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唯愛 分集劇情1-10(THE END)

第一集 上流對平民之戀
神崎弘人、草野甲和大澤亞裕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三個好朋友,
他們都出生於並不富足甚至貧寒的家庭,
沒有讀過高門學府,
就和許多普通底層窮人一樣每天努力打工、兼職來過活。
這天三人準備給一家禮儀訓練教室送魚去的時候,
魚桶被一個急躁的女孩撞翻了,
這個名叫月丘菜緒的女孩雖然看起來毛毛躁躁,
但其實是大型珠寶行“明星珠寶”老闆的千金。
正當菜緒和弘人爭執著到底是誰的責任時,
幸虧菜緒的好友本宮裕子在旁小聲地提醒,
菜緒才妥協首先向弘人道歉,
沒想到本來不肯讓步的弘人立刻也道歉了,
兩人就此在彼此心目中留下了第一次的印象。
把魚送到目的地之後,
弘人等三人得知當天晚上名牌大學慶應要舉辦學生舞會,
一向有些憤世嫉俗的弘人決定和兩個窮朋友一起,
冒充慶應大學的學生去玩玩。
來到舞會場地,弘人追女孩無往不利,
但他卻始終表現得對任何人都興趣缺缺,
對他來說這一切不過是場無聊的遊戲。
拋下兩個好友來到二樓的弘人,
第一眼就被遠離人群一臉寂寞的菜緒吸引了,
兩人交談之間,菜緒突然發現自己的皮包不見了,
為了給菜緒找皮包,弘人差點被人當成變態,
幸虧最終仍然找到了,這讓菜緒對他大生好感。
不知是否出於自卑,
弘人向菜緒撒謊說自己是慶應大學醫學系的學生。
當兩人來到游泳池旁聊天時,意外的事情卻發生了。
大廳內由於抽出獎勵在庭院放煙火,
沒想到有一顆煙火就這麼旋轉到了菜緒面前,
把她嚇得掉進了寒冷的游泳池,
驚嚇之餘,菜緒卻看到弘人和自己同時掉了進去。
當兩人站定在游泳池中互相凝視的時候,
似乎感到了命運之神的降臨。
而看著弘人為自己奮力在游泳池中尋找自己掉落的隱形眼鏡,
菜緒突然感到了莫名的心動。
原本也有些心動的弘人,去拿衣服時,
聽到名門大學女孩們噁心的吊凱子言論,
立刻對所有人印象大打折扣。
更覺得兩個好友撒謊說自己是慶應大學經濟系學生的作為令人不舒服,
於是選擇了離開。
回家路上當弘人正在對好友說那些不過都是愛錢的鴨子時,
菜緒追了上來,這讓弘人在心中更加鄙視菜緒,
並認定她跟那些愛錢的大小姐一樣,不用花半分鐘就能搞定。
結果似乎也果然如弘人所料,他輕輕的一句希望再次和對方見面,
菜緒就答應在萬聖節晚上一起約會。
菜緒為了萬聖節的約會準備了很久,
更把自己打扮成可愛的魔女,只為了等待弘人的出現。
然而當菜緒在寒冷的雨夜等候了幾個鐘頭,
弘人仍然沒有出現,正當菜緒決定放棄的時候,弘人居然出現了。
為了把清洗乾淨的衣服還給弘人,
菜緒跑到醫學系去找人,才知道自己實際上被欺騙了。
當她根據禮儀教室老師的指點,來到弘人工作的制船廠,
看到一身骯髒工作服蓬頭垢面的弘人時,終於忍不住罵了出來。
  

第二集 不要放開手
被菜緒罵是騙子的弘人,有生以來第一次為自己撒謊感到不安,
於是無論如何不肯欠菜緒的情,決定要把洗衣服的錢還給她。
本來盛怒之下的菜緒這下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一心以為弘人什麼都在欺騙自己的她,看到弘人坐輪椅的弟弟時,
一瞬間原諒了弘人並悄悄離開了。
回去後菜緒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好朋友裕子,
沒想到豁達的裕子根本不在意,指出菜緒其實很在意弘人,
於是拉著她一起去約阿甲和亞裕太,商量好大家一起歡度耶誕節。
有些猶豫的菜緒回到家卻收到了弘人寄來的一萬塊錢現金,
對弘人的感覺也就更加複雜了。
菜緒決定把一萬塊錢還給弘人,於是把錢拿給亞裕太托他轉交,
並表示自己並不是因為受到欺騙而難過。
得知此事的弘人開始犯難,其實他也很思念菜緒,
在兩個好朋友面前卻故意裝得滿不在乎。
到了五人聚會慶祝耶誕節那天晚上,
姍姍來遲的弘人和菜緒都感到有些尷尬,
幸虧有三個好朋友的調停終於開始了愉快的夜晚。
為了給菜緒吊喜歡的橙色小毛球,
弘人卯足了吃奶的力在努力,卻仍然沒有能夠成功。
當幾人走開之後,菜緒才突然有些任性地表示自己其實很喜歡那個小球,
聽到這句話的弘人二話不說就返回去繼續為她吊。
當弘人終於帶著可愛的戰利品回來送給菜緒的時候,
忍不住表白自己是因為菜緒喜歡才這麼賣力的,
沒想到菜緒也坦率地回答自己是因為弘人在吊才會這麼想要。
終於言歸於好的兩人,都逐漸開始在內心對對方產生了悸動。
弘人更告訴菜緒,其實雖然相隔很遠,
但從自己家能看到菜緒的房間,於是兩人約定晚上回家用電筒來聯絡。
回到家的菜緒努力用會發光的橙色小毛球在陽臺上揮舞,
但許久都沒能得到回應,正當她絕望地以為弘人根本看不到的時候,
弘人卻揮舞著電筒來回應了,於是開心的兩人就這樣沒有任何語言地,
用手上的發光體不斷傾訴對彼此的感情。
然而第二天,弘人翻看雜誌的時候,
才知道“月丘菜緒”這個女孩,並不是普通的大學生,
她是過著公主一般貴族生活,家財萬貫的大型珠寶行的千金大小姐。
  

第三集 不會再見了
自從知道菜緒的真實身份之後,弘人再也不肯跟她聯絡了,
儘管每天晚上都看到菜緒在自己家裏,
搖晃著那顆橙色小毛球,弘人仍然選擇視而不見。
為此感到困擾又難過的菜緒把這件事告訴了好朋友裕子,
裕子一句無心的話“他是不是有女朋友的”,
讓菜緒認定就是如此,也因此更加難過。
終於無法忍受這種現狀的菜緒,鼓足勇氣給弘人打電話,
接電話的卻是弘人的弟弟小念,小念告訴菜緒弘人根本不在家,
每天都在為了工廠的事情忙碌著,
負氣的菜緒忍不住說出“你哥哥身邊一定圍著許多姐姐”這樣的話。
看不過去的裕子跑去找亞裕太,希望他能幫忙聯絡弘人。
當晚弘人就受到了質問,
但當弘人把刊登了菜緒照片的雜誌拿給兩個好朋友看的時候,
他們都震驚了,原來菜緒是這麼有錢的千金大小姐。
弘人更喪氣地指出,菜緒和自己根本是兩個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其實最近弘人一直在為工廠的事情四處奔走,
一直以來的大客戶公司,
最近不肯把新一年的加工交給弘人的小工廠做了,
弘人不得不為此去求對方,更遭到了百般刁難還被迫給對方下跪了。
同時被對方嘲笑自己父親當年為了還債,居然自殺騙取保險金。
想去看弘人的心意擊敗了一切,菜緒大膽地跑到小工廠去找弘人,
卻只看到獨自在那裏燒電焊的小念,於是兩人一起聊天一起燒電焊,
菜緒不僅對小念很溫柔而且一點架子都沒有。
晚上情緒低落的弘人回到家,沒想到菜緒居然也在,
菜緒給獨自被母親留下的小念做了晚飯,
可惜弘人不僅不表示感謝,更冷淡地說自己很忙把菜緒趕走了,
這樣的行為遭到了小念的指責。
於是弘人趕緊追出去告訴菜緒,會打電話給她。
可惜菜緒日以繼夜的等待卻成了空,弘人根本沒有打電話給她。
正當菜緒感到絕望的時候,弘人的電話終於打來了,
原來他搞定了工廠的事情,小工廠不用破產倒閉了。
發現弘人心情這麼好的菜緒,終於忍不住大膽地向他告白,
卻遭到了弘人的拒絕,指出兩人身份相差懸殊,根本沒有在一起的可能。
得知此事的裕子,看著菜緒為了弘人每天都悶悶不樂感到很難過,
跑去請求阿甲以及亞裕太的幫忙,
更告訴阿甲,只要事成自己可以答應和他一起約會。
阿甲打電話告訴弘人,菜緒在和亞裕太一起交往,
兩人星期五更會一起去吃晚飯約會。
神不守舍地捱到了星期五,弘人跑去把菜緒拉走,
才知道被裕子等人騙了。
兩人一起吃飯的時候,
悲傷的菜緒忍不住調侃這是和弘人最後的晚餐,讓弘人心裏非常難過。
分別的時間到了,弘人卻終於把菜緒拉了回來,
並告訴她其實自己很喜歡她。
  

第四集 我的憤怒、你的眼淚
弘人和菜緒終於開始交往了,這天菜緒去弘人家出來的時候,
卻看到一個叫做由紀的女孩來找弘人,
儘管弘人解釋她不過是自己過去的同學,
菜緒仍然感到了不安,他們的關係看起來並不那麼簡單。
月丘家的人得知菜緒居然晚上跟一個男孩子在大街上接吻,
都感到大吃一驚,父親雅彥更決定要把對方的底細調查清楚。
由於促成了弘人和菜緒的事情,裕子兌現諾言跑去跟阿甲約會,
但阿甲的安排讓裕子感到很無聊,
一路上都不停無視阿甲的存在自顧自地發手機短信。
這讓阿甲感到很難受,忍不住詢問裕子是不是討厭自己,
沒想到裕子卻告訴阿甲自己根本沒辦法討厭他。
實際上由紀是弘人過去的女朋友,但為了另一個男人山下,
不僅甩了弘人更把弘人害得很慘,而這次回來也是為了山下。
原來山下是個無所事事的混混小青年,
欠下了一大筆外債,每天都逼由紀幫自己還錢,
逼於無奈的由紀只好向昔日的同學借錢,甚至還跑去做妓女。
知道由紀窘況的弘人跑來找她,並拿了一筆錢給由紀,
沒想到由紀纏著弘人不放,還癡心妄想要和弘人再續前緣,
當然遭到了弘人的拒絕。
由紀忍不住指出弘人和菜緒那種富家千金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只有自己這種身份的女孩和他才相配,
讓弘人再一次對兩人的戀情產生了不安。
原本弘人和菜緒約好要帶小念一起出去玩,
儘管希望和弘人獨處,害羞的菜緒卻怎麼也說不出那樣的話。
但到了約會當天,弘人卻要去找由紀,
菜緒只好帶著小念一起去球場玩,看著球場上奔跑的同齡人們,
一向身體不好的小念希望自己能去打一會兒棒球,
儘管菜緒害怕他心臟病發,仍然抵擋不住小念的哀求而允許。
結果小念奔跑時不支倒地。
接到通知的弘人大驚失色地趕往醫院,
更指責菜緒這種有錢又健康的大小姐根本不會顧慮小念。
讓菜緒非常難過,弘人更憤怒地把菜緒趕走。
回到家小念告訴弘人,其實菜緒跟自己是一樣的,
從小也是在養育學校長大的,
她並不是什麼身體很健康的大小姐。
知道自己錯得多離譜的弘人跑去找裕子詢問具體情況,
才知道菜緒其實有白血病,
三年前接受了哥哥的骨髓移植才能保命到如今,
然而只有穩定至少五年才能知道會否反彈。
而菜緒躺在床上的時候,
總是哭泣著怨歎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和普通人一樣到處奔跑玩耍,
所以才會讓小念去打棒球。
裕子更告訴弘人,其實他是菜緒第一個喜歡上的人。
弘人打電話給菜緒表示歉意,
可惜越說同情之色越濃厚讓菜緒非常不舒服,
更祝福他和女朋友快樂,更指責他腳踏兩條船就掛斷了電話。
不明就裏的弘人詢問自己的母親,
才知道她居然告訴菜緒,由紀是自己的女朋友。
始終掛心著菜緒的弘人,終於忍不住跑去找她,
可惜菜緒根本不在家,弘人只好在大樓外冒著寒冷等到晚上,
但過來見他的,卻是菜緒和她的母親以及哥哥。
與此同時,菜緒的父親已經知道她和弘人的事情了,
更下定決心要拆散這對小情侶。


第五集 你不在了
弘人覺得自己這麼邋遢的樣子見菜緒的家人不太好意思,
反倒是菜緒落落大方地拉他一起去旁邊的咖啡店說話。
弘人認真地解釋了自己和由紀的關係,
更保證自己對菜緒絕對是一心一意的,
這讓菜緒終於大大放心了。
弘人甚至誠懇地表示自己不瞭解菜緒的病就胡說八道,
還和她約定今後要增進彼此的瞭解。
可惜好景不長,菜緒的哥哥達也顯然對妹妹有男友這件事非常不滿,
父親也把菜緒叫來,
並把當年弘人父親為了騙保險金還債自殺的事情告訴了她,
雖然有些震驚,但對弘人的愛超越了一切,
菜緒不僅隱瞞真相騙父親說自己早就知道了,
更指責父親不該做這種調查弘人身家的事情。
另一方面,由紀把弘人找了一個富家千金做女朋友的事情告訴了山下,
更以為弘人給自己錢是從女朋友那裏拿來的,
單純的由紀則認為男友拿這筆錢是真的為了樂隊出唱片的事情。
但其實得知菜緒身份的山下在打壞主意。
這天菜緒和裕子一起聊天,坦言自己已經愛弘人愛得很深了,
沒想到裕子也表示自己真心喜歡上了阿甲。
可惜橫亙在兩人之間的身份差距卻太過懸殊了,
每天哪怕幾個小時見不到裕子,阿甲就會心慌意亂,
於是忍不住到放學途中去找她,
可惜站在破舊貨車面前一副窮酸打扮的阿甲,
讓裕子根本不敢在同學面前說出他是自己男友的事情,
更選擇無視阿甲的存在匆匆離開,這讓阿甲大為沮喪。
就這樣三男兩女開始了兩對一單的戀情,好朋友當然會一起去玩,
於是五人結伴一起到海邊去雙約會,度過了快樂的一天。
晚上在回程的路上,竟然經過弘人等三人畢業的高中,
幾人忍不住趁夜無人進去懷念一番。
幾人坐在教室裏懷念過去的時光,弘人等三人喟歎自己不能讀大學,
雖然只是無心的感歎,卻讓菜緒感到有點難受。
隨後大家一起到球場上去打棒球的時候,
弘人卻跑到一邊躺在地上回憶自己的校園時光,
菜緒也跑來跟他一起回憶,
更興奮地希望弘人能多說一點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結果弘人把自己父親為了騙保險金來還債,跑去自殺的事情告訴了菜緒,
更堅定地表示為了這樣的父親自己要好好努力管理小工廠。
幾天後菜緒準備去跟弘人約會,卻遇到了山下一夥人,
原來他們想要綁架菜緒,幸虧弘人趕來救下了菜緒,
但卻被山下幾人打得遍體鱗傷。
此情此景被菜緒的哥哥達也看到,卻認定弘人也是共謀,
更指責他這種身份的人沒資格跟菜緒在一起,
儘管想要反駁,弘人卻只能低著頭默默地忍受。
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菜緒拉回家,
菜緒卻趁搭電梯關門的瞬間返回去找弘人,
更堅定地表示不願再跟弘人分開了。
  

第六集 兩人的秘密
達也要求菜緒再也不准和弘人來往,
菜緒表面上唯唯諾諾其實根本沒往心裏去,
更威脅達也為了不讓父母擔心,
一定不能把差點被綁架這樣的事情告訴父母。
而此時的弘人,則下定決心要把山下找出來算帳,
並拜託兩個好友幫忙尋找。
雖然對阿甲感到不好意思,但裕子卻因為學校門口那次的事情,
第一次感到了兩人之間的地位差距,
於是答應同學的邀約一起去聯誼,
被問到是不是有男朋友的時候更極力否認,
目睹這一切的菜緒忍不住指責裕子太過分了,
結果兩人因此吵了起來,搞得不歡而散。
當晚裕子就跑去和朋友一起聯誼,
但她卻一點也沒辦法投入那種歡樂的氣氛,
聽著公子哥們誇誇其談自己又怎麼高尚了,
裕子卻滿腦子想著阿甲,更開始後悔自己對他的態度。
當一個聯誼的男生追出來輕浮的要送自己花的時候,
裕子更是忍不住說出一些別人聽來莫名其妙,對自己卻非常重要的話。
次日的課堂上,儘管因為發短信受到了老師的責備,
裕子和菜緒這對好朋友終於和好了,
裕子更忍不住表示自己是真心喜歡阿甲,
除了他果然誰也不行,於是決定親自去向阿甲道歉。
某天晚上菜緒來找弘人,
兩人就這麼在弘人的小艇上擁抱在一起看星星,
覺得很幸福的弘人,開始勾勒兩人的美好未來,
更幻想結婚之後生兒育女的美妙畫面,
可惜這只是讓菜緒覺得不知所措而已,
她非但沒有興奮地跟著一起描繪那副藍圖,反而露出了很為難的表情。
阿甲終於找到山下的所在,原來他經常去一家賭檔賭錢。
不知道弘人打算的阿甲就這麼把山下的行蹤告訴了弘人,
直到亞裕太知道了,才提醒他很可能會出大事。
此時恰巧裕子跑來想向阿甲道歉,
但心急如焚的阿甲根本沒空管這些就走了,裕子以為他還在生自己的氣。
當兩人終於在大雨中找到弘人的時候,
卻發現弘人已經滿手鮮血的坐在了地上。
原來弘人為了不讓山下再去騷擾菜緒,跑去把山下痛毆了一頓,
窮兇極惡的山下拿出了身上帶的水果刀準備刺殺弘人,
沒想到弘人居然就這麼用右手握住了刀刃,把外強中乾的山下給嚇倒了。
與此同時,菜緒跑到醫院去找自己的主治醫生,
詢問自己是否真的不能生孩子的事情,再一次得到了醫生絕情的答復。
不敢把自己受傷原因告訴菜緒的弘人,打電話告訴菜緒,
希望她不要再瞞著家人跟自己來往,應該讓他們知道彼此的事情,
但菜緒仍然不敢對哥哥坦白自己還在和弘人來往的事實。
為了讓弘人離開菜緒,達也跑去找他,
更毫不掩飾自己對其輕蔑的態度,
但弘人誠懇的態度卻讓他說不出話來了。
此時弘人受到菜緒父親雅彥召見,雅彥開門見山地告訴他,
菜緒根本不能生育,帶給弘人極大的震驚。
  

第七集 然而,我是
面對菜緒的父親雅彥說出的情況,弘人並沒有退縮,
反而說出了“這是我唯一的戀愛”。
可惜這並不能感動雅彥,更被雅彥一針見血地指出,
弘人現在還太年輕,所以想法才會如此輕率天真。
弘人卻認真地表示,只要是為了菜緒,即使犧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另一方面,弘人的小工廠再次遭遇到了很大的困難,
在這裏工作的職員棚田,
由於賭博負債居然夾帶工廠用來周轉的兩百萬現金私逃了,
這讓弘人和工廠一下子陷入了絕境,他每天都在為了資金疲於奔命。
雪上加霜的是,亞紀子也在外債臺高築。
為了解救一家面臨的經濟危機,更為了償還自己欠下的高利貸,
亞紀子選擇走上一條危險的道路,
她居然偷拍到了弘人和菜緒親熱的照片,並打算借此勒索大珠寶商雅彥。
雅彥為此大為震怒,並把事情告訴了菜緒,
要求她和弘人立刻分手,但菜緒一如既往地選擇相信弘人,
並指出弘人並不是壞人,自己絕對不會和他分手。
可惜現在就連一向淡然的菜緒母親亞津子,
也開始站出來反對女兒和弘人的來往,更指出菜緒和弘人根本不可能結婚,
怎麼會有前景和幸福可言,但菜緒依然固執地不肯。
此時達也得知原來試圖綁架菜緒的一夥人,是弘人高中時的老同學,
於是採取了麻辣手段,居然把菜緒的手機給停掉了,
更切斷了她的一切經濟來源,讓她失去了和弘人聯絡的機會。
父親雅彥更命令菜緒不准外出,試圖借此強行斷絕她和弘人的來往。
不知道這些事情的弘人,得知菜緒的生日居然是平安夜,
於是和弟弟小念一起,準備做一條鯨魚燈送給她當生日禮物。
此時菜緒卻突然暈倒住院,全家人都慌了手腳,
以為她的白血病復發了,幸虧只是普通的感冒。
出於月丘一家人的決定,再加上菜緒沒有聯絡弘人的管道,
所以弘人一直不知道菜緒住院的事情,
就連出院也是菜緒的母親美津子派車負責接送。
美津子更苦口婆心地警告女兒,
希望她不要背叛其兄達也,不要再跟弘人見面了。
當年菜緒的一條命,多虧了達也的骨髓才能保住,
所以達也的話對菜緒最具影響力。
終於知道自己和弘人在一起不可能得到幸福的菜緒,
下定決心要和弘人分手,於是跑去弘人家找他。
但當菜緒來找弘人的時候,弘人表現得興高采烈,
讓菜緒無論如何也說不出要分手的話。
  

第八集 別了
出院之後的菜緒,聽從了家人的建議決定和弘人分手,
但明明跑去見弘人,菜緒仍然說不出口要跟弘人分手。
於是每天在家反復練習怎麼跟弘人分手。
為了徹底拆散菜緒和弘人,
雅彥給菜緒派了一個貼身保鏢兼司機,其實是為了監視菜緒。
不僅如此,蔡緒的零用錢也受到了制約,
更被強制更換了手機號碼,一切只是為了讓弘人無法找到菜緒。
但他們仍然同意菜緒外出,見任何弘人以外的朋友。
可惜事與願違,裕子把菜緒的新手機號碼告訴了弘人,
不過裕子告訴弘人,菜緒希望給她一點時間,
由自己親自慢慢說服家人接受自己和弘人的來往,
所以弘人雖然知道了菜緒的新手機號碼,卻忍住不給她打電話。
為了從月丘家詐取到錢財,亞紀子每天都到珠寶行門口流連,
於是雅彥找到了弘人,並拿了一大筆錢給他,
不過弘人並不知道自己母親的作為,更堅決不肯接受這筆錢。
莫名其妙的弘人回家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母親亞紀子,
但始作俑者亞紀子卻選擇裝傻。
另一方面,菜緒也知道了這件事情,
更為此和父親雅彥大吵了一架,勃然大怒的雅彥差點說出讓女兒滾的話,
幸虧妻子美津子在旁阻止才沒有完全失去理智。
不過美津子卻問菜緒是否要背叛自己,
因為沒有母親的允許,女兒是不可能和男朋友交往的。
心亂如麻的菜緒終於忍受不了來自家人的壓力,選擇了離家出走。
與此同時,弘人接到了攜款私逃的棚田打來的電話,
棚田更告訴弘人自己打算自殺。
大吃一驚的弘人決定暫時放開菜緒這件事,
從橫濱趕去箱根試圖阻止棚田自殺,
並終於在最後的時刻阻止了棚田的自殺行為。
菜緒來到裕子打工的地方,
表示希望住在裕子的公寓借助一段時間,
誰知兩人竟然因此吵了起來,菜緒只好選擇離開。
變得無處可去的菜緒於是決定找亞裕太求助。
此時的菜緒,以為自己必須做出的抉擇,
是究竟要聽從家人的話跟弘人分手,
還是為了跟弘人在一起離家出走。
但她並不知道,其實亞裕太一直都很喜歡她。
  

第九集 一定還能再見
菜緒緊張地在亞裕太的家裏等著心愛的弘人出現,
然而姍姍來遲的弘人,卻並不如她一般熱情如火。
雖然喜歡菜緒,但只要她幸福就滿足了,
存著這種心思的亞裕太把房間留給了菜緒和弘人,
自己默默走了出去。
房間裏只剩下菜緒和弘人了,菜緒開始對弘人傾訴,
表示願意為了他拋下一切,
雖然想和菜緒在一起,此時的弘人卻顯得異常冷靜,
並問菜緒,是否為了跟自己在一起什麼都能拋棄。
此時猶豫不決的菜緒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
終於讓頭腦發熱的她完全冷靜了下來,
發現自己最重要的始終還是家人,
兩人只能順從周圍人的意願正式分手。

三年後,為了償還工廠和母親欠下的債務,
弘人決定把父親留下的小工廠賣掉,
轉而跑到一家造船廠去工作。
其母亞紀子也辭掉了販賣水產的工作跑去夜間超市打工了,
小念上了中學之後開始打棒球,
神崎一家都開始有了屬於自己豐富的生活,並且也終於擺脫了貧窮。
另外,阿甲結婚了,
不過新娘當然不是和他地位相差懸殊的裕子,
儘管如此,如今的阿甲非常幸福,和他的妻子也很恩愛,
而和裕子的關係,則是很要好的異性朋友。
目前裕子回到神戶開始讀醫大。
亞裕太從專科學校畢業之後,成為了汽車推銷員。
所有人都找到了真正屬於自己的路。
已經大學畢業的菜緒現在是英語老師,白血病也沒有復發過。
此時的弘人和菜緒沒有任何來往了,
但弘人始終放心不下菜緒的安危,
每個聖誕晚上,
菜緒都會依照兩人的約定在陽臺上搖晃手中的橙色小毛球,
以此向弘人報平安,
而弘人也每次都會一如既往地以手電筒的亮光回應。
然而到了第三年,無論弘人怎樣搖晃手中的手電筒,
都沒有得到菜緒的回應,讓弘人以為兩人的關係就此完全結束了。
第四年的耶誕節,菜緒再次在陽臺上揮舞約定的橙色小毛球,
當然無法得到弘人的回應了,心血來潮之下,菜緒來到了小工廠。
如今的小工廠已經沒有人來了,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當菜緒來到小工廠的時候,卻看到弘人也在那裏。
然而如今的菜緒已經有一個叫做齋藤的未婚夫,手上也戴著訂婚戒指。
  

第十集 大結局
闊別三年的菜緒和弘人終於在小工廠裏重逢了,
可惜此時的他們再也回不到往昔,
主動提出已經知道菜緒即將結婚的弘人,
更催促著菜緒在自己失態之前離開。
菜緒就職的學校方面告訴她,
一直以來想去養護學校的申請得到了批准,
但菜緒以即繼將結婚為由拒絕了。
雖然一直在籌備婚禮事宜,
但漸漸真心愛上菜緒的齋藤,
終於發現菜緒的心裏根本沒有自己,於是主動提出了分手。
終於得到解脫的菜緒選擇正視自己的心情,
決定擺脫溫室小花的命運,到北海道的養護學校去執教,
並首先把此事告訴了在醫科大學讀書的好友裕子。
雖然有些擔憂,但母親美津子對菜緒的決定表示支持,
更以女兒希望獨立為由說服了雅彥,
這讓做父親的雅彥感到有些失落,
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在金錢以外的地方,也能為女兒做些事情。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了開來,也從亞裕太嘴裏傳到了弘人的耳朵裏。
回到家把這個消息告訴母親之後,
弘人說出要到菜緒家裏去做客的事情,
因為亞裕太提議五個好朋友應該借機聚上一聚。
亞紀子卻表現得異常激動。
更央求弘人一定帶自己到月丘家去一趟。
到了聚會當天,母子倆剛剛來到門口,
亞紀子面對美津子就忍不住低下頭不斷道歉,
大人大量的美津子卻並沒有責怪亞紀子,
更表示能夠理解她的心情,畢竟兒女有事的時候,
任何一個母親都會做出亞紀子那樣的事情,
這番話讓亞紀子激動得淚流滿面。
當家裏只剩下五個好朋友之後,
他們開始一邊喝酒一邊回憶美好的過去,
但說到菜緒和弘人的交往時,
弘人卻故意冷漠地表示已經都忘記了,這番話讓菜緒異常激動,
指責他居然連自己最珍貴的美好回憶都忘記。
弘人也借題發揮,責怪菜緒曾經想要結婚,兩人因此鬧得不歡而散。
終於到了離開的日子,菜緒和裕子一起來到弘人以前的小工廠,
突然發現了弘人和小念一起做的鯨魚燈,
看到菜緒柔情的目光,裕子終於忍不住要求阿甲幫忙把弘人騙來見菜緒。
當弘人來到工廠的時候已經沒有人在了,
但菜緒留下的一封信卻解開了一切謎團。
原來第三年的時候菜緒病倒住院了才會爽約,
到了第四年努力在陽臺上揮舞小毛球,卻再也得不到回應。
弘人一番追逐終於趕上了菜緒,當兩人擁抱在一起的時候,
他們約定一生都要在一起,即使目前只能遠距離戀愛。(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