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軍師聯盟 分集劇情介紹1-21(未完)

 

1

司馬懿臨危受託五禽戲 董承刺殺曹操不成反被捉

東漢末年,古中國尚未存在科舉制,士子們晉升的資本,

便是高人名士的評語;南陽許劭兄弟名顯于世,德高望重,

常于每月初一於許都對當時人物或詩文字畫發表品評。

只要經過他們品評的人物,立刻身價升騰,天下知名。

因此,學子秀士趨之若鶩,時人稱為:月旦評。

這一日,司馬懿的妻子張春華懷胎足月,面臨難產危機。

全府上下急的團團轉轉,唯有神醫華佗鎮定自若,

取出自製手術刀,提議為張春華剖腹取子。

司馬懿雖有擔憂,卻十分相信華佗之醫術,遂同意。

張春華服下麻沸散後,順利產下一子,母子平安。

司馬懿的父親司馬防甚是歡喜,連連向華佗道謝,表示感恩。

正當眾人沉浸在嬰兒新生的喜悅中時,司空曹操派人闖入司馬府,強行將華佗帶走。

華佗似有預感般,將自己一生心血所著成的五禽戲贈給司馬懿,囑咐他好好學習。

原來,曹操因過度操勞導致頭風病發作,眾醫者束手無策,唯有神醫華佗可以醫治。

華佗提出做開顱手術,將曹操腦中風涎取出即可根治。

可曹操生性多疑,哪肯接受華佗動自己的腦袋。

華佗又婉轉建議曹操隱居林泉山水,遠離世間紛擾,十年之後或可痊癒。

此話一出,曹操暴怒不已,一口咬定華佗心懷不軌,

下令將華佗押入大牢嚴審,若審不出,便斬了。

曹操命郭嘉細細查詢華佗入許都以來,所有交遊人的資訊,一旦有異立刻稟報。

曹操將華佗都打入大牢的消息像長了翅膀般傳遍全都城,

位於漢宮中的漢獻帝聽聞後,心中不禁惶恐。

國丈董承收到消息後火速進漢宮,與漢獻帝商量衣帶詔一事。

為了打敗曹操這個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賊人,

漢獻帝秘密召集大臣簽署了一份聯名報,名曰衣帶詔。

 

如今這份衣帶詔,已有司馬防、董承、劉備、楊彪等重臣之名。

漢獻帝告訴董承,如今曹操的作為愈加狂妄,是時候將衣帶詔實施,置曹操於死地。

董承意欲策反曹操心腹謀士郭嘉,托楊彪、司馬防二人將衣帶詔交給郭嘉簽署。

郭嘉洞悉其中厲害,並未提筆簽名,只將衣帶詔原封不動退回。

郭嘉受曹操所托,召集大臣入府議事。曹操為招納天下賢士,

將月旦評重修交給楊修主持,順勢發出招賢令,

希望能借月旦評找出幾位能用的賢士,壯大曹家軍的隊伍。

其實,招納賢士只是表面,引誘董承等人上鉤才是真;

屆時曹操將便裝親自到場觀看,以身作餌誘其行刺。

南陽賢士徐庶前來拜訪伯父司馬防,司馬防與徐庶還未寒暄,壞消息便接踵而至,

司馬府僕人侯吉告訴司馬防,華佗已被曹操斬殺,司馬防既悲傷神醫遭此毒手,

又害怕曹操有朝一日知曉衣帶詔而刀向司馬府。

翌日,司馬防第三子司馬孚更是遭遇楊修退婚,送去的聘禮也被退了回來。

司馬防去了月旦評並未在府,其長子司馬朗代父理事,接受了退婚書。

書中有言司馬孚才疏學淺,與楊家小女不般配;

這句話引起司馬懿不滿,要求司馬孚帶著自己寫的文章,趕赴月旦評參選。

月旦評當日甚是熱鬧,能人異士皆彙集於此,展示自己的才能。

南郡才女郭照生性愛湊熱鬧,此番回許都司馬府前,也偷偷去了月旦評圍觀。

月旦評伊始,司馬孚獻上自己的文章給楊修看,

楊修非但不給臉面更是一番羞辱,遣退司馬孚的文章。

司馬懿大怒之下與楊修辯駁,場面陷入白熱化。

董承等人奉衣帶詔趁亂刺殺曹操,不料落入曹操部下的陷阱。

潛伏于水中的曹將聽到鼓聲一躍而起,箭矢如雨點般落向董承手下的死士。

曹操悠閒自得地站在一旁觀看戰鬥,絲毫不害怕董承的刺殺。

不久,董承被曹操暗中安插的武士汲布抓獲,押入漢宮當面對峙漢宮大臣,

月旦評臺上的楊修、司馬懿等人紛紛被帶入宮中。

 

2

楊修為己陷害司馬防 曹操以下犯上殺皇妃

郭照躲在樹後悄悄看著曹操的舉動,

等所有人都散去才趕回司馬府,給張春華通風報信。

張春華得知曹操把月旦評上所有人都抓進了漢宮,

不顧腹部傷痛起身,為丈夫司馬懿、公公司馬防做一番打算。

漢獻帝聽聞曹操率軍進宮,連忙下令宮中死士做準備,看見曹操立刻下手。

眼看死士已經拉弓上弦,箭指曹操項上人頭,

曹操之子曹彰率軍趕到,將死士一網打盡。

董承見最後一道防線都破了,失望不已。

曹操知道此番行刺必定有多人參與,命臣子滿寵嚴刑拷打董承,

荀彧上前審問董承,是否有同謀的盟約存在;

此話一出臺下司馬防腳下不穩險些摔倒,幸好司馬懿及時攙扶才沒有表現出異樣。

董承對於荀彧的逼問不為所動,為了保住衣帶詔上的忠臣,

董承聲稱所有同謀都是與自己單線聯繫,隱瞞了衣帶詔的存在後自盡。

曹操不滿漢宮忠臣一言不發,抓來董承之女董貴人,

一路拖行到大殿之外,導致董貴人流產。

一旁的漢獻帝立刻站了起來,請求曹操放董貴人一馬,畢竟她的肚子裡懷著漢室骨血。

曹操跪地逼迫漢獻帝殺了自己,漢獻帝撿起曹操丟在地上的刀,顫顫巍巍不敢動手。

曹操遂將董貴人勒死,惹怒一眾忠臣大罵曹操是漢賊,以下犯上殺害君王。

曹彰不等曹操下令誅殺,先行動手殺了一干出言辱駡的忠臣,

血濺三尺嚇得司馬防再次腿軟差點就要招供,

司馬懿看出自己父親內心的惶恐,嚴辭要求父親不能說。

誰知,楊彪剛剛上臺辱駡曹操就被拿下,楊修跪下為父親楊彪請辭,曹操不予理睬,

轉而將矛頭對準身負京兆尹一職的司馬防。

曹操的一番言行甚是嚇人,司馬防手抖得十分厲害,

連辯駁都支支吾吾,司馬懿、司馬朗當即下跪替父解圍。

曹操認出司馬懿就是月旦評上能說會道的能人,

吩咐手下將司馬朗、司馬防關押入大牢,獨獨放過了司馬懿和楊修。

事後,楊修為了保住楊彪,栽贓陷害司馬防暗中與袁紹互通往來,司馬府中必然有書信為證。

曹操立刻派滿寵、汲布前往司馬府搜查,郭照扶著張春華出門阻攔,

與滿寵手下大打出手,滿寵拔劍欲對張春華動手,汲布眼疾手快阻攔,

告知滿寵司空不喜屬下對婦人動手,這才保住了張春華與郭照。

滿寵帶著搜查到的東西一一翻開,在一堆聘禮中找到了一封疑似司馬防筆記的書信。

曹操看過後認定這是司馬防的親筆書信,相信了楊修的說辭,

把楊彪放了出來,並將司馬防從大理寺轉押入許都縣大牢,由滿寵親自言行拷問。

司馬懿收到消息司馬防被押入縣大牢,立刻趕赴楊府求見楊彪。

然而楊彪為求自保閉門不見,司馬懿又去求見五官中郎將,再一次吃了閉門羹。

萬般無奈之下,司馬懿前往曹丕府中尋求幫助,

曹丕知道自己父親生性多疑,為了避嫌回絕了司馬懿。

回到司馬府後,張春華告訴司馬懿,

今日滿寵帶著校事來搜查時自己看見了一位故人——遊俠汲布。

幾年前張春華前往姑媽家避難時,遭遇山賊搶劫幸得汲布出手相救。

張春華將當初汲布給自己的一把劍給了司馬懿,

告訴他只要汲布看見這把劍就會明白,自己已經托郭照約了汲布在城中樂豐酒肆見面。

司馬懿依言帶著劍前往樂豐酒肆會面,汲布看見故人的劍心裡了然,卻未點破,

只是告訴司馬懿自己官職太小,對於司馬府的大事幫不上什麼忙。

司馬懿只好告辭,臨走前特意代張春華向汲布問好。

 

3

楊修銷毀衣帶詔 荀彧秘殺司馬懿

司馬懿向汲布討回張春華交給自己的劍,

汲布猶豫再三還是把滿寵在司馬府一批金玉寶器裡搜出司馬防與袁紹私通袁紹的密信。

司馬懿連忙向汲布表示感恩,接過劍匆忙回府召集大家商議。

眼下司馬懿敢肯定的是,這密信是楊修偽造了放進聘禮中的。

五官中郎將不願意見司馬懿,郭照自告奮勇主動去求見,

沒想到郭照真的憑著一支劍鞘見到了中郎將曹丕。

曹丕訝異于郭照是司馬懿拙荊張春華的義妹,兩人再相見居然會是這種場合。

曹丕在郭照手上寫下荀彧二字,吩咐郭照緊緊攥著手,

直到回府再攤開,郭照滿頭霧水地應允。

臨走前,曹丕將自己的佩劍贈給郭照,方便日後郭照近處中郎將府。

司馬懿按照郭照給的名字,帶著家中煮的益母草藥湯,拜見荀彧乞求能見司馬防一面,

萬般哀求之下終於說動,同意帶司馬懿去見一面司馬防。

囹圄內司馬防抓著司馬懿的手,叮囑司馬懿一定要讓司馬孚儘快成婚,

言外之意就是衣帶詔就在楊彪手中。

於是乎,司馬懿故意跑到楊彪府中,聲稱衣帶詔已經在自己手中,說完便往門外狂奔。

楊修立刻命人出門抓捕司馬懿,司馬懿拉著司馬孚躲在屋後,

吩咐司馬孚趕快回府照料好全家,自己則前往荀彧府中懇求荀彧救自己父親一命。

司馬懿知道,像荀彧這樣骨子裡忠誠的漢室,肯定受到過楊修衣帶詔的邀請。

荀彧聽完司馬懿的一番話後,摒退左右進行密談。

待司馬懿走後,楊彪立刻去找衣帶詔出來查看,楊修上前搶過衣帶詔,

痛心楊彪居然真的手握衣帶詔這樣危險的東西,為保楊彪性命楊修索性燒毀衣帶詔。

爾後,楊修又跑到荀彧府中半求半威脅,使得荀彧答應了楊修,秘密殺害司馬懿。

對於楊修燒毀衣帶詔一行,司馬懿早就料到了,只是沒想到研修會讓荀彧殺了自己。

密林深夜,司馬懿乘坐小船來河邊找荀彧,

荀彧知道楊修就躲在附近樹林中,故意找了角度將司馬懿殺死。

楊修上前看到司馬懿渾身是血,將司馬懿一腳踹入水中毀屍滅跡;

楊修一面向荀彧表示感謝,一面又威脅荀彧不要出賣楊家,

否則以自己的書法造詣,讓荀彧的名字出現在衣帶詔上,並非難事。

果不其然,如司馬懿所料,楊修真的幹得出栽贓陷害這種事。

荀彧走後,楊修將司馬懿所乘坐的船放回河中,望著自己手上沾染的血,

楊修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悲恐,大喊出聲悲痛地哭出聲來。

或許他們誰也不知道,刺殺司馬懿的整個過程,都被躲在密林中的汲布盡收眼底。

翌日,郭照與司馬孚各自攜帶著司馬懿的畫像,四處在集市上尋找司馬懿,

可是司馬懿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怎麼找都找不到。

司馬懿出事後,張春華立刻將自己首飾金子拿出,欲遣散侯吉等僕人,以免牽連無辜。

侯吉十分衷心,誓死不願離開司馬府;

張春華只好拜託侯吉帶上錢,去城外找一戶孩子還未斷奶的人家,

懇請人家做自己孩子司馬昭、司馬師的乳母。

 

4

張春華郭照法場劫囚 司馬懿冒死救父

楊修和荀彧前往曹操府中求見,曹操好奇兩人怎會一齊前來,便傳入二人。

荀彧向曹操稟報,自己已經擬好斬殺司馬防的詔書,

但司馬防並未簽字畫押,故前來詢問是否還需將詔書給百官查看。

曹操順水推舟將監刑官的職位給了荀彧,楊修緊隨其後要求明日一同監看,

曹丕剛要出言勸阻,曹操暴喝一聲令曹丕住嘴。

斬殺前,荀彧請求楊修能模仿司馬防的筆記簽署詔書。

楊修也希望司馬防這顆人頭早點落地安生,於是提筆替司馬防簽了字。

司馬防被押送上刑場,張春華攜郭照突然出現,欲將司馬防救走。

還未等兩人得手,曹丕便將兩女子拿下,等候曹操批示再處置。

正當司馬防要被斬殺之際,死而復生的司馬懿出現,大鬧法場揭穿楊修假冒司馬防簽署詔書。

荀彧也表示因司馬防雙手受傷無法簽字,楊修確實代替司馬防寫了名字。

司馬懿進一步揭露楊修就是假冒書寫司馬防與袁紹私通書信的人,楊修抵死不認是自己所為,

司馬懿步步緊逼使得楊修不招自供藏匿信件的金碗是司馬府的,

然而這個細節只有滿寵一人知道。

曹丕隨即下令停止斬殺,將司馬懿、司馬防、楊修押入大牢候審。

荀彧帶著食盒來到牢中探望楊修,楊修驕傲自負根本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

反而認為衣帶詔上的人都死有餘辜。

荀彧勸楊修想想自己的父親,身為漢室忠臣應當效忠漢室,

而不是屢次三番陷司馬懿等人於不義。

楊修卻不聽勸,一心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為楊彪好,壓根不知道自己犯下了多大錯誤。

案件終於沉冤得雪,曹操親自來到牢房中,感懷當年司馬防舉薦自己當上官的恩德,

放下身段攙扶司馬防出獄,下令釋放司馬防一家歸府。

司馬懿剛回府中未久,曹丕前來替父懲戒,郭照端著米酒和司馬懿的湯藥,前來面見曹丕。

曹丕體諒司馬懿重傷未愈,允許司馬懿坐在身邊懲戒。

郭照端著米酒奉上後告退,步至門口時對曹丕回眸一笑,曹丕眼神似是喜悅。

事後,荀彧來到曹操府中請罪,曹操不但沒有怪罪荀彧誘供楊修,反而安慰荀彧放寬心。

荀彧趕忙向曹操道謝,匆匆退出府離開。

待荀彧走後,郭嘉從屏風後走出,商議楊修與司馬懿能否為己所用。

曹操知道楊修是把現成的利器,而司馬懿深不可測還未可知,

因此還要再觀察,確定司馬懿的任性後再行決斷。

 

5

司馬懿自斷雙腿避仕 官渡之戰即將打響

曹丕委婉表達自己想讓司馬懿輔佐自己。

然而司馬懿雖有志向致仕,但並非為曹氏一族效力,

因此司馬懿婉拒曹丕,裝作聽不懂曹丕話中含義。

曹丕半勸半威脅,如若是曹操在這裡,絕不會對司馬懿這麼客氣,

也早就沒機會顧左右而言他;納賢不成,曹丕拂袖而去。

曹操命人將楊修帶到面前審問,

楊修以自己身為袁紹外甥為條件,懇請曹操開恩讓自己將功折罪。

曹操同意釋放楊修,並使用苦肉計打了楊修五十大板,

命他假意前往袁紹處投奔,裡應外合剷除袁紹。

曹丕回府看見楊修被曹操釋放,不明其中緣由便詢問;

曹操答楊修此人才智絕倫,在這亂世中是難得的人才,

且控制了楊修便可控制楊彪,進而可以控制那些心懷異志的大臣,將楊彪孤立。

就如當初起用荀彧那樣,不僅僅因為他的謀略,更因為荀彧背後乃是整個潁川的氏族;

這些氏族互相聯姻,榮辱與共,控制住了荀彧就等於擁有了整個氏族。

曹丕建議曹操將司馬懿也起用,借司馬懿來控制楊修,

一面可以控制司馬防,一面可以防止楊修獨大,日後失去控制。

然曹操聽後,只是不語大笑,嚇得曹丕連忙站了起來。

第二日,冊封司馬懿為主簿的旨意立刻到達司馬府,

司馬懿心中五味雜陳,被曹操招為主簿必然不會是好事。

因此,司馬懿走進馬廄將所有裝滿重物的麻袋扛進馬車,

自己躺在馬車軲轆下驅動馬車,令軲轆壓斷雙腳。

曹丕得知司馬懿的雙腳被壓斷,氣得闖入司馬懿房中掀開被子要查看。

為了讓曹丕相信自己的腳真的是意外壓斷,司馬懿命侯吉拆解腳上綁帶給曹丕看,

曹丕氣得大喝司馬懿其心可誅,怒而離去。

當曹操等人知道司馬懿雙腳被壓斷的消息,並沒有多大意外,

而是在朝中散佈司馬懿暗通袁紹,自行壓斷雙腳就是為了躲避致仕曹操,轉而投奔袁紹。

司馬朗將消息帶給司馬懿,向來聰敏的司馬懿一下便猜出曹操是在迫自己出面澄清。

逼不得已之下,張春華將司馬懿抬到司空府前請罪,

楊修奉命攜太醫慰問司馬懿,楊修挑選了最粗的銀針紮向司馬懿的斷腿。

任憑銀針怎麼使力,司馬懿面相一點兒變化也沒有,

曹操叫來司馬朗,刻意言明命他回家好好照顧司馬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時值建安五年,袁紹兵逼官渡,

曹操率軍前往官渡應戰,展開了中原霸主的最後之戰,史稱官渡之戰。

曹操行軍前將許都事務交托給郭嘉和荀彧,

並詢問自己的兒子中誰可以擔當大任,曹操給了兩人竹排和毛筆各自寫下名字。

等荀彧、郭嘉寫完上交,曹操看過竹排後欣然大笑。

曹操大軍行至野外,遇見蔡邕所著的曹娥碑,

眾人上前議論猜測曹娥碑上所寫的八個字詞為何意。

機制聰敏的楊修率先猜出,正欲告訴曹操,曹操阻止了楊修,欲自行猜測。

曹操出軍離開許都後,司馬府中熱鬧一片,

侯吉下廚做了可口飯菜五味脯給司馬懿品嘗,

司馬懿自從斷腿後寸步難行,故做了輪椅代步,方便自己行動。

司馬孚告知司馬懿曹操出軍官渡,親自討伐袁紹,司馬懿拿出許都與官渡的地圖翻看。

 

6

司馬懿撮合郭照司馬孚 曹丕二救美女甄宓

一邊研究地圖一邊與侯吉討論菜式。

司馬懿的反常舉動令侯吉摸不著頭腦,

建議司馬孚再請一個大夫,給司馬懿仔細診治一番。

曹操行軍三十裡外,猜測出蔡邕曹娥碑上八字之意,

楊修這才被允許說出此八字拆解合併後乃是絕妙好辭四字。

曹操借此談及袁紹,自己連司馬懿都招不了,更遑論降服袁紹;眾人聽見曹操這番話,

心中皆是務必惶恐,無人敢接話開解,大軍只能繼續默默行前。

郭照日漸成長出落得愈發標緻,司馬懿與張春華打算給郭照說媒,撮合郭照與司馬孚。

司馬孚聽到司馬懿要把郭照許給自己,

開心得手舞足蹈;然而郭照心屬曹丕,婉拒了張春華的好意。

司馬懿在河邊救下一隻烏龜,帶回府中養在自己屋內,

一日晚烏龜險些從缸中掉出,司馬懿情急之下猛然站起,

張春華見此激動不已,連連自語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

誰想,第二日曬書之時,天降大雨張春華卻不在身邊,

司馬懿心疼自己的書,從輪椅上站了起來親手收書。

這一幕恰好被曹操安插在司馬府中的眼線田六看見,張春華連忙上前抓捕,

為防止秘密洩露,張春華將眼線殺死,拿走眼線身上畫有司馬懿圖像的主機板。

當張春華在雨中殺死田六時,汲布正好撞見,等張春華回到司馬府後,

汲布替張春華料理了屍體,又秘密來到司馬府將此事告知,奉告司馬懿日後必要小心行事。

官渡之戰告捷,曹操大軍打敗袁紹,袁紹之子袁熙逃城之時將妻子甄宓拋棄,

曹丕進入袁紹府中時,甄宓欲跳河殉情,曹丕眼疾手快抓住甄宓。

誰想甄宓一心求死,抓住曹丕手中佩劍想要自盡,曹丕一把拔開劍,再次救下甄宓。

 

甄宓被帶到曹操面前,甄宓向曹操三次請願,不傷百姓,饒過袁府婦孺,留自己全屍。

曹操憐惜甄宓美貌不忍殺害,只答應了前兩條,吩咐曹丕將甄宓帶去好生安置。

甄宓躲在五中聽見城中殺伐之聲甚是害怕,

曹植操琴于甄宓屋前,替甄宓撫琴撇去嘈雜擾亂之音。

甄宓知音律,聽見琴聲後開門查看,曹植向甄宓表示友好,勸甄宓放下心中恐懼,安心入睡。

戰後,曹操弟弟曹洪替曹操搜查袁府,

發現大量袁紹與曹軍中部分官員私通的信件,

親自抬到曹操面前,要求一一查看將涉案官員處死。

曹操不想殺害人才,招來曹丕和曹植商量,

三人經過商量,勉強達成一致把信件燒毀,給官員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

曹操此舉順勢收復大量原本想要叛逆的大臣人心,稱霸中原的腳步,更進一步。

曹操喚來愛妾卞夫人,商量立世子一事,曹操心悅曹植、曹丕二子,

卞夫人勸曹操將兒子們帶在身邊,去問問郭嘉的意見。

正說著郭嘉,郭嘉於柳州病危的消息傳來,曹操火速騎馬趕往柳州,

郭嘉臨終之前將朝中可用的賢能之才名單報給曹操,

並囑咐曹操,如若不能收服司馬懿,則殺之,千萬不能讓司馬懿輔佐漢室或劉備等人。

 

8

甄宓曹丕成親 曹沖早夭曹操傷心不已

司馬懿正在養馬場內與其他養馬人案件重演曹操如何給了自己養馬職位的情景,

正說得興起之時,曹操和曹沖騎馬經過,曹沖的笑聲引起司馬懿注意,

司馬懿看見曹操嚇得手中黃豆掉落一地,立刻跪了下來。

曹操只是笑笑,看了司馬懿幾眼便離開了。

甄宓被許配給曹丕一事,甄宓並不知情,卞夫人前來尋找甄宓談話,

將曹植要娶崔琰兄長之女的話告知,甄宓驚得說不出話。

卞夫人又見告甄宓,她已被許給曹丕;

甄宓連忙跪下請求回鄴城終老,不若或以死明志。

為了安慰甄宓心中失落,卞夫人委婉勸解甄宓以曹植前途為大,

為了曹植千萬不要做極端的事。

婚禮將近,曹丕卻一點也不開心,同甄宓飲完合巹酒後,來到養馬場找司馬懿聊天。

司馬懿曉得曹丕心中不快,大力勸慰曹丕放下心仲介懷,努力創造有利條件成為世子。

正當兩人聊得火熱,郭照受張春華託付,帶著酒菜來見司馬懿。

曹丕抬頭看見郭照,兩人視線交合甚感尷尬,郭照違心敬酒祝賀曹丕大婚之喜,

曹丕心中悲傷得很,說完幾句傷心話便走了。

曹丕與甄宓大婚不久,曹沖於一深夜早夭,曹操最深愛的兒子死了,曹操十分傷心頹廢。

曹丕端著湯藥上前,勸導曹操以身體為重,勿要因為曹沖的死而傷了心。

曹操沉浸在失子之痛中,大喝曹丕不傷弟弟之死,

反而會因此感到快樂;任由曹丕如何解釋,曹操一言不聽將其趕走。

 

曹丕因此而失寵,成為世子的機會怕是沒有了。

楊修看穿了這一點,舉薦丁儀成為西曹掾署,二人在屋中談論當初曹操對於丁儀職位的抉擇。

原本丁儀職位不止一個西曹掾署,曹操屬意將長女嫁給丁儀,

是曹丕以丁儀盲了一目配不上曹長女為由,令丁儀失去了當曹操女婿的機會。

丁儀聽後表示並不遺憾,楊修順水推舟邀請丁儀加入曹植陣營,

扶持曹植成為世子,丁儀感楊修舉薦之恩,遂答應。

徐庶作為曹沖的教書先生,自入司空府以來諄諄教導曹沖,曹操很滿意徐庶的付出。

現在曹沖死了,徐庶主動請辭回到荊州去養老,

曹操同意徐庶的要求,並提出明日要給徐庶設辭別宴。

徐庶走後,曹操命人叫來曹丕與楊修,商議處置徐庶一事。

曹丕議事完畢準備回家,途中被徐庶拉住,

曹丕示知曹操將謀殺他,勸徐庶趁夜趕緊帶著老母親離開;

否則晚上就會有校事府殺手來刺殺徐庶。

徐庶為表感謝向曹丕推舉司馬懿。

為保命,徐庶連夜駕馬車帶著老母親離開,

曹操派遣的殺手沒能刺殺成功,再次派出汲布快馬趕去刺殺。

徐庶將老母留在車中,獨自與汲布對戰。

汲布打敗徐庶,劍逼其脖頸;徐庶老母出現護住徐庶,願以命抵命。

汲布動了惻隱之心,放走徐庶與其老母,徐庶臨走之前告訴汲布,

司馬懿可以救他一命,希望汲布能去司馬懿家避難。

汲布聽從徐庶建議偷偷跑近司馬府尋求救助,

張春華將汲布安排在一間雜物房內,除了下人侯吉之外無人知曉汲布所在。

徐庶逃跑後,曹操大怒將錯怪在曹丕頭上,要求曹丕三日之內必須抓到汲布,不然軍法處置。

曹丕左思右想,來到養馬場內找司馬懿。

汲布除了家中母親,只有張春華是熟人可以託付,司馬懿連忙回家去查看。

果然,汲布真的在自己家,司馬懿愁容滿面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汲布決定去自首,不再連累司馬府,張春華拉住汲布不讓走,司馬懿吃醋不動聲色將兩人拉開。

 

9集劇情介紹

司馬懿算計曹真救汲布 曹丕為救人立仁義木

曹真率軍闖入司馬府搜查,司馬懿連忙阻止曹真,將其請入正堂談話。

郭照來到汲布所藏小屋,萬般勸阻汲布不要衝動;

郭照思來想去決定去找曹丕想辦法。

借著端茶的空隙,司馬懿看見郭照轉動腰間曹丕玉佩,

隨即會意假稱張春華生氣,偷偷附耳告訴郭照,立馬去將曹丕請來。

郭照領意,快馬趕往五官中郎將府中,尋找曹丕來救司馬懿。

司馬懿騙曹真低頭聽自己說話,汲布突然出現一腳將曹真踹倒在桌上,拔出劍架在曹真脖子上。

司馬懿懇求曹真給自己半個時辰時間,時間到後自然給曹真一個交代;

半個時辰之後,曹丕跟著郭照趕來,命令曹真帶著人馬離開司馬府。

司馬懿不想連累家人,提出換地方談判,

兩人坐著竹筏泛舟湖上,來到當初被荀彧假意殺害的地方。

曹丕告訴司馬懿,曹操屬意立曹植為世子,礙于曹丕是嫡長子才久久沒有作出決定。

曹丕比曹植在朝中更有人望,那些大臣也更同意立長不立幼,擇嫡不擇次,

因而這是曹丕相比曹植的優點,只要抓住這個優點,成為世子還是有希望的。

與司馬懿密談完後,曹丕回到府中,聽見甄宓彈奏曹植的詩,

曹丕見自己夫人都向著曹植,心中不由一陣失落。

甄宓拿著曹植的詩,望著曹丕離開的地方,佇立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曹丕按照司馬懿的建議,來到菜市口立仁義木,

大聲宣佈自己願意用身家性命保全義士汲布,只要汲布現身即可。

司馬懿回家拉著汲布就要往外走,張春華極力阻止司馬懿,

汲布不想再連累司馬府一家人,同意隨司馬懿去見曹丕。

時間一點一點地推移,眼看著日落即將結束,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就連荀彧和滿寵都聽聞消息前來圍觀,曹丕心中愈來愈沒有底。

日落前夕,汲布終於出現前來自首,圍觀百姓紛紛要求曹丕不要殺汲布。

曹丕向百姓保證,絕對不會殺害汲布,

如若不然則血濺仁義木,明日必會給百姓一個交代。

楊修得知此事,連夜趕來司空府求見曹操,

曹操知道汲布之事已經鬧得全程沸沸揚揚,婉拒楊修的覲見請求。

楊修走後,汲布被秘密帶入司空府,曹操一面吃飯一面審問汲布,

汲布將司馬懿交給自己說的一番話告訴曹操。

曹操聽後命滿寵將汲布先行關押,明日再行處置,

司馬懿的計策,總算將汲布的命暫時保住。

對於是否要殺汲布,曹操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即便是心腹滿寵和兒子曹丕,曹操也未將答案透露

 

10

司馬懿榮升文學掾 劉禎吳質平視甄宓被罰

深夜,曹丕來到仁義木前散步,驀然想起那晚養馬場司馬懿用水寫下的仁義二字,

多年前曹操還是將軍時祖父被殺曹操屠城,那是因為那時候的曹操意氣用事,心中還沒有天下。

而如今,曹操收服大半江山,心中有的不僅僅是天下還有人心,

正好這兩點都是曹操的弱點;想要救汲布,就要利用好這兩個弱點。

曹丕想著,伸手去探仁義木。

郭照帶著皮尉獨自一人上街去找曹丕聊天,冷風吹得人發冷,

郭照將皮尉遞給曹丕暖手,兩人毗鄰而坐相談甚歡。

甄宓擔心曹丕會受涼,特地坐馬車拿著衣服來仁義木前,

遠遠地看見郭照和曹丕你儂我儂般依偎著,心中泛起一陣失落,轉身上車悄悄回去了。

翌日清晨,張春華提劍就要去法場救人,司馬懿趕忙攔住張春華,

好說歹說才勸住張春華在家中等待消息,不去法場壞事。

法場就在仁義木前,曹操率楊修、丁儀等人前來主持。

發場下已然有眾多百姓在此圍觀,曹操拔劍將仁義木上寫有仁義二字布帛砍下,覆在汲布身上。

曹操以當初自己行軍至麥田時的故事,

欲借此事來救汲布,削下汲布頭上一縷頭髮代替汲布人頭。

曹丕率先跪下感恩曹操仁德,百姓紛紛跟隨跪拜,這一舉動已然滿足了曹操收服人心,

曹操命屬下罰汲布五十軍棍,發往校事府任職。

司馬孚躲在人群中目睹全程,等曹操走後連忙回家告知司馬懿與張春華。

 

汲布受罰後被帶往司空府,曹操知道是誰出的主意,

並以此要脅汲布,逼迫汲布說出了司馬懿的名字。

曹丕似有預料般來到司空府,用手中校事府權杖交換司馬懿,

曹操並不同意用校事府去換司馬懿,且當初有言在先抓到汲布校事府還是曹丕的。

於是乎,曹操命曹丕去養馬場將司馬懿帶回去。

曹丕來到養馬場帶走司馬懿,兩人騎馬飛奔上懸崖俯瞰天下,

司馬懿知道曹丕用意何在,願意為曹丕效力,共同謀事天下為。

曹丕與司馬懿終於達成共識,成為一條船上的人,曹丕力薦司馬懿成為文學掾。

司馬懿趁著曹丕的慶功宴還未開始,趕回家中看望張春華。

張春華一面擇菜一面聊天,司馬懿知道張春華心中有氣,溫言軟語哄愛妻開心。

張春華依偎在司馬懿身旁,感懷這些日子來共同經歷的風風雨雨,兩人緊緊相擁。

慶功宴開席不久,司馬懿站起身給曹真請罪,曹真掏出兩壇酒要與司馬懿共飲。

司馬懿正要伸手去接,曹真拔出匕首劃破手臂將血滴入兩壇酒中,

複又拉過司馬懿手臂劃破滴血入壇。

兩人喝完血酒,曹真把匕首架在司馬懿脖子上,

警告司馬懿如若做出背叛曹丕的事,自己必定新賬舊賬一起算;

司馬懿向曹真保證,自己一定會效忠曹丕。

一壇酒令司馬懿與曹真冰釋前嫌,也令司馬懿醉酒昏睡。

恰巧此時甄宓帶著醒酒湯前來,

劉禎、吳質二人得意忘形竟然平視甄宓,曹丕雖然看見了此事卻並未追究責任。

誰知,曹操得知酒席上甄宓被平視的事,

卞夫人帶著曹丕來曹操面前演戲,想替劉、吳二人求情。

曹操最不喜的就是這些事,劉禎素來風流放蕩,被罰做一年苦役,吳質被貶為朝歌縣令。

兩位得力謀士被罰,曹丕心中氣憤不已,找來甄宓大發脾氣,

既然甄宓喜歡曹植,乾脆直接給自己下毒便是,何必要害劉禎與吳質。

 

11

郭照為見曹丕翻牆 楊修殺城吏闖城門

曹丕懷疑是甄宓告密給曹操,導致劉禎、吳質兩人接連被罰,曹丕將甄宓甩在地上,憤怒離去。

甄宓癱坐在地上,淚珠連連。曹丕不知道,甄宓已經懷了孩子。

司馬懿委婉告訴曹丕,比一定是甄宓告密,而是甄宓身邊的婢女。

曹丕同意回去後仔細盤查,必不會冤枉無辜的人。

因此事劉禎、吳質二人被罰,自己失去了兩個得力助手,

曹丕想要郭照過府做事,拜託司馬懿去問問郭照的意見。

郭照聽說曹丕邀請自己去府中做事,開心地立馬答應司馬懿,

然而張春華不願意郭照捲入這種朝堂紛爭中,將郭照鎖在屋中。

司馬孚想辦法從張春華處借來鑰匙,

假借送飯的名義把郭照放了出去,告訴她曹丕就在院外等著。

郭照連忙趕去院外與曹丕匯合,郭照十分信任地躍下院牆,

落入曹丕懷中,跟著曹丕來到五官中郎將府中。

曹丕對於郭照甚是寵愛,容許郭照在府中上躥下跳,郭照將自己的小字女王寫在曹丕手心,

曹丕對郭照十分喜歡,將娶她的原因告訴了她,郭照心中大驚之下甚是傷心。

甄宓得知郭照入府,帶著新衣新物來找郭照,盛情邀請郭照留在府中,一同照顧曹丕。

郭照驚訝甄宓心懷之大,愣愣地跟著甄宓去看自己的屋子。

雖然曹沖已經夭折有些日子,但曹操依舊心心掛念著這個小兒子。

若曹沖沒有夭折,曹操也不必憂愁沒有世子可以冊立。

荀彧認為曹植、曹真、曹丕三人都是較為年長的賢子,曹真一心伏在軍事上,不適合作為世子;

只有曹植和曹丕適合,只要出題考一考兩位公子就可看出誰適合作為世子。

 

曹操同時下了兩道令,命曹丕和曹植分別從東西門出,

前往曹洪的軍中送軍令旗,曹洪只收最先到的一位公子的旗,後到的人以延誤軍情軍法處置。

楊修拿到詔令後,勸曹植明日出城門時,將所有阻礙的人全部殺了,

曹植不忍殺害無辜的人,楊修卻不以為然,堅持要不擇手段殺人來達到目的。

曹丕接到詔令後去找郭照,郭照想要離開回到司馬府,

正好曹丕要去找司馬懿商量詔令的事,順道把郭照送回去。

郭照哭著告訴曹丕,自己只想要曹丕的真心,

其他的什麼都不想要,曹丕猶豫再三決定將真心付給郭照。

曹操下的詔令考察的不止只是考察曹植和曹丕,更是考驗楊修和司馬懿二人。

曹真也和楊修一樣,想對城門阻攔之人格殺勿論。

司馬懿一點也不著急,曹丕端著酒挨個敬酒,穩定眾人浮躁的心。

天亮之後,郭照帶著洗臉巾來給曹丕洗臉,僕人阿翁也給各位從事送來洗臉巾。

眾人洗過臉,動身準備前往城門。

楊修和曹植騎馬來到城門外,兩人被接到詔令不得出城的城吏阻止,

楊修提劍殺了城吏,得以闖出城門率先來到曹洪軍前發佈軍令。

曹丕和司馬懿不出意外被城吏阻止出城,曹丕氣得威脅要殺人,

城吏不為所動,曹丕無奈之下掉轉馬頭準備另想辦法。

 

12

曹丕司馬懿入獄大理寺 司馬懿助曹丕哭城門

荀彧得知中郎將沒有出城,心中不由大喜,連忙前往司空府面見曹操。

曹丕因為沒能出城而延誤了軍機大事,

領著司馬懿攜軍令旗也來到司空府;然而曹植、楊修、荀彧、曹真等人皆已在內,

曹植正在稟報送軍令旗一事,剛要說出殺城吏之事,曹操大喊一聲好,命荀彧代天子宣旨。

旨意寫明,冊封曹彰為鄢陵侯,曹植為平原侯,以備十日後出征孫權。

曹植領完旨意走出門,向曹丕表示歉意,

曹丕並沒有說什麼,反倒是曹真,恨不得殺了司馬懿出氣。

曹丕、司馬懿入內面見曹操,曹丕以不敢殺害奉旨城吏為由解釋軍機延誤,

曹操命兩人自行前往大理寺領罰。

曹丕換下戎裝帶著司馬懿前去領罰,

寺卿鐘繇知道眼前兩位並非沒了前途,因此吩咐下屬不卑不亢地對待。

司馬懿討來一桶水與一塊抹布擦洗牢房,勸慰曹丕既來之則安之,不要為眼前的麻煩憂心傷神。

收拾完牢房後,曹丕如釋重負般躺下休憩,司馬懿望著曹丕,心中思慮又開始了。

郭照得知曹丕與司馬懿下獄,連忙按照司馬懿臨行前吩咐,來到司馬府告知張春華,

誰知司馬朗在司空府聽說了這件事,已然告知司馬防。

郭照安慰司馬防勿要擔心,司馬懿早就吩咐過,如果此去回不來便去找卞夫人求情。

 

想為曹丕和司馬懿求情的不止是郭照,更有荀彧、崔琰、賈逵等人,

而清河崔琰的一句話勝過荀彧等人的一百句,只要崔琰開口求情,必會保全曹丕。

然而曹丕認為曹操這次出征荊州,

少則幾個月多則半年,怎會有一個曹家公子在牢獄中呆半年的呢?

那群大臣,怕是指望不上了。

甄宓、郭照二人為了解救曹丕,請來那日未被曹丕殺害的城吏,

拜託城吏去見曹操說幾句話,為保城吏安全暗中會求卞夫人出馬保護。

卞夫人同意了兩位兒媳的建議,命施淳將城吏帶來,一同前去面見曹操。

城吏自縛雙臂前來請罪,希望能用自己的性命換取曹丕,

一番情真意切的話打動了曹操,曹操提劍挑斷繩子,

命卞夫人送十匹絹給城吏母親,複又轉身拿起自己的披風給城吏披上。

城吏十分感動曹操的寬容大度,連連叩謝曹操恩德。

十日轉瞬即過,曹操下旨令曹丕前來為軍隊送行;

曹丕問司馬懿見到曹操自己該如何,司馬懿只道讓曹丕使勁哭便是。

城門下,曹植當眾賦詩一首,慷慨激昂甚是有氣勢,曹丕聽後更是哭不出來。

司馬懿心生一計,往曹丕眼眶打了一拳,頓時淚流滿面。

曹操問曹丕為何哭泣,曹丕自知延誤軍機,曹操非但沒有怪罪更是寬恕庇護,

如今不能與曹操共赴沙場,深感遺憾之際又希望曹操此去能平安歸來,大勝回朝。

曹操聽後評價曹丕情真意切,卻不如曹植的詩好聽。

 

13

曹丕受命留守許都 天子被逼封曹操魏王

曹操令曹丕留守許都,責任同樣重大,有何不懂可請教荀彧。

曹丕領旨,退避一旁恭送曹軍出城。

曹軍出城後,曹丕帶著司馬懿回到五官中郎府,郭照歡歡喜喜地跑上前抱著曹丕,

甄宓看見後默默上前,欲為曹丕準備酒菜。

曹丕拒絕甄宓好意,吩咐阿翁準備熱湯沐浴,並留下司馬懿一同沐浴。

曹丕對於曹操最後一刻放出自己存有疑問,

司馬懿示知曹丕,曹操把曹丕留在許都,是為了把世子之位留給曹丕。

曹丕帶著郭照出城遊獵,回城時遭崔琰批評,

曹丕沒有聽崔琰的話第二天打算依舊去遊獵。

郭照將崔琰說的話帶給司馬懿,司馬懿立刻趕往五官中郎將府阻止,

崔琰將曹丕比作周文王、魯隱公,規勸以德望,這是把曹丕當作世子看而非吹毛求疵。

曹丕聽後,拿出戎裝和獵具,當眾焚毀。

曹丕被放出後,第一個不開心的就是楊修。

楊修托丁儀去見曹操,曹丕出征在外府中須有老成之人留守,司馬朗正好是個人選。

司馬朗作為司馬懿的兄長,長兄如父,司馬懿怎敢與兄長抗衡。

司馬孚火速前往五官中郎將府,將司馬懿叫回府中商量司馬朗被調職一事。

司馬懿知道這是楊修的主意,目的就是為了讓司馬朗與自己兄弟二人皆陷於險境,

但凡曹植與曹丕有一人成為世子,剩下的那個人連帶著司馬家哪位謀事,也會遭受牽連。

司馬朗誤以為司馬懿是不想讓自己好,才萬般阻止自己去曹植府上當職。

 

司馬懿想了一日才決定不阻止司馬朗,張春華邀請一家人都去城外郊遊散心。

曹丕知道崔琰是為自己好,趁著還未上班趕到崔琰府前特地跪謝,贏得崔琰欣慰點頭。

曹真聽說司馬朗被調職去曹植府中任職,氣憤不已大罵司馬府一家首鼠兩端。

曹丕立刻騎馬親自前往郊外,單獨與司馬懿談話。

司馬懿將整件事的利弊分析給曹丕聽,這才將曹丕心中誤會解除。

曹操出征荊州一戰以失敗告終,折讓曹操意識到必須把權利攥在自己的手裡,

因此脅迫天子冊封自己為魏王,將鄴城作為國都,帶著百官浩浩蕩蕩地去了封地。

雖然漢朝律法規定只有王室劉姓子孫才可稱王,

現在曹操已經違背律法稱王,想必距離稱帝也不遠了。

曹操冊封大殿參與完畢,丁儀便急急忙忙去找楊修,

希望楊修能想個辦法,把曹植召回鄴城。

楊修一點兒不著急,因為有的人比自己更希望曹植回來。那個人,就是卞夫人。

卞夫人許久未見曹植,接連幾日縫製披風想送給曹植,

甄宓前來拜見卞夫人,主動要求替卞夫人縫製。

卞夫人告訴甄宓,這件披風是給曹植做的,自己希望甄宓能去和曹丕求個情,

讓曹丕去向曹操求個恩典,讓曹植回到鄴城來

 

14

曹操書活字於門上 曹植醉酒擅闖司馬門

甄宓佇立於長廊之上,見司馬懿經過連忙喊住他,司馬懿立刻大幅度彎腰不看甄宓。

甄宓請求司馬懿能夠勸勸曹丕,去曹操面前求情把曹植召回鄴城。

曹丕恰巧經過聽見隻言片語,問起司馬懿方才所談內容;

司馬懿簡述了甄宓所說,曹丕聽完便一口拒絕。

司馬懿極力勸慰曹丕忍辱負重,只有兄弟和睦才能贏。

曹丕隻字不聽,司馬懿得告假回家,望曹丕能好好領悟。

第二日,曹操下令命曹丕修建的林園正式開園,曹操提筆在門上寫下一活字,

眾臣只有楊修知道其意為闊,曹操覺得林園門太寬闊,想要拆掉它。

曹操因此喜悅大笑,楊修借機提出接曹植回鄴城,

曹丕見狀隨即提出也建議曹操將曹植接回。

司馬懿帶著司馬昭、司馬師兩個兒子一起交遊釣魚,兩個孩子在河邊用陶土雕刻物件,

司馬懿故意將司馬昭雕刻的魚說成馬,

教育司馬昭一個深刻的道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知年幼的孩子是否會領悟,曹丕是否會領悟。

 

午後,司馬懿聽說曹丕開口求情使曹植重回鄴城,欣喜之下來到五官中郎將府道賀,

曹丕邀請司馬懿共用西域葡萄,順便去接曹植。

司馬懿擔心曹真又會折騰自己,婉言拒絕曹丕好意。

曹植一路快馬加鞭趕到鄴城,耳聞是曹丕替自己求情,心中十分感動。

楊修和丁儀催促著曹植趕快去王宮見曹操和卞夫人,

曹丕順勢拿出卞夫人與甄宓共同辛苦縫製的披風給曹植,

曹植聽到縫製有甄宓參與,撫摸著披風愛不釋手。

曹真上前將曹植往酒桌上拉,曹植心中歡喜命楊修、丁儀等人先行回府,

楊修只能將司馬朗留下照顧曹植。

曹植在驛館內喝得有些醉,曹丕希望曹植能夠留宿一晚,

畢竟現在天色已晚,然曹植心急要立刻去見曹操。

司馬朗陪著曹植坐馬車前往皇宮大門,

誰知趕馬人誤將馬車趕往司馬門被崔申攔下,

司馬朗下車一看城門名字,嚇得連連道歉準備往回走。

曹植聽見馬車外動靜,走下馬車大罵崔申,

轉身親自驅車闖司馬門,聲響驚動了荀彧和曹操。

荀彧得知是曹植駕車闖司馬門,思慮片刻命下屬隱瞞。

第二日,曹操大怒之下將擅闖司馬門的曹植關押。

司馬門,乃是天子與天子使臣才有資格走的通道,

且臣子必須下車下馬步行入內,如今曹植駕車闖門,可是犯了死罪。

楊修為了救曹植,吩咐丁儀帶著崔琰向楊訓說忤逆曹操話語的信件,

去威脅崔琰和崔申做偽證,把責任推給司馬朗。

崔琰知道忤逆曹操也不是什麼小罪,

保不齊就是全府上下的人命斷送,可做偽證何嘗不是大罪呢?

 

15

汲布公佈校事府畫像 荀彧失望辭離曹操

司馬懿來到五官中郎將府中,得知昨夜司馬朗陪著曹植,親眼看著曹植闖了司馬門;

司馬懿聽完之後立刻回家潑醒司馬朗,

問清昨夜是曹植不聽勸執意闖門後,火速跑到崔琰府上求見。

崔琰示意崔申做偽證,將事實扭轉告訴司馬懿。

司馬懿心中清楚崔申說假話,又奈何不得崔琰,只能悻悻而回。

楊修逼迫曹植把責任推給司馬朗,曹植被楊修唬得一無所措,任由楊修擺佈。

待曹操召集所有參與人員審問時,崔申臨場翻供誣賴司馬朗。

曹操命滿寵將司馬朗拖入大牢內嚴刑拷打,曹植受楊修威脅站在一旁沉默不語,

曹操希望曹丕能替曹植求情,因為曹操也無計可施,

只有曹丕開口求情才能從輕發落曹植。

曹丕回府不久,卞夫人前來請求曹丕替曹植求情,甄宓也希望曹丕能給曹植求情,

曹丕一聽甄宓這樣說,氣上心頭拒絕求情。

司馬懿思來想去又去求曹丕,曹丕訓斥司馬懿胳膊肘往外拐,

為了司馬朗一個人的性命,置自己的前程於不顧。

司馬懿苦求曹丕無濟於事,受張春華啟發轉而去找汲布,

希望汲布能把校事府的畫像公佈。

汲布找出丁儀、楊修二人賄賂威脅崔琰畫像,交給了司馬懿,

並按照司馬懿的要求將畫像複製一份交給曹操。

 

司馬懿帶著畫像去找荀彧,希望荀彧可以出面帶著畫像去見曹操。

荀彧看著畫像,拉住司馬懿分析這件案子的利害,

曹操並不希望曹植前程被毀,因此才會咬定崔申證詞。

司馬懿感謝荀彧教導,小心收好畫像離開了。

荀彧帶著一卷奏表面見曹操,奏表以忠孝為論啟奏,

力諫曹操對曹丕、曹植兩位公子一視同仁。

曹操知道自己非劉姓子孫,自立為王,用天子禦駕是不忠不孝,荀彧想要說的也是這些。

荀彧失望之下又稱曹操為明公,只是這一聲明公與二十年前的那一聲明公差別甚大;

曹操問荀彧是否還願意和自己並肩走下去,

荀彧起身拜曹操道:懲惡鋤奸作為屬臣願意追隨,但如果是封王拜相作為屬臣不願追隨。

曹操與荀彧相知相伴二十年,荀彧自從曹操稱王之後一直稱病在家,

如今曹操要做出背叛漢室的事,荀彧表示不再追隨,就此拜別曹操。

曹操目送荀彧遠去,心中好似被剜去一塊肉,

失魂落魄地癱在地上,久久不能平復心中之痛。

 

16

荀彧服藥自盡 曹丕遭陷害入獄

深夜,曹操賜給荀彧一個食盒,荀彧打開食盒竟然三層都是空的,

曹操賜空食盒的意思在於告訴荀彧,為官二十年如今已無漢祿可食。

荀彧命下人拿來自己的官服,獨自一人在屋內撫摸官帽良久,

爾後拿出一裝有瞭解生命毒藥的小瓷瓶,靜默地望著跳躍的燭火。

翌日清晨,荀府派人往司馬府送去荀彧喪報,司馬懿驚駭之下跪倒在地,

荀彧為了幫自己救司馬朗竟服藥自盡,司馬懿命侯吉準備素服,前往荀府弔唁。

路途上,已然聽聞喪報的曹操、楊修等人先一步趕到荀府,

曹操見到荀彧棺槨靈位等甚是傷心,步履跌撞走至荀彧棺槨,

抱著棺槨痛哭流涕,楊修替曹操宣讀寫給荀彧的挽言後,曹操傷心過度竟猝然昏厥。

荀彧之死牽連甚多,不僅僅是曹操最得力的助手死了,

還是漢室最正直的忠臣亡了,更是曹丕在朝中最大的依靠沒了。

司馬防看出了這一點,吩咐司馬懿帶著妻兒收拾行李明日一早回老家溫縣去避難,

如若遲了一步讓曹植、楊修抓住了,司馬府一家一個也別想活。

 

曹操醒後,將荀彧留下的一部分竹簡交給楊修等人盤查,

楊修再一堆竹簡中發現一個由荀彧親自封緘的竹簡,

楊修好奇之下打開查看,看過後震驚不已連忙拿給曹操。

曹操查閱後怒氣衝天,曹丕被火速傳召入宮對峙,

竹簡上所寫內容將曹操比作王莽,道曹操乃是不仁不義之人,且字跡疑似曹丕。

曹操不由分說將曹丕除去衣冠,下獄大理寺監牢;楊修趁機推薦西曹掾丁儀主審,

司馬防聽聞丁儀主審曹丕後,急忙回家催促司馬懿在還未被牽連前收拾行李逃難。

丁儀在大理寺監牢內審問曹丕,曹丕堅持自己無罪,

從未見過那個竹簡,丁儀非要說是自己寫的,分明就是欲加之罪,

像丁儀這種遇惡不避的小人,跟本沒有正直之心。

丁儀知道曹丕羞辱自己,因此借審問的機會報私仇洩憤,命人杖刑曹丕二十,

曹丕被打後諷刺丁儀一目了然,遭丁儀再次借機毒打。

曹丕被帶走之前告訴阿翁去找司馬懿,阿翁帶著郭照回到司馬府找人,

郭照將今日朝堂上發生的事簡述給司馬懿聽。

司馬懿很清楚,丁儀是個能顛倒黑白的佞臣,曹丕落到丁儀手中必然會罪加一等;

思慮再三司馬懿決定去大理寺卿府上拜見鐘繇。

鐘繇摒退下屬單獨會見司馬懿,

司馬懿希望鐘繇能夠出手相助,鐘繇不是不想幫而是無能為力;

如今天下風雲不是人力能夠挽回的。

司馬懿跪拜鐘繇,極力跪求鐘繇出手相助,

然而鐘繇自言沒有荀彧那樣的勇氣,婉言拒絕。

 

17

司馬懿竭力解救曹丕 鐘繇發現竹簡破綻

由於丁儀的殘暴鞭打,曹丕體力不支昏厥,丁儀要求下屬將曹丕潑醒,

下屬搬出鐘繇給大理寺審理嫌犯的規矩,一日鞭笞不可過百,至犯人昏厥停止。

丁儀以自己為主審官為由,強制下屬將曹丕潑醒,繼續毒打。

因曹丕被下獄,其子曹叡驚嚇過度而病,曹操攜卞夫人親自探視,

曹叡病得神志不清看見曹操直喊爹爹,郭照看著十分心疼,

跪求曹操允許自己去大理寺牢獄照顧曹丕。

司馬懿前往五官中郎將府求見曹操,

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請求去見一面曹丕,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去探望一次。

曹操允准司馬懿去探獄,隨郭照一同前去。

郭照帶著換洗衣物給曹丕換上,司馬懿拿著曹丕換下的血衣去見卞夫人,

利用卞夫人對曹丕的疼愛,勸說卞夫人建議曹操撤換主審官為鐘繇,

只有鐘繇才能審出破綻,曹丕才會有救。

司馬懿力勸司馬防說動鐘繇接下此案,只有救下曹丕才能救出司馬朗。

鐘繇經不住司馬防軟磨硬泡,終於答應只要被任命為主審官,

必定仔細審查竹簡上筆跡,找出破綻。

曹操聽從卞夫人建議,將主審官換成鐘繇,複又親自來到大理寺躲在暗處聽鐘繇審案。

曹丕不知曹操在暗處,絲毫不吹捧曹操也不諷刺曹操,供詞正值無二。

曹丕說完供詞便被帶回監牢,鐘繇向曹操建議,

調朝臣奏表與竹簡上的筆跡進行比對,

竹簡上的字如若是造假者所為,朝臣之中必定會有線索。

曹操允准,將奏表悉數運往大理寺交給鐘繇。

 

鐘繇叫來鐘會一同比對筆跡,馬車行至大理寺門口,

五官中郎將府所有的屬官都在門口堵著,美其名曰等候鐘繇審問結果。

司馬懿告訴鐘繇,自己帶領屬臣前來堵大理寺,是為了防止其他有心之人來逼迫鐘繇。

屬臣來到大理寺不過片刻,荀彧侄子荀攸將軍騎馬趕到,

向鐘繇作揖表示友好,與屬臣們一起在門口等待結果。

鐘繇與鐘會在比對筆跡時發現,竹簡上的筆跡與曹丕有一處很不明顯的差異,

曹丕習慣寫飛白書,字跡末端會有細小分叉,而竹簡上的自己只有形似沒有神似。

造假者雖然模仿到位,但仍有諸多疑點,

朝中大臣有很重的嫌疑,只要仔細審查比對一定會有結果。

司馬懿率領屬臣在大理寺門口堵了整整一日,暮色西沉在各自散去回家。

司馬孚心急如焚,迫切地想要幫司馬懿和司馬朗做一點事,提出想去五官中郎將府任職;

司馬懿不希望司馬孚再捲入曹家的爭鬥,

勸慰司馬孚好好地在家讀書習字,不要想著入仕。

曹家爭鬥一日比一日激烈,曹植尚在牢中未被放出,曹丕也在牢中受審,

曹操最有希望成為世子的人,都承受著牢獄之災。

曹操許久未見曹植,悄悄來到獄中看望,曹植看見曹操立刻跪下,

向曹操承認闖司馬門的人是自己,希望曹操能把司馬朗放出來;

曹操拉起曹植,訓誡曹植一定要爭取世子之位,將仁德發揚光大,為後世造福。

曹操一生缺乏仁德,曹植正好擁有曹操缺乏的,

這也是為什麼曹操一定要曹植正當世子的原因。

前些日子楊修去牢中看望曹植時,有所提及曹丕竹簡一案,

曹植堅信曹丕是無辜蒙冤,向父親擔保楊修和自己絕對沒有參與,

懇求曹操就此作罷當做是一場誤會,這算這件案子審出來真的是曹丕蒙冤,

也會令父子之情受損,還不如當做一場誤會來得委婉圓滑。

曹操批評曹植軟糯,勒令曹植從牢獄中走出去之後,好好想一想自己的仁德。

五官中郎將府的屬臣如昨日般在大理寺門口堵著,鐘繇看了整整一夜的竹簡,

于天亮之時似乎有所發現,鐘繇面色凝重地告訴鐘會,

鐘家命運全系於此,這一次就由鐘會做主。

 

18

崔琰招供楊修狡辯 曹丕洗脫罪名出獄

鐘會看過鐘繇手中奏章,上面的名字竟然是崔琰,

兩人十分驚駭造假者的筆跡居然和崔琰如出一轍。

不久,大理寺便派出一對輕騎往崔琰府上去,曹操收到消息後立刻反應過來,

派校事府將大理寺封鎖,鐘繇不得與任何人交談。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門外的屬臣已經看到了崔琰的供詞,知道整件事是楊修和曹植指使。

荀攸看過供詞,快馬加鞭面前曹操,力求曹操重審五官中郎將一案,

荀攸咄咄逼人毫不讓步的架勢,把曹操逼迫得頭風病犯,倒地捂頭痛呼。

荀攸奉曹操命令來到大理寺監審,鐘繇命人帶上崔琰開始審問,

鐘繇一步一步地審問,真相一點一點地浮出水面。

真相令人心寒不已,也令人憤怒震驚,丁儀、楊修為了扶持曹植成為世子,

拿著崔琰寫給門生楊訓辱駡曹操的私信,

威脅崔琰命崔申做偽證,並誣陷中郎將大逆不道。

崔琰交代完供詞,向鐘繇求死,以洗脫身上的罪孽。

鐘繇將崔琰簽完字的供詞公示天下並呈交給曹操查閱,

曹操看完供詞還未宣召楊修,楊修早已帶著曹植主動前來。

楊修將罪責全部攬在身上,要求曹操不要怪罪曹植,

為了替曹植撇清罪責,出言胡亂評價荀彧和崔琰,將曹操進一步惹怒。

 

曹丕無罪釋放,司馬懿帶著朝服迎接曹丕出獄,

並教導曹丕見了曹操不要多說話,低頭認錯是最好的辦法。

送走曹丕後,司馬懿向鐘繇要來酒菜,來到牢中見崔琰;

崔琰吃到多年前黃巾起事自己被困山中所食冬葵,不禁感歎與冬葵的緣分。

司馬懿告訴崔琰,冬葵也是司馬家的救命糧食,

那年董卓火燒洛陽,司馬懿攜兄弟回溫縣老家避難,冬日無糧食地裡只有冬葵可以食用。

司馬懿借冬葵勸崔琰求生,崔琰和荀彧策劃了這麼大的一個計畫

來阻止曹操廢長立幼,現在荀彧已經用性命作為代價付出,

崔琰難道不想活著看那些誣陷曹丕的人有一個結果嗎?

崔琰撚著從窗外吹進來的枯葉沉思,司馬懿看見枯葉便了然,即便是死了心也能看見。

司馬懿替二人斟酌兩次酒水,一次敬荀彧,兩次敬忠義。

陰暗潮濕的牢獄中,正在緩緩開出一朵忠誠正義之花,慢慢向天下蔓延著。

翌日早朝,曹操召集大臣親自聽閱曹丕一案,

當朝下令將楊修、丁儀下獄,以謀逆罪論處崔琰,拘禁曹植釋放曹丕。

曹操心思難測,笑裡藏刀質問曹丕此結果是否滿意,

曹丕按照司馬懿所教,只認錯不求情,曹操沒有繼續追問,

只在退朝後將曹丕叫來書房繼續談話。

曹操偏袒曹植之心人人皆知,曹丕大膽假設如果今天是曹植被冤枉,曹操一定會大力解救;

若自己真的是坐實罪責,曹植與楊修必定會拼盡全力殺了曹丕。

曹操挑劍撕破曹丕身上衣服,曹丕胸前鞭痕一下暴露在空氣中。

 

19

司馬懿雪夜跪求曹丕 司馬朗出獄患上瘟疫

司馬懿在崔琰牢中喝得酩酊大醉,曹操命鐘繇將司馬懿帶來,

司馬懿嘟嘟囔囔說著侯非侯,王非王,鐘繇急忙請人將司馬懿潑醒,

曹操出手阻止命鐘繇帶些酒水來,將司馬懿扔在地上等待其自然酒醒。

司馬懿酒醒朦朧中看見曹操靠在椅子上小憩,

揉揉眼睛看清後嚇得頓時清醒,連忙跪地行禮請罪。

司馬懿跪在地上瑟瑟發抖,曹操坦然地倒上兩碗酒,

邀請司馬懿一起喝一碗,司馬懿戰戰兢兢挪上前接過酒匆忙喝盡。

曹操問司馬懿是否知道荀彧、崔琰所謀之事,司馬懿不敢欺瞞如實回答,

曹操將酒碗隨手一放,將司馬懿嚇得又伏低了身段不敢抬頭。

許久後,司馬懿見曹操沒再生氣發怒,才緩緩抬頭悄悄看曹操,

以當初曹操為了天下而改變自己的偉大做法,委婉暗示曹操,曹丕也會為了天下改變自己。

曹操知道曹丕不差,比起曹植來更有文才武略,眼光更加長遠;

曹操告訴司馬懿,將來的曹丕會比自己更加嚴苛,勸司馬懿自求多福。

曹丕回到府中,甄宓跪在地上舉著藥碗求曹丕喝藥,曹丕喝完後甄宓拉住曹丕替曹植求情。

甄宓的心在曹植身上,眼下曹植出事甄宓不惜越界替他求情,曹丕心寒拒絕了甄宓。

司馬懿回到府中休息,司馬防對於曹丕被釋放而司馬朗依舊被關押甚是生氣,

司馬懿知道曹操不想放棄曹植,卻又奈何不了曹丕,

只有曹丕讓步放過楊修和丁儀,才能放出司馬朗。

司馬懿被逼無奈深夜去求曹丕出手,曹丕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荀彧和崔琰用性命保曹丕,豈可為了一個司馬朗辜負兩人。

司馬懿願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換司馬朗,曹丕被說得心中難受,將司馬懿趕了出去。

司馬懿磕過頭出門跪在長廊上,一言不發地沉默著。

郭照恰巧給曹丕送藥,看見司馬懿跪在門外,快步走進屋內勸慰曹丕讓步,出手救司馬朗。

 

曹丕心裡煩擾得緊,摒退郭照獨自一人坐在屋內思考。

門外下棋鵝毛大雪,司馬懿依舊跪在地上紋絲不動,

天色轉亮司馬懿身上落了厚厚的一層雪,直至雪停也未動一下。

司馬孚來到曹丕屋前請求入仕五官中郎將府,

替曹丕效力謀事,只求曹丕可以出手救司馬朗。

郭照陪著曹丕出門,經過一夜思考終於同意救司馬朗。

司馬懿感恩曹丕做出的決定,表示從今往後司馬兄弟性命便是曹丕的;

曹丕離開府中前往面見曹操,郭照連忙把司馬懿扶進屋內休息。

曹丕請求曹操對曹植和楊修從輕發落,因為曹丕覺得崔琰的供詞有蹊蹺。

曹操被曹丕戳中心事,遂順水推舟同意曹丕請求,將其建議轉達給鐘繇。

曹丕走後,曹操盯著燭臺上的燭火出神,眼神似有訴不盡的無奈地哀愁。

為了將來的天下能夠平安,太多人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崔琰、荀彧,為了匡扶正義扶持曹丕,將身家性命作為賭注,

曹丕為了太子之位為了匡扶天下,將近在咫尺的太子之位推遠,

司馬一家為了兄長為了兒子,將全府命運險些付之一炬。

千辛萬苦的努力,終於將司馬朗救出。

司馬朗回到府中不久,司馬孚親自下廚給司馬朗煮豆腐魚頭湯,

司馬朗喝過幾次都嘗不出鹹味,司馬懿接過司馬朗喝過的湯碗嘗味道,

司馬朗突然鼻腔流血昏迷。

經過大夫診治,司馬朗被確診為患上城中蔓延的瘟疫。

全府上下陷入恐慌,司馬懿鎮定地制定規矩,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司馬朗的屋子,

將自己和司馬朗隔離,全府上下立刻熏艾。

所有衣物、碗筷沸水燙洗,每日由侯吉負責將飯菜送到院中,以防瘟疫傳開。

 

20

雞肋成楊修斷頭詞 司馬懿任軍師司馬

司馬朗昏迷多日突然醒來,司馬懿躺在地上累得睡著了,

聽見司馬朗喊自己名字,連忙按司馬朗吩咐去傳膳食。

司馬懿走出門外沒多久,恍然大悟連忙跑回屋內查看司馬朗。

未久,屋內傳出一聲又一聲哭號,司馬朗終因疫病不治而亡。

建安二十四年,關羽引兵出荊州,圍困樊城;

八月複又引水灌城內,是為震驚天下的水淹七軍;曹操部下于禁,全軍覆沒。

曹操火速召集大臣進宮議事,下令封司馬懿為軍師司馬,跟隨大軍前往戰線。

曹丕擔憂司馬懿在戰場上會有不測,將隨身佩劍贈給司馬懿,

司馬懿臨行前囑咐曹丕,一定要守住鄴城,只要死守鄴城就等於保住了太子之位。

司馬懿要隨軍出征,張春華拿出自己自幼隨父征戰的鎧甲穿山,

打算隨司馬懿一起行軍打仗,保護一點武功也不會的司馬懿。

司馬懿拗不過自己愛妻,只好答應同意她跟隨。

曹操大軍剛剛紮下軍營,漢壽亭侯陸渾便投降了關羽,殺守城將以示誠心。

陸渾距離大軍不過五十裡,關羽此舉就是要抄了曹操後路,

眼下戰事告急,曹操部下紛紛主動請求出戰。

曹操下令晚上再繼續議事,命所有人都退下,獨獨留下了楊修。

楊修借用曹操的陣前圖,分析洛陽、西安、鄴城三地的形勢,

將王都鄴城遷都洛陽,既可以保護天子又可以避開關羽鋒芒。

曹操若有所思地看著陣前圖,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

晚上,曹操頒佈口令雞肋,楊修聽到口令後大喜,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曹操已無進軍之意。

 

司馬懿猜中楊修心中所想,曹操的雞肋口令,言外之意就是自己已經不想主動出擊,

將天子遷入鄴城既可以避開關羽又可以控制天子,曹操素來不愛與天子同住,肯定不會同意。

因此楊修肯定建議曹操遷都洛陽,

一來擊中曹操心事,二來鄴城是曹丕的根基,一旦遷都曹丕肯定勢力削弱。

楊修收拾輜重準備退軍遷都,曹真從丁儀口中得知此事,前去問曹操確認真偽。

曹操聽完曹真所說,不動聲色繼續議事,心中卻起了波瀾。

司馬懿獲知楊修拆解雞肋之後,告訴張春華曹操已經對楊修動了殺心,

楊修把雞肋的意思散佈,無非是在眾人面前打了曹操一耳光。

果然,沒過多久楊修就被抓捕候斬,曹操要用楊修的人頭來穩定軍心;

司馬懿收到消息後連忙面見曹操獻策退關羽。

司馬懿建議曹操和孫權聯盟,表面看孫權和劉備等人聯盟十多年牢不可破,

其實孫權早就因為求娶關羽之女被羞辱心懷怨恨,

此時如果許諾成事時候給孫權荊州和江南封地,孫權衡量利弊肯定會答應。

曹操聽完司馬懿的建議內心依舊猶豫,司馬懿冒死以當年赤壁之戰作為前車之鑒,

勸說曹操聽取自己的建議,去東吳找孫權聯手對抗關羽大軍。

曹植聽聞曹操要斬殺楊修,著急之下要去替楊修求情,曹洪命人將曹植關在後帳內,

省得曹植一時腦子不清醒壞了自己前程。

 

21

司馬懿為楊修送行 司馬懿出使東吳

司馬懿請求去牢中探望楊修,曹操饒有興致評價他喜歡探監,

司馬懿神色凝重回答,逝者如斯夫,作為相伴多年的友人,理應去送一送楊修。

曹操對逝者如斯夫這句話深以為然,同意司馬懿請求。

有話說得好,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楊修面臨死亡已是坦然,見到司馬懿前來探監,

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全盤托出,只恨不能與司馬懿繼續為知為己。

司馬懿向楊修虔誠一跪當作送行之禮,監斬官程昱帶著曹操斬殺楊修旨意前來宣讀。

楊修看見監斬官屬下手中的酒,興奮地要求立刻就喝。

司馬懿想與楊修共飲,哪怕是斷頭酒;

楊修深感司馬懿大度,喝完一半便將酒碗遞給司馬懿。

兩人喝完酒,楊修被帶出,臨走前楊修告訴司馬懿:

曹操乃雄猜之主,曹丕乃陰刻之主,若他日曹丕容不下曹植,希望司馬懿能從中周全。

司馬懿答應了楊修,對楊修離去的背影深鞠一躬。

曹植好不容易逃出後帳去求曹操放了楊修,曹操命人攔下曹植,

任由他在帳外斯喊哭叫,時辰到依舊下令斬殺楊修。

曹植大喊楊修字型大小,對於自己謀士兼好友的楊修,

眼見將死卻無能為力,曹植悲慟絕望跑向斬刑台。

曹操經過此事,心中猶豫釋然,解下披風側身入睡。

程昱斬殺楊修回來覆命,將曹操喚醒。

曹操夢到三馬欲殺,看見程昱誤以為是夢中,提劍架在程昱脖子上;

待清醒後曹操命程昱叫來楊修解夢,程昱告訴曹操楊修已去。

曹操思忖片刻,命程昱下旨讓司馬懿親自去東吳拿盟書。

張春華為了保護司馬懿,換上男裝跟隨坐船前往東吳。

司馬懿手中捏著那只叫做心猿意馬的烏龜,

無論走到何處司馬懿都會把他最愛的烏龜帶在身邊。

東吳已聽聞曹操派遣司馬懿出使,張昭向孫權介紹司馬懿入仕背景,

認為此人一無所為,想必曹操身邊已無人可用才會派司馬懿來。

司馬懿帶著天子的旨意前來,當眾宣佈冊封孫權為驃騎將軍,

領荊州牧,封南昌侯,請孫權擺香案接旨。

張昭站起身代替孫權懟司馬懿,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人盡皆知,

這旨意恐怕是曹操脅迫天子所書,這旨意孫權不接也罷。

司馬懿憑藉鐵齒銅牙舌戰群臣,將東吳群臣的駁得啞口無言,

尤其是孫權心中的那根刺——關羽之女不嫁孫權之子,成功戳中孫權心事。

孫權一君臣行事魯莽,出手就要打司馬懿,張春華眼疾手快將其打退。

孫權還需與群臣商議,請司馬懿暫居驛館等候消息。

司馬懿帶著張春華回到驛館,小二送上新鮮片好的魚肉供兩人品嘗,

張春華嘗過後連連誇讚江南之魚鮮美。

兩人正談論美食,孫權屬臣陸遜來到驛館與司馬懿談論,

司馬懿的一番言論令陸遜心悅誠服。

陸遜回到宮中稟報孫權,太子之位必是曹丕所有,魏國朝廷定是司馬懿能左右。

孫權聽完陸遜所說,同意與魏國聯盟,共同對抗關羽。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ddle 的頭像
noddle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