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未生 分集劇情介紹1-20(THE END)

第1集
張格萊是名圍棋選手,他應徵韓國棋院研究生落選後就開始了繁雜的打工生涯。
經人介紹,格萊進入一家大公司成為實習生,他因學歷低受到同事們的輕視。
安英怡在實習生中表現卓著,各個小組都爭著留下她。
英怡遊刃有餘的說著各國語言,格萊自卑的情緒更加嚴重。
吳科長因為堵車不能及時會見客戶,東植派格萊去留住客戶。
吳科長讓所有實習生幫忙去清理烏賊,
格萊穿著母親咬牙買的新衣服拼命地做事。
吳科長請所有實習生吃飯,李相賢刻意沒有通知在幹活的格萊。
格萊與英怡來到聚餐地點,格萊一身污濁被大家取笑。

第2集
格萊整理文件徹夜未歸,英怡看出格萊衣衫不整主動幫其打理領帶。
格萊的勞動並未得到認可,此時吳科長聽說格萊是靠關係的空降兵。
公司流傳格萊背景很硬的流言,格萊的人氣突然旺盛。
眾實習生懼怕英怡的能力,英怡只好主動提議與格萊做夥伴。
金碩浩的失誤將營業三組的資料外泄,格萊無辜成為替罪羊。
吳科長暴怒,格萊主動體罰自己。
吳科長發現誤會了格萊,他主動召集組員去喝酒。
二組慶祝聚餐,高科長向吳科長炫耀,吳科長為格萊抱不平主動說出實情。
格萊重整旗鼓,他決定與韓錫律成為搭檔。

第3集
格萊與錫律的搭檔成為了其他實習生的笑料,
他倆相處的也並不愉快,錫律為人過於圓滑,他將所有的工作都推給格萊。
吳科長看出了格萊的努力,他總不經意間提點格萊。
英怡被迫與相賢成為搭檔,可是相賢的輕浮讓英怡難以接受。
吳科長決心重做被駁回的案子,可是東植的失誤惹了麻煩,
吳科長盡力挽回,他在上司面前幫東植據理力爭。
吳科長看出了錫律的為人,他好心提醒格萊並且整治錫律。
錫律對吳科長出言諷刺,格萊揮拳為吳科長報仇。

第4集
吳科長放棄自尊去拜託專務,東植看見後很是感動。
吳科長解答了格萊心中的疑惑,格萊對於考核突然有了靈感。
考核正式開始,英怡不出所料表現的十分優秀,
而錫律卻因為心悸發揮失常,格萊雖然主動站出來,
但最終還是錫律出色的完成了演說。
在向搭檔推銷的環節,格萊借住自己在圍棋上的智慧表現出令人讚賞的一面。
格萊被順利錄取,他回到營業三組工作。
吳科長假裝對格萊的歸來表示不滿,但他卻繼續鼓勵格萊努力面對人生。

第5集
鄭科長陷害吳科長並曝出吳科長當年的醜事,吳科長一怒之下打了鄭科長。
曾經有名叫恩智的員工死亡,吳科長為此事深感內疚。
馬部長當眾向吳科長發難,吳科長揭露了他性騷擾的醜聞。
馬部長來找吳科長麻煩,東植勸阻時被馬部長打倒,
東植裝作非常痛苦才平息了矛盾。
吳科長派格萊去幫宣次長接孩子,格萊看到孩子們孤單便陪孩子們玩耍。
英怡將證據所在告訴格萊,格萊尋找證據時被鄭科長抓包,
他尷尬之時吳科長拿著證據出現。
格萊陪吳科長喝酒,他將醉酒的吳科長送回家後醉倒在吳科長家門口。

第6集
鄭科長懷疑是英怡將證據交給吳科長,他出言羞辱英怡。
吳科長與老同學卞亨哲談生意時遭到戲弄,
他未談成生意被上司指責同時也認清了同學間的情誼。
格萊與白旗跟著樸代理去現場實習,樸代理過度為對方著想使自己陷入了兩難。
在格萊的鼓勵下樸代理終於強硬起來,
榮星的社長在朴代理面前演苦肉計,格萊識破並予以還擊。
朴代理在應對榮星實業會議上的發言非常坦誠,
他改變了以往軟弱的形象,但他卻保持著善良的初心。
吳科長觀看兒子裝扮成商社俠的表演視頻,大家看後都心中一陣鼓舞。

第7集
吳科長提議的伊朗方案阻力很大,東植與格萊盡心工作以助吳科長升職。
英怡接到一堆被否決的案子,吳科長言語間給了英怡啟示。
英怡的能力得到了財務部長的欣賞,而白旗仍然整天無事可做。
部長為了自身利益否決了伊朗的方案,營業三組只能著手準備中國方案。
中國方案得到了部長的贊許,吳科長升職有望之際,
高科長百般請求使部長改變了心意。
專務將營業三組的中國方案分配給資源組進行,
營業三組的一切努力都付之東流,吳科長只能以買醉來排解苦悶。

第8集
部長對營業三組感到抱歉,
他將阿拉伯麥加手機案交給三組並承諾案件成功就會給三組補充人手。
文忠基社長十分好色,吳科長想盡辦法推脫。
錫律建議吳科長將文忠基灌醉,英怡也一同幫他們出謀劃策。
營業三組接待文忠基的戰略完全失敗,
他們無意中走上了二次接待的道路,
文忠基醒來後發現床邊竟然是自己的妻子。
格萊以為科長為了信念選擇放棄合同,可是這一案件意外的成功了。
白旗難以接受自己的處境,他終於選擇要離開公司。

第9集
朴科長的加入讓營業三組的人非常頭疼,
他以不斷羞辱格萊來尋找存在感。
英怡隱忍著夏代理的刁難,白旗看不過眼出手相幫。
成代理將自己的工作都推給錫律,錫律的反抗讓成代理甚為驚訝。
白旗對工作越發懈怠,吳科長處處提點,薑代理的用意白旗依舊未能領會。
東植不滿格萊的頻頻忍讓,他想要對格萊加深瞭解。
格萊帶東植來到自己家中,
他向東植講述了自己學習圍棋的過往,東植充分瞭解後表示要與格萊好好相處。
朴科長的行為愈發過分,吳科長提出難以與他共處。

第10集
吳科長懷疑朴科長從中牟利,他決定徹查朴科長的案子。
夏代理派英怡出差,錫律與英怡同往。
英怡承擔著看似難以完成的任務,夏代理得知後對英怡破口大駡。
吳科長看出部長的為難,他本想息事寧人,但部長決定一查到底。
公司派出的監察組未能發現破綻,這時格萊的發現為調查帶來轉機,
朴科長氣急敗壞之下竟引出了更大的陰謀。
朴科長不甘心平淡的工薪生活,他從小額的受賄發展成商業欺詐。
格萊意識到人只是一顆棋子,但人都要做自己的棋子。

第11集
代表親自對營業三組進行表彰,相植也榮升為次長。
千冠雄被派到營業三組,公司同事對三組頗有微詞。
東植曾與冠雄是朋友,可是冠雄卻提出要東植與自己保持距離。
薑代理從細微處提點白旗,白旗也認真對待薑代理佈置的任務。
英怡與格萊愈發親近,英怡放心的開玩笑挑逗格萊。
錫律對現狀很是焦慮,成代理總是設法算計他。
相植組織三組成員聚餐,冠雄的玩笑讓聚餐氣氛很好。
格萊提出重新進行約旦的案件,相植思慮再三決定採納格萊的建議。

第12集
格萊提議的約旦案件為三組同仁招來了不少麻煩,三組也成為了眾矢之的。
冠雄是被專務派到三組,他將三組的一舉一動都向專務報告。
約旦案件的進行困難重重,
上司要求三組對約旦案件召開說明會,格萊對自己的魯莽深感愧疚。
申賢宇所在的公司與英怡組有商業往來,英怡與賢宇接洽時尷尬不已。
成代理對錫律越發過分,錫律向同期們發洩,同期們卻也是愛莫能助。
約旦的案件遇到了困難,
格萊又提出了新的見解,三組的成員為約旦案件傷透了腦筋。

第13集
專務與高管們氣勢磅礴的走進會議室,
相植做足了心理建設後順利完成了案件報告,
可是這不同尋常的報告讓在座的高管不知所措。
代表的發言打破了僵局,他批准了三組的計畫並且贊許了格萊。
三組同僚在報告成功後神清氣爽,格萊在公司也成為了紅人。
英怡無意中惹怒了馬部長,馬部長對英怡百般羞辱。
白旗在逐漸與公司融合,他在桑拿房偶遇姜代理後向薑代理傾訴了自己的苦惱。
年末到了,大家相互送去祝福,相植在給格萊的賀卡中寫著張格萊好到不能再好。

第14集
新年到了,格萊的同期們續簽年薪合約,合同工格萊沒有這樣的權利。
冠雄看出了格萊的失落,他告訴格萊生活本就艱難。
錫律奮力反擊成代理的壓迫,可是效果似乎並不如意。
馬部長向英怡潑咖啡,白旗挺身而出擋住了滾燙的咖啡。
東植再次相親失敗,他拉著格萊陪自己喝酒解悶。
格萊因為合同工的事苦惱,相植不願給格萊虛無的希望。
專務約相植喝茶,他舊事重提刺激相植。
相植被恩智的死壓得無法喘息,
宣次長勸說他放過自己,格萊無意中目睹了這一幕。

第15集
格萊得知自己無法轉正 ,他更加努力工作。
錫律反抗上司的壓迫失敗,他的處境越發尷尬。
格萊無意中的提議解決了鋼鐵組的難題,
薑代理對他讚不絕口,白旗因為嫉妒心情很難平憤。
英怡深受家庭原因的困擾,她整日魂不守舍受盡了批評。
格萊做的計畫案遭到否決,相植派他出去實習賣貨,薑代理讓白旗與格萊同往。
白旗傲慢對待此次實習卻沒想到出師不利,
格萊甚至來到曾經的棋院推銷,兩人借酒壯膽後在桑拿室門口賣出了所有的貨物。
格萊興奮的向相植展現成果,相植讓格萊匯總成報告上交。

第16集
錫律受挫後決定隱忍,他不再似從前那般愛說鬧。
格萊獨自負責的第一個案件通過審核,
他為此付出十分多的心血,可是上司要求相植更換負責人。
英怡的提案也獲得通過,馬部長卻要求英怡主動放棄。
白旗的提案在審核狀態,他心神不寧在工作中總是出錯。
相植多次幫格萊爭取卻未果,格萊主動提出更換負責人。
成代理自負的行為為纖維組招惹了禍端,熟悉現場的錫律出面善後。
白旗體會到格萊的艱難,他終於對格萊放下偏見。
馬部長總對下屬拳打腳踢,鄭科長正面反抗了他的暴行。

第17集
專務交給三組一單大生意,生意的成敗決定三組的命運。
東植沒有獲得出國工作的機會,成代理等人抱怨相植阻礙了東植的發展。
東植在與同期聚會時借酒撒潑為相植抱不平,
但是相植的同期難得有了齊聚一堂的機會。
宣次長操勞過度暈倒了,
她的部下卻一心只想晉升,宣次長感到心涼。
相植決定分擔宣次長的工作,他召集格萊的同期們來酒店加班。
英怡等人齊聚共同努力,相植為他們的模樣感到欣慰。
宣次長看出相植想要與專務決一勝負,
相植為幫格萊留在公司決定接受專務的挑戰。

第18集
相植下決心接受專務的挑戰,專務試圖與相植恢復以往親密的關係。
白旗得知英怡送給自己的是高級襯衣,
他送給英怡一雙高跟鞋作為回禮,看見這一幕的錫律一陣調侃他們。
相植想要幫格萊轉正,白旗知道後想助相植一臂之力。
專務交代的生意出現了很多問題,相植等人懷疑專務從中受賄。
格萊不願因為自己讓三組陷入危機,相植稱自己一定要做成這件事。
英怡的父親來向英怡要錢,
傷心的英怡向白旗傾訴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悲慘生活。
格萊私自接聽了相植了電話,他多事的舉動讓相植暴怒。

第19集
格萊的莽撞讓三組的人陷入驚慌,相植忙著為格萊的行為善後。
相植請專務答應按照三組的方式促成與中國的合作,
專務的態度讓相植難以捉摸。
錫律懷疑成代理收回扣,他暗中跟蹤成代理發現了意想不到的事。
公司來了兩位女職員做調查,夏代理與薑代理對兩位元女士的審美發生分歧,
白旗不懂眼色致使薑代理難堪,英怡用行動給白旗上了一課。
格萊行為造成的隱患終於爆發,專務被調離了職位,三組的處境也愈發艱難。
公司勸相植辭職來平息此次事件,格萊為此感到非常愧疚。
英怡等人對相植十分不舍,相植拜託宣次長多照顧格萊。

第20集
經夏代理點撥的英怡與宣次長去向領導請願留下格萊,
白旗與錫律也找到了自己可以幫忙的方向。
大家本以為格萊能順利留下,可是天與願違。
成代理對錫律愈發苛責,
本要揭發成代理與李京善的不正當關係的錫律思索再三決定燒毀證據。
李京善的丈夫來到公司狂揍成代理,
成代理的處境十分難看,錫律卻並未選擇落井下石。
錫律十分想念格萊,他召集同期約格萊見面,大家相處的非常愉快。
相植與金釜連創建了新公司,格萊與東植相繼加入。
格萊與相植配合成功找回了逃往約旦的徐進上,
他們默契聯手開創職場新道路。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