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天眼 分集劇情介紹1-20(THE END)

第一集
司徒舜收到線報將有金行劫案發生,
於是與眾警員在天眼控制室密切監察;
當其他人已疲態盡露時,
司徒舜仍能找出可疑人物並得知哪間是目標金行。
吳珍妮與藍菱遇上警匪雙方槍戰幸被司徒舜所救,
令珍妮對他留下深刻印象。
司徒舜與同僚黃雅晴同行時,司徒舜竟干預到毒品調查科的工作,
引起其上司戚令儀不滿。
珍妮回到吳佐治私家偵探社後,一名與司徒舜一模一樣,
但自稱莊尼的男子出現提出委託,
要求偵探社將監視程式安裝在毒品頭子大灰熊的手機內。
珍妮為完成任務打扮成美艷女子接近大灰熊;
珍妮危急時幸得莊尼現身相救。
閉路電視拍得有男子在工廈單位縱火,
翌日令儀與警員到司徒舜家請他回警署協助調查;
司徒舜未能說出昨晚行蹤,
更看到工廈的閉路電視片段中一個和自己樣貌極度相似的人在縱火。
新聞報道司徒舜因縱火案被查,
吳佐治與倪富貴表示原來委託人是黑警,珍妮得知後心死如灰

第二集
司徒舜與雅晴回到縱火現場,希望找到證據證明自己清白;
珍妮到法庭旁聽司徒舜縱火一案,
庭上證人保安員范飛的作供及指控均指向司徒舜,形勢相當不利。
辯方律師突然請來名媛周靜雯出庭作證;陪審團最後宣告司徒舜無罪。
令儀召見司徒舜,告知他將被調職,司徒舜感不滿更毅然辭職。
十八個月後,珍妮在商場升降機重遇司徒舜,但豈料對方卻不認得自己。
鄭力行發現有人偷拍裙底,並與司徒舜合力制伏色魔。
司徒舜離開警隊後任職逸名軒的保安經理,
逸名軒聘請新保安員,范飛送禮予總經理江明威希望謀得一職;
想不到力行亦有投考。

第三集
司徒舜向新入職的范飛與力行介紹酒店各處設施,
表示45樓是老闆江匯海的住所;
力行巡視時看見朱露絲正為匯海送餐,發現保安森嚴。
珍妮與藍菱進行調查時遇上有男子偷拍二人,
藍菱更對該男子大有好感。
錢生委託偵探社調查老婆是否有外遇,
珍妮與藍菱便暗中跟蹤錢太,發現她前往逸名軒,
因此吳佐治打算入住逸名軒以作深入調查。
匯海於咖啡室內聽到女作家郭凱瑤投訴,上前慰問後得知其發怒原委。
司徒舜調查後認為珍妮是證明自己清白的唯一的線索,
更與力行一起尋找珍妮卻無功而回;
想不到翌日在逸名軒大堂,他竟然見到珍妮的身影。

第四集
司徒舜向珍妮查問有關跟他樣貌相同的男子一事,
可是珍妮卻裝作不認識他。
藍菱扮作侍應生偷影錢太,卻遇上早前有好感的攝影師倫泰麟。
佐治親自出馬卻被打傷,珍妮跟蹤對方時得司徒舜協助。
酒店內舉行派對慰勞大家,派對上匯海認識了凱瑤的侄女,原來是令儀。
司徒舜苦苦追問珍妮縱火當晚發生甚麼事,
幾番轉拆後才珍妮讓相信他們原來是兩個不同的人。
珍妮、力行與司徒舜在分析案情,
發現可能縱火男子是司徒舜的孿生兄弟;
得力行之助司徒舜從母親聽到弟弟在出生後夭折一事。
司徒舜與力行覺得事有蹺蹊,決定尋找當年的接生婆

第五集
司徒舜等人隨線索找尋弟弟下落,
從弟弟鄰居口中得知弟弟的養父母早逝,但對其下落卻一無所知。
藍菱不能忍受偵探社落伍的營運手法及器材,遂離開偵探社。
因力行掉了零錢包,卻令司徒舜與他得知珍妮有過目不忘的能力。
珍妮認真回想後記起「戴富龍」的名字,三人找到富龍的外婆梅婆,
梅婆說出富龍與貌似司徒舜的人已逃到馬來西亞。
藍菱帶珍妮到自己新開設的「女優偵信」,更再次邀珍妮加盟。
司徒舜協助雅晴到連環爆竊案現場視察,令儀得知後怪責雅晴。
想不到倫泰麟就是戴富龍,而他潛入豪宅偷竊時被雅晴等人發現

第六集
梅婆苦勸力行二人收手,但力行只是唯唯諾諾;
力行忽然間頭痛難當,止痛時前事不禁在腦海湧現。
力行回到逸名軒見到司徒舜也感到頭痛,
還表示擔心弟弟安危,力行不禁感動。
藍菱的「女優偵信」開幕並舉行派對,佐治亦特意前來;
派對上鍾太因女兒秀琪離家出走請求藍菱協助,
結果藍菱向佐治下戰書,看那所偵探社能最快破案。
逸名軒舉行「暗中遇見你」活動,讓男女在漆黑中認識對方。
范飛竟趁活動陷害司徒舜及力行。
另一方面,富龍為調查頸鏈是否在匯海手上,
刻意接近露絲,更邀她一同出席「暗中遇見你」活動…

第七集
藍菱與珍妮在咖啡店監視秀琪與朋友會面時,
佐治等出現阻礙,富龍突現身阻擋佐治眾人,讓珍妮能跟蹤秀琪。
偏僻小路上發現女屍,
警方調查後指是被的士高速撞死,但卻沒法得知死者身分。
雅晴對於令儀的命令不知從何入手,特向司徒舜詢問意見。
力行發現司徒舜貼滿懸案的白板,便試探他對被冤枉縱火的看法。
秀琪發現男友出軌更被對方抱棄;
見秀琪情緒激動跌倒地上,珍妮現身攙扶卻洩露了身分。
秀琪失蹤,珍妮靈光一閃找出線索;
另一方面,司徒舜在離職司機的資料中發現曾被他拘捕過的的士司機,
遂與雅晴前往調查…

第八集
司徒舜沒法聯絡上珍妮覺得事有蹺蹊,立即着雅晴分頭調查。
珍妮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與秀琪被鎖上鎖鏈,
司徒舜查到女司機麗嫻的資料,被拘捕時她卻冷靜如斯;
警方無法尋得珍妮二人下落,更被麗嫻誤導,
幸司徒舜憑麗嫻說詞推測到二人所在地。
藍菱為珍妮舉行祝捷會,珍妮感謝司徒舜相救,
藍菱在旁推波助瀾,迫司徒舜收珍妮為徒。
力行搬着行李到場,透露被業主迫遷,
司徒舜最終讓他暫住天台的雜物房。
美女韓晨入住逸名軒,明威欲借機接近卻被打;
力行行經明威身旁時,嗅出與昔日伏擊自己的神秘人的香水氣味…

第九集
佐治欺騙珍妮說接了大生意,
結果他與富貴只能以找出尋人啟事上的目標人物維生。
女優偵訊接到委託,調查一男子是否裝作雙腳神經受損,以騙取保險金。
富龍用假的血燕向藍菱獻殷勤,更得藍菱請他回家。
珍妮連夜跟蹤更爬上樹作監視,卻因空肚而不停打嗝;
力行路過見狀便買了麵包給她。
司徒舜以「貪心的小黃狗」的故事來給珍妮提示,
結果她得到啟發破解案件。
匯海得知韓晨不滿明威的品行,
力行提議相約韓晨晚飯作賠罪,匯海亦邀凱瑤一同出席。
席上凱瑤對韓晨的神秘感大感興趣。
另一方面,力行則趁機潛入韓晨的房間…

第十集
力行惆悵連午膳時間也與司徒舜一起,
沒機會監視韓晨,只好趁空檔囑咐富龍負責監視。
珍妮回佐治偵探社拿取監聽電話軟件,
發現偵探社變作「東南亞食品專門店」。
珍妮與司徒舜查案後在簷篷下避雨;
珍妮打嗝發作,司徒舜便按着她的尾指止住打嗝,二人更四目交投。
凱遙寫小說不順心,原來她欲把韓晨寫入小說卻苦無頭緒,
結果凱遙竟拜託力行留意韓晨的舉動。
力行跟蹤韓晨時似被她察覺,力行心生一計致電凱遙。
司徒舜前往戲院途中被三名早前入住逸名軒的南亞裔住客脅持;
力行得知司徒舜被捉,立即與富龍前往營救…

第十一集
力行將自己的身分和盤托出,司徒舜聽罷百感交集。
司徒夫婦趕到醫院,終得知力行就是細孖一事。
珍妮餵力行進食,
司徒舜見狀知道力行對珍妮的感情,暗自決定退出。
令儀調查南亞裔人房間時順道探望凱瑤,
發現她狀態甚差,凱瑤透露每晚聽到嬰兒哭聲。
力行出院後與司徒舜消除隔閡,二人冰釋前嫌。
凱瑤被嬰兒叫聲影響,更懷疑是鬼神作怪;
韓晨得知後便邀請凱瑤入住她的房間。
力行邀約珍妮晚餐,
漫步沙灘時力行拿出相機腳架替珍妮拍攝「光畫」,逗得珍妮笑逐顏開。
韓晨應Mr. Pittman之約相見,二人爭持不下舉槍雙向…

第十二集
警方到達槍戰現場發現五具屍體;
令儀找司徒舜協助,告之驗屍報告上發現屍體留有月下香的香水,
司徒舜不禁聯想起韓晨。
力行約珍妮拍攝光畫時向她表示愛意;
珍妮不知所措,藉詞離開。
力行遂以莊尼名義發短訊給珍妮,
之後更向珍妮出示自己是莊尼的證據。
珍妮調查地盤監守自盜案時,被工人發現追趕,幸好力行及時相救。
凱瑤偷進韓晨房間欲放下致謝咭時,卻遇上神秘人。
凱瑤構思新作時令儀出現探望,
更希望凱瑤能幫助遇上財困的父親,卻惹得她生氣。
令儀到凱瑤房間後突然昏迷,醒來後卻發現凱瑤躺在地上…

第十三集
警方到現場搜證,令儀被帶回警署調查;
司徒舜與力行及雅晴回到案發現場調查,
韓晨出現表示自己有不在場證明。
珍妮與力行參與art jamming畫班,
力行將繪畫珍妮的畫像送給珍妮,但珍妮拒絕接受並向力行提出分手。
司徒舜成功尋回凱瑤的寵物愛犬Capital,更在牠身上找出一塊布碎;
司徒舜引出疑兇並欲說服他轉作污點證人之際,對方發難逃走後被殺。
令儀獲釋後執拾凱瑤的遺物,司徒舜看過凱瑤新寫的小說手稿,
猜想她可能撞破兇手秘密才被滅口。
力行對分手之事心感不忿,
終從藍菱口中得知珍妮一直喜歡的是司徒舜…

第十四集
司徒舜擔心力行會對二姑不利,覓得二姑後指若有需要時可聯絡他。
佐治的私家偵探社變成東南亞食品市場,
富貴帶來印尼食品的總代理,指欲與佐治合作。
二姑遇上意外,因死前曾致電司徒舜,
因此被邀協助調查的司徒舜在錄口供時得知力行對二姑見死不救。
司徒舜離開時見到富龍,
富龍終將自己與力行的身分和盤托出,司徒舜聽後大受打擊。
司徒舜回到辦公室,發現抽屜放有男裝名表及手機,於是使計反查出嫁禍者。
匯海約見司徒舜,希望他能到沙巴管理度假屋,
司徒舜明白匯海欲把自己調走,主動向他辭職…

第十五集
司徒舜欲以親情勸服力行罷手,可惜力行卻愈來愈偏執;
另一方面,匯海突然晉升入職不久的力行為保安經理。
匯海應邀出席舊拍檔胡金耀的晚宴,
金耀帶匯海到設有嚴密保案系統的收藏室,
指已購入當年大家渴望得到的名畫「生與死」。
佐治將賣樓得來的錢交給了印尼食品代理人後卻發現被騙;
結果佐治藉口往菲律賓發展,着珍妮先到藍菱家暫住。
藍菱與富龍前往探望梅婆,梅婆順勢撮合二人;
富龍覺得不可再瞞下去,便向藍菱坦白一切。
韓晨房間突然起火,力行滅火後支開范飛;
力行到匯海書房打開其夾萬時,匯海與韓晨同時出現…

第十六集
司徒舜突然邀請珍妮見面,珍妮卻發現司徒舜與靜雯十指緊扣。
司徒舜回警署正式復職,卻受到下屬閒言閒語。
司徒舜將跟蹤韓晨至金耀大宅一事告之令儀,
指凱瑤之死懷疑與匯海有關。
珍妮發現富貴騙取了佐治的財產及店鋪,亦終與佐治相遇。
力行提出要搬到逸名軒居住,司徒舜明白他為了不受自己監視。
力行約富龍相見,託他協助偷取名畫卻遭拒絕。
珍妮慰問失落的藍菱時,藍菱無意透露富龍的身分,
而珍妮亦說出莊尼就是力行一事。
靜雯邀請司徒舜看電影,離開時兩人碰見珍妮,
司徒舜才故意牽着靜雯的手扮作甜蜜。

第十七集
珍妮前往靜雯居住的酒店質問她與司徒舜是否假扮情侶;
司徒舜與雅晴在監視逸名軒期間,珍妮前來質問司徒舜為何當回警察。
韓晨獨自到養狗場,卻未知她有何企圖。
珍妮發現佐治似乎想向富貴報仇,
私下找富貴希望他可假裝向佐治道歉,將大事化小。
力行選擇了父母結婚周年紀念日偷取名畫,
因司徒舜將請假在家,而自己亦會出席;
席間兄弟二人以電話發放訊息,一場暗戰在司徒家展開。
富龍開啟夾萬順利帶走名畫,韓晨接過畫後二人分頭逃走;
富龍斥責力行出賣兄弟憤然離去。
力行沒有理會富龍,拿着手槍前往匯海房間…

第十八集
力行慌忙逃走之際,司徒舜駕車駛至救他離開;
力行指嚇司徒舜無效,終令汽車失控撞向石壆;
力行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被困在廢棄廠房,雙手雙腳被鐵鏈鎖着。
司徒舜游說富龍,他遂將「極光之星」仍在逸名軒之事告之司徒舜。
藍菱與珍妮同病相憐互相訴苦時,
珍妮想起曾看過富貴的電腦正處理一個Logo圖像,
令珍妮懷疑富貴偽造文件。
匯海宣布力行被辭退,稍後卻收到力行的短訊。
匯海埋伏殺手計劃失敗,竟派人捉富龍回逸名軒,藉此要脅力行現身。
力行迷糊間醒來,發現身處海上。
司徒舜救出富龍,並找出賊贓,匯海出手還擊…

第十九集
富龍相約了藍菱見面,更向她解釋為何幫助司徒舜,
之後更拿出戒指向藍菱求婚。
珍妮約司徒舜看電影,可是卻發現他一臉倦容又精神緊張,
更不斷說力行已跳了船快回到香港。
匯海出庭時見金耀出現在旁聽席上,不禁成為驚弓之鳥;
案件完結,眾人遇見力行,力行向司徒舜表示悔意,
還跟珍妮及富龍等人道歉。
因司徒舜經常懷疑力行圖謀不軌,終導致自己情緒失控。
醫生給司徒舜與力行開了安眠藥,司徒舜半夜夢醒心感不安,
到力行房間查看見床上有人,才稍放下心;
豈料半夜有來電告之,指珍妮受到襲擊重傷入院…

第二十集
司徒舜被捕,警方指除發現血液及指紋等證據,
還指出當晚閉路電視錄到與他打扮相似的男人離開家門。
司徒夫婦終明白力行回來是要陷害司徒舜,力行反指他們偏心。
司徒舜於羈留室向令儀及雅晴解釋整件事情;
力行接到范飛電話,他投訴被力行利用。
司徒舜感應到力行夢境,得知他打算殺人滅口。
得雅晴協助司徒舜成功逃走,令儀則利用天眼追查力行行蹤。
范飛登上過境巴士欲離開香港時忽然力行出現,司徒舜也及時趕上巴士。
力行途中拔槍脅持司機駛進木廠,范飛趁混亂離開,
力行開槍時流彈卻打中了車上小孩…(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