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新娘18歲 分集劇情1-11

第一集

尹貞淑,十八歲的高中女生,五公主幫的一姐,

不喜歡念書只想翹課到處鬼混。

有一天當她翹課前往舞廳的路上,

正巧與身穿古裝的男子碰個正著,

當她看到男子掉落的書籍“出師表”之後,對他一見鍾情,

認定他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此時有人檢舉幫派分子混在舞廳裏,

於是安東望族權氏家族之長孫權赫俊檢察官,

率領警方到舞廳臨檢,剛好逮到躲進男生廁所的貞淑,

但是貞淑並沒有認出赫俊正是她要找的真命天子。

另一方面,

安東權氏家族與坡平尹氏兩家長輩為孫兒所訂下的親事,

已到了約定的時候,於是權氏派人來找貞淑,

順便安排相親會,讓兩人和嬰兒時期的訂親對象碰面,

貞淑看到對方大吃一驚,因為他正是參與臨檢的權赫俊檢察官...

第二集

自從貞淑有了訂親對象,就不打算讀大學,

一心只想出嫁,下定決心要與赫俊結婚,

自從和赫俊一起回安東老家之後,

爺爺權進士對準孫媳婦不但十分滿意而且疼愛有加,

貞淑也竭盡所能討好赫俊的爺爺,

抓住他的心,赫俊深怕兩人的定親成真,

因此警告貞淑往後不得再來看爺爺或打電話。

貞淑不死心。

反而常常借機出現在赫俊的四周,

甚至偷偷潛入赫俊的住處練習當女主人,

赫俊快被她搞瘋了,再也無法忍受,只好去找貞淑的母親,

告知自己根本沒有結婚的打算,

希望定親之事就當作沒發生過;

尹母知道貞淑的舉動後,表示會嚴加管教,

自覺女兒條件無法與赫俊匹配,

要貞淑別再妄想跟赫俊結婚。

貞淑豈肯甘休,靈機一動決定求助於爺爺。

爺爺和貞淑串通好答應讓赫俊取消婚約,

但是必須要在年底前找好對象成親。

爺爺故意安排赫俊和許多女人相親..

第三集

赫俊受不了爺爺不停催促著要他結婚,

開始認真考慮結婚對象,

可是身為宗親府的長孫媳工作繁重,要找到對象談何容易,

赫俊心想反正是為了結婚找對象,

最後決定跟一心想嫁給他的貞淑結婚。

赫俊的姐姐善雅從中國擔任交換教授回國,

知道弟弟要迎娶家道中落的貞淑,

大為反對,但是赦俊心意已決,

表示不願再聽姐姐擺佈。

赫俊為了安排貞淑和姐姐正式見面,

於是要求貞淑去買件漂亮衣服;

貞淑和姐妹們來到百貨公司,

卻為了搶一頂帽子而和一位小姐發生爭執,

次日貞淑穿新衣戴新帽的趕去赴約,

哪知坐在赫俊對面的人,

竟然就是和她搶帽子的女人---赫俊的姊姊善雅!

善雅氣不過,趕回老家訴說貞淑的不是,

極力反對這門婚事,反而惹得爺爺不悅,

善雅暗暗打定主意,會設法破壞他們的婚姻。



第四集

貞淑被邀去參加赫俊同學的婚禮,

為了怕讓人看穿她,會讓赫俊丟臉,

於是在眾人面前吹牛,表示自己剛從義大利主修聲樂回來,

赫俊的大學學妹要戳破貞淑,讓她出糗,

故意邀她上臺演唱義大利民謠,

幸好赫俊即時出現替她解圍,

赫俊不滿貞淑吹牛說謊,狠狠把她訓誡一頓。

體認到自己一無是處,又被善雅要求放棄赫俊的貞淑,

備受打擊,於是難過的留書出走,

尹母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找赫俊幫忙,

赫俊認為是自己傷了貞淑的心,答應尹母一定會找到她。

透過南哲找到了離家出走的貞淑,

貞淑雖然滿心歡喜,不過還是表示當初說要結婚,

其實只是一句玩笑話,兩人的婚事就就當作沒發生過,

誰知赫俊竟然同意分手,反而讓貞淑不知如何是好。

當天晚上,整個道路因為大雪暫時封閉,

兩人被迫在小村子裏過夜,偏巧旅社又剛好只剩下一間空房!

第五集

在安東的爺爺和尹母等不到新郎和新娘,

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幸好兩人及時趕上婚禮。

新婚之夜,赫俊臨時接到要出任務的電話,

必須趕回漢城,留下一臉失望的貞淑。

第二天一早,貞淑被善雅叫醒並要她準備一家人的早餐,

貞淑不會使用傳統廚房的大灶,把稀飯給燒焦了,

聰明的貞淑竟然跟權進士說這一鍋黑鍋巴稀飯

是自己的爺爺生前最愛吃的稀飯,

謹遵教誨要時時刻刻不忘貧苦之人,大家聽了頻頻稱許,

唯獨善雅對伶牙俐齒的貞淑恨得牙癢癢,

還故意找一堆家事要她做,把貞淑嚇得逃回漢城。

貞淑回娘家探望母親,

尹母告誡她權氏家族人丁單薄,一定要早日傳宗接代。

當晚貞淑的死黨突然來訪,原來四個人去慶祝考上大學,

喝得醉醺醺的,沒有錢坐車,於是決定來貞淑家裏過夜,

赫俊表示剛好有事要到辦公室,要他們幾個住這裏,

貞淑懊惱同學破壞她跟赫俊的好事,氣得把同學趕走。

第六集

赫俊為了逃避新婚初夜,

每天以加班熬夜做藉口不回家,讓貞淑很火大。

一日,宗燦硬是拉著赫俊去舞廳喝酒,

恰巧貞淑跟死黨出去散心後,也被拖去跳舞,

兩人在舞廳碰到,互相指責對方的不是,

幸好大家暗中幫忙,讓兩人言歸於好。

為了引起赫俊注意,貞淑接受同學建議,

隔天貞淑刻意製造氣氛,

安排了燭光晚餐穿著性感內衣,等著老公回家,

貞淑謊稱不舒服,赫俊急著回家探望,

途中接到宗燦的電話,以為有急事要處理,

趕到現場才知道原來是同事聚會。

等不到赫俊的貞淑由喜轉怒,猛喝悶酒,

此時不速之客善雅來訪,看見貞淑的糗態,

氣得跑去跟爺爺權進士告狀。

事後赫俊請貞淑吃飯陪罪,

竟被貞淑撞見一名女子跟赫俊狀似親密,

貞淑誤以為赫俊做了對不起她的事。

赫俊的大學學妹可瑩突然回國,

一心想重新拾回與赫俊舊情的她,

警告家人絕對不能走漏她結過婚又離了婚的消息。

第七集

爺爺知道小倆口結婚至今還分房睡,

立即到漢城瞭解狀況,

剛好看到兩人正在為了酒家女的事吵架,

於是出面當和事佬,勸兩人要好好相處。

事後貞淑越想越不甘心,認為赫俊去酒家就不對還死不認錯,

一氣之下跑去參加配對約會,被人毛手毛腳,

回到家又在社區被婦女自治會的代表痛毆,

幸好在附近打探貞淑的可瑩伸出援手,

為感謝搭救,貞淑邀請她到家中喝茶,

可瑩在他們家參觀時發現當年她和赫俊的情侶玩偶!

赫俊知道貞淑參加配對約會,狠狠教訓她一頓,

貞淑自覺委屈,跑回娘家哭訴,

深明大義的尹母明白真相之後,氣得把貞淑趕回去。

貞淑在門外徘徊,巧遇赫俊帶著結婚戒指要跟貞淑道歉...

第八集

諸葛幫的朴老大被釋放出獄,

赫俊接獲消息立即趕往看守所,

意外得知可瑩回國並成了朴老大的辯護律師,

為避開可瑩,赫俊將此案出庭之事交給宗燦負責,

一直忙著這事兒的赫俊,

完全忘記約了貞淑與死黨一起吃飯的事,

讓苦等的貞淑很沒面子,晚上赫俊心情不好,

喝得爛醉回家,一早要出門時,

又對關心他的貞淑發了一頓脾氣。

此時正好可瑩前來拜訪,看見貞淑哭得很傷心,

假意安慰,臨走時送了兩張舞臺劇的入場券。

赫俊後悔對貞淑發脾氣,回家之後向貞淑道歉,

並且約好去看舞臺劇,哪知工於心計的可瑩早就另有設計,

先串通善雅帶著一心想當賢內助的貞淑去學茶道,

再安排自己與赫俊在劇場裏不期而遇,

赫俊明白告訴可瑩於公於私只要沒有貞淑的場合,

絕對不會與她單獨碰面,

從茶道館偷溜出來匆匆趕到劇場的貞淑,

陰錯陽差聯絡不到赫俊,

只好在廣場前面傻等早已離開的赫俊,

此時回到家中的赫俊恰巧接到善雅的電話,

才匆匆趕去劇場,看到貞淑強忍著酷冷在寒風中打顫,

讓赫俊好不心疼。

第九集

因為貞淑的一番話,赫俊決定跟可瑩攤牌不再逃避,

此舉惹惱了可瑩,決定展開報復,想辦法除掉貞淑,

她約了貞淑去逛百貨公司,並慫恿貞淑大肆採購,

單純的貞淑一點也沒懷疑別有居心的可瑩,

居然把信用卡給刷爆了。

另一方面,赫俊請同事吃飯,

付賬時信用卡超過了使用額度,

查詢後才知道是被附卡使用人貞淑所刷的,

氣得赫俊立刻押著貞淑去百貨公司退貨,

不過赫俊不敵貞淑耍賴,硬是留下一條領帶,讓貞淑好開心。

可瑩想打探後續發展,故意派人送禮物給貞淑,

貞淑見到送禮的南哲才知道他在可瑩的律師事務所上班;

為感謝可瑩的關心,貞淑特地把赫俊介紹給她認識,

赫俊驚訝她們兩人早就認識,

懷疑可瑩是想挽回舊情,刻意接近貞淑,

於是要求貞淑以後不要再跟可瑩見面,

貞淑不滿赫俊對可瑩的態度。

第二天前往律師事務所跟可瑩道歉,

正好撞見諸葛幫的人在欺負南哲,

貞淑路見不平替南哲出氣,

讓對方知道貞淑的老公正是死對頭赫俊,

派人送了一箱蘋果,謊稱是作為感謝恩人的禮物,

貞淑不疑有它就收下了,誰料到正好掉入對方設下的陷阱!

第十集

貞淑發現蘋果下面裝滿了現金,嚇得不知如何是好,

半夜還從噩夢中驚醒,只好求助於可瑩;

可瑩不滿諸葛幫的手下擅自做出陷害赫俊的主意,

要他們不要再有讓赫俊停職的念頭,

並且將有現金的蘋果掉包。

然後對貞淑說明在不知情的情況收下禮物是沒有罪的,

只要向赫俊坦承認錯道歉即可;

由於之前檢查廳接獲收受賄賂的匿名電話,

這時眾人看見貞淑拿來的只不過是一箱蘋果,

不禁鬆了一口氣,還稱讚她很誠實。

赫俊不滿貞淑對他隱瞞此事,

罰她寫悔過書,第二天一早,

赫俊見她雙眼浮腫才知哭了一晚,

反而讓赫俊心裏很不忍。

事後赫俊向可瑩表示感謝她幫了貞淑的忙,

也對最近的冷淡態度表達歉意。

權氏家族舉行宗親會,

赴約途中貞淑跟死黨巧遇送蘋果到家裏的男子,

雖然眾人一路追趕,最後還是讓歹徒給逃掉;

另一方面久候多時的賓客,苦等許久不見貞淑人影,

一怒之下紛紛打到回府,此時正懊惱抓不到歹徒的貞淑,

猛然想起已錯過家族聚會,硬著頭皮跟爺爺道歉,

任憑赫俊替她如何說情,爺爺對她已不能諒解,

加上善雅在一旁搧風點火,讓事情毫無轉圜機會,

直到赫俊接到貞淑死黨的電話,才知道錯怪了她...

第十一集

赫俊和貞淑接吻後,起初貞淑還很興奮,

可瑩卻說男女接吻不一定就是愛的表現,

再加上赫俊不肯表達愛意,

還告訴她一切就當沒發生過,

讓貞淑心裏很火,臭駡赫俊是色狼,

最後搞到兩人互相嘔氣。

可瑩為了及早挽回赫俊的心,佯稱要退出,

善雅心急要替可瑩製造機會,

於是帶著原本要跟赫俊一起回安東老家的貞淑,提早先走。

明知只有赫俊一人在家的可瑩,故意在深夜造訪,

假意來陪貞淑,可瑩見機不可失,

藉故利用上洗手間把身上淋濕,

還要求換上赫俊的衣服,臨走表示改日再歸還。

一日,做完家事的貞淑看到一群小孩欺負一個小朋友,

路見不平趕走小孩,看到小朋友很可愛,

忍不住用力捏了他的腮幫子,

誰知小朋友原來是五堂叔,讓貞淑尷尬不已,

但也讓五堂叔對她印象深刻。

想念貞淑的赫俊決定趕夜車回安東;

正在安東的貞淑,因為善雅故意整她,

平日總有一堆做不完的家事,

這會兒又要她把廚房所有銅器全部擦亮,

正在愁眉苦臉的貞淑,不敢相信赫俊竟然出現在眼前,

一時悲從中來,赫俊安慰貞淑,

兩人同心協力整理好所有銅器,

順利完成祭祖典禮,這時赫俊說要帶她去一個地方...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