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戰長沙 分集劇情介紹1-16(未完)

第1集
1938年的長沙籠罩在一片戰爭的陰霾之下,
長沙城裏有姑娘的人家都在急忙張羅著把女兒嫁的遠遠的來逃避戰禍。
在茶園巷的胡家,二女兒胡湘湘因為不想嫁人,
與龍鳳胎弟弟胡小滿串通逃避相親,
卻被“閻王爺”——身為保安大隊大隊長的姐夫薛君山識破兩人的小把戲,
湘湘只得被逼著和國民政府大員顧家的獨生子顧清明相親。
胡湘湘以為顧清明只是個公子哥,
在大庭廣眾之下把他狠狠數落一頓,場面尷尬無比,
顧清明也因為湘湘戳到了自己不能上戰場的痛處,轉身離開。
薛君山氣急敗壞地將龍鳳胎帶回家,
不顧一家人的阻攔,一定要收拾不聽話的湘湘。
此時日軍飛機突然來襲,胡家被炸,
苦心經營的裁縫鋪也被燒成廢墟,一家人不得已來到女婿薛君山家。
胡長寧因不滿薛君山的霸道,與家人因去留問題起了爭執,
而沒有薛君山的庇護,胡家便會失去生活保障。
此時胡家表哥劉明翰前來看望胡家老小,
在劉明翰的勸說下,胡長寧勉強答應留下,薛君山卻不免吃味,
並在飯桌上對想要將妹妹秀秀帶走的劉明翰一頓冷嘲熱諷。
原來當年劉明翰與薛君山的妻子胡湘君青梅竹馬,
薛君山橫刀奪愛得到了湘君,心裏卻總是覺得湘君看不上他。
胡長寧沖著湘君抱怨自己當年應該早早給她和明翰把親事辦了,
湘君寬慰父親,並讓母親把薛君山給胡長寧準備好的酒窖的鑰匙交給父親。

第2集
為了讓湘湘嫁給顧清明,薛軍山使盡各種招數,
一方面讓妻子湘君去遊說湘湘,
另一方面又給長官徐權施以厚禮讓他從中再撮合一番。
徐權雖然是顧清明的遠房舅舅,
但是顧清明的脾氣讓他對能不能撮合成這樁婚事也沒有底。
為了能有機會讓湘湘和顧清明見面,
薛君山讓長沙的工商聯出面力邀顧清明參加宴請,然而顧清明本人沒有到場,
卻讓自己的副官小穆帶上自己的衣服和親筆書信赴宴,對工商聯的人一頓羞辱。
顧清明對父親不讓自己上陣殺敵一直難以釋懷,連父親電話也不接。
這時有人報告發現逃兵留下的衣服,
顧清明讓自己的警衛連展開全城搜查。
不死心的薛君山又帶著湘湘來到城防處尋找顧清明,
沒說兩句湘湘和顧清明又像冤家一樣爭執起來,
薛君山只得帶著湘湘敗興回家。
湘湘對顧清明瞧不上自己非常不服氣,
決定給驕傲的顧清明一點顏色看看。
她看到一群小孩把修城防用的洋灰往自己家搬,
便和小滿一道用糖果誘惑小孩兒使勁往家運洋灰,給顧清明搗亂。
顧清明查證後得知是湘湘和小滿這對雙胞胎在搗鬼,
便以破壞軍事設施罪上門抓湘湘。
此時逃兵被抓到,顧清明毫不留情地處決了逃兵,
胡家人見狀奮力阻攔顧清明帶走湘湘,
薛君山也連忙趕到懇求,顧清明還是不為所動帶走了湘湘。
在胡奶奶的懇求下,薛君山答應去打探一下湘湘的安危。

第3集
顧清明將湘湘關押在品茂旅社,薛軍山帶著吃的去看湘湘,
湘湘聽到家裏人為她心急不已,哭起了鼻子。
為給湘湘一個教訓,顧清明在茶園巷舉行全體市民大會,
用實物掩體和真槍實彈做示範,
當眾指出洋灰和泥土城牆在抵禦炮火上的巨大差距,
在讓長沙市民清晰地意識到團結抗日的重要性的同時,
也讓湘湘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破壞軍事設施的行為的嚴重後果,
心甘情願地向顧清明認了錯。
沒有被重罰的湘湘回到家後和小滿一起受罰被關禁閉,
薛君山開始意識到湘湘和顧清明也許並不合適,
便讓岳父胡長寧另給說了一門親事,對方是在長沙城家大業大的盛家。
湘湘為了把親事攪黃,在相親時故意裝成麻風病人嚇唬盛老闆,
盛老闆一怒之下準備抬手走人。
沒想到盛家少爺盛承志其實早就對湘湘心生愛慕,
當著父親和薛君山的面,盛承志表明自己一定要娶湘湘為妻。
湘湘無奈,開始和盛承志正式交往,天天一起吃飯逛園子,
胡父為此非常不滿,而胡奶奶卻盼著盛家能安排孩子們儘快離開長沙。
小滿出去找湘湘的路上碰到從湘潭老家來的胡小秋和胡湘水,
湘水此次是奉湘潭老家胡老太爺的命令前來請長沙胡家回去避難,
可是由於過去的種種過節,胡奶奶一直對長房的胡老太爺懷有不滿,
便讓湘水轉告老太爺自己一家不會回湘潭。
薛軍山為此向湘君打探,湘君說出大伯當年死在湘潭,
奶奶為此一直難以釋懷,肯定不會回去,
薛軍山則表示自有辦法說服奶奶。

第4集
湘水想要找到參軍的哥哥湘甯,由於不知道哥哥的番號,
湘湘和小滿帶著湘水還有盛承志在嶽麓山軍營外大喊一通,
被守衛驅趕不小心跑入軍事禁區,差點被練習投擲手榴彈的戰士炸死。
被抓起來的四人與抓人的張連長一通交涉,
小滿情急之下報上顧清明的名號。
張連長不敢輕視,找顧清明彙報,
湘湘和顧清明兩個冤家再度碰面,
湘湘還故意把盛承志拉到身邊。
顧清明最終作保把他們放走,並告訴他們湘寧的部隊已經開拔。
小滿阻撓湘湘和盛承志約會,
湘湘告知小滿他的夢中情人金鳳來到了長沙。
小滿興奮地跑去戰地醫院找金鳳,可金鳳的態度讓小滿覺得奇怪。
一廂情願的小滿把金鳳騙出來求婚,
卻聽到了金鳳一家全部死於日本人屠刀之下的噩耗,
金鳳發誓不趕走日本人不會成家,
並告訴小滿他殺一百個鬼子當聘禮才會考慮嫁給他。
湘湘知道小滿的莽撞舉動後責怪他不懂事,
前往戰地醫給金鳳道歉,並勸她和自己家一起離開長沙。
這時一位傷患由於缺少藥物忍不住疼痛而自殺,
其他傷病憤怒的圍住金鳳,金鳳無助,
湘湘這時站出來將憤怒的矛頭對向了來到醫院的顧清明。
湘湘想幫忙弄到管制藥物磺胺,結果跑遍整個長沙城也沒有買到。
顧清明逼迫管理藥物的張科長拿出了私藏的磺胺,
並悄悄派人送了一些給湘湘。
湘湘拿著磺胺去找金鳳,金鳳告訴她顧清明也送來了藥。
湘湘向金鳳說起小滿的心意,
卻發現經歷過生死離別的金鳳
已經和他們這種還安逸生活這的人沒有了共同語言。
小滿為此表示不能接受,而湘湘則對金鳳的話若有所思。

第5集
表哥劉明翰因為曾經在日本學醫
被國民政府懷疑和日本人有勾結而被警察局抓走。
胡家上下不知所措,只能討好薛君山,指望他在警察局上下打點。
而薛君山因為湘君和劉明瀚的過往而起了嫉妒和報復之心,
表面上裝著在幫劉明瀚,
暗地裏卻把挪用軍用物資的罪名按在了他的身上。
劉明翰在獄裏被嚴刑審問,在湘君前來探監的時候,
劉明翰悄悄告訴她自己已想到是薛君山在栽贓誣害,湘君驚詫不已。
正在絕望之時,劉明翰突然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強行帶走來到醫院。
原來,一位師長在岳陽戰役中被炸斷腿,手術只有劉明翰才能做。
經過手術,劉明翰保住了師長的腿,
師長為了答謝劉明翰,便以自己的名義替他擔保把他救出監獄。
薛君山見狀,忙把自己栽贓劉明翰的證據撇得乾乾淨淨,瞞過了一家人的眼睛。
湘君拿著奶奶做的飯菜去醫院看望剛剛出獄的明翰,
希望能消除他和自己丈夫的“誤會”。
開大煙館的汪老闆因想少給薛君山一些保護費到胡家求情,
得知薛君山開了煙館,胡長寧義正言辭地指責薛君山,薛君山卻不以為然。
為了多賺點外快,薛君山又搗鼓起其他生意,
私用軍車給長沙市的老闆們運貨物。
胃口越來越大的薛君山居然打起了軍用火車皮的主意,
他拉著顧清明的大旗說是湘湘和他已經訂婚,
帶著喜糖來到火車站四處活動。
盛家老闆聽說了湘湘又被許配給顧清明,
認為薛君山腳踏兩隻船,火氣衝衝的找到他,
但是被薛君山以幫盛家轉移物資為幌子給忽悠了過去。

第6集
長沙火車站傷患眾多,顧清明前往查看情況,
車站黃站長卻將薛君山利用火車皮私運貨物得到的分紅獻給顧清明,
顧清明這才知道薛君山打著自己的幌子以權謀私發不義之財。
顧清明帶人將薛君山押回保安處送交給他的上司徐權,
徐權雖然忌憚顧清明,但對薛君山也無可奈何,
只得做做樣子關了薛君山兩天。
顧清明去找張主席商量事宜,卻被警衛攔在門外。
張主席府邸大官雲集戒備森嚴的陣勢讓顧清明預感事態不妙。
他悄悄潛入會場,卻驚詫的得知張主席正在落實焦土政策,
秘密佈置蔣介石下達的火燒長沙城的任務。
顧清明憤慨不已,認為長沙城千年締造沒有毀於日本人之手怎可自行焚燒,
可是他也無力改變蔣委員長的決定。
小滿一心想回湘潭老家接手大爺爺說好的留給他的家業,
然而胡奶奶卻一口回絕,小滿沖著秀秀撒瘋,並賭氣獨自離家準備回湘潭。
小滿在渡口被難民擠得上不去船,
還把身上的錢都用來給難民買饅頭,身無分文的他只得走路去湘潭,
卻不知道自己的一家老小在著急忙慌的找他。
顧清明在施粥棚發現並收留了小滿,
小滿想跟他當兵打鬼子,卻被槍聲嚇得尿了褲子。
薛君山前往保安部開會,從徐權口中聽到了焚燒長沙城的命令。

第7集
軍營裏關於焚燒長沙城的流言已經炸開了鍋,
顧清明為了穩固局勢不得已下令抓到傳播消息的人殺一儆百。
小滿躲到顧清明床下,聽到顧清明的副官苦苦哀求顧清明勸說上峰阻止焚城,
連忙跑回家中告訴家人。
軍營裏有太多長沙當地的士兵,
他們的一家老小大多都在長沙城,
顧清明硬著頭皮給父親打電話,
希望他能出手相助解救長沙,但最終不了了之。
顧清明決定帶部隊枕戈待旦,與敵人血戰到底。
薛君山開完會回到家中,心急之下安排胡家人收拾行囊轉移到湘潭鄉下,
而胡奶奶任憑全家勸說,
無論如何也不同意回到湘潭,一家人只得滯留在城內。
胡長寧和盛家父親相約商討湘湘和盛承志的婚事,
想快快讓他們結婚然後送去後方,
薛君山得知後拍板決定第二天就把婚事辦了,
湘湘死活不依,全家最終定下第二天先給湘湘訂婚。
湘湘和小滿跑去醫院通知表哥和金鳳最好趕快離開長沙城,
可兩人都決議無論發生什麼都會留在長沙。
湘湘有些害怕結婚,卻也逃不脫家裏的安排,
全家都在為湘湘的訂婚忙裏忙外。
湘湘出嫁之日正值國父誕辰紀念日,顧清明收到了來自市長的邀請函,
準備趁出席紀念會的時機再次約見張主席。

第8集
領到為焚城提供燃料供應任務的薛君山被長沙城裏的老闆們叫去吃酒,
老闆們軟磨硬泡想從他嘴裏確定焚城的消息是否屬實,
薛君山不敢說出實情,只得用假話把大家穩住,內心卻非常焦灼。
湘湘左思右想都不想嫁人,在小滿的慫恿下偷偷跑了出去。
訂婚宴開始後,盛家父子發現湘湘逃婚,大怒之下摔筷走人。
顧清明在紀念會上碰到雙胞胎兄妹,聽說湘湘逃婚,感到十分意外。
這時有人大聲傳信說日本人快進城了,全城大亂。
顧清明再度去找張主席,卻依然求見不得。
淩晨,長沙城內突然火光一片,
風助火勢一會就燒了大半個長沙城,市民卻還都在睡夢之中。
薛君山不知道誰下的命令放火,因為按原計劃,沒接到張主席命令不得焚城。
感覺事有蹊蹺的薛君山打電話給徐權,卻得不到明確答復,
他只得一邊讓副手莫小弟將家人送出城外,一邊組織弟兄們抓緊救火。
莫小弟剛趕到家中就趕上警備團正準備放火燒薛宅,被他及時制止。
上車之前胡奶奶聽聞日本鬼子還沒打過來,
倔勁一犯決定留下來看家,胡長寧無奈只得自己留下陪著,
讓湘君帶著其他人到湘潭縣裏避難。
市消防局的工作人員都在逃難,顧清明根本阻止不了,
長沙城火勢越來越兇猛,市民紛紛四散逃難。
顧清明以為是薛君山放的火,前去質問他,
薛君山斬釘截鐵地對顧清明說不是自己放的火,說罷便急匆匆趕去救火。

第9集
湘湘一行人在前往渡口的途中遇到顧清明,
湘湘勸說顧清明與自己一起離開,
顧清明則要前往湘雅醫院,
湘湘拜託他給表哥劉明翰捎話,並囑託他注意安全。
薛君山在長沙城內一路救火,
徐老闆責駡薛君山是個壞蛋,薛君山得知他家人還都在大火當中,
奮不顧身沖進火場將人救出。
顧清明剛趕到醫院便碰上一群縱火者要焚燒醫院,
顧清明用槍逼退縱火者,並告知劉明翰胡家已前往湘潭。
薛君山趕到盛老闆的家裏,發現盛承志不幸被燒死,盛老闆痛不欲生。
薛君山救火直到天亮,坐在廢墟上剛要休息,
卻被塌下來的牆活埋,不知死活。
火勢一小,胡家一家人便從湘潭趕回長沙,
剛進長沙城空中就飄滿了燒成灰的米,路邊一片斷壁殘垣。
湘湘看到被燒成灰的的房子和不知所蹤的盛承志,嚎啕大哭。
湘君因沒有君山的消息便四處尋人,
然而城裏四處都傳言薛君山是縱火犯之一。
薛君山和小黑被人從廢墟中扒出來,
劉明翰不計前嫌為薛君山主刀手術,手術還沒結束,
審查委員會的人便以縱火疑犯的罪名來逮捕薛君山,
劉明翰站在醫生的角度上說薛君山身體不適合審訊,
又拉出他們劉師長的名號,這才留住薛君山。
薛君山傷好之後被關入牢中,
一家人獻出全部家財上下打點也無能為力,頓時陷入茫然當中。
湘君這時想起了顧清明,
湘湘思來想去,答應了姐姐去找顧清明幫忙。

第10集
湘湘找到顧清明,懇求他幫忙證明姐夫薛君山並非是縱火犯。
顧清明勸說湘湘先回家等消息,審查委員會會做出公正的評判。
湘湘哭著向顧清明認錯,
並說如果能夠救出姐夫薛君山,她便將自己給顧清明。
顧清明將湘湘趕下車,內心卻被這個重情義的姑娘不經意間觸動。
整條街除了薛家都被燒毀,
一堆災民圍住薛家的宅子聲稱要搶他們家,一家老小眼看就要抵抗不住。
顧清明及時趕來,替薛家主持公道。
沒有薛君山在,胡家的日子過得異常困窘,
但是胡奶奶為了讓大家知道薛君山不是放火的而是救火的,
在街道邊支起架子施粥施藥。
民調委員會的人在街邊調查時,
那些被薛君山救過的人也紛紛作證薛君山是救火的。
委員會為了進一步審定薛君山是否無罪,
找來顧清明詢問,顧清明如實稟報,薛君山終於證實了清白,無罪釋放。
薛君山來到家裏支起的粥棚,一家人在劫難之後終於團聚。
薛君山宣佈自己被編入軍隊陣營,要上前線打鬼子,
丈人胡長寧支持薛君山,湘君卻露出了不安之情。
入伍之前薛君山把全家老小的生計安排了一遍,
因不放心丈人,只能把生意交給奶奶,並讓湘湘從中照應,
同時不忘又語重心長的給湘湘念叨顧清明的好處,
湘湘跟姐夫犯急,同時對姐夫的看法著實無奈。
湘君動情地望著君山,
告訴君山去了前線一定要小心,要平平安安的回來。

第11集
兩個小孩來胡家偷吃的,被劉明翰撞到及時解圍。
湘君招呼明翰到家裏吃飯,
席間胡奶奶想當著劉明翰的面撮合他妹妹秀秀和小滿的婚事,
然而小滿心中有了金鳳,當面對秀秀冷嘲熱諷,惹得秀秀大哭。
劉明翰見狀,提出將秀秀帶回醫院,順便給自己打下手。
奶奶給小滿下命令讓他把秀秀接回來,
結果小滿一到醫院就去找了金鳳,在幫金鳳做事的時候又幫了倒忙。
金鳳一直流露出對小滿的拒絕,小滿不死心,
每天來醫院好幾趟湊在金鳳跟前,
醫院的傷兵都在打趣他說金護士一輩子也看不上他。
因為沒有接回秀秀,小滿被家人數落一頓,
心中鬱悶一氣之下偷跑出去參軍,這可急壞了家裏人。
湘湘出門找小滿,希望顧清明能帶她去前線,
顧清明不同意,湘湘便躲到了貨車車廂內,路途當中被顧清明發現。
顧清明本想把她交給一戶農家,
結果卻發現小滿和農戶都被日本人綁架,
顧清明指揮自己手下殲滅了日本特務。
湘湘以為小滿被炸死,抱著小滿大哭,小滿從昏厥中醒來嚇的大哭。
湘湘感激顧清明救了弟弟,主動替他包紮傷口。
小滿想讓顧清明收自己當兵,顧清明說他是慫包一個,不肯收他。
顧清明將龍鳳胎交還給薛君山的手下,
薛君山感謝顧清明救出兩個小鬼頭。
二人交流中,顧清明透露出自己一直想上前線而不能如願的煩惱,
薛君山雖然很不解為啥有人削尖了腦袋也要去前線,
但還是為他出了幾個鬼主意。

第12集
小滿回到家中就被胡父狠狠的揍了一頓,
並嚴令他去醫院把秀秀接回來,
結果小滿把持不住又去找了金鳳,並吹噓自己殺了好幾個鬼子。
顧清明採用了薛君山的餿主意,來到伙房當了一名伙夫。
薛君山借機向顧清明提起湘湘,
顧清明卻表示不要把自己和那個混世魔王扯在一起。
秀秀終於回到了胡家,看到小滿對金鳳如此癡情,
秀秀找到金鳳,想要成全他們。
金鳳對秀秀說出自己父母都慘死在南京,自己只想抗日不想戀愛。
同時,金鳳還勸小滿和湘湘也為抗日出份力。
胡大爺爺擔心長沙安危,派小秋來接胡家回湘潭,
湘君提出讓小滿湘湘先回湘潭老家。
回到鄉下的龍鳳胎在湘水的帶領下無拘無束地在野地奔跑起來,
卻遇到了比自己年長一些的湘平。
不羈的湘平和小滿鬥起法來,靜顏則匆匆趕來告訴湘平他的奶奶又跑丟了。
湘平奶奶之前受過刺激,總把人認成自己的兒子,
看到小滿便逮著他一通亂親,把小滿給嚇得要哭。
顧清明做伙夫本以為能引起師長的主意,
可是從沒燒過火做過飯的他把伙房的伙夫弄的手足無措。
薛君山奉命調往前線,走時路過顧清明的伙房調侃了他幾句,
顧清明望著開拔的部隊,心裏很不是滋味。
副官帶來了師座派遣顧清明去湘潭的命令,
顧清明再也無計可施,只得前往。

第13集
湘水因為私自帶著湘湘小滿上山而受到大爺爺的責罰,
小滿和湘湘前去求情,大爺爺警告他們不要到處亂跑。
小滿看到湘平一行人從倉庫裏鬼鬼祟祟抱著很多東西走出來,
便好奇地跟上前去看他在耍什麼花招。
湘平他們把東西藏到山洞後便離開,
小滿和湘湘趁他們不在把東西扒了出來,一看是槍,兩人嚇了一跳。
小滿拿著槍比劃一通,沒想到裏面有子彈還上了膛,
走火的槍聲把小滿和湘湘嚇的不輕,同時也招來了全村人的注意。
大爺爺三令五申不許本家子弟拿槍當兵,
他不想在看到胡家的年輕人一個個死在戰場,
斷了胡家的後,一氣之下把湘平關進祠堂。
大爺爺看小滿湘湘安穩懂事,便想讓二人留下繼承祖業,
並對兩人講述了胡奶奶記恨自己的緣由。
為了留住龍鳳胎,大爺爺亂點鴛鴦譜,
想把湘湘許配給小秋,讓小滿迎娶靜嚴。
感恩大爺爺的小秋選擇接受,
而心中已經有了湘平的靜顏則急忙去找小滿湘湘商量對策。
龍鳳胎沒想到大爺爺這麼霸道,
無奈只能選擇逃跑,並讓靜顏撒謊哄騙大爺爺。
顧清明在檢查戰鬥佇列的過程中發現有老兵冒充新兵,決定徹查到底。
小滿和湘湘跑出去沒多久就被小秋帶人發現,
已經累得不行的兩人只好沒頭沒腦地繼續往前跑,
卻不知道自己離危險越來越近。

第14集
顧清明從副官的口中得知,
許多有兒子的有錢人家常常找兵販子買通人來當替死鬼,不禁感慨唏噓。
湘湘和小滿為躲避追趕誤入雷區,湘湘不幸踩中地雷。
顧清明所在的部隊去地方買糧食,到了湘潭卻無米可買。
在河邊巡防的顧清明被焦急的小秋攔了下來,
顧清明看到踩中地雷的湘湘,上前勸小滿回到安全地帶,
自己則留下來幫湘湘排雷。
湘湘看到他為了自己差點把性命丟掉,按耐不住激動撲到顧清明身上。
顧清明讓她解釋為何會闖入雷區還被人追,湘湘說為了自由而逃婚。
湘湘對小滿說顧清明好像也沒那麼討厭,
其實心中已經暗生情愫。
顧清明的師長得知他救了胡家龍鳳胎,
讓他把雙胞胎送還給胡家大爺爺,希望以此爭取到糧食,
顧清明只能違背自己的心意把湘湘帶回湘潭,
湘湘明白真相後哭著對顧清明說他毀掉了自己對他的信任。
大爺爺看到雙胞胎回來很是開心,
顧清明剛要張嘴提買糧的事情,卻被大爺爺把話給堵了回來。
湘湘越想越氣,拿出剪刀對大爺爺的人說不要逼她,再逼她就自殺。
顧清明從後面把剪刀奪下來,湘湘越看他越氣不打一處來。
大爺爺向族裏人宣佈龍鳳胎的喜事,
此時湘平卻拉著靜嚴走了出來,還說出小秋早已喜歡水蘭。
大爺爺被弄的下不來臺面但依舊霸道的不肯認錯,一行人不歡而散。
大爺爺看顧清明態度誠懇,便答應賣糧食給他們。
顧清明為了把湘湘救出去,對大爺爺說出了當年曾和湘湘相親的往事,
希望大爺爺可以考慮自己成為湘湘的夫婿。
湘甯戰亡的噩耗傳來,一次次白髮人送黑髮人讓大爺爺萬分悲痛。

第15集
湘水為找回哥哥湘甯的屍體獨自一人離家,
雙胞胎發現湘水不見急忙追出去。
三人在路上發現一股偽裝成國軍的日本人,
湘水為了替哥哥報仇決定跟蹤他們,不料被發現。
日本人威逼湘水帶他們去湘潭,湘水報仇心切,
把鬼子往地雷陣的方向帶去,
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炸死了日本人。
一連兩個孩子離世,大爺爺再也堅持不住,
而湘平卻不顧大爺爺反對,一心想要參軍殺敵。
大爺爺拜託顧清明給胡家留個根,無論如何也不要收湘平參軍。
胡家因為小滿和湘湘不在而顯得格外冷清,
湘湘和小滿眼睜睜看著弟弟湘水死去,大受刺激,
決定回到長沙為抗日出一份力。
湘湘決定參加衛校,小滿也決定去參軍,
湘湘卻說服小滿留在家裏支撐這個家。
湘平偷跑出來參軍,卻不知顧清明已經給整個第十軍打過招呼不許收他。
心灰意冷之時,湘平遇到了從戰場上逃下來的薛君山的副官小黑,
小黑給他支招讓他補富家子弟的缺去當個炮兵,
湘平這才發現小黑原來是個兵販子。

第16集
顧清明一直在等待上前線的機會,
恰巧一批重要補給需要送到前線,
顧清明再次主動請纓,終於獲得批准。
運送途中,顧清明從新軍隊伍中認出了胡湘平,但湘平已經改名換姓。
得知是薛君山的人搗的鬼後,
顧清明帶著湘平去找薛君山算賬,
結果一來二去在薛君山的忽悠和湘平抗日決心的堅持下,
顧清明最終同意湘平參軍。
薛君山又趁機調侃顧清明是自己的妹夫,
湘平也趁機附和,三個人比試槍法,
湘平的槍技讓顧清明刮目相看,
愛惜人才的他通過父親的關係為湘平謀到了去中央航校進修的機會,
自己卻因為不能真正上戰場而懊惱不已。
大戰將至,薛君山讓陣地上的兄弟們都把遺書寫了,
自己卻沒寫,顧清明調侃他不會寫字,
代筆給薛君山寫遺書,薛君山又借機撮合他和湘湘。
顧清明看著戰事一觸即發,
便把師長交代的速去速回的命令拋在腦後,一心想留在前線。
薛君山怕他給自己找麻煩,用了一招調虎離山計成功把顧清明騙走。
日軍發動了猛攻,大部分守軍陣亡,薛君山幸運地活了下來,
並組織剩餘部隊巧妙的打退了日軍新一輪進攻。
日軍調整策略,用炮火把筆架山夷為平地,
顧清明在前線苦苦尋找,薛君山卻仍舊下落不明。

(…未完)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