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秀麗山河之長歌行 分集劇情介紹39-56(THE END)

第39集
劉秀歷經千辛終稱帝與更始決裂
劉秀見馮異吞吞吐吐的樣子讓他有話直說,
馮異告訴他邯鄲剛剛傳來消息,過珊彤有喜了。
過珊彤原以為劉秀得知自己有喜一定會很高興,
一定會回來陪自己看著孩子出生的,
但劉秀只是推諉戰事緊張,讓大夫好生照顧夫人。
李松與趙萌的更始軍與王匡、張卯的綠林軍在長安城中激戰整整一月,
最終王匡、張卯等人敗逃向赤眉軍投降,
至此綠林軍殘部與赤眉大隊合流共同進軍長安。
更始帝劉玄雖重新佔據了長安,然而,更始朝廷經此番內亂已是搖搖欲墜、大廈將傾。
劉秀傳信陰麗華,讓她趁赤眉軍還沒有進攻長安之前離開,
琥珀也讓麗華千萬不要再錯過機會,
但陰麗華卻說三哥為了他們的理想在河北奮鬥,
而她則要留下來保護趙姬、鯉兒還有長安的百姓。
赤眉軍奉十五歲的放牛娃劉盆子為帝,洛陽朱鮪大敗,河內失守,
趙萌告訴劉玄他們已經沒有援軍了,長安成了孤城一座。
劉玄開始徹底頹廢,成日在宮裡只是飲酒作樂不管百姓死活。
陰麗華勸他開國庫救援百姓,劉玄只道自己無心也無力,管不了那麼多。
麗華稱自己思念母親想回太學看看,劉玄准了,
但讓麗華千萬別想著離開長安,否則大家一起死。
將士來報赤眉軍去而複返,百萬大軍圍困長安城,
趙萌稱己方如今已是損兵折將、潰不成軍,
不如向赤眉投降,或可保將士們的性命,但劉玄堅決不允,
他稱若要他向流寇投降,他寧願死,他誓與赤眉奮戰到底。
陰麗華請劉玄為百姓著想與鄧禹的西征軍聯合抵禦赤眉軍,
保住長安和關中的百姓,劉玄嗤笑道,
一個讓他降赤眉,一個讓他向劉秀俯首稱臣,
他質問陰麗華如果坐在自己這個位置上的是劉秀,她也會讓他為百姓著想嗎?
他稱這天下如殘渣一般,自己做不到的事劉秀同樣也做不到。
陰麗華讓人帶話給劉秀“昆陽滹沱,符瑞之應,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劉秀解字後得到的讖語“劉秀髮兵捕不道,卯金修德為天子”。
西元二十五年,更始三年,劉秀稱帝,改元建武,公開與更始帝決裂。
劉秀登基分封諸將,連王梁都封了大司空,
而馮異則只封了一個陽夏侯,眾將均替馮異不平,
但馮異卻稱劉秀此舉可謂用心良苦,
劉秀得以稱帝河北諸將居功至偉,分封時偏向河北也是合情合理。
但眾將擔心稱帝之後必將封後,如果陰麗華不在劉秀身邊,
而過氏則臨盆在即,豈不是讓河北過家占盡了便宜。
陰識讓陰興從陰家護衛中精心挑選三百人化妝成赤眉軍,趁亂救出陰麗華。
過珊彤為劉秀誕下一位皇子,見到繈褓中的嬰兒心情極度複雜,
他伸出去的手遲遲都沒有撫上孩子的頭,
猶豫再三起身對過珊彤說自己還要趕回去處理政務,臨走隨口給孩子起名劉強。
劉玄喝得醉醺醺的,將一腔怒火都發洩在陰麗華身上,
他對麗華說她的劉秀在邯鄲稱帝了,他的妻子替他生下了皇子,
不久應該就會封後,他怪陰麗華當初如果選擇自己也許就不會有今天的事,
他借著酒興要掐死陰麗華,麗華被迫拔出劉玄的佩劍抵在他的喉頭。
馮異翌日即將啟程前往洛陽與朱鮪決一死戰,
臨行前他將麗華在離開昌城時留下的休書交給劉秀,
劉秀這才明白當初麗華離開時就下定和他一刀兩段的決心的,
丁柔也將麗華曾懷有劉秀的骨肉,卻在墜入冰河之時流產一事告訴劉秀,
想著麗華為了自己做了那麼大的犧牲,劉秀不禁英雄淚兩行。

第40集
更始滅亡劉玄喪命朱鮪歸降劉秀
真定王劉揚見劉秀封賞將士唯獨沒有自己的份,
於是按捺不住前來邀功討賞,被劉秀三言兩語搪塞過去,
劉揚見第一個目的達不到,趕緊又提出第二個目的,
他想請求劉秀儘快立太子,劉秀稱如今局勢未穩,
劉強又尚年幼,立太子之事容後再議。
更始氣數已盡,劉秀派馬武負責招撫劉玄,
保留他的王公爵位,並務必要保護麗華的安全。
長安城守將李松兵敗被俘,其弟獻城投降,眼看長安城是保不住了。
陰麗華拉著趙姬讓她跟自己一起離開,趙姬卻一心掛念劉玄,
她求心要和赤眉軍決一死戰的劉玄跟她一起離開,
她說他們的皇兒還那麼小,怎麼忍心讓他做無父無母的孤兒?
江山沒有了沒關係,他們可以隱居過平常人的生活。
劉玄被妻子打動決定棄城逃走投奔高陵,半路卻得到消息高陵守將已向赤眉投降,
又遇張卯等人追殺,劉玄權衡之下決定將傳國玉璽和高祖斬蛇劍交給赤眉軍,
以期換取一個小王小侯留得性命再伺機反攻,他是寧可向赤眉稱臣也不願向劉秀低頭。
劉玄一心以為獻出玉璽和斬蛇劍他及家眷的性命應該無憂,
沒想到赤眉軍出爾反爾,仍然派兵要殺劉玄。
劉玄沒想到當日自己設計殺死劉縯,今日落得同樣下場,
他催妻兒隨陰麗華離開自己則誓與張卯決一死戰,一代帝王最終死於亂槍之下。
趙姬婉拒了陰麗華帶她回陰家的好意,
決定帶著兩個孩子回劉玄的故鄉隱居,親自將兩個孩子撫養長大。
陰麗華在陰興和琥珀的陪伴下回到久違的陰家,
見到思念已久的母親和大哥、大嫂。
大嫂憐惜麗華幾年不見憔悴不少,麗華對大嫂說她的心早已是千瘡百孔,
大嫂勸她既然回來了就不要再走了,她不在的幾年母親常因思念她而以淚洗面。
麗華自嘲道現在她除了陰家也沒有地方可去了,
陰識知道她心裡放不下劉秀,稱如果她想回去自己可以送她去見劉秀。
陰麗華向鄧奉打聽外面的消息,
鄧奉告訴她朱鮪死守洛陽,馮異久攻不下,兩軍正陷於膠著。
劉秀深夜帶著岑彭來到馮異營帳,希望能夠勸降朱鮪,
馮異問劉秀朱鮪身為殺害劉縯的真凶,陛下真能放得下?
劉秀稱為了天下蒼生他放不放得下都得放。
朱鮪眼看更始大勢已去,天下大局已定,
且劉秀已經保證不計前嫌保他官位,識時務者為俊傑,朱鮪決定歸降。

第41集 陰麗華終到洛陽與劉秀重逢被封貴人
西元25年,建武元年10月,劉秀奪取洛陽,駕幸南宮卻非殿,定都洛陽。
在達到人生事業的頂峰之時,劉秀多想此刻麗華能在自己身邊。
劉秀家眷乘著馬車趕赴洛陽,連過母都直稱沒想到女婿能這麼快平定洛陽,
纓絡更是誇陛下英明神武、用兵如神,別說是定都洛陽,
就是掃平天下也指日可待了,她對著珊彤說到那時夫人就是皇后了,
過珊彤嘴上自謙道陛下有陰氏在先,未必會立她為後。
過母說她現在有了劉強,又身懷有孕,
再加上河北新貴給她撐腰,又何懼小小陰姬。
馬車來到洛陽城一路招搖過市,
此時已淪為煙花女子的胭脂問身邊的恩客這是哪家的馬車如此氣派,
恩客告訴她這是陛下的夫人一行,胭脂以為馬車裡坐的應該是陰麗華,
恩客卻說夫人是河北過家大小姐過珊彤。
胭脂一直以為當初麗華是有意拋下自己,害自己有如此悲慘的際遇,
她在心中暗暗覺得解氣,想來陰麗華也想不到自己會有今天吧?
沒想到來到洛陽後劉秀將過珊彤母子安置於嘉德殿,
而並不是皇后居住的長秋宮,過氏母女俱覺得面子被拂。
劉秀對姐夫和馮異說當初在洛陽時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時候,
幸虧有麗華和馮異相伴,如今總算是回來了,他打算把麗華接回來。
馮異關心陛下該如何安置麗華?
如今局勢初穩,過氏身邊又有河北豪強,千萬不能因後宮之事搞得朝中不穩,
劉秀說自己倒不擔心朝中不穩,他擔心的是麗華不肯回來。
過珊彤故作大度稱如今天下穩定了,是時候接陰姐姐回來,
並保證自己會以禮相待,劉秀不由覺得過珊彤懂事明理。
果然麗華推託自己腿疾發作不便前往洛陽,姐夫和朱佑輪翻勸她,
伯姬也為之前對麗華所為誠心向她道歉,
再憶及從小到大和劉秀之間的溫馨往事,陰麗華決定回洛陽和劉秀見面,
但她心裡卻在忐忑不知該怎麼面對劉秀。
大哥讓麗華此去洛陽只需全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剩下的事就交給大哥處理。
陰麗華心情複雜地一步步走向卻非殿,
當陰麗華顫巍巍向劉秀下跪時,
坐於龍椅之上的他差點就沒控制住要上前扶起她。
劉秀當朝封陰麗華為貴人,賜居西宮。
陰麗華不無譏諷地問陛下貴人幾石年俸?
劉秀令眾臣退下,他要好好看看他日思夜想的麗華,
看著劉秀走近,麗華起身欲離開,劉秀急忙上前攔住,
麗華甩手將劉秀的頂戴擼在地上,劉秀卻只管緊緊抱住他的麗華,不讓她離開。
過氏在後殿撫著隆起的腹部看著這一幕,從此把陰麗華視為眼中釘。
陰麗華跪求劉秀放自己回家,她稱自己只是一個舞刀弄槍的粗俗的鄉野女子,
而陛下則有後宮佳麗三千,何苦定要為難於她?
劉秀承諾自己決不會有佳麗三千,求麗華相信他。
劉秀帶陰麗華出席大儺祭禮,過珊彤故作大度上前和麗華打招呼,
過氏哥哥過康適時抱著劉強出現,故意刺激陰麗華,
但看到劉秀對陰麗華呵護有加的樣子,過珊彤受到的刺激只怕更大。
過母勸慰女兒不用擔心,她稱若劉秀想坐穩洛陽朝廷,
不得罪河北眾將,必定要立她為後,過珊彤稱自己在意的不是後位,她想要劉秀的心。

第42集
陰麗華去意堅決劉秀盡力挽留
過母告誡女兒世上最易變的就是人心,男人的心就更容易變,
如果她不保住自己的位子,那麼根本留不住他的心。
這是在宮裡不是在過家,如果她保不住後位,
那麼強兒永遠成不了太子,陰麗華也不會放過她。
過母向女兒承諾會去找她幾個舅舅,
並轉寰朝中讓眾將向陛下施壓,儘快冊後。
劉秀讓丁柔去當說客留下陰麗華,
陰麗華又何嘗不理解劉秀,只是自己感情上無法接受。
她對丁柔說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曾隨陛下出生入死,
只知道陛下有個賢慧的過夫人,劉強又是他們唯一的兒子。
劉秀若立自己為後,那些立下汗馬功勞的河北戰將們必定心中不服,
這對四面作戰的劉秀無疑是致命的打擊,
她不能讓陛下因為自己而冒那麼大的風險。
但即便自己再愛劉秀她也有尊嚴和驕傲,
讓她和人共侍一夫根本做不到,與其如此不如放手。
陰麗華求劉秀放了自己,她說對自己而言繼續留在他身邊是一種煎熬,
是一種痛徹心扉的折磨,當過去的美好記憶不復存在,
當悲哀已成定局無法逆轉,她選擇放棄。
劉秀對馮異說自己和麗華經歷了那麼多的罹難才有今天的重逢,
他可以答應麗華的任何要求,唯獨不能放她離開,
馮異卻認為麗華生性剛決,認定的事恐怕很難改變。
劉秀從未像此刻這般毅然決然,他稱就是違背麗華的意志,
哪怕讓她怨他恨他,他也要把她留下,
他此生唯此之念,碧落黃泉,對麗華絕不會放手。
建武二年正月十七,建武帝劉秀下詔分封列侯于有功者二十人,
與廣平侯吳漢的采邑最重,陰識受封為陰鄉侯,
陰興為黃門侍郎,守期門僕射,典將武騎,而劉揚並無封賜。
下朝後陰識和劉秀先後來到麗華寢宮,陰識跪求劉秀收回成命,
麗華不解大哥何以對劉秀如此敬畏,
陰識嗔怪妹妹的聰明才智遇到劉文叔就全化為子虛烏有了。
他說以前的劉文叔雖然城府頗深,但他只是一個一無所有的凡夫俗子,
可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真定王劉揚有要謀反取締建武帝之意,
劉秀必會打壓外戚勢力,現在是劉揚,明日保不准就是陰家了。
麗華不知道自己怎麼做才能不連累陰家,她求大哥帶她回家,
陰識告訴她現在她的男人正在為她能坐上後位而努力,
此刻她想做皇后便如探囊取物、唾手可得。
但他讓妹妹可要想好了,這後冠戴上去容易,想摘下來就難了,
如果她不能確定掌握劉秀的心思,那麼今天過家的下場可能就是明日陰家的下場。
過珊彤將自己的陪嫁送給陰麗華以期拉攏兩人關係,
陰麗華推託不了收下後吩咐琥珀拿出去賣了,將錢分給百姓。
劉秀故意讓麗華看到劉揚欲謀反的奏摺,他知道只有這個辦法才能留下麗華。
劉秀派出耿純去河北招撫劉揚,麗華暗中吩咐尉遲峻打聽消息。
耿純一行前往真定王府讓劉揚隨他們一同前往洛陽見駕,
劉揚冷笑著說讓他回去向劉秀俯首稱臣真的是笑話,
耿純及尉遲峻自作主張,一劍拔出刺入劉揚腹中,結果了他的性命。

第43集
過家設計逼麗華離宮珊彤上位
劉揚被殺,河北眾將一片譁然,都說劉秀打壓誅戮功臣,
劉秀稱自己早已做好真定王伏誅後的一切安排,
孰料耿純提前將此事觸發,眼下只能再做商議。
過母大罵劉秀這個忘恩負義的傢夥,殺了她哥哥就是為了讓陰麗華登上後位,
她吩咐兒子過康前去聯繫河北權貴和守舊大臣,給劉秀施壓,
過康則勸母親如今的形勢不宜衝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後位也不宜操之過急。
胭脂邊洗刷馬桶邊罵陰麗華這個毒婦,正被路過的過康聽到,
過康對胭脂起了興趣,他把胭脂帶到過家讓她講講和陰麗華之間的淵源,
只要她講的故事讓他感興趣,那麼自己就是替她贖身的金主。
胭脂誤會當日陰麗華讓她去給鄧嬋找水只是想甩掉她更便於她輕車逃走,
以致於害得自己失身於一群禽獸不如的東西。
劉秀為安撫河北人心封劉揚之子為真定王,
耿純為避非議自請任東郡太守,選擇離開洛陽這個權力中心。
陰麗華讓陰興代為安排,自己要為耿純踐行。
她始終擔心過家會對耿純不利,讓陰興親自保護耿純到東郡去。
真定王一事告一段落,陰麗華再次向劉秀提出離開,
馮異來報鄧禹率領西征軍遭遇大敗情況告危。
過康和母親商量決定利用胭脂對付陰麗華,
過母要把胭脂送進宮裡,但不能和過家扯上半點關係。
過康安排胭脂半路截了陰麗華的馬車造成偶遇,
陰麗華能看到胭脂完好無損地站在自己面前自是非常高興,
於是順理成章將她帶到宮裡,
劉秀想著胭脂原本就是麗華的婢女於是讓她留在宮裡繼續服侍麗華。
陰麗華得知劉秀將劉縯的長子和次子接到了甯平公主劉伯姬府中居住,
她立即讓人備車前往甯平公主府探望兩個侄子。
劉秀下朝後來看麗華得知她外出於是決定繼續等候,
居心不良的胭脂哄劉秀喝下麗華少時最愛喝的酒,
胭脂又趁機將過珊彤母親交給她的迷香倒入燈檯,
不多時劉秀就覺得困乏得不行趴倒在桌上。
翌日陰麗華回到宮中卻看到胭脂衣衫零亂地從內沖出,
稱陛下昨夜酒醉將自己錯認成了麗華,她實在是掙紮不開…
陰麗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接受不了現實,
她告訴劉秀他們已經回不去了,她拔出兵士的佩劍對準劉秀的喉頭,
劉秀讓麗華要是不相信他那麼盡可以殺了他,
麗華殺不下手轉而橫劍欲自刎,逼劉秀後退,麗華飛奔離開。
回到卻非殿等著劉秀的依然是一連串的壞消息,西線鄧禹失利,被赤眉軍所困;
北邊漁陽彭寵叛亂;東邊劉永濮陽五校軍作亂危及洛陽。
過母告訴女兒陰麗華現在走了,她的機會來了,她應該趕快去穩住劉秀。
至於許胭脂不足為懼,她定不敢出賣她們,
因為一旦劉秀知道真相先死的還是她自己。
劉秀欲禦駕親征平定五校軍之亂,河北眾臣趁機再次提出立後立太子一事,
劉秀出於無奈只得封過珊彤為皇后,冊立劉強為太子。
陰興提出辭官回鄉,劉秀准他回鄉但辭官不行,
並稱自己即將禦駕親征暫時無暇去找麗華,但請陰家代為轉告,
無論麗華走到天涯海角,他也會把她找回來。

第44集
鄧奉被仇恨衝昏頭腦率鄧家軍反叛
陰麗華來到淯陽暫時住在鄧奉處,
陰家雖然收到鄧奉的來信知道了麗華的下落,
母親仍然放不下心,陰興對母親說朝堂之上依然一切如常,
劉秀對外宣稱陰貴人性情溫和寬厚,
以膝下無子為由將後位讓給了過珊彤,
陰興猜劉秀此舉一定是還在等著姐姐回去。
鄧奉得知董訢就在南陽附近流竄,還糾結了不少流寇,
他想練一支自己的隊伍以求自保,
為了讓陰麗華散心,於是求陰麗華幫著他一起練兵。
琥珀得知麗華在淯陽落腳也想趕過去服侍左右,
陰興則拉著她不讓走,說是姐姐到哪兒也不會缺人侍奉,
倒是他們該想想自己的事了。
陰夫人自然將兩人的心意看在眼裡,
她語重心長地對陰興說如果想讓琥珀侍奉他,
那麼現在該做的就是先娶一門親,再讓琥珀作為妾服侍他。
陰興著急,他從沒把琥珀當成奴婢看待,也不想委屈了琥珀,
陰夫人嗔怪這個兒子怎麼跟他姐姐一般說不通道理。
劉秀親征獲勝,但西線再次告急,又接戰報稱南陽董訢起兵叛亂,
急需派兵鎮壓,吳漢主動請纓前往南陽平叛,
劉秀叮囑一定要速戰速決,他自己則親自率兵增援西線。
鄧奉要帶陰麗華去淯陽城外的李家村走走,順便介紹一個人給她認識。
原來奉兒定親了,物件就是李家村人,他要帶麗華去看看姑娘。
沒想到行至半路得到消息前方漢軍過境燒殺擄掠,
鄧奉和陰麗華急急驅馬趕到李家村只見屍橫遍野,
鄧奉的未婚妻子李念死於非命,其父怒道朝廷派吳漢前來剿匪,
說什麼南陽暴民難服,宛城是打下來了,他卻放縱手下在南陽燒殺擄掠,
李父怪鄧奉平時教自己女兒習武強出頭,
念兒就是為了救村裡的女子而被漢軍殺死的。
鄧奉被仇恨燒紅了眼,他大吼著要殺了吳漢為念兒報仇。
得知淯陽因吳漢所為大亂,陰家派琥珀前來保護麗華。
麗華在李家村暈倒後醒來被告知鄧奉集結了鄧家的子弟門客
還有周圍南陽的守軍將士數千人馬去了吳漢軍營拼命,
麗華深知反叛的嚴重性要去攔著鄧奉,
但琥珀告訴她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陰麗華整整暈倒了兩天。
鄧奉打敗吳漢後深受南陽百姓擁護,
南陽周圍的反叛勢力延岑、董訢、秦豐都已經加入了他,
聲勢如日中天,吳漢則受傷了逃去和蓋延會合,
劉秀大怒後悔派吳漢去南陽平叛,
他下令即刻讓賈複就近調兵儘快解決南陽之亂,切記手段宜柔不宜剛。
聽說鄧家反了,最高興的就是過家,
過珊彤母親冷笑著說鄧陰兩家是姻親,看如今陰家如何撇清自己。
過康則擔心的是萬一陰家為了將功補過又將陰麗華送回宮來就不好辦了。
正在此時宮女傳來許胭脂有喜的消息,
過珊彤令宮女讓太醫開藥把孽種打掉,過康則認為不急,
萬一劉秀對陰麗華念念不忘再把她接進宮來,
許胭脂和她肚子裡的孩子就可以派上用場。
胭脂指名要見過康,她對過康說自己那天晚上根本沒有和陛下同房,
她肚子裡的“龍嗣”是過康的,
她說自過康為她贖身那天起她就認定自己是過康的人。
他們的對話被纓絡全數轉告過珊彤,
過氏母女商量後決定讓劉秀冊封胭脂為許美人,
若有一天陰麗華回宮,過珊彤也可以多一個幫手,
同時她的侄兒也可以衣食無憂了。

第45集
劉秀平定赤眉後親征南陽欲殺鄧奉
鄧奉企圖打下宛城作為落腳點,陰麗華勸他光靠仇恨驅使的隊伍是走不遠的,
鄧奉卻說他還有姐姐給他訓練的鄧家軍,
連吳漢都不是他的對手,麗華責問他那麼打下宛城之後呢?
是想舉兵造反當皇帝嗎?有沒有想過如何收場?
鄧奉說他很清楚自己的處境,但他必須討個說法,
如果打不下宛城,等劉秀再派兵過來自己就會腹背受敵,
他讓陰麗華不要為難,儘快回新野陰家。
西線鄧禹處糧草告急,再拖下去不等赤眉攻城他們自己就垮了,
鄧禹不再理會劉秀讓他等待糧草支援的命令,
私自下令當晚秘密突圍速戰速決,最終全線潰敗收場,
鄧禹吃了敗仗逃出長安,赤眉軍洗劫長安後佔據全城,
鄧禹欲奪回長安,敵方謝祿來援,鄧禹再敗,險些全軍覆沒,
鄧禹無奈退往雲陽紮營等候劉秀命令。
劉秀下令召回鄧禹率領餘部撤回洛陽,並命馮異即刻過去接手西征大軍。
陰麗華不解鄧禹此次為何如此激進,就算他戰術不行,
戰略還是可以的,鄧奉稱小叔叔一定是擔心南陽戰事,欲速則不達。
鄧禹求馮異讓他再打一次,他不可以敗著回去,
否則就保不住奉兒的命,
馮異一時心軟的下場就是導致西征軍全軍覆沒,
鄧禹封金掛印回了南陽,則稱沒有面目回來見陛下。
劉秀擬詔准了鄧禹的辭官奏書,全軍拔營趕往東線,
趁赤眉回歸之前與之決一死戰,通知馮異準備夾擊支援,剿平赤眉。
劉秀派重兵平定南陽之亂,陰麗華勸鄧奉不如開城投降,
鄧奉稱就算到時劉秀留自己一命,吳漢也不會放過自己,
在陰麗華的再三勸說之下鄧奉同意退守淯陽。
陰麗華漏夜前往漢營,她決不能讓漢軍攻打奉兒,
朱佑稱岑彭等人都是只講軍法不近人情之人,
恐怕權宜行事很難操作,除非勸鄧奉投降,
跟他們一起回洛陽收監論罪,絕無折衷之法,否則對戰死的將士們何等不公。
沒想到陰麗華還在漢營據理力爭,
鄧奉卻私自帶兵偷襲,反將朱佑抓走當人質,
他此舉只是不想陰麗華夾在中間兩面為難。
建武四年初,馮異收拾殘兵,與赤眉軍幾次交戰,各有勝負,
劉秀率兵親征,在宜陽布控,伏擊赤眉殘部,
精疲力竭的赤眉軍兵無鬥志,派出劉恭覲見劉秀,乞求投降。
是年二月,赤眉建世漢朝皇帝劉盆子,
以及丞相徐宣以下三十余名官吏袒臂歸降。
平定赤眉後劉秀決定親自南征,
馮異提出鄧奉駐守淯陽可見其內心有掙紮,
他讓劉秀不如先在宛城駐紮再行安撫。
在朱佑的勸說下鄧奉同意撤出淯陽回新野,以保全親族和百姓。
岑彭等人一直以雙方陣亡的將士為由逼劉秀處置鄧奉,
稱縱是吳漢馭下不嚴,鄧奉也沒有理由與漢軍為敵。
陰麗華得知鄧奉只是撤出淯陽並未投降就知大事不好,
立即縱馬趕往漢軍軍營親自向劉秀求情,
稱劉秀若殺鄧奉來日定會受天下人所指。
劉秀遣退眾將,他告訴麗華若不殺鄧奉難平眾怒,
這剛建立的局面就將分崩瓦解,他只能犧牲奉兒,
麗華失望至極,甩了劉秀一巴掌,她決定用自己的辦法救奉兒。

第46集
劉秀終於取得陰麗華的諒解
陰麗華劫獄救出鄧奉,倆人一起策馬逃命,
但行至小長安聚處陰麗華的馬體力不支倒地,
陰麗華讓鄧奉快逃,但鄧奉說他想明白了,
他就算逃得了一時,他的宗親和族人也逃不了,
他原以為秉承墨俠之道可以守護家鄉百姓的尊嚴,
可這亂世終有一個統一的跡象,他卻把更多的百姓和將士牽進了戰亂,
他的雙手已經因此而沾滿了鮮血。
不多時岑彭率人追到,陰麗華持劍護在鄧奉身前,
劉秀也及時趕到阻止岑彭抓人,
鄧奉不想為難麗華和劉秀悄悄將匕首刺入腹中自盡而亡,
臨死前不忘叮囑麗華不要再和劉秀生氣,祝他們白頭偕老。
陰麗華拒絕再見劉秀,
堂堂建武皇帝來到陰家站在大雨中大聲請求陰麗華原諒自己,給自己一次贖過的機會。
他對陰識說自己不想失去麗華,麗華一天不原諒自己他就不會離開。
陰麗華打開房門看到的是滿目的草鳶,
看著劉秀為做草鳶勒得傷痕累累的手,麗華的心軟了。
劉秀告訴麗華有時候他寧願自己是以前的劉文叔,
簡簡單單,有她作伴,即使遠隔千里也可以共同戰鬥,
但如今的建武帝,在朝堂只有君臣,在宮闈只有外戚,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他只希望擁有一個真心溫暖他、體貼他的知己,他不能沒有麗華。
陰識讓妹妹堅強點,陰家永遠是她背後堅實的後盾,
回宮後她不僅是陛下的陰貴人,更是陛下的戰友,不要畏懼朝廷的爾虞我詐,
要記得替父母、替劉縯、鄧奉這些犧牲了的親友舊識達成所願,匡扶天下。
麗華終於決定隨劉秀回宮,她承諾“生亦同生,死亦同死”,再也不會離開劉秀。
臨行前劉秀不忘探訪鄧禹欲請他出山隨自己重返洛陽助己一臂之力。
劉秀稱這次南陽之亂是他錯估了吳漢,導致鄧奉之死,
河北將領一直自恃功高,若沒有鄧禹出面幫他平衡各派勢力,只怕將來會出更大的亂子。
麗華向大哥辭行,並請求解散陰家影士,
她說真定劉揚謀反和奉兒的事足見宗族勢力過大之弊端,
強則為割據,不利天下穩定,也容易令帝王猜疑,她不想陰家任何一個人有事。
陰興拜託琥珀繼續隨姐姐入宮照應,
並承諾待姐姐身體穩定後再去找大哥商議他們的婚事,他一定要娶琥珀為妻。
麗華隨劉秀回宮,一到宮裡按規矩麗華就得以大禮叩見皇后過珊彤,
過珊彤有心要讓麗華難堪,積極地向麗華介紹已成為許美人的胭脂,
並不忘告訴麗華胭脂肚子裡已經有了陛下的“龍嗣”。

第47集
陰麗華獨佔聖寵過珊彤妒恨交加
劉秀蒙上麗華的雙眼扶著她來到雲台殿,
原來這裡被劉秀按太學時的模樣重新佈置過了,
書架上放滿了劉秀為她而寫的縑帛,看著眼著熟悉的場景,
回憶起在太學時快樂的日子,麗華只覺幸福滿溢。
過康對珊彤誇口劉秀果然還是不敢動他們過家,前段時間還升他官職,
對他們過家輔佐太子、鎮守洛陽一事大加讚賞,
他原本還以為陰貴人回來過家人要受冷落,
如此看來是他多慮了,這陛下總還算是曉得孰輕孰重的。
過珊彤卻不這麼認為,她覺得陛下之所以厚待過家,
是為了使陰貴人不受傷害,況且這個陰貴人曾隨陛下征戰沙場,想動她又談何容易?
陰毒的過母提出動陰麗華不容易的話就從她身邊的人下手。
過康以一串琥珀項鍊為餌向琥珀示愛,沒想到琥珀壓根不受蠱惑,
堅稱自己心有所屬有負過侍郎美意。
過珊彤得知劉秀每日下朝之後就是和陰麗華兩人待在雲台殿,
並不許外人打擾,她是又妒又恨,覺得這是陰麗華故意所為,
就是不想讓劉秀來看望自己,想借機獨佔聖寵。
過母說聽許胭脂所言陰麗華曾經差點嫁給鄧禹為妻,前段時間陰麗華回新野,
正好鄧禹也是戰敗回了新野,要說兩人之間沒有私情都沒人信。
劉秀下朝後怒氣衝衝地回到雲台殿,
在陰麗華的追問下才說坊間居然盛傳陰麗華和鄧禹有私情,
他說鄧禹乃眾將之首,受西征打擊還未平復,
這傳言不僅離間君臣關係,更會影響朝局,此事必須徹查。
此時鄧禹求見,他請求劉秀為他賜婚李通的堂妹李月瓏,
以讓謠言不攻自破,還陰麗華一個清白。
劉秀沒費多少力氣就查清此次謠言的散播者乃過家外戚,
但陰麗華剛回宮,如果立即處置過家恐會令麗華處境更艱難,
為了朝局和後宮的穩定,劉秀決定再忍一次。
過母教唆女兒在許美人生下皇子之後讓她以皇后的身份將孩子交給陰貴人撫養,
既顯示了她作為皇后的大度,也可以挑起許美人對陰貴人的恨意,以達到借刀殺人的目的。
陰麗華突覺頭暈,劉秀緊張趕緊召太醫,經診斷陰麗華是有喜了,劉秀更是大喜。
得到消息後過母坐不住了,她稱陰麗華腹中的皇子若生下來必定會影響到過家,
珊彤的位置、太子的位置都會為之動搖,這件事必須斬草除根、以絕後患。
過珊彤稱要想下手談何容易,過母則認為此事根本無需他們親自動手,
要知道許胭脂的兒子還在陰麗華的宮裡,
只要挑唆胭脂去要回兒子,然後引起意外就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許胭脂果然聽信讒言跑到陰麗華處惡言相向,並搶走兒子就跑,
陰麗華不顧自己有孕在身,一路追趕,讓胭脂小心孩子,
胭脂不慎絆倒孩子脫手而出,陰麗華不顧自身安危飛身上前接住孩子。
經此一事胭脂似有所觸動,她對過通說從今往後他們要怎麼和陰麗華鬥都與她無關,
但請記得不要再動她的孩子一絲一毫,否則她不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

第48集
過家外戚一再生事希望削弱麗華勢力
劉秀見胭脂一而再地傷害麗華他堅決要對她進行處置,
但陰麗華求劉秀把孩子還給胭脂,
並饒了胭脂,就當替她彌補當初拋下胭脂的過錯。
陰興提出宮中守衛森嚴,可許美人卻可闖進西宮一路狂奔如入無人之境,
恐怕根本就是事先佈置好的。
劉秀當然明白陰興所指,他提出讓陰麗華過幾日隨他一起回鄉祭祖,
也好暫時避開宮中這些汙穢之事。
過母聽說劉秀祭祖居然帶著貴人而非皇后又開始極盡挑唆之能事,
她稱皇上根本是沒把過家放在眼裡,過珊彤則稱皇上並非對自己沒有感情,
而是因為哥哥和母親生了那麼多事弄巧成拙,
讓皇上把賬都記在了自己的頭上。
劉秀帶著陰麗華一同返鄉祭祖看望宗親,
大家難得團聚氣氛熱烈得就如過年一般。
劉秀也暫時拋開朝堂的紛爭,
和麗華兩人就如普通百姓夫妻一般恩恩愛愛地過上了小日子。
劉秀不放心把麗華一人留在宮裡,就算出征也把麗華帶在身邊,
建武四年,陰麗華在軍帳內生下了她和劉秀的第一個孩子劉陽。
經過近兩年的血戰,劉秀親征重挫一眾中原強敵。
過珊彤日益受到冷落,就連接待使節劉秀也是帶上陰麗華,
過珊彤氣憤不過大發雷霆,過母讓她只管好好教好太子,
陰麗華那裡自會派人打壓。
建武五年逢大旱、遇蝗災,劉秀忙著賑災濟民,
天水郡隗囂蠢蠢欲動,派遣了使者去河西,借此拉攏竇融。
陰麗華後悔當初在長安沒有殺他,留著他就是一大禍害。
陰麗華又有身孕不能再隨帝出征,劉秀讓她入住雲台殿倒是正中麗華下懷,
假借喜靜讀書之機為劉秀分擔不少政事。
劉秀為了保護陰麗華下令任何人不得進入雲台殿,
過母稱他們只要削弱陰貴人在南陽穎川眾將的勢力,
到時候她人單勢薄,陛下就是要保護也心有餘力不足了。
在劉秀的運籌帷幄和知人善任之下,
吳漢、耿弇、馬武、王霸、蓋延等各路將領都能一展才華,
先後將東、南、北各路割據勢力擊破,統一中原的目標近在眼前。
劉秀親征凱旋歸來就在朝堂上收到彈劾馮異的文書,
稱征西大將軍馮異威權至重,百姓歸心,
號為咸陽王,其獨斷專行私收人心,有試圖謀反之心。
陰麗華清楚應該是造謠之人想謀反才對,
這當朝之下論功績、論忠心無人能和馮異相提並論,
三年前以裝備最差的兩萬官兵拿下關中三輔,
明明是大漢的功臣卻被小人誣陷,著實讓她咽不下這口氣。
劉秀讓陰麗華息怒,他絕對相信馮異的為人,
但若想平息風波,恐怕只有把馮異調回京城,只有這樣才能安撫朝中人心。
劉秀借任光班師回朝之機宴請河北眾將,
陰麗華更是以陰戟的裝扮亮相,
兩人回憶當年在河北一路被王郎追趕狼狽的往事,
劉秀感慨每次命懸一線都得馮異不棄,救他於危難,
一番話讓河北眾將都感念馮異的好,不再有人聽信朝中關於馮異造反的謠言。
遠在關中的馮異得到消息後對丁柔說當務之急自己只有返京,以證清白,以安人心。
他讓丁柔和呂氏、彰兒先回洛陽,
待他處理完手頭之事再與他們會合。
馮異家眷乘坐的馬車在返回洛陽的途中遭人劫殺,
幸遇陰興帶著羽林軍及時趕到救援才算有驚無險。
聽說丁柔來到宮中,陰麗華不顧產後體弱執意出門迎接。
過珊彤假意安慰驚魂未定的馮氏家眷,
稱馮將軍若知道家眷被劫定會憂妻心切無心鎮守長安了,
丁柔著急替夫君撇清,稱夫君對陛下忠心耿耿並無二心,
過珊彤借題發揮欲嚴懲丁柔,陰麗華急忙上前阻止。

第49集
征戰七年劉秀決定休兵養民發展經濟
陰麗華阻止皇后稱馮將軍將家眷送到宮中是為表忠心,
若家眷剛到宮中就受到嚴懲,朝堂之上陛下對馮將軍也不好交代。
但過珊彤母女哪聽得進陰麗華的勸阻,正欲強下手,
劉秀傳來旨意令陽夏侯馮異家眷在西宮進見,這才使丁柔免受一頓杖責。
劉秀向丁柔打聽路上所遇劫殺情況,
聽了丁柔的描述劉秀斷定此事與過家外戚脫不了幹係
,只苦於他手頭沒有確鑿的證據治他們的罪。
馮異來到洛陽面君,劉秀親自下殿迎接,
並對滿朝文武稱馮異對於他來講義為君臣,恩猶父子。
得此賢臣他定當用之不疑,若是有人對馮異生疑那就是對他這個皇帝生疑。
劉秀和馮異三年未見,一見之下不免把酒言歡,
陰麗華更是要讓馮異這個軍師為陛下想想如何平定隴右和巴蜀的良策。
馮異提出不如休兵不攻,多年征戰漢軍將士疲憊不堪,
百姓亦飽受戰爭之苦,不如休養生息、儲備力量,再謀統一大業不遲。
言畢,馮異又跪求劉秀免去他的征西大將軍一職,改任他人。
劉秀只是告訴馮異無論何時何地他都是自己的摯友兄弟,無嫌無疑。
馮異面對皇上的信任無以為報唯有“士為知己者用”。
經過整整七年的血戰,劉秀統一中原地區,
然而隴西的隗囂、巴蜀的公孫述、河西的竇融還有北邊的匈奴人,
以及扶植的傀儡盧芳仍獨霸一方,分庭抗禮。
劉秀在朝堂之上稱已厭倦了連年的征戰決定暫時休兵,
為表嘉獎,凡對我朝有功的眾臣皆有封賞。
得知嚴子陵在洛陽太學訪友,
鄧禹和陰麗華不約而同前去遊說他入仕為建武帝分憂,
嚴子陵實在鬥不過陰麗華的三寸不爛之舌,只得認命。
過康碰巧看到陰麗華女扮男裝悄悄出宮到太學與一男子私會,
過珊彤決定抓住機會,她讓過康帶人與她一同去太學,她要捉姦拿雙。
過珊彤來到太學怒氣衝衝地推開嚴子陵的房門,
看到果然陰麗華也在裡面,不禁氣勢十足地訓斥起來,
說她打扮成這個樣子來到太學私會男子,要被陛下知道可怎麼得了。
可過珊彤萬萬沒想到的是,劉秀此時正在室內,
一出自認為捉姦的好戲頓時變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嚴子陵在劉秀夫婦的再三請求之下才同意幫他們共同商討安邦定國之計,
但有個條件他絕不出仕。
嚴子陵提出要讓國家富強起來不能僅僅依靠武力,
戰亂之後國家需要發展,休養生息、恢復經濟,
他勸劉秀不如仿效景帝減輕百姓稅賦。
劉秀下詔,大規模裁撤郡縣,官吏與軍隊三十稅一,休兵養民。

第50集
珊彤忌恨麗華獨得聖寵設計想害龍嗣
陰麗華聽說鄧禹添了第三個兒子了,
不禁笑著要和阿禹攀個兒女親家,
鄧禹堅稱自己不敢高攀天子之家,
他只求自己的孩子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守住這個太平盛世。
過珊彤無意中看到劉秀教育太子和四子,
她氣憤於劉秀不偏袒太子,反而表揚陰麗華的兒子,
過母又火上澆油,告訴女兒作為太子的母親應該學會去爭取,
如今陛下已經很久沒來這椒房殿了,
這樣下去對皇后和太子都不是好事。
過珊彤稱陛下總是以國事為藉口,不是在雲台殿就是在西宮,
還日日都有陰貴人陪著,她想見都見不著,還怎麼去爭取?
過通對妹妹說劉秀把他們這些河北的將領以休兵的名義閒置一旁,
東邊有馮異,南邊有馬武、王霸,
若是妹妹再不爭取,他們的勢力只會更弱。
過通稱陛下是鐵了心地不想打仗,現在只有隴右不穩,他才可能出兵。
過母提出要是隗囂先出兵的話,劉秀就不得不出兵了,
要知道隗囂的兒子還在洛陽當人質呢。
隗囂之子張狂跋扈、口出狂言,吳漢一怒之下將其殺死,
劉秀只恨吳漢太衝動,若隗囂得知此事必會有動作。
話未說完戰報已傳來,稱隗囂得知兒子被殺轉投公孫述攻打隴上,
漢軍措手不及遭遇大敗。
這場因河北眾將爭功而起的戰爭逼得劉秀再次親征,
陰麗華自然夫唱婦隨共同出征。
得知此事的過珊彤妒恨難忍,她把陰麗華叫到自己宮裡以戰場之上刀劍不長眼,
生怕傷了陰麗華為由企圖阻止,但陰麗華卻稱自己自幼習武刀劍之傷算不了什麼,
況且真刀真槍好過暗箭難防。
過珊彤又以陰麗華子女相威脅,想讓陰麗華把孩子交到椒房殿由她掌控,
麗華卻早已安排好將孩子送往湖陽公主處,稱不敢勞皇后大駕。
過母讓兒子一定要勸住陛下不讓他親征,
否則河北將領很難立下軍功。
陰麗華此時又有了身孕,被劉秀知道後強留其在宮裡安胎,
過珊彤還以為劉秀是顧及她的感受才沒帶陰麗華隨軍的,
過母稱她這個皇后當得可真夠天真的,不過劉秀不在宮中,
那陰麗華腹中的孩子是死是活就由他們說了算了。
這日過珊彤親自熬了湯水送到西宮稱讓陰麗華好好滋補一下,
陰麗華明知湯水必有問題,但當時的情景根本沒有辦法拒絕,
她只得硬著頭皮將湯水喝下,幸好這湯水雖然性寒但還未傷及孩子,
太醫過來看過後叮囑陰麗華多喝溫暖體宮的湯水就會沒事。
過珊彤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她故意將陰麗華以前在新野根據墨家機關術製作的紙鳶扔在劉陽房外的空地上,
幾個孩子看著這玩意新鮮,
過珊彤又趁機告訴他們陰貴人可以用它飛得很高很高,
於是一幫皇子就去央求陰麗華飛給他們看。
陰麗華不敢違抗皇后,又怕傷著腹中胎兒,
她正站在高高的屋頂上左右為難之時劉秀出征歸來總算是解了陰麗華之圍。

第51集
陰家被滿門血洗陰麗華悲憤難抑
劉秀責問皇后為何在西宮吵鬧?
過珊彤稱自己聽聞陰貴人可以用紙鳶飛行,故跟著孩子們一起湊個熱鬧,
劉秀直言陰貴人在他出征之前就已經由太醫診斷身懷有孕,
以後切不可再如此胡鬧,若傷著他的皇兒定嚴懲不貸,過珊彤聞言面如死灰。
劉秀不放心陰麗華獨自留在宮中,
於是他決定留在洛陽運籌帷幄,不多時捷報傳來,
吳漢、來歙、馮異三路抗擊隴右鐵騎,
連隗囂的部下和竇融等大軍都已選擇歸順,隴西已在劉秀的掌握之中。
劉秀一直覺得穎川的匪寇有蹊蹺,於是派陰興前去調查,
陰興截獲匪寇的兵器發現與當日劫殺馮異家眷的匪寇所用兵器完全一樣,
而且他們消聲滅跡,顯然是訓練有素,
絕不可能是普通的匪寇,經調查這些人正是過家之人。
劉秀來到椒房殿與過珊彤商討太子太傅一事,
他稱自己請了鄧禹出任太傅一職,過珊彤推說鄧禹征西大敗,
可見是紙上談兵,再加上近年一直庸碌無能,恐難擔當此重任,
轉而又說大哥過康也替太子推薦了能人賢士,但被劉秀一通斥責後只能作罷。
鄧禹第一天為兩個皇子上課就向他們宣講了家、國、天下之間的關係,
君輕民貴的道理,希望他們長大以後能多為百姓著想,
因為這個天下不僅是君王的天下,也是百姓的天下。
陰麗華特意為兩位皇子送來兩碗豆粥,
告訴他們正是這在今天看來難以下嚥的食物
當年在河北鬧饑荒時救了他們父皇的命,
也正是有了一碗豆粥才使他們父皇有機會打下今天的江山。
兩個孩子纏著陰麗華講他們父皇在河北打江山時的故事,
過珊彤看到這一幕鬱悶至極,她認為陛下是故意離間,
讓她和過家及太子之間的感情日漸疏離。
建武九年隴西糧荒,人心渙散,隗囂病餓悲憤而死,
為了對付以隴西、天水兩郡為屏障的成家帝公孫述,
劉秀接受來歙的建議,開始在汧縣囤積儲蓄糧食,
後宮掖庭停廢一切奢華,大批量地裁減工人。
西宮突然闖進大批黑衣殺手,招招奪命,
幸得琥珀和陰興拼命抗敵才保得陰麗華和孩子們無恙。
同一天新野新家也遭遇血洗,陰母死於非命。
這兩場陰謀均來自過通的擅自安排,
過母得知消息後憤怒地甩了兒子一個耳光,
稱他這是想要害死過家,她之前只是讓兒子去滅了陰家,
沒想到這個愚蠢的兒子居然還想動陰麗華和皇子,勢必要造成引火焚身。
她告訴兒子而今之計必須做到兩點,
一要確保此事與過家無關,不能露出蛛絲馬跡;第二不能將此事告訴過珊彤。
只要劉強還是太子,那麼過家就還有機會。
劉秀又怎會不知這一切是何人在背後策劃,
他愧對麗華,自責沒有照顧好她的家人。
遂讓李通代他擬旨昭告天下追封陰家眾家眷,
過珊彤得知消息後狀如瘋婦,大罵陰麗華是個賤人,
過母安慰女兒他們並沒有輸,她會讓陰麗華和劉秀付出代價。
陰興領了官職但拒受爵秩,他擔心一家數人並封爵士令天下人觖望,
陰麗華始終無法從被滿門血洗的悲觀絕望中走出來,
她責怪弟弟到現在還在想著怎麼不讓天下人羡慕嫉妒,
但誰會去羡慕嫉妒一個被滿門血洗的外戚家族?

第52集
劉秀因常年國事操勞過度突發中風
陰麗華對弟弟大發雷霆,認為弟弟整天磕頭把他的男兒氣概都磕沒了,
陰興勸姐姐如今過家勢力遍佈朝廷,他們除了忍沒有其他辦法,
要想清算這筆賬他們目前只有忍一時之氣,不僅姐姐在忍,
整個陰家包括陛下都在忍,忍字頭上一把刀,
你若不理智,傷的可不僅僅是自己,忍辱才能負重。
建武十年,祭遵、馮異、銚期先後病逝於軍中,
次年,來歙、岑彭入蜀地討伐公孫述,先後被刺。
劉秀常年為國事操勞也患上了風眩之症,
輕者頭暈胸悶,重者目不能視,劉秀叮囑太醫不得外傳。
劉秀派大司馬吳漢出征巴蜀,吳漢終擊敗公孫述,
收復蜀地,至此大漢疆域已基本收復完整。
建武十三年,經過十五年征戰平亂,亂世終於結束。
慶功宴上,在鄧禹和吳漢的帶頭下,眾將均主動交出將軍綬印,
劉秀順勢收回綬印,並封鄧禹為高密侯,食邑四縣,
賈複為膠東侯,李通為固始侯,食邑六縣,皆以列侯就第,加位特進。
太子劉強提出請父皇給他講講以前行兵佈陣之事,
但劉秀稱此事非他所及,若真有心不如好好學習如何治理國家。
過珊彤覺得太子失言讓劉秀當眾訓斥令她丟盡顏面,
她指使兒子應趁此時武將解甲歸田,
朝中職位空缺之機向父皇邀功請賞,
這也是為他自己培養心腹的大好時機。
劉強聽母親的教唆前去向劉秀舉薦過家能人賢士,
劉秀敷衍太子表示會用心考慮,
待劉強離開後卻對陰麗華說這太子老受過家外戚擺佈,
讓他如何放心將來把江山交到太子手中?
相較于劉強,劉秀更中意四子劉陽,劉陽性格剛強、見解獨到,
集父母優點于一身,他打算待陽兒再大些就讓他和強兒一起聽政。
陰麗華知道劉秀此舉是想扶植劉陽為儲君,
若陽兒為儲君,劉強的儲君之位勢必要讓出,
她實在不希望他們兄弟兩個奪個你死我活。
聽聞嚴子陵回到洛陽太學,陰麗華立即趕去圍堵,
希望說服嚴子陵留下來幫幫劉秀,嚴子陵猶要推託,
倒是尾隨而來的兩位皇子索性下跪拜師讓嚴子陵無法拒絕。
從此兩位皇子每日下朝之後都趕到太學聽子陵講學,
此事被過珊彤知道後嚴令禁止太子再踏入太學半步。
建武十五年,劉秀詔令天下——度田。
朝中反對聲一片,不少大臣認為度田一事勞民費力,恐怕難以推行,懇請劉秀收回詔令。
劉秀指出戰爭時期土地戶籍管理混亂,
如今他只是下令各州郡核查墾田頃畝及戶口年紀,何以就招致如此反對?
他嚴令這度田制度必須推行下去,必須將各地都清清楚楚地查明白了。
鄧禹對劉秀說度田令推行以後不少權貴都將自家田地攤算到百姓頭上,
弄得百姓怨聲載道,牽一髮而動全身,再繼續推行下去恐怕困難重重。
劉秀倒是擔心會影響到麗華和陽兒,決定讓他們兩人暫時離開。
劉秀突然中風,太醫惶恐稱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病榻之前過珊彤趁著劉秀口不能言驅逐陰麗華離開,一解心頭鬱結多年之氣。

第53集
劉秀病癒回朝九子劉衡遭陷害夭折
陰麗華跪求過珊彤讓她留下來照顧陛下,
太子也幫著陰麗華求情更是讓過珊彤火冒三丈,鄧禹和吳漢適時出現,
他們稱此前皇上有令若他身體有恙將由陰貴人陪同前往故鄉養病,
皇后則留在宮中主持掖庭內務。
回到蔡陽的劉秀在太醫的盡力醫治和陰麗華母子的悉心照料之下身體複元很快,
這日劉陽對父親說回宮後他一定會為父親分擔更多的政務,
不讓父親如此操勞,一番話說得劉秀頻頻點頭。
過母提出趁著陛下病危不在宮中,如今滿朝文武唯太子馬首是瞻,
她讓過康這個國舅爺當務之急要做兩件事:
一、太子登基,二、刺殺劉陽,等大局已定,看誰還敢動他們過家半分!
太子劉強在室外聽到外婆的瘋狂言語不禁全身一震。
劉秀清楚自己離開朝中這麼久,獨留皇后和太子在宮中容易生變,
太子獨留宮中他也想念,皇兒們都要爭當天下表楷,
應為天下孝廉,他決定宣他們從駕南巡。
劉秀帶著陰麗華和眾皇子狩獵,
劉秀宣佈獵勝者有賞,樹叢中隱現過家安排的殺手。
過珊彤手持強兒離開宮中時留下的書信質問母親和哥哥倒底背著自己幹了什麼?
為什麼強兒要說絕不會做忤逆父皇的亂臣賊子?
過珊彤不知母親有何計畫,她稱自己已不求劉秀會愛她,
只求每天能看著他,聽到他的聲音足矣,但過母的野心顯然不止於此。
狩獵途中遭遇猛虎,劉陽為救太子英勇與猛虎搏鬥,
兄弟倆同心協力鬥敗猛虎令劉秀十分欣慰。
突然一支冷箭直向劉陽射來,一衛兵為保護劉陽送命,
繼而一箭又來,劉強及時將四弟推開逃過一劫。
劉秀下令全力搜捕殺手,但找到時殺手已成一具屍體,
容貌俱毀,劉秀清楚這又是過家的把戲,但苦於還是沒有證據。
如閑雲野鶴般的嚴子陵終於被陰麗華和劉秀的隱忍和胸懷天下之義所感動,
主動請求出仕,願替師父為陛下輔政治國,受大漢驅使。
劉秀提出自己久病離京,臣民必定人心惶惶,
再加近兩年的度田令推行也是困難重重,眼下當務之急就是要安撫民心。
嚴子陵建議在各地實施新政以安人心,
不過必須派人去各地巡視監督新政實施,地方官員不得呈報。
劉陽主動請纓替父巡視推行新政。
劉秀與鄧禹和子陵兩位太傅談起自己的兩位皇子,
他稱作為皇帝凡是對近臣仁厚對百姓嚴苛的為庸君;
對近臣嚴苛對百姓也嚴苛的為暴君;
唯有對近臣嚴苛對百姓仁厚的才能成為一代賢君。
太子劉強性格過於寬厚,且受過家外戚影響過大,
且在治國之路上與自己方向不甚相同。
鄧禹和子陵提出四皇子劉陽雖然年少心性,
但他提倡依法治國、賞罰分明,對老百姓也是體恤寬容,
對犯法之人一視同仁,處事更加果斷,比起太子倒是更適合儲君之位。
劉秀賜婚陰興和琥珀,這日劉秀和陰麗華在一起商量如何操辦陰興的婚事,
九皇子劉衡一人在邊上爬上爬下地玩耍,
突然大喊一聲從暖爐上摔了下來人事不醒,雖經太醫全力救治終是無力回天。
陰興得知為衡兒醫治的鐘太醫在當天夜裡就畏罪自盡了,
鐘太醫的徒弟也在師傅死後辭官回鄉了,
如此一來劉衡的死就變得十分可疑,琥珀決定親自前去調查。

第54集
幼子之死令劉秀下定決心廢後
琥珀來到太醫院輾轉打聽到鐘太醫徒弟六兒家的住址,
琥珀來到六兒家中謊稱自己弟弟患有癲癇,
想請大夫前去診治,趁著六兒去換衣之時琥珀翻遍全屋尋找證據,
終於讓她在一本醫書之上找到一根極細的銀針,
琥珀將銀針藏入衣袖正欲離開,過康率人趕到將琥珀團團圍住,
此時什麼都不用說劉衡之死的原因已經明瞭。
過康下令手下對琥珀痛下殺手,一路窮追至懸崖邊,
琥珀眼看逃生無望,無奈之下只得跳下懸崖被奔騰的江水沖走。
琥珀一夜未歸,陰麗華心神不寧,追問陰興是否派琥珀出去辦事?
陰興心裡擔心琥珀,派出尉遲峻外出尋找琥珀,
卻終是只找回了琥珀的屍體,琥珀的頭髮上插著一把銀針,
陰興告訴劉秀他相信這是琥珀想對他們說的話,
應是她垂死之時用針自刺頭部替他們留下的警示。
劉秀命陰興全力負責調查此事,即刻秘密返回舂陵開棺檢查衡兒的屍身。
開棺驗屍的結果果然如陰興所料,衡兒的頭頂紮著一根銀針。
陰麗華手持銀針,看著害死兒子的原凶,
腦海中已故親人的音容笑貌歷歷在目,
陰麗華知道是自己的一再忍讓令親人死不瞑目,
明明知道過家一族不擇手段,可為了幫劉秀統一社稷,
為了國家大義,她一再選擇犧牲親人的利益,她真的是萬死難辭其咎。
她對陰興抱歉,她說自己害了他和琥珀的一生,
她不求弟弟的原諒,只求弟弟不要去赴死,一定要好好活著。
劉秀決定這次絕不能再忍,過珊彤蛇蠍心腸,
不僅害了他的幼子,還殺了琥珀滅口,但眾臣提出雖有銀針為證,
但施針之人已死,並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這事是過家所為。
劉秀大怒拂袖而起,他稱不在乎天下人如何評論,
就讓他們說他因私廢後也可,當年若不是一念之差,也不會招致今日橫禍,
他就算背負駡名也要給孩子、給麗華、給自己討一個公道。
建武十七年,劉秀下旨廢後,過珊彤狀若瘋婦要向劉秀討說法,
劉秀稱他顧念劉揚當年襄助之恩,一次次地寬待姑息過家,
而過家卻變本加厲,若不是顧念太子及一眾皇子情面,
單憑外戚干政、殺害皇子這一罪便可誅他們過氏滿門。
過珊彤猶想以往事打動劉秀,講起他們的第一次見面是劉秀救了她,
還有劉秀那些書她也一直珍藏,劉秀告訴她那些書是自己從太學帶回新野送給麗華的。
過康仍要孤注一擲欲與劉秀鬥到底,
過母告訴他如今他們手中已經沒有任何籌碼,
現在整個朝廷都在看他們的笑話,還要鬥,試問鬥給誰看?
如果他們現在不留下任何把柄也許劉強這個太子還能保住一時,
但將來江山是不是強兒的大家心裡都很清楚。

第55集
過康害太子差點背上殺君弑父罪名
陰麗華正式被冊封為皇后,在臣民和眾皇子的歡呼恭喜聲中,
風華絕代的陰麗華盛裝走向卻非殿,
建武帝出殿牽起皇后的手帝后同心一同走向殿內。
尉遲峻向陰興彙報已經找到殺害琥珀的真凶,
據他們抓到的過家侍衛交代,幕後真凶正是過康,
但陰興認為此時過家如驚弓之鳥,現在下手就怕過家狗急跳牆,
他在心裡暗暗讓過康等著,遲早有一天他會找過康清算這筆賬。
過家正在忐忑過珊彤被廢,不知劉秀將如何對付他們時,
皇上聖旨到封過康為陽安侯,並賞過家百金,承諾不因過後之事禍及太子。
過母讓過康不要再鬧事,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太子的位子,
待江山底定太子自然會為珊彤洗清冤屈。
三年後,中原大旱民不聊生,劉秀決定親自前往中原賑災。
劉秀在施粥點突然中暑暈倒,過康給了劉強一付方子讓他抓藥給父皇喝,
並讓他此事必須親手去做。
太子煎了藥欲送進營帳,被陰興攔了,說會替他送到,
待劉強一轉身,陰興自己將藥給喝了。
陰興只覺得頭暈目眩,經太醫診治這是中毒的脈象,
因為不知是何毒素混合而成,眼下只能通過施針暫緩毒性。
太醫責怪陰興太過大意,應該珍惜生命,
陰興意興闌珊道自琥珀死後,自己這條命只不過是在苟延殘喘罷了。
太子和劉陽一起為父皇煎藥,陰興過去支開了劉陽後一腳踢翻藥罐,
他問太子這是誰給的藥方?
他且不讓太子交出藥方,但請太子務必立刻換掉藥方。
太子已然明白舅舅利用他做了什麼,差點就令他背上了殺君弑父的罪名。
過母知道是過康讓太子去送的毒藥,斥責兒子太過糊塗,
這是在害他妹妹和太子,過康則不以為然,
他覺得自己沒有義務承受母親和妹妹這場豪賭的失敗,他有必要為自己打算一下了。
太子來到北宮斥責母親太過份,居然想假借他的手對付父皇,
他對著母親大聲吼叫,稱自己當日說過的話一直算數,
他絕不會忤逆父皇做亂臣賊子的。母子倆為此事大吵了一場。
太子夜裡夢到母親,想到白天和母親的爭吵心有愧疚,
想到母親生辰將近,於是再次來到北宮詢問母親需要什麼生辰禮物,
過珊彤稱自己什麼都不缺,只希望能在生辰之日有兒子和皇上陪著一起吃一頓家常飯足矣,
太子承諾定為母親實現願望。
太子跪求父皇答應母親的生日願望,
在劉陽和陰麗華的一同勸說之下,劉秀終是答應了太子的請求。
過珊彤借著生日之機取出一直珍藏在身邊的
當年劉秀出手相救時自己被劫匪斬斷的一截青絲,
向太子講述和自己和皇上之間的恩怨情仇,
並請求劉秀還她一杯交杯酒以斷絕兩人的情義。

第56集
劉秀在位三十餘載開創建武盛世
從北宮回來後劉秀一直顯得很消沉,陰麗華悉心照顧著他,
她知道劉秀有心事,但他不說她就不問。
劉秀稱自己是萬人之上的皇帝平日不能有自己的脾氣,
但在麗華面前他想做一個任性的文叔哥哥,
他怕麗華會離開自己,所以他想任性一回但願自己比麗華先死,
他受不了親人朋友一個個離他而去,他怕有一天麗華也會離開他,
留下他一人坐在高高的朝堂之上,劉秀直說得泣不成聲,
麗華緊緊抱著她的文叔哥哥一再承諾“生同衾,死同穴”。
劉強請辭太子位,他對父皇說四弟有仁者之風,
學兼數家之長,上應皇天,下憫萬民,
才識、胸襟都非自己能比,定能開拓升平盛世。
是年,劉秀頒佈詔書昭告天下,改立劉陽為太子,改名劉莊。
北宮傳來消息過珊彤臥病不起,劉秀傳最好的太醫前往診治,
但侍女稱過珊彤閉門不出不願見任何人。
陰麗華決定帶著公主禮劉前去看望過珊彤,
也許她會改變主意讓太醫太前去診治。
公主看著形銷骨立的母親感覺害怕,陰麗華好言勸過珊彤安心養病,
過珊彤坦言自己從未把陰麗華當作姐姐看待,
她一直把對方當成搶她夫君的仇人,
火燒陰家、行刺劉陽、害死劉衡她統統都有份,
她甚至都想親手殺了那個負心的劉文叔,然後與他一起灰飛煙滅,
只要她過珊彤得不到的,陰麗華也休想得到。
她只怪劉秀當初捨身相救,否則她又怎會對他一往情深;
若劉秀當年不落難河北,也不會與過家聯姻;
若自己早知有陰麗華的存在,又怎麼糾纏於他二人之間痛苦一生。
陰麗華表示都是造化弄人,她壓根就沒有恨過過珊彤,感情若能控制,
她過珊彤又怎麼任自己在嫉妒悔恨中生活。
吳漢病重,在病榻上留書給劉秀,提醒他“慎大赦天下”。
劉秀病重,他將陰興叫到病榻前,
劉秀稱自大哥舂陵起事起他已戎馬惚倥三十餘年,
如今雖有劉強輔政,但劉陽尚未能獨當一面,他要托孤于陰興。
喝得醉醺醺的過康又來到一家酒坊,醒眼朦朧的他拉著一位姑娘就要人家陪他喝酒,
姑娘轉過頭來赫然是琥珀的模樣,
還沒等過康反應過來已經被姑娘扔出窗外摔死在大街上,
望著死不瞑目的過康,尉遲峻和義女欣慰終於替琥珀報了仇。
劉秀大病初愈,陰興卻病倒了,陰麗華自責疏忽了弟弟,
當日弟弟說要告假回家只當他有事要忙,
陰識告訴麗華弟弟的病是中毒久治不愈造成的,
再加上情緒鬱結,施針也無法拔除,太醫令已經盡力了,但無力回天。
建武三十一年,建武帝攜皇后陰麗華與太子及群臣泰山封禪,
他要告訴他的兄弟們,劉秀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
建武一朝“百姓安居樂業,天下終得太平”。
西元五十七年,建武帝劉秀病逝,太子劉莊繼位,是為漢明帝,
同年鄧禹病逝,永平七年光烈皇后陰麗華病逝,與劉秀合葬于原陵。
建武帝和皇后陰麗華為後人留下“仕官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的千古佳話及一代建武盛世。 (…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