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嫂嫂19歲 分集劇情1-10


第1集

幼年的慧媛有著幸福的童年,

父親鄭俊錫是某大財團老闆的兒子,

他因違背父親的意願與女工朴櫻子結婚並生下慧媛,

而與家裏斷絕了關係。

俊錫因母親去世,

在回家探望的途中出了車禍,從此喪失了記憶。

俊錫的父親對櫻子慌稱俊錫已決定回家繼承家業,

並給了他們母女一大筆錢。

不堪打擊的櫻子一病不起,

而同他們生活在一起的宋女士和金女士為了謀奪她的財產,

在櫻子死後把年僅四歲的慧媛扔在了遠去的火車上。

他們的陰謀被宋的女兒秀芝偷偷聽見。

轉眼十幾年過去了,

金女士憑著當年謀奪的財產成為一家公司的老闆。

大兒子民哲按照母親的意願做了外科醫生,

而小兒子勝哲卻是個叛逆的傢伙,

為了自己的理想不肯向母親妥協。

這次,勝哲又和母親吵翻,他打算離家出走卻身無分文,

於是想出綁架母親的愛犬莎莎勒索錢財的主意。

當年被拋棄的慧媛被一戶漁民收養,改名為韓郁敏。

她的養父在一次出海中喪生,而她的養母不堪忍受艱苦的生活出走,

慧媛成了養父母的兒子韓強標唯一的親人。

強標從小患有嚴重的腎病,慧媛要定期帶他去醫院做透晰,

為了弟弟的高額醫療費用,

十九歲的慧媛不得不輟學去做各種各樣的工作。

勝哲駕著心愛的摩托攜母親的愛犬出逃,

沒想到半路上他的狗打翻了郁敏的魚。

被郁敏揪住索賠,身無分文的勝哲只好在郁敏的小飯店裏打工還錢。


第2集

俊錫的父親病重不起,叮囑俊錫一定要找到女兒,

但失憶的俊錫對過去的一切已沒有半點印象。

在回家的路上,一輛貨車迎面而來,

使俊錫想起當年車禍的場景,

記憶中女兒的模樣在眼前若隱若現。

郁敏對弟弟的主治醫生民哲心生愛慕,

經常尾隨在他身後,弄得民哲苦笑不得。

但民哲的心中卻一直放不下不辭而別的女友書妍。

郁敏偶然看到報紙上重金尋狗的啟事,

照片上的狗分明就是自己扣壓的那條莎莎。

正為錢發愁的郁敏急忙聯繫狗的主人。

民哲接到電話來領狗和勝哲,

郁敏見自己暗戀已久的民哲醫生竟是勝哲的哥哥,大吃一驚。

就在民哲要將酬金交給郁敏時,

滿身是傷的強標跌跌撞撞地回來,

原來他在路上出了車禍,已經車毀狗亡。

勝哲為自己的摩托心疼不已,

而金女士為了心愛的莎莎痛打了勝哲一頓。

當年另一位謀奪郁敏家財產的宋女士因為揮霍無度,

時常在破產後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

女兒秀芝自幼得不到父愛,又有這樣一位母親,

家庭的環境造成了她自卑而又虛榮的性格。

這一次宋女士破產後再次來到金女士家求助,

在以當年醜事的要脅下,金女士只得就範。

而秀芝卻被金女士的小女兒藝琳狠狠挖苦了一頓,

寄人籬下的秀芝只能滿臉陪笑。

金女士逼著民哲去相親,

已心有所屬的民哲只好慌稱自己已有女友。

為了不讓自己的謊言露餡,民哲想起了郁敏,

希望請她暫時冒充自己的女友。


第3集

郁敏聽民哲說要她做女友,不禁喜形於色。

但民哲表示她只是契約女友,自己早已有了心上人,

並且答應付給她可觀的報酬。

儘管如此,郁敏仍很開心。

民哲對郁敏進行一番精心包裝後,帶著她來見母親。

19歲的郁敏冒充22歲的富家小姐,席間漏洞百出,

金女士看在眼裏卻不動聲色,

她要求民哲與郁民哲一星期內訂婚。

民哲被母親弄得措手不及。

金女士正是要以此讓民哲知難而退。

勝哲見哥哥帶來的女友竟是郁敏,大吃一驚。

他奚落郁敏為了錢什麼都肯做。

但郁敏卻對他的少爺作風反唇相譏。兩人不歡而散。

自從郁敏要與哥哥訂婚,勝哲心情煩亂,上課也無心聽講,

腦子裏竟都是郁敏的影子,連自己都覺得奇怪。

結果逃學的勝哲被老師懲罰打掃廁所。

俊錫一番調查後,終於找到秀芝,向她詢問當年的往事。

秀芝見到幼時待自己如親生女兒的俊錫驚喜異常,

但當她得知俊錫已經失憶後,

卻對知道的往事隻字不提,心中盤算著獨佔俊錫的父愛。

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勝哲想起了無處棲身的強標。

當他趕到強標的小帳篷,看到他正在發抖,立即把他背到了醫院。

在哥哥民哲的搶救下,強標脫離了危險。

從強標口中他們得知郁敏已經出海捕魚一個星期了。

勝哲默默地為強標付清了拖欠的醫藥費。

民哲對郁敏姐弟的境遇十分同情,

他提出想讓他們搬到家裏來住,勝哲高興地贊成。

在他們兩人的一番鬥爭下,

金女士終於妥協,同意讓郁敏姐弟搬到家裏。


第4集

郁敏搬進民哲的家裏,遇到也暫居這裏的秀芝。

秀芝偶然看到郁敏的玩具熊,

令她想起了童年的情景,猜想郁敏就是當年的慧媛。

但郁敏的自我介紹又讓秀芝不敢確定。

強標為了讓姐姐郁敏繼續學業,

決定自食其力出去打工,並且已為姐姐聯繫好學校。

能夠繼續讀書令郁敏十分開心,

但沒想到強標為她聯繫的學校

竟是勝哲、藝琳和秀芝就讀的同一所高中。

報到的第一天她就遇上了秀芝,

害怕穿幫的郁敏轉身就跑,卻一頭撞在勝哲身上。

郁敏苦苦哀求勝哲為她保守秘密。

抓住郁敏把柄的勝哲這下終於揚眉吐氣,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郁敏回去痛扁強標,責備他害自己與勝哲他們同校。

強標為幫姐姐隱瞞身份,向秀芝和藝琳編了一套謊話。

他的謊言騙過了藝琳卻騙不過秀芝,

強標只好向秀芝道出郁敏的真實身世,

秀芝更加確定郁敏就是當年的慧媛。

秀芝與藝琳一同參加設計比賽,

技高一籌的秀芝卻因為藝琳的母親動用關係被取消資格。

心情煩悶的秀芝想起了童年如父親般的俊錫,

她找到已是建築公司社長的俊錫,一起痛快地玩了一天。

勝哲接到幾個自以為是男生的挑戰,要他證明一道數學難題。

自幼就頗有數學天份的勝哲當眾作出了證明,郁敏見了十分欽佩。

藝琳聽了強標編造的謊言,開始對郁敏另眼看待。

而郁敏的開朗勤快也漸漸取得了金女士的好感。


第5集

秀芝為獨佔俊錫的父愛以及能在事業上得到他的幫助,

慌稱是自己的母親收養了慧媛,

但她在十年前就已意外身亡,請他不必尋找自己的女兒。

俊錫聞言心中痛苦萬分,決定報答養育慧媛的宋女士母女。

俊錫開車送秀芝回家,宋女士遠遠望見俊錫急忙躲避。

秀芝向母親說出自己的打算,

宋女士對女兒的想法感到驚訝,希望勸阻女兒。

但秀芝卻說出她當年的醜事,

並告訴她郁敏就是慧媛,令宋女士大吃一驚。

秀芝讓母親想辦法把郁敏弄走,宋女士只得從命。

因為郁敏在學校與帥氣的勝哲來往密切,幾個嫉妒的女生打了郁敏。

勝哲得知後教訓了那幫女生,並令她們向郁敏賠罪。

秀芝看出勝哲對郁敏的感情不同尋常,

警告他不要愛上郁敏,否則一定會後悔。

金女士請郁敏幫忙勸導勝哲學習管理,以便將來幫助自己管理公司。

郁敏雖不情願,但還是勉為其難地答應。

郁敏發現勝哲真正喜愛的是數學,

只是因為少年時的一次挫折使他對數學產生了敵意。

她鼓勵勝哲繼續深造自己喜愛的數學,

勝哲倍受感動又燃起對數學的熱情。

週末,民哲兄弟和郁敏姐弟等人一起出去旅遊。

勝哲向民哲詢問他是否真的喜歡郁敏,民哲卻沒有直接回答。

而與此同時,宋女士將郁敏只是十九歲高中生的事情告訴了金女士,

金女士聽後十分吃驚。


第6集

金女士對旅遊歸來的郁敏大發雷霆,

責駡她小小年紀就為錢勾引民哲,不堪受辱的郁敏跑出了家門。

宋女士得知金女士已將郁敏趕出家門,為自己的成功洋洋得意。

秀芝告訴母親已安排她與俊錫見面,讓她做好準備。

正在此時,勝哲領著郁敏來訪,

他懇求秀芝收留郁敏幾天,秀芝雖不情願但又不好拒絕。

心中有愧的宋女士面對郁敏不禁戰戰兢兢。

在秀芝的安排下,俊錫見到了宋女士。

宋女士聲稱自己當年收養了慧媛,並對她的意外身亡不住道歉。

俊錫聽後十分感激,表示將資助秀芝出國留學,給她最好的教育。

秀芝和母親暗暗高興。

不願拖累他人的郁敏到學校辦理了休學手續,

在找到一間棚屋棲身後悄悄離開了秀芝家。

郁敏留言拜託秀芝將她遺忘在學校的玩具熊寄往新的住址,

秀芝卻將玩具熊和留言一起燒掉,以毀滅慧媛在世的一切證據。

民哲兄弟聽說郁敏不辭而別,發瘋似的尋找,卻始終一無所獲。

但在他們心底都始終忘不掉那個純真活潑的可愛女孩。

轉眼五年過去了,秀芝在俊錫的資助下留學歸來,

俊錫安排她在自己的建築公司擔任設計室長的重職。

同樣學習設計的藝琳央求她也把自己弄進俊錫的公司,

已是今非昔比的秀芝對她不屑一顧。

秀芝約勝哲見面,坦言他是自己的初戀。

而勝哲卻表示他也在等待自己的初戀回來,

秀芝明白他指的是郁敏,心中不是滋味。

勝哲不願到母親的公司做事,而要繼續研究自己喜愛的數學,

金女士斷絕了對他的一切經濟援助。

收入微薄的勝哲又遇到騙子,走投無路的他只好來找哥哥民哲求助。


第7集

走投無路的勝哲來找哥哥幫忙,

沒想到民哲介紹給他的工作竟是去殯儀館。

害怕死人的勝哲只得硬著頭皮回家去找母親,

沒想到母親不但不肯幫他,還沒收了他的錢夾。

民哲在醫院巧遇郁敏,令他萬分驚喜。

民哲約勝哲和秀芝一起來吃飯,兩人看到郁敏也大吃一驚。

哥哥的緣分又搶在自己前面,令勝哲心中失落。

席間郁敏表示在俊錫的建築公司應聘,秀芝聞言不禁暗暗擔心。

宋女士在健身中心被金女士奚落一番,

心有不甘的宋女士有意把金女士的鍋爐產品介紹給俊錫,

俊錫約金女士見面。

突然看到眼前的俊錫,心中有鬼的金女士十分失態,

宋女士見狀卻暗自得意。

秀芝得知母親帶金女士來見俊錫,將她狠狠數落了一番。

金女士見過俊錫後心神不寧,

翻箱倒櫃地找藥時卻在勝哲的錢夾裏發現慧媛兒時的照片,

金女士驚嚇過度暈倒在地。


第8集

金女士向勝哲詢問照片上的孩子情況,

勝哲當著哥哥的面不便說出那是郁敏,於是撒了個慌騙過母親。

強標希望撮合勝哲和姐姐,他瞞著郁敏租下勝哲的房子,

於是郁敏姐弟與勝哲及勝哲的朋友創造變成了室友。

郁敏拿著強標的病歷來找民哲,卻聽說他生病在家休息。

郁敏前往民哲住處照顧他,恰好聽到民哲接聽書妍的電話。

民哲聽說書妍已經訂婚的消息,態度冷淡地掛斷了電話。

郁敏正打算離去,民哲卻表示希望她能陪陪自己。

俊錫對前日頗為失態的金女士感覺眼熟,

依稀想起了過去的一些事情,命手下前去調查。

宋女士聽到俊錫命人調查此事,急忙找秀芝商量,

秀芝得知後趕往工地去找俊錫。

在工地視察的俊錫遇到意外,

幸虧郁敏相救只受輕傷,但郁敏卻陷入昏迷。

勝哲在病房外詢問民哲對待郁敏的態度,

並強調書妍回來他們的契約訂婚已經結束。

但民哲卻表示自己已真的愛上郁敏,

所以他們的關係不再是契約,而是真正的訂婚。

聞訊趕來看望俊錫的秀芝聽到他們兄弟的談話,心中頗不是滋味。

然而,更加令她吃驚的是搭救俊錫的人竟是她最不希望見到的郁敏。


第9集

金女士為了讓宋女士對往事守口如瓶,

不斷討好她,並把名下營業額最高的一家分店交給她經營。

俊錫突然來見金女士,表示感覺與她似曾相識,

金女士頓時不知所措。這使俊錫更加懷疑。

郁敏在昏迷之中又夢到童年被遺棄的情景,

民哲徹夜守在她的身邊。

郁敏甦醒後想起錯過了建築公司的面試,

心情鬱悶,獨自到天臺喝酒。

民哲來到她身邊,兩人愉快地痛飲了一番。

勝哲和創造都參加了俊錫建築公司的面試,

俊錫看到郁敏的履歷表,知道她在醫院無法參加面試,

借探望的名義到醫院進行了面試並正式錄用了她。

郁敏得知俊錫就是公司的社長,大吃了一驚。

秀芝得知郁敏被錄用,

向俊錫表示郁敏沒有經過正式的面試途徑,公司不該公私不分。

俊錫卻回答說她一樣沒有經過正式途徑進入公司,

並對她此舉非常不滿。

夜晚,勝哲到醫院看望郁敏,

卻見到民哲正守在病床邊,勝哲失落地默默離去。

勝哲想起強標說姐姐最怕一個人獨處,

特地買了一對娃娃偷偷放在郁敏身邊。

民哲得知郁敏被錄用的消息,

帶她一同慶祝,在酒吧巧遇勝哲和秀芝。

趁勝哲和郁敏不在時,秀芝警告民哲小心郁敏。

民哲對她的話十分不滿。

但秀芝卻說要告訴他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第10集

秀芝說出勝哲的初戀對象就是郁敏,民哲聞言心情矛盾。

勝哲、郁敏和創造一同到公司報導,

被安排在秀芝的部門實習。

秀芝有意刁難郁敏,令她工作到深夜,無法參加新員工的餐會。

勝哲擔心獨自在公司的郁敏,偷偷溜走買了東西給她吃,

卻剛好聽見郁敏打電話約民哲周日見面,勝哲聞聽後落寞地離去。

勝哲在公司樓下遇到秀芝,答應了與她交往的請求。

秀芝拜訪金女士,提出要和勝哲交往,請求能得到她的支持。

金女士婉言拒絕,表示希望他們還是繼續做普通朋友。

秀芝卻說出當年她遺棄慧媛的舊事,令金女士大驚失色。

藝琳在秀芝房間等她回家,

無意中在抽屜裏發現慧媛兒時的家庭合影。

藝琳想起勝哲錢夾內的女孩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樣,感到十分蹊蹺。

民哲得知弟弟也愛著郁敏後,心情矛盾不已,

開始有意疏遠郁敏,並且沒有赴周日的約會。

郁敏事後得知民哲和勝哲一起打籃球而沒有赴約,心情悲傷。

而勝哲又總是言不由衷地奚落郁敏,

更令郁敏感到自己在被他們兄弟倆玩弄,傷心得淚流滿面。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