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謝謝 分集劇情1-8


第一集

大韓民國醫學界排名第三的傑出外科醫生閔基書,

因為他年輕的外表令許多患者的家屬對他的實力產生懷疑。

而他總是以他精湛的醫術說服所有患者的家屬。

一天他被告知自己的女友車智敏患上胰腺癌,

剛開始他不相信,讓女友再次檢查,

並要求親自給智敏做手術。

從來不作保證的他,

在醫院科長(智敏的爸爸)面前作出了入行以來的第一次保證

→一定要救活自己的女人。

但是事與願違,他還是沒能完成這個手術。

單身媽媽李永新靠賣桔子要養活四個人,

年紀輕輕的她帶著8歲的女兒春天,

還要照顧患有癡呆的爺爺和供弟弟上學。

一天錫賢和女友回家探望媽媽,

在離開的路上遇見了8年沒見的初戀情人永新,

錫賢的媽媽不喜歡永新,對永新說一些尖酸刻薄的話,

最後錫賢看不過去就帶著媽媽離開。

這次相遇讓錫賢知道永新有一個女兒,

而且村裏的人都說春天像自己的媽媽,特別是嘴邊的痣。

懂事的春天經常說自己和爺爺是媽媽的累贅,

因為他們所以沒有男人願意跟媽媽結婚,

而永新總是逗她說其實有很多男人

因為自己女兒非常可愛而要求跟她結婚,

只是自己不答應而已。

智敏想在自己有生之年跟一個人道歉,

兩年前因為自己的疏忽,

讓一個小女孩因為錯誤的輸血患上了愛滋病。

當時為了逃避責任而沒有承認,她一直都非常內疚,

現在這變成了自己的最後心願。

她跟基書坐船到那個她一直不敢面對的小島。

在到那個小島的船上,

智敏看到了自己想見的人---春天,

最後她非常安靜地離開了……


第二集

智敏離開後,基書向醫院交出了辭呈,

基書的媽媽心裏偷著樂,

一直想基書幫忙的她因為兒子更喜歡當醫生而屢遭拒絕。

現在智敏死了反而幫了她一個大忙,

剛開始基書不答應,說需要時間反省。

曾是醫生的爸爸勸基書回去當醫生,

因為他知道這是自己兒子最想做的事。

不想聽爸爸勸解的基書馬上決定去媽媽公司幫忙。

自從錫賢與永新那次見面後,

錫賢的媽媽擔心永新會纏著自己的兒子,

於是她就給永新當紅娘,介紹了一個比永新大14歲的男人。

因為爺爺把大便拉在褲子上,所以相親中途結束。

每次爺爺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

永新都要叫弟弟從首爾趕回來給爺爺換褲子,因為爺爺不讓她換。

為此弟弟也勸姐姐要快點找個男人嫁了幫忙照顧爺爺,

還說這也是春天的生日願望---想要一個爸爸。

為了家人,永新決定犧牲自己,

她嘗試再去跟那個大叔相親,

可是因為需要照顧爺爺的關係,

那個大叔還是拒絕了永新。

基書的媽媽想開發普倫島,於是找來錫賢,

她要求錫賢去瞭解開發該島的可能性,

並要求基書跟去學習。

在島上基書看見一個爺爺背著智敏買的小熊,

於是他就跟去並要求爺爺把小熊送給他。

為了拿回小熊,春天一直跟著基書,

在路上他們遇見有人被壓斷了腿,

基書幫忙找出了大動脈,

而自己卻因為吃了爺爺煮的對身體好的東西而暈倒了……


第三集

暈倒的基書被送到當地醫院,不想留在醫院的他逃離了那裏。

基書到處也找不到旅館,最後他決定在永新家寄宿。

晚上的時候寶藍因為爸爸的事不敢一個人睡,

於是她打電話給春天和英柱要他們過去陪她。

錫賢去接英柱回家的時候發現春天睡著了,

於是他背著春天準備帶她回家,

在路上他遇見了來接女兒的永新,

永新接回春天,拒絕了錫賢的幫忙。

因為救治了寶藍爸爸的緣故,

一大早許多村民都在門口排隊等候基書給他們治病。

而基書因為村民都認為他是醫生而大發脾氣。

永新因此教訓基書,說他對村民無禮,

不接受批評的基書離開了永新的家。

錫賢的媽媽仍舊不死心,繼續以各種理由給永新介紹男人。

永新在無奈之下接受了對方的相片,說回去跟家人商量一下。

一天英柱與舅舅在玩籃球,永新和春天剛巧碰到。

春天興奮地衝過去給他們倆打氣,在他們打得興高采烈之時,

籃球飛到站在旁邊的春天的臉上,並引起她流鼻血。

春天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跑開不讓別人看見,

因為媽媽總是告訴她不許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血。

錫賢跟著跑去想幫春天擦拭鼻血,

而永新告知他讓春天自己處理,錫賢不解。

這一幕剛好被基書看到,

他想起智敏告訴他的那個誤染愛滋病的小女孩的事……


第四集

錫賢決定找永新問清楚,

他問永新春天是否自己的女兒,永新否認。

晚上的時候,基書沒有回永新家,而是去了附近旅館。

他嘗盡一切辦法也還是不能入睡,

於是他離開旅館在街上遊蕩,不知不覺基書又來到了永新家。

在門口,他聽到永新兩母女的談話,

伴隨著春天給媽媽唱的搖籃曲,基書在門口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春天去上廁所,

外出的爺爺把在門口睡著的基書拖到裏屋春天睡的位置。

春天上廁所回來看到媽媽抱著別人,於是叫醒媽媽。

兩人把基書搖醒,朦朦朧朧的基書醒來後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為了避免尷尬,基書反而責備永新待客不周,

忘記在客人的房間生火。

房間太冷了才會跑過來睡。

永新讓春天去看爺爺醒了沒,春天發現爺爺不見了。

兩人又跑出去找爺爺。

爺爺一個人在海邊彈手風琴,錫賢經過,

兩人聊了起來,爺爺為了撿錫賢的帽子掉進海裏。

錫賢救了爺爺,背著爺爺回家的時候,

他發現基書也在那裏。

爺爺醒來後記得錫賢,讓永新找錫賢來跟他玩,

永新驚訝連弟弟勇宇和春天都不記得的爺爺竟然記起錫賢。

錫賢知道永新生活得很辛苦,

同時也知道她不會接受別人的幫助,

於是他想通過基書把一筆錢給永新。

基書拒絕,讓他自己去……


第五集

永新聽見澡房裏傳來基書的大笑聲,

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於是就衝了進去。

基書很凶地吼她,說她是變態,永新覺得很羞愧。

第二天早上,永新和春天拿著早飯叫基書吃飯,

可是發現裏面沒人,為了宣洩昨晚受到的無理指責,

永新對著空房子指責基書,並說不讓基書再住在這裏。

這時基書已經回來,聽到這一切後,

他決定以後也住在這裏,並遞給永新一個月的投宿費。

為了順利在普倫島建成渡假村,錫賢不得不說服五個人,

其中之一就是俊泰的媽媽。

錫賢得知俊泰得罪了壞人,

於是他和基書兩人就去充當好人,試圖把俊泰救出來,

獲取俊泰媽媽的好感。

經過一輪血肉戰後,他們兩人成功地救出俊泰,

可是基書的腹部卻被砍了一刀。

錫賢把他送到當地醫院,由於基書在醫院裏我行我素,

藐視醫生的存在,氣憤的醫生決定撒手不管。

基書自行把傷口縫合,錫賢把他送回永新家。

錫賢剛離開不久,他的媽媽就找來了,

她求永新離開這個島,永新哭著對她說,

爺爺離開這裏會活不下去,

除了這個要求她什麼都可以答應。

於是大媽又要求永新快點結婚,

無奈的永新最後還是答應了她。

以防併發症的發生,曉蘭姐帶來體溫計和藥物,

要求永新照顧好基書。

心地善良的她即使遭受基書的無理吼叫,

仍舊細心地留在他的身旁,寸步不離地照顧他……


第六集

在錫賢媽媽的安排下,永新不得不又去相親。

基書在路上看見永新跟一個男人牽著手,

他把車子駛向他們兩個,

想不到那男的竟然為了自己的安全用永新的身體擋住自己。

恩熙懷疑自己懷孕了,

於是打電話給錫賢讓他和自己到醫院檢查。

在等檢查結果的時候,錫賢接到一個緊急電話而中途離開。

結果出來後,恩熙得知自己自然懷孕的機率非常低。

為了取得第二個人的地契,錫賢讓基書假裝為賭徒,

並安排同夥協助獲取地契。

那塊地的擁有者高必斗是一名賭鬼,

只要有人陪他賭,他就可以不顧一切,

甚至押上地契也在所不惜。

基書按照計畫很快讓高必斗拿出地契,

在成功之際,基書不忍心,

他把地契還給高必斗並讓他以後不准再把地契拿到賭桌上。

高必斗的老婆因為他把地契拿去賭而喝農藥自殺被送醫院,

高必斗的侄子到永新家大鬧,

說基書假裝醫生,其實是一名賭徒。

為此永新把基書的行李打包放在門口並要求他離開。

當基書來到上次那間旅館時,

他聽見旅館的老闆娘與錫賢媽媽在爭吵。

主題圍繞著與永新相親的男人的人品。

基書回到永新家看到那個男的跪地求永新原諒,

兩男人為了對方的身份而爭吵,

永新否認認識基書,基書強吻永新以示自己的存在……


第七集

因為昨晚的那個吻,基書不知道如何面對永新。

第二天早上,他看見永新摸著自己的嘴,

基書暗自高興,覺得永新對昨晚那個吻很回味。

可是當他看到永新用清水猛地擦洗嘴唇的時候,

他很生氣,但是沒有說出來。

春天告訴基書永新之前趕他走的原因,

他決定去高必斗家探望大媽。

高必斗死性不改,繼續去賭。

大媽再次暈倒,錫賢把大媽送到醫院,

也是來看大媽的基書擔心地一路跟著去。

醫生和護士手忙腳亂,錫賢見情況不對,

馬上打電話給基書讓他過來幫忙。

在基書的努力下,大媽終於活過來。

爺爺總是嚷著要找錫賢玩,

春天不得不陪爺爺在錫賢家門口等候。

恩熙剛好來錫賢家,

看見春天他們在這麼冷的天氣底下等,

於是她就請爺爺他們進屋裏。

錫賢回來時,爺爺已經睡著了,

免得永新擔心,錫賢先把爺爺送回家。

當他將爺爺背到門口的時候,

正好碰到基書背著喝醉酒的永新。

基書晨跑經過田地,看見大媽正在幹活。

當時沒注意,跑了一圈後才覺得大媽不對勁,

於是又跑回去看大媽,大媽真的暈倒在田地上。

基書盡全力搶救大媽,可是……


第八集

由於事情情況突然,大媽本來就患有哮喘病,

基書嘗試人工呼吸,但是呼吸道已閉塞,

於是基書決定採用應急措施,

他用小刀把大媽的喉嚨割開,

用吸管在割開的喉嚨上吹氣,

可是由於大媽病情惡化得非常嚴重,最後不治身亡。

一直在一旁的侄子目睹了這一切,

不明醫術的他認定是基書殺死了自己的姑姑,於是報警。

這麼短時間內就有兩個患者死在自己的手上,

基書覺得自己很沒用,也不配當一個好醫生。

當員警問他是否殺死大媽時,他承認了。

當保健所醫生吳宗秀獲悉這一切後,

他相信基書不是殺人,而是救人。

於是他通過各種管道幫助基書脫險,

最後他從大媽以前住過的醫院裏得知大媽患有哮喘病,

大媽病情惡化得這麼快,之前肯定有一些症狀,

只要有人肯證明那麼基書就會沒事。

可那個人就是大媽的丈夫高必斗,

如果他肯證明,那又表示他逼大媽出院,

這就是他們現在必須要解決的難題。

錫賢把基書被抓的事情告訴了會長

並從會長口中得知基書其實是會長的兒子。

多次因為當醫生而惹事,會長決定要基書自己處理。

錫賢不忍心看著永新傷心,於是他決定去求高必斗出來作證。

錫賢在高必斗家下跪求他,並把賭地契的事情經過告訴了高必斗,

同時告訴他基書其實是一個好人。

高必斗被錫賢打動並答應作證。

看著基書無罪釋放,永新放心了。

基書沒有回到島上,而是決定留在首爾幫媽媽……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