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醫龍III 分集劇情介紹1-10(THE END)

第1集
明真附屬醫院一方面因為人才的流失以及醫療訴訟的增多而逐漸經營惡化,
另一方面成為明真大學新任校長的鬼頭笙子
為了充實外科隊伍招攬更多優秀的人才而把朝田龍太郎和加藤晶邀請了回來。
終于,“醫龍”隊再次複活!!!
不過,麻醉醫生荒瀨傳聞因1年前在下屬醫院手術中出現了醫療事故所以沒參加。
在這樣的狀況中,制造了經營惡化的主要源頭野口賢雄突然從美國回國。
拿著“順手攜帶的禮物”于醫院裏出現……

第2集
內科醫生黑木慶次郎僅僅45分使之結束了朝田龍太郎他們需要3小時以上的手術。
黑木是野口賢雄從美國召集來了的導管治療專家。
加藤晶對把野口向鬼頭校長提議的導管部門的強化和外國的富裕層作為目標
推進醫學旅遊觀光事業作為明真的改革方案,表示不安。
伊集院登覺得外科醫生變得沒有必要,使之招募著不安。
來看望住院的父親的根岸紗江突然倒下了。
檢驗的結果,判明紗江是重度心房中隔缺損症。加藤勸趕快手術。
不過,紗江2周後要舉行婚禮,希望operation的延期。
知道情況的黑木訪問紗江的病房,勸她進行導管手術,
手術需要2小時,並且術後3日能出院,紗江選擇導管。
可是,從加藤聽了導管的風險很高的未婚夫山口,希望選擇紗江選擇朝田的手術。
紗江為了安慰癌症末期的父親。
所以要穿著媽媽的婚紗,但是婚紗很低胸,希望不能留下疤痕。
朝田為了不能留疤痕的高難度手術正在彩排。
等候手術的前夜,黑木再次訪問紗江…。

第3集
在明真導管介入治療漸成主流,導管介入的患者數激增。
伊集院和木原已經到了被內科醫代替值班的地步。
胸外科心臟外科手術預定表上一片空白,加藤難掩焦急
鬼頭告訴加藤 為了取得IMA資格/認證
要招集世界前五名的心臟外科醫生進行公開手術表演,
為了得到挽回醫龍團隊的機會,
加藤表示要讓朝田進行手術,暗地裏野口在謀劃黑木的手術。
另一方面,伊集院在診察中發現15歲的少女山內遙需要做大動脈瓣置換手術。
加藤為了進行這個最高難度的手術,向鬼頭提出進行公開手術表演。
從美國來的優秀護士北川響被召入隊,
康複後加入黑木手術的荒瀨被召回,加藤著力促進著手術的准備工作。
同時,野口和黑木也偷偷找到了替代遙手術的,適合公開手術的病人。
朝田得知遙對于要在大屏幕上讓很多人觀看自己的手術心存疑慮,
勸加藤尊重遙的意見,但一心促成手術的加藤聽不進去。
加藤以如果不接受公開手術就會更換主刀醫生為由,使遙被迫同意了手術。
不顧遙的感受,因大手術而士氣高漲的團隊,終于迎來的手術……

第4集
伊集院被扔到ER覺得自身價值得不到實現,
然而他在ER對病人的成功救助使明真獲得IMA許可,
也因此加藤成功獲得挽回胸部心臟外科的機會。

第5集
因為救下了欲跳樓的患者,朝田被運送往急救室。
心臟瓣膜損傷,心臟血液逆流……
但是,加藤在為重症患者手術,而心臟外科的醫生沒有誰能出來做這個手術。
黑木聽到了這個消息,對伊集院說去吧。
伊集院向急救室飛奔……
如果不馬上進行手術,心臟將再度進一步損傷,朝田瀕臨死亡。
貌似藤吉要伊集院為之做手術。
但是,伊集院卻說“我辦不到,我已經不是醫龍隊裏的一員了。”
于是,藤吉說:“朝田為了你能回歸的那一刻,打磨了你的持針器,
他到現在仍一直把你當做醫龍隊的一員。”
也正是藤吉的這一番話,堅定了伊集院的心。
“無論如何都要救回朝田”!
于是醫龍團隊大家一起為朝田做手術,伊集院作為主刀,開始手術……

朝田的命運到底如何呢?
這個高難度的手術伊集院能做成功嗎?手術過程中還會遇到什麼樣的問題?

第6集
朝田龍太郎發現小男孩真鍋徹要跳樓,
連忙一路狂奔上天台阻止,沒想到人救到了,
自己卻從15樓直墜而下,心臟二尖瓣、三尖瓣腱索斷裂,
眼見喪命在即,加藤晶又正在處理別台手術、無法分身,
伊集院在藤吉的苦勸下,想到以前朝田的教悔,
決定硬著頭皮主刀,即使旁邊的大多數人都不看好他的技術
盡管實際情況比想像更惡劣,伊集院還是順利先完成二尖瓣的修複,
正要進行下一步時,對他沒有信心的校長鬼頭笙子趕來阻止:
“你做不了瓣形成,如果因處理不當讓他死了,你要怎麼負責?”
當所有人猶豫時,加藤跟麻醉師荒瀨總算趕了過來,
但是加藤決定相信伊集院,讓他繼續主刀,無視鬼頭的命令:
“這個團隊的負責人是我,我會承擔一切責任!”,
隨後伊集院不負眾望,再度完成這個超高難度的手術;
走出手術室時,伊集院得到同伴的鼓勵跟贊賞,
想起剛剛經曆的事,心有余悸的他這時才發現腿都軟了。
經過這次事件,伊集院決定向黑木慶次郎請辭,
重新回到心臟外科,因為他想重新相信一次“團隊”。
黑木慶次郎的過往在藤吉口中娓娓道來,
15年前一件醫療事故讓當時身為第一助手的他背了黑鍋,
而且死者還是最相信他的未婚妻,讓他從此對心臟外科深惡痛絕,
更對所謂“團隊”嗤之以鼻,所以他放棄了外科,改而轉攻心導管介入手術
因為手術成功,所以鬼頭並沒有處罰違抗命令的加藤,
只是口頭警告她,但隨後說了一句意味深遠的話:
“他要是不能做手術,也就是一個普通病人”,
如果朝田的意識不能恢愎,那他就沒有任何價值可言了,這正是經營者的態度。
三天後,加護病房的朝田還在持續昏迷狀態,
鬼頭決定停止心臟外科所有手術,沒想到醫龍隊重新聚首,
再度拒絕了命令,因為他們有信心繼續工作,
而且相信朝田一定會順利醒過來。
朝田醒來的消息讓團隊興奮不已,但是命運從來愛開玩笑,
因為朝田失憶了,他竟然連“手術”也忘了是什麼

第7集
朝田的腦部深蛋白質輕度受損,導致記憶喪失,估計三個星期內才會慢慢恢愎;
此時醫院剛接下一位病人,懷孕34周的佐藤理惠有系統性狼瘡,
導致胎兒有先天性房室傳導阻滯,當脫離母體時就會因心跳減弱死亡,
所以必需在剖腹後二分鐘之內幫胎兒植入心臟起搏器,
這場大手術預定在三周後實行,
到時候需要小兒科、婦產科、心臟外科、護士的齊心協力才能完成。
當加藤晶看到病歷表不禁一楞,
因為理惠的丈夫佐藤修一正是她九年前的未婚夫,
只是當時的她選擇了事業、放棄了婚姻,不同的是理惠一結婚就選擇了家庭,
放棄了工作,剛好是兩種完全相反的選擇,
正是因為知道加藤在美國專攻“小兒心臟科”,所以佐藤才會來明真醫院向她求助。
真鍋徹因為自己連累了朝田前來病房道歉,意外讓朝田提前恢愎了記憶,
讓眾人又驚又喜,只是如今衰弱的他還沒有體力動手術;
白天的失敗模擬手術過程,加上預定的手術必須提前到明天,
朝田勢必不能加入,這些事情都一再讓加藤心浮氣躁,
此時的她卻看見半夜裏,朝田一個人在走道上,
跌倒又再爬起,一步一步辛苦的練習著走路
下午一點,手術開始,這次順利在二分鐘內完成預定手術,
卻沒想到胎兒出現中毒的現象,原來胎兒身上還有動脈導管閉合異常的問題,
但是因為剛出生的胎兒不能使用人工心肺,
所以正常的主動脈重建會有困難,加藤一時也束手無策,
這時朝田趕來提醒可以使用鎖骨下動脈瓣動脈成形術“Blalock-Park”,
回過神來的加藤有了更好的想法,
她決定用另一種更適合現況的“Subclavian flap ”,
成功完成了二次手術,救回胎兒的性命,主動脈重建手術宣布成功!

校長室的鬼頭收到了一個國外寄來的盒子,
裏面裝的是一大套俄羅斯的玩偶,上面畫的人物肖像赫然就是野口,
裏面還藏了一張紙條:“我會回來的!” ;
當病床上的朝田拿起手術的尖嘴夾正要練習時,
才發現致命的危機,自己的右手竟然酸弱無力

第8集
朝田右手持手術刀會發抖,經過雙葉大學腦神經外科檢查結果是“PTSD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簡單說這是一種經過重大挫折後重生的心理創傷,
心病只有心藥醫,沒有任何其它方法可以治療;
原來八年前,朝田曾經在非洲戰地MSAP 難民營,
因為救治一位誤踩地雷的小孩,背部受了重傷昏倒,
結果因無法操刀導致小孩死在眼前,那一幕影像在他心裏重重留下陰影,
他把內疚埋藏在心底,只是如今無預兆的爆發出來
真鍋徹最佳的治療方案是等待心臟移植,
但是因為併發症- 擴張型心肌症(DCM) 提前發作,
讓他的情況再度惡化,緩解的方案是實行“乳頭肌拉近手術”,
朝田幾經進行手術模擬還是無法克服發抖的問題,
只好在開刀的前一天低頭道歉,承認自己還沒恢愎,
改由加藤晶擔任主刀,伊集院擔任第一助手,而朝田本人則擔任第二助手。
盡管手術過程中朝田一度恍神,加藤的手術仍然非常成功,
不料就快要完成時,腎上腺素輸管被粗心大意的實習醫生撞掉,
導致還沒縫合的真鍋徹血壓降低、心跳頓時停止,
而重啟人工心肺需要的時間根本來不及重來一次,
最後加藤也只能無奈的聽天由命,
朝田想到手術前醫龍隊同伴跟小徹曾經對他說過的話,右手停止了發抖,
他不顧加藤眾人的質疑,決定在左心房直接開刀,
用“重疊法”進行“左心室成形術”,當麻醉醫問他有沒有把握時,
朝田:“有這個團隊在就行,我可是朝田龍太郎!”,
他果然用超快的速度,在一個血液循環內完成手術救回了小徹。
黑木慶次郎在亡妻的墳上拜祭,巧遇了藤吉圭介,
說起了15年前的事故,藤吉勸他把心思放在未來,而不要老是糾結在過去,
這樣才對的起死去的人,當藤吉離開時,卻沒有看見黑木慶次郎嘴巴流下的鮮血
這一天要結束時,明真醫院來了不速之客,
野口戴著毛帽,拖著行李出現在醫院大廳,
形態從容的他用俄語說出:“好久不見”,宣告他正式歸來!

第9集
黑木慶次郎隱瞞了自己的病情,在一次介入手術執行過程精神不集中,
導致病人上行主動脈瘤破裂,性命危在旦夕,不承認出錯的他愣在當場,
卻完全不想找心臟外科的人幫忙,沒想到藤吉早一步看見情況不對,
緊急請了醫龍隊前來支援,結果朝田一邊進行主動脈置換術,
一邊同時要求黑木進行主動脈瘤腔內修複,
兩個人第一次協力合作,共同救回了病人。
高瀨清是黑木15年前港北醫院的同事兼好朋友,
更曾經是他相信的醫療團隊一員,只是團隊最後共同背叛了黑木,
讓他背上未婚妻醫療事故的黑鍋,如今高瀨找上門請求幫忙治療妻子春香的心臟病,
本想拒絕的他在朝田影響下,放下了成見,親自向朝田要求協助;
不久後黑木在雙葉中央醫院的病歷表被伊集院發現
患有白血病的黑木病情發作,終于不支昏倒。
從俄羅斯歸來的野口帶回新計畫“醫療特區推進原案”並沒有得到鬼頭笙子的認同,
只是她沒想到這只是簡單的試探;
董事會議上,野口提出了緊急動議,
事先串連了所有理事的他,取而代之當上了新校長!
讓鬼頭在完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黯然退場
第一個俄羅斯病人莉迪亞即將來日本進行“醫療旅遊”,
她是世界級的鋼琴家,預定12月10日在明真醫院進行“三瓣膜手術”,
正好跟高瀨春香的“主動脈弓基底部置換術”同一天,
加藤晶反應人手根本不夠,而朝田卻早有了打算,
他找回了以前的北洋醫院同事外山誠二、野村博人幫忙

第10集
黑木慶次郎因為白血病發作,昏倒在醫院被荒瀨發現,
清醒過來時才對朝田坦白承認已是無可治療的末期,
他現在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朝田能盡全力幫助高瀨春香,
這也讓新任校長野口發怒,因為俄國鋼琴家莉迪亞身份更為尊貴,
可惜朝田不給面子,堅持兩邊都是同樣重要的病人,不會因此偏心任何一方。
手術分兩邊進行,第一手術室由朝田、伊集院、北川響、荒瀨負責治療高瀨春香,
進行“主動脈根部置換術”及“全主動脈弓換置術”;
第二手術室由加藤晶及北洋醫院的外山、野村負責莉迪亞,
進行自體瓣膜的“三瓣膜修複術”。
第二手術室第一助手外山使用了激烈的方法來去除鈣化的部份,引起騷動,
還好胸有成竹的他很快完成了“主動脈瓣”的修複,
兩台手術都進行順利的此時,外面卻傳來另一個消息,
春香的女兒高瀨惠趕來醫院送親手織的圍巾,
因為激烈動作導致“肺栓塞”,即血塊阻塞了肺動脈!
而進行血栓摘除需要“人工心肺機”,
問題是醫院內的兩台人工心肺機都正在使用中,即使想從別的醫院調用,時間也趕不上!
由于春香正處于低溫循環的假死狀態,可以空出30分鍾的人工心肺機,
朝田立即要求伊集院在30分鍾內完成血栓摘除,
沒想到當伊集院剛接手,高瀨惠就心跳停止,電擊、心臟按摩卻沒有發生作用,
此時黑木闖了進來,體力不佳、一邊發抖的他用“心肺輔助法”幫忙插入導管,
總算連接上了機器、恢愎了心跳,
接著在倒數10分鍾時伊集院完成了右肺動脈的血栓摘除,
這才發現血栓竟然已經蔓延到了左肺動脈,問題回到起點,
人工心肺機只有一台,是救母親還是女兒?
朝田果斷想采取“雙重循環”,關掉心肺機一個子泵作為另一個人的主泵使用,
就可以暫時實現兩個人的體外循環,但這是不合法的醫療行為,
手術室內的所有人可能都會面臨吊銷執照,
時日不多的黑木決定擔下所有責任,這時又面臨另一個問題,
這種心肺機的使用方法第一手術室的臨床工學技師不會,而第二手術室的野村分不開身,
黑木連忙拉了在外面等候的高瀨進來,沒想到卻被野口阻止,
因為這會導致明真醫院成為醫療特區的汙點,
鬼頭現身擋住了壓力,答應保密做為交換條件。
寶刀未老的高瀨不負所托,
第一手術室的母女兩人都順利完成手術,第二手術室也同時宣布成功。
手術完成卻不見黑木蹤影,朝田找到再次昏倒在地的他,
黑木:“讓我加入這個團隊吧”,
朝田:“說什麼傻話,你早就是這個團隊的一員,是我們的同伴! ”,就見黑木在微笑中逝去
塵埃落定,野口辭了明真醫院校長一職,改行為“醫療評論家”,
而北洋醫院跟明真決定進行交流合作,互通人才有無,
此時的朝田了無牽挂,趁著加藤、伊集院手術正忙時,
悄悄離開,拜祭完黑木後,一個人走進夕陽荒野中 (...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