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名門暗戰 分集劇情介紹1-30(THE END)

第一集
蔣元是「德利佳投資有限公司」的主席,
專門向社會有潛質卻沒有資金的公司進行融資及協助發展。
科學家黎俊與蔣元合作後終成功研究出劃時代的環保物料;
蔣元旗下有兩員猛將,鍾曉陽與丁漫姿一直為蔣元打拚,情同手足。
漫姿男朋友三番四次向她求婚卻遭拒絕,
曉陽認為原因是漫姿暗戀蔣元,更將猜測告訴蔣元。
漫姿假冒曉陽情人為他解圍,曉陽報答她請吃晚飯時,
談及兩人當年曉陽仍在律師事務所工作時的往事。
原來蔣元是香港富商蔣承天的長子,
而他的妹妹蔣勵在外國留學剛回到香港,便立即與兄長見面。
蔣元與蔣勵回家,即受到兄弟蔣進和蔣昇的歡迎;
蔣進是父親承天的得力助手,而蔣昇亦即將與未婚妻湯晴結婚。
蔣家上下亦努力為蔣昇的婚事作準備,
而蔣元則借機會與承天分享自己成功研發環保物料的事情。
蔣元一心想公開黎俊的研究成果以造福社會大眾,
但卻收到黎俊已將研究成果賣給大財團的消息。

第二集
蔣元舊同學簡仁信是雜貨店「阿部屋」的經營者,
其店因過度擴張及超級市場「百潤」競爭陷入經營困難。
蔣元欲助仁信,但「百潤」卻是父親承天旗下的公司。
漫姿與曉陽會見畫廊負責人Nina,
原來曉陽與她早已認識,漫姿見二人親暱,心生妒忌。
蔣元私人司機袁斌懷疑自己可能患上痴呆症,
蔣元最後查知原來是袁斌的兒子小田悄悄回港引起事端。
漫姿在會議上就Nina的投資事宜與曉陽起爭執;
蔣元約漫姿吃飯終得知她原來暗戀曉陽。
蔣昇婚禮結束後,蔣元得知黎俊的研發沒有投產,
蔣元氣極迫黎俊供出幕後買家是誰。

第三集
蔣元欲反擊承天,決定出資幫助「阿部屋」對抗「百潤」。
蔣元帶小田到雀館進行賭局,蔣元得知小田回港的經由後,
欲讓小田欠下自己的賭債,強迫他到自己公司工作。
秋芹是承天妻子秋萍的弟弟,重情重義的他沒有依靠家族背景,
只默默地經營自己的電腦公司。
秋芹得知蔣元注資「阿部屋」一事,
於是前往質問蔣元,兩人終大打出手。
因「百潤」未能擊倒「阿部屋」,結果承天要親自出馬。
蔣昇與湯晴舉行新婚晚會,蔣元及秋芹擔心湯晴的情人會破壞晚會,
兩人驚悉對方手上竟持有湯晴的床照後,同意聯手解決難關。

第四集
秋萍得知湯晴之事後,指示秋芹及蔣元要為湯晴的醜事保密;
當蔣元為「阿部屋」與「百潤」之爭大感苦惱之際,
眾「百潤」前線員工竟倒戈相助。
「阿部屋」成為了良心企業的代表,蔣元與同事慶祝時遇上承天,
承天暗示這次的失敗有其他原因。
小田突購買名貴禮物贈送給袁斌,令他懷疑兒子虧空公款。
秋芹突然邀請蔣元進行密談,
原來秋芹揭發「百潤」員工被曉陽收買一事。
蔣元知道曉陽的勾當後,即向曉陽大興問罪之師;
兩人各執一詞最後曉陽拂袖而去。
漫姿陪曉陽到酒吧解愁;
而曉陽在醉意之下情難自控,因而強吻了漫姿。

第五集
翌日上班,曉陽見漫姿一副若無其事的態度,決定將昨夜的事拋諸腦後。
姍姍雖是秋芹女友,但她卻不相信秋芹與承天有親戚關係。
蔣元查出小田有武術底子,並且經常瞞着袁斌到大小拳館作出挑戰。
蔣元從小田口中得知原委後,
介紹他到騰龍拳館提出挑戰,最後竟被女教練小明打敗。
漫姿因為曉陽的冷漠而受到傷害,
更要借偷竊來發洩情緒,幸得蔣勵及時阻止。
蔣進與湯晴寒暄,卻被秋萍誤會湯晴勾引蔣進。
蔣昇宣布自己放棄經營餐廳並重回承天的手下工作。
蔣元聞言後即擔心蔣昇未能適應職場競爭,便找機會與承天對話。

第六集
得知承天宣布將百潤股份全部變賣後,蔣元打算出資購買百潤;
但蔣元需要龐大資金支持,故此努力找尋合股人。
袁斌突然到騰龍拳館挑戰小田,小田不敵父親,
時蔣元趕到,眾人更因此得知袁斌往事。
蔣勵得知漫姿困境與她詳談,
但因此對曉陽的事情大感好奇,更私下與他接觸。
蔣昇幫承天處理與湯晴父親合作的計劃,但結果發現自己並不受重視。
秋芹購買鑽石耳環送贈姍姍,卻因被換成鑽石戒指而變成向她求婚。
蔣進送湯晴返家,湯晴借機向蔣進表白心意;
原來兩人是舊識,但秋萍亦早知此事。
在曉陽的介紹下,蔣元與有黑社會背景的何洪商討合作計劃。

第七集
蔣元成功收購百潤後,關於阿部屋的不利傳言因此而不攻自破。
袁斌與蔣元到騰龍拳館探望小明,卻見拳館破爛不堪;
原來小田為了籌集賭金,竟然出手搶走拳館的錢。
秋芹與蔣元談起湯晴背夫偷情一事,卻被剛好路過的蔣昇聽見。
蔣昇約蔣元及秋芹傾訴,更決定離開承天跟隨蔣元工作。
袁斌欲與小田到美國生活,在上機前的一刻小田終向父親說出心底話。
秋芹與蔣元從雜誌得知承天與酒樓女部長徐雲傳出緋聞;
但此事卻無阻承天為秋萍慶祝生日,蔣元亦應邀出席。
承天在言談間認為蔣元已經失去勝利希望,
此時蔣元突然收到何洪被外國政府凍結資產的消息。

第八集
何洪指被外國政府凍結資產拒絕注資;
蔣元面臨破產的消息很快被傳開,
小田認為何洪有古怪,便決定進行調查。
秋芹遇到與承天傳出緋聞的徐雲,
更從她口中得知曾被承天的秘書詩琳恐嚇。
秋芹打算將徐雲被詩琳恐嚇一事告知秋萍,卻因而發現承天與詩琳搞婚外情。
雖然曉陽拒絕了漫姿的愛意,但卻一直關注漫姿的生活。
在蔣元失勢後,曉陽竟然瞞着他秘密與承天見面;
曉陽感到內疚回公司向蔣元自首,
但原來蔣元與小田早已查出曉陽與承天有秘密交易。
曉陽為了挽回錯失,決定找何洪談判,
但最後亦以失敗告終,曉陽之後更遇上車禍。

第九集
曉陽被送到醫院搶救,蔣元派小田先到探望;
小田看見漫姿擔心曉陽感不滿,更想說服漫姿放棄曉陽,
但漫姿堅信曉陽背叛背後一定有苦衷。
仁信因為阿部屋倒閉而一無所有,竟決定跳樓自殺。
曉陽欲向蔣元解釋但被他拒絕;
傷心的曉陽回到病房時,發現漫姿正等候自己。
漫姿與蔣勵到秋芹的公司幫忙,得知秋芹被姍姍虧空公款。
秋萍得知承天的婚外情被傳媒揭發,即相約眾子女見面;
詩琳懷上了承天骨肉,秋萍只得無奈地接受詩琳進入蔣家。
漫姿到醫院探望曉陽,卻發現曉陽提早出院不辭而別;
袁斌及小田欲探蔣元,驚覺他竟人間蒸發。

第十集
眾人擔心蔣元會像仁信一樣輕生,但是承天卻對兒子失蹤一事表現冷漠。
小田憑着強大的求勝心最終擊敗對手並成為拳賽冠軍。
時光飛逝,蔣元失蹤已過一年,
小田在這年間因腳傷而未能參加比賽,
騰龍拳館亦因為經營不善而步向衰落。
詩琳為承天誕下一女成為城中熱話,而承天亦為女嬰大排筵席宴請親朋。
蔣家眾人參加宴會後回家,在門外遇到患自閉症的高興;
花拉稱自己是高興的母親,兩人慾與蔣元見面。
另一方面,曉陽亦已從外國回港,更與蔣勵見面。
泰國發生恐怖襲擊,
死亡名單中竟出現了蔣元的名字,眾人大感震驚。

第十一集
蔣元失蹤一年後重回香港,卻捲入風化案而被帶返警署協助調查;
承天派人到警署迎接但卻被蔣元拒絕。
小田迎接蔣元並與他一起到醫院與花拉及高興等人見面。
原來花拉的丈夫Sunny是蔣元的大學同學,亦是生意夥伴;
Sunny患上絕症時日無多,
並立下遺囑希望蔣元接收Sunny與花拉的電腦公司,但花拉堅決反對。
小田與蔣勵的關係突然拉近,令小田覺得自己有機會追求蔣勵;
另一方面,小明卻驚悉自己懷有身孕。
蔣進因感情問題影響工作表現,承天感失望並將公司事務交給詩琳處理。
蔣元突然邀請曉陽及一眾舊同事見面,說出自己打算經營茶餐廳。

第十二集
小田與蔣元吃飯時,
蔣元說與承天對抗的理由,仁信得知後大感憤怒。
蔣元到醫院探望Sunny時,協助花拉尋找失蹤的高興;
蔣元與小田帶高興到海邊散心,令蔣元憶起當年與承天的生活瑣事。
秋芹的家族天生短命,
秋芹的主診醫生也發現秋芹身體內的癌細胞比例上升,秋芹聞言後大感悲涼。
自從蔣元回港後傳媒一直抹黑他,蔣元認為是有人在背後收買傳媒。
蔣元得知蔣進及蔣昇合謀阻止自己經營茶餐廳後,
便特意與蔣進等人見面理論。
蔣元從家人口中得知,詩琳竟派人回收蔣元生母的墓地興建豪宅;
蔣元聞言後怒不可遏,回懋光與詩琳對質。

第十三集
蔣元被秋萍邀請參加茶聚,她努力游說蔣元放下仇恨,
回懋光扶助兩位弟弟和承天。
花拉發現高興隱瞞自己與女孩約會,
結果蔣元被迫陪伴花拉尋找高興,
尋找時兩人不自覺地回想起兩人交往時的往事。
曉陽突然邀約漫姿見面,他將自己離開香港後的生活告知漫姿,
漫姿才知道曉陽在外國一直飽受相思之苦。
袁斌指示小田執拾小明的私人物品,結果讓小田發現小明的日記。
小田與蔣勵感到秋芹近日行為怪異;
當在山頂上找到正在進行古怪儀式的秋芹,他卻突然暈倒。
承天帶同詩琳到墓地拜祭亡妻時遇見蔣元;
父子倆更發現蔣元生母的墓碑遭人破壞。

第十四集
蔣元答應承天重返懋光工作,當蔣元出門之際卻驚見花拉在隔壁單位出現。
花拉因為要打理丈夫的公司,故拜託蔣元照顧高興。
蔣元安頓高興後返懋光,高興卻偷偷走到懋光,
驚動懋光的保安人員,高興失控,
蔣元上前安撫時在高興身上發現他的捐血記錄咭,
更推斷出高興並非花拉丈夫親生。
醫院突然來電,指Sunny已經藥石無靈,
Sunny向蔣元坦白舊事,更託孤於蔣元。
蔣元收到消息指蔣進沉迷毒品,
蔣家眾人得知後大感擔心,並封鎖消息不讓承天知道。
秋芹突然拒絕接受化療,並動身到一間海味店向店主追討舊債;
蔣元甫加入即面對挑戰,因懋光被指壟斷了電訊業務而惹起民怨。

第十五集
蔣進吸毒遭傳媒揭發,承天大怒,不再信任兒子;
蔣元從報道中察覺到弟弟似是遭人出賣。
蔣進被傳媒糾纏而發生交通意外;
蔣元為替公司解決民怨打算與蔣昇合作,
而承天的手下辰沖亦答應合作對付詩琳。
留醫的蔣進絕食,幸秋萍努力終於令他態度軟化,
蔣進更向家人剖白自己的感情問題。
花拉的公司被人侵吞,正當束手無策之際,
蔣元帶同一眾手下精英出現協助。
小明傷愈出院,但小田卻不接小明。
懋光的公信力因蔣進吸毒的事受到影響,
蔣元為了保住蔣進,決定舉行記者會。
蔣元應蔣昇的傳媒朋友邀請接受訪問,找到弟弟吸毒事件的線索。

第十六集
曉陽向漫姿表白後,兩人交往並決定同居;
電視台舉辦才藝比賽節目,高興欲一試身手但遭花拉反對。
花拉母子遇到承天,承天得知高興之事後出言鼓勵。
小田逃避現實沉迷賭博,冷落小明,
袁斌看不過眼強迫小田戒賭。
漫姿陪伴秋芹到安老院探望朋友,結果秋芹決定留在安老院居住;
小田忘記了小明生日,令小明明白小田不是真心喜歡自己。
蔣元成功完成電訊業務的收購工作,承天公開讚賞蔣元。
秋萍見蔣元得勢,擔心蔣進會失落承繼人位置。
另一方面,蔣元與曉陽見面以答謝其支持,
曉陽亦藉此機會提醒蔣元。
蔣元向老傭人查證自己身世時,卻被秋萍撞見。

第十七集
蔣元與蔣昇在外商議公事時巧遇蔣勵與永年約會,
蔣勵亦向兄長坦認戀情。
蔣元自從向花拉確定高興的身世後,便經常抽時間與花拉母子見面。
花拉到拳館尋找小明,得知小明希望加入演藝界,
她亦將發現小田的欠款單一事告知花拉。
隨後花拉施計利誘小田到其公司工作。
秋芹得知電視台在舉辦藝員訓練班,便離開了安老院與小明見面;
秋芹更無視花拉的反對,帶高興到電視台參加才藝比賽。
高興在舞台上大放異彩更取得比賽冠軍。
蔣元在收購電訊公司一事中成為話題人物,外間更猜測蔣元將會承繼懋光;
承天眼見蔣元的名氣掩蓋自己而感不快。

第十八集
蔣進車上發現毒品,因此被帶回警署協助調查;
蔣昇發現湯晴正在草擬離婚協議書,氣憤下出手掌摑湯晴。
小田為了讓小明放心安胎,
主動抽時間陪她進行產前運動,並接送她參加藝員訓練班。
高興因贏得冠軍故有機會製作個人唱片,
蔣元雖工作繁忙但仍然與花拉陪伴他錄音。
蔣元為蔣進的事情而費盡心神,湯晴將案件的重要線索告知蔣元。
蔣元憑藉湯晴的情報終成功查出事件真相,眾人得知後亦大感震驚;
蔣元及秋芹鼓勵蔣進公開真相,惟承天竟先出手把事件處理好;
蔣元得知後忍不住指責承天。
承天接受訪問時指蔣元已經即時辭去了懋光的職務。

第十九集
蔣元得知自己被強行辭去懋光職務後,
決定與承天對抗到底,更全力幫助花拉的公司完成新設計的應用程式。
承天自從蔣進的事件發生後,
便加強了對一眾子女的控制,眾子女只能啞忍承天的專橫。
蔣元與花拉再次陪同高興錄製新歌,
兩人離開時卻在半路中途遇到一中年男子,
他一見到花拉便上前糾纏。
曉陽與蔣勵相遇,曉陽察覺到蔣勵與男友永年相處並不融洽。
另一方面,曉陽收到母親被驗出有腦腫瘤的消息。
小田因與女同事偷情而冷落小明,小明自行乘車回家時遇上意外。
花拉公司的應用程式剛推出市場,承天的律師卻向他們下達禁制令。

第二十集
蔣元離開懋光後只剩下蔣昇孤身作戰;
蔣昇不滿受制於承天和詩琳,終鼓起勇氣辭職,
亦藉此反抗承天的極權控制。
蔣元放棄與承天對簿公堂,
反讓花拉的公司結業,眾人變得士氣低落。
柏堅利用手機短片將高興身世真相告知,令高興情緒激動。
蔣進不忍心秋萍被詩琳冷嘲熱諷,接受了母親的意見與富家女交往。
蔣元召集花拉的員工,提出將與前妻嘉瑜和秋芹一起合資經營新公司對抗承天。
曉陽得知母親甦醒過來後探望她,漫姿更看到曉陽對母親的失控行為;
得知漫姿看到自己的莽態,曉陽便將自己與父母親的往事告知

第二十一集
永年在飲品中落迷藥,叫勵昏迷並帶走;
曉陽收到蔣勵邀約後卻無法找到而感到擔心,竟棄漫姿於不顧去尋找蔣勵。
永年欲侵犯蔣勵,卻在糾纏間被刺傷。
在醫院醒來的蔣勵得知永年死去後,
認為自己錯手殺死人而精神崩潰。
曉陽與漫姿到嫁餅店購物時,收到了曉陽母親性命垂危的消息;
小田利用程式偷取秋芹電腦內的資料,赫然發現秋芹寫給漫姿的情書。
嘉瑜看見蔣元與花拉相處親暱感不快。
蔣進為能再與蔣元合作,決定返回懋光承繼家業掌。
蔣勵傷愈出院後成為傳媒焦點;
漫姿到醫院探望曉陽母親,聽到她臨死前所揭發的秘密。

第二十二集
蔣勵獨自向永年父母親道歉,結果換來了永年父母的斥責。
蔣勵一直接受曉陽的照顧,
終按捺不住向曉陽示愛,並提出希望曉陽與漫姿分手。
蔣進回歸後,承天安排一系列行動以提昇蔣進的地位。
湯晴的父親捲入內地貪污案件,
蔣昇因失去靠山被迫至走投無路,
承天更將蔣昇的餐廳賣出,斷絕他的資金來源。
蔣元因為擔心蔣昇外父的情況,故與蔣昇對話了解情況並加以支援。
蔣昇山窮水盡,竟將怨氣轉嫁到秋萍及蔣進的身上,更決定作出報復。
曉陽與漫姿在家中因為蔣勵的事情發生爭執,
曉陽更借機大發脾氣並向漫姿提出分手

第二十三集
蔣勵經過醫生評估後,證實她患上了創傷後遺症;
花拉未有回公司工作,眾同事以為因嘉瑜影響;
蔣元到花拉家探訪才知道她因為保護演唱失敗的高興而受傷。
蔣勵病情每況愈下,更走上醫院天台企圖自殺。
蔣進成功擺脫過去吸毒的負面形象,
代表懋光出席國際性的經貿會議時,突然有記者向蔣進提出尖銳問題,
並且公開蔣進與情人親熱片段。
大仇得報的蔣昇與湯晴見面,得知秋萍原來一直隱瞞承天資助湯晴。
蔣進成為傳媒追訪目標,不堪壓力的蔣進飛車減壓遇上意外。
蔣元調查後發現是蔣昇出賣蔣進,怒不可遏決定找蔣昇對質。

第二十四集
湯晴得知蔣昇的卑鄙行徑後,決定與他離婚;
蔣進死後承天後如常回到懋光工作,但承受不住喪子之痛暈倒。
蔣昇在街上被一群打手帶走毒打,更被打斷一腿。
承天在家中休養,將懋光的重要決定交由詩琳打理;
詩琳早有吞併懋光的野心,更在承天的背後與手下搞婚外情。
蔣勵在曉陽的悉心照顧下,病情大為好轉,秋萍終認同曉陽。
小田出外取材時遇上外國明星來港探訪,更發現小明的身影。
蔣元驚悉高興放棄演藝事業,與花拉見面了解情況後,
終得知嘉瑜的父親收買花拉一事。
曉陽得知蔣元為了花拉放棄合作計劃,決定向他提出辭職。

第二十五集
蔣元放棄與嘉瑜父親的合作計劃,曉陽因而決定辭職,
同時,漫姿與曉陽正式分手,更搬出曉陽的居所。
因為承天一直休養,懋光的重大決定都交由詩琳處理,
秋萍欲插手卻被詩琳處處打壓。
漫姿與曉陽分手後,秋芹借機向漫姿表示好感,但漫姿未能接受。
蔣元得知蔣昇出院後,不計前嫌讓他回到自己身邊工作。
小田一直未能放下小明,竟喬裝潛入化妝間與小明見面,
小明竟表示不認識他,更稱自己失去了一段記憶。
秋萍欲掌握詩琳的犯罪證據,
又擔心被承天發現,故指使曉陽對詩琳進行調查。

第二十六集
承天為了安撫蔣勵,決定讓曉陽加入懋光。
曉陽暗地邀約詩琳見面,並表示已掌握她背夫偷漢的罪證,
要脅詩琳交出她所建立的人脈。
曉陽推出手機應用程式計劃以對抗蔣元的公司,
蔣元沒有不滿反鼓勵曉陽努力工作,用心照顧蔣勵。
曉陽與蔣勵的婚事消息傳開,漫姿未感驚訝;
漫姿發現秋芹近日不知所蹤,原來秋芹與前女友姍姍重遇。
蔣元決定正式與嘉瑜離婚;
蔣元與花拉拜祭花拉的前夫,蔣元更在墓前說出心底話。
蔣元與花拉回家時,遇上小明;
蔣元將小明的遭遇告知小田,小田即趕到片場與小明見面。

第二十七集
蔣元懷疑蔣進並非死於自殺,更將自己的推測與漫姿等人分享;
蔣昇尋找湯晴時,發現她已經另結新歡。
蔣昇因為未能放下害死蔣進的罪咎感,決定參加外國的投資計劃。
小明自從與小田相認後,便努力找尋自己失去了的記憶;
另一方面,小明的經理人與小田見面,小田在其游說下決定離開小明。
承天見曉陽在懋光的勢力愈來愈大,便決定出手阻撓;
殊不知承天此時被捲入一宗貪污案,終不堪壓力中風暈倒。
懋光的股東更趁機推舉曉陽出任主席一職;
承天甦醒後,發現自己失去語言能力而大受打擊。

第二十八集
曉陽成為懋光主席後即將承天的舊部下調往外地;
漫姿和秋芹談論起蔣進留給蔣勵的遺言之事,
漫姿覺得可疑回公司與蔣元等人討論,
眾人開始懷疑蔣進的死可能與曉陽有關係。
蔣元得知蔣昇投資的外國計劃原來是騙局,
蔣昇為保自尊竟逃避與親朋好友見面。
蔣元與花拉復合後,發現花拉懷上自己骨肉,興奮不已。
秋芹借故到蔣家探望蔣勵,其實為了搜集曉陽的罪證,
更得知蔣勵懷疑曉陽在外另結新歡。
一無所有的蔣昇為了重拾希望,便與湯晴見面,
但之後卻情緒失控刺傷了湯晴丈夫。
蔣家眾人接連遭遇不測,蔣元憤怒不已,對曉陽大興問罪。

第二十九集
蔣昇受到打擊後精神異常,終日瘋瘋癲癲。
秋芹故意與漫姿保持距離,令漫姿誤會秋芹癌症復發。
詩琳對曉陽日久生情,為了得到曉陽,
竟安排傳媒公開自己與曉陽的關係。
曉陽成功控制懋光的一切後,獨自到醫院探望承天並出言挑釁。
曉陽回家後遇見傷心的蔣勵,
曉陽坦言對蔣勵並無愛意,蔣勵氣憤得離家出走。
曉陽未能放下漫姿,向漫姿表白,更阻止漫姿與秋芹交往。
小田為官司而苦惱,小明出現並告知他已恢復記憶;
但是小田害怕影響小明的前途,
狠心地拒絕小明好意,決定自己承擔一切。

第三十集
曉陽控告蔣元及小田入侵懋光的電腦,並借機會吞併蔣元的公司;
蔣元失去事業並沒有感到遺憾,
因他得知花拉已經懷有自己骨肉,
欲從此放下一切與花拉組織家庭。
曉陽得知秋芹與漫姿的關係後,再次挽回漫姿,卻被漫姿拒絕。
花拉與漫姿到商場購買嬰兒用品時,
突然有車衝向漫姿,花拉為救漫姿受了重傷。
承天心灰意冷拒絕接受物理治療,
蔣元與高興前來探望並出言鼓勵。
蔣昇患上精神病後蔣元不時探望,
並將自己的心底話與他傾訴。
蔣元得知曉陽獲得傑出青年商家後,
便偷偷出席曉陽的頒獎禮,決定要清算舊賬...(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