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老九門 分集劇情介紹17-32(未完)

第17集
自從丫頭逝世後,二月紅便像似變了個人一樣,每天在青樓裡過著紫醉金迷的生活。
尹新月看不過眼,便走到青樓責駡二月紅,
說丫頭屍骨未寒,他就到處拈花惹草,二月紅卻無動於衷。
陳皮整個人都失魂落魄的,他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走到一家麵館時,便在門口稍作歇息。
陳皮無意中聽見麵館的老闆和夥計在閒聊,談話間提及丫頭死的那晚上,
二月紅帶著丫頭帶處敲面店的門求面,但是這麵館裡的夥計卻沒有開門做二月紅的生意。
麵館老闆和夥計說起這事,都顯得有點擔憂,說二月紅黑白兩道都有踏足,
還說丫頭是個病癆鬼,不知道會不會找他們麻煩。
陳皮聽不得別人說自己師娘和師父的壞話,
加上知道丫頭死的那天,連一碗面都吃不到,於是心生殺意,血洗了河灘那街上的幾家麵館。
張啟山得知陳皮在麵館大開殺戒,覺得他不知收斂,於是下令全城通緝他。
張啟山有傷在身,不便出門,於是張副官替他往九爺那裡走一趟。
二月紅目前還不知道陳皮這件事,
九爺怕二月紅知道這事後會節外生枝,於是告訴張副官,決定先瞞著二月紅。
陸建勳此時也得知陳皮血洗麵館的消息,並知道陳皮正在逃亡中。
他心生一計,決定命人趕在張啟山之前,
先把陳皮抓起來,說不定可以在他嘴裡問出九門的內幕情報。
雙方人馬都找到了陳皮的所在位置,正當張副官帶著手下準備抓捕陳皮時,
不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陸建勳事先安排埋伏在此的手下突然出現,
擋住張副官的去路,陳皮也在他們眼皮底下溜走了。
丫頭下葬這天,張啟山和丫頭等人前來拜祭,
二月紅遣散了所有親友和下人,獨自送丫頭最後一程。
正當二月紅在丫頭的棺材周圍緬懷愛妻時,不小心踩到一個洞,腳下一空隨即掉到洞裡。
二月紅好奇之下查看一番,竟發現這是一個反打的盜洞。
二月紅順勢摸進洞內,一路走進一間密室。
密室裡面發現兩具屍體,二月紅發現這些是他的祖輩。
密室的牆壁上,貼滿了《鳩山報告》的相關資料,二月紅細細閱讀這些資料,
發現自己祖輩在多年前也曾隨鳩山一起進入盜洞,並在洞裡探知了很多秘密。

第18集
二月紅從這些資料中得知,當年他的舅姥爺跟鳩山一起下礦入墓,
途中因不想中國的東西落入日本人手中,
於是趁鳩山不備與另外兩名同伴離隊,走其他路進行調查。
鳩山一行人走著,突然發現有三個人不在,便猜測到這幫人懷有異心。
此時鳩山發現牆壁有很大的腐蝕性,還能把活物吞噬,
想到下墓就要做血祭,於是決定把隨行的中國人都按到牆上血祭,以示警戒。
舅姥爺等人則洞裡困了二十七天終於找到出路。
沿路上途徑鳩山血祭同伴的那堵牆壁,發現上面有血的痕跡,
舅姥爺覺得奇怪,立即挖開一看,發現裡面這些屍塊都是自己的兄弟。
舅姥爺等人在洞裡中了毛髮病毒,命不久矣。
雖然他們難逃一死,但為了不讓日本人的奸計得逞,把我國的寶物拿走,
於是在洞裡埋下了只有紅家族人才能破解的機關,
隨後留下了一些資料,以便後人得知當時的情況。
二月紅看了這些資料後,覺得自己有這個使命,去幫助張啟山闖墓,於是重新振作起來。
陳皮帶著傷,渾身是血地回到長沙。
此時他已聲名狼藉,在長沙城內成了臭名昭著的殺人兇手,市民們看了他都避而遠之。
裘德考此時出現,告訴陳皮,他知道是誰害死他師娘的。
陳皮聽見後,立即燃起怒火,裘德考順勢說出,張啟山為了二月紅陪他下墓,
特意把丫頭的救命藥藏起一部分,目的是為了讓丫頭早日超生,
二月紅就可以鋌而走險隨他下墓。
陳皮聽後,決定先自行印證裘德考所言是否屬實,他回到紅府,
問丫鬟桃花當日發生的事,結果,桃花把二月紅和丫頭冒雨求藥的事說了出來。
陳皮知道後,對張啟山恨之入骨。
張啟山、二月紅、齊鐵嘴帶著一對人馬再探礦山,二月紅讓齊鐵嘴另找一個入口,以避機關,
齊鐵嘴通過推演地形找了個新的入口,大夥便一起從新洞口進入。
裘德考知道張啟山等人正在下墓,打算趁他不在之時,
拉攏九門中的其他勢力,一起反抗張啟山。
張啟山等人進洞後,發現一個垂直的入口。
兩名手下先行下洞一探究竟,不料卻被觸發的人臉機關嚇個半死,
手一松就掉到地上,隨即觸發另一個機關,
牆上射出了暗箭。張啟山見狀,決定親自帶隊下去。

第19集
陸建勳知道張啟山不在府上,特意前來拜訪,打算視察一番,然而吃了個閉門羹。
正當他打算離去時,無意中發現陳皮鬼鬼祟祟地潛入張府,
陸建勳見狀,也想方設法進入張府,看看他要做什麼。
陳皮潛入張府後,聽見一個房間裡傳出音樂聲,於是摸進房間,
只見一位妙齡女子坐在裡面,看她的待遇和衣著打扮,覺得應該跟張啟山關係匪淺。
尹新月知道對方是通緝犯陳皮後,不僅毫不畏懼,而且與他對恃一番。
陸建勳此時也來到房間門口,躲在門口伺機行動。
尹新月趁陳皮不備時,向他撒了一把香粉,引開其注意,陳皮被惹怒了,
想要對新月痛下殺手,陸建勳看准機會立即出現,拔槍制止了陳皮。
陳皮見形勢不對,立即逃跑,新月看見又來了一個陌生男子,感到莫名其妙。
兩人互相介紹後,新月覺得陸建勳非奸即盜,於是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張啟山一行人下墓,一路上危機四伏,
幸得張啟山、二月紅精通此類門道,帶領眾人躲過了不少機關。
來至一處滿布絲網的道路時,幾名手下忍受不住恐懼,開始胡亂狂奔,
不小心被絲網纏住,也觸發了這些絲網的攻擊,齊鐵嘴也被吸進絲牆裡頭。
張啟山即使身手了得,要應付這麼多古怪絲網的攻擊也有點吃力,
二月紅此時發現絲網碰到鹽便會化水,於是撒鹽毀絲,大夥得以逃脫。
張啟山等人繼續前行,不料前路不通,只能折返。
大夥回到剛剛齊鐵嘴消失的地方,二月紅判斷此牆應是空的,
張啟山伸手一探,確認安全後,大家便先後進入此門,也發現了齊鐵嘴。
陳皮找到裘德考,問他為何幫助自己。
裘德考對於幫助的理由沒有多言,反而是繼續慫恿陳皮借陸建勳之手除掉張啟山,
既能報殺師娘之仇,又能報拷打之仇,一石二鳥。
裘德考給了一個權杖陳皮,以便他可以自由出入,
陳皮見狀,便告訴裘德考一個情報作為回禮。
在九門裡,八爺和九爺都是張啟山的人,唯有霍家三娘可用。
陳皮潛進陸建勳府上,打算找他聯手,要他撤銷自己的通緝令,
而自己提供的條件就是助他除掉張啟山。
陸建勳見陳皮此人可用,便開始拉攏其他九門中人。
他先是拿禮物前來張府拜訪尹新月,表面上是關心張啟山,
實際是想探聽一下張啟山的消息,新月知道他沒安好心,便沒有透露太多。

第20集
陸建勳拜訪霍三娘,兩人喝著茶,表面上十分平靜和諧,
實質言語之間暗藏深意,彼此試探,霍家三娘面對陸建勳應對自若。
陸建勳無意中說到霍三娘的頭髮,冒犯了她,
霍三娘隨即把秀髮散開,長髮裡竟然暗藏利器,殺氣表露無遺。
陸建勳知道霍三娘不是個好欺負的主,也就單刀直入,
問她是否甘於屈就在張啟山之下,霍三娘似有無奈和不甘,
陸建勳順勢說到有人要打張啟山主意,但非九門中人,希望霍三娘指點一二。
霍三娘見狀,便告訴他進入九門的方法,就是滅掉其中一門,取而代之。
張啟山一行人繼續深入墓穴,摸索前進。
此時他們一塊奇怪的墓碑,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
張啟山判斷這是欲蓋彌彰,於是命人把墓碑搬開,果然後面藏了一個洞口。
齊鐵嘴懷疑是陷阱,但二月紅知道他族人設置的陷阱不是這樣的,解開了大家的顧慮。
大家先後進入洞內,發現裡面竟然是一個日本人設在這裡的秘密實驗室。
陳皮和陸建勳商量後,決定以四門為取締目標。
陸建勳出面宴請四爺,然後陳皮喬裝成廚師伺機行動。
陸建勳藉口儘量減少四爺身邊的人馬,然後讓陳皮推著餐車入室。
身手了得的陳皮無需偷運武器入內,直接斷筷殺人,隨後他的九爪鉤從窗外拋入,
陳皮接住後立即使出絕活,四爺就此慘死。
四爺死後,族人一邊守靈,一邊計畫著復仇大計,不料陳皮竟然出現在此。
當大夥以為他主動送上門時,陳皮又一次血洗了四爺宅院。
四爺的夫人對夫君一往情深,知道自己今日難逃一死,
於是摸著四爺的棺材,希望能在地下重聚。
陳皮正要對夫人出手時,四爺的女兒突然捧著面出現,求陳皮不要殺她的娘親。
陳皮看著這小姑娘,身上竟有師娘丫頭的影子,隨即動了惻隱之心,放過了這對母女。
張啟山在日本人的實驗室取了一些資料後,便繼續前進。
一路上來到一個地方,周圍有一大片岩漿,地上還有之前纏住張啟山的毛髮,
齊鐵嘴仔細查看,猜測這些是食人菌,提醒大家要小心。
大家小心翼翼地跨過地上的食人菌,但是其中一名手下不小心踩到,
張啟山隨即把油燈扔出燒毀了那人腳下的毛髮,不料卻引起大火。
大火牽連到周圍,四周火勢蔓延,使得橋樑開始崩塌,
大家不停奔跑到對岸,但橋崩塌得太快,有同伴來不及便往岩漿裡掉。
二月紅見狀,立即出手救人,張啟山隨即也拉住二月紅,眾人合力終於脫險。
二月紅讓張啟山下次不要再為他冒險,
張啟山則表示自己一定會救他,換作二月紅,也會這麼做。

第21集
陳皮滅了四門後,陸建勳不請自來,在通泰碼頭找到陳皮。
陳皮一看陸建勳便知道他不懷好意,
但一聽之下知道他想跟自己合作殺掉張啟山,於是便給他留了點面子。
陸建勳的一名手下,出言不遜,惹得陳皮徒手發了鐵彈子打掉那名手下的帽子,
陸建勳見這鐵彈子無論速度還是威力,比起槍打的子彈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陸建勳便自謙起來,在他的地盤不便撒野,只好先行離去。
張啟山等人繼續深入墓穴,來到一處墓室時,
發現地上棺材眾多,且四處橫放,雜亂無章。
張啟山和二月紅看此景象,知道這種合葬十分少見,
隨後觀察了附近的土質,猜測這裡應該出現過塌方事故。
此處已是路的盡頭,但張啟山打算繼續深入,
於是讓手下們挖掘一番,果然找到一個通往別處的洞口。
他們繼續沿路深入,發現這一路上機關很多,且都是裝神弄鬼,
讓張家軍軍心大亂,幸得張啟山十分冷靜,不僅處理了機關,還穩住了手下們的情緒。
這時,突然出現一把歌聲,這歌是二月紅常唱的戲,
他們覺得十分詭異,於是先扒住上方的牆,引此歌聲前來。
果然,有異物飄過,張啟山等了一會,見對方沒動靜了,便四處看看,
不料眼前出現一個面目猙獰的人,張啟山立即把其暴打一頓。
二月紅看了這人,發現有點不對勁,知道是個老人家,於是上前立即制止張啟山。
他們仔細看了眼前這人,發現他又聾又瞎,且神智不清,
但他會唱二月紅的戲,齊鐵嘴建議二月紅跟他對唱,
果然,這老人家有反應了,然後把他們帶到自己住的地方。
大夥兒跟上前,發現這裡曾經居住過不少礦工,應該就是以前日本人雇來挖礦的,
這位老人家的眼傷應該也是日本人所為。
張啟山觀察這位老頭,發現他對地形和自己的住處很熟悉,
還能把他們帶到此處,覺得他應該不糊塗,只是受驚過度。
張啟山等人在此稍作歇息,突然出現一陣鈴聲,隨後似是有什麼東西正往他們這裡過來。
正當張啟山打算帶隊前往應對,老人家起床勸大家不要出去,留在這裡是最安全的。
張啟山見老人家出言提醒,於是也坐下跟他閒聊一番。
二月紅在此處找到一張床上有自己家的族徽,
也覺得這位老人與自己的先人有一定淵源,心中太多疑問想要向老人家請教。
老人家見這些年輕人誠懇討教,於是便把當年的事告知一二。
這位老人十五歲時在礦裡做工,當他被監工鞭打時,二月紅的舅姥爺出手相救,
因此兩人結了緣,老人家也在那時學了唱戲。
舅姥爺當年藉口想加快進度,然後向監工提議說用火藥開礦。
老人家回憶起那天晚上,紅家的舅姥爺讓他以後出去了,
向長沙老九門幫他報個信,說他已經走了,現在想起來,
當時他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要與日本人同歸於盡。
張啟山見紅家舅姥爺此番舉動,必然是日本人做了什麼事,讓他必須用生命去阻止。

第22集
老人家當年在礦道裡深挖,挖到了一條墓道,
日本人就是在墓道裡直通深處,發現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舅姥爺為了守住裡面的東西,隨即捨身忘死,他拿起炸藥包跟日本人同歸於盡。
礦洞被炸了後,驚動了礦洞裡面的一些東西。
日本人中計後不肯就此善罷甘休,
於是捉了其他礦工,刺瞎他們的眼睛,讓他們當人肉礦哨。
陸建勳和陳皮把霍三娘拉入夥,讓她參與扳倒張啟山的計畫。
陸建勳把裘德考介紹給霍三娘,說此人背景神秘,有他幫忙,想必事半功倍。
四人討論起張啟山時,裘德考好奇之下便問霍三娘,
張啟山到底是如何從一外人,轉身變成九門之首的。
原來當年張啟山與幾位友人在山間遊覽時,
那幾位友人聽聞張啟山有移山填土的能力,想見識一番,張啟山環顧四周,
看見一尊大佛,便說他可以把那尊大佛請到家裡來。
第二天,張啟山把友人邀請到家裡,並在家中把那尊大佛展示出來。
這件神奇的事情,一夜之間傳遍長沙,張啟山有獨門的神秘搬運術,
自此之後,張啟山名聲大振,被尊稱為張大佛爺。裘德考聽後,對他更感興趣了。
張啟山讓老人家帶他們深入墓道,途中遇到一條路,
發菌滿布四周,走至兇險之處,大家拔腳就跑。
齊鐵嘴不小心沾染到一些髮絲,把他嚇了個半死,
幸好擅長化解此物的二月紅在此,齊鐵嘴才化險為夷。
然而老人家卻沒那麼好運,他被髮絲纏身,恐怕二月紅也回天乏術,
張啟山便勸二月紅放手,讓老人家得以解脫,並承諾在他死後會好好安葬。
裘德考受到張啟山成名一事的啟發,他想到以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裘德考等人決定從張家親兵中找個合適的人選,
把張啟山下墓一事說出去,利用他的親兵製造輿論,毀他名聲。
張啟山等人在墓中繼續前進,終於來到那堵神秘的古老大門。
那多日來日思夜想的秘密,現在與自己只有一門之隔,
哪怕門上刻著“入此門者,當放棄一切希望”,張啟山都義無反顧地要闖一闖。
兄弟們都捨命陪君子,跟他們一起進入大門。
門後的世界對於張、紅、齊來說,十分熟悉,就是一個古墓。
雖然倒鬥是他們的老本行,但是一路上危機四伏,現在也不可掉以輕心。
大夥走到一個地方,眼前出現了幾個洞口,分別通向不同的地方。
張啟山、二月紅、齊鐵嘴三人用鋼絲捆著自己,兵分三路去一探究竟,
張副官等人則留在原地,拿著鋼絲球本體等候。

第23集
陸建勳好奇一直跟在張啟山身邊的齊鐵嘴是何許人也,
於是裘德考帶其前往齊鐵嘴做算命行當的小盤口轉轉。
兩人來到時,只見這盤口客人稀疏,但從下人口中聽得出出手闊卓。
陸建勳納悶,齊鐵嘴怎麼憑藉這小盤口何以在長沙中生存下來,
並且能在九門中有一席之地,裘德考把聽來的傳聞告知一二。
齊鐵嘴只給買貨的人算命,一買一算,這叫送算。
很多人為了讓他算上一卦,都特意前來買他的貨。
齊鐵嘴算的卦特別准,准到可以說是神乎其技。
有一次,一個掮客在齊鐵嘴香堂裡,
看上了一隻香爐,但齊鐵嘴有自己的規矩,只賣古董不賣香爐。
不料,他的夥計起了貪心,私下把香爐賣給那掮客,打算把錢中飽私囊。
齊鐵嘴發現後,略顯生氣,他氣的是這夥計這樣做,是冒犯了神靈和祖師爺,恐怕要遭報應。
夥計一驚,立即認錯,並問齊鐵嘴有否化解之法。
齊鐵嘴推卦一算,讓他過幾天去村莊收租時,
把這些錢帶在身上,收來的錢則放在箱子底。
並且囑咐他,瓜農的那份錢給他免了。
夥計按照吩咐前去收租,回來後對八爺感激涕零。
原來那夥計在路上遇到劫匪,但是那劫匪只劫了香爐錢,箱底下的錢逃過一劫。
那個劫匪很快被抓住了,原來就是那個瓜農。
那位瓜農因為暴雨失收,拿不出錢來交租,走投無路之下才落草為寇。
而劫匪看見被劫的是免了自己錢的夥計,對自己有恩,於是劫財不害命,放他走了。
夥計安然無恙回來,收租的錢也沒有遭殃,可見齊鐵嘴真神機妙算。
陸建勳聽到齊鐵嘴的事蹟後,心感神奇,但齊鐵嘴除了算得一手好卦以外,
不擅兵器不通功夫,到底張啟山給了他多少好處,齊鐵嘴才甘願捨身跟隨下墓。
裘德考說起當年,齊鐵嘴遭人暗算,張啟山救了他一命,
兩人是生死之交,因此捨命相陪也是自然而然之事。
張、紅、齊三人分別進入墓中穴道後不久,身上的鋼絲便斷了,
但為了摸清真相,三人不約而同地繼續前行。
齊鐵嘴來到一處墓室,發現此處格局和之前的大致相同,
於是坐下掐指一算,發現格局詭異,非尋常人所能隨意進出的。
正當齊鐵嘴用算卦的方法試圖解出佈局原理時,
他仿佛聽見有聲音在四面八方的通道中傳來,但自己呼叫卻得不到回應。
齊鐵嘴一個慌神,只好原地打坐,求神拜佛。
二月紅來至一處通道,發現四周都是碎鏡,
電筒的光照過後,那反光十分詭異,似有亂神的作用。
二月紅迷迷糊糊地看到了丫頭,還有一些往事。
二月紅定了定神,繼續前行,來至一處墓室後又折返,卻驚覺走不回原路了。
張啟山也遇到一樣的問題,他在墓道裡兜兜轉轉,都摸索不出規律來。
突然,他發現洞壁的一處土質鬆軟,於是拿起鏟子挖掘,發現可以破壁通行。

第24集
張啟山觸發機關,牆上的鏡片像利刃一樣向他劃來。
佛爺閃躲不及,身上多處受傷,隨即出現幻覺,
迷迷糊糊閃現當年在張家受訓的場景。
張啟山意識到自己中了招,冷靜下來,想到可能是被發菌襲擊了。
張啟山在沒有任何藥物和工具的情形下,
忍著劇痛,徒手把髮絲從脖子後面抽離,總算脫險。
張啟山帶著滿身的傷繼續摸索,在一處墓室看見了齊鐵嘴。
八爺見到張啟山后總算定下心來,隨後說出自己的研究結果。
齊鐵嘴已經知道這個墓室共有六十四個孔洞,暗合伏羲八卦的卦象,
儘管很難破解,但二月紅的祖先曾經逃出生天,因此二月紅也應該掌握破解之術。
他們當務之急,就是要與二月紅碰頭。
二月紅獨自在縱橫交錯的墓道裡探索,來至一處墓室時,竟然出現了幻覺,遇見另一個自己。
二月紅原來一直沉浸在丫頭離去的悲痛中,且此番下墓,
也是違背了當日在祖先面前,為了救丫頭不再下墓的誓言。
二月紅被自己的心魔所困,但意志尚未消沉,
他認為自己作為九門中的一員,應該承擔起責任,於是振作起來,繼續完成自己的使命。
二月紅無意中發現了家族的族徽,證明祖先曾經來過這裡,說明此處應該有逃生之路。
他摸出舅姥爺留下的資料開始推敲,隨後射出鐵彈子聽風探路,終於找到出口。
二月紅摸索著,來到了張啟山和齊鐵嘴所在的墓室,
二月紅再用鐵彈子探路,帶大夥兒按正確的路線行進。
三人到達最後一個墓室時,也意味著找到了離開的出口,
但這裡也是藏有寶物的墓室入口。
張啟山堅持要入墓取物,因為這是他來這裡的最終目的,他一定要完成,然而二月紅不肯。
他認為張啟山有家有室,不像自己孑然一身,於是提出由他替張啟山入墓,
並讓張啟山和齊鐵嘴等他兩個時辰,時辰過了他還未出來,那離去便可。
張啟山自然不肯就此離去,他和齊鐵嘴都暗下決心,不等二月紅出來就不走。

第25集
尹新月以為自己的爹來長沙了,於是戰戰兢兢地來到飯店會面。
見面時發現來者是自己的大伯,新月立即松了一口氣,隨即向大伯撒起嬌來。
大伯似乎反對新月和張啟山一起,要她回去北平,婚事另作安排,
但新月堅持留下,她表示自己深愛著張啟山,大伯見狀也就默許了。
大伯此時告訴新月,說新月飯店丟了一尊玉佛,這事恐怕並不簡單。
新月就佛像的事找到解九爺,向他討教一二。
解九爺知道情況後,給佛爺面子,便幫了新月這個忙。
陳皮帶著一尊玉佛來到解九爺,故意向他發難。
九爺知道這尊玉佛就是新月飯店丟失的那尊,
於是早有準備,備了一尊假的玉佛,在陳皮面前以假亂真。
陳皮在鑒定真偽上段數不高,被九爺騙過了,以為自己帶來的那尊佛像真的是假貨,
九爺手上的才是真的,一氣之下把自己帶來的那尊佛像摔了,甩袖離去。
陳皮離開後便上了裘德考的車,氣衝衝地告知剛才情況,
並責備裘德考把那尊佛像給他,讓他在九爺面前丟人現眼。
裘德考理直氣壯地解釋說這是知己知彼的策略,
並說自己這麼做是為了試探九爺的深淺,今日一事,發覺他真是長沙九門最難對付的人。
張副官見張啟山他們這麼久還沒出來,擔心在裡面遇到不測,於是命兄弟們進洞找人。
與此同時,張啟山等了好一會都沒見二月紅出來,
於是打算進洞找人,齊鐵嘴想出手阻止。
二月紅突然渾身是血地從洞裡出來,腳都站不穩了,
張、齊立即扶住二月紅,詢問發生了什麼。
二月紅用盡力氣,把手中的一塊青銅碎片交給張啟山,
並叮囑他把東西收好,並把洞口炸了,隨後便不省人士了。
張副官和兄弟們此時也找到了張啟山他們,眾人合力一起逃出墓室,
然後張副官聽從吩咐,裝上炸藥把洞口炸毀了。
張啟山回到家,傷口都來不及清理,第一時間便是把犧牲的親兵名字寫下,
打算好好安置他們的家人,並打算重賞其他親兵,要他們對下墓的事三緘其口。
張啟山回房清洗傷口時,溫水沾身,身上的紋身便出現了,
此時他發現,二月紅冒死帶出的那塊青銅碎片,似乎跟自己紋身的花紋有關。

第26集
新月把學西醫的表妹莫測帶來給佛爺治傷,
隨後莫測跟著齊鐵嘴拜訪紅府,給二月紅治傷。
二月紅躺在搖椅上昏迷不醒,幸好莫測及時來到,給他喂了藥,才讓二月紅倖免於難。
二月紅神智尚未恢復,迷糊中把莫測認錯作丫頭,讓莫測好生尷尬。
齊鐵嘴問及二月紅墓室裡的事,二月紅便把自己的密室告訴他,
讓他進去研究,但研究過後記得把密室裡的模型燒毀。
齊鐵嘴看了紅府密室裡的模型,發現這個模型就是墓中的地形,
且比他們想像的要大,他們走過的地方只是整個墓室的冰山一角。
齊鐵嘴看完後,便按照吩咐把模型燒毀,不讓這個秘密外泄。
張家一名跟著下墓的親兵來到青樓消遣,青樓的女子早已被陳皮買通,
在花天酒地之時故意問他去哪了,這名親兵幾杯下肚,
虛榮之下便把自己跟佛爺下墓找寶物一事說了出來。
很快,張啟山下墓一事便傳遍了長沙,
大家都說他想把墓裡的寶物據為己有,陳皮達到了造謠的目的。
裘德考和陳皮帶隊前往礦山,打算下礦尋寶,但陳皮四處轉了轉,
發現礦洞都被炸毀了,裘德考卻不以為然,篤信一定還有其他入口,命陳皮繼續尋找。
霍三娘找到張啟山,言談間似是責備他擅闖自己霍家地盤裡的礦山,
說他不合規矩,隨後便與張啟山算帳,伸手向他討墓室的資料。
張啟山見她態度無禮,一怒之下便拔槍回應,霍三娘隨即嚇得不敢吱聲,只好先行離去。
張啟山自下墓後,精神一直有點恍惚,
齊鐵嘴知道此事後,便把自己祖傳的一面銅鏡給了張啟山。
此鏡可以避邪驅陰,可讓厲鬼現出原形。
張啟山拿著鏡子端詳,發現鏡子中出現了自己父親的樣子,幻覺便隨之而來。
他看見多年前在一次槍戰中,父親不幸身亡,隨後自己在挖洞,
準備把親和族人埋葬,此時他發現父親和族人們的屍體都是面朝下的,
跟去年在軍列上發現的屍體一樣,隨後自己便被東西攻擊了,像被什麼壓住一樣。
齊鐵嘴回來後,張啟山把這事告訴他,猜測壓住自己的可能是人不是物。
齊鐵嘴看見張啟山的狀況,不由地擔心起來。
陸建勳見找不了張啟山的茬,於是便趁二月紅病重時對他下手,把他從病床上揪出來帶走了。
張啟山知道後,便向陸建勳要人,並放話絕不會放過他。
陸建勳不以為然,隨後帶隊去搜紅府。

第27集
陸建勳帶兵搜查二月紅家裡,發現其密室,於是闖入四處翻找,看看何發現。
但是密室內儼然一副剛被燒過光景,裡面盡是殘破的東西,連值錢的東西都沒有。
陸建勳仔細翻找殘骸,發現有一張未被燒盡的紙片,上面寫著“鳩山報告”。
陸建勳登門拜訪張啟山,詢問他之前到底去哪裡了,一段時間都沒有音訊。
張啟山慌稱自己身體不適,到北平求藥,隨後便暫時隱居到礦山附近休養。
陸建勳覺得此話可疑,於是來到礦山附近向村民打聽虛實,
但村民早被齊鐵嘴收買了,陸建勳無果而返。
陸建勳不打算就此收手,他找到之前張啟山、二月紅在新月飯店籌錢時抵押的錢莊,
在他的威逼利誘之下,錢莊老闆只好如實告知,並被陸建勳收買了,
答應做偽證,說那些古董都是日本人為了二爺,在錢莊抵押了大量古董。
霍三娘來找二月紅,勸他配合陸建勳,把掌握的資料還有墓室的秘密供出,免受皮肉之苦。
然而二月紅堅持守住秘密,霍三娘這時向二月紅表白,
表示自己喜歡二爺多年,不願看他受苦,但是二月紅不為所動。
陸建勳試圖對二月紅屈打成招,但二月紅意志堅定,陸建勳見狀,
只好偽造證據,誣陷他是日本間諜,要把他交到上峰發落。
張啟山為了救二月紅,只好把罪都攬在自己身上。
陸建勳小人得志,拿走張啟山的軍徽,稱他很快就會被撤職。
裘德考和田中良子討論著今日陸建勳的行為,田中良子覺得他太高調,
太不把人放眼裡了,裘德考則勸其稍安勿躁,他等著陸建勳來向自己求助。
然而田中良子心裡焦急,她私下闖入監獄找二月紅,但卻中了陳皮的埋伏。
陳皮和陸建勳聯手,把田中良子挾持著,以此來威脅裘德考,要他放權。

第28集 - 兩門互爭地盤 啟山虎落平陽
陸建勳面對裘德考氣焰囂張,但田中在他手裡捏著,
裘德考不得不暫時放下身段,假意歸順,
先讓他囂張一段時間,以後再伺機釜底抽薪,泄他的氣。
霍三娘向陸建勳討個人情,希望他能讓自己接收二月紅和張啟山的地盤,但陸建勳似乎想拒絕。
霍三娘略顯不快,指責他過橋拆河,隨後更是提醒陸建勳要記得,
長沙畢竟不是他的地盤,讓他不要過於張揚跋扈。
陸建勳聽後,討好霍三娘,霍三娘也不講虛話,命人拿出兩箱金條,打算收買他。
陸建勳此時坦言,這事得問問另外一個人。
原來陳皮已經搶佔了二月紅的地盤,霍三娘認為這不合規矩,想讓陸建勳幫忙定奪。
陸建勳提出,既然陳皮已經占了二月紅的地盤,那麼霍三娘就占張啟山的地盤,這樣皆大歡喜。
然而霍三娘不幹,她認為這事得有個先來後到,
陳皮是因為他們幫助才得以上位,現在怎麼可以先人一步把地盤給占了。
陳皮和霍三娘談不攏便起了衝突,差點大打出手,陸建勳把雙方勸住,進行調解。
陸建勳認為,大家目前應該要通力合作,暫時把恩恩怨怨擺在一邊,
先把礦山那墓裡的寶物得手再說,霍三娘、陳皮也表示同意。
張啟山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尹新月一直在他身邊無微不至地照顧著。
張啟山被新月的付出所感動,終於對她打開心扉。
尹新月見現在長沙內憂外患,各方勢力都想對佛爺圖謀不軌,
為了安全起見,她和張副官商量著,要把張啟山帶離。
陸建勳再次前來齊鐵嘴的香堂,想趁張啟山現在失勢,拉攏他。
但齊鐵嘴和張啟山之間羈絆極深,
且齊鐵嘴本早就知道陸建勳的齷齪行徑,於是借算卦來嘲諷了他一番。
裘德考來到陳皮的府邸向他道賀,順道提醒他,大仇一日未報,他的位置都尚未坐穩。
陳皮聽後,怒意漸起,他一邊想著師娘,一邊在郊外勤加習武,第二天帶著一隊人馬闖進張府。
陳皮一進門就要人,說奉陸建勳之命來抓張啟山,尹新月出面阻撓,
問他佛爺所犯何事,陳皮沒說緣由,只說他只負責抓人。
尹新月知道陳皮就是沖著張啟山來,但她毫不畏懼,擋在陳皮面前,
並說自己不惜拼上整個張家和尹家,都要阻止他。
陳皮的手下見狀,怕舵主一時衝動犯下大忌,於是出言勸阻,
但陳皮絕不就此罷手,他手下四處搜索,一定要把張啟山殺了。
而此時,張啟山早已在新月的安排下,離開張府了。

第29集
陳皮在張府找不到張啟山只能無功而返。
陸建勳得知張啟山失蹤的消息後大發雷霆,埋怨手下看管不力。
他猜測張啟山被尹新月帶到北平了,於是命人快馬加鞭去追查張啟山的下落,
另一方面,為免夜場夢多,他聯繫霍三娘,安排今天要帶二月紅下礦。
二月紅被威逼著下了礦,走到半路時,
二月紅略施小計讓陸建勳等人把燈熄了,隨後趁著昏暗的環境從礦洞裡逃出。
二月紅這次逃跑還多得霍三娘的相助,
霍三娘對二月紅心生愛慕,不願看著他淪落至此,於是幫了他一把。
張副官此時在外頭接應,把二月紅帶走了。
原來這計畫是齊鐵嘴所為,齊鐵嘴算到陸建勳會有此一著,
於是用張啟山之前交代下的法子,在洞裡打暗道,救出二月紅。
二月紅目前被全城通緝,且身體抱恙,只好暫時安置在齊鐵嘴家裡。
張副官和齊鐵嘴商量,決定去找張啟山。
張副官和齊鐵嘴假扮乞丐向路人打探消息,得知有人見過張啟山往白喬寨那個方向去了,
兩人知道後便來到白喬寨打算探聽一番。
白喬寨裡的人對漢人有點排斥,齊鐵嘴和張副官來到這裡時,
看就有個胖子被寨裡的人轟到街上。
兩人見這裡的環境難以融入,此時又累又餓,
只好先到途經的一個廢屋稍作歇息,再決定下一步該怎麼辦。
剛剛被人轟走的那個胖子此時也來到廢屋,三人不打不相識,算是交上了朋友。
胖子告訴他倆,說這裡有個漢人首領,底下都是一群漢人幫他做事,可能可以幫到他們。
齊鐵嘴和張副官找到漢人幫派,但這人兇神惡煞,絕非善類,
兩人只好隱瞞真正目的,慌稱是來混口飯吃的。
張副官使出一招半式便獲得了漢人首領的信任,兩人得以留下。
張啟山此時被莫測照顧著,在白喬寨的一處宅院裡靜養。
張啟山此時身體狀況其實沒什麼問題,體溫也正常,但就是莫名地昏睡不醒。
首領徵集了一批手下,需要進入死人谷為大土司早夭的孩子樹葬。
死人穀兇險異常,大夥一聽立即萌生退意,
但胖子則勸大家想要錢就不要有想法,他們也是首領親自選的,
隨後安慰齊、張二人,說他們本領高強,不要過於擔心。

第30集
齊鐵嘴和張副官在胖子口中得知,這位即將前往死人穀樹葬的大土司跟白喬寨的護法不和。
這位護法是她的小叔子,以前也曾對大土司做過不利的行為,兩人在出發前還差點大動干戈。
齊、張二人在同行的漢人腳夫中,發現有幾位殺手,原來他們是護法派去謀殺大土司的。
本次行程可能凶多吉少,但齊鐵嘴認為,張啟山目前行蹤不明,可能是他身邊的人故布疑陣,
跟大土司也可能有莫大的關聯,張副官也表示贊同,此行不可避免。
二月紅擔心張啟山,儘管他有病在身,卻還是想出門找張啟山。
霍三娘不放心他一人出去,決定陪他走一趟。
此時陸建勳正在城內各處安插了線眼,留意著九門中人的行動,
霍三娘利用自己的優勢,帶二月紅逃了出城。
但他們出逃一事被陳皮知道了,心浮氣躁的他想馬上追上,
但陸建勳勸住他,建議陳皮和自己一起守株待兔。
大夥隨著大土司一起前行,而漢人殺手則伺機對大土司下手。
不料路上遇著傾盆大雨,大夥還看見前方不遠處,有黑喬人在跳舞祭祀。
白喬人和黑喬人向來不和,因此大土司帶人繞路通行。
期間天雨路滑,其中一名抬棺人差點摔跤,
幸好張副官及時出手,扶住棺材,所幸棺材和抬棺人都無大礙。
張副官的身手引起了大土司時懷嬋的注意。
停雨後,一行人繼續前進,卻發現剛剛祭祀的黑喬人都在這片沼澤地裡死了,
幾位膽小者見到屍橫遍野的景象便大驚失色,大夥立即快步離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路上,眾人遇霧迷路,
齊鐵嘴此時進行地形推演,帶大夥走出迷霧,在一行人中樹立了威望。
齊鐵嘴帶領大家走出沼澤,來到一座村寨稍作整頓。
這時大家都圍著齊鐵嘴和張副官進行答謝,說他們帶領大家逃出生天,是他們的恩公。
天色漸晚,大家得到暫時的安寧,張副官便和齊鐵嘴閒聊起來。
張副官問齊鐵嘴為何剛才沒有對大土司進行解釋,就肯定她會跟自己走,
齊鐵嘴則說大土司現在的處境是沒有其他選擇了,
所以無聲勝有聲,她無須確認也會信任自己。
張副官似誇非誇地說齊鐵嘴擅于捉摸人心。
黑喬人夜半突襲,幸好齊鐵嘴早就在下榻的廢屋附近布下陷阱,及時發現了黑喬人的到來。
他通過裝神弄鬼把黑喬人嚇跑了,又一次在大夥面前展示了自己的實力。

第31集
大夥兒見頻頻遇到狀況,於是連夜趕路,儘快結束這趟生死之旅。
大家來到一片蘆葦蕩時,不小心走散了,
大土司吹起了白喬人的哨子,打算與失散的同伴取得聯繫。
不料,漢人殺手根據這些哨聲,把白喬隨從逐一殺掉。
張副官在與大土司時懷嬋失散時,沿路發現了這些死屍,
並根據屍體握著的哨子判斷出這個情況。
張副官腦筋一轉,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故意吹哨引起殺手的注意,隨後趁其不備時把他刺死。
張副官很快追上了大土司,並解決了一眾漢人殺手。
原以為大土司暫時安全了,但其中一位殺手臨終前透露,
大土司身邊的那個白喬隨從也是護法的人。
此時大土司和貼身白喬隨從走在前頭,
張副官立即趕路前往救駕,途中和齊鐵嘴匯合。
白喬隨從見大土司正和自己單獨相處,正是下手的好時機,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齊、張趕到,大叫大土司小心。
說時遲那時快,二月紅突然出現,把白喬隨從擊倒在地。
大土司一時之間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只以為這些漢人都是來殺她的,對二月紅等人十分不友善。
霍三娘此時也出現,立即責備時懷嬋。
大家解釋完,加上白喬隨從也認了罪,時懷嬋知道自己誤會好人了,有點內疚。
二月紅暫時被霍三娘帶走養傷,齊鐵嘴和張副官繼續陪時懷嬋趕路。
他們一路上和其他普通的腳夫匯合後,便往聖樹方向走去。
二月紅英雄救美的行為俘虜了時懷嬋的芳心,她不時向八爺打聽二月紅的情況。
大夥兒終於來到白喬的聖樹前,不料聖樹上竟然設有機關,
隨行的腳夫都死于射出的毒箭,張副官身手了得,保護了大土司,
齊鐵嘴和那位貼身白喬隨從也因躲得快,沒有中箭。
時懷嬋原以為護法為了殺自己,連聖樹都不放過,但隨從說護法沒動聖樹。
當務之急,應儘快把世子進行樹葬,
張副官受大土司所托,把棺木拉到樹上安置在適合的墓穴。
但張副官看見奇怪的地方,因大土司之前說,
樹上三個墓穴有兩個應該放置了古老的棺材,
如今都不見了,墓穴裡留下了一個鈴鐺。
張副官把鈴鐺拿給大土司,大土司看了就知道是黑喬的東西,
這時才發現原來黑喬在打他們聖樹的主意。
大夥結束樹葬後,便開始回程,夜裡歇息時,遇見二月紅和霍三娘吵架。
霍三娘對二月紅用情至深,但二月紅卻對她無意,為了不讓她泥足深陷,只好狠心趕她走。
張副官和霍三娘談了一下,對她表示了感激,
也勸她理智一點,但霍三娘不肯就此甘休。
時懷嬋見二月紅受到病痛的折磨,於是拿出白喬聖藥給他服用。

第32集
時懷嬋等人差不多回到白喬寨時,發現護法已經掌握了大部分權力,
並安排了人手在城寨關口處戒嚴,想阻止時懷嬋回去。
時懷嬋提及歷代大土司都是以女性為尊,
她的母親也是上一任大土司,假若可以讓母親知道護法的奸計,那麼她就可以重掌權力。
齊鐵嘴聽後,便心生妙計。齊鐵嘴讓之前刺殺時懷嬋的隨從捧著一個木盒,
假裝是裝著時懷嬋的頭顱,然後按約定時間去找護法交差。
護法看見隨從完成任務後,非常高興,隨即拔刀刺向他,想把隨從殺人滅口。
這時,一眾白喬親兵出現,時懷嬋帶著她母親出現,識破了護法的奸計。
時懷嬋按照約定,把張啟山藏身地告知齊鐵嘴、張副官,
他倆便出發前往張啟山所在的農家宅院。
在那裡,兩人先是遇見了莫測,
他們問莫測張啟山現在什麼情況時,莫測的神色顯得有點不對。
莫測帶著他們來到張啟山居住的小院裡,發現他神志不清,
除了到處亂寫亂畫便什麼都不會幹了,
莫測還說,張啟山現在除了尹新月以外,其他人都不認得了。
齊鐵嘴和張副官知道佛爺是下礦後才得此病的,二月紅也得了病,他們的病根可能有關係。
隨後齊鐵嘴想起,之前大土司時懷嬋把一顆藥給二月紅吃了後,二月紅情況有所好轉,
由此可見,說不定時懷嬋能救張啟山。
莫測聽後,便安排著把張啟山送到白喬寨,向時懷嬋求藥。
莫測傾心於二月紅,她知道二月紅情況不好活,來到白喬寨便立即去看看他的情況,
此時喜歡二月紅的時懷嬋也在房間裡,齊鐵嘴不禁擔心兩位情敵會不會大打出手。
幸好時懷嬋十分大量,也沒有表現出小家子氣的所為。
時懷嬋告訴張副官和齊鐵嘴,那聖藥是被黑喬稱為飛血見的一種聖物,
此物生於峭壁,劇毒異常,採摘困難,平日黑喬以此物作為藥引煉製毒藥,
而對於佛爺和二爺來說,此物有以毒攻毒之效,恰好是良藥。
但黑喬、白喬素來不和,且黑喬掌權的貢婆之前與護法勾結,
打算收復白喬,最近發生的種種事端,恐怕已經惹起貢婆的不滿,說不定今夜便會攻打過來。
張副官決定先發制人,夜襲黑喬。
霍三娘回到長沙便遭到陳皮的質問,
但霍三娘否認自己幫了二月紅,自己只是出城去找盜墓高手。
陸建勳雖然也懷疑霍三娘,但表面上繼續對霍三娘阿諛奉承。
張副官襲擊黑喬,並奪得了飛血見,
而齊鐵嘴等人協助時懷嬋把白喬的奸細都抓捕了,幫她解決內憂外患。
但是黑喬首領黑石卻逃之夭夭。

(...未完)

    全站熱搜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