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守業者 分集劇情介紹1-32(THE END)

第一集
政府軍軍醫潘家揚參軍欲救國救人,
但處身於殺戮戰場不禁想起家鄉親人。
家揚父親潘永年是永泰隆絲綢廠的老闆,
因長子家顯做事不夠細心,
永泰隆當家之責則由次女巧兒擔任。
永年眼見嫘祖誕將至,且由永泰隆擔大旗負責慶典,不容有失。
巧兒檢查祭品時,發現天絲中有結向女工燕歡問責,
領班冼碧雲提出通宵再造新的天絲補救,
但巧兒把再造天絲的責任交給女工唐冰冰。
冰冰感巧兒似針對碧雲,巧兒向她說出當中原委。
嫘祖誕當日,潘家四少家聲遲了起床懶洋洋,
永年責備他沉迷大戲不長進。
永泰隆二老闆潘永祥一家及時趕回鄉出席嫘祖慶典,
永年妻陳婉琴掛念三子家揚,向永祥打聽家揚的消息。
嫘祖大典上,婉琴身體不適,巧兒代母為蠶龍點睛,
令家顯妻子楊艷桃對她非常妒忌。
女工舞動蠶龍後,進入搶花炮環節,五大絲綢廠爭得甚為激烈,
本處於下風的永泰隆因家揚的突然出現而成功奪得花炮

第二集
夜闌人靜,家顯因巧兒未依時會客而回家找她,
冰冰在小屋發現巧兒屍體,手中還緊握走路丈夫寶正所寫的退婚書。
原來家顯在廣州找到寶正更責他私吞公款之事,
寶正不肯回家,更把退婚書交給家顯。
家顯指沒想到巧兒會吞鴉片自殺。
家揚卻與巧兒有互通書信,指她沒提起婚姻有問題。
永泰隆雜工洪初九不相信巧兒會自殺,向唐千斤追問;
永祥給錢千斤、冰冰兄妹及初九,着他們說巧兒因急病死亡。
永祥提醒國良巧兒死後絲綢廠非常混亂,正是他們奪權的好機會。
艷桃向家顯哭訴指永祥對當家之位虎視眈眈,指丈夫應把握機會。
家揚對巧兒的死產生了懷疑

第三集
冰冰向家揚提及曾聽巧兒提及寶正不堪之事;
冰冰欲報官卻被家揚阻止,巧兒身邊的人都有嫌疑。
家揚從初九口中得知鄭昌因爭生意當面詛咒巧兒,
蠶農因價錢問題常與巧兒爭拗,
而碧雲又常頂撞巧兒,初九又指永祥及國良心地差;
冰冰發現碧雲與鄭昌見面,懷疑碧雲被鄭昌收買。
巧兒喪禮上寶正突然出現,他指巧兒做生意手段卑劣。
冰冰指寶正在巧兒死亡當晚已回到潘家村,有殺巧兒的嫌疑;
家揚試探寶正,又替他檢查身體;
冰冰執出一劑心絞痛的中藥,謂當晚從寶正身上嗅到相同藥味。
家揚把藥方中每種藥材嗅一遍後,
着冰冰到附近藥店把紫蘇葉全買回來,但沒說出原因

第四集
冰冰指寶正是兇手,
寶正否認卻不隱瞞巧兒當晚身在何處時,家揚出現指寶正清白。
永祥以冰冰造謠生事欲辭退她,但得家顯求情。
家揚暗放寶正,寶正向家揚透露巧兒應有一個很熟悉絲綢廠的人幫助她。
冰冰發現天字繭有問題,尚未舉報便反被指她把名貴天繭出售圖利。
國良認為應趕冰冰走,冰冰懷疑有人嫁禍。
永祥提議永年栽培家顯做當家,實則想挑起永年對家顯的不滿。
家顯知道家揚放走寶正,也開始懷疑巧兒不是自殺。
家揚勸父放心讓家顯等人打理生意,永年終願意讓家顯一試。
家顯要求女工每天加班趕貨,
碧雲擔心各人精神不足影響絲綢品質,不肯合作

第五集
碧雲兄長大成聯同一眾蠶農要求加價,碧雲欲阻無效;
家顯為蠶繭不足而煩惱,永祥認為大成加價是有內鬼通報,
國良指出碧雲嫌疑最大。
碧雲得知家顯欲催谷四齡蠶提出吐絲結繭,於是提出有用建議。
笑群等蠶農被人毆打,大成相信是永泰隆所為;
初九發現四齡蠶全死光,家揚指養蠶室有毒氣,懷疑是碧雲搞鬼。
永祥與國良在永年面前指家顯把事情鬧大,
又自言與能有方法買得蠶繭,以突顯人面及能力。
蠶農見飛蛾開始破繭而出,恐整批繭不能再用,
於是欲找大成理論,大成夫婦卻想逃走;
碧雲追問下,大成說出真相
家顯準時交貨,解決永泰隆危機,永年對他另眼相看

第六集
由於家揚做幕後軍師,家顯讓蠶農繼續與永泰隆合作,
平息風波,家揚更推斷煽動蠶農的人便是殺巧兒的兇手。
冰冰看見靈芝採給笑群補身,向家揚訴說昔日戀情,
道出自己與丈夫關祖耀相識的經過。
鄭昌煽動永祥任永泰隆當家,永祥認為家揚會協助家顯,更難對付。
永泰隆忽然接到大訂單,
半個月內生產四十匹絲綢,家顯請碧雲與女工加班配合;
碧雲回憶當年與家顯相愛,以及成為自梳女的往事。
為了引蛇出洞,家揚再次離開,
永年希望家揚坐上當家之位,家揚要求與家顯同任當家。
艷桃籠絡冰冰,安排冰冰負責招聘新人。
一名叫馮芷晴的女子被指欠債,債主阿超聲言要送她到妓院,
冰冰替芷晴還款,更決定收留她在關家…

第七集
冰冰提議芷晴到永泰隆投考女工,
雖未能完成最後環節,碧雲淘汰芷晴,但艷桃讓她留下。
艷桃欲拉攏冰冰,令家顯尷尬。
家揚在巧兒房內發現不明來歷的鎖匙,
問婢女阿竹打聽,順籐摸瓜,
得知巧兒死前一個月到法華庵,家揚、冰追查。
冰冰與碧雲訓練新人,冰冰希望由碧雲帶領芷晴;
燕歡對芷晴呼呼喝喝,狐假虎威一番。
芷晴似另有所圖,向麗娟等打聽借錢的地方,冰冰勸芷晴借大耳窿。
家揚問冰冰有關巧兒出事前可有特別表現,
冰冰記起有次巧兒不適,她欲替巧兒把脈,巧兒卻拒絕。
家揚與冰冰到法華庵查看,
發現巧兒誦經的房間外有一小屋,案中有案…

第八集
家揚猜測小屋是巧兒與情夫幽會的地方,
推測情夫為掩飾秘密而殺了巧兒,但冰冰無法相信。
家揚向負責染絲綢又曾離廠的男工逐一查問,
發現多人撒謊,苦無線索。
另一方面芷晴向初九哭訴家鄉鬧荒,
姑媽一家遇難,令初九借出儲起的血汗錢;
芷晴忽然見大天二超哥拿她的畫像到處查問,立即躲起來。
千斤鬼鬼崇崇到宿舍外檢視失物時家揚突然出現,
並暗示對千斤有所懷疑…
冰冰感染風寒唐榮擔心,他指聽到不少冰冰的閒言閒語,
更認為女兒與祖耀並無夫妻之實,可另找歸宿。
冰冰在千斤房中發現巧兒的手帕,懷疑千斤是與巧兒死有關;
千斤欲放火燒毀巧兒養胎小屋,
與家揚糾纏間屋內起火,千斤把自己反鎖在內欲為巧兒殉情。

第九集
家揚從火場救出千斤,
千斤憶述巧兒死前一段懷胎及安胎往事,對巧兒痴情無限;
超哥到絲綢廠要求交還她的妻子「王雅芝」,
芷晴瞥見超哥即逃走,鬧到滿城風雨。
家顯要芷晴離開絲廠,冰冰與碧雲向家顯求情。
芷晴擔心要嫁給惡人,女工們提出各種解決方法,芷晴覺得自梳是辦法;
冰冰勸她考慮清楚,碧雲覺得冰冰看不起自梳女。
阿超趁芷晴與冰冰外出時,強行拉走芷晴,
初九阻止被打傷,幸得家揚打退超哥。
永年責家顯縱容妻子聘身家不清白的女工惹出事端,
更命艷桃不準過問永泰隆公事。
冰冰發現祖耀留下陀表不見了傷心,
家揚知道陀表是冰冰丈夫之物後與她一起尋找…

第十集
家揚發覺初九不時偷看芷晴,勸他死心。
國良指家揚每天到絲廠巡視又派涼茶給工人,且對冰冰示好,
永祥、國良施陰謀對家揚用緋聞攻擊。
燕歡發現國良在辦公室鬼鬼祟祟,國良反用感情令燕歡同情及憐愛他。
家揚向國良取客戶名單時見他表現緊張,
覺得永祥與國良有很多不可告人秘密。
國良送法蘭西絲綢手帕給燕歡,
並對她花言巧語,令燕歡意亂情迷,投懷送抱。
家顯聞得工人說家揚為冰冰煲涼茶,提醒家揚小心言行。
家揚翻查賬簿,險與永祥起爭執;
永祥建議家揚應從低學起,家揚提出隨永祥到絲綢莊學習。
永年問及外間對家揚的閒言閒語,
婉琴指有人故意破壞家揚聲譽,矛頭直指家顯夫婦…

第十一集
永祥利用艷桃散播謠言,傳家揚與冰冰誹聞,
又令永年誤會家顯夫婦有心打壓家揚。艷桃不忿兩夫妻發生口角。
家顯酒後向碧雲訴苦,為十年前負了碧雲而內疚。
家揚拿西藥給千斤療傷,唐榮怕被說閒話,對家揚甚不友善。
祖耀失蹤兩年後奇蹟生還回家,
更打算與家人及冰冰到省城做小生意,離開潘家村,
冰冰對家揚初萌愛,內心矛盾。
國良向燕歡訴苦,燕歡不自禁與國良親熱。
冰冰到潘家執拾衣物時,發現祖耀隱藏一些秘密,冰更生疑。
家揚驟見祖耀窮追猛打,原來家揚在軍中曾捉拿一班土匪,
祖耀是其中一人,兩人之間更發生了不少事…

第十二集
家揚追祖耀至河邊,二人大打出手,
冰冰阻止時家揚把祖耀的恩怨說出,
更斥祖耀恩將仇報害死恩師天賜,但祖耀反指天賜是被家揚所殺。
冰冰眼前兩個男人糾纏大惑不解,
祖耀回家後向冰冰交代沉船後有奇遇,
冰冰半信半疑,祖耀更打算成親後移居到省城,
答應令冰冰過幸福生活。冰冰更迷惘。
冰冰的花轎到了關家門前,卻發現祖耀失蹤。
原來土匪阿豹等人捉了祖耀,冰冰看見土匪留下的字條,
要她交付五千元贖金,冰冰向家揚求救祖耀。
家揚向二哥借錢,家顯答應幫忙。
祥、良利用事件挑撥,家揚更被年斥責,拒絕代支贖金,
揚與潘家反目,另想辦法,
最後家揚搵到祖耀所藏金條與冰冰急赴賊巢,
追到酒廠外,驟見祖耀遭瘧打,阿豹更欲殺祖耀…

第十三集
家揚與土匪槍戰時祖耀欲趁機攜金條拉冰逃走,
冰冰斥祖耀反被他指與家揚有私情而糾纏;
麗娟與少群為祖耀失蹤着急。
笑群到潘家要永年交出祖耀,更指家揚勾引冰冰,
婉琴憤憤不平說出祖耀被綁架之事。
女工們議論冰冰與家揚的事,猜測二人可能私奔;
家揚與匪惡鬥,自衞殺祖耀,受傷與冰冰齊跌落酒倉地坑之內,
家揚抱着身受重傷的冰冰互訴衷情。
家顯及二人終於救出家揚與冰冰。
笑群與麗娟抬着棺材到潘家埋論,冰冰勸群反被摑。
家揚挺身維護冰冰;指冰冰對祖耀有情有義,令人感動…

第十四集
永年責家揚不早把事情說出來,婉琴擔心兒子因殺人要坐牢,
永祥更謂村民會指潘家縱子行兇。
笑群母女送祖耀上山時被人毆打,
國良把人趕走並留下五十元安家費,造成潘家打群假局。
永祥看見國良新購買的玉佩,斥責良。
人言可畏,冰冰自覺不能留在絲綢廠,決定回醫館做醫師。
麗娟無法還債,天叔要她到凝香樓做妓女,幸得冰冰出手解困。
家聲漸漸好轉;
家聲謂想起巧兒生前想他學做賬簿埋數,所以欲找出賬簿學埋數。
由於家揚察覺祥、良勾結貪污,祥想安排良到佛山暫避,
假意永泰隆理到佛山買地建廠房,永年同意由永祥跟進。
永年重提想家揚做當家…

第十五集
家聲用絲綢練習大戲步法,芷晴趁機上前與他唱戲巴結。
令家聲有好感,家揚在經營永泰隆生意上有智慧令家顥佩服。
燕歡快將自梳,遂要求國良與她成親,國良諸多借口推辭。
燕歡身體不適,冰冰替她把脈後發現她有喜;
因家聲到巧兒房間拿取絲帕燒給她,令家揚無意中發現新證據。
冰冰勸燕歡向碧雲說出她與國良的事,否則自梳後被人發現會被浸豬籠。
碧雲不見燕歡,又看見她送燕歡的玉鐲在櫃面失蹤,二人四處找歡;
冰冰與碧雲看見燕歡坐在橋上想自殺,碧雲勸她不要輕生。
碧雲與冰冰爭論處理方法,燕歡腹中孽種決定打掉…

第十六集
冰冰帶家揚到國良與燕歡幽會的房間,
家揚憑房中掛着的字畫發現房間乃巧兒所用。
玉冰堂各人知道燕歡被男人欺騙並懷了孕,
要求燕歡遷出,但被碧雲說服。
芷晴再向初九借錢,初九卻已借無可借。
家聲向家顯及家揚說出聽到國良的話時,
腦中突然閃過巧兒與國良吵架的情境。
令家揚懷疑巧兒的死與國良有關。
冰冰推斷國良因私吞公款被巧兒發現而殺她滅口,
又指永祥欲安排國良到佛山避風頭。
家顯、家揚及冰冰研究案情,推測國良的犯罪證據可能便在他與巧兒幽會的房間;
國良得知後欲放火燒毀一切

第十七集
家顯兄弟與冰冰指責國良利用巧兒在絲廠圖利之後後殺人滅口,國良否認指控。
貨倉突然起火,家顯着家揚回貨倉看情況,最終被國良逃脫。
家顯自責被國良逃脫,但提議只向父親說出國良私吞公款,
而隱瞞他可能是殺害巧兒兇手的事。
村長與大批村民到玉冰堂逼碧雲交出燕歡到祠堂公審。
家顯承認燕歡腹中是國良骨肉,若難為燕歡,是與潘家過不去。
冰冰與家揚吃豆腐花,有街坊看見上前問她,
家揚欲解釋,冰冰卻搶白以示光明正大。
碧雲在渡頭痛哭,家顯突然出現,要為當年失約向碧雲道歉

第十八集
家顯把當年被逼失約的來龍去脈說出,自言對艷桃只有恩情並無愛情。
永年斥家顯以潘家名義替燕歡出頭,
永祥卻懷疑燕歡所懷未必是國良骨肉。
婉琴指家顯為燕歡出頭,其實是想幫碧雲。
冰冰探望笑群及麗娟,又把工錢給她們,笑群卻用掃帚追打冰冰。
家聲再借錢給芷晴時被家顯看見;
家揚向初九追問貨倉起火的情況,初九謂用防火沙救火時竟搶火。
家顯與碧雲傾訴心事時談起芷晴,發現她說了不少謊話。
眾人向芷晴迫供,她拿出治安局發出的起訴書說出原委。
家揚後悔回到潘家,發現家中各人各懷鬼胎,
擔心追查下去會揭出更多難以置信的事。

第十九集
芷晴與初九到了省城,把錢交給強叔以營救父親;
但翌晨到治安局才知強叔是個騙子,而父親已被押往刑場。
芷晴向冰冰道歉,自言不知如何報答冰冰及各工友,冰冰要她好好珍惜初九。
冰冰細查貨倉漏水的始末,
家揚了解後懷疑家顯有心放走國良,並特意試探兄長。
碧雲看出家顯有心事,家顯表示國良約永祥在山神廟見面。
家揚跟蹤家顯時,國良的屍體卻在漁塘被村民發現。
永祥懷疑國良之死與家顯及家揚有關。
家揚到山神廟查看時發現琉璃玉佩,推測是兇手留下。
美芬要求安葬國良屍體,
永祥突然指控家顯是殺害國良的兇手,並提出有力證據

第二十集
永祥對家顯窮追猛打,永年等亦追問家顯真相,家顯堅決否認殺了國良;
永祥要求報官時碧雲突然出現,更自認是兇手。
家顯不想碧雲無辜受罪,但碧雲阻止家顯說出真相。
冰冰替碧雲拿取衣服,在衣箱發現與山神廟拾獲一模一樣的琉璃。
家揚帶家聲到巧兒死亡的小屋,使計刺激家聲想起更多案發情況。
永年相信家揚與家顯隱瞞了國良的死因,認為家顯與國良之死有關。
家揚不見家聲蹤影,到小屋找弟弟,家顯看見,暗中尾隨;
家揚卻在水裏救回遇溺的家聲,並為家聲急救。
家揚再安排家聲暫住客棧,以免遇溺一事驚動家人

第二十一集
家揚悔恨自以為正義追查巧兒死因,卻把至親逼上絕路,
永祥把矛頭直指家顯,指家顯殺害巧兒,又與國良同流合污,
因東窗事發便殺國良滅口,還哄騙碧雲替他頂罪。
永年受不住刺激暈倒。碧雲打算與燕歡離開潘家村。
大批村民因潘家家醜在永泰隆門外鬧事,
永祥要求由他代表永泰隆與四大廠商開會。
家聲往省城途中船隻入水下沉;
冰冰透露自己並非唐榮的親生女兒之事。
兩人避雨時冰冰向家揚說出自己的心底話

第二十二集
永祥與四大廠商開會,而代表繼興盛的竟是蔣志仁及碧雲兄長阿成;
志仁約見永祥,指欲私下與他合作。
永祥介紹志仁予家揚認識,志仁表示要收購永泰隆。
永年夫婦聽到家聲失蹤的消息,
把傷痛和怨氣發洩到家顯身上,家顯更為父親的話耿耿於懷。
志仁聯同其他廠家平售絲綢,致使永泰隆生意漸差。
新客戶豐順訂購三百匹絲綢,
要求十天內交貨,但絲廠有十多名女工突然辭職。
家揚發現絲綢出了問題,他找出問題出在水質,
家揚相信做手腳的人背後有洋人指點;
家揚請求女工再加班,碧雲擔心冰冰的病,
冰冰請家揚替她打針,讓她繼續工作…

第二十三集
家揚與家顯認為永祥不可再留在潘家,永祥反要求分家;
冰冰不適幾乎暈倒,家揚當眾抱起她。
永祥不明永年為何要留他在潘家,
志仁暗中勸永祥繼續留在永泰隆,與他裏應外合。
志仁約見家顯,又帶家顯見他的生母;
志仁更說出自己與永年間的恩怨,及與家顯的關係。
家揚請人在省城查探豐順的背景,終得知真相。
家揚打算用流動資金支付雙糧給女工,但家顯指無法收回尾數。
永祥與志仁會面,發現麗娟投靠了志仁。
家揚把絲綢運到各店舖,希望盡速銷售,
永祥提議減價促銷,冰冰反提議加價;
永年夫婦約冰冰見面,暗示不會接受冰冰做潘家媳婦…

第二十四集
家揚向冰冰說安頓好絲廠的事後,便帶冰冰到雲南生活;
冰冰往求籤,籤文示她要捱過艱難的日子。
碧雲猜到潘家逼冰冰離開家揚,出言鼓勵她。
冰冰欲獨自離開,家揚成功說服她留下。
家揚帶冰冰回家,永年表示不再反對家揚與冰冰的婚事;
永年表示會把絲綢店交家顯打理,
答應讓家顯佔兩成利潤,但家顯卻不滿。
志仁與永年見面,又帶他見綺紅;
家顯亦弄清了自己的身世。
家顯向碧雲發洩心中不忿,碧雲透露了家揚是逃兵的秘密。
冰冰向唐榮重提舊事,唐榮指替冰冰尋找親生父母多年也找不到;
家顯收到志仁來信,指綺紅時日無多要求家顯見她。

第二十五集
家顯欲把永年醜事公諸於世報仇,
但志仁勸家顯應留在潘家靜待時機。
家揚與冰冰拜堂成親後,永年把永泰隆正式交給家揚。
志仁與麗娟不請自來,還送來寫上「姦夫淫婦」牌匾;
志仁斥家揚與人妻冰冰通姦又曾殺人。
此時有軍人到來,指家揚是名逃兵,
又以涉嫌特務之罪拘捕家揚。
婉琴與艷桃趁機指責冰冰連累家揚。
永祥為將坐上當家之位而高興,志仁卻哄永祥支持家顯。
家揚被押送到省城前冰冰追出,家揚說出懷疑有人告密,
更叮囑妻子代他照顧父母及永泰隆,不能讓永祥奸計得逞。
永祥知道兄長不信他,促永年把絲綢廠交給家顯打理…

第二十六集
永年要把永泰隆交給冰冰打理,永祥極不服氣,
冰冰也擔心自己做不來,永年堅持決定,
還早已準備了通告張貼在絲廠當眼處。
永年相信家揚的選擇,
又指冰冰有巧兒的影子,相信她有能力打理絲廠。
冰冰表示家揚曾囑她小心永祥及志仁,
但不明永祥為何推薦家顯做當家,
永年卻看穿永祥想利用家顯作扯線木偶,
他又謂若家顯有本事,他早已把永泰隆交給家顯打理。
冰冰問碧雲曾否向人提及家揚是逃兵的事,碧雲表示沒有,
冰冰覺得奇怪,因除了家揚與她,沒其他人知道此事。
碧雲問家顯是否他告發家揚是逃兵,家顯否認

第二十七集
冰冰再問碧雲是否把家揚是逃兵的事告知了家顯,
碧雲依然否認,但冰冰已肯定碧雲撒謊,
碧雲表示無能為力,因她已自梳,與家顯亦無名無份,
無權管束家顯任何事,而她一直視冰冰為好朋友,勸冰冰萬事小心。
家顯逼永年把家業交給他,永年不肯,家顯把參茶潑在永年面上。
永祥拆穿志仁勾結日本人,收購中國生絲,
再織造成日本綢賣回中國,打擊中國貨,
志仁承認與日本人合作,但認為做生意只要有利錢即可。
志仁試圖說服永祥,與日本人做生意只是互相利用,
永祥卻指志仁與家顯串謀,想利用他助家顯奪得當家之位。

第二十八集
眾工人不願為家顯工作,均欲離開永泰隆,
家顯謂已向三大絲綢廠交帶,
不會聘請由永泰隆離職的工人,警告各人不要再生事端。
家揚突然可以重回絲廠,各人都感意外。
家揚把潘家巨變的事逐一問家顯,家顯狡辯,
更把二老住進石屋的責任推到冰冰身上,
還斥她在永年面前搬弄是非,勸家揚提防冰冰。
永年知道家揚見過家顯表現激動,
家揚問父為何把當家之位交給家顯,猜到永年被家顯要脅。
芷晴要求初九一起離開永泰隆,另闖天地,
被家揚聽到,芷晴謂不想替家顯工作,若家揚另起爐灶,
她與初九願意為家揚留下,但家揚請二人留在永泰隆,
他有信心令永泰隆回復舊貌。

第二十九集
家揚驚見父親吐血昏迷,永年只說了句家顯是他親生的便身亡。
家揚與妻捧着永年的神主牌回到絲綢廠,
初九為永年的死傷心,跪地叩拜永年,
倒是家顯毫無表示,家揚指永年是被志仁害死的,
要求身為潘家長子的家顯為父討回公道。
初九瞥見阿成鬼鬼祟祟的走過,便跟蹤阿成,
一直跟到志仁的家,他聽到志仁說家顯是永年親生子,
志仁誓要令家顯與家揚手足相殘。
志仁發現初九追出,剛好家顯與阿成來到,他命二人一同追截初九。
初九逃至山邊失足,初九負傷回到絲廠,
家揚猜到初九被志仁及家顯所害,
初九謂聽到志仁說家顯是永年與綺紅所生。

第三十集
冰冰向阿成打聽志仁尋找女兒的事,
志仁與女兒失散的時間與情況與唐榮所說脗合。
冰冰對着小鈴鐺苦苦思量,她覺得有太多巧合,
擔心自己是志仁的女兒,然而,她斷言即使自己真是志仁女兒,
也絕不會認喪盡天良的志仁為父親。
家揚使計在醫院取得志仁血液,並與冰冰血液作鑒定
志仁發現有人曾拜祭綺紅,
又看見冰冰在附近出現,便向麗娟打聽冰冰的身世。
志仁收到匿名信,約他在樹林見面,屆時便可得知女兒下落。
志仁發現冰冰拜祭綺紅,他拿出鈴鐺,要與冰冰父女相認,冰冰卻拒絕接受

第三十一集
志仁終得到冰冰肯認他為父,高興不已。
志仁欲連夜把軍火運往肇慶,被張參謀人贓並獲,
志仁及時逃走,要帶冰冰離開潘家村,
家揚阻止,志仁向家揚開槍,家揚及時避開,二人糾纏起來,
家揚在危急關頭向志仁開槍
政府查明志仁奪永泰隆是騙案,
潘家可得回所有產業,家揚亦與家人搬回潘家大宅。
家揚把一條有彩虹花紋的手帕送給冰冰,
謂無論將來發生甚麼事,都會與冰冰分憂。
冰冰問家揚是否無論任何事都不會欺騙她,
自己是否志仁的女兒,家揚表示不是,
冰冰覺得無法與家揚一起再走以後的路

第三十二集
芷晴替初九買神位,並與初九的神主牌拜堂,
成為洪家媳婦,為初九從此自梳。
天雨不停釀成水災,潘家上下堆沙包防水淹,
家揚囑瑞叔與蘭姐帶婉琴、艷桃及全部下人到地勢較高的法華庵暫避,
他則與家顯回絲廠疏散工人。
工人們有感永泰隆好不容易才捱到今天,
都守在廠內,並不停的堆沙包,免機器被浸壞。
冰冰回到潘家村,全村已成澤國,
大水把房屋也衝塌,村民紛紛逃亡。
家揚到處尋找,在水中發現冰冰的彩虹手帕,終於看見冰冰在一屋頂上。
水位愈來愈高,家揚下水捉住永泰隆招牌,
讓不熟水性的冰冰坐到上面,他則游水把招牌推向岸。
誰料夫妻倆還來不及傾訴,家揚再被一塊大木頭撞中後腦,
吐血昏倒,冰冰眼白白看着丈夫被水淹沒...(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