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琅琊榜 分集劇情介紹1-18(未完)

第1集
琅琊榜榜主梅長蘇做了一場夢,夢見十二年前在梅嶺的那場慘烈戰爭,
夢中,將逝的父親叮囑他要活下去,梅長蘇從夢中驚醒。
琅琊閣閣主藺晨得知一個消息,北燕將冊封六皇子為太子。
大樑親王譽王也得知此消息,六皇子沒有背景,
此次能立為太子,令人疑惑,譽王得知,
六皇子之所以被立為太子,是因為他得到了一個錦囊,
錦囊中有“麒麟才子,得之得天下”,
譽王準備親自去一趟琅琊閣,得到這所謂的“麒麟才子”,
太子派人刺殺譽王失敗。
卓鼎風是太子的親信,他被派往琅琊閣尋找“麒麟才子”,
與此同時,譽王也親自上琅琊閣,與太子爭奪“麒麟之才”。
譽王按照琅琊閣的規矩,在木板上寫上他的疑惑,
放在小閣子裏,不久,疑惑就會解答。
不一會,藺晨就命人給譽王一個錦囊,要他進了京城再打開。
太子的心腹卓鼎風也拿到了同樣的錦囊。
太子跟譽王打開錦囊,根據錦囊中的一段話,
他們均得知,這個“麒麟才子”就是梅長蘇!
於是,雙方馬上行動去搶梅長蘇。
卓鼎風的兒子卓青遙,搭船護送進京狀告慶國公親族的一對老夫婦,
遭到季贏的追殺,正好梅長蘇路過,
他一襲白衣,吹簫而來,宛若天上神仙,
他的貼身護衛飛流阻止了季贏等人。。
梁帝也得知,太子跟譽王為了爭奪皇位,
紛紛去琅琊榜尋找“麒麟才子”
甯國侯長子蕭景睿跟琅琊榜十公子言豫津在廊州閒逛,
他們準備把梅長蘇接到金陵城,藺晨去為梅長蘇送行,
他深知梅長蘇身體虛弱,但他還是執意進京操勞,很為他擔憂。
飛流也要跟隨梅長蘇一起去金陵城
在去金陵城的路上,梅長蘇看著這熟悉的京城,無限感慨。
這時,英姿颯爽的霓凰郡主飛來,與蕭景睿、言豫津過招,
原來他們都是熟人,霓凰誇讚兩人武功有長進,
她並不知道,轎子裏坐著的人是梅長蘇。
梅長蘇進了甯國侯府內,當甯國侯謝玉看見梅長蘇時愣住了,
他並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梅長蘇,
但梅長蘇氣質非凡,一看就不是小人物,梅長蘇向甯國侯介紹自己,化名蘇哲。
梁帝準備為霓凰郡主比武招親,霓凰提出,跟前十名文試優勝者逐一過招。
梁帝找見夏冬,要她持皇帝密詔,去查慶國公侵佔土地一案。
霓凰猜出梁帝為她比武招親的目的:控制她在南方的勢力。

第2集
梁帝得知,周邊各小國貴族均表示要迎娶霓凰郡主,唯獨南楚沒有表示。
霓凰執掌南境十萬邊防鐵騎,將士們都對她忠心耿耿,
梁帝擔心霓凰勢力擴大,準備將她氣勢壓下去。
譽王為鞏固軍方力量,選出兩名參賽者加入霓凰郡主的比武擇婿,
但這兩名參賽者輕易的被禁軍統領蒙摯將軍打敗。
譽王的人在琅琊閣找不到梅長蘇,他擔心梅長蘇已經被太子的人先得到。
飛流在甯國侯玩耍,一不小心冒犯前來議事的蒙摯將軍,
兩人過招,飛流跟蒙摯身手不相上下,
謝玉見飛流武功非凡,推斷出蘇哲也必定也是非凡之人。
蘇哲代表飛流向謝玉和蒙摯道歉,蒙摯不再追究。
謝弼偶然聽見梅長蘇和蕭景睿的對話,
得知眼前的蘇哲就是梅長蘇,於是他速速報告給譽王。
謝玉也分析出,蘇哲就是梅長蘇,報告給了太子。
謝玉擔心梅長蘇投靠譽王,向太子提議除掉梅長蘇,永除後患。
夏冬是前赤焰軍聶鋒的遺孀,她一直認為夫婿是被林氏害死的,
她與霓凰郡主在路上遇到靖王,由於靖王一直不相信聶鋒是被林氏害死的,
因此他與夏冬的隔閡很深,十年了,兩人不曾說過一句話。
靖王,七皇子,戰果累累,但由於堅信林氏是冤枉的而被梁帝冷落。
蕭景睿跟梅長蘇從外面回來,得知皇后跟霓凰來訪,
要見一見梅長蘇,意圖拉攏梅長蘇,蕭景睿看穿了他們的心思,
他不願意讓梅長蘇陷入兩難的境地,言辭責怪了安排這件事的謝弼。
梅長蘇拒絕見客,惹得皇后不高興了。
霓凰郡主比武招親正式開始,梅長蘇也出席,
太子和譽王終於見到了傳說中麒麟才子的本尊。
他們都想搶先一步去跟梅長蘇的搭話。
於是雙雙跑去跟梅長蘇寒暄,對梅長蘇極盡溢美之詞,
為了拉攏梅長蘇,他們爭先恐後的拿東西賄賂梅長蘇,梅長蘇反應冷淡。
太皇太后召見梅長蘇,梅長蘇提前叮囑飛流,
見了太皇太后要聽她的話,她是世界上最和藹的奶奶。
年老的太皇太后見了眾人,記不得誰是誰,
但她見到梅長蘇的時候,喊出“小殊”,眾人以為她喊的是“小蘇”。
太皇太后拉著梅長蘇和霓凰的手,問他們什麼時候成親,梅長蘇和霓凰的心都一顫。
皇后告訴太皇太后,霓凰的夫婿還沒選好呢。
太皇太后蒙了,自言自語道他們不是早有婚約嗎。
眾人以為太皇太后老糊塗了,
此時,霓凰已經知道了,這個梅長蘇,就是小時候跟她有婚約的林殊

第3集
霓凰跟梅長蘇正在談話,見一個公公正在教訓一個庭生,
原來庭生愛好學習偷了書,這時靖王趕來喝止了公公。
梅長蘇見庭生愛好學習,有意收他為徒,
還教育他要先學會做人,並承諾會想辦法把他接出宮。
靖王不解為什麼梅長蘇那麼在意這個孩子,
霓凰反而問靖王,為什麼他也那麼保護這孩子呢?靖王沒有回答
霓凰的弟弟穆青擔心姐姐被梅長蘇所騙,
派人去打探梅長蘇的武功,但被蒙摯將軍阻止,
原來蒙摯跟梅長蘇是舊識,
他曾經是林氏麾下的一員,這些年跟梅長蘇一直有聯繫。
他擔心梅長蘇住在甯侯府中危險,就勸他搬到他那裏去住。梅長蘇拒絕。
霓凰責怪了弟弟試探梅長蘇的魯莽行為,姐弟倆推斷出,
十二年前,大樑與南楚的那場戰役中,是梅長蘇幫助他們獲勝。
夜晚,蒙摯去拜訪梅長蘇,忠誠的表示要幫助梅長蘇一起建功立業!
梅長蘇回憶起十二年前的那場大戰,林氏帶領的七萬將士全部犧牲。
言豫津和蕭景睿也參加了霓凰郡主的招親大賽,並順利由武試進入文試。
越貴妃向梁帝提議,要司馬雷執掌比武選親的文試部分,
梁帝沒有採納,他表示要尊重霓凰自己的意思,霓凰點名要梅長蘇執掌。
在武試的比武場上,殺出一匹黑馬——百里奇,他是來自北燕的一員猛將。
梁帝很著急,他擔心百里奇勝出,霓凰如果嫁給他,
北燕的勢力會更大,對大樑的威脅也更大。
穆青見百里奇武功高強,也擔心姐姐嫁給他,因為百里奇長相粗狂醜陋。
蕭景睿和言豫津也在為阻止霓凰嫁給百里奇想辦法,
言豫津講起了蕭景睿的身世,蕭景睿的母親蒞陽公主在懷蕭景睿的時候,
遇到卓鼎風的夫人,兩人在同一天臨盆,
在雨夜的換亂中,兩個嬰兒的身份搞得混淆了,不知誰是誰的孩子,
第二天,其中一個嬰兒夭折了,另一個嬰兒的身份也不能確定,
因此梁帝為之賜國姓,取名蕭景睿,
一年住謝家、一年住卓家,為兩姓之子
梁帝召見進入前十的文試選手,蕭景睿為了挫傷百里奇,
主動提出跟他過招,結果被打敗。

第4集
蕭景睿被百里奇打敗,百里奇傲慢不已,
梅長蘇指出,只需要幾個孩子就能打敗百里奇,
北燕使者聽聞此言,大為不悅,覺得梅長蘇侮辱了百里奇,
非要梅長蘇不妨找來幾個孩子試試。
梅長蘇提出去掖幽庭挑幾個孩子來,蒙摯將軍親自去挑選。
其中包括那天梅長蘇收為徒的庭生,
梅長蘇表示要帶著幾個孩子回去訓練,五日之後再比試。
蕭景睿見這幾個孩子不會武功,很為梅長蘇擔心,但梅長蘇卻鎮定自若。
惠妃被皇后責罰去先太后佛堂點燭,靜妃知道惠妃膽小,就陪她一起去。
兩人無意中聽見一個宮女跟一個老嬤嬤的對話,
原來這個宮女找老嬤嬤要催情烈酒——情絲繞。
飛流幫助梅長蘇訓練那三個孩子武功,
這時霓凰來訪,來查看梅長蘇的訓練成果,她告訴梅長蘇,
她處境艱難,沒有退路,希望梅長蘇能盡心盡力幫助她。
靜妃借香囊傳書,要蒞陽公主去找她,把情絲繞一事告知了蒞陽公主。
蒞陽公主聽聞情絲繞,陷入了痛苦的回憶,
當初是先太后給她喝了情絲繞,導致她這不幸福的一生,
靜妃與蒞陽公主推斷出,
這次的情絲繞一定是用在霓凰身上,她們準備挽救霓凰。
靖王得知,譽王和太子都在試圖拉攏梅長蘇,
他拜訪梅長蘇,問他在譽王和太子之間選擇誰?
梅長蘇表示,他選擇靖王,靖王大驚,
他感歎自己在朝中毫無地位可言,梅長蘇的選擇是錯的,
梅長蘇表示,他就是要把靖王送上皇位,靖王表示自己皇位對於他而言猶如浮雲,
但如果能截斷譽王和太子的至尊之位,他願意跟梅長蘇聯手。
蒞陽公主去找霓凰通風報信情絲繞之事,正巧霓凰不在。
霓凰也擔心三個孩子不敵百里奇,但她也有自信自己能打敗百里奇。
蒙摯拜訪梅長蘇,得知原來庭生是祁王遺腹子,
祁王因梅嶺一案冤死,祁王王妃在掖幽庭拼死保住了祁王血脈。
蒞陽公主再次去找梅長蘇,把情絲繞這件事告訴了梅長蘇,
希望他能提醒霓凰,這話被蒙摯聽見。

第5集
梅長蘇叮囑霓凰,一旦被召見,一定要格外小心。
有人想要耍一點手腕陷害她。
百里奇跟三個孩子對決,梅長蘇勢在必得,顯得鎮定自若,
三個孩子輕鬆打敗百裏奇,梁帝大悅,要賞賜三個孩子,
霓凰向梁帝提議,不如把這個三個孩子賜給她,
梅長蘇也向梁帝要三個孩子。
梁帝要他們自己私下商量三個孩子到底歸誰。
霓凰郡主看得出,百里奇輸的很蹊蹺,問梅長蘇原因,
梅長蘇表示,百里奇是他的人。
這時,皇后娘娘召見霓凰,梅長蘇示意她要警惕。
梅長蘇擔心霓凰被皇后所害,一路上憂心忡忡,
言豫津無意間提起,譽王府推選之人廖延傑不在宮內,
他推測出,要陷害霓凰的不是譽王,也不是皇后,而是太子和越妃。
皇后邀請霓凰喝茶,霓凰以為皇后要陷害她,警惕異常,
與其一起喝茶的還有越妃,越妃把霓凰帶到自己的宮中……
梅長蘇為了解救霓凰,及時將此事通知了蒙摯,
要其通知靖王、皇后、穆青各方進行攔截。
在越妃宮中,越妃試圖說服霓凰多多支持太子,
並邀請霓凰喝酒,霓凰對越妃沒有設防,喝下了下有情絲繞的酒。
這時,司馬雷求見,霓凰已經頭昏眼花,步履不穩,她試圖逃走。
與此同時,皇后與太皇太后、靖王都在趕往救霓凰的路上。
好在靖王及時趕到,但越妃下令殺掉靖王,
靖王正當防衛,挾持了太子,就在這時,皇后與太皇太后駕到,
越妃勸說靖王放下太子,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但皇后與越妃不和,她質問越妃,
為什麼霓凰躺在地上,院子裏為什麼還要侍衛?越妃勉強自圓其說。
司馬雷試圖從後門逃走,被穆青抓個正著。
霓凰醒來,請求梁帝為其做主,越妃諸多推諉,拒不承認,
這時靖王趕來為霓凰作證,說越妃對霓凰下迷藥,
導致霓凰神志不清,甚至想要殺他滅口!
梁帝大怒,責罰越妃,越妃為了不連累太子,
就謊稱太子對此事毫不知情,都是她一個人的錯。
梁帝將其謫降為嬪,罰太子軟禁三個月。

第6集
梁帝問靖王,他是如何得知霓凰有難的。
靖王一時不知怎麼回答,這時,譽王求見,
他告訴梁帝,他是受到梅長蘇的指點,
然後拜託靖王去解救霓凰的,梁帝相信了譽王的話。
譽王救霓凰有功,梁帝賞賜了他。
譽王與皇后合夥扳倒了越妃,母子倆高興的喝酒慶祝。
皇后娘娘疑惑,靖王是如何得知霓凰在昭仁宮遇害的呢?
譽王分析,因為這一切都在梅長蘇的預料之內,
看來,這個梅長蘇確實非同凡響,他一定要得到梅長蘇,助他登上皇位。
霓凰以為靖王去救她是受了梅長蘇所托。
靖王否認,說他是受蒙摯將軍所托。
霓凰特去感謝蒙摯,順便問他是如何得知她將要被越妃陷害的?
蒙摯將軍告訴霓凰,他也是受到梅長蘇的指點。
霓凰、蒙摯和靖王分析,這個事件當中,受益最大的當屬譽王。
他什麼也沒做,僅憑三言兩語就撈走所有功勞。
靖王質問梅長蘇,他是不是早就知道霓凰要被陷害,
然後故意派他前去解救,這樣霓凰就對他感恩戴德,
靖王惱怒梅長蘇步步為營,拿霓凰作為進階的鋪路石,不惜讓霓凰冒險。
如果梅長蘇真的想成為他的謀士,就必須懂得他的做人底線。
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利用的!
梅長蘇表示,對付譽王和太子這樣的人,就需要狠心腸,
他不會逾越靖王的底線,但該利用的人還是需要利用。
他問靖王庭生的身份,靖王如實相告:庭生就是祁王遺腹子。
越妃被發往清黎殿悔過,
皇后把清黎殿的下人全部換成她的人,準備好好教訓一下越妃。
夏冬調查慶國公一案時,發現護送告狀老夫婦入京之人來自天泉山莊,
便知謝玉實為太子一派。
謝玉擔心自己與太子勾結之事東窗事發,就派殺手追殺夏冬。
謝玉從蕭景睿口中得知,梅長蘇準備買一處宅子,想必不久就要搬離甯侯府了。
蕭景睿跟言豫津在郊外散步,偶遇被殺手追殺手上的夏冬,
兩人幫助夏冬一起對付殺手,他們並不知道殺手的幕後黑手是誰。

第7集
梅長蘇打算搬離甯國府,由於梅長蘇幾次救了姐姐,
穆青很熱心的帶著梅長蘇到處看房子。
梅長蘇隨穆青來到一處房前,卻見霓凰已等候多時。
霓凰跟梅長蘇介意不說話,她告訴梅長蘇,
不知怎麼回事,她對梅長蘇有著無來由的信任感。梅長蘇沒有作答
霓凰把梅長蘇帶到赤焰帥府門前,試圖弄清楚他的身份,
因為她已經覺得梅長蘇身份可疑,她問梅長蘇是否知道這是哪里,
梅長蘇不想露出破綻,說不知道。
雖然嘴上否認,但梅長蘇心裏很悲傷,霓凰表達了自己對往事的緬懷,
梅長蘇勸她不要再睹物思人,過去的就讓它過去。
霓凰提出要梅長蘇跟她一起進去看看,梅長蘇怕流露過度情緒,拒絕了。
謝弼是譽王的謀士,一直以來為譽王效力,而父親謝玉是太子的人,
太子跟譽王不和,暗暗爭奪皇位,
因此,當謝玉得知兒子在為譽王賣力之後,嚴詞干涉阻止他。
謝弼對太子不以為然,他向蕭景睿大吐苦水,
說父親干涉他的自由,蕭景睿由此得知,謝玉是太子的人
夏冬知道近來霓凰與梅長蘇聯繫密切,想知道梅長蘇對霓凰是什麼感情,
於是前去拜訪,飛流不知夏冬是何許人也,攔住夏冬,
兩人過招,夏冬不敵飛流,被打敗,梅長蘇要飛流把夏冬放進來。
夏冬試探著問梅長蘇,對霓凰到底懷揣著什麼樣的感情,
梅長蘇表示,他跟霓凰郡主只是淡淡的君子之交,絕無別的感情。
夏冬沒有追問,離開梅長蘇住處的時候,正好迎面遇見謝玉,
謝玉認出夏冬,兩人彼此道破現在的恩怨,
因念及謝玉當年帶回其亡夫聶鋒屍骨的人情,夏冬原諒了謝玉對她的追殺。
梅長蘇找到一處中意的宅子叫做蘭園,蘭園花草茂盛,
景色宜人,正好適合梅長蘇在此養傷,喬遷之日,
蕭景睿、言豫津和謝弼一同前來欣賞花木,幾人行至園中枯井的時候,
無意間發現此處有骷髏,梅長蘇大驚,速速派人前去報案,
衙門的人來查看,覺得此事蹊蹺,繼續挖枯井,
十多具屍體相繼被挖出,且全部為女性。
太子跟謝玉分析時局,當初太子與越妃聯合陷害霓凰,
已經觸怒了梅長蘇,說不定此時梅長蘇的心已經倒向了譽王,
既然自己得不到梅長蘇,那麼譽王也別想得到。不如將其毀滅!

第8集
謝玉和太子商量,將梅長蘇剷除掉。
蘭園因為“枯井藏屍”一案,已經不適合居住,梅長蘇只好暫時回到甯侯府。
在去甯侯府的路上,遭到謝玉派來的殺手的暗殺,飛流誓死抵抗,
卓鼎風武功高強,飛流稍占下風,還好蒙摯大將軍及時趕到,化險為夷。
關於“枯井藏屍”一案,衙門已經給出結果,
蘭園以前的主人是一個做生意的富豪,在京城有多處妓院,
蘭園是他的私家住宅,表面上是平民的普通房子,
實際上是小型“妓院”,一些朝中重臣尋花問柳,
不敢高調進入青樓,就私下來到蘭園尋樂。
那些女屍,就是那些官員失手弄死的姑娘。
蘭園主人還把這些事記錄了下來,
其中就有一個叫做樓之敬的朝廷重臣,他可是太子派系的官員。
蒙摯將軍重新為梅長蘇尋找了一處宅子,
為了方便梅長蘇與靖王議事,蒙摯專門在靖王府附近的宅子。
謝玉繼續派殺手襲擊梅長蘇,這天,梅長蘇正在讀書,被殺手暗殺,
他已經猜到來者何人,飛流與殺手廝打起來,
正好蕭景睿回來,見此情此景,他與飛流聯手打敗刺客。
蕭景睿想知道殺手的幕後黑手是誰,要去解開殺後的面紗,
梅長蘇不願讓他知道黑手就是他父親,勸阻他不要解開,
但他還是解開了,一看殺手的面容,蕭景睿嚇一跳,
此人正是時常跟隨父親的隨從!蕭景睿內心複雜
十三先生深夜來訪,與梅長蘇促膝而談。
十三先生表面上是妙音坊的作曲人,
實際身份是梅長蘇安插的眼線,與妙音坊頭牌宮羽一起收集情報。
十三先生告訴梅長蘇,他已經查出秦般弱為滑族末代公主所收的徒兒,
因被大樑滅國而一心復仇,投奔譽王,
梅長蘇認為,要想扳倒譽王,拿秦般弱作為要脅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第9集
梅長蘇想去靖王府看望庭生,順便送給他一個禮物——金絲軟甲,
晏大夫提出,說這個禮物太貴重,
再說一個堂堂琅琊榜幫主送給一個小孩子這麼貴重的禮物不合適。
梅長蘇把正在房頂上吃甜瓜的飛流叫下來,
訓斥他不要吃太多甜瓜,一天只能吃一個。
蒙摯將梅長蘇的宅子買在靖王附近,
靖王後院的牆打來就能通往梅長蘇住處,方便兩人私下見面議事。
梅長蘇的宅子開始翻新整理,
江左盟的晏大夫、吉嬸等人也住到了這裏,照顧梅長蘇的日常起居。
蘭園“枯井藏屍”案轟動京城,連梁帝也受到了驚動,
他命令刑部尚書徹查此事,由於此事關係到太子的人,
而刑部尚書又是譽王的人,譽王得知此事,
想到這正是扳倒太子的一個好辦法,
於是命令刑部尚書將樓之敬一案做成鐵案,最好把太子也揪出來。
慶國公一案也驚動了梁帝,他將此事交給沒有政治紛爭的靖王處理,
慶國公一案牽連的人是譽王,譽王深夜去見梅長蘇,
就慶國公一案跟梅長蘇討論,他表示,自己瞭解靖王的脾氣,
他性情耿直,不知變通,這個案子交給他未必能辦好。
梅長蘇看得出,譽王表面上是擔心靖王,實際上是為自己的利益做打算。
梅長蘇點破此案是皇上有心徹查侵地案,保慶國公就是與皇上作對。
譽王恍然大悟,覺得梅長蘇說的很對,梅長蘇繼續為他指點迷津:
現在他的當務之急就是幫助靖王查清此案,那麼就要犧牲慶國公了。
只有他幫助了靖王,才能獲得靖王的支持,
靖王擁有精兵,在武力上能與謝玉太子抗衡。
謝玉再次派殺手卓青遙刺殺梅長蘇,
奈何梅長蘇身邊高手如雲,戒備森嚴,卓青遙沒有機會得手。
梅長蘇想去看望庭生,就帶著金絲軟甲去了靖王府,他把金絲軟甲送給庭生。
然後跟靖王聊起慶國公一案,根據那天跟譽王的談話,
他為靖王指點了一些處理這件事的方法。
梅長蘇注意到牆上掛著一把特別的弓箭,他忍不住想摸一摸,
卻被靖王的一聲喝斥嚇得縮回了手。
靖王告訴梅長蘇,這把弓是舊友留下來的遺物,
對他來說有意義非凡,梅長蘇尷尬的不知該怎麼接話。

第10集
梅長蘇與靖王談論國事,說尚書只有沈追是一個認真做事的人。
梁帝也知道沈追是一個可器重之人,
但是在推薦書上卻沒有他的名字,可見,他既不是太子的人,也不是譽王的人。
梅長蘇向靖王推薦可做輔審官員的純臣,沈追就是其中一員。
飛流去武場玩,梅長蘇也跟著去了。
飛流跟靖王的屬下戚猛過招,飛流對戚猛的那把刀很感興趣,
戚猛趁飛流分神之際,一個飛鏢飛向了梅長蘇,從梅長蘇耳邊擦肩而過,
戚猛意識到不妥,向梅長蘇道歉,梅長蘇對靖王表示失望,
他說久聞靖王治軍風采,沒想今日一見,軍紀渙散,這樣如何能得到皇上的垂青?
看來靖王在部下之間的微信還不如他這個江湖幫助。
言語中淨是譏諷。說完轉身離開,靖王顏面盡失,懲罰了戚猛。
靖王聽從梅長蘇的意見,梅長蘇離開之後,靖王立即召集三司官員,
按照梅長蘇推薦的名單,選出了輔助他一起審查慶國公一案的臣子。
太子責怪謝玉還沒有殺掉梅長蘇,謝玉表示,梅長蘇身邊高手太多。
童路是枯井藏屍一案中其中一個女屍的哥哥,
他感激梅長蘇為妹妹報了仇,為了報恩,
他願意為梅長蘇效力,做他與十三先生之間的傳信使者。

第11集
紈絝子弟邱澤曾經打死了青樓女子心柳的弟弟,心柳準備為小弟報仇,
這天,另一個紈絝弟子何公子也來青樓尋樂,
宮羽為了讓何公子與邱澤自相殘殺,耍了一個小手段,
故意挑撥兩人,果然何公子與邱澤大打出手,何公子打死了邱澤。
原來,這是宮羽與心柳的一個計謀:借刀殺人。
利用何公子的手為小弟報了仇。
何公子打死了人,何公子的父親何大人去找譽王幫忙,希望他能從中庇護。
譽王幕僚為其獻策,讓京兆府先定案,只要不結成鐵案,
上報到刑部,就是譽王的地盤,可以再行活動。
巡捕高升奉命去緝拿何公子。
半個月過去了,邱澤之父邱大人去尚書質問,
為何自己兒子被殺之案還沒有了結。
辦案的官員以最近案子太多為由敷衍了邱大人。
靖王完美的破解了慶國公一案,向梁帝彙報情況。
梁帝給予了幾句讚美。梁帝順便還表演了譽王,
說他是所有皇子中最穩重的一個,還給他很多賞賜。
靖王作為這個案子的主審只得到幾句不痛不癢的誇獎,
而什麼都沒做的譽王卻被大加封賞,靖王心裏不是滋味。
言豫津帶蕭景睿到皇弟紀王府做客,歌舞昇平。
言豫津和蕭景睿無意間得知,在青樓楊柳心裏,發生了何公子殺人的命案。

第12集
送別之際,周玄清看出梅長蘇深得其師根骨,
表示若與黎崇的另一位得意弟子林殊生在同時,
兩人可稱一時雙璧,梅長蘇只能報以歎息。
因此事霓凰愈加懷疑梅長蘇的身份,駕馬趕到京郊,
挑明當年江左盟派出支援霓凰南境水戰的,即是林殊赤羽營副將衛錚。
再三追問下,她終於發現,眼前這個體弱怕冷的書生,
就是曾經雪夜薄甲逐敵千里的小火人,她的林殊哥哥。
霓凰無法想像是怎樣殘忍的遭遇才會將一個人徹底改變,失聲痛哭。
靖王向母親靜嬪表明自己已經參與奪嫡,靜嬪寬慰兒子表示不用掛念她。
靖王路遇沈追,沈追發現了今日漕運官船出了些問題,
靖王隨之一起前往碼頭探查。
梅長蘇病倒,晏大夫生氣下屬照顧不周。
朝堂論辯大勝太子,譽王興奮之余給梅長蘇送禮,卻始終不得門路。
十三先生收到線報,一匹火藥運往京城但跟丟了蹤跡,
宮羽特意托童路將一隻對火藥最為敏感的靈貂交給梅長蘇,以確保他的安全。
得知梅長蘇身體不適,譽王親自上門探望,長隨卻匆忙來稟:皇后突然病倒了。
童路探查到有四船火藥被運往京城的私炮坊,
這個私炮坊是之前的戶部尚書樓之敬所開,主要收入都歸了太子。
梅長蘇囑咐一旦查到新消息便可放給沈追,協助他查案。

第13集
何敬中因為何文新一案病倒,吏部年底事物繁忙無人掌局,
秦般弱想出找人替死何文新的法子。
溫泉歸來的豫津等人帶著幾筐柑橘來探望梅長蘇,
從飛流對柑橘的排斥察覺到柑橘所帶的硝磺之味,梅長蘇開始推測緣由。
同時沈追上報靖王,已查到漕運的火藥被運往了私炮坊,太子與戶部串通牟取暴利。
靖王來訪,告知梅長蘇,他的母親——曾是醫女的靜嬪發現皇后中的是軟蕙草之毒。
此草毒性不烈,食之令人四肢無力,且只能持續六七天。
陷入思考中的梅長蘇下意識地做出了林殊的習慣性動作,令靖王心生懷念。
黎剛回報,有兩船火藥並未運往私炮坊,且不知去向。
梅長蘇飛快地想到了年尾祭禮,也推測出走民船的那批火藥的主人是言侯。
情況緊急,勞病交加的梅長蘇不得不違背醫囑,前去拜會言侯。
言侯預定柑橘只為確認官船到港的日期,
從而令自己那批火藥配合戶部的火藥同時進京,
一旦有人察覺異樣,便可借勢將線索引向私炮坊。
而言侯求仙問道是為了與負責祭奠的法師來往,以便順利將火藥埋在祭台下。
不忍心妹妹言皇后與皇上同死,言侯設法令她病倒、無法參加祭禮。
原來當年言侯與大元帥林燮、梁帝本是好友,
但梁帝登基之後,同患難共富貴的誓言一句也不曾兌現,
並且明知林燮的妹妹樂瑤早已與言侯兩心相許,卻還是將其納入宮中。
本來景禹(祁王)出世、樂瑤被封宸妃,言侯已打算放手,
不料此後赤焰軍一案,景禹、宸妃以及林家上下都死了。
心灰意冷的言侯籌畫多年,一心要殺掉梁帝。

第14集
梅長蘇與言侯一番長談,終於說服言侯,
這只是泄私憤,不是真正的復仇,因為皇上一死,
太子、譽王兩派相爭必致朝政不穩、邊境難安;赤焰軍冤案未雪,
他所看重的那些人也無昭雪汙名的可能;連他的兒子,
從未享受父愛的豫津也會受牽連被誅殺……
言侯終於同意梅長蘇將那批火藥移走。
譽王動用刑部給何文新找了替死鬼,
梅長蘇放出此消息給謝玉,決定讓東宮借力打力。
此事傳遍京城,譽王折損吏部、刑部兩方勢力。
除夕夜,謝、卓兩家、言侯一家、蘇宅都在其樂融融守歲。
例行奉旨出宮給重臣“賜菜”的內史接連遭到暗殺。
言豫津從父親口中得知梅長蘇勸阻言侯救下言氏一族,大年初一特來登門拜謝。
除夕暗殺一事令梁帝震怒,
將護衛不力的禁軍大統領蒙摯廷杖二十,並責令其三十日內破案。
梅長蘇帶飛流到穆王府拜年,穆王府下屬來報,梅長蘇、霓凰得知除夕夜命案一事。
梁帝知道查案非蒙摯所長,下旨讓其破案不過是明裏給人看,
因此特派懸鏡司夏春、夏冬二人暗中調查此案。

第15集
原來除夕暗殺一事為謝玉指派卓鼎風所為,
為的是削弱梁帝對蒙摯的信任,並決定趁熱打鐵、策劃後手。
梅長蘇推斷出此事為謝玉一手操控,殺幾個內監並無實際意義,
卻可以引譽王前去為大統領求情,如此一來蒙摯必然會受猜忌。
然而來不及阻止,譽王已經進宮了。梅長蘇坦言此舉讓譽王吃了暗虧。
梅長蘇與藺晨飛鴿書信,梅長蘇通知其四月十二日前務必趕到京城。
梅長蘇夜訪蒙摯,告訴他此案雖然是謝玉的手筆,卻苦無證據,
即使懸鏡司也破不了,因此他只需養傷,
三十天后什麼都查不出,然後向皇上請辭,
令梁帝看出他才能有限、不會對自己造成傷害。
蕭景睿偶遇年初一晚歸的卓鼎風,
後從其妹謝綺口中得知卓鼎風稱當晚並未外出,不免生疑。
後宮起火,被禁軍及時撲滅,皇后受到梁帝的斥責,越妃大為得意。
皇后嚴加追查後宮之事,杖殺了越規的宮女們。
宮羽瞞著十三先生,違規來蘇宅見梅長蘇,不料梅長蘇午休未醒,鬱鬱離開。
蕭景睿、言豫津到蘇宅拜訪,
閒談間言豫津邀請梅長蘇元宵節時同去妙音坊聽曲。
梅長蘇有意提出想看看蕭景睿劍術長進如何,實則確認天泉山莊的劍法招式。
卓家會在謝家住到蕭景睿四月十二日生日後才離開,
蕭景睿借此邀請梅長蘇生日時到侯府一聚。
沈追登門拜訪靖王,商討國政之事,二人惺惺相惜。

第16集
暗地裏,梅長蘇查出京中與卓鼎風有聯繫的江湖高手,
急調江左盟的甄平進京一一挑戰,將他們打傷在床,
令一向謹慎的謝玉只能按兵不動。
金陵城外的孤山,梅長蘇遇到每年都來祭拜聶鋒的夏冬,
在交談中肯定了懸鏡司奉密旨調查內監被殺案一事。
二人下山碰到戚猛奉命來圍捕攪擾山民的怪獸,卻一無所得,
梅長蘇建議他打聽一下怪獸愛吃的東西,設個陷阱引他。
沈追為查地下錢莊一事跟線人碰頭。
蕭景睿暗自跟蹤卓青遙,發現卓青遙、卓鼎風欲對沈追下殺手,
甄平趕到卻也寡不敵眾,蕭景睿出手阻擋,
幸好靖王手下列戰英及時趕到,卓鼎風怒斥蕭景睿破壞正事。
懸鏡司內,夏春、夏冬將除夕一案幕後殺手鎖定為卓鼎風。
元宵節的夜晚,梅長蘇隨豫津、景睿來到妙音坊聽宮羽演奏新曲,
梅長蘇特意提出四月中景睿生日宴時可請宮羽去甯國侯府演奏助興,宮羽欣然答應。
卓鼎風、卓青遙一行人夜至沈追府上進行刺殺,
列戰英帶護衛與甄平同時護人,卓青遙被亂箭射傷。
沈追已搜集齊了太子私炮坊一事的證據,
梅長蘇明示譽王可暗中相助沈追,反擊太子

第17集
蕭景睿得知卓青遙因刺殺而負傷,
一腔憤怒找到父親謝玉理論,被謝玉掌摑喝退。
私炮坊所存的火藥意外爆炸,死傷一條街。
梅長蘇令黎剛去追查是否為譽王所為。
梅長蘇、霓凰趕到爆炸現場,早已聞訊趕來安置傷亡的靖王向他歎息,
沈追本已查明太子與戶部設立私炮坊謀取暴利的事實,
並於前一天上報聖聽請皇上下旨查封,很快就會批下來,
誰知竟發生意外,上百條人命灰飛煙滅。
梅長蘇則表示,這不是意外,而是譽王的計謀。
對譽王為打擊太子不惜傷害人命的行為感到憤怒之餘,
靖王竟懷疑這是梅長蘇為譽王出的計謀,令霓凰心生不悅,要靖王道歉。
靖王府的內史表示此次安置傷亡動用了軍資,靖王本欲按規定上報兵部,
卻被梅長蘇制止,因為只有兵部在朝堂上具本參他,
才會有人看到在太子、譽王相爭的時候,是靖王在做實事。
越妃惱怒太子的貪利,讓太子將罪名一應承擔下來,
並儘量將此事的焦點轉移到與譽王的黨爭上,
如此一來梁帝為了平衡現有的局面,並不會過多降罪于太子。
私炮坊一事,梁帝震怒,太子遷居圭甲宮自省,
不許過問朝事,官員受牽連者皆受到嚴處。
兵部果然指控靖王挪用軍資未及時通報,
梁帝不但沒有降罪,反而誇他為朝廷分憂。
梅長蘇按照自己動手設計的圖稿改建好了蘇宅,
宴請好友做客賞園,譽王帶著秦般弱不請自來。
品酒一杯後,梅長蘇提出玩個遊戲,尋找藏匿在院中的《廣陵散》。
原來夏春也是個樂癡,年輕一輩的又都愛熱鬧,
大家自然很用心地在全院搜尋。

第18集
秦般弱深諳奇門遁術,借此機會探查蘇宅有無異樣,無功而返。
送走眾人,蒙摯、霓凰返回,
梅長蘇透露這個遊戲就是專程為夏春設計的,
因為蘇宅打通了與靖王府的地道,
需要確保夏春這樣的機關高手都看不出這個暗道。
秦般弱查到蒞陽長公主當年曾與南楚晟王有一段舊情,欲從中找出謝玉的把柄。
靖王深夜通過暗道進入蘇宅,告知梅長蘇大楚的求親使團即將入京,
靜嬪不願南楚公主嫁入靖王府,因此特來求破解之法,
梅長蘇告知會利用禮天監使些手段,讓靖王與南楚公主八字不合。
夏冬做客穆王府,正巧穆青回府,
復述了朝廷對刑部換死囚一案的詔書內容,
吏部尚書何敬中免職,刑部尚書奪職下獄。
而太子此前也折了禮部、戶部,
兩敗俱傷的雙方都想把自己的人填進刑部和吏部。
然而,梁帝最終卻命靖王隨口提及的中間派蔡荃暫代刑部尚書,
吏部尚書則由中書令推薦的一位中間派出任。
一日,蒙摯趁著到靖王府中參加騎射賽會的時機,挑起話題,
藉口要觀賞靖王從北狄王處繳獲的雙弦劍,如願到了靖王懸劍的臥房內。
由於太子受責不預政事,譽王卻異常活躍,朝中盛傳譽王將取代太子,
梁帝心煩,信步宮中時,被一股藥香吸引到冷落多年的靜嬪的宮中。

(...未完)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