗一臉興奮,與簡瑤視頻通話,
提醒簡瑤做好迎接薄靳言另一個人格的準備。
薄靳言進入樓房內找到了被拷住雙手的簡瑤,
從身上掏出一把手槍,對準簡瑤的胸部開了一槍,
簡瑤中槍軟綿綿癱倒在地上,沒了動靜。
薄靳言看向攝像頭,與網路另一端的謝晗溝通,
在謝晗的指引下走出廢棄樓房,安置在樓房中的重磅炸彈立時炸響,
整幢樓房被沖天火海包圍,簡瑤就算中槍未死,也要被大火燒死。
事實上,眼見未必是真,薄靳言其實沒有擁有雙重人格,
當初他為了活命拖延時間,才扮出人格分裂的模樣欺騙謝晗,
在來槍殺簡瑤之前,他已經與警方事先商量好行動計畫,
他在手槍上做了手腳,子彈傷不到人體。
警方在薄靳言離開樓房的時候悄悄救走簡瑤,
引爆了佈置在樓房內的重磅炸彈,造成簡瑤被炸死的假像,
這一切的真相謝晗無從得知,警方進入樓房救人之時蓋住了攝像頭。
謝晗以為薄靳言已被另一個人格佔據,邀請薄靳言到餐廳吃飯,
薄靳言的身上裝有微型攝像頭,即時將身處的場景呈現給警方。
簡瑤獲救之後在子遇的陪同下網路監視薄靳言,非常擔心薄靳言的安危。
薄靳言取得謝晗的信任,提議與謝晗前往俄羅斯做案,
謝晗對俄羅斯充滿嚮往,與薄靳言乾杯喝酒。
在謝晗的帶領下來薄靳言來到山上玩狙擊槍。
警方已經事先埋伏在山中,謝晗意識到上了薄靳言的當,
情緒激動勸說薄靳言繼續做邪惡人格,
薄靳言心知自己沒有必要再欺騙謝晗,坦承自己人格正常,
當初被湯米軟禁之時忽然人格分裂,其實是為了活命上演的戲碼。
謝晗說服不了薄靳言,不肯落入到警方手中,
縱身跳下山坡自焚身亡,蘇珊從藏身之處走出來,
站在坡邊往下看,因坡度太陡峭,警方無法驗證謝晗是否已經身亡。
薄靳言返回簡瑤身邊,引領簡瑤探視處於昏迷中的李熏然,
不知為何,薄靳言心神不安,覺得事情並未就此結束,
他隱約預感到還有不妙的事情即將發生。

第23集
伊萬被人殺害 薄靳言負傷
薄靳言在家中調查謝晗的身份背景,
經過詳細的調查,薄靳言發現謝晗並非湯米的導師。
原本已經顯山露水的案件再次沉入水中,
謝晗身亡之後,案件並未就此結束。
正如薄靳言料想的一樣,
已經退休的警員伊萬在家中車庫被人槍殺,兇手逃之夭夭,
蘇珊帶著員警趕到伊萬家中進行調查,伊萬倒在血泊中,一命嗚呼。
簡瑤在醫院住院,一個自稱巴恩斯的男醫生接近簡瑤,
神神秘秘談起李熏然的病情。
事實上李熏然在香港的病情並非如資料描述的那樣嚴重,
巴恩斯為李熏然進行全面身體檢查,
發現李熏然的病情與香港醫院所示的資料有極大出入。
這說明有人故意改寫了李熏然的病情,
引誘薄靳言一行人送李熏然出國治病,從而實施不可告人的計畫。
簡瑤對巴恩斯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質問巴恩斯為何願意幫助被警方通輯的薄靳言,
外界已經把薄靳言認定為患有雙重人格的危險份子,
尋常人避開他都來不及,更不會去幫助他。
巴恩斯掏出手機,展示螢幕中與妹妹合影的相片,
薄靳言當年救過巴恩斯妹妹的性命,
所以巴恩斯才冒著被警方抓捕的危險幫助薄靳言查案。
簡瑤謝過巴恩斯,向隨後趕來的子遇講述與巴恩斯見面過程,
巴恩斯知道薄靳言身在何處,晚上到酒吧與伊姿琪秘密見面。
將薄靳言身處的地點寫在紙上,待伊姿琪記下地址,
巴恩斯將紙張放入水杯中,
浸濕寫在紙上的文字,免得被FBI警方找到證據。
薄靳言進入伊萬家中,腦海中重演伊萬與殺手在家中槍戰的情景,
殺手被伊萬開槍擊中,倒在了地上,伊萬放鬆防備,被殺手舉槍射死。
重演完伊萬遇害的情景,薄靳言出門與姐姐伊姿琪見面,
伊姿琪叮囑薄靳言遠走高飛,避開警方追捕。
姐弟兩人匆匆交談幾句,分道揚鑣。
薄靳言在返回智慧汽車的過程中遭到蒙面兇手襲擊,
負傷進入智慧汽車駕車離去。
安置在車中的系統察覺到薄靳言負了傷,
提醒薄靳言的血壓正在下降,到了一定時候就會昏死過去。
薄靳言在駕車過程中與子遇聯繫,
委託子遇調查改寫李熏然病情的幕後黑手。
一切交待完畢,薄靳言靠在座椅上昏死過去,任由汽車自動行駛。

第24集
漪陽是終極變態狂 薄靳言引誘漪陽原形畢露
薄靳言失血過多,漸漸陷入到昏迷中,
等到他蘇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獲得巴恩斯醫生搭救。
一個神秘人闖入到巴恩斯家中,
打量意識模糊的薄靳言,舉起槍托打暈了薄靳言。
薄靳言再次蘇醒過來,發現自己身在空曠黑暗的房間內,
雙手被鐵鍊綁住,坐在一張椅子上。
一個男人的聲音在黑暗中響了起來,
薄靳言猜到說話的男人是終極變態殺手,
在他的注視下,說話的男人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露出了真面目,此人竟然是伊姿琪的丈夫漪陽。
謝晗和湯米都是漪陽的手下,
兩人成為漪陽的得力幹將,卻都敗在了薄靳言的手中。
漪陽向薄靳言講解謝晗自殺的原因,
當初謝晗以為自己成功引誘薄靳言殺害了簡瑤,
漪陽出示了幾張簡瑤獲警方搭救的相片,
謝晗看完相片方知自己愚蠢之極,
沒有成功引誘薄靳言走上殺人不歸路,因深受打擊,謝晗選擇了自殺。
漪陽得意洋洋向薄靳言講述所有內幕,
蘇珊忽然帶領一幫警員趕了過來,舉槍對準漪陽。
直到此時,漪陽才意識到上了薄靳言的當,
薄靳言老早之前就懷疑漪陽是頭號變態狂,
暗中布下了一道道陷阱,引誘漪陽原形畢露。
漪陽向薄靳言講述自己如何做案之時,已被薄靳言錄了音,
薄靳言是在送李熏然去國外就醫的時候對漪陽產生了懷疑。
漪陽向警方坦承自己吸毒,薄靳言暗中為漪陽驗血,
發現漪陽的血液呈陰性,由此說明漪陽在說謊。
除此之外,漪陽在住院的時候稱有神秘人送花進入病房,
薄靳言發現花上留有漪陽的指紋,漪陽至始至終躺在病床上,
沒有機會接觸到鮮花,由此說明他在說謊。
所有跡象無不顯示漪陽是終極變態狂,薄靳言獲巴恩斯搭救的時候,
在巴恩斯的幫助下在自己的手臂植入跟蹤器,
向警方發出信號,這就是蘇珊及時趕來的原因。
案件真相大白,漪陽就是隱藏在幕後的終極變態狂,
他先後引誘湯米與謝晗步入不歸路,
企圖訓服聰明絕頂的薄靳言,卻最終敗在了薄靳言手中。
鮮花食人魔案件圓滿結束,薄靳言與簡瑤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兩人攜手遊山玩水,私定終生,
即將步入婚禮的殿堂,結為百年好合,享受來之不易的甜蜜婚姻。 (…THE END)

    全站熱搜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