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1%的可能性 分集劇情1-13

第一集

李載仁是聖賢集團李會長的孫子,

在爺爺退居幕後後經營著集團的酒店業務,

而李會長的外孫泰河則負責商場業務,兩人一直勢同水火。

載仁英俊帥氣又善於經營,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火爆脾氣,令爺爺一直為此頭疼。

李會長帶著水果等去祭奠亡妻,在擁擠的車廂裏,

一位年輕的姑娘給他讓座並幫她拎東西,令李會長十分感激。

這位善良美麗的女孩叫金多賢,是仁川一所中學的老師。

載仁的好友金亨俊律師告訴載仁..爺爺修改了遺囑:

他與泰河無論誰能娶到一位叫做金多賢的女孩就能得到遺產。

爺爺的決定令載仁感到莫名其妙,但是為了不輸給泰河,

還是硬著頭皮同亨俊一起趕往仁川去見多賢。

多賢問明二人來意深感意外,

載仁誤會多賢是用什麼手段迷惑了爺爺,對多賢出言不遜,

他的臭脾氣也令多賢對他沒有一點兒好感,雙方不歡而散。

第二集

回家的路上,多賢想著剛才發生的事心不在焉,

差一點兒撞到電線杆上,幸好玄真拉住了她。

多賢向玄真說起剛才發生的事,兩人都感覺載仁他們像騙子。

載仁同爺爺協商,李會長最終作出讓步:

載仁必須與多賢交往十個月,還是不行就由著載仁。

今天是載仁奶奶的祭日,泰河一家早早就來到爺爺家,

母親一再叮囑泰河要討爺爺歡心。

載仁因為公司出了意外遲到,令爺爺有些不快。

拜祭過後,爺爺詢問載仁與泰河公司的經營情況,

泰河如實彙報,而載仁則表示那是公司機密不肯透露。

泰河自覺輸給載仁一招。

載仁再次來找多賢,向多賢表示爺爺希望他們結婚。

多賢哪裡知道自己昔日無意中幫助的老人就是載仁的爺爺。

載仁的話令她感到簡直不可理喻,

將載仁挖苦了一頓後,兩人再次不歡而散。

第三集

多賢與玄真聊天,令玄真想起童年往事。

玄真與多賢是小學同學,一次多賢偶然到玄真家拜訪,

見到繼父酒後毆打她的情景,於是將玄真帶回了自己家,

從此兩人像姐妹一樣生活在一起。

回憶起往事,玄真對多賢由衷地感激。

多賢與李會長聊天,對載仁一番數落,

卻不知道他就是載仁的爺爺。

爺爺回去狠狠教訓了載仁一頓,

令載仁很納悶到底是誰在打小報告。

多賢學校的江善宇老師對多賢暗戀已久,

終於在暑假前鼓起勇氣向她表白,令多賢頗感意外。

玄真在網上查到載仁的資料,急忙將此事告訴了多賢。

看到網上對載仁極高的評價,令多賢對他有些刮目相看。

多賢班上的一個學生天資很好但家境貧寒,

多賢以載仁資助孩子為條件同意與他合作,

並要求他簽下合同書。

玄真看到多賢的合同書規定每星期必須約會一次,

提醒多賢很容易擦出火花,多賢回答“不可能”…

可卻似乎沒什麼自信。

第四集

多賢與載仁一起商議合同書的細節,兩人都看著對方不順眼。

多賢閒聊時向李會長抱怨載仁的壞脾氣,

令會長決定對載仁進一步施壓,

載仁只得乖乖就範,準備與多賢的約會。

多賢與玄真外出歸來,遇到守候在家門口的江老師,

江老師藉口請多賢幫忙找房子請她一起喝茶。

聽說多賢第二天要去漢城,江老師主動提出開車送多賢前往。

次日,多賢按照母親的安排到漢城相親,

江老師聽說她去相親的心裏很不舒服,

但無奈怕多賢生氣只好送上一束花後離去。

多賢拿著花去見載仁,得知多賢相親後來見自己,

載仁對她大發脾氣,惹來員警上前盤問。

多賢慌稱與他素不相識,令載仁差一點兒被送進警察局。

多賢最終向員警解釋清楚,為載仁解了圍並向他道歉。

但載仁依然餘氣未消,指責多賢不該去見其他男人。

多賢反問他們只是合同關係,

自己去見誰與他何干,反令載仁一時無言以對。

第五集

載仁請多賢陪同自己去聽音樂會,

泰河的母親看見載仁身邊的女孩很感興趣,

但載仁卻不肯透露她是誰。

音樂會後,載仁請多賢喝飲料,兩人第一次聊得很開心。

載仁送多賢回家,丟三落四的多賢將鑰匙忘在車上,

載仁送還鑰匙時拉多賢躲車卻意外擁抱在一起,

多賢生氣地踢了載仁,令載仁苦笑不得。

次日的報紙和網路上,

都刊登出多賢與載仁一起聽音樂會的消息,幸虧沒有照片。

多賢看到報導十分生氣,認為載仁明知會曝光還拉她同去。

多賢因被新聞曝光的事指責載仁,讓他負責任。

載仁戲稱多賢的語氣很象求婚,問道:

“難道你要與我結婚嗎?”。

多賢點頭稱是,反令載仁一時不知所措…

第六集

多賢與載仁按照合同書的規定約會,

兩人一起去看畫展,為免再遇記者,兩人分開行動。

多賢在美術館巧遇江老師。

見到江老師拉著多賢,載仁醋意大發,

衝過來摟著多賢聲明她是自己的女朋友,令多賢無可奈何。

多賢回到家,看到來家拜訪的江老師感到很意外。

江老師說起美術館的事,令母親一再追問多賢身邊的男人是誰,

弄得多賢不勝其煩。

多賢坦言對江老師沒有感覺,

但江老師表示在她的心還沒有歸宿之前,希望能夠給他一個機會。

載仁的妹妹載英對亨俊一直很有好感,約他一起吃飯。

亨俊打電話約載仁一起來,但載仁表示要去仁川見多賢。

載仁的態度突然轉變,令亨俊很是驚訝。

泰河的母親對載仁身邊的女孩很好奇,

而爺爺知道載仁有女人也不聞不問更令她感到奇怪。

母親囑咐泰河調查一下那女孩的來歷。

載仁給多賢家打去電話,母親聽到有男人與多賢約會,欣喜萬分。

母親一再追問對方身份,但多賢卻始終不肯言明。

最終母親從玄真處聽說對方竟是聖賢集團李會長的孫子,大吃了一驚。

多賢與載仁例行約會,多賢要去圖書館看書,

而載仁卻覺得是在浪費時間,兩人又吵了一架。

第七集

載仁與亨俊在電梯裏聊天,

載仁說多賢既土氣又狡猾,卻不知道多賢也在電梯裏。

聽到載仁對自己這樣評價,多賢決定氣氣載仁,

故意穿得很暴露去見他,令載仁目瞪口呆。

看到旁人色迷迷的目光,載仁硬是要她披上自己的西裝。

最終載仁妥協,答應不再說她的壞話,而多賢也同意換了一套衣服。

江老師的父親不忍見兒子得相思病的樣子,

親自上門提親,令多賢感到十分為難。

多賢與載仁聊天,問她最喜歡的是什麼,

載仁回答自己最喜歡錢,令多賢很失望。

恰在此時,一個孩子險些被車撞到,

載仁奮不顧身救下孩子,令多賢對他刮目相看。

兩人一起滑旱冰,玩得很開心。

李會長找多賢吃飯,多賢又向他抱怨載仁的壞脾氣,

表示如果他們能走到一起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多賢約載仁、玄真一起見面,

分手後載仁想起買給多賢手機忘了送給她,

回頭去找卻撞上多賢剛退伍回來的哥哥瑞賢。

瑞賢自我介紹是與多賢同住的男人,

令載仁誤會,幾乎要動起手來。

幸虧多賢及時出現才解決了危機,

不過火爆脾氣的載仁又被多賢數落了一頓。

第八集

載仁給多賢打去電話,多賢恰好不在辦公室,

江老師替她接聽了電話。

聽到又是那個總纏著多賢的老師,令載仁醋意大發,

質問多賢為什麼和他在一起,弄得多賢哭笑不得。

江老師再次到多賢家中拜訪,父母勸多賢儘快作出決定,

令多賢心中迷茫不知如何選擇。

弟弟建議她寫出載仁與江老師的優缺點慢慢挑選,

可寫來寫去多賢還是拿不定主意。

多賢的父母為讓她早下決心,

決定請載仁和江老師一同來家裏作客。

江老師準時赴約,他的言談舉止很得多賢父母好感。

而載仁卻因意外被送進了警察局,

深夜才趕到仁川,卻又找不到多賢家。

多賢始終等不到載仁,感到十分失望。

爺爺李會長得知載仁沒去多賢家赴約,對他大發脾氣。

載仁猶豫再三,有生第一次放下架子,決定去向多賢道歉。

第九集

載仁向多賢解釋清一切,

他真誠的態度終於取得多賢的原諒,

臨別時載仁情不自禁擁抱了多賢。

多賢在父母面前替載仁解釋,父親決定改天再安排載仁見面。

爺爺聊天時說起之所以讓載仁接近多賢,

不只是因為多賢善良美麗,

更重要的是只有像多賢這樣的女孩才能改變載仁,

雖然這種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

載仁去見多賢,在她家門口看見多賢與江老師在一起有說有笑,

生氣地拉起多賢就走。

恰在此時,多賢父親出門看見他拉著多賢粗魯的樣子,很不高興。

雖然多賢一再為載仁辯解,

但父親還是表示他們之間門第相差懸殊,

希望兩人以後不要再見面。

但載仁回答兩人的約會是合同書規定的,

而且已經經過公證,弄得父親一時無可奈何。

載仁請玄真轉交多賢忘在車上的手機,泰河跟蹤載仁,

誤會玄真就是那個載仁身邊的女孩,開始有意接近她。

江老師約載仁見面,勸他離開多賢並問他能給多賢帶來什麼,

令載仁一時無語。

身邊的朋友也開始勸說載仁離開多賢,令載仁感到茫然。

他決定帶著多賢一起去看日出…

第十集

載仁向多賢表示,如果她真的喜歡那個老師,

自己會考慮退出,多賢卻反問難道你就不能努力嗎。

看完日出後,因為擔心多賢一夜未歸被父親責駡,載仁親自送她回家。

父親對載仁大發脾氣,命他以後不要再見多賢。

父親請江老師照看多賢,負責每天把她送回家。

母親又沒收了多賢的手機,令載仁與她無法聯繫。

載仁每天都在多賢門前徘徊,可多賢的父親始終不肯讓載仁見到她。

泰河的母親終於打聽清楚,

李會長的遺囑上寫明誰娶到多賢就可以得到他的遺產。

母親將此事告訴泰河,泰河卻誤會玄真就是多賢。

載仁始終無法取得多賢父母的認同,亨俊建議他請爺爺出馬。

載仁不惜下跪請求爺爺幫忙,

看到孫子的脾氣大有改觀,李會長暗暗高興。

李會長想登門拜訪多賢父母,

可又擔心多賢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後,

誤會自己有意欺騙她。

李會長想向多賢解釋清楚,可卻因為一個小插曲沒能開口。

李會長帶著孫子載仁特意挑多賢不在時登門拜訪,

李會長懇求多賢的父親能給兩個年輕人見面的機會,

所有不利的結果都會由自己承擔,父親只得勉強答應。

李會長與載仁出門恰好碰上回家的多賢,

得知李會長就是載仁的爺爺,

多賢以為祖孫二人都在故意欺騙自己,感到十分生氣。

第十一集

載仁欲向多賢解釋一切,多賢表示會同意見面,

但那只是出於遵守合同的考慮。

她的話令載仁感到失望,

一氣之下說只是因為合同才見面就算了。

多賢聞言將手機退給了他,令載仁心裏很不好受。

江老師要去留學,請求多賢與自己同去,但多賢拒絕了他。

江老師感覺到多賢心底記掛的還是載仁,很是失望。

多賢想起與載仁共度的點點滴滴,開始想念他。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給他打去電話,

可載仁卻因開會恰好不在,多賢感到悵然若失。

江老師出國前來見載仁,

他痛打載仁責備他不該令多賢傷心。

江老師告訴載仁次日多賢會到機場會送自己,請他把握機會。

在機場裏,多賢為江老老師送行,而載仁卻遲遲不肯出現。

江老師故意裝作要擁抱多賢的樣子,

載仁生氣地從角落裏衝出來拉開了他們,江老師笑著向他們告別。

第十二集

載仁帶著多賢去見爺爺,見到多賢來看望自己,

爺爺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泰河的母親撞見載仁與多賢從爺爺房間出來,

一再追問多賢的情況,但爺爺卻不肯透露。

載仁再次拜訪多賢父母,

看在女兒面子上父親雖勉強同意他們繼續交往,

但要求載仁與自己簽署一份合同書。

他與載仁討價還價的樣子,弄得家人哭笑不得。

玄真回家看望生母,卻被繼父打得遍體鱗傷,

回家的路上玄真遇上等待她的泰河,

看見玄真滿臉傷痕的樣子,泰河將她送回家並買了藥給她。

泰河向玄真表示好感,但玄真卻回答以自己現在的情況不想結交男友。

載仁同多賢約會,詢問多賢想要什麼,多賢卻回答想要星星。

載仁於是買了很多煙火,兩人玩得十分開心。

韓洙化學集團韓會長的女兒茱熙一直對載仁深有好感,

在影院門前遇到等多賢的載仁,纏住他不放。

看到多賢到來,載仁一邊解釋一邊掙脫茱熙,

卻不慎將手中的可樂都潑在了多賢身上…

第十三集

多賢心裏滿是醋意,看著她一臉的不高興,

載仁一再解釋才好不容易取得她的諒解。

茱熙到載仁家裏拜訪,向爺爺表示自己喜歡載仁,

爺爺卻笑著未置可否。

載仁約多賢吃飯,卻再次被茱熙纏住,

載仁掙脫茱熙與多賢離去,令茱熙十分難過。

茱熙向多賢表示自己一直愛著載仁,

自己也有能力令他的事業更加成功,

而多賢卻無法給他任何幫助。多賢聞言心情矛盾。

載仁多次打電話給多賢,多賢想起茱熙話猶豫著不肯接聽。

載仁特意趕到仁川見多賢,

多賢表示他應該找個能在事業上幫助他的女孩,

但載仁回答只想找個自己愛的女孩。

聽到載仁的回答,多賢心底十分甜蜜。

茱熙向載仁表明愛意,並表示自己可以在事業上幫助他。

但載仁回答愛情不是交易,自己真心愛著多賢。

次日報紙上刊登出載仁與茱熙即將訂婚的消息,

多賢看到報導心灰意冷。

載仁擔心多賢誤會,急忙趕往仁川…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MBC最近又將1%的可能性翻拍成8集的網路劇了~~
  • ritsumimi
  • 不是MBC台喔是網路剧 新版1%的可能性非常好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