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老九門 分集劇情介紹1-16(未完)

第1集
一本寫滿離奇故事的筆記,傳了數代人。
筆記早已殘破不堪,當中的故事早已難辨真假。
但無論是故事,還是真正的傳奇,筆記透露出的資訊,足以讓人回味無窮。
一九零三年,日本人大穀光瑞以宗教考察為由進入中國腹地,進行地理勘探的情報工作。
在途經中國長沙時,其中一支探險隊分支跟隨日商鳩山美志,
在長沙北部的一座山鎮內,停留了約三個月的時間。
一整支考察隊進入,卻只有六人歸來。
一周後,鳩山美志向日本日清貿易研究所轉外務省提交了一份報告,
報告提及這山鎮底下埋藏的東西,史稱鳩山報告。
一九三三年的一個夜晚,一輛詭秘的火車駛進長沙站,驚醒了在值班室熟睡的守夜人。
守夜人顧慶豐好奇之下,上前查看這輛突然進站的列車。
顧慶豐抹開滿布灰塵的車窗,裡面掛著的屍體把他嚇了個半死。
第二天,一名位高權重,人稱“佛爺”的軍官帶隊前來查個究竟。
佛爺和部下一邊查實列車的狀況,一邊向顧慶豐打聽情況。
他們得知,這輛列車是深夜突然抵達,沒有通行記錄,
車身也鏽跡斑斑,像是從廢鐵站裡開出來的,加上裡面掛著死人,
車身又用鐵皮焊死了,這種種跡象,都表明這輛列車絕非尋常。
佛爺安排部下,用氣割瓶割開車廂,親自入內一探究竟。
佛爺張啟山和部下進入車廂,發現裡面藏有多條死相奇怪的屍體,皆為面部朝下。
佛爺見此狀況,命部下把八爺叫來。
八爺齊鐵嘴似是膽小如鼠之輩,但卻有一手精通奇門八算的活兒。
八爺被佛爺半推半就之下,一起進入列車裡面探個究竟。
齊鐵嘴隨張啟山進入列車內部,看見這些屍體的死相和擺放位置,
並在無意中,發現的一份畫有實驗內容的檔。
張啟山根據種種跡象,推斷這列車和裡面的屍體都是作陪葬用的,而墓主恐怕就在最尾的車廂內。
張啟山和八爺齊鐵嘴讓軍隊把車廂內的棺木都帶回去開棺。
幾副陪葬的棺木被打開後,裡面的屍體的死相與列車內其他屍體無異。
正當齊鐵嘴納悶著,列車是如何在沒活人的情況下駛進站內時
,張啟山提出,說這些人應該是事前吸入了僵氣,進站時才奄奄一息,
至於真正的秘密,恐怕要把最大的棺材給打開,才能水落石出。
最大的棺木是個哨子棺,非尋常人可以打開。
棺材以鐵水封棺,只留一孔,強行打開只會引出毒氣,必須以一手伸進孔口從內部打開。
現在要打開這哨子棺,只有靠張家的本事。
佛爺讓自己張家的親兵幫忙開棺,但這位開棺的士兵伸手進孔時一個慌神,大叫救命。
這一叫,在一旁協助的同伴只能觸發一個斷臂保命的機關,士兵斷一臂卻無所獲。
佛爺冷靜地走上前,親自伸手進孔開棺。
棺材成功被打開,裡面也沒有什麼機關,只有一具面容朝下的屍體。
佛爺伸手在棺內翻找,摸出一枚似是南北朝的戒指。
長沙九門中,最瞭解南北朝的當屬二爺的世家,
在齊鐵嘴提議之下,張啟山決定攜此戒指去拜訪二爺。
長沙一處裝修豪華的梨園中,一個風姿綽約的身影正在臺上唱著一曲霸王別姬。
一名滿身銅臭的座上客打斷正在唱戲的二爺,並對二爺出言不遜。
正當場面陷入混亂時,佛爺帶著一隊人馬前來,
為二爺解圍,並教訓了那位滿身銅臭的客人。
佛爺和二爺似是頗有交情,二爺對佛爺的出手相助也表示感激。
但當佛爺拿出那枚南北朝的戒指時,二爺卻臉露難色,
說自己已經不碰那些地下東西很多年了,拒絕幫助張佛爺。
佛爺也不強求,他把戒指放在桌面,讓二爺自己考慮。

第2集
二爺二月紅帶著戒指回到府上,
而他的夫人丫頭親自下廚做了碗面,慰勞從梨園回來的丈夫。
二月紅和丫頭兩夫婦相敬如賓,恩愛非常,但是丫頭的身體不是很好,
說不到幾句就捂胸咳嗽,二月紅心疼夫人,命下人陪她回房休息。
天色漸晚,二月紅打開隱藏在書櫃後面的暗門,進入了一個密室。
儘管密室內佈滿機關,但作為密室主人的二月紅都一一輕鬆闖過,直達密室的深處。
二月紅進入密室最裡面的房間,房間內滿是陰森恐怖的物件,還有一些地圖、照片。
二月紅從一個盒子裡拿出一枚戒指端詳,這枚戒指和張啟山拿來的那枚一模一樣。
張啟山在夜裡把齊鐵嘴請到家,把二月紅拒絕幫忙的事告訴齊鐵嘴。
二月紅雖然拒絕出手相助,但是也給張啟山留下了忠告,要他最好不要碰這事。
張啟山卻不這麼認為,這火車出現得如此突然,
車內的景象又如此詭異,加上棺材內出現南北朝的器具,
這種種事由,讓張啟山覺得長沙可能要陷入危機。
張啟山拿出鐵路圖,告訴齊鐵嘴,
他們雖然暫時不知道棺材的來源,但是卻可以找到火車的來源。
他指著鐵路圖向齊鐵嘴分析,東北過來的鐵路,雖然全部被炸掉,
但是長沙沿著東北的軌道卻是好好的,這當中山脈綿綿,
山中必有軌道連著礦山,常有礦道藏於山中,所以推斷火車是從礦山開出的。
齊鐵嘴這時提到,礦山最近似乎不甚太平,那裡有很多日本特務,
似乎在策劃著什麼陰謀,張啟山立即聯想到,日本人可能要在那裡搞秘密實驗,
於是立即讓齊鐵嘴還有張副官隨自己一起去礦山一探究竟。
二月紅非常擔心妻子丫頭的病情,他覺得這都是自己家業的過錯,
報應到妻子身上,二月紅在祖宗牌位前立誓,不再沾染祖業,希望先人保佑妻子安康。
另一邊廂,丫頭在湖邊發呆,陳皮從身後為她披上一件外衣。
陳皮是二月紅的徒弟,對丫頭似乎有著特別的感情。
張啟山一行三人來到礦山附近的鎮上,打算找人問問情況。
鎮上古物四處亂放,也沒看見多少人家,好不容易遇到一對母子,
只見這對母子背著包袱,似乎在匆忙離去。
張副官向母子打探到,這裡最近發生了礦難,村民都去逃難了,
在此前,日本人也曾經來過,發生礦難後,日本人就走了。
張啟山覺得事有蹺蹊,應該跟火車的案子有關係。

第3集
幾位商人來到通泰碼頭處打算進一些古玩回去倒賣,
但是他們要求驗貨時,卻遭到拒絕。
商人們覺得難以接受,於是與碼頭工人起了爭執,
並說到以前和二爺二月紅之間的規矩並不是這樣的。
陳皮此時出言阻止爭執,並堅持不讓驗貨,商人只好妥協,
因為從陳皮這裡進的貨都是上等的好,可以讓他們賺個盆滿缽滿。
二月紅自從不碰那些地下的玩意後,通泰碼頭便交由徒弟陳皮照料,
陳皮現在是通泰碼頭的舵主,並憑藉一些出售古玩的門路而名聲大噪。
商人們一邊恭維著陳皮,一邊說著貶低二月紅和丫頭的話,想藉此討好這位陳舵主。
陳皮聽見這人侮辱自己師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出一個鐵爪,將其置於死地。
眾人再也不敢口出狂言,只求陳皮饒命。
張啟山三人在鎮上遇到幾個外來人士,
他們向這些人打探一下火車的事情,並問他們來這所為何事。
張啟山得知,他們是來這邊幹些散活,混口飯吃的,
但是當問及火車的事情時,這些人都三緘其口,然後匆匆回房睡覺。
張啟山覺得他們神情舉止都有點異常,且睡覺時,床邊的鞋子擺放得非常整齊,
看著就是隨時準備離去的樣子,於是保持警惕,和齊鐵嘴和張副官在他們旁邊休息。
第二天一早,這三個外來人士悄然離去,張啟山等人立即尾隨其後,追至濃霧之中。
不料,他們借著霧勢隱藏行蹤,並對張啟山他們進行偷襲,
幸虧張啟山武功高強,把三人制服。
這下斷定他們跟火車這案子肯定有關係,
但是當張啟山向他們逼供時,他們把預先藏在口中的毒藥吞服了。
人雖然死了,但是張啟山認為,他們在此處突然發難,
這裡肯定有古怪,於是四處觀察,發現這裡有一條隱藏的鐵路,
直通深山,張啟山估量著,這裡就是日本人做秘密實驗的地點。
日本特務田中良子來到長沙,似乎要進行什麼秘密的行動。
她多次求見二月紅,都遭到拒絕,這次收買了一位梨園的下人,
隨後偷偷進入梨園,找二月紅幫忙做些事情。
二月紅向來痛恨日本人,這回被人強行上門,對田中良子更加反感。
田中良子見二月紅態度堅決,於是心生一計,打算向陳皮入手。
她知道陳皮對生病的師娘丫頭非常在意,
於是以自己手裡的治病良藥作為交換條件,希望陳皮幫忙引薦一番。
陳皮聽見丫頭的病有藥可治,便心動了。
他回到府上,湊巧看見丫頭在廚房做面時,不小心把碗打翻了,隨後便狂咳不止。
陳皮非常心疼,覺得拿藥給丫頭治病一事,刻不容緩。

第4集
陳皮找師父二月紅說起日本人以藥來換取見面的事,
卻遭到二月紅的反對,並被痛斥了一番。
陳皮一心想救丫頭,師父二月紅卻如此不配合,心裡非常不忿。
丫頭在門外聽見兩人的對話,對二月紅的做法表示支援和理解,
但是也勸二月紅不要太責怪陳皮,陳皮也是出於一番好意才這麼做。
張啟山等人進入深山,發現這荒涼之地竟有一名老頭在此出沒,
好奇之下便對那人追趕起來,老頭也慌張之下逃跑起來,
但是把背著的柴木和斧頭落在地上。
張啟山知道這老頭定必會折返回收這些工具,
於是便讓齊鐵嘴和張副官跟自己一起在旁邊埋伏,等這老頭自己出現。
果然,這老頭原路折回撿回斧頭和柴木,
張啟山等人便順勢跟蹤老頭,看他到底何方神聖。
張啟山闖進老頭的房子,發現他的屋裡頭一大堆軍需。
在張啟山和齊鐵嘴連番逼問之下,老頭只好交代,
這些東西都是撿來的,隨後把他們帶到一個破舊的院子裡。
院子裡臭氣熏天,屍橫遍野,異常噁心。
老頭說他就是貪財,在這些死人堆裡偷東西,並向張啟山交代,
原來他住在這裡,半年前突然有一些人來到礦上,
給了一些錢把他給轟走了,直到前幾天聞到惡臭,才發現這裡死了人。
張啟山仔細檢查了這些屍體,發現這些屍體的死狀都跟火車裡的屍體一樣,
而且身上也有一模一樣的紋身,唯一不同的是,這裡的屍體都被剃了光頭。
張啟山讓老頭帶他們去礦洞入口,老頭起初想忽悠張啟山,
然而未果,無奈之下,帶他們繼續前行。
眾人走到一處墳地時,老頭阻止他們繼續前行,
張啟山覺得事有蹊蹺,立即走到墳地看個究竟。
很快,張啟山發現一塊墓碑有點古怪,他掰開墓碑後,
一個通往地下的洞口立即出現在眼前。
他立即帶著大夥進入地下通道進行探索,在這期間,
膽小怕事的齊鐵嘴算到這裡有大凶之象,多次勸說張啟山不要太深入,
但是不信天命的張啟山毫不畏懼地走在最前,
而忠心耿耿的張副官則殿后,大夥慢慢走到通道的深處。
不一會兒,前面出現了一個雕像,雕像前面有一鐵欄封著,
齊鐵嘴說,這個雕像像極了天尊老母神像,天尊老母是玄貫道裡最重要的神,
這裡有人把祂擺在這,說明下面肯定藏有不得了的東西。
張啟山聽後,馬上來了勁,決心要闖進去看個究竟。

第5集
老頭不停地勸張啟山等人不要進去,張啟山見老頭情緒這麼激動,
想必一定是知道裡面有什麼才如此害怕。
老頭在張啟山的逼問之下,終於把一段塵封已久的往事說了出來。
老頭他一家祖上幾代都是靠挖礦為生,
到了老頭父親那時,便受雇於日本人進了礦山進行採挖。
當一行人走到一道刻有“入此門者,必當放棄一切希望”字樣的門前時,
日本特務們便把中國勞工驅趕走,自己則進入門中。
老頭的父親和幾位工友在門外等著,覺得裡面似乎有什麼寶貝,
也想跟進去瞧瞧,搶點東西回來,但是沒過多久,大夥都驚慌失措地跑了出來。
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也無從稽考。
齊鐵嘴利用鹽酸把封住雕像的鐵欄鎖腐蝕一番,然後讓張啟山把鐵欄打開。
眾人繞過天尊老母神像後,眼前出現了一大片廢墟。
眾人路過一處放有很多廢棄礦車的地方,繼續往前尋找,便發現一個奇怪的入口。
解九爺從日本留學回來,以巧妙的棋術,再借六位同伴的幫忙,
擊敗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棋藝高手,但是又給足了對方面子,是個心機頗重的主。
解九爺探聽到張啟山最近在查探礦山的事,心裡似乎有點想法。
張啟山發現入口後,便拉著齊鐵嘴繼續往裡走。
他們走著走著,來到一處放有很多木梁和麻繩的地方,
木梁上有被刀子砍過的痕跡,而繩子也弄成讓人上吊的形狀,
齊鐵嘴看了,說這裡曾吊死過很多人。
老頭一直處於驚慌失措的狀態,看著這些懸樑的繩子甚至產生了幻覺,
眼前出現一大堆吊死鬼,隨後半爬帶滾地逃離了礦洞。
張啟山等人看見老頭這樣的狀態,覺得他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
便沒有阻撓,他們一行三人繼續往深處探索。
張啟山三人繼續往深處走去,走到礦道盡頭時,發現有一個水缸擺在那裡。
張啟山察覺到水缸是為了堵住什麼東西時,
便往水裡頭看了一槍,水缸一破,水便流盡,一個洞口赫然出現。
張啟山親自把洞口挖開,果然裡面還有一個地下通道。
張啟山跳下通道後,張副官也把慌慌張張的齊鐵嘴推了下去,自己繼續殿后。
眾人往前走著,來到一個奇怪的洞穴。
突然,洞穴裡傳出一些聲音,把齊鐵嘴嚇個半死。
眾人再仔細一聽,發現這聲音,像是有人在唱戲。

第6集
陳皮見勸不到師父二月紅同意跟日本人見面的事,
為了給師娘丫頭拿藥,陳皮提出由自己代替師父,為日本人效勞。
然而田中良子對陳皮看不上眼,並對他冷嘲熱諷。
性格暴戾的陳皮受不住田中良子的言語羞辱,便動起手來。
陳皮武功高強,不僅把田中的守衛都打個落花流水,
還扣住田中良子的咽喉,威脅她把藥交出來。
田中良子毫不動搖,她深知自己如若死亡,陳皮也甭想拿到藥了。
陳皮無奈,只得放開田中良子,繼續嘗試勸服二月紅。
丫頭的病越來越重,二月紅陪她外出閒逛。
路過一家照相館時,丫頭向二月紅提出,希望改天能拍張照片。
二月紅聽見後,覺得擇日不如撞日,現在立刻可以拍照。
兩人情深款款地,把美好的回憶寄放在照片裡。
張啟山在空曠的洞穴裡,看見裡面橫豎躺著一些屍骸,
並且擺放了很多腐爛的盜墓工具。
大夥猜測,這裡曾經有盜墓者來過。
正當他們思索,比他們更早進入墓裡的人是哪一門時,唱戲的聲音再次傳來。
齊鐵嘴仔細一聽,這曲子跟二月紅唱的曲子一樣,三人便順著聲源方向走去。
來到墓室前,齊鐵嘴死活不肯進去,
他說張佛爺命格帶著三昧真火,命硬得很,自己比不過,
而且算命這行當本來就是洩露天機自損陰德的事,這麼走下去恐怕凶多吉少。
張啟山聽著齊鐵嘴在抱怨,便讓張副官在這陪著他,自己獨自闖墓。
齊鐵嘴其實是一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他見張啟山在裡面過了好一會都沒有動靜,擔心他有什麼不測,
於是便拉著張副官一起進洞幫忙。
齊鐵嘴進入墓洞,不小心碰到滿布閃光飛蛾的牆壁。
齊鐵嘴被飛蛾襲擊時,張啟山出手相救。
他讓張副官和齊鐵嘴趕緊離開,自己則留在洞裡把閃光飛蛾搏鬥。
張啟山清理完飛蛾後,繼續探索,在洞裡的牆上摸索著,
突然摸到一束詭異的髮絲,張啟山把髮絲扯走後,
再繼續伸手摸去,摸出一枚二月紅家族的族徽。
張啟山忽然出了狀況,身體不聽使喚,只能強行保持最後的清醒,爬著出洞。
張副官和齊鐵嘴合力把張啟山帶離礦洞,
不料,洞口外早有日本特務埋伏于此,
幸得張副官槍法如神,保護了奄奄一息的張啟山。
張啟山強行打起精神,吩咐齊鐵嘴把他帶到二月紅處,隨後便昏了過去。
美國學者裘德考在遠處觀察著這一切。
這人表面上受雇於日本人,實則暗藏私心,想把礦裡的寶物據為己有。
裘德考的車子裡,擺著一台留聲機,正放著二月紅常唱的那首曲子。
齊鐵嘴和張副官把張啟山帶到二月紅家裡,
二月紅使出渾身解數,把侵入張啟山體內的髮絲扯出燒毀。
二月紅救完張啟山后,便提議齊鐵嘴和張副官帶張啟山去看大夫。
兩人聽出二月紅言語間似有逐客的意味,便不在此處久留。

第7集
二月紅想幫助張啟山,但又不想出面,
於是把祖輩關於那個礦洞的資料寫到信裡,
然後派陳皮暗中把信送到張啟山府上。
陳皮拿到信後,並沒有立刻送到張啟山處,而是事先抄了一份,拿到田中良子那裡。
陳皮並沒有立即把抄寫的信交給田中良子,而是要求與真正的買主見面。
田中良子答應後,把陳皮帶到美利堅長沙商會,讓他在大廳裡等候。
不料,這廳堂竟埋伏了刺客,打算暗算陳皮,直接拿走書信。
陳皮身手不凡,讓敵人陷入了苦戰。
裘德考這時出現,平息了這場打鬥。
裘德考似乎就是想要資料的人,他表示如果陳皮把信件交給他,他就幫丫頭治病。
陳皮和裘德考達成了交易後,便把信的原件拿到張啟山府上。
張啟山和齊鐵嘴看了信,信中的字體看得出有故意改的跡象,
但是也難掩這信就是二月紅所寫的事實。
張啟山拿到信裡所寫的資料後,決定再次前往,
但去之前,先派齊鐵嘴去一趟礦洞附近,查探一下當地的一些情況。
情報員陸建勳最近調到長沙來,給張啟山協助工作。
張啟山對陸建勳有著戒心,他認為這人絕不簡單,這次前來,說不定會有異動。
裘德考假扮醫生,隨陳皮來到二月紅府上,為丫頭治病。
裘德考利用嗎啡暫時緩解了丫頭的疼痛,取得了丫頭和陳皮的信任。
齊鐵嘴喬裝成算命道士,來到礦山附近的一處鎮子上,向當地人探探口風。
他從村民口中打探到有位瘋乞丐行為古怪,
覺得這乞丐可能知道些什麼,按照村民指引的方向,找到那位瘋乞丐。
瘋乞丐不斷拔自己的頭髮,嘴裡還念念有詞,說頭髮要吃他。
齊鐵嘴略施小計,從乞丐口中得知,十個月以前,這乞丐去了後山,
然後遇到頭髮一樣的可怕東西,讓他非常恐懼。
齊鐵嘴幫乞丐剃了頭後,並安撫他,乞丐終於不那麼害怕了。
齊鐵嘴也從其他村民口中,知道最近村裡來了一些日本人,
鬼鬼祟祟地在礦山周邊轉悠,齊鐵嘴這下對礦山裡的東西,漸漸有了眉目。

第8集
陸建勳來到長沙後,長沙九門在城中有頗大的勢力,而張啟山則為九門之首。
野心勃勃的陸建勳謀劃著要取締九門在長沙中的地位,而要讓九門瓦解,首先要絆倒張啟山。
陸建勳先是拜訪解九爺,卻遭到九爺的委婉逐客,
隨後命人依次拜訪了其他幾門的人,均吃了閉門羹。
裘德考和田中良子得知陸建勳頻頻拜訪九門一事,
認為這人有勇無謀,必要時可以對他加以利用。
齊鐵嘴回到張啟山處,把打聽到的情況向他彙報。
為了保險起見,張啟山覺得還是得勸二月紅出山幫忙。
張啟山和齊鐵嘴深知二月紅並非不肯出手,只是為了照顧丫頭,
怕自己出了意外留下丫頭一人,或者丫頭先自己一步而去,因此不得不袖手旁觀。
齊鐵嘴覺得這是個死局,一時之間想不到辦法,於是提出找九爺幫忙。
一說曹操曹操就到,九爺這時登門拜訪張啟山,三人說起這些事後,想法也不某而合。
九爺認為,解鈴還需系鈴人,要二月紅出山,得讓丫頭出面勸說才行。
這會兒,二月紅正在梨園登臺,張啟山和九爺便來到紅府,勸丫頭開口讓二月紅出山。
丫頭雖然知道,二月紅此舉可以幫助長沙,阻擋日本人的陰謀,
但是心裡擔心二月紅的安危,於是拒絕了張啟山。
丫頭說著說著,突然病發,下人立即為丫頭注射了裘德考送來的嗎啡。
見多識廣的九爺一開注射的藥劑,感覺不對勁,於是拿了一份回去。
回到張啟山府上,九爺把這事告訴了張啟山,
並說這嗎啡是在鴉片中提取的,目前這些東西只有日本人才有。
張啟山在驚訝之餘,也猜測日本人現在盯上了二月紅,恐怕還有很多未知的危險等著他們。
九爺告訴張啟山,他收到消息,北平的新月飯店一周後會拍賣鹿活草。
這鹿活草可以作為藥引,治療丫頭的病,張啟山知道後,
覺得這能幫到二月紅和丫頭,二話不說便決定和九爺一起去北平,隨後去到紅府拜訪二月紅。
張啟山把嗎啡的事還有鹿活草的事告訴了二月紅,並問二月紅這嗎啡是哪裡來的。
二月紅聽到這消息後非常憤怒,
告訴這嗎啡是一個叫裘德考的洋人帶來的,這人是陳皮介紹的。
張啟山聽後,打算找陳皮來問話,
二月紅則表示陳皮可能也是被日本人利用了,讓張啟山不要太為難陳皮。
二月紅打算跟張啟山一起前往北平,丫頭聽見後,要求一起前往,
她擔心自己等不到二月紅回來了,希望能在餘下的日子裡多和丈夫相處。

第9集
要進入新月飯店拍得鹿活草,得先有請帖,
張啟山、二月紅、齊鐵嘴、解九爺四人在張府商量著,要怎麼才能把請帖弄來。
解九爺告訴大夥,山西富商彭三鞭準備坐火車前往新月飯店,
屆時將會途經長沙,到時可以趁機從彭三鞭手中,奪得請帖。
張啟山、二月紅和齊鐵嘴在九爺的協助之下,一起制定了偷貼和退身的一整套策略。
張啟山早前去紅府拜訪時,發現丫頭正在注射嗎啡鎮痛,
陳皮與日本人勾結之事也由此暴露無遺。
張副官按照按照佛爺的吩咐把陳皮抓到牢裡審問。
陳皮在牢裡毫不配合,並貶低張副官,說他沒資格審自己,要審就由張啟山親自來審。
張副官和陳皮一言不合就動起手來,兩人的武功不相伯仲,最後打個平手收場。
張副官好心提醒陳皮,日本人給的藥根本沒法子治好他的師娘,陳皮只是被日本人利用了。
陳皮聽後,既懊惱又無奈,說自己也是救師娘心切才出此下策。
張副官這時知道陳皮本意不壞,於是告訴他,丫頭的病其實有藥可治,
二月紅和張啟山已經親自去取藥了,陳皮聽後暫時放下心頭大石。
張副官追問陳皮,到底是何人把嗎啡給他的,
陳皮坦言自己也不知道那人是誰,但知道對方的所在位置。
張啟山、二月紅、齊鐵嘴三人假裝乘客上了火車。
齊鐵嘴打扮成算命先生,表面上在列車裡討點生意,
實質是到處溜達想要查探彭三鞭的位置。
待他找到彭三鞭的位置和摸清彭身邊的形勢後,
便回到張啟山和二月紅身邊,用手勢向他們通風報信。
三人按著原先制定的計畫,趁火車進山洞時的昏暗環境便向彭三鞭下手偷貼。
二月紅身手最為了得,探囊取物之事自然由他來動手。
然而彭三鞭不是吃素的主,二月紅摸到了請帖,行動卻被彭三鞭壓制住。
彭三鞭身邊的手下們推門一看,
見到彭三鞭正在請二月紅喝酒,表面上恭恭敬敬,背後則各懷鬼胎。
張啟山這時見勢不對便來到彭三鞭這裡,
只見二月紅身陷險境,他也不再掩飾,想強行把二月紅帶走。
說時遲那時快,張啟山一動手,彭三鞭一眾也跟著動起手來,混亂中,另一列火車從旁經過,
張啟山和二月紅、齊鐵嘴便按事先計畫好的脫身方法,跳到另一輛火車中。
請帖到手,人也安然無恙。
張副官來到美利堅長沙商會,打算偷偷進行查探,不料卻與裘德考遇個正著。
張副官乾脆與其正面對碰,質問裘德考為何要給丫頭注射嗎啡。
裘德考毫無悔意,表示丫頭已經病入膏肓,利用嗎啡讓她走得痛痛快快反而更好。
張副官還想繼續追問,突然有個電話打來,裘德考示意讓張副官接聽。
張副官拿起聽筒,聽見電話那頭是宋玉明宋長官,
宋長官責備張副官肆意妄為,擅闖此地,讓他馬上離開。
張副官是個識趣的人,轉身走出門口,卻沒有馬上離開這所院宅,
而是在院子裡打暈一個守衛,確認這人是日本人後,
知道裘德考有強大的後臺,並且和日本人勾結,心裡便有了分寸。
張副官在院子裡放了把火才離去。很快,火勢蔓延起來,張副官帶著一隊人馬,
藉故把裘德考和田中良子接到張府避避火災,想順勢給他一個下馬威。
裘德考在張府受到張副官的“款待”。
裘德考在張府時發現張啟山並不在府上,他覺得事有蹊蹺,於是命田中良子暗中查探張啟山的下落。

第10集
新月飯店的大小姐尹新月帶著一群手下,男扮女裝坐在北平火車站候著彭三鞭。
原來新月飯店的尹老闆與彭三鞭交好,於是打算把女兒尹新月嫁給他。
但尹新月有自己的想法,不願嫁給素未謀面指認,
因此才帶了一堆手下在火車站裡守著,想要對彭三鞭進行伏擊。
張啟山、齊鐵嘴、二月紅還有丫頭到達北平後,張啟山便喬裝成彭三鞭見機行事。
他見丫頭身體不好,且人多了不好掩人耳目,
於是決定和齊鐵嘴兩人前往新月飯店,
隨後讓二月紅和丫頭單獨在其他旅館安頓下來,萬一出了事也能在外面給他們照應。
喬裝成彭三鞭的張啟山在車站成功瞞過了尹新月一行人,
尹新月見眼前這位“彭三鞭”舉止不凡,
長得風流倜儻,立即對其心生歡喜,便把伏擊一事就此作罷。
尹新月假扮成接車的司機小弟,把張啟山和齊鐵嘴接上了車。
一路上,尹新月試圖向張啟山套套近乎,好加深瞭解,
但張啟山只覺這位小夥子舉止奇怪,似有不軌。
陸建勳從手下口中得知,張啟山已經閉門兩日,
且緝拿了二月紅的徒弟陳皮後,也對其不聞不問。
陸建勳猜測這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於是來到牢中,
試圖挑撥陳皮和二月紅的關係,並以救他一命為條件,要他回答自己一些問題。
陳皮不僅毫不動容,反而非常不屑地看著他。
陸建勳被陳皮的態度氣得有點惱羞成怒,於是命人把他帶走。
張啟山和齊鐵嘴以彭三鞭的身份進入了新月飯店。
新月飯店內遍地達官貴人,處處歌舞昇平,一陣奢靡的氣息撲面而來。
張啟山和齊鐵嘴發現,在不遠處的一張賭桌上,
早上那位司機小弟此時變成了一位闊少,正與一眾富商在賭博,來頭肯定不小。
張啟山發現,這位闊少身後的一名女家奴,耳廓奇特,耳隨骰動,絕非尋常人也。
正當兩人討論著這些聽力驚人的家奴時,這些家奴也隨即有了反應,
齊鐵嘴驚覺他們聽力驚人,似乎能聽到場內所有動靜。
張、齊二人為了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和目的,決定用長沙話進行交流。
張啟山和齊鐵嘴通過四處觀察,猜測放置拍賣品的藏寶閣,
就在守衛森嚴的頂層,而這些聽力驚人的家奴一聽見異動,則把情況報告給守衛聽。
新月飯店守衛十分森嚴,但張啟山卻自有解決的辦法。
他看著臺上唱戲的班子,心裡似乎有了想法。
張啟山安排齊鐵嘴對飯店的演出進行調查,得知飯店找來了北平最有名的戲班子,
連唱三天,而最後一天的重頭戲,則由底下的觀眾以價高者得的形式進行點戲。
齊鐵嘴說到唱戲就想到二爺,二爺的一曲穆柯寨,可謂繞梁三日。
而張啟山心裡想的,則是利用穆柯寨這曲子,避開新月飯店的耳目。
第二天,齊鐵嘴故意在飯店裡,給一些達官貴人說起點戲的事,
並故意說穆柯寨這戲,彩頭特別好,這話被一位富豪聽進了心裡。
齊鐵嘴回到房間後,和張啟山一起為潛入藏寶閣作準備。
張大佛爺在房間裡一邊聽戲,一邊在本子上做記錄。

第11集
第二天,那位貪慕虛榮富豪軍閥,聽了昨天齊鐵嘴說的話,
便讓身邊的兩位陪酒小姐點了一曲穆柯寨,張啟山等戲一開唱,便開始行動。
張啟山踩著戲裡的唱詞和節奏,避開了聽奴的耳目。
但意想不到的是,他這一舉動被尹新月看見了。
尹新月此時依舊不知張啟山真正身份,
只以為這位與自己有婚約的“彭三鞭”上來頂層是找自己的,非常高興。
她把身上的男裝脫下後便悉心打扮一番,準備和自己的如意郎君浪漫相會。
而張啟山則潛入了藏寶閣,到處翻找鹿活草。
尹新月在房裡等了好一會都沒見張啟山上來,於是在房間裡放音樂,
打算給張啟山一點提示,然而不小心音量太大,尹新月呻吟了一聲,被樓下的聽奴察覺。
聽奴聽見樓上有不尋常的動靜,小姐又莫名叫了一聲,於是上樓查看一番。
尹新月再等了一會兒後,便按捺不住走出房門找張啟山。
此時藏寶閣的門沒合上,尹新月看見後覺得不對勁,於是走上前打算一探究竟。
正當尹新月要推門進入時,聽奴也快要走到頂層,張啟山打開門,把尹新月拉進藏寶閣。
尹新月質問張啟山在幹什麼,張啟山說自己只是在好奇看看。
尹新月雖然不相信他的話,但是也不想他被人發現,
於是走到樓道上,把聽奴們打發走,救了張啟山。
張啟山看見之前遇到的司機小弟換上了女裝,還有聽見聽奴們叫她做小姐,
便推斷到這個人就是新月飯店的千金小姐尹新月。
事後,尹新月把張啟山叫到房間裡,質問他為何入室行竊。
張啟山見尹新月雖然有點古怪,但不是壞人,於是也把自己找藥救人的事如盤托出。
尹新月聽後,暫且相信張啟山的話,但是也說明要在新月飯店拿到寶藏,
只能按照正常規矩拍賣奪得,或者拿命來換。
張啟山覺得偷藥這做法,風險太大,於是決定參與拍賣。
回到房裡,他跟齊鐵嘴數了數銀票,發現以目前他們的財力,
恐怕不能與在場的眾多達官貴人作一番較量。
張啟山連夜給張家通風報信,要張副官把家裡的一些古玩拿給幾位古玩店掌櫃,要他們做擔保籌錢。
張啟山籌足了銀兩後,第二天出現在拍賣會上。
突然,彭三鞭本尊來到新月飯店,在門口大吵大鬧,家奴把情況通報給尹新月。
尹新月聽見彭三鞭出現在門前,嚇了一大跳。

第12集
尹新月穿回男裝,見了闖進新月飯店的彭三鞭。
交談中,猜測到此人應該是彭三鞭本人,那麼在飯店裡頭的翩翩君子,應該是冒牌貨。
但尹新月對張啟山一見傾心,決定護著他,
於是讓下人把彭三鞭帶到偏廳中看管好,並叮囑家奴們不許把此事說出去。
張啟山在拍賣會上坐進了二樓的包廂,他環視四周,對場內的競爭對手進行觀察。
除了一樓的普通坐席,坐包間的一共有四人。
一位是前清的貝勒爺,一位是日本商會會長,另一位則擺放了屏風故作神秘。
第一輪的拍賣品,都是普通坐席的達官貴人包辦了,包廂裡的人均沒有出手。
那位躲在屏風背後的神秘人,原來是裘德考,他得知張啟山在此地,特意前來看看他有什麼舉動。
在第二輪進行拍賣的三樣拍品,其中就有張啟山心心念念的鹿活草。
主持人突然宣佈,第二輪將使用盲拍的形式的拍賣,
且本輪的拍賣還與彭三鞭和尹新月的聯姻有關,
如果彭三鞭能拍得其中一樣,就把這樣東西當作彩禮。
張啟山和齊鐵嘴聽見後,總算明白尹新月之前行為古怪的原因。
拍賣以盲拍的形式進行,張啟山不打算放過任何一個,
於是便點天燈包場,頭兩個裝了藥草的錦盒總算手到拿來。
還剩最後一個時,張啟山的資金出現了危機,
日本商會會長更是出言詆毀中國人。
張啟山讓齊鐵嘴給九爺通風報信,求他幫忙。
九爺收到消息後,嘴裡埋怨了幾句,覺得張啟山老是做一些逞英雄的行為,
但是佛爺有難,自己還是義不容辭地提供幫助,暗中把日本商會的資金鏈斷了。
而拍賣會這邊,張啟山為國家挺身而出的言行,
獲得貝勒爺的讚賞,貝勒爺私下給了一箱錢張啟山。
張啟山立即把最後的錦盒拍下,三個錦盒統統收入囊中。
張啟山拍得藥草後,等著拍賣會收尾,希望儘快取藥離開,突然,彭三鞭本尊闖進拍賣會。
彭三鞭當眾指責張啟山是冒牌貨,張啟山也將計就計,
說自己才是真的,對方是冒牌貨,試圖蒙混過關。
主持人看見尹新月給她使了個眼色,於是便安排彭、張二人拿出證明身份的證據。
張啟山和彭三鞭各執一詞,一時之間真假難辨。彭三鞭提出,要張啟山和他比試鞭法。

第13集
彭三鞭要張啟山與他蒙眼鬥鞭,張啟山應戰。
齊鐵嘴給張啟山蒙眼前,在眼罩上戳了兩個小洞,
張啟山從洞孔中可窺得彭三鞭的走向動作,但彭三鞭卻只能透過耳朵去聽張啟山的出招。
兩人鬥鞭時,尹新月和齊鐵嘴故意大聲說話,
擾亂彭三鞭的聽覺,張啟山趁機把彭三鞭打敗。
彭三鞭輸後,察覺到自己被故意捉弄,於是惱羞成怒,想對張啟山痛下殺手。
尹新月出手阻止彭三鞭,並當著眾人的面指出張啟山是真正的彭三鞭,是她的未婚夫。
大夥兒看見新月飯店的大小姐親自作證,便不再懷疑。
彭三鞭覺得十分冤屈,憤怒地走出新月飯店,
打算命人調查一下那個冒充自己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此時,日本商會會長找到彭三鞭,說他一早就看出來那個人是假的彭三鞭,
並說自己知道那位冒充者是誰,隨後把彭三鞭請到裘德考的車上。
裘德考打算派人手協助彭三鞭找張啟山報仇,順道借彭三鞭之力,剷除張啟山。
彭三鞭也不笨,不想帶別人的刀,於是想跟裘德考談條件,
但張啟山的位置和情報只能靠裘德考提供,談判不成,只得妥協。
尹新月把藥拿給張啟山后,便安排他離開飯店。
張啟山拿到藥後向尹新月表示謝意,
正當他打算就此別過尹大小姐時,尹新月卻堅持要把他送到車站。
張啟山和尹新月來到車站時,遇到在此恭候的貝勒爺。
貝勒爺是敢愛敢恨之人,其實也一早看出眼前這位並不是彭三鞭,
但依然對他青睞有加,希望跟他交個朋友。
張啟山不想節外生枝,便不對貝勒爺作過多的自我介紹,
貝勒爺給了張啟山一個玉佩,作為信物,讓他以後到東北時記得要找自己。
尹新月纏著張啟山不放,隨著他上了火車。
二月紅和丫頭見到尹新月,感到有點意外,
他倆看見新月對張啟山的態度,心裡為張啟山感到高興。
尹新月說張啟山在飯店點了三盞天燈,就是她的夫君,隨即便開始以夫人自稱。
張啟山不想生事,把傳家寶二響環給了尹新月,欲趕其下車。
丫頭見狀,知道尹新月不高興,於是把她拉走,單獨談談。
二月紅也出口替新月說話,希望張啟山能把她留下。
新月與丫頭經過一番交談,知道張啟山其實並非如此冷血,
加上他已經把傳家寶給了新月,新月便不再生氣了。
回到張啟山身邊,繼續發揮死纏爛打的本色,堅持跟他回長沙。

第14集
陳皮被抓進牢裡,遭受到陸建勳的嚴刑拷打,
並對他胡說八道,引導他誤會張啟山有所企圖。
然而陳皮只當他的話是耳邊風,他忍著住皮肉之苦,把師娘作為精神支柱,
期待著二爺和張啟山能把藥帶回來,治好師娘。
彭三鞭得知張啟山等人在回長沙的火車上,
於是跟手下們連夜趕至行駛中的列車,在列車頂上面伺機行動。
張啟山察覺到頭上有異動,立即警覺起來,走出廂打算先發制人。
新月此時解手完畢,從廁所出來,一出門正好遇到潛入列車內的彭三鞭。
彭三鞭見肉就在嘴邊,立即把她擄走。
新月掙扎時,手上的二響環發出聲音,被張啟山聽見。
張啟山聞聲趕到,隨即與彭三鞭的手下們動起手來,新月對張啟山喊“夫君”,向其求救。
彭三鞭趁著混亂把新月拉到擺放貨物的車廂,打算強行沾汙她,
幸得張啟山身手不凡,以一敵眾,在千鈞一髮之際,
張啟山甩出一把刀直穿門窗,制止住彭三鞭的行動。
張啟山把新月從彭三鞭身下救出,隨後彭三鞭垂死掙扎,
打算置張啟山於死地,但終究技不如人,命喪黃泉。
新月跟著張啟山回到張府。雖然兩人剛剛才經歷了一場生死劫難,
但她對張啟山的瞭解可謂少之又少。
除了知道他姓張還有被人喚作“佛爺”以外,其他事情都一概不知。
張啟山招呼她進屋坐,新月也毫不客氣,一進屋便儼如一副女主人的樣子,還讓下人叫她做夫人。
張啟山無奈,只好由著她。兩人開誠佈公地交代了自己的一些事情,
但張啟山把家族背景和九門的事隱瞞起來。
張啟山回到長沙後,知道了陳皮被陸建勳抓走的事。
待查探到陳皮的下落後,張啟山帶隊趕到監獄,打算把奄奄一息陳皮帶走。
陸建勳這時來到監獄,打算以通敵叛國之罪,繼續收押陳皮。
張啟山表示此罪無憑無據,沒想到陸建勳這麼重視陳皮,還親自審他。
既然沒有證據,陸建勳也攔不住張啟山,只得任憑他把陳皮帶走。
丫頭吃了張啟山和二月紅帶回來的藥後,精神似乎好了很多。
二爺覺得這次能拿到救命藥,也是因為九爺的提議,於是邀請九爺來府上,親自向他道賀。
九爺來到紅府,與二爺和丫頭寒暄幾句後,
二月紅便接到通知要到梨園一趟,先行離開府上。
九爺察覺丫頭不太對勁,趁二月紅走後,幫她把脈。
丫頭在九爺面前強裝精神,但臉色和脈象是偏不了人的,
九爺見到丫頭咳血,便知道那些藥對丫頭並沒有效。
九爺知道這藥是張啟山和二月紅玩命一樣拿回來的,他不想瞞著他們,
而且早點被二月紅知道,也好給大家有點準備,另想救丫頭的辦法。

第15集
丫頭聽了九爺的勸說後,起初心有顧忌,她怕大家失望,
即使藥沒有效,也繼續吃下去,然後自己靜靜地等待生命的結束。
九爺卻道出一個事實,二爺對丫頭用情至深,假若丫頭先亡,
二爺多半會隨之而自我了斷,事到如今,為了讓二爺活下去,只能想個辦法。
丫頭覺得九爺的話也有道理,深思熟慮後,便按照九爺的吩咐,寫了兩封信。
一封給寫給張啟山,言明此藥不能救命,只能續命,
且副作用太強,讓自己太過痛苦,打算把藥全數退回張啟山處;
第二封信寫給二爺,把此事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
尹新月在張府閑著無聊,於是四處轉悠,無意中發現張啟山的密室,好奇之下便進入查探。
裡面擺放了各種各樣的古董玩意,見多識廣的尹大小姐雖然對這些東西不怎麼看得上眼,
但對張啟山的密室十分好奇,這裡摸摸,那裡翻翻,不小心觸動了機關,自己網落入陷阱。
張啟山回家後,正疑惑尹新月人在何處,待他回到二樓的房間,
發現尹新月打開了自己的密室,並且落入了陷阱。
張啟山不慌不忙地看著尹新月,打算先讓她在陷阱裡待多一會,好吸取教訓。
尹新月見張啟山如此不憐香惜玉,於是急了,自己亂動,不小心觸動了另一個機關。
密室的牆壁對著新月射出了一些暗箭,張啟山當機立斷,立即上前把尹新月救下。
尹新月安然無恙,張啟山卻手臂中箭,兩人互相抱怨了幾句後,張啟山便先行離開。
新月這時發現箭頭上有血跡。
吃飯時,尹新月正在飯桌上等著好久也不見張啟山下樓,情急之下便上去找他。
來到張啟山的房間時,她看見他在清理傷口。
尹新月略感內疚,張啟山三番四次救她於危難之中,
自己還老是煩他嘈他,於是打算改變自己的態度,
順著張啟山的意,希望他不要老是要趕自己走。
尹新月走上前,幫張啟山清理傷口,無意中發現張啟山身上遇熱即現的窮奇紋身。
張啟山此時告訴新月,這是他們家族的紋身,
窮奇是上古傳說裡至邪至惡的神獸,他身負邪物,註定命途多舛,
新月跟著他不會有好日子過的,於是勸新月不宜久留長沙,讓她趕快回北平。
新月覺得太過於玄乎,認為這都是張啟山為了趕走自己而編造的理由。
張啟山收到丫頭的信後,覺得這事不妥。
理智的九爺則從旁勸說,表示現在別無他法,
既然丫頭已經油盡燈枯了,他們只能盡力保住二爺。
新月心情不好,便來到紅府找丫頭聊天。
新月吃了丫頭做的面,發現味道不對勁,於是猜測丫頭的味覺失靈,
但這時二爺也在,新月怕二爺擔心,丫頭傷心,
於是硬著頭皮繼續吃面,並慌稱這面非常好吃。

第16集
丫頭一直強忍痛苦,裝出病情好轉的假像,
終於有天在二月紅面前咳血倒地,自己病入膏肓的事實已經瞞不住了。
二月紅這時才發先,藥都沒有了,丫頭把藥還給了張啟山。
二月紅不知丫頭為何這樣做,他帶著丫頭的病軀,冒雨趕到張府,希望張啟山能把藥給他們。
張啟山知道二爺正在前來的路上,於是把心一橫,命下人把門鎖上。
二月紅在門外跪下求藥,張啟山在門內含淚不理。
當日張啟山答應了丫頭,要完成她的心願,且這樣做,也是為了救二月紅。
只要能夠保住二月紅的命,哪怕被他誤會被他痛恨,都在所不惜。
二月紅見張啟山在門內對他不聞不問,對丫頭的病不管不顧,絕望地抱著丫頭,向她道歉。
丫頭心裡清楚發生了什麼,但她只能忍著,希望自己解脫後,二爺能夠理解自己和張啟山的苦心。
丫頭此時精神已經萎靡不振,她請求二月紅帶她去吃碗面,二月紅二話不說抱著丫頭出去買面。
但此時天色已晚,面店都關門了,二月紅只能失落地把丫頭帶回去。
兩人抬頭看著美麗的月亮,相擁而坐,在寧靜的夜晚互相說著心裡話。
氣氛很安靜,但內心很悲傷,二月紅知道丫頭熬不過了,
但卻無能為力,只能默默地陪她走完生命中最後一程。
丫頭香消玉殞,二月紅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帶著劍沖進張府,對著張啟山就是一砍。
張啟山也不閃躲,挺直胸膛挨了二月紅的這一劍。
二月紅要張啟山償命,張啟山則說,如果二爺能陪他下墓,查出日本人的陰謀,他為丫頭陪葬又何妨。
九爺在靈堂拜祭丫頭,隨後把信交到二月紅手裡,二月紅看了信,瞭解到事情的來龍去脈。
陳皮被張啟山救走後,一直在醫院躺著。
痊癒後便龍精虎猛起來,不顧護士的勸說,自顧自地離開了醫院。
陳皮在街上走著,無意中聽見師娘丫頭逝世的消息,整個世界猶如瞬間崩塌了一樣。
他沖回紅府,不可置信地看著丫頭的靈堂,
才知道師娘真的死了,他來不及見心愛的師娘最後一面。
二月紅喪妻不久便流連於尋花問柳之地,齊鐵嘴去找二爺時,
只見他跟一些青樓女子勾肩搭背,表情一點都不像剛經歷了喪妻之痛的人。
齊鐵嘴把此事告訴張啟山,並提到二月紅的神色,
比往日更加張揚,張啟山聽後,感覺事有蹊蹺。

(...未完)

    全站熱搜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