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愛在哈佛 分集劇情09-16(THE END)


第九集

賢宇只專注於環保起訴的事,秀茵想見賢宇到他的辦公室。

但賢宇很無情地待她,並只談業務。

秀茵不知所措,待了半天一句話也說不出,就離開。

賢宇心疼的追出來,但沒有找到。

幾天後,在被害村,賢宇見到了秀茵和傑森,百感交集。

秀茵和傑森甚至舉行幫村裏人擺脫困境的活動。

天使般的傑森找到秀茵的醫院,給於關心和協助,甚至同意無償援助資金。

真雅和正民因受環保公司亞洲分部部長的委託去找傑森。

傑森用冷酷的表情大聲訓斥她倆早日結束案件。

一方面,正民跟秀茵約在一個優雅的飯店,

真雅知道後叫上賢宇一起前往,並騙賢宇說有事要商量。

突如其來的見面,正民和秀茵不知所措非常困惑。

真雅自作主張,跟秀茵說她和正民是戀人並很快要結婚,

當面勸淑茵不要跟正民見面。

忍無可忍的賢宇拉著秀茵的手往外走,並向跟著出來的正民大打出手。


第十集

賢宇要秀茵幫他,並以付勞務費的條件來挽留秀茵,

經過考慮秀茵艱難地答應賢宇。

賢宇和秀茵一起工作並相互回憶往事。

正民和真雅調查賢宇如何改變村裏人的原因。

正民對調查的結果,非常震驚,

事實上賢宇向海外提出訴訟是為了得到巨額賠償款。

賢宇的父親和銀美找到賢宇和秀茵住的寫字樓,

銀美慌張打個招呼就出門。

秀茵也跟著出來。

賢宇和父親很認真地談心,秀茵告訴銀美她和賢宇以前是戀人。

秀茵心情複雜,並聽從傑森的建議,準備去國外旅行。

賢宇知道後發瘋似的追到機場,在機場兩人熱烈擁抱,並無奈的轉身回去。

但秀茵不知何故軟軟地暈了過去。


第十一集

秀茵的爸爸看著垂死的秀茵,很著急,沒有辦法,去找賢宇,

知道事情真相的賢宇飛快的跑去找秀茵,賢宇看著秀茵很痛苦很傷心,

賢宇整晚照顧秀茵,終於秀茵醒來…

另一邊,賢宇向法院提出的訴訟被撤銷,正民和真雅舉起酒杯祝賀,

賢宇想到了向更高的法院提出訴訟的辦法,傑森想除掉賢宇,

到耶誕節的時候賢宇去找秀茵卻在半路上遇到車禍。


第十二集

賢宇傷勢無大礙,不致影響日常生活,秀茵這才安下驚嚇的心,

賈醫師看過秀茵的MRI結果後堅持要她再作脊椎穿刺,

秀茵在忍受錐心之痛下完成了檢查。

秀茵偷聽到醫師與護士對話得知自己罹患惡性淋巴腫瘤。

正民得知秀茵罹病之事實。

賢宇尚未獲知秀茵之檢查結果,而四處奔波尋訪有利於案件的證據。

然而,正民這方面則先一步發現目擊證人而將之帶走。

正民威脅傑森說,已發現他公司的不法秘密,

而若他能尋找最好的專門醫師來救秀茵,他保證會幫傑森打贏這場官司。

正民退回真雅給他的戒指...


第十三集

秀茵以做抗癌治療為藉口拒絕了賢宇的求婚。

秀茵從正民口中得知,賢宇因收買假證人的嫌疑而被剝奪律師資格的消息。

她去找錢盧植先生,但沒有見到,失望而歸。

秀茵跟賢宇父親說明他和賢宇要分手,希望賢宇父親幫賢宇渡過難關。

秀茵和錢盧植的女兒多雲住同一個病房,一起接受抗癌治療。

錢盧植向秀茵講述因需要錢而被洪正民收買的事實…


第十四集

賢宇被人冤枉..秀因請求正民幫忙。

正民要秀茵放棄賢宇,秀茵怒打正民臉頰

賢宇被員警帶走,賢宇向警察哀求給予一日時間,

賢宇急帶秀茵奔向婚紗店,讓秀茵穿上禮服,賢宇看著秀茵的美麗身影讚賞不已。

結婚當天,賢宇爸爸忽然出現,賢宇很高興,

賢宇爸並向秀茵爸道歉並相擁新娘入場時,

小妹妹認出殺死父親的犯人而驚叫並用手指認,

殺人犯被跟著賢宇來到結婚會場的刑警逮捕,而傑森逃跑,

賢宇在正民幫忙下追至機場將傑森攔住,結束最長的婚禮..

兩人終於有甜蜜獨處時光....但是...


第十五集

賢宇看著病危的秀茵心急如焚,加上傑森的出現更讓他驚恐萬分。

出來的傑森電話恐嚇賢宇,讓他放棄訴訟。

賢宇聽說骨髓移植能挽救秀茵的生命非常著急。

賢宇從秀茵口中得知有合適的骨髓捐贈人後非常高興,並在秀茵睡覺時,

向骨髓移植人發出信函,希望其捐贈骨髓。

賢宇和永才前輩等辦公室人員一起經多次會議做好訴訟準備。

大家一致提議讓秀茵作證人,秀茵偶然聽到他們的會議內容,

才知道傑森公司和醫療志願者集團有牽連,因此非常震驚。

還瞭解到傑森利用醫療志願者集團為擋箭牌進行非法事宜的事實。

秀茵帶著病重的身體,幫賢宇他們收集證據,並要求做法庭證人。


第十六集

傑森抓住給秀茵捐贈骨髓的安娜來威脅賢宇放棄訴訟。

看著因疼痛受苦的秀茵,想起:只要放棄訴訟能救活秀茵的傑森的話。

最終為了救活秀茵,賢宇放棄訴訟。

秀茵開始準備接受骨髓移植手術,

但很偶然地發現傑森和安娜在一起,秀茵離開醫院去找賢宇。

秀茵知道賢宇是為了自己放棄訴訟,非常難過,

極力說服賢宇不要放棄訴訟。

賢宇被說服並按照秀茵的意思重新提出訴訟。

一方面,正民因為賢宇放棄救秀茵而難過,

秀茵說服正民,正民在秀茵的懷裏放聲大哭。

終於,賢宇、秀茵和正民一起站在法庭。

賢宇沒讓秀茵站在證人席,而讓正民出庭作證人。

出席法庭的人都受到了很大衝擊。

賢宇向正民提出:作為證人出席法庭,

不僅會剝奪律師資格,還要負法律責任。

但正民毫不動搖。因為正民的證言,傑森被拘留,訴訟繼續。

秀茵也因安娜的幫助恢復了健康。(THE END)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