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軍師聯盟 分集劇情介紹22-42(THE END)

 

第22集
司馬懿巧答送命題 曹操垂暮傳位曹丕
曹操將自己前些日子三馬同槽而食的夢告訴司馬懿,命司馬懿給自己解夢。
司馬懿心中知道這三馬是指自己司馬家,為了保自己的命,司馬懿顧左右而言他,
先答劉關張三人,複又答西涼馬氏三人:馬超、馬騰、馬岱。
曹操提出司馬也是馬,司馬懿心中一緊,極力撇清三馬與司馬家關係。
曹操自知命不久矣,拉著司馬懿談論心事,
希望司馬懿能幫助曹丕成就夢想,如今天下三分論兵力魏國最強,
論內政魏國最亂,但願四阿姨能替曹丕梳理內政,讓江山由魏國來統一。
論及曹丕,曹操精神恍惚站起身嘟囔曹丕名字,未走幾步便昏倒。
曹丕得知曹操日薄西山,帶著司馬孚快馬加鞭趕到軍營,
曹操見到曹丕心中甚是欣慰,曹丕為人孝順恭謹,
聽見曹操二十年來第一次誇讚自己,眼淚不禁流了下來。
曹操摸出冊封曹丕為太子的詔書遞到曹丕手中,
吩咐曹丕回到鄴城去等候大獲全勝的消息。
曹丕忍不住拉住曹操雙手,哭著請求曹操保重身體;
曹操告訴曹丕,楊修的遷都一論說得在理,洛陽比鄴城更適合作為王都;
因此決定帶著軍隊平定洛陽,為遷都作鋪墊。
建安二十四年,關羽敗走麥城,為孫權所殺。
曹操收到關羽項上人頭,顫顫巍巍打開盒子看了一眼,
走下王位對著關羽首級叩拜,百官紛紛跟隨曹操下跪。
曹操感慨關羽身為天下第一義士卻死于自己之手,
下令給關羽以木刻身,與首級合葬,以王侯之禮,洛陽百官皆去致禮。
送走關羽後,曹操帶著司馬懿從東門出城,四處觀賞魏國風景。
曹操已至風燭殘年之際,此番領著司馬懿外出,恐是最後一次。
曹操將孫權托使者帶來的話轉述給司馬懿聽,
孫權評論司馬懿乃是奇才,此番成事必然揚名立威於天下。
當初赤壁之戰,曹操給孫權送信言道:願成周公瑾之名;
那時周公瑾才三十六歲,曹操以為這會是自己一生的勁敵,
然周公瑾先自己而去,劉備、諸葛亮如是。
望著洛陽城外一片荒蕪,曹操感慨韶華易逝,
眨眼六十多年過去了,鬢邊黑絲已被歲月染成白髮,長髯亦須白。
微風乍起,一農家夫妻牽著一隻黃牛路過,牛背上一幼女唱著一首洛陽民歌,
歌聲悠揚婉轉,唱入曹操年老的皺紋中,唱入曹操滄桑的歲月裡。
曹操被歌聲打動,可惜年老聽力減退,聽得不真切。
司馬懿主動將歌謠內容複述給曹操聽,曹操伏在馬車上,似幼童般細細聆聽著。
秋去冬來新年腳步一點點走近,洛陽地處寒冷
考慮到曹操年老體弱不宜在此舉辦元日大宴,有大臣建議取消。
曹操不畏寒冷,堅持舉行元日大宴。
大宴恢弘盛大,陽光映照在大殿外千階之上,顯示出一派和融之像。
絲竹鼓瑟之聲繚繞整個王都,百萬雄師助如松般挺立城牆之側,眾臣紛紛向曹操表示慶賀。
曹操走下王位面相群臣敬酒,詢問是否受得起這一杯祝酒,
群臣紛紛半跪請曹操當飲,曹操將酒敬與天地,
祭典韋、郭嘉、荀彧、夏侯淵、龐德等人,奠二十年來千萬將士地下英靈。
曹操一番激昂慷慨之詞引起眾將士共鳴,恭賀聲此起彼伏,聲音洪亮振聾發聵。
曹操大悅,脫下大氅拿起纓槍耍完,其英勇之姿不減當年。

第23集
丁儀唯恐天下不亂 春華攜璽綬赴鄴城
曹操拿著纓槍耍完沒多久,年邁的身軀已抵擋不住突如其來的用力,險些就要摔倒。
曹操死撐著抓住纓槍往地上猛地一擲,歌頌起自己所寫的《短歌行》: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闊談宴,心念舊恩。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眾將士紛紛跟隨曹操歌頌,低沉帶有氣勢的歌聲如海浪般一陣一陣灌入曹操耳中。
隨著歌聲的縈繞,曹操再也支撐不下去,緩緩向後倒下。
大臣全體守候在曹操床榻旁,曹操悠悠醒轉,
滿面衰老無力之相,曹植連忙上前伏在床榻邊看望。
曹操對於自己將死並不覺得可惜,命人將所有姬妾喊進來,
姬妾們哭著步入屋內,齊刷刷跪在曹操面前。
曹操心疼姬妾們的美好年華,要將姬妾們賜給有功的將士,
姬妾們哭著搖頭表示要跟隨曹操。
於是,曹操命姬妾們前往銅雀台居住,
那裡可以看見西陵墓田,賣香買絲,學作履賣,以求自給。
曹操身後只剩下一些香料,全部分成香囊給了姬妾們。
安頓完姬妾們,曹操令司馬懿書寫自己的遺詔:
孤平日治軍以法,此律不可改;而孤頗多憤怒過失,汝等不可效法。
如今國家未定,百姓疲敝,喪禮一切從簡,不必遵循古制,
入殮禮服用平日常服即可,文武百官,來中殿哭吊,十五聲而罷。
喪禮之後,百官便除喪服,百官要恪盡職守,囤防駐地將士不可離開,國家未定,諸公努力。
孤入殮,不可陪葬一切金銀銅鐵之物;生前所服衣物,留與王后和曹丕曹植兄弟。
遺詔書寫完畢,曹操睜眼望著正前方,只道一句"這江山,誰也帶不走"便溘然長逝。
一時間,屋內哭喪聲乍起。
喪禮初始,丁儀拉住曹植極力攛掇曹植造反,
曹植不肯違背曹操意願,拒絕造反作內亂。
丁儀搬出楊修臨死之言,成功勸住曹植,準備在喪禮上造反添個亂。
賈逵、司馬懿作為治喪正副史,主持喪禮責任重大,
司馬懿擔心丁儀會拉著曹植犯上作亂,從賈逵手中拿來曹操璽綬,
回府秘密交給張春華,等明早城門大開立刻火速出城,
趕往鄴城交給曹丕,命曹丕立刻登基,如若曹丕不服就去找王后。
張春華帶著璽綬快馬加鞭往鄴城去,曹彰奉曹操遺命趕到洛陽服喪,
此時賈逵正在與大臣爭議扶曹操靈柩速回鄴城,
以丁儀為首的大臣對賈逵步步緊逼。
曹彰受丁儀蠱惑向賈逵、司馬懿二人索要璽綬,索要不得便一劍刺傷了司馬懿,
關押賈逵、司馬懿動用私刑拷問璽綬所在。
下屬向曹彰報告今早司馬懿帶了一人出城,曹彰立刻命人去追。
張春華被將士射中馬匹,失足掉入冰窟內,頭上玉簪也落在雪地裡。
將士從冰面上撿起張春華隨身的包袱,趕回洛陽覆命。
曹彰打開包袱發現裡面只是一塊石頭,
氣得大罵手下將士無能,將士又將張春華頭上的玉簪交給曹彰。
曹彰拿著玉簪騙司馬懿,張春華已經被抓,只要司馬懿說出璽綬在何處,便放了張春華。
司馬懿寧死不屈,力勸曹彰不要把曹操建立起來的魏國親手破毀,
曹植心性寬厚不忍手足相殘,勸曹彰收手不要再作亂。
曹彰受了丁儀蠱惑哪裡聽得進去,命人帶走曹植軟禁起來,以防曹植自我動搖。
張春華自冰下奮力遊出,靠著意念強撐到鄴城城門,向守城將尋求幫助。

第24集
王后助力曹丕登基 曹植偷令私放囚臣
張春華被奴僕攙扶著見到曹丕,憑著最後一點力氣,
將冒死帶來的璽綬交給了曹丕後暈倒。
鄴城大臣紛紛請求曹丕攜璽綬繼位,曹丕堅決要等天子詔命、曹操遺詔再登基。
司馬孚力建曹丕登基,張春華和司馬懿冒死送出璽綬,
就是為了讓曹丕登基;曹丕不堪其擾,拿出璽綬震懾。
張春華醒來看見郭照,連忙詢問郭照曹丕是否已經繼位,
郭照也知道此時沒有天子詔命等重要條件,僭越立法制度登基。
張春華心中十分著急,郭照安撫張春華先養病,自己去試探曹丕口風。
郭照探得曹丕口風,曹丕堅持要以太子身份名正言順登基,不願意違背立法制度。
張春華帶著郭照去求王后,只要王后寫冊書就算是名正言順。
群臣紛紛跟隨郭照去求王后,只有王后才可以救所有人。
王后寫下冊書命曹丕登基,曹丕只要遵從王后便是孝,繼承王位就是順。
於是乎,曹丕在鄴城登基,下草詔率鄴城五萬大軍前往洛陽平叛。
洛陽監牢內,司馬懿、賈逵被打得渾身是傷,
賈逵不明白為何司馬懿有機會出城卻又回來,
司馬懿告訴賈逵,洛陽四十萬兵馬的家人都不在洛陽,試問有誰敢跟著曹彰造反。
正是因為這一點,司馬懿才大膽地留下來。
曹植來到曹丕府上,假借兄弟重聚喝酒慶祝,將曹彰灌醉偷走權杖,
來到牢內將司馬懿、賈逵兩人帶回府中解開鐐銬,摒退下屬將二人釋放。
現下曹植手中有一枚權杖可以放一人出城,去鄴城給曹丕報信。
司馬懿主動要求留下,請身為大夫的賈逵出城,以大夫職位更能取得群臣信服。
曹植帶著賈逵來到城門口,假稱賈逵是曹彰信使,將賈逵送出洛陽城。
回到府中,曹植與司馬懿共飲杜康酒,喝得醉醺醺的。
曹彰被丁儀喊醒,連忙趕來將司馬懿和曹植捆綁,押送斷頭臺要斬殺。
曹彰率軍守城門,夏侯惇與司馬師攜曹丕軍令,前來平叛洛陽。
夏侯惇口述曹丕詔書,釋放司馬懿、賈逵,奉先王靈柩回鄴城;
凡擅自興兵者視為謀反,釋兵投降者不究;打開城門者賞金一千,生擒曹彰者封邑百戶。
聽到這條詔書後,曹彰身側將士紛紛動心,一將士趁曹彰不注意偷偷跑下城樓,
將城門打開迎接夏侯惇進城,曹彰也被身邊將士寶刀架脖控制。
斬殺時間即將到來,汲布突然出現將劊子手打傷,暫時救下司馬懿。
夏侯惇率軍進城後,司馬師連忙帶著軍令旗趕到斷頭臺,下放詔令釋放司馬懿和曹植。
洛陽平叛後,曹丕率軍快馬趕來,就洛陽王宮臨朝登基,群臣紛紛朝拜新王。

第25集
司馬懿欲推行新政 才女柏靈筠現身
曹丕登基後,大肆冊封有功之臣,武將之中,
夏侯惇為大將軍,曹仁為車騎將軍,曹真為鎮西將軍;
文臣中,陳群為尚書令,司馬懿為禦史中丞,司馬孚為中書郎。
丁儀自知罪責難逃,自縛雙臂於大殿之上請罪,
曹丕知道丁儀這麼做就是想在史書上留下點好名聲;
曹丕偏不讓丁儀如願,下令將丁儀家族男性盡數斬首,女性發配充官妓。
登基大典過後,曹彰帶曹植逃回各自封地,
曹丕心懷仁義不忍再兄弟相殘,便隨兩兄弟而去,不再理會。
太后(即卞夫人)十分憐愛曹植,曹丕任由曹植回封地這件事令太后很不開心,
批評曹丕擠兌兄弟;無論曹丕如何辯駁,太后就是不聽。
因曹丕下令輟朝,司馬懿下朝後回府與司馬防商量推行新政的事,
如若由司馬懿帶頭推行文臣制度,那些武將肯定會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這件事只有讓士族大夫氣頭才有成功地可能。
司馬防拿出自己費盡心思才得到的蔡邕字帖交給司馬懿,
那些士族大夫癡愛蔡邕字帖入迷,
苦於戰事紛爭蔡邕字帖多被損毀,只有其女蔡文姬手中還有收藏。
司馬懿拉著那盒字帖去找鐘繇,鐘繇看見蔡邕字帖眼睛都在發光,連連讚歎蔡邕書法奇絕。
司馬懿照搬司馬防的話誇讚蔡邕字帖:
筆法奇絕,骨氣洞達,精彩飛動,氣淩百代,鐘繇頻頻點頭同意。
司馬懿將字帖贈送給鐘繇,本希望鐘繇可以當那只出頭鳥帶領士族大夫,替自己推行新政。
鐘繇知道這出頭鳥不好當,婉言拒絕後回贈給司馬懿八字箴言:只可制衡,不可掣肘。
司馬懿謹記在心,回到家後立刻閉門入書房書寫新政;
深夜,陳群帶著一個包裹來找司馬懿,司馬懿看著包裹內物體形狀眼熟,
等陳群解開包裹露出裡面的描金木盒以及盒中蔡邕字帖,
司馬懿才看出這是自己送給鐘繇的。
陳群似乎並不知道字帖來歷的源頭,拿著字帖似獻寶般給司馬懿看,
司馬懿順應陳群的好意,推脫幾句便將字帖收下。
陳群此次前來,是為了推行新政一事,陳群已經寫好了奏章,想出了九品官員的制度;
想法很新穎也適合推行,但陳軍覺得有些地方還需要修改,所以特來找司馬懿商酌。
兩人徹夜商酌奏章,直到天亮才將奏章修改完畢。
司馬懿拿出字帖又回送給陳群,並把字帖曲折的歷程告訴陳群。
陳群略感尷尬,捧著字帖向司馬懿致謝。
曹操死前,曾有郡守向其進獻才貌雙全的女子柏靈筠,
可惜柏靈筠還沒見到曹操,曹操便已經崩殂。
曹丕將此女留下,給出柏靈筠三條可供選擇的路,一條是暗路,兩條則是明路。
柏靈筠聰慧敏捷,知道曹丕不會讓自己選擇前兩條,主動要求走暗路。
曹丕與司馬懿曾是生死相托的朋友,
如今曹丕登基司馬懿作為臣子一斤不再是生死朋友那麼相近,
司馬懿又是聰明得不會犯錯的人,因此曹丕需要一個人去監視,而這個人就是柏靈筠。
柏靈筠對司馬懿起了好奇心,請求曹丕借給自己幾個校事府的人,
先查清楚幾件事,再讓自己見一見司馬懿;曹丕點頭同意。

第26集
曹真擬表請曹丕稱帝 司馬防逼二子回溫縣
曹真、夏侯玄、夏侯尚、曹彪、曹休等人正在府中聚會,
眾人得知陳群在司馬懿家中呆了整整一夜至今還沒出來,肯定實在寫新政策的奏章。
曹真等人也緊隨其後,商量著要寫個奏章上去;
曹操生前說過一句若天命在吾,吾為周文王,夏侯玄參透其中深意,
昔日文王之子武王伐紂立周,曹操這是希望自己的兒子稱帝。
司馬孚看見司馬懿和陳群商酌寫好的奏章,好奇拿起來翻閱,
司馬孚通篇只看到四個字:千夫所指。
司馬孚勸司馬懿不要當這個出頭鳥,自招武將的彈弓。
司馬懿告訴司馬孚,自己這是在為曹丕爭權位,而不是和曹丕相爭。
早朝開始,曹真率先把自己的奏章遞交給曹丕看,希望曹丕能夠順應天意稱帝;
曹丕自認為年紀尚輕資歷尚淺,將此事擱置一旁。
司馬懿拿出自己的新政奏章上表,簡述了奏章上的新政內容,
頓時遭到一大批胸無點墨的武將大肆謾?,朝堂之上混亂一片。
柏靈筠躲在暗處偷偷看著,司馬懿的一言一行盡收柏靈筠眼底,
柏靈筠對司馬穎情竇初開,心中已經選定了人。
下朝之後,曹真、夏侯玄、曹彪等人圍在曹丕書房,
力勸曹丕馬上稱帝以魏代漢,曹丕以時機未到作為推脫。
夏侯玄問起司馬懿的九品選官政策,曹丕不想讓曹真等人知道政策內容,
而去找司馬懿的麻煩,胡亂說只是些亂七八糟的話蒙混過關。
曹真邀請所有人一起喝酒宴飲,酒精將武將麻醉,
夏侯尚等人開始說些沒大沒小的話,曹丕也不追究任由夏侯尚等人胡言亂語。
宴飲正開心,司馬懿拉著奏表前來請奏,曹丕喝酒喝得有些迷醉,
拿著奏章卻不想看,曹真直接搶過奏章扔在地上。
夏侯玄趁亂將奏章撿了起來,走回座位上藏於袖中。
司馬懿攪了宴飲,曹真拉著司馬懿強行喝酒,
司馬懿喝完一壇酒,臨走前意味深長地看了身後一眼。
柏靈筠在竹簾後窺見這一幕,對司馬懿的興趣越來越深厚。
回到府後,施內監奉曹丕的命令來府中給司馬懿送醒酒湯,
因新政中寫有不許內監干政,司馬懿故意裝醉向施內監請罪。
施內監笑著拘禮表示並不在意,送過醒酒湯後便離開了。
司馬懿打開醒酒湯的蓋子,幡然醒悟立刻洗臉前往書房繼續書寫新政,
曹丕送來醒酒湯的目的就是希望司馬懿能當出頭鳥,
推行新政推舉士族大夫,抑制宗親壯大。
可這是吃力不討好的事,司馬防不希望自己兒子受曹家人指責,勸諫司馬懿悔改。
然而司馬懿把自己的性命和新政捆綁在一起,一心撲在新政上。
司馬防藉口夢中夢見老家溫縣的祖墳被大水沖了,
拉著司馬孚和司馬懿要回溫縣去看看,要是司馬孚和司馬懿不願意回去,
那麼司馬防就死在半路上給他們看。
無奈之下,司馬孚只好去找司馬懿,拽著司馬懿回溫縣。
回溫縣的路上,司馬懿看見收糧食的小職員正在收糧,
一位收糧員故意把桶裡的米傾倒,複又吩咐前來繳納糧食的老人用米填滿;
負責登記的收糧員鄧艾看見,立刻攔住用手將灑出來的米捧進桶中;
此舉惹怒了其餘收糧員,紛紛上前對鄧艾進行拳打腳踢。
自從酒宴上撿到司馬懿的奏章,夏侯玄回去後看了一遍,
心中有些疑惑去找曹真解疑,曹真大字不識幾個,
看見奏章上密密麻麻的字便煩,於是乎夏侯玄簡述了奏章內容。
曹真聽到司馬懿的新政要削弱武將的勢力,氣得不行,立刻找來叔叔們商量。

第27集
曹洪率親兵滋擾司馬府 司馬懿強烈要求坐牢
鄧艾指著兩個毆打自己的同僚,警告如若再毆打就上表曹丕。
司馬懿看見一個小小的官吏都敢作敢當,
自己作為禦史中丞更不能畏首畏尾,司馬懿掉轉馬頭立刻往城中狂奔。
鄧艾帶著一身傷回到家,鄰居小妹子夜看見鄧艾一身傷十分心疼,
連忙替鄧艾拍打身上灰塵,給鄧艾盛粥做菜。
子夜扭捏著告訴鄧艾,自己父親已經說了一門親事給自己,
鄧艾傻乎乎地不知所措,子夜假裝生氣丟下飯碗離開了鄧家。
彼時司馬府大門緊閉,曹洪帶著一隊弓箭手前來拍門,聲稱要請司馬懿去狩獵。
侯吉聽見敲門聲外出向曹洪解釋,遭到曹洪射箭恐嚇,一時間司馬府的門板成了篩子。
張春華帶劍出門維護司馬家尊嚴,
聲明假若是曹丕的意思闔府叩謝感恩,倘若是曹洪私下所為必要一個說法;
劍拔弩張之際,司馬懿騎馬回到府前阻止。
曹洪仗著自己姓曹恣意妄為,
司馬懿搬出昔日孝文帝劉恒為平定宗親作亂親殺堂叔劉安一事,
暗示曹丕不一定會留著曹洪撒野。
曹洪被司馬懿戳到軟肋,撂下狠話率親兵離開。
張春華拔下設在侯吉手中鍋蓋上的箭矢,將箭矢物歸原主射給曹洪,
曹洪看著射在木板上的箭矢,回頭惡狠狠瞪了一眼司馬懿。
曹丕正和曹真爭論司馬懿新政的問題,內監附耳在曹丕身旁說了些事,
曹丕得知曹洪帶著親兵跑到司馬府門前射了門板,大怒不已。
曹丕傳召所有宗親,當眾宣佈將參與的親兵斬首示眾,曹洪罰俸三個月;
曹洪正想仗著自己親叔叔的身份任性,夏侯尚立刻喝止。
為了躲避大臣和武將的奏表,曹丕在郭照屋內悠閒地吃葡萄,兩人互相調情甚是開心,
阿翁前來稟報司馬懿拉著滿滿一車的奏表求見曹丕,曹丕隨口便將司馬懿打發回去。
下午,曹丕召來曹真,下令命曹真、曹洪等親家軍
借道譙縣去討伐孫權;曹真、曹洪十分興奮,
決定不帶任何文臣士族隨行,包括當過軍師的司馬懿。
第二日一大早,張春華叫醒忙碌了整整一夜的司馬懿,
司馬懿醒來聽說曹丕要遊行,連忙要張春華拿來奏表去上報;
誰知張春華隨手拿了空白竹簡,司馬懿卻渾然不知。
等到了王宮前面見曹丕,司馬懿打開竹簡正準備照著念,
滿目空白才發覺張春華拿錯了竹簡。
曹洪和曹真立刻帶頭要求懲罰司馬懿,曹丕問過陳群得知。
像司馬懿這樣的奇葩情況有史以來還是第一次,無例可循。
曹丕將司馬懿交給陳群的尚書台處理,
陳群向來與曹丕交好,到了尚書台也只是隨便聊幾句。
司馬懿借著此時跑到鐘繇任職的廷尉府,非說自己有罪求著鐘繇把自盡關進牢裡;
鐘繇特意吩咐屬下給司馬懿開了單間,筆墨紙硯還有抹布一應俱全。
司馬懿悠然自得地在牢內耍起五禽戲,
負責鎖門的士卒看著司馬懿鬼怪的舉動,好似在看猴戲一般。
突然間,司馬懿對著士卒粲然一笑,嚇得士卒立刻告退離開。
太學中的重臣們的公子聽聞司馬懿被關入了大牢,鐘會作為代表回到廷尉府詢問鐘繇;
鐘繇指著屬下手中的飯盒調侃道,自己已經淪落到給司馬懿送飯的地步。
鐘會拉住鐘繇把太學內學生們想要上奏曹丕,一起解救司馬懿的事告知;
鐘繇建議鐘會等學生寫一份奏表,共同署名省去曹丕挨份看的麻煩。
鐘會這才知道,司馬懿並不會有事。

第28集
天子三送皇位曹丕 柏靈均司馬懿初見
譙縣行宮內,曹丕正舉行家宴款待譙縣的親室宗族,
吩咐阿翁給沒見過新水果的親室奉上葡萄,邀請親室一起品嘗。
曹丕問起鄉親們可有田耕種,頓時所有人都默不作聲,
曹丕意識到事態有變,命阿翁去把譙縣縣令找來,帶著田冊等來見自己。
縣令告訴曹丕,譙縣乃是各位王室宗親的故居,
譙縣的田都有各位將軍劃分一塊作為祖墳。
曹丕氣得將竹簡砸在地上,縣令嚇得瑟瑟發抖,在阿翁的提示下縣令才告退。
縣令告退不久,天子使者張音和鐘繇同時求見,曹丕先召見了張音。
張音帶著天子劉協的旨意前來,曹丕坐在床前洗腳沒有跪下接旨的意思,
張音只好站著將旨意宣讀,劉協要把皇位讓給曹丕,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曹丕依舊不肯接受。
張音無奈只能先行回到劉協宮內稟報,鐘繇帶著三樣寶物前來面見曹丕,
曹丕激動地連鞋子都不穿上前迎接,對待張音與鐘繇的態度可見一斑。
鐘繇拿著自己的奏表、司馬懿在獄中寫的十條新政、
千百位太學學生聯名上書的奏表給曹丕看;
曹丕知道士族以司馬懿為榜樣,此次聯名上書正是為了新政的推行。
劉協聽說曹丕還是不肯接受,猶如坐在熱鍋上的螞蟻,
情急之下親自前往譙縣去求曹丕。
天下皆知,劉協做了二十多年的傀儡皇帝,整日整夜睡不著覺,鬚髮已然斑白;
為了尋求心中安穩,已經多次下旨要禪讓皇位給曹丕。
張音舉著聖旨跪在曹丕面前懇求,曹丕和曹真正在吃野鴨烤肉,
曹丕被煩擾得無奈,吩咐曹丕帶了五千親兵去覲見劉協。
宮道上的守將看見曹丕,連喊陛下萬歲,聲聲震撼不已。
劉協翹首望著門口,看見曹丕進來連忙拿起玉璽塞進曹丕手中,
萬般請求曹丕登天子之位。
曹丕看著手中朱砂印的玉璽,思忖後決定答應劉協,登基稱帝。
曹丕問劉協沒了天子之位,最想要的是什麼。
劉協一生都沒有走出過皇宮,最想要出宮去走一走看一看,
去陽光最美好的地方當一個行醫者,診治兩個病人,為天下做一點事情。
曹丕答應劉協,冊封劉協為山陽公,整個陽光最好的山陽縣都給劉協,
在那裡劉協可以繼續稱朕,接受天子的禮儀待遇。
曹丕半蹲著告訴伏在地上的劉協,下輩子再來就為自己而活著,
劉協心中最大的心事落地,不知是遺憾還是欣慰竟然慟哭起來。
有了天子的旨意和禪讓的玉璽,曹丕在百官的擁戴之下順利稱帝,
大漢朝在這一天走到了盡頭,而曹魏的第一個朝代也掀開了新的篇章。
曹丕派人將司馬懿悄悄接來,由司馬懿當眾宣讀新政並推行;
事後曹真立刻要去曹丕給一個說法,曹丕藉口如若司馬懿被處置,
士族必定不會放過自己為由,將曹真擋了回去。
登基大典過後,司馬懿奉命回到鄴城駐守,路上被帶到一處清靜優雅之地,
門童告訴司馬懿陛下有請,司馬懿以為是曹丕,畢恭畢敬地跟著門童走進屋內。
柏靈均正在屋內彈琴,司馬懿以為柏靈均就是使者,跪在地上準備接旨,
柏靈均告訴司馬懿自己就是聖旨,曹丕下旨讓自己留在司馬懿身邊。
司馬懿已有張春華這位賢慧善良又能幹精明的妻子,斷然不會接受外來的妾室,
司馬懿轉身就要回去問曹丕,柏靈均立刻喊住司馬懿
,告訴他馬車已經離開而且司馬懿不能抗旨。

第29集
張春華吃醋司馬懿罰跪 柏靈筠調戲司馬懿
柏靈筠特意在亭中設宴款待司馬懿,菜飯都是親手準備,
司馬懿只嘗了一小口,柏靈筠旁敲側擊詢問司馬懿與張春華之間的感情,
司馬懿心裡記掛著張春華,對於柏靈筠的發問能簡潔便簡潔一些。
晚膳吃得如坐針氈,柏靈筠打著聖旨的旗號強行把司馬懿留下,
命貼身奴婢小沅給司馬懿準備了熱湯沐浴。
小沅二話不說上手就扒司馬懿的外衣,司馬懿驚恐地抓住外衣看著柏靈筠;
柏靈均稱沐浴是聖旨要求,不得不洗。
司馬懿連忙躲開小沅的第二次扒衣,
柏靈筠只能先讓小沅退下,準備親自伺候司馬懿沐浴。
司馬懿與張春華夫妻恩愛伉儷情深,萬般不願意和柏靈筠同處一室。
柏靈均拿出曹丕親自寫的聖旨給司馬懿看,司馬懿跪在地上頭也不抬,
柏靈筠被司馬懿的一番固執逗樂,允許司馬懿自己奉旨沐浴自己奉旨休息。
柏靈筠拿著聖旨十分歡樂,留下一句攻克乃還,
便蹦蹦跳跳地走回自己房間,將原本監視司馬懿的人撤下,
自己坐在銅鏡前梳妝,一邊梳發一邊問小沅自己是否胖了。
小沅不明所以地看著柏靈筠一副思春樣,心中頓時了然。
張春華在家中等待司馬懿一天一夜都不見人,著急的不行,
派司馬昭和司馬師四處詢問司馬懿的去處。
司馬孚雖然比司馬懿後啟程回鄴城,卻比司馬懿先到;
司馬孚告訴張春華,曹丕親自派了人護送司馬懿回來,
要說司馬懿去了哪裡,只有曹丕知道了。
曹丕風塵僕僕回宮,甄宓帶著一雙兒女曹叡與東鄉迎接,
曹丕問過兒女功課之後,吩咐妻妾們告退,獨獨將郭照留下照顧自己。
曹叡看見曹丕把郭照留下,眉頭緊皺甚是不悅,甄宓見狀立刻拉著兒子離開了。
郭照向曹丕打聽司馬懿去處,曹丕在郭照手心寫下答案,
如若郭照告訴了張春華答案,今晚就不要留在自己身邊;
郭照左右為難抓著曹丕的手久久不肯放,一臉憋屈的樣子令人心疼。
曹丕同意郭照去找張春華,郭照委屈地噘著嘴不起身,
曹丕哄勸一番後才放心跑了出去。
第二日一大早,司馬懿便坐在書桌旁寫奏表,希望曹丕早點放自己回去,
柏靈筠想盡辦法湊近司馬懿,都被司馬懿拒絕了。
柏靈筠聲稱自己看過新政內容,覺得新政有一些不妥之處,
司馬懿被新政吸引與柏靈筠商談,
柏靈筠認為新政中人才評選容易被士族壟斷,寒門子弟無法為朝廷盡忠;
再者容易豢養以家族為勢力的權臣。
司馬懿贊同柏靈筠的說法,藉口關心新政要回鄴城去看看,不回去心裡慌得很;
柏靈筠來到伏羲琴旁彈奏司馬懿常聽的曲子,邀請司馬懿一起彈奏靜心,
司馬懿不從便讓司馬懿誤以為伏羲琴下有聖旨。
司馬懿抓著琴就要掀起來看,
柏靈筠一手壓住要求司馬懿彈奏完再看,司馬懿不得不開始彈奏。
琴聲響起不久,張春華提著劍闖了進來,司馬懿嚇得眼睛都瞪大了,手停在琴上一動不動。
張春華大聲質問司馬懿在幹什麼,司馬懿戰戰兢兢地回答正在奉旨彈琴,琴下有聖旨。
張春華一腳踢翻伏羲琴,琴下什麼也沒有,這下司馬懿更加驚恐,
被張春華揪著耳朵拎起來,又挨了一拳在眼眶上。
柏靈筠站起身維護司馬懿,委婉勸張春華不要在曹丕賜下的別院放肆,
張春華以教訓自家夫君為由,將柏靈筠的說辭擋回。
司馬懿半推半拉把張春華拖回家中,張春華氣得火冒三丈,
司馬懿跪在地上和張春華一邊吵架一邊解釋。
張春華越聽越冒火,司馬懿極力解釋澄清。
兩人嗓門一個比一個大,司馬師推門進來看見司馬懿跪在地上,甚是好奇問自己爹在作甚。
司馬懿擔心司馬師知道自己正在罰跪,藉口在替張春華找玉簪子,
張春華順勢拔下頭上一枚玉簪攥在手裡,配合司馬懿演戲。
司馬師認為張春華和司馬懿二十年風風雨雨不容易,再多一個女子不合適。
司馬懿告訴司馬師自己一定會好好處理這件事,
吩咐司馬師出去把門關上,在府裡不要風言風語。司馬師聽話地關門出去了。

第30集
柏靈筠進司馬家門 鄧艾因口吃被驅趕
司馬懿向張春華解釋,聖旨上寫了攻克不還四個字,
雖然曹丕下令要自己和柏靈筠同處一室,但司馬懿有心無力。
張春華聽到有心無力四個字,心中怒火猶如加了油更加盛怒,
照著司馬懿胸口就是一腳,複又拿起坐墊暴打一頓。
一直趴在窗邊偷聽的司馬昭推門而入,
勸司馬懿和張春華好好珍惜二十年的夫妻感情,不要被外來的女人破壞。
甚至開玩笑,如若那個女人真的趕來,那就毒死她。
司馬懿知道外面有一排人在聽窗根,
連忙讓司馬昭退出去把窗邊的人都趕走,吩咐所有人不要在府裡風言風語。
張春華氣得不行,懲罰司馬懿跪在地上反省。
司馬懿為了防止司馬防來查,讓張春華把玉簪子給自己,
張春華將玉簪遞給司馬懿後,氣得坐在床上狂哭不止。
司馬懿心中也很是煩惱,將玉簪隨手一拋,跪在地上緊縮眉頭。
第二天一大早,司馬懿就按照張春華的命令,去找曹丕退回柏靈筠。
曹丕拒絕司馬懿的請求,不允許司馬懿抗拒柏靈筠,否則就下旨把張春華給休了。
司馬懿不得不接受柏靈筠,灰頭土臉地回到了家。
剛到家門口,司馬懿便看見柏靈筠帶著小沅在門口等著自己。
司馬懿被逼入絕境,無奈得一點辦法也沒有,找張春華好言商量。
小沅聽說張春華在司馬府門口以一把劍趕跑過曹洪將軍幾十人,
連忙要去拿傢伙給柏靈筠防身,柏靈筠擔心司馬府的人會看出端倪,
吩咐小沅不要輕易把校事府的功夫展示出來。
張春華愛司馬懿很深,打死不同意和別的女人共同分享,
如果真的要這樣不可,那就讓曹丕賜一個男人給自己,以示平衡。
司馬懿吃醋將汲布的名字說了出來,張春華氣急之下將脂粉砸在司馬懿臉上,
司馬懿被惹急搬出自己才是司馬家的主人來鎮壓,
回到府門前將柏靈筠迎進府,並安置在西廂房內。
張春華帶著司馬昭和司馬師闖入西廂房,提劍就要把柏靈筠和小沅趕出去。
司馬懿連忙阻止張春華犯糊塗,
柏靈筠是曹丕安插在司馬府的眼線,萬萬殺不得,否則就會有難。
柏靈筠上前給張春華行禮,張春華一點也不領情;
司馬懿故意言語刺激,使得張春華提劍就追著司馬懿打。
司馬師、司馬昭、侯吉、司馬孚四人跟在夫妻兩人身後圍著院子跑,
六個人圍著院子跑了好幾圈,直到筋疲力盡才暫時停了下來。
司馬懿拉住張春華,吩咐她使勁嚷嚷,
過了三五天柏靈筠受不了了就會自己跑出去,說完司馬懿撒丫子便跑。
張春華不明所以,還是按照司馬懿的要求使勁地嚷嚷。
司馬懿的新政頒佈之後,士族子弟以及寒門子弟立刻就去小中門報名。
鄧艾也帶著自己的屯田之策去報名,鐘會也在其列。
鐘會自報家門,其父鐘繇乃是廷尉。
考評官聽了立刻就下臺迎接鐘會的竹簡,親自恭送鐘會。
輪到鄧艾時,因為鄧艾口吃而被考評官嘲笑,連帶著寫有屯田之策的竹簡也被丟了出來。
鐘會看見便將竹簡撿了起來,拿回家翻看。
鄧艾因為生理缺陷被嘲諷,子夜知道鄧艾時因為自己不在身邊而緊張,
建議鄧艾下次去時帶上自己,鄧艾就不會那麼緊張而口吃了。
鄧艾和子夜惺惺相惜,兩人情投意合,依偎在一起十分融洽。
鐘會看過鄧艾的屯田之策覺得十分在理,帶著竹簡親自去找鄧艾。
鄧艾一把奪過竹簡塞在懷裡,鐘會誇讚鄧艾的屯田之策甚好,希望鄧艾能夠再講得詳細一點。

第31集
司馬懿舉薦鄧艾 司馬懿抗旨不尊
鄧艾的同事們不知道鐘會身份,上前拉扯鐘會欲將其趕走,
門外突然進來一位縣衙官吏,聲稱禦史中丞舉薦了鄧艾,前來引領鄧艾去縣衙報名。
鄧艾一臉茫然,自己並不認識禦史中丞,居然會被舉薦。
從縣衙出來後,鄧艾一路快步回家,
將子夜高高地舉起轉了一圈,把成功報名的消息告訴了子夜。
司馬懿為了躲避家中兩位夫人的鬧騰,貓在尚書台一邊工作一邊住宿,
陳群看見司馬懿眼角和額頭上的傷口,一眼就看破那是張春華的傑作。
陳群自告奮勇要求司馬懿帶自己回家,由自己去勸一勸張春華,學習三從四德變得規矩點。
陳群進屋勸慰張春華沒多久,便捂著臉喊著夫人留步走了出來,
司馬懿和侯吉上前詢問進展如何,陳群放開擋著臉的手,
露出臉頰上貓抓般地傷痕,鮮紅而又醒目。
司馬懿極力忍著笑,指著自己額頭上的傷口,開導陳群想開點,
好在張春華手邊沒有傢伙物什,不然陳群的傷比自己額頭上的還嚴重。
司馬懿悄悄回家又悄悄離開,在尚書台住了好幾日。
司馬昭跑近尚書台,告訴司馬懿張春華多日米水未進,司馬懿連忙跟著司馬昭回家去。
司馬師拿著飯菜苦勸張春華吃飯,張春華巋然不動不肯吃;
司馬懿拿過飯菜哄著張春華吃飯,張春華堅持心中那份原則,拒絕吃飯。
這時,柏靈筠走進門主動要求離開,特此來向司馬懿和張春華辭行。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司馬懿立刻出門送柏靈筠,
柏靈筠提醒司馬懿如今新政實施在即,要趕緊想辦法穩住宗親和將領,給曹丕一個合理的答覆。
這次新政關係到司馬懿全部的身家性命。
柏靈筠離開司馬府後,郭照乞求曹丕收回之前下給司馬懿賜妾的旨意。
曹丕不想聽郭照求情的話,用恩寵作為威脅。
郭照跪在地上癟著嘴,倔強地看著曹丕不說話。
曹丕索性一狠心下旨將郭照打入冷宮反思,又下旨命令張春華把柏靈筠接回家,
不然也就不用賜死,直接讓司馬懿休了便是。
施淳(即施內監,阿翁)奉旨來到司馬府宣旨,旨意剛剛宣讀完畢,張春華便拒絕接柏靈筠回家。
司馬懿尋思良久,將旨意順勢接下後,竟讓施淳回去轉告曹丕,
自己寧肯休了張春華,也不會讓柏靈筠進門。
氣氛一下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無論是站在門外圍觀的司馬防等人,
還是負責宣旨的施淳,都被司馬懿夫妻倆的舉動弄得舉手無措。
張春華和司馬懿同心同德,寧願合離也不願意接納一個妾。
這時,尚書台被那些宗親將士所推舉的八百多個子弟團團圍住,
因為司馬懿將那些不識字的子弟名字全部撇掉,只留下了沒幾個符合要求的人才。
曹真、曹洪很是生氣,慫恿子弟去尚書台找司馬懿鬧事;
陳群等人在尚書台招架不住,趁亂跑出來到司馬府。
陳群問司馬懿是否接旨,得知已經接旨後立刻拉著司馬懿就要走。
尚書台被幾百個落選子弟圍住,揚言司馬懿選了鐘會就是徇私賣放,鬧得不可開交。
施淳告訴陳群,司馬懿雖然接了旨,但是司馬懿寧肯休妻也不願意讓柏靈筠進家門。
陳群一聽,前幾日勸導張春華的那股子勇氣又來了,
正要張口說三從四德,見張春華有動手之勢連忙改口為相夫教子。
張春華以外人無權管理自己家事為由,拒絕陳群的好言相勸。
陳群看著施淳,商量著把曹丕準備的第二道聖旨拿出來宣讀。

第32集
曹丕下旨威脅司馬懿 鄧艾攜子夜考試
陳群從袖子裡拿出聖旨遞給施淳宣讀,
施淳打開看了一眼立刻合上,將燙手的山芋丟給陳群宣讀。
陳群看了一眼,猶豫片刻詢問司馬懿是否真的要宣讀,得到司馬懿首肯才開始宣讀。
旨意寫明,如若司馬懿抗旨不尊便革去一切官職。
司馬懿將書桌收拾乾淨,對著聖旨感謝曹丕的恩德,
為了張春華願意辭官,如果張春華心碎,這個家也就散了。
回旨後,司馬懿站起身向陳群挑了挑眉,拿起官帽往外走;
張春華立刻喊住司馬懿,要求司馬懿回來跪著接旨。
司馬懿就是不願意接旨,司馬防拿起拐杖打在司馬懿腿上強迫司馬懿下跪。
司馬師、司馬昭、侯吉三人全部上前捂著司馬懿的嘴巴,不讓司馬懿說出抗旨不尊的話。
張春華替司馬懿接旨後,擦乾眼淚離開了正堂。
司馬懿見張春華走了,這才鬆懈精神癱軟在地。
柏靈筠也不容易,本就不是心甘情願,
如今鬧得雞犬不寧,多多少少的罪責也該有柏靈筠承擔的一份。
再入司馬府後,柏靈筠為了邀恩寵親自下廚準備家鄉菜,
等著司馬懿從尚書台回家,陪著他一起吃飯。
司馬懿回到尚書台主持考試,鐘會因為被評論為上品,因此要接受複試。
陳群以為司馬懿回親自複試鐘會,沒想到司馬懿居然讓外面落選的子弟去考問鐘會。
鐘會並不害怕外面的子弟,欣然應允出門複試。
鄧艾由尚書台官吏領著來到司馬懿面前考試,
然而子夜不在身邊鄧艾十分緊張,口吃的毛病又暴露了。
不僅是陳群覺得糟心,連主筆記錄的官員都在嘲笑鄧艾。
鄧艾扭頭便走,回到家裡二話不說拉著子夜就跑,一路跑回尚書台重新考試。
有了子夜陪伴在身邊,鄧艾對待入流,說出的屯田之策十分新穎且適用,
由當地駐軍負責屯田,既可以種糧食又可以補足軍需,
淮北淮南種田的地方很多,三年下來可以有三千萬斛糧食,可供十萬大軍五年的軍需。
鄧艾的考試順利通過,司馬懿找到了一個出身寒門的軍事良才。
鐘會那邊也通過了千百個子弟的刁難考問,
鬧事的子弟紛紛倉皇而逃,陳群看著鐘會連連感歎後生可畏。
司馬懿看著鄧艾畫出的屯田劃分圖,也誇讚鄧艾後生可畏。
尚書台考試完畢,司馬懿回到家中路過西廂房,
柏靈筠一直等在那裡,看見司馬懿便盛情邀請司馬懿去自己屋內用飯。
司馬懿走了幾步假裝忽然想起自己還有很多考卷要批,
連忙借此推脫了柏靈筠,轉身準備離開。
小沅擋在路上瞪著司馬懿,看得司馬懿心中發毛,趕忙換了一條路走。
柏靈筠吩咐侯吉將飯菜端上桌,又邀請侯吉一起嘗嘗雞湯,
侯吉剛剛結果碗準備吃,小沅又瞪他一眼,嚇得侯吉放下碗就要走。
柏靈筠喊住侯吉,讓小沅把自己從家鄉帶來的絹布拿出一部分送給侯吉,
侯吉推脫不掉只好接受,向柏靈筠表示感謝。
侯吉走後,柏靈筠教導小沅不要隨便瞪人,
自己和她來司馬府是來監視司馬懿的,想要靠近司馬懿就必須對司馬懿身邊的人畢恭畢敬,
對待正室張春華更要禮讓三分更加恭敬,這樣才能打聽到更多的消息。
司馬懿回到屋內,張春華坐在床邊發呆,一天也沒有吃飯。
司馬懿陪著張春華絕食,實在餓得受不了
拿起已經放了好久的糕點塞牙縫,張春華心軟拿來食盒吃飯。
食盒內有一碟竹筍,張春華要求司馬懿把這碟家鄉菜給西廂房送過去,
司馬懿說過自己過西門而不入,堅決不去。
張春華擺好碗筷準備開吃,司馬懿拿起筷子夾了幾筷子竹筍吃掉,
張春華忙問司馬懿吃了什麼,司馬懿拉著筷子敲敲竹筍。
張春華頓時瞪大了眼睛,那碟竹筍是準備毒死柏靈筠的,裡面下了藥;
司馬懿立刻摳喉嚨卻吐不出來,嚇得不敢再吃竹筍,將筷子伸向另外兩碟菜。
張春華一手挪開碟子,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為了驗證竹筍是不是真的被下了藥,司馬懿偷偷地給心猿意馬喂了一塊,
心猿意馬抬頭嗅了嗅卻不吃,司馬懿心慌不已連忙抬頭看張春華。
張春華面容平靜,如果真的下了藥恐怕早就著急上火,
司馬懿這才放下心,抱著張春華溫言相哄。
屯田之策所選中的地方正是譙縣和壽春。
譙縣是曹洪、曹真、曹丕等人的老家,
那些天地都是曹家自己攢下來的,曹洪哪裡肯把自己的田給別人種。
而壽春又是水路要塞,田也是曹家私自所有的,更是沒有分給將士的道理。

第33集
鄧艾子夜終成眷屬 郭照有孕曹丕歡喜
先前曹真就有想法把山陽公的兩個公主送給曹丕,充實曹丕的後宮。
眼下山陽公的兩個女兒已經送到,
郭照又被打入冷宮反思,是時候把新人送到曹丕身邊了。
山陽公的兩個女兒被帶到曹丕面前,曹丕與這兩個公主的身份是舅舅與外甥女的關係,
雖然這兩位公主並不是大公主親生的,但禮儀祖制擺在那裡。
曹真拿出堯舜禪讓的故事來勸曹丕,
當初堯禪讓給舜,舜又娶了堯的兩位公主娥皇和女英。
曹丕被曹真說服,冊封兩位公主為貴人,交給施淳妥當安置。
年紀較小的貴人生性活潑天真,上前與曹丕發問,其爛漫可愛的性格將曹丕逗笑。
兩位貴人走後,曹真順勢提出讓夏侯玄去譙縣當縣令,
美其名曰歷練歷練,實則是作為宗親去鎮壓屯田之事。
曹丕看中夏侯玄的才能,本想讓夏侯玄留在自己身邊重用,
讓夏侯玄出去歷練一下也好,遂下旨同意。
兩位貴人雖然性格天真卻是傲慢得很,途經冷宮看見郭照站在屋簷下,
竊竊私語諷刺郭照不受寵愛,甚至懶得去給郭照行禮問安。
跟在兩位貴人身後的施淳向貴人介紹郭照身份,
因施淳沒有稱她們為公主,遭到一番刁難。
施淳只知大魏公主不知大漢公主,以此反駁貴人。
貴人對郭照有蔑視的輕態,認為郭照不被曹丕重視,
目中無人般從郭照身側走過;施淳看在眼裡卻不說話,
兩位貴人不懂郭照對於曹丕的重要性,
那日冒犯了郭照自然會知曉其中厲害,現在根本不需要提點。
甄宓帶著親手做的羹湯去冷宮看望郭照,郭照見甄宓對自己這般親和,
對於曹丕對自己的寵愛一點也不嫉妒,心中充滿了愧疚。
甄宓已經沒了愛的力氣和欲望,只要東鄉和曹叡平平安安就好,
至於曹丕,有郭照在身旁照顧,自己並不擔心。
甄宓在冷宮內同郭照談了很多話,得知郭照已經懷有身孕,
欣喜之下將消息告訴施淳,借施淳的口轉達給曹丕。
曹丕聽聞郭照有了身孕十分開心,吩咐施淳去冷宮好好照顧郭照,
把冷宮的殘羹冷炙撤換成適合孕婦食用的飲食。
屯田之策固然好,但尚書台內沒有合適的官職專門管理,
司馬懿索性給鄧艾創造了一個官吏--屯田吏,不受當地官員管束。
司馬懿問起上次陪著鄧艾來考試的姑娘,鄧艾的反應標明那是他心愛之人,
司馬懿順水推舟提出幫鄧艾做媒,並收下鄧艾作為學生。
鄧艾連連感恩司馬懿,表示自己用勇氣以譙縣作為屯田的第一個地方,與夏侯氏曹氏作鬥爭。
鄧艾與子夜的婚禮十分熱鬧,司馬懿喝了不少酒,直到深夜才與張春華坐馬車回家。
張春華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小小的官吏,值得司馬懿這麼豁出去;
司馬懿坦言鄧艾是個不可小覷的棟樑之才,大魏的未來就靠鄧艾這樣的人才開創。
回到司馬府後,張春華扶著司馬懿走進家門,柏靈筠帶著小沅在門口等候良久,
看見司馬懿便迎上前行禮,聲稱有重要的事告知。
張春華稍稍走開幾步且並未走遠,小沅看見張春華不避嫌,
一時口快把郭照因為重視與張春華的姐妹情,忤逆了曹丕而被打入冷宮的事說了出來。
司馬懿細問才知道,曹丕下令讓郭照親自去給張春華下休妻的旨意,
郭照顧及與張春華的姐妹情,因而忤逆了曹丕被打入冷宮靜思己過。
柏靈筠雖是曹丕的棋子,但心早就跟著司馬懿跑了,
司馬懿的小姨子出事,她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第二天,柏靈筠頭戴帷帽面見曹丕,費盡口舌替郭照求情,為司馬懿說好話表示忠誠。
曹丕當即下令命施淳將郭照從冷宮內接回來,施淳連忙應允。
柏靈筠回到府中,由司馬懿領著去見張春華,
把郭照回到後宮的消息帶回,張春華聽後心中的石頭終於落地。
柏靈筠勸告張春華儘量不要再和郭照見面,
郭照在宮中舉步維艱,與張春華的姐妹情百害而無一利。
鄧艾婚後沒多久便帶著子夜,一人騎一頭騾子,將包袱掛在騾子上騎著來到譙縣上任。
鄧艾並沒有去當地官員給自己準備的衙門,
而是去邊防駐地租了三間民房,一間自己住,另外兩間給胥吏住。
就連官員送來服侍鄧艾和子夜的兩個婢女,也被子夜趕了出去,
而鄧艾則整日帶著胥吏穿梭在田間測量田地,
記錄所有能用的田地畝數,短短十日就盤點清楚。
夏侯玄與鄧艾同一天啟程,卻是坐馬車前來,比鄧艾晚了三日才到達譙縣。
當地官吏將鄧艾這幾天在譙縣的作為告訴了夏侯玄,
夏侯玄好奇之下騎馬來到田間圍觀,只見鄧艾一身粗布麻衣蹲在田間,
與農民胥吏席地而坐商談田地,絲毫沒有官吏的架子,夏侯玄對此十分滿意。

第34集
劉貴人篡改怨歌行 郭照出手責罰劉貴人
司馬懿決定幫鄧艾撬開宗親們的"虎口",讓鄧艾來"拔牙"收田。
宗親雖然勢力強大,但無宗親軍隊駐守,
恰好賈逵正在帶兵,可以帶一萬兵力去譙縣駐守,幫一把鄧艾。
因屯田之策實施,譙縣有許多宗親帶頭鬧事,
鄧艾下令抓了鬧事出頭者三十五人,派兵押送至交給廷尉處理,
其餘的人都賜了二十廷杖又放回。
當地官吏帶著夏侯玄以及小部分兵力來到鄧艾衙門口,詢問抓捕宗親之事。
鄧艾緊張得又說不出話,子夜急忙拿起水瓢敲了敲缸,
示意鄧艾不要緊張,給了鄧艾一個肯定的眼神。
鄧艾堅定了心開口反駁,這些公田本來就是公家的,
宗親私自佔有就是觸犯法律,理應交給廷尉處置;
而屯田令不受當地官員管束,可自行處置阻止屯田之策實施之人。
夏侯玄啞口無言,帶著兵原路折回。
曹真、曹洪等人為了田地被搶的事氣得不行,圍在夏侯惇病榻前鬧騰,
夏侯惇被擾得無法靜心養病,只好第二日來到司馬府見司馬懿。
夏侯惇贈給司馬懿一句話,水至清則無魚,意在言明新政急不得。
司馬懿知道夏侯惇是在維護宗親,
搬出當初赤壁之戰與現如今孫劉反目、大魏國內民不聊生來反駁;
夏侯惇擔心新政會變成亂政,這才前來問候司馬懿。
兩人閒談完畢,夏侯惇拄著拐杖走出屋沒幾步,突然向後一仰倒地不起,嘴唇發白雙目緊閉。
司馬懿連忙叫來侯吉弄醒夏侯惇,
一探鼻息夏侯惇已經死了,司馬懿感歎自己真是被夏侯惇坑死了。
夏侯惇死在司馬府的消息立刻傳開,司馬懿跑到曹丕面前稟明事實,
然而宗親正好沒由頭鬧事,不管真相還是假相,起了頭在夏侯府鬧事。
曹丕下令在鄴城東門為夏侯惇送信,司馬懿和陳群隨行。
皇宮內,兩位劉貴人正在陪曹丕玩彈棋,
太后和甄宓突然駕到,曹丕吩咐劉貴人先躲在裡屋內。
太后為了曹丕實施新政而收繳宗親霸佔的公田而來,宗親們知道太后心軟,
只要曹丕被太后說到鬆口,就會去求太后懿旨廢除新政。
曹丕堅定不移拒絕收回新政,如若太后覺得宗親吃虧,
那便讓宗親們去攻打劉備和孫權,孫、劉二人有萬畝良田,比中原的殘破田地要好得多。
太后又提出立甄宓為皇后,曹叡為太子,曹丕婉言拒絕。
甄宓懂事地跪下請辭,太后拉著甄宓聲淚俱下,
曹丕不願意立後就是因為當初曹植求娶過甄宓。
曹植和甄宓曾經的事,一直都是曹丕心裡的一根刺。
太后見曹丕這也不肯那也不肯,氣得拉著甄宓便走。
曹丕當即命施淳去尚書台傳旨,後宮不得干政,
群臣不得奏事太后,後族之家不得輔政之權。
司馬懿和陳群立刻將旨意草擬一番,等曹丕審核過後頒發昭告天下。
劉貴人偷聽到甄宓與曹植有故事,回宮後不顧曹丕後宮不得干政的旨意,
偷偷送信給曹真詢問甄宓與曹植的往事。
既然曹真把自己送進皇宮,就要把自己送上皇后的位置。
第二天一早,甄宓和郭照攜手同遊,
經過一處宮牆旁,幾個宮人一邊打掃水池一邊唱著歌。
甄宓聽到一段後猛然回頭,郭照立刻命人傳來宮人詢問,
得知此歌名為怨歌行,是宮中一位夫人所作。
甄宓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
曹丕也聽說了怨歌行,召來宮人詳細詢問。
劉貴人在一旁添油加醋,故意誣陷甄宓和曹植,
惹怒曹丕將曹叡與甄宓分開,曹叡被帶到郭照處暫住。
劉貴人好不容易就快扳倒甄宓,誰知曹叡又被送到郭照那兒去養著,
這不是給了郭照成為皇后的有一個砝碼麼。
正當劉貴人在自己宮內謀劃如何陷害郭照時,
郭照抓著劉貴人宮中的一位宮人,前來問罪劉貴人。
宮人已經招認是劉貴人篡改怨歌行,誣陷曹植和甄宓有私。
劉貴人自恃是漢朝公主,要求郭照稱自己為公主,
郭照以貴嬪身份壓制劉貴人,因貴嬪位次皇后,
有權處置宮妃和宮人,郭照下令杖責劉貴人二十。
劉貴人伏在地上掙扎,其妹妹劉貴人二號得到宮人眼神示意,
跑到曹丕面前跪求曹丕去救劉貴人。
曹丕問起郭照為何會責罰劉貴人,劉貴人二號囁嚅許久才說出了真相。
曹丕來到郭照宮中,郭照主動席槁戴罪跪在地上;
曹丕知道郭照審出了真相,也是為了保護甄宓和曹叡才擅作主張責罰了劉貴人,
因此並沒有責罰郭照,反而與郭照更加恩愛甜蜜。
曹叡獲得曹丕允許,連忙跑回甄宓宮中,甄宓正拿著銀針挑弄燭火,
聽見曹叡聲音立刻丟下銀針迎上前,分別的母子重聚,緊緊擁抱著。

第35集
夏侯惇病逝司馬府前 司馬師夏侯徽聯姻
曹丕帶著司馬懿和陳群來哭靈,
夏侯楙提著劍就往司馬懿去被拿下,清河公主跪求曹丕為夏侯惇做主。
曹真和曹洪立刻帶頭鬧事,曹丕已經問過太醫,
夏侯惇之前身體就不好,去世也是因為中風,不幹司馬懿的事,也不是司馬懿氣死的。
穩住局面後,曹丕頭戴素幘為夏侯惇叩頭哭靈,恭送這位開國老將軍最後一程。
哭靈完畢,司馬懿彎著腰上前給夏侯惇哭靈,
將夏侯惇生前與自己說的一番話公之于眾,夏侯惇憂國而逝,但悲不見九州同。
今日特謝罪于夏侯惇靈前,若自己對大魏有一絲一毫的不忠,當以死謝罪。
曹丕替司馬懿說話,如今九州未定,
還不是同室操戈鬧事的時候,希望宗親不要再尋釁滋事。
曹真心中也知道誰對誰錯,可就是為了自己的個人利益,
不想放過實施新政的司馬懿,咽不下這口氣。
曹真想要用昔日與曹丕在鄴城西面狩獵的恩情,打動曹丕廢黜新政,
曹丕一心想要實施新政,曹真不得已拿出四十萬大軍和宗親家族來威脅。
司馬懿在宮門外等候傳召,曹真走出宮門看見司馬懿,心中怒氣騰騰而來,
抓著司馬懿的手又猛地甩下,眼神中似乎有千萬把利刃,蠢蠢欲動射向司馬懿。
曹丕極力庇護司馬懿,眼下能讓宗親都暫時安耽一點的辦法,
只有讓鄧艾離開譙縣去壽春屯田,讓司馬懿帶兵去平叛,
青徐有曹操收服的黃巾軍,只聽曹操號令,如今沒了曹操正在翻天覆地地鬧事。
司馬懿為了保護張春華的安全,決定不帶張春華去行軍打仗,
至於東院那個柏靈筠,就算自己不帶曹丕也會下令讓柏靈筠隨行。
柏靈筠進宮面見曹丕後,獲得曹丕的印章以便傳遞消息監視司馬懿。
柏靈筠並不想出賣司馬懿,於是此次前往利城青徐,決定不帶小沅去。
司馬懿帶兵離開不久,司馬防日夜憂思自己的兒子,
好不容易能夠起身走走,心中又開始掛心司馬懿的安危。
曹真和曹洪等著司馬防快點兒死,
只要司馬防死了司馬懿就得丁憂守孝,如若司馬懿棄官回家就會令新政顛覆。
為了防止日後宗親因自己死了而鬧事,
司馬防將一份書信交托給曹丕,等待日後自己死了交給司馬懿看。
另外,司馬防特地為司馬師求了婚事,希望夏侯惇的侄孫女夏侯徽可以下嫁,
以此維護宗親與司馬家之間的關係,緩和緊張局勢。
曹丕親自來到夏侯府,借著想吃夏侯尚日前狩獵的野味,
給夏侯尚和德陽鄉主的獨女夏侯徽賜婚,嫁給司馬懿的長子司馬師。
德陽鄉主聽曹丕一番誇讚司馬師的話,欣然答應了婚事。
夏侯徽之兄長夏侯玄親自去見司馬師,替夏侯徽鑒一鑒未來的夫君,
司馬師一身正氣淩然,相貌端正且才華橫溢,
夏侯玄此次前來的目的不止是替妹鑒定夫君,也會為了兩家劍拔弩張的關係。
司馬師向夏侯玄承諾,不論日後兩家人關係如何,
自己一定會對夏侯徽相敬如賓,恩愛有加。
司馬懿用三個月平定了叛亂,家中司馬師的婚事也傳到了司馬懿手中;
另外還有一件大事,司馬懿也知曉,也因此甚是擔心。
曹洪為了干擾新政,特地跑到了壽春去練兵,
司馬懿擔心鄧艾的安全,與柏靈筠商量著對外宣稱病了,暗中去壽春看看鄧艾。
柏靈筠欣然答應,要求與司馬懿隨行,一起去壽春。

第36集
曹洪濫殺無辜子夜身死 司馬師夏侯徽大婚
司馬懿帶著柏靈筠在一處客棧落腳,剛走進客棧便感到氣氛不對,
果然司馬懿剛到桌前就被突如其來的劍刺中右肩。
夏侯楙拿著劍警告司馬懿,這一劍就當是抵消兩家的恩怨,
夏侯楙順勢勸告司馬懿,鄧艾在壽春有難。
躲在暗處的汲布差點兒就要拔劍沖上去,見夏侯楙已經帶了人離開,這才收回劍悄悄走遠。
司馬懿意識到壽春有事,立刻換上官服不顧傷勢快馬加鞭往壽春趕。
此時壽春,曹洪正在找鄧艾的麻煩,誣陷鄧艾偷藏軍糧一千石,正要私自斬了鄧艾。
鄧艾連喊冤枉,子夜不顧一切要衝上前去替夫喊冤被曹洪下令抓住,
用布堵住嘴巴帶到斷頭臺前,親眼看著鄧艾被殺。
劊子手的刀即將落下,子夜掙脫束縛拿出布,
一把推開劊子手護住鄧艾,替鄧艾捱了穿胸一刀。
鄧艾眼睜睜看著子夜被利刀穿透胸膛,身上的力量頓時爆發,甩開桎梏撲在子夜身上大哭。
子夜奄奄一息地望著鄧艾,不過一會兒便永遠合上了眼睛,鄧艾抱著子夜悲痛欲絕。
曹洪殺了子夜正要對鄧艾動手,司馬懿帶著柏靈筠趕到,及時阻止曹洪胡亂殺人。
司馬懿白著嘴唇強撐精神,站在曹洪面前與其對峙,
曹洪幾句話談不攏就要拔刀解決事情,柏靈筠逼不得已拿出天子信印震懾曹洪。
曹洪伸手就要搶,柏靈筠眼疾手快收回信印,警告曹洪不要隨便忤逆天子。
司馬懿宣佈要就地辦案,召來縣令和押糧的人問話。
縣令的說辭說一篇換一篇,明顯口不對心,
司馬懿大怒拍桌,命隨從軍吏拔刀威脅下令說實話。
押糧的人扛不住壓力,把縣令指使押糧的人
半路把一千石糧食藏匿的事捅了出來,還說將軍有賞。
曹洪見事情即將敗露,提劍將其捅死後,帶著人回了軍營。
曹洪走後不久,司馬懿再也扛不住身上的傷,昏倒在地上。
柏靈筠連忙上前,在隨從的幫助下將司馬懿挪到驛館內安置,親自給司馬懿煮藥。
柏靈筠對於自己隱瞞天子信印一事深感抱歉,
司馬懿並不怪罪柏靈筠,相信柏靈筠的為人。
子夜的死給了鄧艾十分沉重的打擊,鄧艾親自將子夜埋葬立碑,
司馬懿由柏靈筠扶著去給子夜上墳。
司馬懿勸慰鄧艾節哀,眼下因為夏侯惇的死失去了譙縣,
壽春不能再因為曹洪而失去,否則新政就會半途而廢。
鄧艾縱然傷心,也懂得新政對於國家的重要性,允諾必盡力而為,將屯田之策推行壽春。
兩人說話之際,自鄴城而來的欽監帶著曹丕詔令趕到,傳令司馬懿八百里加急回到司馬府。
司馬懿立刻攜柏靈筠上馬,一路日夜兼程往鄴城趕。
司馬防的病情已經到了風燭殘年的地步,靠著司馬師的婚事
和司馬懿還未回家的那份意志一直強撐著,能到今天已經是個奇跡了。
施淳奉命給司馬防帶來名貴藥材,醫官受令極力幫助司馬防拖住病情,
施淳偷偷告訴醫官,司馬防的病情不能外泄一絲一毫。
為了能讓司馬防安心,司馬懿來不及包紮滲血的傷口,
只向司馬孚借了一件外披遮蓋傷口,便趕去見司馬防。
司馬防拉著司馬懿的手甚是欣慰,這一拉扯動了司馬懿的傷口,
司馬懿不動聲色攏了攏外披,藉口還有事情處理,死撐著走出門去。
張春華看見了司馬懿的傷勢,連忙上前悄悄扶回屋內照顧。
柏靈筠擔心司馬懿的傷勢,帶著小沅來看望,
柏靈筠命小沅先出去,獨自與張春華在屋內說話。
柏靈筠知道張春華愛司馬懿很深,所以不管張春華說什麼都不會往心裡去,
柏靈筠向張春華保證,一定會給一個交代。
司馬懿的行蹤只有柏靈筠自己知道,至於夏侯楙怎麼會知道,只有曹丕清楚。
柏靈筠氣衝衝地跑去曹丕面前興師問罪,氣得連下跪的禮儀都不管了;
曹丕不禁感歎柏靈筠色令智昏,為了司馬懿不顧言行失禮。
柏靈筠心痛得都快哭了,強忍著情緒請求曹丕放過司馬懿,不要把司馬懿逼入了絕境。
鄧艾妻子的性命,司馬懿的性命都是為了給曹丕忠誠的代價,
柏靈筠希望曹丕能對得起這些人用生命維護的忠誠。

第37集
司馬防遭灌酒致死 郭照遭陷害流產
柏靈筠回到府中恰好遇見張春華,便將進宮向曹丕討要公道。
張春華雖然表面上看柏靈筠不順眼,但心裡還是軟的很,
見柏靈筠為了司馬懿進宮涉險,明裡暗裡讓柏靈筠小心行事,柏靈筠心中很是感動。
時間的腳步漸漸走到了司馬師和夏侯徽婚禮的日子,
迎親的陣仗十分盛大,從夏侯府到司馬府的街上都圍滿了圍觀的群眾。
隨著送親隊伍的前進,禮樂聲、喜花瓣、歡鬧聲鋪天蓋地,處處都充滿了新婚的喜悅氣息。
夏侯徽是曹洪的孫女,為了夏侯徽的婚事特地從壽春趕回,來到司馬府參加婚禮。
陳群也來到司馬府,給司馬府送上賀禮參加婚禮。
送親隊伍到達司馬府,夏侯徽與司馬師各走一邊道路,向著喜桌走去。
喜桌佈置在正殿內,桌上都是亮晶晶的金器。
在侯吉的呼喊聲中,這對新人完成了沃盥、兩次?酒、合巹,最終新婚禮成。
曹真端著酒杯給司馬防敬酒,司馬懿擔心司馬防身體,連忙上前擋酒。
曹真就是沖著司馬防而來,知道司馬防就快死了,拉著司馬防灌酒。
曹洪支開司馬懿和張春華,曹休和曹真大肆給司馬防灌酒,司馬防喝多昏倒在地。
司馬府上下立刻圍著司馬防,曹丕將所有太醫都派去司馬府給司馬防診治。
司馬防彌留之際,還想著自己兩位兒媳的和睦,
拉著柏靈筠和張春華的手,交疊在一起後,又叫來司馬懿。
還沒等司馬懿聽清司馬防要說什麼,司馬防便垂下了手溘然長逝。
司馬防逝世的消息傳入宮中,鐘會入宮請求曹丕下旨,
挽留司馬懿留在鄴城,阻止司馬懿舉家回溫縣丁憂。
曹丕吩咐鐘會代替自己寫下旨意,去司馬府宣旨;
司馬懿得知曹丕不讓自己丁憂,輔佐新政留在尚書台繼續任職;
司馬懿對於司馬防心中有愧但礙於聖旨不得不接受。
郭照因為司馬防的逝世整日無心飲食,甄宓出於好心給郭照送去一碗羹湯,
郭照告訴甄宓自己希望孩子是個公主,因為郭照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日後參與多嫡的爭鬥。
甄宓知道司馬防的死對郭照打擊很大,自己能做的只有寬慰。
曹真得知司馬懿不丁憂,立馬進宮找曹丕要個說法,兩人在宮內爭執不休。
施淳匆匆忙忙跑進來,郭照突然腹痛不止,眼下闔宮醫官都去了郭照宮內。
曹丕立刻趕往郭照宮內看望,一盆又一盆的血水被端出,曹丕心中大慟。
看著郭照難受疼痛的樣子,曹丕很心疼卻無能為力;
醫官跪在地上似乎有話要說,曹丕連忙走出裡屋單獨見醫官。
醫官戰戰兢兢地回答,郭照已非青春年少,此次流產之後恐怕再也不能生育,
曹丕氣得口吐鮮血,生氣浮動險些摔倒。
醫官告訴曹丕,郭照流產不是身體虛弱那麼簡單,懷疑是吃了忌諱之物。
曹丕大怒之下立刻命曹真把所有人都抓起來審問。
經過審問得知郭照吃了甄宓送來的一碗羹湯,
醫官嘗過之後覺出裡面有蛇膽和麝香水,兩者都會對孕婦造成巨大傷害,
蛇膽和麝香水雙管齊下足以致命,郭照能挺過來是吉人天相。
曹丕火氣大動提著劍就去甄宓宮內算帳,
曹叡護母心切徒手抓住刀刃,雙手霎時間染滿了鮮血。
曹丕下令把甄宓打入冷宮任何人不得探視,甄宓被抓前吩咐曹叡去找司馬懿想辦法,
曹叡急忙跑去司馬府找司馬懿想辦法救甄宓。
劉貴人獲知郭照小產,整個宮的醫官都跑去救治,開心得恨不得站在郭照面前得意。
張春華心系郭照身體,進宮探望郭照。
郭照看見張春華,心中的苦楚再也忍不住,眼淚如流水般傾瀉而下。
張春華已經瞭解了郭照小產的原因,覺得甄宓是被他人陷害,
提醒郭照甄宓下臺後最大受益人就有可能是幕後黑手。

第38集
劉貴人被打入冷宮 甄宓出宮見司馬懿
司馬懿冒死進言曹丕,曹叡身為皇長子,甄宓又是曹叡生母,
郭照如果因為中毒流產,最大的受益人絕對不會是甄宓。
因此,甄宓下毒郭照這件事中絕對有疑點。
曹丕聽後,立刻趕去冷宮阻攔,施淳已經奉命帶著鴆酒去毒害,晚一點可能就真的死了。
甄宓望著施淳託盤中的鴆酒,二話不說仰起頭一飲而盡,
喝完鴆酒甄宓囑託施淳給曹丕帶一句話,好好對待曹叡和東鄉。
施淳端著託盤一步一艱難地往門口走,身後甄宓癱坐著念詩,詩詞句句悲慟哀婉,
施淳受不住心中壓力,手中託盤陡然落地,轉身就要把鴆酒的真相告訴甄宓。
這時,曹丕趕到冷宮內,看見地上的空碗立刻打橫抱起甄宓,吩咐施淳去傳太醫。
施淳連忙攔住曹丕,把郭照換掉鴆酒的真相告知,
曹丕心中的緊張驟然消失,抱著甄宓久久不鬆手。
回到原來的宮內後,甄宓托曹叡帶自己出宮去見司馬懿,
曹叡把甄宓打扮成太監的模樣,偷偷帶著離開了皇宮。
曹叡很孝順且懂事,看見集市上的蜜餞,便給甄宓買了一份;
曹叡將常在外走動對於新政實施的效果看在眼裡,
甄宓十分欣慰自己的兒子能有這樣的出息。
曹叡與甄宓在司馬府對面的小巷子裡躲著,直到司馬懿下值才現身。
司馬懿四處望瞭望,從偏門偷偷地把曹叡和甄宓帶到府內,
不慎被剛剛嫁入府中的夏侯徽看見,
司馬昭站在夏侯徽背後,試探夏侯徽是否會把看到的說出去。
夏侯徽也是聰明人,知道自己雖是夏侯家的女兒,
但現在是司馬家的兒媳,因此不會做對不起司馬家的事。
甄宓要求曹叡替自己向司馬懿跪地叩謝,
曹叡認為自己是君司馬懿是臣,君沒有向臣下跪的道理。
在甄宓的強烈要求下,曹叡孝順的聽從,對司馬懿叩謝救命之恩。
此次違犯宮規出來見司馬懿,是被形勢所迫,為了曹叡的安危,甄宓不得不以身犯險。
將曹叡支開後,甄宓懇求司馬懿扶保曹叡,將曹叡送上太子之位。
甄宓摘下帷帽,拿出匕首割傷手腕,以血塗抹嘴唇,與司馬懿盟誓;
司馬懿亦割破手腕照做,承諾必定會扶保皇長子。
甄宓和司馬懿的談話內容不慎被小沅聽見,
小沅跑回西院向柏靈筠報告,說完就要往外跑去宮內稟報。
柏靈筠立刻喊住小沅,教導小沅如果這件事被朝臣知道,
必定會在朝堂上掀起腥風血雨,到時候新政就毀了。
小沅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暗地裡趁著生火做飯的機會,
偷偷拿著毛筆把司馬懿和甄夫人見面的場景畫了下來。
晚上,侯吉把今天在正堂外杵菜時,看見小沅聽牆根的事告訴正在練五禽戲的司馬懿。
司馬懿手中的動作乍然停住,往西院走去。
柏靈筠正在荷塘邊坐著看月亮,司馬懿走上前與閒聊。
柏靈筠話裡有話,明著說信陵君背叛魏國,暗指司馬懿結交甄夫人。
郭照因流產生育的機會變得渺茫,曹丕索性把不滿三歲的曹禮寄養在郭照宮中,
打算把曹禮培養成郭照的兒子,將來等曹禮長大立為太子。

第39集
曹真開通西域通道 曹丕遷都洛陽
司馬懿知道柏靈筠已經知曉今天中午的事,打算趁著柏靈筠轉身推她入水淹死算了。
柏靈筠發現司馬懿企圖,抓住了司馬懿的雙手,
借著信陵君門客侯贏因為給信陵君出了收買宮妃竊取虎符,
最終因信陵君事後獨自跑路而無奈自殺的結果,
警示司馬懿不要因為太子之位害死甄宓。
兩人的姿勢一直僵持著,直到張春華撞見才鬆開,司馬懿的手懸空在柏靈筠胸前,
張春華越看越生氣,把司馬懿喊到身邊,一面踹一面趕人。
張春華霸氣地坐在桌上,一條腿架在桌上用手搭著,怒氣衝衝審問司馬懿。
司馬懿主動去拿來先前罰跪時的玉簪,
放在櫃子底下後,跪在張春華面前解釋剛才發生的事。
司馬懿仔仔細細地把事情始末解釋清楚,張春華這才允許司馬懿解除罰跪。
第二天一早,侯吉特意給小沅做了好幾個小菜,邀請小沅一起嘗一嘗。
小沅擔心侯吉下毒要毒死自己,讓侯吉先把菜都嘗一遍。
侯吉表明自己真的只是好心做個菜給小沅品嘗,並沒有想毒死小沅的想法;
借著吃菜聊天的事,侯吉趁機提出以後跟著小沅出去採買,美其名曰做苦力。
侯吉為了證明自己力氣大,徒手把一隻菜缸搬動,將切好的菜用刀刮進缸中。
然而侯吉不慎碰落另一把菜刀,眼看著菜刀直直地往腳上砸去;
小沅眼疾手快捏住菜刀,將菜刀還給侯吉。
侯吉驚出一身冷汗,強裝鎮定接過菜刀。
鄧艾從壽春送上來幾壇春酒給曹丕品嘗,曹丕邀請司馬懿和曹真一同飲用,
司馬懿正在服喪不宜飲酒,但這酒出自壽春的糧食釀就,於是司馬懿象徵性喝了一些品品。
昔日張騫代漢出使西域,使得漢朝國盛昌榮,
如今曹丕也想再次疏通西域,希望曹真能夠去征討樓蘭。
曹真表示願意出征,在出征前希望曹丕能夠立太子以穩定朝局,司馬懿也提出希望早立太子。
曹丕告訴兩人,現在自己不想立太子,如若日後誰再提起立太子一事,罪同謀逆處置。
從宮中回來,司馬懿來到西院找柏靈筠,柏靈筠正在彈琴奏樂,司馬懿出言誇了一番。
柏靈筠沒有把昨天的事告訴曹丕,司馬懿對此表示感謝,連連道是一家人。
既然是一家人,柏靈筠便提出要瞭解虎勢,
司馬懿告訴柏靈筠這是昔日神醫華佗所創的五禽戲,
虎勢是五禽戲之中的一種,這五禽戲司馬府中人人都會。
柏靈筠嚷嚷著要學習五禽戲,而且現在就要學,司馬懿四處看了看,
確定沒有張春華的影子後才把門關上,開始教導柏靈筠學習五禽戲中的虎勢。
柏靈筠身心不穩向司馬懿身側仄歪,司馬懿立刻出手扶住;
恰好此時小沅和侯吉端著菜推門而入,兩人依偎在一起的樣子被撞見,
司馬懿向侯吉解釋是虎勢,侯吉立刻明白兩人在學五禽戲。
魏黃初二年,曹丕遷都洛陽,司馬懿官拜侍中。
赴壽春屯田的鄧艾也趕回了洛陽,見過曹丕之後立刻去見司馬懿,
稟報壽春等地屯田、修水利的事情,
當地軍隊不再需要百姓的繳納,甚至還繳納了一千萬石糧食給朝廷。
現下的問題就是糧食漕運問題,鄧艾已經畫了一幅漕運圖帶來,此次就是為了商討漕運。
現在糧食充足軍隊強壯,曹丕認為現在是攻打吳國的好時機,
但鄧艾覺得魏國內亂未平,不宜出兵攻打。
新政實施已歷時數載,因為曹丕把曹真調離了鄴城,
才讓士族推行新政順利了些,然而最近曹真在河西告捷,曹真不日就要班師回朝。
趁著曹真還沒有回來,趕緊把漕運的事定下來,以免曹真回了洛陽壞事。
曹真秘密派府中管事前往鄄城約見鄄城監國使臣灌均,
管事拿出曹真在樓蘭征得的貢品--一顆碩大無比的夜明珠送給灌均,
承諾時候會給更多的報酬,並卻把灌均接回洛陽。
管事吩咐灌均,找個由頭給曹植定一個能死人的罪名,
灌均回去後立刻照做,給曹丕呈上密報。
曹真班師回朝,帶來了無數的奇珍異寶和六位西域美女,
曹丕看過之後很是滿意,下令為曹真設宴款待。
這時,施淳呈上灌均送來的鄄城密報,曹丕掏出鑰匙打開密盒查看,
越看臉色越難看,命施淳立刻召來華歆和滿寵,
且這件事不得通知尚書台,可見曹植所犯下的事之嚴重。

第40集
甄宓飲鴆酒自盡 郭照臨危認養曹叡
曹丕想了一會兒,吩咐施淳不必再去傳召大臣,臉色比剛才還要難看。
曹真接過曹丕手中的竹簡一看,曹植居然說曹叡是自己的兒子,
早晚有一天曹叡會扶保自己登上皇位;
此等大逆不道之言,堪比忤逆大罪。
曹真知道曹丕礙于太后的面子,不便當即下旨處置曹植,便給曹丕出了個主意,
先下旨把所有兄弟召集進洛陽,美其名曰給太后問安,之後再單獨審問曹植。
曹植收到消息後躲進夏侯府尋求姐姐清河公主的幫助,
清河公主素來寬厚心軟,對於曹植都是能庇護多少就庇護多少。
如今這次的罪行太大,恐怕清河公主都庇護不了,曹植懇求姐夫夏侯楙救救自己。
三人正在正堂內談話,曹丕帶著滿寵等一干禁軍闖入,
話不說上幾句就把曹植帶走,連帶著清河公主與夏侯楙也被禁足在家,以防消息被透露。
現如今,太后也救不了曹植,後宮不能干預朝政,恐怕只有一個人可以救曹植了。
晚上,夏侯楙悄悄潛入司馬府,貓著腰找到司馬懿的房門。
張春華警覺性極高,聽見響動起身拔劍坐著,警惕地看著窗外。
夏侯楙壓低聲音將今日曹植進城被曹丕帶走的事告知司馬懿後,又沿著原路返回。
第二日一早,曹丕因下雨而輟朝,
司馬懿就連早朝都沒有出現,直接跪在勤政殿外請求曹丕見自己。
曹丕知道司馬懿所為何事,大聲叫?司馬懿滾回去,
司馬懿久久不肯離去,一直跪在殿外。
甄宓聽聞曹植被曹丕下獄,是因為有人誣陷曹叡是曹植的兒子,
不顧三七二十一跑到曹丕面前替曹植求情,誰知事情越描越黑,
甄宓不得已提出以死來證明曹叡的清白。
曹丕指著大門口,一字一句地告訴甄宓,一會兒會派人把酒送到後宮。
甄宓向曹丕鄭重地行禮,臨走前回眸望著曹丕,如果有來生再也不想見到他。
曹丕望著甄宓遠去的背影,第一次覺得那鮮紅的裙袂刺眼紮心,眼淚不自覺地淌滿整張臉。
施淳得知甄宓已經被曹丕賜死,毒酒已經送到甄宓宮中,立刻跑到殿外告訴司馬懿。
司馬懿迅速反應過來,不顧外官不得入後宮的規定,
跟著施淳一路狂奔到甄宓宮中,此時甄宓已經喝了毒酒,嘴角漸漸滲出血來。
曹叡哭喊著跑了進來,司馬懿和施淳眼疾手快拉住,
連拖帶拽地把曹叡往殿外扯,強行背著曹叡在宮內再一次狂奔。
司馬懿冒著大雨拼了命地跑,曹叡一路掙扎不已,對著司馬懿又是打又是咬。
司馬懿把曹叡背到郭照宮內,
摁著曹叡的頭要去曹叡喊郭照為娘,曹叡不肯跪下也不肯喊;
司馬懿急了捧住曹叡的頭大聲教育,在曹丕沒有廢黜他之前,
只有郭照可以救他,如果不認郭照為娘,那麼甄宓就白死了。
曹叡心性孝順,為了不讓甄宓白白死了,強忍哭聲認郭照為娘。
前腳曹叡認郭照為娘,後腳曹丕就帶著人闖了進來。
看見司馬懿和施淳兩人,不由分說下令將人打入大牢。
曹丕處置完司馬懿和施淳,眼神掃視到跪在地上的曹叡,
郭照知道曹丕要帶走曹叡,立刻護住曹叡告訴曹丕,孩子已經認自己為娘。
曹丕氣得不行,先前答應過郭照可以收養一個孩子,
可偏偏郭照收養誰不要非得是曹叡。
冷靜下來之後,曹丕命人把發佈到尚書台的聖旨追回來。
曹丕拂袖離去,郭照有驚無險地抱著曹叡安撫,曹叡失了親娘,
心中的痛苦和傷心頓時湧了出來,抱著郭照嚎啕大哭。
司馬懿仍舊如往昔那般,俯首跪在曹丕面前,一言不發顯得那麼謙卑。
曹丕指著司馬懿那副樣子暴喝,
自己就是被這幅謙卑的樣子哄得一次又一次妥協,一次又一次心軟;
朝局已經交給司馬懿全權整治,現在都輪到自己的宮闈,也要插上一杠。

第41集
曹植做七步詩自澄 劉備率七十萬軍伐吳
曹丕將司馬懿押入大理寺,下令明日準備正刑。
司馬懿被押下去之後,曹丕望著身後的王座,猛然想起當初曹操還在世時同自己說過的話。
其中一句孤家寡人令曹丕情緒起了大波動,一股腥甜湧上喉間,曹丕掩口吐得滿手鮮血。
這鮮血意味著什麼曹丕很清楚,曹丕立刻喊施淳的名字,
太監這才告訴曹丕,施淳還在牢內關著。
曹丕遂下令放出施淳,自己身邊已經沒有多少親近的人了。
曹丕從甄宓宮內搜出一隻玉枕,枕芯內藏著曹植這些年寫來的詩,
靠著這些詩給予的安危,甄宓才撐到現在。
曹丕把玉枕帶到牢內看望曹植,命曹植從榻走到牢門前,
約七八步的距離,澄清自己的罪行。
曹植站起來顫顫巍巍地走了幾步,開始臨場發揮作詩,名垂千古之作七步詩就此生成。
曹植念完詩句便跪在地上哭了起來,曹丕命人打開牢門,將玉枕遞給曹植。
曹植撫摸著玉枕,問起甄宓的情況,得知甄宓已經自盡,心中遽然大慟抱著玉枕痛哭。
甄宓以死明志,曹丕也知道自己因為曹植而冤枉了甄宓,此生再也不希望見到曹植。
司馬懿被下了大理寺死牢的消息傳出,柏靈筠立刻托張春華找來鐘會和鄧艾,
吩咐兩人去找鐘繇和陳群出面去給司馬懿求情,
對於宗親的為難必須盡力忍讓,如果此時和宗親作對會給司馬懿罪加一等。
另外,柏靈筠預測曹丕很快就會下立後的聖旨,囑咐鐘會提前做好準備。
陳群、鐘繇火速進宮面見曹丕,替司馬懿求情。
新政和尚書台都離不開司馬懿,如果只有陳群一個人,恐怕跟本忙不過來且有心無力,
曹丕也知道司馬懿對於大魏的重要性,但是為了穩定宗親,必須要處置司馬懿。
鐘會來到牢內看望司馬懿,把郭照冊封為皇后收養曹叡,
劉備率七十萬大軍打著替關羽報仇的名義伐吳,這兩條消息帶給司馬懿。
司馬懿讓鐘會轉告曹丕,如果現在出兵攻打吳國,就是幫著劉備滅了孫權,
殺了一隻狼反倒是養了一隻更強壯的老虎在身邊,
最好的辦法就是富國強兵,等實力足夠強大再想打仗的事。
翌日早朝,曹丕命鐘會當中宣讀冊立郭照為皇后,
把曹叡交給郭照撫養並冊封為平原王的旨意。
郎中棧潛立刻跳出來反對,曹丕以棧潛侮辱皇后為罪名,進行了重重的責罰。
郭照躲在後堂緊緊地捏著雙手,眉頭隨著朝堂上的聲動時蹙時平;
曹丕寵愛郭照人盡皆知,如今為了郭照而執意封后,日後肯定會帶來很多麻煩;
因此郭照心中如坐針氈般煎熬難受。
縱然有小部分朝臣阻撓,祭天大典依舊如期舉行,郭照在曹丕的陪同之下,
盛裝榮冠緩緩走上祭天台,敬天祭酒為證成為皇后。
台下的曹叡望著郭照的身影,眼神中滿含著恨意和隱忍。
先前曹洪在壽春吞了一千石糧食一直沒有歸還,
鄧艾催促了好幾次都沒有效果,發下的抓捕管事文書也沒有得到回應。
曹洪氣呼呼地跑到屯田令的衙門裡鬧事,指著鄧艾的鼻子大罵特罵,
曹洪聲稱自己對於曹丕的一言一行不滿的地方有很多,
放著孫劉交戰不出兵反而對自己的兄弟下手,先帝的臉都被曹丕丟盡了。
鄧艾忍著想要暴打曹洪的衝動,
引誘曹洪往大逆不道的地方破口大?,並承認自己昧軍糧的事實。
鄧艾的兩位文書現場筆錄曹洪的一言一行,
待曹洪說完之後鄧艾立刻派人將曹洪強行抓了起來,押下去等候曹丕處置。
曹丕看到鄧艾遞上來的文書,
被那一句"把先帝的臉都丟進了"成功戳中痛處,下令按軍法處置斬了曹洪。
夏侯尚接到消息後,風風火火跑進曹真府上,拉著曹真要去宮內給曹洪求情。
曹真一點也不著急,反而很有閒情逸致地拿著劍擦拭,
那些話都是曹洪自己親口說的,這次是死孩出南城--救不了了。
就算去求情,也沒有什麼用,曹洪貪墨就已經是死罪,侮蔑曹丕那更是死罪。
眼下能做的就是給曹洪報仇,把鄧艾和司馬懿當成替死鬼拎出來,
暴露在曹洪手下十萬大軍的面前,讓將士們的怒氣都發洩在這兩個人身上。

第42集劇情介紹(大結局)
眾人排眾難救司馬懿 司馬懿接受柏靈筠
柏靈筠跟著張春華來屯田令的衙門找鄧艾,
鄧艾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經過柏靈筠提醒才知道,
將曹洪殺了之後直接影響到的就是司馬懿和新政,曹洪死了司馬懿肯定是出頭鳥。
鐘會從大理寺監牢回來,看見鄧艾氣得一巴掌呼了過去,
都是因為鄧艾為了一己私仇坑害了司馬懿。
鄧艾這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連忙進宮面見曹丕替曹洪求情;
鄧艾的一番話差點讓曹丕以為鄧艾吃錯了藥,
曹洪的罪證是鄧艾親手送上去了,現在居然跑來給曹洪求情。
柏靈筠和張春華眼下都被限制了入宮的次數,司馬家也就只有夏侯徽可以進宮去了。
夏侯徽聽從張春華的囑咐,進宮去見郭照。
郭照特意給夏侯徽送上新婚禮物,夏侯徽眼神示意有話要說,郭照立刻摒退左右。
原來張春華有求于郭照,希望郭照能出手救司馬懿。
夏侯徽離宮後,郭照來到太后宮中稟明事情原委,
太后配合郭照演了一齣要廢后的把戲,以曹丕犯錯
郭照沒有及時勸阻為由要把錯責怪在郭照頭上,最好就是廢了她的後位。
曹丕連忙趕到太后宮內,郭照一面假裝抹眼淚一面偷偷瞥曹丕的臉色,
太后管不了前朝的事後宮的事還是管得著的。
曹丕知道郭照和太后這戲碼是為了救曹洪和司馬懿,順水推舟同意不殺曹洪從輕處置。
曹丕命人把曹洪帶了上來,曹洪被縛著雙臂帶上來,蓬頭垢面地樣子甚是狼狽。
曹洪被帶上來之後一直低頭認錯懇求曹丕饒了自己的性命,
曹丕決定借郭照封后大赦天下一次,將曹洪削爵司馬懿去官回溫縣守孝。
曹真先開始並不同意放過司馬懿,但是如果不放過司馬懿曹洪就沒得救了,
為了能抱住曹洪的命,曹真只能同意。
曹洪連忙叩頭感謝曹丕的恩德,答應立馬歸還一千石糧食且不會再犯。
司馬懿在尚書台收拾竹簡準備離開,陳群對於相伴多年的同窗甚是不舍,
不過離開了這個紛亂的地方也好,回溫縣去冷靜冷靜。
鐘會和鄧艾領著一干同窗來給司馬懿送別,
司馬懿臨走前將尚書台的事務和新政的穩定交給陳群和學生,
爾後帶著竹簡往門口走,步至大門司馬懿特意回頭望了一眼尚書台。
這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見。
收拾好東西回到家,張春華給司馬懿準備了晚餐,
兩人安安靜靜地吃完了飯,張春華主動讓司馬懿去西院看看柏靈筠。
司馬懿聽話地去了,柏靈筠正在屋內看司馬懿之前寫的奏章,
司馬懿坐在軟墊上與柏靈筠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
司馬懿把張春華的意思轉告給柏靈筠,張春華希望柏靈筠也能跟著一起回溫縣,
柏靈筠為了司馬懿甘願主動留在司馬府,等著有朝一日司馬懿回到司馬府來。
司馬懿是不會離開朝堂的,朝堂需要司馬懿。
如果天有不測風雲,司馬懿不回來了,自己就去溫縣找。
兩人聊完,柏靈筠便把司馬懿趕了出去。
司馬懿回到張春華屋前主內推門進去,
推了半天門一點動靜也沒有,司馬懿喊了半天張春華索性把燈也熄滅了。
在屋外徘徊了半天,司馬懿才領悟張春華的意思,
卷著雙手又回到柏靈筠的屋前,喊柏靈筠的名字。
柏靈筠開門站在門口就那樣看著,司馬懿卷了半天的手指才說話,
張春華鎖了門熄了燈,把自己攆了出來。
柏靈筠知道這是張春華的苦心,只是不知道司馬懿是自願還是奉妻之命,
如果是奉命還請司馬懿自己去找立錐之地。
司馬懿囁嚅了半日,才把心中這麼多年的感情表達出來,
柏靈筠緩緩走近司馬懿,望著司馬懿呆愣的臉笑得溫柔,猛地張開手臂抱住司馬懿。
第二日一早,司馬懿便帶著全家浩浩蕩蕩回了溫縣。
在溫縣的時光自由而又充實,司馬懿帶著兩個兒子親自耕種荒廢了許久的田地,
夏侯徽帶著幼女在田間採花為環,蝴蝶在花叢中時時穿梭著。
遠遠望去,就好似普普通通的農家戶一樣。
司馬懿雖然身在田間然而心在朝堂,司馬師有預感司馬懿早晚都會回到朝堂上去,
別看現在司馬懿能耐著性子在田裡耕種,心早就飄到洛陽的尚書台去了。
洛陽,曹丕帶曹叡遊獵。一群梅花鹿在林間穿梭,曹丕彎弓射死了一隻母鹿,
其小鹿在母鹿身旁久久徘徊不去,曹丕命曹叡彎弓射箭將小鹿射死。
曹叡將箭搭在弓弦上,正要拉滿弓將箭射出去,
看見倒在地山的母鹿後心裡不忍,便將弓箭丟在地上。
曹丕看著甚是生氣,但又不好說什麼,遊獵後帶著人馬回了洛陽。
洛陽的日夜每天都在變換著,從未有一天是一樣的,以前是現在也是。
王朝的雲,宮中的風從沒有一天是停止的。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ddle 的頭像
noddle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