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琅琊榜 分集劇情介紹19-36(未完)

第19集
蒙摯在靖王臥房內很湊巧地發現了那個隱密的地道入口,
趁機表達自己忠於赤焰舊人,願意鼎力相助靖王奪嫡。
此時,靜嬪的恬淡、柔順令梁帝倍感安穩。
三天后,梁帝下旨,赦太子遷回東宮,仍閉門思過,晉靜嬪為靜妃。
南楚使團進京,梁帝派遣霓凰返回雲南,卻將穆青留在京中作為人質。
霓凰將弟弟託付給梅長蘇後離京。
宮羽深夜潛入甯國侯府刺殺謝玉,卻被打傷,逃到紅袖招,
被秦般弱救下,而這一切都在梅長蘇謀劃的掌握之中。
蕭景睿、言豫津、夏冬一行人為霓凰送行,南楚正使宇文暄卻故意前來挑釁。
並帶了一位戴著面紗的姑娘念念來向景睿挑戰。
戰敗的念念表示她的師父已來到金陵,將擇日拜訪卓鼎風。
原來她的師父是大楚殿前指揮使、琅琊高手榜第六名嶽秀澤,
遏雲劍傳人,曾敗於天泉劍傳人卓鼎風之手。

第20集
四月十二,景睿二十五歲生辰,宮羽依約前來助興,
蒙摯、夏冬也前來赴宴,梅長蘇則帶來一瓶可救生死的護心丹作為賀禮。
晚宴上,夏冬有意試探了卓鼎風的身手,
希望從他的出招角度來比對內監被殺案中死者身上的傷口,
卻被早已有所準備的卓鼎風刻意拆解過去。
嶽秀澤不顧謝玉閉門謝客的命令闖進晚宴,
堅持要與卓鼎風一決高下,卓鼎風無奈應戰,
卻在最後關頭,以走神為由,
沒有使出那明明可以取勝的一招,結果被廢掉右手。
隨岳秀澤一同闖進的念念解下紗帽,眾人均被她與景睿如出一轍的面容驚到。
一旁的宇文暄為大家介紹,此乃大楚晟王之女宇文念,
二十多年前晟王在大樑為質子時曾受蒞陽長公主照拂。
在身世明瞭的瞬間,景睿意識到自己既不是卓家的孩子,
也不是謝家的孩子,他所擁有並珍惜的一切都不復存在。
而此刻,宮羽揭露了最殘酷的真相:
自己的父親殺死了卓家的孩子。謝玉下令就地誅殺宮羽。

第21集
謝玉此時派府兵悄悄前去調動巡防營。
原來,當年宮羽的母親初懷有孕,
她的父親、殺手相思奉謝玉之命追殺蒞陽長公主的孩子,
卻錯殺了卓鼎風的孩子,因為自己也即將做父親,
相思不忍心對另一個孩子再下殺手,卻因此被謝玉所殺。
真相再也無法隱瞞,卓謝兩家勢同水火,
謝玉下令將誅殺在場所有的人,而譽王的府兵已經候在門外,伺機而動。
為保護卓家人,謝弼不惜以自盡來要脅父親,卻被強押回房。
巡防營到達謝府門外,譽王不敢輕舉妄動。
混戰當中,夏冬放出懸鏡司的煙火信號,譽王有了機會插手。
飛流打開謝府的暗門通道,眾人逃到後院湖心島的亭中,被謝玉府兵包圍。
譽王與巡防營將領僵持不下,言侯趕到,質問謝玉其子言豫津的安全。
劍拔弩張之時,蒞陽長公主以死相逼,謝玉被迫收手。
蒞陽告知宇文念,景睿的去留由他自己決定,任何人都無權干涉。
譽王起誓只要扳倒謝玉,絕不株連,並且會善待卓家。

第22集
蒞陽長公主勸謝玉自盡,以便保全謝家功名,
謝玉卻認為尚未到走投無路之時,想再賭一把。
靖王夜訪蘇宅,與一同回來的梅長蘇、蒙摯傾談此事。
原來蒞陽長公主當年的隱事,
是梅長蘇安插各處的人手放出風聲,故意讓譽王查到此事。
而那晚宮羽刺殺謝玉,也是特意逃到紅袖招,放料給秦般弱。
梅長蘇叮囑蒙摯在接下來的春獵中與靖王找機會鎮一鎮宇文暄,
以免他認為大樑武將儘是謝玉之流,
生出狼子野心,令蒙摯深感他實在太過殫精竭慮。
譽王入宮向梁帝稟報謝玉一事,梁帝不願誅連自己的妹妹,
決定讓蒞陽帶著孩子搬回自己的公主府,同時命譽王主審謝玉一案。
謝綺難產,在生下孩子之後死去。
梅長蘇原已對景睿倍覺愧疚,獲知此情後更覺悲憫,
只能對著不懂事的飛流傾訴內心苦楚。
因違規捲入黨爭之中,懸鏡司首領夏江責罰徒弟夏冬禁閉思過。
夏江旁敲側擊,讓梁帝會意到謝玉一事有人在幕後操縱。
夏江答應盡全力保住謝玉性命,告誡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譽王怒氣衝衝地來到蘇宅,原來見過懸鏡司首領夏江之後,
梁帝就開始懷疑謝玉是被人陷害的——他只承認為太子做過一些不法情事,
但殺害內監那種涉及皇家天威的大案卻統統不認。
譽王按梅長蘇的囑託,拿到卓鼎風所列的代謝玉所殺之人的清單,
其中有多位元死者,諸如教書先生李重心,他十分不解謝玉的殺人動機。

第23集
梅長蘇推測夏江有把柄落在謝玉手中,
於是準備借用譽王在牢中的勢力,會面謝玉。
天牢裏,梅長蘇成功地令謝玉相信,
夏江已經懷疑他將兩人之間的交易說了出來,
即使能在夏江的求情下不判死罪、改為流刑,
但是不等到達流放地,他便會丟掉性命,再無機會吐露夏江的秘密。
梅長蘇表示,只要謝玉說出李重心一事的真相,
若確實與黨爭無關,便可請譽王放手,
讓夏江救他出牢,並保他安穩到流放地。
考慮再三,謝玉選擇相信梅長蘇。
原來十三年前,能夠模仿別人筆跡的李重心替夏江偽造了聶鋒的求救信,
因不願動用懸鏡司的力量、以免被徒兒知曉,夏江暗示謝玉殺掉李重心全家。
與此同時,謝玉隔壁的黑間裏,靖王和夏冬將一切聽得清清楚楚。
連聶鋒的求救信這個源頭都是假的,
一直只為相信皇兄和林帥為人而堅信祁王和赤焰軍清白的靖王,
終於找到扭轉這樁逆案的翔實線索。
他希望梅長蘇能協助自己查清此案真相,梅長蘇卻淡然表示,
夏江無意黨爭、並不是他們的敵人,
而且這樁逆案的根本原因是梁帝心胸刻薄。

第24集
梅長蘇勸告靖王,如果徹查此案會引來無窮禍事。
靖王絲毫不為所動,態度堅決,梅長蘇深受感動,承諾會竭力助他查明真相。
就在兩人互相表明決心之時,
聽到宮中傳來太皇太后駕崩的大喪音,梅長蘇不由悲慟吐血。
大樑進入國喪期,守孝期內,所有皇子都必須留在宮內,
叩靈跪經、晨昏哭祭,吃不得苦的太子、譽王趁梁帝不在時有違規,
唯有軍人體魄的靖王一絲不苟,在旁觀的大臣看來良莠立見。
作為太奶奶的太皇太后,當初對梅長蘇最為寵愛,
因此這三十天裏,梅長蘇獨自在房中恪盡孝禮。
擔心梅長蘇傷懷過度,霓凰趕到蘇宅,
表示不願再回雲南,想留在梅長蘇身邊。
謝玉離京前往流放地,景睿、謝弼陪蒞陽長公主前來送行。
按照梅長蘇的方法,謝玉將自己掌握的秘密寫了下來,
由蒞陽密封保存,他若一死,
手稿就會成為鐵證,如此一來夏江便不敢對他動手。
關於巡房營的掌權,太子譽王兩派爭執不下,梁帝難以決斷,心中煩躁。
在內監總管高湛的提醒下,梁帝來到正值生辰的靜妃的宮中,
看到靜妃與進宮請安的靖王正樂享天倫。
因辦事得力,心情大好的梁帝決定賞賜靖王,
靖王懇請梁帝赦免一名在嶺南服流役的罪人,
原來此罪人是一名郎中,靜妃微時曾拜師其下,
不忍他年暮時老死異鄉,原本些微惱怒的梁帝聽罷恩准。

第25集
這對母子的恬淡令梁帝心情複雜,進而決定將巡防營交給靖王,
並特許靖王可隨意進宮向母妃請安、不必另行請旨。
十三先生回報秦般弱安插的眼線已被拔除過半,
梅長蘇懷疑,當年滑族璿璣公主還有其他人手並未交予秦般弱,
追查繼續進行,切不可大意。
蘇宅,蒙摯、梅長蘇閒聊之際,譽王突然造訪,
梅長蘇只得將蒙摯推進秘道,並塞給他一本《翔地記》打發時間。
譽王氣悶地告訴梅長蘇,梁帝將巡防營的節制權交給了靖王,
還給了靖王隨意入宮省母這種親王才有的特權,
而秦般弱最近又情報不力,查不出靖王有結黨跡象。
就連梁帝,對自己也恩寵漸弛。
梅長蘇卻表示,謝玉案後他已提醒譽王稍稍收手,是譽王自己不肯聽勸。
梁帝有意施恩靖王,就是為了提醒譽王,
太子只能由自己在失望憎惡的情況下被廢,而不能由他屢加攻擊、強取威望而代之。
此時幾乎被拔除所有眼線的秦般弱,得知這股反擊之力來自江左盟。
因此她前去求師出同門、本已隱居的四姐救援。
送走譽王之後,梅長蘇來到秘道,卻發現靖王也在。
梅長蘇讓靖王不必推卸巡房營的掌權之職,譽王若不甘,梅長蘇自會借力打力。
靖王走前提出將《翔地記》借回去看,梅長蘇一怔之後答應。

第26集
梅長蘇曾在《翔地記》上進行批註,儘管因腕力虛浮、字跡與林殊不同,
但其中卻有兩個字因為是母親閨名而有減筆避諱。
雖然靖王並不知曉母親的閨名,梅長蘇依然莫名地緊張了一下。
念念找到蒞陽長公主,想帶哥哥蕭景睿離開。
知兒莫若母,蒞陽瞭解蕭景睿表面雖平靜,
內心一定悲慟至深,想在這段時日陪伴在旁。
秦般弱向四姐指明,需攻破的蘇宅線人就是童路。
景睿終於決定隨宇文念回大楚,言豫津趕來勸阻,
得知蕭景睿並非一去不復返,才松了口氣,
樂觀的言豫津勸慰景睿想開些,沉悶的景睿也一時被逗笑。
梅長蘇亦來送行,曾經視梅長蘇為良師益友的景睿坦然說,
他很難過,但並不恨梅長蘇,人總有取捨,
他無法強求梅長蘇將這段友情看得同自己一樣重,
兩人並無血海深仇,卻再也不可能做朋友了。
因國喪期未過,梁帝的壽辰辦得十分簡單,
梁帝對收到的眾多賀禮都喜愛誇讚,對靖王所送的獵鷹弓箭也是歡聲大笑,
卻表示譽王送的壽山石最合心意。
壽宴上,越貴妃的蒼白憔悴令梁帝對他們母子心生憐惜,露出複寵之意。
第二日梁帝身體不適病倒,靖王進宮請安,
卻被告知梁帝倦怠不予接見,靖王便來到靜妃宮中。
閒聊中靖王無意提到向梅長蘇借來的《翔地記》,
靜妃很感興趣,讓靖王下次帶來看看。
四姐使計,開始接近童路。

第27集
梁帝休養幾日精神漸好,決定悄悄去東宮走走,也順便安撫太子。
不經傳報,梁帝來到殿門,卻聽到太子在殿裏縱情樂宴,指責自己。
於是怒極離去,並命蒙摯封禁東宮。
蒙摯認為幽禁太子事體重大,僅奉口諭難以執行,
請梁帝賜聖旨,卻被高湛幾番故意打斷。
來告知東宮變故的蒙摯與靖王一起來到秘道與梅長蘇商議,
卻等來通知他們梅長蘇正在接待譽王的飛流。
從飛流口中得知,梅長蘇暗地裏叫譽王毒蛇,叫自己水牛,
靖王詫異梅長蘇怎會知道皇兄和林殊曾叫過自己的外號,
梅長蘇卻道是聽霓凰說起的。
蒙摯細敘了東宮被封的經過,梅長蘇表示梁帝暫時還不想廢太子,
而蒙摯當時的請旨則相當於一道廢太子的詔令,多虧高湛攔住了他。
會談結束之際,蒙摯按梅長蘇的叮囑向靖王轉借《翔地記》,
大感意外的靖王告訴他此書現在靜妃處,自己過兩天請安時再拿過來。
同時譽王在聽取各方卿客的建議後,
對廢太子一事表面上採取按捺不動的策略。
皇后借由中秋家宴向梁帝旁敲測聽廢太子之事,
梁帝氣憤表示幽禁太子之心已決。
次日中秋,靖王進宮請安,見到靜妃異常珍惜這本《翔地記》,不由感到意外。

第28集
靜妃問起靖王的那位謀士,並叮囑他莫忘了蘇先生初初相扶的情分,
日後須厚待,還特意做了雙份的點心,命他帶一份給蘇先生。
靖王總覺得其中有什麼古怪、反復研究這本《翔地記》,卻不得要領,備感困惑。
靖王被封親王、加五珠冠,與譽王僅差兩珠,令大家察覺到朝政格局的改變。
譽王悔恨萬分地發現在靖王上位的過程中自己不但不曾打壓,還做過推手。
梅長蘇心知這一次再也騙不過譽王,蘇宅開始加強防衛。
靖王加封後,宮裏傳言四起,各方面相比,
靖王不輸譽王,有些甚至強過譽王,皇后大為光火,
譽王也開始懷疑起了梅長蘇。
沈追夜訪靖王府邸,告知今年許多地方蝗災接著旱災,
顆粒無收,但往年主事之人太子、譽王以賑災之名分贓利益,
沈追請求靖王務必要爭取主事今年的賑災一事。
譽王、靖王在梁帝面前為誰前往賑災一事爭論不休,
譽王捐銀安民以掙名聲,家底不厚的靖王相形見絀,賑災一事交由譽王

第29集
此時,刑部破獲一樁劫殺鏢隊的大案,
查出鏢隊保的竟是災情最重的岳州的知府給譽王送的厚禮。
梅長蘇告知靖王,他已安排好將此事傳遍嶽州大街小巷,
從而激起民怨引起梁帝重視。
梁帝令譽王不得插手賑災事宜,改派靖王。
靖王賑災收效甚佳,梁帝和朝廷上下對其滿口誇讚。
在秦般弱的提點下,怒氣衝衝的譽王終於意識到,
“得之可得天下”的梅長蘇早已為靖王所得。
尋不到梅長蘇的弱處,譽王決定從橫在靖王與梁帝之間的赤焰逆案下手來對付靖王,
並在秦般弱的牽線下與夏江合作。
梅長蘇親自拜訪言侯府,
言侯得知梅長蘇原來是為靖王效力,決定助他們一臂之力

第30集
言闕答應竭力相助靖王,梅長蘇表示定會保言氏一族周全,
交談間言闕突然問起梅長蘇是否為當年祁王府的舊人,梅長蘇不由一怔。
年底天冷,梅長蘇舊疾復發,整夜咳嗽。
童路回報,夏冬前往嘉興關找謝玉當年的副將魏奇,
魏奇卻在她到達之前就離奇死了。
梅長蘇推測夏冬是為了屈死的夫君,
想把赤焰逆案從頭再查一遍,而夏江不願與她決裂,故而急急滅口。
負責打理蘇宅、一向仔細的甄平發現童路與以往有些不同,
梅長蘇命他讓十三先生多留意一下。
譽王開始與謝玉籌謀聯手對付靖王,
謝玉已經找到掀起梅嶺舊案的契機——林殊的副將衛崢並未犧牲,僥倖逃脫了。
當年衛崢被藥王谷的素穀主所救並收為義子,
娶潯陽世家雲氏飄蓼為妻,這才隱世平安過了十多年。
夏江派出人手誘捕衛崢,一旦擒住衛崢,
靖王必定會出手相救而激怒梁帝。
秦般弱提醒夏江、譽王二人,梅長蘇可能會勸住靖王營救衛崢,
夏江決定使計讓靖王不再信任梅長蘇……
懸鏡司的人在郊外抓到了衛崢。

第31集
自從靜妃開始為靖王和蘇先生準備雙份食盒之後,
那些點心中就再也沒有靖王愛吃的榛子酥。
梅長蘇懷疑靜妃已然察覺了他的真實身份。
蒙摯陪同梁帝去蔚山給太皇太后守靈,
出發前特地趕來看望病發的梅長蘇,並質問黎、甄二人梅長蘇的真實病情。
譽王請求皇后幫忙,去搜查靜妃的藥櫃,串通太醫嫁禍靜妃,
斥責其給梁帝熬制的湯劑藥性猛烈,預謀損傷梁帝身體。
皇后下令封禁芷羅宮,服侍靜妃的宮女小新在譽王的蓄意引導下逃出宮外,
給靖王府報信,不巧此時靖王不在京中,
於是戚猛帶著小新快馬加鞭趕去蔚山通報給梁帝。
梅長蘇病情愈發沉重,陷入昏迷。
此時黎綱、甄平接連收到衛崢被捕、靜妃被封禁兩則消息。
戚猛和小新被假扮江左盟手下的譽王下屬半路攔截。
童路被秦般弱抓到。此時童路已經陷入情網,
秦般弱用四姐要脅童路說出真相,得知摧毀紅袖招的是妙音坊的十三先生。
妙音坊被譽王府兵查封,幸好十三先生早作準備,未有損失。
譽王表示自己的計畫已經準備周全,讓皇后放了靜妃,
梁帝怪罪下來時,只需一口咬定是因為擔心梁帝龍體才會對靜妃嚴加審問。

第32集
梁帝回宮後怒斥皇后的作為,皇后果然一口咬定自己是擔心則亂,
況且靜妃也並未受傷,靜妃趕來求情,梁帝才答應此次不予追究。
衛崢被懸鏡司夏秋等人押至金陵,甄平、黎綱瞞著梅長蘇,
帶著飛流及江左盟的一群高手去營救,卻因雙方力量懸殊而以失敗告終,
幸得路過的豫津相助掩護才得以逃脫。
藥王谷的素穀主快馬加鞭趕到金陵,與黎、甄等人商量營救衛崢的計畫。
醒來的梅長蘇還是從飛流口中得知了此事。
靖王回京,列戰英準備趕在靖王入宮前稟報了衛崢一事,
不料被譽王攔下,列戰英沒有機會說出口。
梁帝面前,譽王與夏江故意拿衛崢一事刺激靖王,令他激怒梁帝。
靖王到芷羅宮看望靜妃,準備離身時,
侍女小新故意說漏了嘴,為靜妃被欺負一事抱不平,靖王大驚。

第33集
小新向靖王細細稟報靜妃一事的經過,
聽到梅長蘇曾派人攔下戚猛並表示無須營救靜妃,靖王大為憤怒。
秘道中,靖王帶手下武將列戰英一起見梅長蘇。
明知夏江是在設圈套引自己入圍,靖王依然希望梅長蘇助自己救出衛崢,
列戰英更是一心想救這位曾經的戰友。
梅長蘇指出救衛崢有百害而無一利,靖王憤而離去。
梅長蘇害怕靖王衝動行事,冒雪前往靖王府,等候多時,靖王才願意見面,
病體難支的梅長蘇表示靖王救不了衛崢,應該由他來救。
梁帝問起靜妃對當年那樁逆案的看法,
不敢多言的靜妃話未聽全,差點以為抓到的逆犯是林殊。
梁帝勸誡靜妃多加約束景琰,不要再對逆案一事固執不知分寸。
梅長蘇與靖王、蒙摯三人商討營救衛崢的策略,
梅長蘇希望靖王無論夏江如何挑釁,都要沉住氣,
等待最熟悉懸鏡司地牢的夏冬回京,有她施以援手,便成功了一半。

第34集
比起梅長蘇這個局外人,靖王覺得由自己這個局內人去說服夏冬更容易。
年底,梁帝廢太子為獻王、令其遷出京城;加靖王王珠兩顆,與譽王同為七珠親王。
靜妃得知自己被皇后封禁時幫助小新逃出宮外的小金子突發疾病死了,開始有些隱約的懷疑。
宮裏除夕宴上,梁帝特地讓靖王主事,
欽點給宮外重臣“賜菜”一事,令皇后、譽王感到意外。
此時夏冬已經回京,除夕夜到懸鏡司地牢看望衛崢,
而這一幕也被暗處的夏江看到。
芷羅宮除夕宴上,小新藉口身體抱恙提前回房,屋裏等待她的竟然是四姐。
原來,小新也是滑族人,是秦般弱安插在靜妃身旁的眼線。
數名流竄於外州府的巨盜趁著年節潛入京城,
一連闖入數家高管府第竊取珍寶,連存放在寶光閣的夜國貢禮火凰珠也被盜走,
梁帝大怒,靖王表示會傾力嚴查,並出動巡房營滿城戒嚴。
趁靜妃去惠妃宮裏走動,
小新發現靜妃暗裏為祭奠宸妃所設的牌位,並將此事稟告給皇后。
得知梅長蘇與靖王在衛崢一事上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言侯被深深打動,決定助他們一臂之力,
希望能為父親分憂的豫津也表示定當傾力相助。

第35集
譽王妃將靜妃私設宸妃牌位一事告知譽王,
譽王大喜,斷言靜妃此次不死也難逃活罪,
靖王的後方依附也將就此坍塌。
蘇宅內,梅長蘇為素穀主帶來的高手們佈置初五營救衛崢的行動方案,
按照梅長蘇的計畫,言豫津來到紀王府,
與紀王爺約好初五下午一起去某個小巷聽宮羽彈曲。
與此同時,言闕來信,約夏江初五到城外西郊寒鐘觀一會。
初五清早,夏冬同往年此時一樣出城祭奠亡夫,並找藉口將夏春支開懸鏡司。
夏江也通過秦般弱傳話,讓譽王今日務必找個緣由進宮陪在梁帝身邊。
與夏江交談當中,言闕難掩對他冷血無情的鄙視。
稱夏江不辭而別、攜子出走的原配夫人曾給自己來信,說他們的兒子已經夭折。
當年,夏夫人因一時心軟,從掖幽庭中救出滑族的璿璣公主,
視之如妹,卻不料她竟與丈夫夏江勾搭在一起,因此憤而出走。
夏江認為靖王故意派言侯來引自己出城,目的是去懸鏡司救衛崢,
但自己早已設好圈套——此前他故意令夏冬放鬆警惕,
地牢裏埋了火雷,衛崢也被轉移到大理寺關押,因此萬無一失。

第36集
言闕質問夏江在點燃懸鏡司火藥引線之前是否考慮過夏冬的安危,
夏江冷笑道是夏冬背叛懸鏡司在先,言闕斥責夏江卑劣和冷血,
夏江則告訴言闕這次劫獄他絕對會讓靖王脫不了干係。
言闕起身,告訴夏江自己可以走了。
夏江暗覺哪里不對,又發現坐騎都不見了,大呼不好,連忙飛奔回城。
言闕和言豫津則藏匿在一旁,慶倖夏江上當的同時不免為城裏的人擔憂。
夏江趕回懸鏡司,留守懸鏡司的守衛
將剛才劫匪和靖王手下巡防營的怪異舉動稟告夏江,
夏江將言闕的舉止和懸鏡司所發生的一切聯想起來覺得有蹊蹺,
夏春驚呼難道劫匪已經找到了關押衛崢的真正地點?
夏江大驚,與夏春一起趕往大理寺,卻發現並無異常。
夏江這才反應過來,但為時已晚,
暗中尾隨他們的甄平一行人成功找到了大理寺關押衛崢的監牢,將人成功救出。
靖王聽聞激動不已,
梅長蘇料定夏江肯定會稟告梁帝,囑咐靖王做好應對準備。
夏江果然進宮向梁帝稟告重犯被劫,
一旁的譽王也向梁帝煽風點火,梁帝盛怒,命人召靖王進宮。
在宮羽和言豫津的巧妙安排下,
毫不知情的紀王看到了陋巷中行為舉止怪異的夏冬將一個重傷的犯人送上馬車。
靖王入宮,梁帝嚴厲質問,靖王對答如流從容不迫,
倒叫夏江解釋不清為何將衛崢關押至大理寺。
此時在譽王的安排下,皇后在靜妃宮內查出她偷偷祭奠宸妃,
向梁帝稟告靜妃行逆悖之事,梁帝大怒,將靖王踢倒在地。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