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幻想情侶 分集劇情09-16(THE END)


第九集

張哲銖一覺醒來不見安娜,於是出來找她。

就見安娜一路無論看到什麼,都說別人是鬼樣子。

哲銖追上安娜,問她怎麼了。

安娜說都怪哲銖,自己只要一看到他心就亂跳,

還突然一把抱住哲銖。

哲銖把安娜拉到小酒店。

安娜說看到哲銖喝酒的樣子,心也撲通撲通跳。

哲銖慌忙說,那是因為你喝醉了的緣故。

然後打趣說你該不會是喜歡我吧。

安娜斷然否認,說自己只是快要恢復記憶了。

比利發現放在桌上的自己和安娜的結婚照不見了,

立刻趕去找安娜。

路上他看到姜子,追問她是不是她拿走了照片。

糾纏間姜子跑掉了。

比利只好跑到哲銖家,為了不被安娜看到,

他躲在房外的一個大盆裏,

但是剛好哲銖的三個侄子跑到院裏踢球,

比利想要離開,卻屢次失去機會。

最後,哲銖和安娜,

還有德久和他媽媽都跑到哲銖家來開烤肉大會。

皇天不負苦心人,趁大家不備,

比利終於把照片從姜子的包裏偷了出來。

孝貞藉口柔靜過生日的,慫恿她開生日會。

孝貞想借這個機會接近誤以為是大財主的德久,

而柔靜則想著可以接近哲銖,就欣然答應了。

哲銖帶安娜去醫院做檢查,安娜在看到有人在彈鋼琴。

自己一時情不自禁彈了起來。

哲銖一轉眼發現安娜不見了,才想起來安娜沒有手機。

哲銖給安娜買了手機,而德久還以為哲銖是給柔靜買的。

他無意中對孝貞說出了這件事。

柔靜滿心高興的來找哲銖,但是哲銖完全忘了她的生日。

柔靜假裝喝醉了打電話給哲銖。

哲銖慌忙趕了過去,跟她在一起的安娜也跟了過去。

安娜一眼就識破了柔靜在裝醉,

於是兩個人趁哲銖不在的時候,展開了明爭暗鬥。

柔靜更對安娜說出,她不會放棄哲銖的。

安娜讓哲銖不要去送柔靜,說她已經離開他了。

而哲銖則說,你也會離開我的。

安娜猶豫著說出,也許我不會離開的。

雖然哲銖最終還是送柔靜回去了。

但是他對柔靜說,以後不要找我了。

表示自己要從此忘掉柔靜。

一天早上,哲銖醒來突然發現安娜不見了,

他想起頭天晚上,

安娜說如果自己恢復記憶了就會離開他的話,

嚇得哲銖以為安娜真的走了。

結果安娜回來的時候,哲銖就忍不住對她大吼,

要走可以,但是不可以一聲不吭的離開他。


第十集

因為回憶起安娜當年接受自己求婚時的情形,

比利決定要重新追求安娜。

這天,他抱著安娜的愛貓公主去找安娜,

果然,有公主的幫忙,比利很順利的接近了安娜,

但是就在氣氛正好的時候,

因為哲銖的一通電話,安娜立刻跑掉了。

哲銖聽說曾經有人在安娜的船上工作過,

為了追查這條線索,哲銖跟德久去了首爾。

剛巧這一晚,哲銖的三個侄子都生病了。

安娜照顧了他們一晚上。

早上,安娜想給生病的三個孩子煮粥,

但是完全不會的她把粥給煮糊了。

這時柔靜來找哲銖,無奈的安娜只好向柔靜求助。

哲銖這時也匆忙趕了回來,

得意的柔靜向哲銖抱怨安娜不會照顧小孩,

但是哲銖卻為安娜辯解。

安娜接到一通電話,原來是失蹤人口中心給哲銖打來的。

他們想勸說他,不要收留毫無關係的人。

而這時柔靜也約出安娜,告訴她,自己不去美國了,

因為她放不下哲銖她對哲銖是真心的。

感到自己完全是多餘的安娜,再跟柔靜分手後去找哲銖,

讓他陪著自己喝了喜歡的米酒吃了喜歡的炸醬麵,

在吃完回來的路上,兩個人又跑去玩抓娃娃機,

哲銖為安娜抓了一個貓玩偶。

安娜覺得沒有任何遺憾了,第二天一早,

安娜就趁大家都出門了,收拾好行李離開了哲銖家。

在上班的哲銖又收到失蹤人口中心打來的電話,

問他傳真給他的收容院的資料是否收到,

並且說是昨天一位女士要的。

哲銖立刻明白是安娜,再聯想到安娜的表現,

不安的哲銖立刻趕回家,果然看到安娜留下的紙條。

在朋友們的幫助下,哲銖終於在一家長途汽車站找到了安娜。

但是安娜堅持說自己恢復了記憶,不肯跟他回去。

著急的哲銖脫口說出

“如果你恢復了記憶,就不應該還是羅桑實

(安娜失憶後,哲銖給她起的名字)”。


第十一集

哲銖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安娜,然後把她帶了回來。

因為剛知道真相。

正在氣頭上,安娜霸佔了哲銖的房子,把哲銖趕到了外面去住。

德久媽聽說了安娜的事情,來看安娜。

從德久媽那聽說了自己曾經對哲銖做的那些過分事情,

以及哲銖一直在找自己的家人,安娜的火氣沒有那麼足了。

在安娜又到處去調查自己身世時,

聽說哲銖早就來幫她登記過,但是卻沒有人來找自己後,

安娜終於解開了對哲銖的誤會。兩人和好了。

比利又不死心的跑來,但是在路上碰到了姜子,

又被姜子把那張結婚照拿跑了(這次比利放在了車裏)。

不得已比利只好到處追著姜子跑,姜子還以為比利再跟她玩。

最後姜子告訴比利,照片不在她身上在小賣部。

趕回小賣部的比利,碰到了來買東西的哲銖和德久,

他聽到哲銖懷疑說,為什麼沒人找安娜,

而且什麼線索也沒有,難道是安娜的家人故意要拋棄她嗎。

哲銖把手機放到了桌上,這時柔靜打來電話,

哲銖沒有注意到,倒是安娜看到了。

想起那天柔靜說的話,害怕她會跟哲銖表白,

於是安娜趁哲銖沒注意,把手機藏了起來。

柔靜不死心,又打家裏的電話,又是安娜接的,

安娜假模假事的要去叫哲銖,但是卻用墊子把電話蓋了起來。

哲銖出門上班了。

安娜在家裏坐臥不安,擔心柔靜會去找哲銖,

最終她決定去找哲銖,一旦要趕在柔靜前面,不能讓他們見面。

但是此時柔靜已經找到了哲銖,跟哲銖說出了,

自己不結婚了,只要哲銖肯接受她,

她哪里都不去,她對哲銖是真心的。


第十二集

哲銖拒絕了柔靜,說自己不能去她那裏了,

因為他已經答應了安娜,要照顧她。

安娜開車回家,在路上差點撞上比利。

安娜躲閃之余,把張哲銖的車撞壞了。

比利慌忙說都是自己的錯,

於是帶安娜去修車,然後又請安娜吃飯。

柔靜不甘心就這樣放棄,於是來找安娜,

諷刺她是跟哲銖毫無關係的人,

安娜抓住柔靜說要給她買藥的話頭,

真拉著她去買了補品。

但是拿了人家的東西,安娜的氣勢半點沒弱,

反而更囂張的說,不要來惹我,不

然我裝一輩子失憶,纏著哲銖一輩子。

氣的柔靜無話可說。

哲銖見睡在客廳的安娜晚上冷得睡不著覺,

於是想騰個房間給安娜。

他打電話約安娜出來,安娜出門碰到比利,

於是坐上了比利的車。

安娜看到比利的戒指,又聽到比利車中放的老歌,

而觸動了些記憶。

在到達目的地後,

下了車的安娜不小心撞掉了一位路人的魚缸,

看到掉在地上的那條小金魚。

安娜的腦海中不禁出現了當初比利

因為金魚而大吼著要跟自己離婚的片斷。

安娜的腦袋劇烈的頭痛起來。

而此時那位路人因為氣憤揮拳要打安娜,幸好哲銖趕到。

而比利此時躲在一旁,後悔著自己為什麼沒衝上去。

安娜把手機拉在了比利的車上,

因為失去了還給安娜手機的機會,

比利只好把手機拿了回來。

看到安娜手機裏的照片,比利哭了。

為什麼自己和安娜之間就不能變的溫馨呢。

為什麼自己直到現在還在害怕安娜而不敢去抓她的手呢。

因為手機找不到了,安娜於是說出了比利的事情,

猜測說是不是掉在他車上了。

哲銖聽了,感到很不是滋味。

而安娜更添油加醋的說,如果我恢復了記憶,

回到了從前的自己,就要去很遠的地方,

那時候,你就不能像現在這樣偶爾遇到我再次見面了。

哲銖沈默了半天後,堅定地回答說,

我會去找你的,不管多遠,我們會再次見面。


第十三集

這天晚上哲銖對桑實(也就是安娜)說,

無論她走到哪里自己都會追去,

這番話帶給桑實無限遐想和心跳,

沒想到哲銖很快打破了她的幻想,

表示自己是為了逃債才會對桑實窮追不捨。

第二天當桑實在哲銖的房子裏醒來時,

看到他和一群小朋友玩得正高興,

不服輸的桑實跑過去搶了一根繩來跳,

結果是把自己纏在一起搞得很狼狽,

更由於小朋友們搗亂,一下子就撲進了哲銖的懷裏,

兩人都因此心跳不已。

始終希望妻子安娜能恢復記憶回到自己身邊的比利,

跑去找桑實,沒想到桑實居然真的兌現諾言親手給他下麵。

滿臉幸福的比利忍不住回想起當初和安娜的婚姻生活,

安娜對任何人都不願意交心,

有一次比利為了討她歡心親自下廚,反而遭到一頓臭駡,

但現在失去記憶的桑實,居然親自為自己下廚。

心情激動的比利主動要求幫忙桑實做飯,

跑去切洋蔥,忍不住一邊回想過去一邊落淚。

最終雖然因為比利的疏忽麵給下糊了,

但桑實開心的模樣讓比利大為激動。

回到公司的比利忍不住對孔室長感慨說,

自己和安娜結婚一年多,

都從來沒有看到過她這麼開懷大笑過,

比利開始自問應不應該讓安娜恢復記憶。

姜子邀請桑實去參加晚上大家的聚會,

原本怎麼都不肯答應的桑實,

突然想起哲銖的一番話,立刻衝回來答應了下來。

比利接到通知,由於安娜已經失蹤一年,

法律上可以證明她死亡了,

安娜的所有遺產都歸比利了,

讓比利產生了矛盾,到底要不要為桑實恢復記憶,

經過孔室長的提醒,他終於決定支開哲銖把桑實騙過來。


第十四集

哲銖和桑實終於一吻定情了,兩人手牽手在街上走的時候,

哲銖更忍不住向桑實表白自己對她的愛意,

然而桑實雖然坦誠接受了卻始終不肯做出口頭上的回應。

柔靜陰差陽錯之下得知原來桑實就是比利的妻子安娜,

決定在哲銖出差之前趕快告訴他。

結果路遇桑實,始得知兩人已經定情且兩情相悅,

從桑實口中得知此事的柔靜,

突然改變了想法,暫時不把實情說出來。

接下來哲銖終於在比利的安排下出差去了釜山,

比利想利用這段時間說服安娜,

讓她跟自己一起離開韓國遠走他方。

但當比利來到哲銖家的時候,

卻看到桑實正開心地和小朋友們一起玩耍,

臉上那種放開一切的燦爛笑容是比利從來沒有見過的,

立刻打消了想帶走桑實的念頭。

機緣巧合之下,桑實找到了安娜的結婚戒指。

當天晚上桑實做了一個夢,安娜拿起她白天放在桌上的戒指,

指出她應該想起一切回家了。

睡夢中的安娜忍不住淚流滿面,

幸虧此時哲銖打電話過來,

桑實激動之下終於說出了“我愛你”三個字。

桑實拿著戒指準備去還給比利,

沒想到回到自己的公司,

所有員工都因為明明已經死的老闆娘回來大吃一驚,

這件事立刻在整個公司引起騷動。

柔靜終於忍不住了,拉著莫名其妙的桑實回到自己家,

讓她看到了和比利的結婚照。

此時不僅比利趕回來了,

哲銖也因為發現比利的陰謀沖來找他算賬。

比利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了桑實,一轉頭卻看到哲銖也在,

慌亂的桑實慢慢後退,失足掉進了游泳池,

在水中的桑實終於想起了一切。


第十五集

桑實終於回憶起了自己身為趙安娜時候的一切,

理所當然地搬回了自己家來住,

為了討好安娜並處理好和她的關係,

比利每天想了不少辦法,然而安娜始終覺得很空虛。

回來後的安娜有些不一樣了,到公司去會對人說謝謝,

會關心員工的身體,而不只是在乎東西有沒有摔壞,

但她的轉變並沒有獲得大家的歡呼,

反而讓本來就視她如蛇蠍的員工們感覺更加毛骨悚然,

孔室長更忍不住驚呼安娜還沒有完全恢復。

面對被所有人害怕和恐慌的生活,

安娜雖然有些無奈但並不感到傷心,

聽到比利的安慰,也只是感歎自己本來就處處都沒有人緣,

更表示自己失蹤了,根本不會有人等她回來。

但她不知道的是,此時姜子正坐在路面等桑實回去。

為了討好安娜讓她真正意義上地回到自己身邊,

這天比利專門邀請了中式師傅來給安娜作正宗炸醬麵,

沒想到吃了一口的安娜居然開始哭,

比利只好帶走所有人給安娜單獨留下一點空間。

獨自坐在房間裏默默流淚的安娜,

此時滿腦子都是哲銖,但現在他們當然已經不可能在一起了。

比利始終希望說服安娜跟他回美國,

更哀求哲銖做壞人,不要把事實真相告訴安娜,

考慮到安娜和比利的婚姻幸福,哲銖只好同意。

這天安娜突然答應比利跟他回美國,

但到了晚上卻突然很思念哲銖,

於是跑去把白天已經扔掉的,

哲銖當初送的手機找了回來,

看著站在夜風中寂寞的安娜,比利突然感到很不安。

此時哲銖也開始想念安娜,

於是跑去當初兩人相遇的車站回味,卻發現安娜正坐在那裏。


第十六集

安娜決定和哲銖正式分開了,

這天晚上兩人就這麼背對背從車站走開。

回到家的安娜發現工人們正在喝小酒、打牌,

看到安娜來當然全部起立不敢動彈,

甚至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安娜發現他們居然在喝米酒,

終於忍不住要求一起喝,

看到安娜和員工們其樂融融一起邊喝酒邊聊天的樣子,

比利感到很安慰,但安娜卻感到很尷尬,趕緊站起來走人。

比利指出安娜這樣溫和的樣子其實很好,

安娜卻說這是最後一次了,今後會比以前更加冰冷,

這一切都是為了忘記哲銖。

回到房間比利發現安娜再一次睡在了沙發而不是床上,

看著這樣的安娜比利首次感覺萬分矛盾。

來到哲銖家,安娜才知道哲銖出去了,

家裏只剩下哲銖的三個侄子。

安娜離開的時候,三個小男孩都忍不住大哭大鬧起來,

需要人幫忙拉住他們,安娜才能順利離開。

她不知道的是,哲銖已經決定帶著他們一起搬家,

離開這個傷心地了。

安娜下定決心獨自回美國,把度假村留給比利,

也不願意再跟哲銖在一起,雖然很想去看看哲銖,

但在車裏偷偷看到對方的時候,

終於因為他沒有打電話過來黯然離開。

比利決定把真相告訴安娜,告

訴她哲銖並沒有對不起她,

但安娜回來之後卻表示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根本沒必要這麼做了。

安娜帶著小貓公主乘車離開,

路上公主突然失去了蹤影,

著急的安娜絲毫不管自己阻礙了交通死命尋找,

長長的車龍後面,哲銖就在那裏,兩人終於見面了。

哲銖更求安娜為自己留下,

同時說出了“我愛你”三個字。(THE END)


◎您是此篇文章第個觀看者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