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新流星蝴蝶劍 分集劇情介紹16-30(THE END)

第十六集
葉翔希望通過對往事的追憶,可以喚回高老大走向歧途的心。
高老大再一次表達了對葉翔的愛意,卻遭到了葉翔無情的回絕與質疑。
葉翔將高老大對自己的愛,看成是一種佔有,一種難以償還的債。
高老大心灰意冷,知道葉翔只是作爲一種犧牲才留下來陪自己,葉翔心裏並不愛她。
於是高老大便告訴葉翔,其實她早就知道葉翔愛的是小蝶,
並且已經用另外一種方式折磨葉翔,卻不道明孟星魂與小蝶的關系。
葉翔希望高老大放過其他人,高老大只說,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小蝶一面牽掛孟星魂,一面又割捨不下孩子,
她亦擔心,不知孟星魂是否能夠接受,寶寶這個她與別人的孩子。
律香川在杭州與鐵鵬堂堂主方剛交手受傷,被及時趕到的老伯與陸漫天救下。
回到孫府,律香川認爲老伯的形勢處於上風,
應乘勝追擊,偃旗息鼓不像老伯作風。
老伯告誡律香川,不宜操之過急,易潛龍的情況還未知,
不應輕舉妄動,不如重新整頓、養精蓄銳。
提及林秀的身份,律香川漠不關心,老伯認爲林秀極不簡單。

回到萬鵬王身邊的林秀,安慰剛失去鐵鵬堂堂主的萬鵬王,
勸慰其情況要比老伯好很多,使萬鵬王舒心不少。
一直挑撥老伯與萬鵬王關系的高老大在得知萬鵬王又損失了四個堂口後,
認爲萬鵬王和老伯兩家的高牆都倒了,十分高興。
但當她看到葉翔又因爲思念借酒澆愁的時候,覺得十分痛心和惋惜。
想到現在正是攻擊萬鵬王和老伯兩家的最佳時機,
但是自己栽培出的四人卻都不在,都要離開,
一個都用不上,氣憤與難過的心情溢滿胸中。

第十七集
孟星魂到湖邊尋小蝶並告訴小蝶,無論小蝶有怎樣的過去,他都會接受。
小蝶遂將孟星魂帶到她在湖邊的住所,並告之寶寶的情況。
孟星魂並不介意小蝶的過去,只想在未來與小蝶相伴。
小蝶讓孟星魂先回去,允諾處理完一些事情,一定會去找他。
屠城將孫府老伯書房附近的地圖拿來與高老大交易,
條件是解決掉小鵬秀娘即林秀。
屠城自認爲自己已掌握了八個堂口,勝券在握。
高老大將這份地圖交給孟星魂,與孟星魂進行最後一次交易,
希望他能夠喬裝成秦護花的親戚秦中亭,潛入孫府,趁機刺殺老伯。
孟星魂告訴葉翔和石群自己要再進孫府,石群願與孟星魂交換任務,
得知二人任務的葉翔,認爲高老大實在可惡。
高老大也承認,她是故意讓孟星魂去殺老伯,
這樣無論是老伯死還是孟星魂死,小蝶都會難過。葉翔對高老大徹底失望。

小蝶爲了赴孟星魂之約,在花兒的幫助下,擺脫了草兒的監視,選擇離開。
原來花兒感恩於小蝶一直以來的信任與維護,
她一直暗中支持小蝶,希望小蝶能夠找到真正愛她的人。
送走小蝶後,花兒同草兒一起服毒自盡。
高老大密會神秘同夥,神秘人認爲高老大不該貿然探訪小蝶住處,恐老伯安排人手在附近。
高老大不以爲然,向神秘人說明瞭林秀的真實身份,確是小鵬堂堂主胡秀兒。
小蝶來到了與孟星魂相約的小屋。
高老大卻暗地裏嘲笑小蝶要是知道孟星魂即將完成的任務,一定會如同活在地獄一般。
雖然對小蝶有萬般不放心與不舍,孟星魂還是告訴小蝶自己要離開十天去完成一個任務,
並已將小蝶託付給自己的最可靠的朋友葉翔照顧,
他答應小蝶一定會平安歸來,帶小蝶離開,過他們想過的生活。

第十八集
孟星魂出任務前請葉翔代爲照顧自己心愛的女人後便動身離去。
證實了林秀的身份確實是萬鵬王器重有加的小鵬堂堂主胡秀兒,
老伯認爲若真是胡秀兒掌權,那她第一個要報複的就是律香川。
律香川倒是不怕,惟擔心胡秀兒會找小蝶的麻煩。
老伯表面上仍然堅持不認小蝶,其實心裏十分掛念。
孟星魂成功潛入孫府,發現與高老大交易陷害老伯的孫府叛徒
正是爲了超越老伯、向上爬的陸漫天。
陸漫天提示孟星魂,老伯賞花的時間是動手的最好時機,他亦會配合孟星魂的行動。
胡秀兒喬裝,托高老大找尋小蝶下落。高老大知道胡秀兒找小蝶的目的是爲了律香川。
但她告訴胡秀兒小蝶已在律香川去杭州的時候離開,並不是律香川的安排。

高老大去找葉翔,告訴葉翔孟星魂心裏的女人正是小蝶,但他們並不知道彼此的身份。
她斷定孟星魂殺了老伯之後,小蝶不會原諒他,
那到時候,孟星魂就會老老實實地留在自己的身邊。
葉翔並不認爲孟星魂能夠成功殺害老伯。
高老大又透露在孫府另有內應一定會幫助孟星魂成功殺害老伯。
孟星魂與老伯、陸漫天同桌吃飯,老伯試探性地問了他幾個問題,以確認他的身份。
孟星魂應答自如。老伯讓律香川帶孟星魂四處走走,
律香川告訴孟星魂此舉說明老伯基本上認同孟星魂爲自己人,
就差孟星魂爲老伯殺人以示忠誠。
葉翔去探望小蝶,當初粉盒與小蝶的回憶便在腦海中浮現。
小蝶看到葉翔後,也覺得似曾相識,並且沒緣由地願意相信葉翔。
小蝶與葉翔沒有絲毫陌生感,覺得仿佛已經認識了葉翔一輩子。

第十九集
葉翔與小蝶、寶寶度過一段快樂的時光後,離別在即,他囑咐小蝶,
無論發生什麽事都不要瞞著孟星魂,惟有如此,孟星魂才能保護她。
與小蝶告別後,葉翔最後同高老大道別。
他感謝高老大將他們兄弟四人撫養長大的恩情,
縱使後來做了殺手,也知道是環境使然,從未抱怨。
葉翔規勸高老大,江湖太大,還是找個好男人早日歸隱山林。
最後,葉翔表達了他內心對高老大的情感,一直把高老大當做家人、手足一樣愛戴。
說完便轉身朝孫府去,無論高老大怎樣追趕、挽回,葉翔也不再回頭。
孟星魂在老伯花園裏駐足,律香川告之,
這個花園其實是座墳場,裏面埋葬的都是老伯的好友。
這時老伯出現,他們同時聽到院外傳來特別的郎中賣藥的鈴聲。
孟星魂坦言,搖鈴人不僅武功高強,並且鈴聲裏流露出一種殺氣。
那郎中正是葉翔所扮,他大膽地表明來意,
說自己不是爲了殺人而來,而是爲了小蝶而來。
老伯遂知葉翔便是那個他曾派韓棠找的人,也是韓棠惟一違背老伯意願沒殺的人。
老伯問葉翔是否是寶寶的父親,葉翔說自己雖然不是,但他更願意做孩子的父親。
老伯問葉翔想怎麽死,葉翔稱願意同老伯過招,死在老伯手裏。
但當葉翔拿到兵器後卻將矛頭指向陸漫天,並和律香川過招,最終被老伯一招擊倒。
老伯離開,將現場交給律香川處理。
律香川讓孟星魂動手以示忠心,但孟星魂下不了手,亦離去。

孟星魂回憶葉翔用生命告訴他的資訊,終於明白自己只是個被利用的棋子,
於是找陸漫天攤牌,認爲陸漫天只是利用他,
作爲殺老伯的擋箭牌,好名正言順地代替老伯。
陸漫天要挾孟星魂,要求他明天必須動手。
老伯回房後也在思考韓棠、葉翔的事情。

第二十集
高老大知道葉翔是去孫府送死,十分後悔傷心,
一個人在荒野中狂奔,只期盼葉翔能夠活著回來。
高老大去找陸漫天,願用小蝶同律香川交換葉翔的全屍。
形單影只的高老大獨自走在叢林裏,與葉翔之間的回憶一點點漫溢,
曾經的夢想都實現了,可是葉翔卻已不在。
高老大氣急敗壞地去找小蝶,小蝶卻已離開孟星魂的小屋。
高老大痛苦至極,她痛哭,因爲她知道,若找不到小蝶,連葉翔的屍體都換不回。
孫府裏,馮浩報告,葉翔已經喂狗。
陸漫天跟律香川要了輪值表,要親自檢查,以助孟星魂完成殺老伯的任務。
而孟星魂也在殺老伯與否的問題上心神交戰。
到了與陸漫天約好的時間,孟星魂最終還是決定直接找老伯,向老伯坦白。
原來一切盡在老伯掌握之中,老伯願意接受孟星魂的投靠,孟星魂卻只想同小蝶遠走高飛。
老伯指了指花園,告訴孟星魂,
韓棠和葉翔以及那些爲他獻出生命的朋友都葬在那裏,他一定會替他們報仇。
老伯同孟星魂交手幾招,覺得孟星魂值得信賴,遂將小蝶託付於他。
孟星魂擔心老伯孤軍奮戰,老伯自信自己一個人獨戰了好久,
留有本錢,就有翻本的機會,讓孟星魂放心。

馮浩報告陸漫天,花園裏一直沒有動靜,恐事態有變。
老伯此時已在書房將投靠陸漫天的人員名單寫下,
叫來律香川一同到陸漫天的房間,發現陸漫天畏罪上吊。
老伯斷定陸漫天也只是背叛自己的幫凶,一定另有主謀,且陸漫天的死是被人滅口。
孟星魂回來後,找不到小蝶,誤以爲是高老大將小蝶擄走。
石群卻誤會孟星魂眼睜睜地讓葉翔送死,
石群不懂爲什麽他們兄弟間的關系會糟糕到如此地步。
孟星魂沖到高老大那要人,高老大氣憤孟星魂和葉翔都爲了一個女人而背叛自己。
孟星魂也後悔當初被高老大救回來,
甯肯當初大家都死在亂墳崗。兩人感情幾近決裂。

第二十一集
高老大得知葉翔被葬在一個安心的地方,稍感寬慰,
但孟星魂仍不願告訴她葉翔到底葬在何處。
孟星魂將自己的小屋留給石群,要去尋小蝶。
經過分析,他覺得小蝶不像被擄走,一定是被葉翔安置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於是在韓棠的小屋,孟星魂找到了小蝶與寶寶。
小蝶告訴孟星魂,她和葉翔相處得很好,仿佛他們以前就認識,
葉翔還教會了寶寶釣魚。小蝶和孟星魂互相坦承了身份。
孟星魂願意同小蝶躲躲藏藏、浪跡天涯,只要他們可以在一起。
小蝶感謝老天,讓她遇到孟星魂。
葉翔與孟星魂相繼離開,使高老大身心受創,一病不起。
老伯前往探望,提及陸漫天的事情。
高老大認爲孫府放出的消息是假,陸漫天是因背叛老伯而被處死的。
老伯坦言從高老大臉上可以看出殺意,高老大埋怨老伯不娶她。
老伯承認自己思想陳舊,但從未看輕過高老大,一直將高老大當做自己的風塵知己。
因陸漫天判變一事,律相川懇求老伯降其職務,
但孫玉伯慰留相川、勸說相川別自責,今後會將賦予他更重大的責任。

孟星魂走後,石群問高老大是不是存心設計葉翔和孟星魂,
高老大已無心作答,讓石群自己決定去留。
石群認爲高老大並沒有對不起自己,所以願意留下。
高老大身邊雖已只剩下石群,但她仍執著地想要擊垮孫府,爲葉翔報仇。
石群懷疑高老大留下何方的意圖,與高老大約定,再留下一年。
一心想要報仇的高老大主動找胡秀兒做交易,願意放棄同屠城的合作,
希望胡秀兒可以幫她殺老伯,她會讓律香川給胡秀兒認錯作爲交換條件。
胡秀兒將高老大的這筆交易告訴了萬鵬王,
萬鵬王將此事全權交給胡秀兒處理,並讓屠城聽從胡秀兒的調遣。
萬鵬王開始向老伯展開一步步的攻勢,孫府大宗錢物遭劫,
老伯手下徐掌櫃管理的外地人員也有大量死傷,
甚至連去寺廟進香,老伯都要讓著飛鵬堡的妻妾。

第二十二集
萬鵬王對老伯咄咄逼人,老伯卻不採取任何行動。
爲激怒老伯,胡秀兒代萬鵬王寫信給老伯,侮辱老伯的自尊。
老伯竟不以爲意,聲稱願意接受萬鵬的 “招募”,成爲萬鵬王的手下。
律香川希望代老伯去應約,老伯則把孫府的全部交付給律香川,
希望律香川留守,保住孫府的根本,並將小蝶囑托給律香川。
律香川認爲老伯在行動前會去探望小蝶,於是讓夏青跟蹤老伯,從而得知小蝶的住處。
小蝶、孟星魂和寶寶在海邊過著安逸知足的生活。
孟星魂覺得這一年是他一生中最充實、最美好的時光。
他希望可以和小蝶有一個自己的孩子,小蝶卻告之自己不能再生育。
以此,兩人提及寶寶的父親,孟星魂可以看出,這個人對小蝶傷害至深,
小蝶仍對那個人十分仇恨,便絕口不再提,
安慰小蝶,覺得有寶寶一個也已經十分滿足。
孟星魂向小蝶提議一起去爲老伯祝壽,告訴小蝶其實老伯早已原諒了她,
否則他是不會放他們遠走高飛的。
孟星魂無意提及律香川,於是小蝶當晚便在噩夢中夢到自己被律香川強暴的情景。
孟星魂也因此得知,欺辱小蝶的人正是律香川。

石群告訴高老大何方的情況越來越糟,希望孟星魂可以回來,
他們兄弟生前最後一聚,高老大表示並不知道孟星魂的下落。
律香川來到快活林,向高老大買下雙雙姑娘,
想作爲老伯壽辰的禮物,以討好老伯。
老伯在庭院裏練兵,下起大雨,律香川請示讓大家避一下雨,
老伯同意,律香川發號施令,只有於民一人移動了位置。
老伯讓他回去,並警告,這次行動,只能聽從老伯“一個人”的命令。
老伯告訴律香川要在自己壽辰當日進攻飛鵬堡。讓律香川按照自己的想法安排。
律香川向老伯引見雙雙,老伯未接受,讓香川去快活林換一個姑娘。

第二十三集
高老大爲老伯挑選了合意的鳳鳳,換回雙雙,送到了孫府。
孟星魂從小蝶的夢話中得知律香川是欺負小蝶的人。
兩人回憶先前孫劍、韓棠的提示,覺得律香川可能真的不是寶寶的父親。
二人亦回憶起孫劍及老伯的話,懷疑律香川才是背叛老伯的幕後之人。
孟星魂擔心老伯安危,遂決定趕回孫府,助老伯一臂之力。
小蝶支持孟星魂離開,並囑咐他當心律香川的暗器。
老伯將鳳鳳帶入房,鳳鳳在爲老伯寬衣解帶時,昏倒在了老伯床上。
老伯發覺自己中毒,渾身無力,此時律香川出現,
在老伯背後用無解藥的陸家七星針偷襲了老伯,
老伯才恍然大悟,原來孫府裏背叛他的主謀竟是自己最器重的律香川!

既然自己的忤逆之心已經暴露,律香川便向老伯全盤托出,
承認了自己聯手高老大設計孫劍、韓棠等的事實,
同時坦言,自己長期以來都生活在壓抑中,
覺得老伯心底只是把自己當做遊走江湖的棋子而已,
尤其是孫劍一而再再而三地傷害他的自尊,
認爲只有征服了每個人,才不會被忽視,才可以贏得自尊。
律香川說出了一切實情,因爲他認爲這次老伯必死無疑。
卻未曾想,老伯在十五年前修造孫府的時候,便留了一條後路,
在自己的床下挖有一條密道,由親信阿九留守。
借此暗道,老伯在阿九的幫助下,帶著鳳鳳沿水路逃出了孫府。
律香川命馮浩將老伯的床挖開,一條密道映入眼簾。
律香川才想起,當初老伯就曾教過自己,無論如何信任一個人,
也要留有最後一招,這招往往就是關鍵時刻救命的一招。
高老大一直在焦急地等待律香川的消息。
原來正是高老大在鳳鳳的頭發裏摻入了軟骨散,使老伯在接近鳳鳳時,吸入毒氣。
心虛的高老大安慰自己,七星針的毒無藥可解,老伯應該必死無疑。

第二十四集
馮浩幫律香川放出消息,說老伯感染風寒,
府內事務由律一人全權代理,並毒殺了老伯的八名貼身護衛。
隨後馮浩亦被律香川滅口,因爲一來,他知道的事情太多;
二來,當初陸漫天並非上吊自殺,正是被馮浩所害。
高老大在快活林實在等不及,便到夏青那裏找律香川,
讓律香川按照約定交出快活林的地契,律香川卻有反悔之意,
因爲按照約定,老伯死才是交易成功的條件。
律香川還威脅高老大,老伯已經知道所有真相,
老伯若活下來,最慘的將是高老大。
高老大不以爲意,因爲她安插了鳳鳳留在老伯身邊。
高老大離開後,夏青提醒律香川還是要提防一下高老大,
因爲鳳鳳和高老大是目前知道老伯下落的惟一途徑。
高老大又與胡秀兒碰頭,但兩人卻都猜不出律香川在盤算什麽。
石群通知高老大何方生命垂危,高老大趕往何方床頭。
何方不僅神智清醒地認出了高老大,還說想繼續爲高老大辦事,最終含笑而去。
高老大傷心不已,覺得愧對何方,爲了一己之私,而讓何方受這麽多苦。
料理完何方後事,石群提出要離開,高老大希望他再等等,說孟星魂即將回來。

孟星魂果然回來了,他喬裝住進會賓樓,以字條約高老大見面,石群跟蹤而至。
孟星魂帶著小蝶臨行前送她的觀音像,
肯定觀音像出自葉翔之手,葉翔和小蝶一定有某種特殊的關系。
高老大見孟星魂,想索要觀音像作爲對葉翔的紀念,孟星魂未遂其願。
律香川並沒有放棄同屠城的合作,屠城欲解決萬鵬王,
律香川爲了謀老伯之位,兩人爲了各自的目的狼狽爲奸。
老伯在阿九的協助下,他帶著鳳鳳乘船逃離。
鳳鳳按照高老大的吩咐,堅決不離老伯。
兩人將前往一個廢棄的驛站——馬家驛,
那裏有老伯的一位故友馬方中等著接應老伯。

第二十五集
老大承認自己爲了得到快活林而與律香川聯手對付老伯,
當她得知孟星魂此次是爲老伯而來,遂告誡他,
律香川已經開始行動,他還是回來晚了。
孟星魂知道高老大的處境並不樂觀,願意替高老大在律香川之前找到老伯。
石群終于相信高老大一直以來的算計與圖謀,
他理解但不認同高老大,於是選擇離開。
孟星魂讓石群留下日後聯系的方式。
高老大爲了配合孟星魂潛入孫府,
到夏青的酒館與律香川約定三個月作爲續約期限,
實則是幫孟星魂拖延時間。
孟星魂成功潛入孫府,從老伯的密室出發,
沿著河道和線索,果真找到了馬家。
老伯讓阿九與方老七會合假扮成老伯和鳳鳳逃往關外。
送走阿九,馬方中便將老伯和鳳鳳送往井下的密室。
老伯表達了對馬方中的感激,希望馬方中能夠帶著家人離開。
馬方中爲了保守老伯的秘密,也希望家人免遭追殺迫害,
於是在飯菜中下毒,全家人同歸於盡,以報答老伯當年的救命與再造之恩。

在地下密室陪伴老伯的鳳鳳想趁老伯熟睡之時找到出去的機關,
卻又擔心自己離開老伯,完不成高老大交給她的任務,最後會終老快活林。
老伯知道鳳鳳有逃走之意,便告訴鳳鳳,
她早已中了他下的毒,如果自己毒發身亡,鳳鳳只有陪葬的份。
向萬鵬王報告了從律香川那獲得的
關于老伯會在當月十五自己壽辰之日攻打飛鵬堡的情報,
引起萬鵬王對胡秀兒的不滿與誤會,
怒發沖冠的萬鵬王命胡秀兒立取律香川的項上人頭。
胡秀兒懷疑屠城與律香川勾結,屠城亦怕自己被胡秀兒抓住把柄,
律香川勸屠城稍安勿躁,答應幫屠城解決掉胡秀兒。
密室中,老伯揭穿了鳳鳳的身份,
並警告她必須在密室陪伴、照顧老伯,才能每天得到解藥。
律香川雖然答應屠城解決掉胡秀兒,
但在他心裏並不認爲胡秀兒對他們有什麽威脅,需要先解決的其實是高老大。
於是律香川使計,找來江湖人士及官府捕頭到快活林找高老大的麻煩。
石群離去途中遇到鬧事者,於是折回幫高老大。
高老大被逼無奈,只得承認快活林是孫府産業,
但在其威逼利誘之下,暫時渡過了危機。

第二十六集
快活林是孫府産業的消息一經傳出,律香川便命吳大用承認快活林爲孫府産業,
同時放話出去,孫府願拍賣快活林。
萬鵬王聽聞這個消息,懷疑胡秀兒一直在幫律香川,
雖然他不認爲胡秀兒有背叛他的膽量,但還是命胡秀兒留下權杖,去取律香川人頭。
高老大找律香川對質。律香川承認是想拉高老大當墊背,
並以手中握有的證據相要挾,讓高老大解決掉胡秀兒。
高老大與胡秀兒商量對策,胡秀兒認爲惟有親手殺了律香川,
才能不辜負萬鵬王的信任,同時了卻自己對律香川的牽掛。
高老大認爲,只要孟星魂找到鳳鳳,就一定會有對付律香川的辦法。
同時胡秀兒讓高老大去以其手中握有律香川與屠城勾結的證據要挾律香川。
鳳鳳想到高老大的指示,覺得自己應該採取點行動。
於是她開始討好老伯,表示忠心。
從老伯口中得知埋伏在飛鵬堡內部的“虎組”的情況
及老伯要在本月十五採取行動的計劃。
兩人提及阿九,老伯告訴鳳鳳,阿九絕對值得信任。
的確如此,阿九在與方老七奔向關外途中,探得方老七有背叛老伯之意,
便手刃方老七後自殺,駕車奔向鳳凰湖,葬身湖底。
胡秀兒知道律香川在孫府的地位尚不穩固,
一向只在乎輸贏的律香川不會拿自己冒險,
最需要的便是安定,於是讓高老大威脅律香川,
說是胡秀兒手中握有他與屠城勾結的證據。
律香川氣惱兩個女人如此攪局,覺得到了亮出底牌的時候。
正如胡秀兒所料,律香川不可能只有屠城這一個工具。
同時胡秀兒也勸高老大凡事不要太好強,
女人適時就該站在男人後面,否則會很辛苦地跟男人爭鬥。
鳳鳳爲早日逃離密室,假意表示通過與老伯相處,
改變了對老伯的態度,願意爲老伯傳遞消息。
老伯同意,可惜鳳鳳出井,還未走遠,
便露出真面目,被追蹤至馬家的孟星魂現場逮個正著。

第二十七集
老伯歎服孟星魂的追蹤術。孟星魂將自己搜集到的線索告訴老伯,
覺得寶寶很可能是葉翔的孩子,只是有些事情可能連小蝶和葉翔都沒有搞清楚;
並且阿九和馬家皆因老伯而死。
這讓老伯十分傷心,覺得愧對了這些爲他守候十五年的好友,
老伯希望孟星魂可以幫他辦一件事。
律香川認爲孟星魂已經找到老伯,
因爲他派出去尋找老伯的手下皆被毀屍滅跡,這一定是孟星魂所爲。
另外,無法移動的老伯,一定會找人代爲實施計劃,
老伯肯將女兒託付孟星魂,那麽這個代其實施計劃的人也只有孟星魂。
律香川找高老大重新談交易條件,希望以高老大爲誘餌,召回孟星魂,
他自有辦法讓孟星魂開口說出老伯的下落。
高老大也想借此試試她在孟星魂心中的分量。
她亦看出胡秀兒心中既牽掛萬鵬王,
又放不下律香川,這正是胡秀兒註定漂泊的原因。

於是,高老大謊稱病重,讓石群去攔截孟星魂。
急急返回的孟星魂看到高老大並沒有石群所言病得嚴重,便欲離開。
但律香川突然出現,兩人激戰數招後,律香川以劍直指高老大,要挾孟星魂。
律香川以高老大要挾孟星魂說出老伯下落,孟星魂不僅不肯,
甚至還懷疑高老大是故意同律香川聯手利用自己。
高老大自知在孟星魂心中地位,並不否認孟星魂的推測,
惟石群覺得自己又被高老大所利用,失望至極,轉身離去。

事已至此,孟星魂轉身亦欲離去,律香川終於亮出了最後的底牌——小蝶。
原來律香川先前便讓夏青將小蝶抓了來,
他不僅向小蝶承認了自己對老伯的背叛,還將自己的背叛歸因於小蝶對他的無情。
律香川不相信會有人比他更愛小蝶,於是他給孟星魂限時說出老伯的下落。
孟星魂想起隱居時同小蝶的約定,
知道小蝶已將寶寶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但是仍然無法舍棄小蝶。
小蝶當著律香川的面表達了對孟星魂的感激與愛,
讓律香川放了孟星魂,自己願意爲孟星魂死。
就在相持不下之時,先幾步離去的石群破窗而入,將二人救出。
高老大希望律香川專心對付老伯,遂攔住了欲去追殺的律香川。
律香川只得派人繼續追,卻讓小蝶三人逃脫。

石群因救小蝶受傷,三人在林中逃命時,遇到了騙取老伯信任逃回來的鳳鳳。
孟星魂覺事有不妥,便將小蝶託付給石群,自己向鳳鳳追去。
可惜待他追上鳳鳳時已在如意居附近,遂不小心中了律香川的暗器。
掌握老伯下落的鳳鳳自以爲,可呼風喚雨,
卻不料輕易地被律香川制服,說出了老伯的下落。
逃走的小蝶將石群帶到水邊,二人劃船離去。
通過與小蝶的交談,石群發現小蝶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姑娘,
感慨難怪葉翔和孟星魂都願爲小蝶放棄一切。

第二十八集
孟星魂醒來,知道老伯已暴露,只得與律香川交易,
願親自帶他和高老大去找老伯,手刃老伯,爲老伯保留最後的尊嚴。
律香川接受這筆交易。
三人出發前,孟星魂再次表達了對高老大的失望,要與她恩斷義絕。
尋老伯的路上,受孟星魂刺激,高老大不停猶豫是否可以回頭。
孟星魂諷刺律香川,無論做過什麽,都始終無法得到小蝶的愛。
到了老伯藏身的井邊,律香川感慨像孟星魂這樣作爲老伯朋友的人都會死。
隨後孟星魂便義無反顧地跳下井。高老大不認爲孟星魂還能活著上來,想起往事,
想起失去的兄弟四人,她不得不面對現實,向律香川認輸。
孟星魂在井下並未找到老伯,卻發現井下可以聽到上面的聲音。
井外律香川覺得老伯已無路可退,
孟星魂也不會真的殺老伯,便命人開始投石封井。
此時孟星魂才發現,他無意進了老伯的棋局,
也被老伯蒙在了鼓裏,於是躺下安靜地等死,
腦海中閃現出很多過去甜美的回憶。
井封好後,正當律香川同高老大感慨成功的來之不易時,
有人送信來,居然是律香川的七星針。
律香川命人追回送信人,才發現,他事先安排埋伏的人已大半被殺。
兩人開始慌張,覺得老伯不僅沒有死,
且可能已經來去自如,那定會回來找他們算賬。

律香川命人開井,親自下井以探究竟,使就快被憋死的孟星魂得救。
孟星魂向律香川解釋了老伯的“棋局”。
原來,老伯早在發覺有內奸的時候,便布好了棋局,直到鳳鳳出現,才開始下棋。
未曾想孟星魂闖入,老伯只得調整棋局,一切盡在老伯掌握之中,
包括老伯猜到律香川會用小蝶威脅孟星魂,而成長後的小蝶一定可以應對自如;
包括他算准律香川會封井、再開井。
孟星魂也確信,老伯亦算准,孟星魂不會讓律香川活著離開。
兩人遂在井下交起手來,孟星魂因穿著老伯贈予的天蠶衣躲過了律香川的暗器。
小蝶駕船將石群帶到了韓棠的小屋,雖預感孟星魂有危險,
但仍樂觀,感謝曾與孟星魂度過的快樂時光。
石群欽佩小蝶的豁達與樂觀,認爲她“不愧是老伯的女兒”。

第二十九集
兩人數招過後,皆受重傷,卻未分勝負。
就在兩人喘息之時,易潛龍出現,
其乖張、幽默的言行舉止,讓律孟兩人摸不著頭腦。
此時,在井外焦急等待的高老大收到胡秀兒的信。
原來胡秀兒來找高老大告別,兩人遺憾,
也許換個時空和身份,她們會成爲很好的朋友。
望著胡秀兒離去的背影,高老大感慨,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
易潛龍使計停止了律香川和孟星魂的打鬥,且故意放走律香川。
律香川出井後便命人立即封井,發現易潛龍已在井口安坐,
大事不妙,便解釋他是爲舅舅報仇,並試圖挑撥易潛龍與老伯的關系。
這一切謊言易潛龍不僅不信,
且都被站在不遠處的老伯聽見,律香川已無力反抗,跪地求饒。
意欲離去的胡秀兒向離開飛鵬堡的萬鵬王彙報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她承認自己曾經愛過律香川,雖然時間短,但已是一種對萬鵬王的辜負。
所以她願意與律香川做個了結,然後離開。

孟星魂被救出井後,才恍然明白,
易潛龍並不是背叛老伯,而是秘密幫老伯訓練虎組成員。
老伯怪律香川一向都是性子太急,才會一敗塗地,
同時慶幸自己終究沒有看錯易潛龍和孟星魂二人。
老伯未殺律香川,覺得他若自知,應該自盡謝罪。
高老大到孫府等消息,遇到了先前因放走何方本應處死的王富,
才知道其實那個時候,老伯就已經開始懷疑高老大。
高老大無論與老伯怎麽鬥,終究還是輸給了老伯。
小蝶和石群被接回孫府,老伯、易潛龍、孟星魂也隨後抵達,
但石群和孟星魂看到高老大的時候,皆熟視無睹。
反倒是老伯,就好像什麽事都沒有發生似的,招呼高老大進屋。
老伯、小蝶父女終於團聚。

高老大向老伯請罪。
老伯非但沒有怪罪高老大,還將快活林的地契交給她,
原諒她只是個分不清江湖大小的女人。
高老大這才明白,其實地契早就是自己的了,一直以來她都只是被律香川利用。

第三十集
吳大用稟報飛鵬堡內亂,數位堂主被萬鵬王處死。萬鵬王本人安然無恙。
高老大告訴孟星魂,小蝶的孩子事葉翔的,
石群不願繼續留在快活林,高老大黯然離去。
律香川認爲老伯不殺自己,並不是一種寬恕,反倒是一種極端的羞辱。
正當他爲自己僥幸活命得意時,卻發現自己已被易潛龍悄然廢了武功。
無處可去的律香川只得投靠夏青,夏青一如既往地爲他倒酒。
律香川安慰自己還有夏青,還有機會。
就在律香川懷抱希望的時候,夏青的背叛再次將他的希望打破,
原來夏青早已被胡秀兒收買,並在律香川的酒裏下了毒。
胡秀兒出現,律香川稱自己這輩子惟一虧欠的女人是林秀,
但若不是自己窮途末路,恐怕也不會心懷歉意。
胡秀兒得知律香川並沒有真正愛過自己,傷心之餘,
告訴律香川,小蝶已平安回家,她會看在夫妻情分上,親手結束律香川。
律香川懇求胡秀兒念在夫妻情分及他武功已被廢毫無威脅的份上留他性命。
胡秀兒卻一步步向律香川逼近,但當她看到律香川毒發吐血的時候,還是心軟了。
哪知她想掏出解藥的動作被律香川認爲是要動手殺自己,向她投來七星針。
胡秀兒遺憾律香川不相信自己,
此時律香川後悔也已來不及,最終抱著秀兒一同死去。
石群離開前去看高老大。
發現將快活林託付給錢、莫兩位管事後的高老大,
已用匕首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高老大知道自己的結局會是這樣,卻一直不肯認輸和低頭,
奄奄一息之時,她懇求石群拜託孟星魂,將自己葬在離葉翔近一點的地方。

孟星魂帶小蝶來到葉翔住處,並告訴小蝶寶寶很可能就是葉翔的孩子。
因爲那座觀音像是當初葉翔刻給他最愛的女人的;
韓棠也是因爲知道葉翔是寶寶的父親,才沒有殺他;
高老大也告訴孟星魂,在小蝶被趕出孫府當晚,葉翔一直在遠處望著小蝶。
此時,小蝶模糊的記憶才漸漸被喚醒,
她終於想起被律香川強暴當晚,
她還看到了另外一雙眼睛,而這雙眼睛正是葉翔的。
孟星魂又陪小蝶在葉翔的房間裏找到了藏起的粉,
小蝶確定這正是“粉盒”的味道,從而確定葉翔才是寶寶的父親。
她高興地在院子裏歡呼,卸下了長久以來埋藏心底的包袱與重壓,
含著眼淚感謝老天把葉翔的孩子留給她和孟星魂。
老伯與萬鵬王之間的爭鬥也暫告一個段落,老伯放火燒了萬鵬王的財庫,
毒殺了萬鵬王最愛的追風、奔月兩匹馬,作爲一種示威與警告。

孟星魂和小蝶遠離江湖,與寶寶一起過著幸福的生活。
但他們始終是老伯的牽掛,老伯來到,
含飴弄孫,共用平靜、安甯的生活! (...THE END)

    全站熱搜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