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名稱:我的野蠻王子 (宮S)

英文名稱:GungS

導演:黃仁磊

演員:se7en(崔東旭)
   許怡才
   康杜
   朴信慧

地區:韓國

簡介:

《宮S》和《宮》一樣,絢麗的畫面一出便吸引住了人們的眼珠,

其中最搶眼的無疑是主人公的服飾。

從扮演女皇的明世彬和扮演著名政治家獨生女的樸信慧的服飾

以及皇室套裝和道具中都能看出,工作人員在圖案和色彩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據編導黃仁磊介紹,該劇使用的道具規模超過《宮》的兩倍,而且更加精緻!

儘管是《宮》的續集,但演員陣容和故事結構都有變化。

歌手SE7EN此番出演主人公李煦(永城公),首次品嘗拍戲的滋味。

通過選拔脫穎而出的許伊在也首次登上螢幕,

在劇中飾演李煦的小學同學、皇宮見習宮女。

《宮》講述高中生彩靜(尹恩惠飾)因權宜結婚進入皇室,

但慢慢懂得真正的愛情的故事。

《宮S》的主角卻是炸醬麵外賣員20歲的康煦(SE7EN飾),

他得知自己是皇孫後進入皇室,改名李煦,在爭奪皇位的爾虞我詐中,

李煦逐漸成為真正的皇太子,但卻懷念過去的生活。

黃仁磊說:“如果說《宮》是描寫少女彩靜成長的電視劇,

那麼《宮S》是一個青年擺脫皇太子的身份,

尋找俗世間身份的另一個成長電視劇。

由於主人公變成了男生,在劇中加入了很多動作場面,

還借助於小說《三劍客》中的達泰安那種口快心直的形象。”

首次挑戰拍戲的SE7EN在發佈會上以一身皇太子的打扮亮相,

坦言拍戲的感受。

他說:“第一次拍戲感到沉重和緊張,

希望能以該劇為契機展現更多樣的形象。

希望我們的努力能為觀眾帶去幸福和好看的電視劇。”



李煦(永城宮)/Se7en (崔東旭)

流有皇室正統的皇族,

但本人卻不知道事實在仁川的某中國店外送炸醬麵。

對什麼事情都是決定肯定而且總是快樂的樂觀型青年

而且再怎麼晚也會在七分之內外送的中華料理界的外送王。

雖然很缺少驕陽但是因特有的粘貼性跟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混熟,

但問題是隨時隨地都拿武術拳法。

其實對武藝也不是很擅長但是造型滿帥所以經常有人被騙。

一般來說都是用嘴開始用嘴來吵的類型,

漫畫書也是武俠、電影也是武俠、不怎麼看書也只看武俠小說。

在用心生活的時候突然從宮裏來了人“我身上流著皇族的血?什麼話呀?”

一直是康煦的話現在成了李煦,進宮要接受皇太制教育。


楊順依/許怡才

雖然有古怪的一面但是心地很善良很會照顧別人。

因為自己要維持生計有時也會被說成很刻薄

但其實是擁有很純真柔弱少女感情的擁有者。

雖然沒什麼東西可擁有但卻有很多夢想的二十歲姑娘,

而且她的古怪想像力也是讓楊順依生存的力量。


李俊(文城宮)/康杜

梟將大宮李兼的兒子從皇室那裏得到文城宮的稱號。

出生在皇室家族一直生活在貴族的家族裏。

天生的才能因為環境更炫耀著光芒,

而且還是皇室保守派全力支持的下一任皇帝候補者。

自從李煦進宮後被推到皇位繼承第2位,

但是能掌握皇室群的人物般不僅對皇室長輩,

而且在國民當中也有很高的人氣。

很重視規律和慣習的自尊心很強的人物,

有很強的責任感和勁力,

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能有誤差的完美主義者。

絕不會顯露內心的臉上毫無表情的人。


申世玲/朴信慧

代代有名望的貴族家族,

第二代總理候補的政治家父親、名譽和權利以及財產全部擁有的家族獨生女。

從學校時期開始就沒露過一次第一名,

而且擁有著連女演員都羡慕的出眾外貌,比任何人都有論理和理性。

很高傲而大膽很直率所以看起來像沒禮貌的女人但是很隨意。

厭惡背叛、偽善、謊言對是非很分明的人,

而且還討厭義氣和人情等人際關係的很自私的人。


第一集

康煦(Se7en飾)是一家中華料理店“宮”負責送外賣的人員,

他生性樂觀,並且在社區裏有了自己的圈子。

雖然會和別的“社區老大”因為外賣的事情而起衝突,

但是他都靠自己的智慧克服。但是這一切隨著他身份的解開而起了變化。

原來康煦是流落民間的皇族。按照母親的遺願,

已經20歲的康煦的身份被一致撫養他的叔叔解開,皇族派人迎接他回宮。

與其同時,一幫人卻要來綁架他,幸好有驚無險。

雖然不適應,也不大明白自己原來有這樣的身份,

但是康煦還是努力地適應皇族生活。在一次表演上,

他不僅為表演雙刀的申世玲(朴信慧飾)所吸引,

在他追出去找她的時候,卻意外地遇到了小學同學楊順依(許怡才飾)。

而企圖加害他的勢力也漸漸開始活動……


第二集

在宴會上,知道內情的人對突然冒出來的皇位繼承人議論紛紛,

在女皇正式把康煦介紹給大家之後,“康煦”在宮裏的名字為“李煦”。

李俊(康杜飾)是被宗親和皇族大部分成員認可的皇位繼承人,

李煦的突然出現讓他有點慌張,

他的父親暗示他為了得到皇位應該採取手段。

楊順依在宴會上和這個小學同學吵嘴,

後來得知原來他就是未來的皇太子,覺得不可思議。

而她屢次與李俊相遇,讓李俊誤以為順依對他有意思。

世玲和李俊已經訂婚,世玲對李俊說希望他能給她希望得到的一切。

同時,李煦入讀皇族的修學院,教務長安排世玲帶他參觀。

李煦因為初來乍到,在修學院鬧笑話。

一直以為李煦開玩笑的社區夥伴不斷打電話來找他,

李煦因為要熟悉宮的規則,電話被沒收,他只好求助於小學同學順依。

有一天,朋友打電話給李煦,

原來一直和他關係不好的社區老大火栗子生氣了,

李煦在順依的幫助下順利逃出宮去見社區的舊朋友。


第三集

李煦順利的出宮找到了火栗子,卻意外地和火栗子成了好朋友,

社區朋友還是覺得李煦在騙他們。

因為李煦私自出宮,宮中大亂,

女王和孝莊大公大人都收到了李煦出宮的消息,

兩方都派人找李煦。同時,楊順依因為擔心所以出宮找李煦,

沒有意識到後果的李煦還想玩,順依狠狠地教訓了他一番。

兩人回到宮中,守衛卻不認可兩人的身份,

在外面等順依的李煦遇到了世玲,世玲有意和李煦結好,

於是央求李煦帶她去皇族活動中心。

順依因為幫助李煦出宮,直到自己可能被辭出宮很傷心,

李俊適時遞安慰她。政務大臣召開會議商議李煦的入籍問題,

卻因為得到孝莊大公大人放的消息而耽擱。

女王擔心李煦,加派人手尋找。

李俊在皇族活動中心見到世玲和李煦,非常不開心。

原來世玲並不想和李俊提前訂婚,已經把籌碼壓在李煦身上。

李俊用言語刺激李煦,不知對方身份的李煦認為李俊多管閒事,

正當兩人不顧身份在眾人面前準備大打出手的時候,

時總管及時出現讓兩人自重。時總管戴李煦來見一個人,

沒想到此人卻是穿著便裝的女王。


第四集

女王來到“宮”吃炸醬麵,社區朋友終於相信原來康煦就是李煦,

未來的皇太子繼承人。

然而,孝莊大公大人派去追蹤李煦下落的人,卻拍到了女王的行蹤,

並且把這些資料傳給媒體,製造新聞,

還挖出李煦母親當年出宮的事情。

李煦聽到了這些不禁意外,跑去問女王內幕,但是女王沒有告訴他。

孝莊大公意外地在皇族會議上提議讓李煦入籍,

周圍的人都不理解他的舉動,原來女王允許李俊在皇宮留宿了,

孝莊大公為了製造李俊在宮中更好的拉攏勢力,才答應李煦的入籍。

李煦聽說楊順依會被解除,跑去請求皇太后幫忙,

在皇太后的幫助下,

順依不但沒有解除職務,還順利晉升。

順依不知道自己順利通過見習宮女的篩選,生李煦的氣,

但是卻意外地把墨水潑在了李俊的身上,李俊逗順依玩,

還親吻她,讓順依不知所措。

順依的好友馬永蘭誤聽消息,

以為是李俊的幫助讓順依順利通過考核,

並且把消息告訴給順依。女王依照皇太后的意願去聽歌舞會,

事實上卻是去相親,孰料對方卻是個讓皇太后頭疼的人物,

在修學院院長的介紹下,女王意外地遇上了李煦的老師,

和她一樣畢業于牛津大學的亞歷山大。


第五集

順依順利通過篩選,

並且近而進入李俊和李煦一起生活的集英閣作貼身宮女。

世玲來找兩位公子,意外地發現了李俊對這個小宮女的不一樣的感覺,

而李俊也承認覺得小宮女很可愛。

李俊越來越喜歡順依了。在皇族的音樂會上,李俊和世玲,順依和李煦,

女王和亞歷山大之間感情微妙,皇太后戲言李煦和世玲是天生緣分。

女王派韓尚宮來教李煦宮中禮儀,意外地發現生病的李煦,

嚴厲的韓尚宮馬上向女王報告順依和永蘭的失職。

音樂會上,皇太后不但沒與責怪順依,

還告訴順依自己願意幫助她是因為李煦的誠心,

順依這才知道原來幫助自己的人是李煦。

李俊和世玲都得知了順依是李煦的小學同學,兩人之間的關係愈加微妙。

李煦不但帶順依出入修學院的圖書館,而且還處處維護順依。

順依特別感動,而李俊卻有些妒忌,同樣感情複雜的人還有世玲。

修學院的前輩處處為難李煦,還譏笑李煦炸醬麵送餐員出身的王子身份。

被李煦的社區朋友聽到了,非常氣憤,

李煦也明白了再也不會和以前一樣的生活了。

醉酒的他約了順依出來,兩人在閣樓接吻。


第六集

女王在議政會上力排眾議,對大家說相信永成公李煦會具有王者氣質的,

現在的關鍵是給他時間學習。

孝莊大公這才知道,原來自己的交換計畫不合算,打算加緊和世玲家的聯姻。

而世玲的父親也有此打算,但是世玲希望給自己多一個選擇。

她去找李煦吃飯,挑剔的她故意找順依的碴,但是被咖啡燙傷的順依,

卻被關心的李煦毫不猶豫地拉進了洗手間用水沖,世玲非常不高興,

李俊得到了消息晚上來幫順依包紮,被李煦看見了。

因為同學的捉弄,李煦想起自己和順依接吻的事情,他跑去找順依,

卻遇到李俊以“貼身宮女要熟悉他的生活”為名準備帶著順依出去逛。

孝莊大公找世玲的父親商談訂婚,對方的態度讓他意識到了危機,

而世玲則表示可以和李俊先訂婚,李俊說這符合兩人的相互需要。

世玲為了刺激李俊,還故意邀請順依參加自己的生日宴會。

順依收到了一套禮服,她以為是世玲送她的,決定穿著去赴會,

不料穿上那個禮服的順依異常漂亮,讓李俊、李煦和眾人驚豔。

原來那禮服是李俊送的。得知真相的世玲特別生氣,

故意在李俊帶順依經過的時候,親吻李煦,造成大家之間的誤會。


第七集

世玲的親吻,讓四個人都不舒服,順依很傷心地離去,

世玲告訴李煦,這是她的初吻,但是李煦卻惦記著離去的順依。

果然,順依和李煦之間的相處非常尷尬,

順依努力地把倆人的關係定義為公子和宮女。

修學院開始招宮女,順依和永蘭都報名參加了,

李俊把許多的資料給順依,

而李煦也表示要幫順依,但是順依一切都想靠自己。

順依打算把禮服還給世玲,但是世玲卻尖酸地指出衣服是李俊送的,

順依立即把禮服還給了李俊。

負責教授李煦宮中禮儀的韓尚宮非常嚴格,

不但把李煦在炸醬麵館的舊物沒收了,而且教學非常嚴厲,

李煦對女王說請給自己時間適應現在的角色,

皇太后對韓尚宮說希望在教學的同時,也不要傷害公子的心。

為了更厲害地打擊李煦,孝莊大公舊事重提,

把李煦媽媽被皇室拋棄的事情暗示給李侯聽。

順依知曉李煦讀書的不易,耐心服侍。

在世玲的幫助下,李煦的學習進步很快。

李俊表示要用正當的手段來爭取自己的利益,

他直接提出和世玲結束關係。

在前往慈善拍賣會上,李煦被人追殺,

幸好一直帶大他的叔叔及時趕到,擊退了襲擊者。

而通過襲擊者掉下來的對講機,

他們知道了女王在拍賣會上會有危險。

及時趕到的李煦,不顧自己的危險,

抱走了帶有強電流的吉祥物,挽救了女王的性命。


第八集

成功救了女王,但是李煦自己卻陷入了昏迷中。

李煦救女王而昏迷的新聞受到舉國關注。

李煦終於醒來,集英閣上下都進入緊張的狀態中,

韓尚宮對每個人提出了非常嚴格的要求,務必伺候周到。

幕後策劃此次事件的孝莊大公裝作無事來皇宮,

勸告李煦下次不要再做同樣的事情了。

李俊對事件非常起疑,懷疑就是父親所為,

他告訴父親想通過公平競爭來競爭皇太子之位,

孝莊大公則繼續用自己的邏輯教育李俊,讓兒子不要再管這件事的策劃。

孝莊大公的話,間接讓李煦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未來。

女王則仍然在為徹查“電流事件”而費力,孝莊大公慢慢捲入到搜查範圍。

孝莊大公也感覺到了女王的反擊,於是決定更厲害地展開行動。

因為此次事件,李煦在國民心中的地位上升,收養他的叔叔看著也很開心,

大公夫人來找他,卻拜託他徹底地遠離宮中的是非。

李煦一時興起,幫助通宵學習的順依拖地,

雖然順依向他強調這樣不符合皇室法度,但是李煦卻還是堅持。

隨後趕來的韓尚宮,隨即要追究順依的這個錯誤。

在她即將對順依體罰時,李俊及時出現。

順依躲過了體罰,但是在一段時間內卻不能出入李煦住所。

順依對李俊表示感謝,

但是李俊卻說遇到“某個人”後才開始找到原來失去了的自我。

訂婚儀式前,李俊對父親提出退婚,但是孝莊大公嚴厲地斥責了兒子,

隨後即派人去尋找兒子改變的原因所在。

原來李俊的“某個人”就是順依。


第九集

孝莊大公得悉兒子不想與世玲訂婚之後,隨即派人調查兒子的生活,

而孝莊夫人哀求李俊為了媽媽也要堅持下去,

但是李俊下定決心尋找自己的幸福。

大公夫人來集英閣探訪情況,順依的出現讓她產生了懷疑,

她與世玲見面,暗示世玲不要放棄李俊。

因為大公夫人的佈局,順依被懷疑拿了一枚重要的戒指。

李煦和李俊都相信順依是被人誣陷的,

最終李煦把自己的婚姻戒指拿出來,才解脫了順依的危機。

修學院選拔宮女學生的考試在即,

李俊鼓勵順依要保持熱情,不要放棄自己的夢想。

因為李煦,順依在宮中的生活變得有點困難,

而順依在法度下,也只能刻意和李侯保持距離。

因為社區朋友的疏忽,

一段關於李煦的不雅畫面傳到了網路上,而且被報紙刊登。

李煦拜祭父親的時候,突然有人冒出來大罵他沒有資格成為皇太子,

因為他的媽媽讓皇室蒙羞了。

李煦非常傷心,無意間也發現了母親沒有得到庇護的資訊。

他向女王諮詢母親和父親當年的事情,

但是女王告訴他答案要他自己去尋找。

李煦看到新聞來找孝莊大公,暗示犯人不是自己的媽媽。

女王知道李煦一個人去找孝莊大公非常生氣,於是把公子禁身在住所裏了。

尚基大叔來宮裏安慰李煦,李煦拜託大叔幫自己調查媽媽當年的事情,

而大叔則告訴李煦要想弄清楚真相,當皇太子是唯一的路。


第十集

李煦問韓尚宮母親的事情,韓尚宮說歷代有聰明記,

記載了皇宮發生的所有事情,

但是那本聰明記只有皇太子宣召的時候才能看,

這促使李煦確定了自己要當皇太子的決心。

皇太后對世玲非常滿意,有意撮合她和李煦的婚姻。

但是,孝莊大公在聚餐上宣佈李俊和世玲要訂婚的消息,

這讓女王和皇太后都非常尷尬。

李俊來找世玲,說自己不會和她訂婚,世玲則說要等他來。

李煦約社區的朋友們見面,大家一起瘋狂地玩,

隨後李煦向大家宣佈要過新的生活,

原來他已經決定認真地接受宮的生活。

順依刻意劃清和李煦的距離,

但是後來聽李俊說戒指事件中幫助自己的其實是李煦,

順依覺得非常對不起李煦,想要緩和兩人的緊張關係,

但是李煦此時卻和她劃清距離了。

李俊說自己喜歡順依,約定和李煦公平競爭皇太子之位和順依的愛。

在訂婚筵席上,李俊果然缺席,世玲的爸爸非常生氣,取消了婚姻,

而孝莊大公則氣的打待在家的李俊,李俊說自己不想做父親欲望的娃娃,

要和李煦公平競爭皇太子之位,不要任何人的幫助。

女王知道了李俊的行為,雖然很意外,

但是因為孝莊大公的權利沒有那麼大,也暫時放心了。

皇太后約亞歷山大來皇宮,但是自己卻走了,留下女王陪亞歷山大,

原來亞歷山大和女王在牛津大學有過刻骨銘心的愛戀。

時尚宮趕來彙報皇上,宗親部的人在催促皇太子的候選人,

宗親們在孝莊大公的指使下,提議在女王繼位七周年上冊封皇太子。


第十一集

女王同意了宗親的提議,告知李煦和李俊兩人即將到來的考驗。

宗親會上,女王把自己的考核決定公佈,

但是有部分宗親一直在質疑比賽的公平性,

女王非常生氣,告誡大家要站在整個國家的立場上考慮本次比賽,

眾人最後同意了女王的提議。

女王給兩位公子佈置的第一個課題,

就是希望兩人恢復一幅非常重要的畫—君相憶圖,

課題是兩人需要將畫和詩恢復。

李煦和李俊做出了分工,李煦選擇了畫,

李俊選擇了詩,兩人的競爭開始。

李煦和世玲走的很近,而李俊則和順依走的很近,

世玲對李俊說希望彼此成為支柱。

由於詩畫作者並不想恢復畫,李煦和李俊都失敗了,

但是李煦從中得知道了畫後面的故事,原來作畫的兩位名家是同門,

由於楊朱老師拒絕了老師女兒的求愛,最終老師和女兒都過世,

兩個老師為此反目,並且拒絕恢復畫。

孝莊大公表面上肯定了李俊想公平競爭的心,

但是暗中則將收集到的一個重要作品送給了楊朱老師—李俊需要求救的老師。

順依和李煦刻意保持距離,而李俊則借比賽的事情試探順依的心。

由於李俊的態度,世玲站在了李煦一邊,

大公夫人希望挽回世玲的心,

但世玲表示已經忘記李俊了。

楊朱老師不想做違背自己內心的事情,將畫還給李俊,

不過由於李俊的勸說,楊朱老師同意了恢復詩。

而李煦負責的老師卻始終拒絕參與恢復工作,

女王得悉這一情況,非常擔心。

李煦自己也非常擔心,更加勤奮地想著解決問題的方法,

最後,他悟出了一些道理,來找楊朱老師。


第十二集

李煦來找楊朱老師,問他是不是喜歡老師的女兒?楊朱老師很驚訝。

大公夫人來看李俊,發現伺候李俊的順依,

她追問順依是不是有喜歡的人?順依表示不能回答。

課題考核會上,李俊請來的楊朱老師及時出現,

而李煦也在關鍵時刻請到了作畫的老師,

並向大家大膽闡述了詩和畫的含義。

原來畫並不是書寫愛情的,

而是先帝為了維持自己和堂兄弟的友誼而作的,

為此才製作了婚姻指環送給3位堂兄弟。

在太后的解說下,

女王也表明這個課題是為了讓兩位公子珍惜彼此之間的友情,

孝莊大公不情願地承認李煦勝出了第一場比賽,

李大公夫人也對這一結果表示憤怒。

集英閣的宮女對李煦刮目相看。

女王非常欣賞復原後的畫,為了更好的宣揚畫的意義,

她決定將畫和3個婚姻指環一同展出。

李俊非常擔心,他想要回之前被母親拿走的李俊的戒指,

公平地競爭皇太子之位。

他請求爸爸的貼身隨從幫助自己找回那枚戒指,

遭到拒絕之後,更跑到大公夫人的房間裏翻找戒指,

被發現之後,表示對李俊的做法不理解,

李俊勸母親將戒指歸還,大公夫人非常不滿兒子。

獲悉李俊對順依的感情,她來找順依,順依請求夫人將戒指歸還,

只要願意歸還戒指,她會離開皇宮。

獲悉順依將調往地方宮廷,大家都非常震驚,

都為她放棄準備已久的修學院考試而惋惜。

李煦很詫異才知道順依離開的消息。


第十三集

順依按照安排,離開皇宮,來到了地方宮廷。

在順依離開的那天,李煦去追順依,結果失敗。

李俊和李煦因為順依的離去,彼此之間的感覺很微妙。

女王佈置了第二項考核任務,兩位公子進行武術比賽,老師自定。

李煦請來了尚基叔叔幫忙,但是內心還是難以安定。

尚基叔叔帶李後出來見社區時代的朋友,

火栗子和眾人與李煦玩得很開心。

總理突然病重,女王提攜世玲的父親為總理,

孝莊大公等都因為這一變化而緊張不已。

校園裏的人悄悄議論世玲的母親,李煦及時關心,讓世玲很感動。

李煦不停地練習,但是效果並不明顯,而李俊的練習效果比較好。

最後在尚基大叔的點化下,李煦的狀態也越來越好。

經過一月的緊張訓練之後,女王決定在五陽行宮舉行本次武術比賽。

可是高強度的練習,以及休息不夠,李煦在比賽前不久受傷了,

他心灰意冷,覺得比賽自己輸定了,

但是大叔教育他要積極對待還沒有發生的事情,而不要只遺憾過去。

大叔也幫助李煦恢復了身體狀況,李煦的傷減輕了。

李俊以熟悉比賽場地為由,先去五陽行宮練習,

但是關鍵是為了看望已經在那裏的順依。

李煦聽到這個消息很驚訝。

李俊在行宮果然見到了順依,他讓順依陪他走走,

告訴順依自己知道是媽媽用戒指把順依避離了皇宮,

他請求順依回到皇宮,不要理會和他媽媽的約定。

順依拒絕了他的提議。


第十四集

比賽開始的前夜,李俊找到順依,表白了自己的感情,

勸順依停止對李煦的感情,但是順依表示就算忘記了李煦,

也無法接受他的感情,李俊非常受傷。

在第二天的比賽中,李煦和李俊起先都沒射中,李煦最後射中,

但是李俊卻沒有,李煦贏得了比賽,

原來因為順依的拒絕,李俊的心情非常浮躁。

順依為拒絕的事情向李俊道歉。

大公夫人拜託舊時的情人--尚基離開李煦,

但被衷心于李煦的尚基拒絕了。

在騎馬用刀的比賽中,李俊率先過關,

但是為了確保李俊有機會進行第三次比賽,

大公的手下用超感應的笛子聲擾亂了李煦的馬,

導致李煦跌下了馬,所幸沒有傷著身體。

皇太后想撮合李煦和世玲,而女王和亞歷山大的感情也增進一步,

但是孝莊大公已派人暗中調查女王了。

女王和亞歷山大約會,被孝莊大公派來的人偷拍,

幸虧被李煦和順依發現,

李煦追趕拍照的人,順依帶亞歷山大離開了行宮。

原來包括亞歷山大在內,所有的事情都是大公設計的。

女王對李煦說自己離不開亞歷山大了,也非常感謝順依的幫助。

而為了追回女王的照片,李煦再次受傷,影響了武術的比賽。

李煦請求順依寫復職報告回到皇宮,順依拒絕了。

在武術的對抗中,李煦不敵李俊。

李煦又去找順依,順依說面對李煦很傷心,

李煦說希望能一直望著她。

因為女王的特別命令,順依回到了皇宮,成為修行尚宮。


第十五集

順依得到女王的特許,成為了修學院的學生宮女,

因為她的到來,修學院的氣氛也變得不一樣。

一個國家的國王突然駕崩,除了社交禮儀,女王需要前往該國,

亞歷山大老師也應邀,孝莊大公請手下繼續抓女王的把柄。

皇太后攝政,而李煦和李俊也被任命為輔助攝政。

女王公佈了第三道考題,讓李煦和李俊想辦法弘揚國樂。

李俊和李煦各出奇招,李俊通過樂器的演奏,表達了音樂的博大精深,

而李煦則打算將國樂和流行樂結合,全力體現音樂的快樂。

孝莊大公暗地裏派人製造交通事故,

讓李煦的樂隊無法及時到達公演地點。

李俊的演出獲得了一片稱讚,但是李煦在社區朋友的幫助下,

把眾人的情緒都調動起來,特別吸引了小朋友組成的陪審團。

皇太后試圖撮合世玲和李煦,世玲的爸爸非常高興,

並且對孝莊大公出言不遜,讓大公非常不滿。

順依在修學院和李俊走的過密,讓李煦不舒服,

而李俊更以李煦有世玲做書童為先例,

向皇太后申請讓順依作自己的書童,雖然順依不樂意,

但是在李俊的勸說下也只好答應了。

李煦一直暗中調查目前當年的事情,他想徹底調查清楚當年的事情,

在世玲的幫助下他尋找到了一個重要證人,

但對方不願意就當年的事情做出解釋。

女王因事去非洲,另外公子攝政的日子延長,

進入國務階段,李煦和李俊都需要查找資料。

為了方便攝政,兩人早前得到了女王特許的鑰匙。

一次李煦獨自在藏書房,他違規進入聰明記閱讀父母親當年的年鑒,

此時,皇太后出現在了藏書房。


第十六集

一封匿名信,讓李煦覺得應該改善宮內的狀況。

他和李俊商量,將內官部和宮女部進行了職能調換,大家都非常不習慣,

但是皇太后非常支持李煦的改革。

皇室文書記錄保管所的人向皇太后報告李煦私自察看了聰明記,

太后非常震驚,她找李煦確認了事實,李煦承認自己察看了,

並且反問皇太后是不是當時在母親的離宮中起了重要作用。

皇太后非常生氣,剝奪了李煦的攝政代理許可權。

李煦想弄明白母親的事情,

和李俊說了要離宮,但是大家都以為李煦私自出宮了。

孝莊大公對李俊說要聰明點,

暗示他不要對皇太后提起李煦和自己說過出宮的事情。

迫于壓力,李俊保持了沈默,眾人因李煦的突然離宮而驚慌。

原來他去拜訪母親的墓地了,順依找來,對李煦說了要信任自己的母親,

李煦非常感動,為順依準備了一場浪漫的約會,兩人的感情增進。

世玲和李俊目睹兩人在一起,

決定聯合起來,互相幫助,以得到自己所需。

女王回國,就公演的結果,

李後和李俊各有長處,皇太后提議兩人無勝負。

李煦覺得自己在調查母親事件上很孤獨,

尚基大叔說重要的證人願意提供證據,這一切都歸功於世玲的努力。

然而,就在李煦準備和對方見面時,證人卻被孝莊大公的手下殺害,

臨死前透露留下了證據。

皇太后認為李煦不能在母親的事件上保持冷靜,

他的皇位繼承資格值得質疑。

女王宣佈在德上取得勝利的是李俊。

宗親們不贊同繼續比試,認為李煦私自出宮,已經沒有競爭皇太子的資格。


第十七集

女王和皇太后拜託申總理,以自己的職權來推後政務會議的召開。

總理考慮到皇太后對世玲的態度,決定推後會議。

孝莊大公不滿女王和亞歷山大的非洲之行沒有任何把柄,

抓緊調查,果然,女王囑咐時總管把私人信件交給亞歷山大,

這一消息被孝莊大公的眼線知道了,

孝莊大公不但派人搶走信函,還設計陷害時總管。

李煦和順依甜蜜約會後來到亞歷山大家做客,

巧遇時總管拿著亞歷山大的回復函被孝莊大公的手下打劫,

李煦拼命救出了時總管,但是卻被另一批人拿走了本應交給女王的信函,

該人卻是申總理。

女王的親筆信函不見了,在孝莊大公的精心設計下,

本案成了兩位公子比賽的項目之一。

孝莊大公安排的證人對兩位公子都作了偽證,

但是卻引導李俊以為時總管是罪犯。

李俊果然認定時總管是犯罪人,在順依的提醒下,他還是堅持原來的意見,

順依將新情況告訴李煦,李煦突然明白該如何證明時總管無罪。

李俊在種種的嫌疑下也開始懷疑自己原來的調查,

他終於明白這是父親安排的圈套,但是在父親的威脅下,最後還是妥協了。

李煦請求延長一天時間重新調查此事,

並以調查不出真相就自動放棄皇太子的競爭資格為條件。

在兩位平時要好的朋友的幫助下,李煦找到了關鍵性的證詞,

證明了時總管的清白,孝莊大公的線人劉尚宮也浮出水面。

皇太后也發現了李煦和順依的感情。


第十八集

因為失竊案的破獲,李煦獲得了比賽的勝利,也贏得了眾宗親的信任。

孝莊大公感覺到形勢對自己十分不利,一直伺機行動,

他得知事務局長的那份重要的證據可能已經到了李煦手中,非常惱火。

李煦猜測孝莊大公誣陷了自己的母親,單獨找大公談話。

皇太后有感孝莊大公對皇室的輕蔑,

決定幫李煦和世玲促成婚姻,但是李煦拒絕了。

他要世玲放棄自己,世玲表示不行。

皇太后找來順依,狠狠訓斥了順依,

暗示她為了李煦的將來做出明智的選擇,

她對李俊也喜歡宮女順依非常惱火。

順依大醉,李煦請求順依一直留在他的身邊。

李俊也來找順依,看到李煦對他說,如果不能保護順依就放棄,

李煦表示無法割捨自己心愛的女人。

李俊為了得到順依決定和父親聯合。

女王公佈了最後一個比賽課題,

世玲仍然幫助李煦,李煦表示無法接受。

尚基大叔得到了關鍵性的證據,他把李俊找來,

告訴他當年的真相只有他一個人才能解決了。

李俊這才知道,原來自己真的只是父親的傀儡,

更可笑的是,自己可能都不是孝莊大公的親生兒子。

為了加劇女王和孝莊大公之間的矛盾,

申總理把搶來的照片給了皇太后,

皇太后知悉女王和亞力山大教授的愛情大為震驚,

時值教授遞交辭呈準備離開,女王在李煦的安排下和亞歷山大見面。

在孝莊大公的通知下,眾多傳媒出現在女王和教授會面的郊外餐廳,

媒體質問女王和外國人交往,國人將如何看待。女王不知所措。


第十九集

獲悉真相的李俊受不了打擊,來順依家找她,

並在那裏過夜,卻被永蘭等撞見,誤會了兩人的關係。

因為女王和亞歷山大的戀情被揭開,

皇太后等策劃如何避免落入孝莊大公的圈套中,

為了轉移視線,皇室決定加緊宣佈李煦和世玲的婚姻。

在最後的比賽前,李俊想放棄比賽資格,被孝莊大公訓斥。

李俊和李煦的字被收藏在宮中,在比賽揭曉前的晚上,

孝莊大公的人對字卷作了手腳。

女王的字卷公開,但是卷上沒有任何字,

因為女王覺得做皇帝需要的德太多了。

李煦寫了“犧”字,認為皇帝是願意犧牲自己的人,

沒有犧牲精神難以作君主,而李俊的卷和女王的一模一樣,白卷。

世玲告訴李煦,財閥事件的證據在尚基大叔的手上。

世玲和李煦去找尚基,很晚才回來,

順依擔心李煦,到集英閣去找他,

卻被皇太后撞見,狠狠批評了她。

李煦對太后說,順依生活的地方就是自己生活的地方。

孝莊大公抓住女王的戀情,利用輿論要求她退位。

而宮中盛傳楊順依腳踏兩條船,利用李煦和李俊兩位公子。

皇太后為了平息眾怒,

決定要把順依趕出皇宮,而且態度非常堅決。

修學院也知道關於順依的傳言,議論紛紛。

世玲來找順依,順依說她的心裏只有李煦。

女王找順依,告訴她有些姻緣必須捨棄,

而她希望關係不太穩固的李煦繼承皇位。

孝莊大公用自己的方式教訓李俊,李俊終於受不了父親的教育,

說出自己不是親生兒子的事實。

傷心的李俊獨自來到一個地方,房子因停電而點起的蠟燭起火了。


第二十集

孝莊大公的手下來找人,才挽回李俊的性命。

李煦下定決心和順依在一起,並帶她去拜見自己父親的弟弟。

孝莊大公夫人高興地去見李俊,但是李俊卻對她說大公告訴他,

自己並不是他的親生兒子。

夫人聽到這話很震驚,回家和大公對問。

大公說自己做過檢查,本身缺乏生育能力,

而大公夫人的話讓他無法相信。

夫人請求做親子鑒定。

李煦來找大公,警告他要為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負責。

李俊來找順依,

說是從遇見她後才開始反抗父親的指令過自己的生活的,

但是現在會放棄對順依的感情。

政務會議上,女王宣佈的結果是文成公李俊擔任皇太子,

但是李俊對結果表示異議,

坦誠自己為了獲得皇太子之位而有許多不公正行為,

表明自己放棄皇太子之位,推薦李煦擔任皇太子。

女王找出了財閥事件的關鍵性證據,原來是李俊提供的。

順依出國留學,而世玲也拒絕了皇太后的婚配,

申總理對女兒的表現很失望,

世玲說不能忍受父親為了權力而犧牲家人。

李俊向父親辭行,而孝莊大公終於知道李俊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三年來,成為皇太子的李煦非常用心地經營皇位,為皇室盡心。

聯姻破敗後,申總理組織新勢力來推翻皇室,

女王請求孝莊大公的幫助,孝莊大公很用心地為皇室努力。

三年來大家的生活都發生了變化,順依成了外國王子的隨身翻譯,

而世玲從事教育工作,李俊則成為了作曲者。

因為池紳士辭職,時總管成為新一任池紳士,

而回國後的順依被推薦成為新一任的時總管,

在韓尚宮的教育下,李煦採取了果斷的措施,

終於和順依在一起了。(THE END)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