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收規華 分集劇情介紹1-20(THE END)

第一集
自梳女梁芯買菜時遇上大戶人家的大倌,
梁芯提醒負責照顧大倌的齊姑,
指最近拐帶小童個案急增,怎料大倌真的被擄走。
勇敢正直的探員沈一然在街頭拘捕了小偷,
遇上同僚金華後他竟替小偷辯護。
金華發現有人鬼祟地抱着小孩,覺得事有蹺蹊便拔足追趕。
因英國來的上司重視小孩被拐案,
探長呂國遂要求所有探員取消休假以調查案件;
金華將收規回來的金錢分派各人,可是一然卻拒絕接收。
梁芯的好姊妹花影月是妓院「歡得」的花魁,梁芯負責替影月梳頭。
有人送來人稱「十一少」莊文韜的邀請函,
着影月出席,席上影月與藍彩蝶針鋒相對,
更打賭今晚誰會取得文韜的歡心。
影月離開酒家,遇見探望賣花女小蓮及蓮婆婆的梁芯;
小蓮被拐,梁芯追趕時遇上一然,
二人一起尋找可惜無功而還。
梁芯回家時不禁想起以前與影月一同被拐的往事;
梁芯更為尋覓小蓮梁芯更辭去了工作

第二集
金華成功救人後前往大倌的居所收取賞金餘款時被齊姑看見,
更將此事告知梁芯。
魚販寶少前來探望影月,金華扮作要與影月「執寨廳」,
成功誘使寶少決定明日為影月「執寨廳」。
莊傲山為瑞豐年米行老闆,其二姨太何芸芳更是其得力助手;
芸芳懷疑有人偷米,略施小計便令犯人露出馬腳。
因文韜剛巧也打算在今天與彩蝶「執寨廳」,因此玉嬌先着影月改期;
寶少不滿怒氣沖沖,宴席二人更比併燒銀紙。
傲山收到「打單信」後到警局報案,發現呂國欲敲詐憤然離開。
呂國聽到文韜與寶少爭執之事,便借題發揮到傲山的住宅拘捕文韜

第三集
一然被投閒置散,尋找失蹤狗隻露絲的影蹤時遇見梁芯;
梁芯談起自己的身世,一然提議她可以登報尋親。
梁芯師傅美蘭年輕時曾照顧過的蘇菲雖嫁往英國,
但因丈夫查爾頓被調職遂一同回港,
蘇菲更以每天五元請梁芯煮菜。
梁芯與一然從報館離開後遇見瘋婦良嫂,
一然更替良嫂調查其丈夫司徒志良下落,
因此認識了貿易公司老闆伍世昌。
金華欠下五百元賭債,心生一計向歡得的鴇母及眾妓女表示收到消息,
指禁娼專員將要來港視察,若給他五百元,便告訴她們誰人是專員。
查爾頓來到歡得不受重視,反而喬裝專員羅拔臣進場時成為上賓

第四集
歡得眾妓女齊集大堂,玉嬌與彩蝶分別向影月施壓要金華交回金錢。
石九發現梁芯刊登的尋親啟事,眾人猜度她的胎印位置在那裏。
剛巧影月尋找金華,金華潛到梁芯的住所更窺見她的胎印。
影月與梁芯爭吵起來,影月更重提當日被拐全因梁芯所造成。
金華於賭場輸掉了金錢,被世昌要脅他成為自己手下。
四大妓寨的妓女齊集禁娼專員家門外要求接見,蘇菲卻不許他們內進;
呂國提出由警方作代表交涉,但結果反惹怒專員。
良嫂於街上發現丈夫志良,可是正有人追殺他。
志良把良嫂躲起來後帶傷逃進警局,向一然表明身分後便暈了過去

第五集
一然單人匹馬在世昌手下手中救走志良,
逃走途中遇上良嫂與梁芯,一然帶他們到安全的地方暫避。
一然返回警署直接向鬼頭上司匯報志良與人口販賣的情況,
更說服上司親自前往安全屋,可是到達後卻發現空無一人。
四大妓寨的妓女再次聚集於專員府門外,蘇菲不敵群眾壓力,
表示查爾頓決定給予他們五年的時間。
一然調查傲山,發現他竟託世昌尋找自己的親生兒子。
查爾頓與蘇菲與一眾自梳女聚餐得到啟發改變心意,
率眾到歡得宣布禁娼令於月底生效。
線人向金華匯報發現志良的行蹤時,一然出現;
一然趕後卻發現志良已死去

第六集
影月告知玉嬌打算在禁娼限期前舉行一個「最後一夜」,
希望從恩客中獲得更多利益,某些妓女或許可以嫁作人婦。
可是到舉行當晚,眾人雖滿心期待卻發現門堪羅雀。
眾人離開妓院,彩蝶打算與薔薇珍珠租住廉價的平安棧,
影月則表示已租住大酒店。
良嫂暫居於梁芯處但突然打算自殺,
眾人希望精神病院來早點收留她。
影月返回酒店時見跟隨自己的四嫂拿着行李箱離開,
之後發現藏起的金條不翼而飛;
影月沒錢償還房租,金華則帶她到平安棧暫住。
一然收到彩蝶通知說兩名妓女被債主捉走,
一然欲救人反而被世昌向布朗警司投訴,終被降職。

第七集
一然被降職為軍裝警察,更要負責墳場一帶的夜更巡邏。
梁芯到平安棧探望影月,但影月叫梁芯不要再過問她的事;
影月與玉嬌會面,玉嬌介紹她當導遊女。
銀行發生行劫殺人案,印度籍保安被賊人殺死,
一然成功破案,但耀威則暗示一然註定要一世任軍裝警察。
世昌召見金華,要他救回行劫銀行的賊人。
姜老闆到瑞豐年米倉洽談購買事宜,文韜竟將下等米當成上等米介紹;
事件平息後傲山將訓練文韜之責交給芸芳。
文韜見傲山獨自外出於是跟隨在後,更以為一然是傲山的私生子。
影月當上「送出局」,被恩客欲強行帶走時,耀威出手解圍

第八集
金華告知梁芯有關影月被拘留之事,
梁芯成功借取三十元令影月獲得釋放。
梁芯帶影月回家可是眾人均不接受。
結果梁芯與她一同離開。
傲山邀請一然回家傾談家事,文韜偷聽二人對話。
為助影月重新做人,梁芯自願減低一半薪金,
希望蘇菲能同時聘用兩人。
梁芯收到通知指親生父親出現,但被金華發現該人是老千。
銀行劫犯大隻英被移送法院受審,
世昌派人於途中劫囚車救走他,並安排船隻送他離開,
可是大隻英卻表示離開前有一事要了結。
大隻英放火燒毀一然的住所;
一然身中多刀,不敵大隻英。
金華忽然來到,對着爭鬥中的二人開槍

第九集
金華勇救一然的事跡獲報館記者大肆報道;
影月看出梁芯對一然有意,
更大方承認自己喜歡金華,可是梁芯否認對一然動心。
蘇菲發現查爾頓結識她前與一塘西女子有一段情,
查爾頓還向她承認他已有一名私生女在西環。
查爾頓尋回私生女,影月竟然發現她是彩蝶,影月接受不了決意辭工。
因綺鈴離家出走,文韜為填房竟然主動向影月提出娶她過門當少奶,
還開出優厚條件,影月心動。
一然在巡邏期間遇上高利貸被毒打,令他耿耿於懷。
金華與影月晚飯,巧遇路過的一然與梁芯,
四人遂同桌吃飯,更連夜暢飲盡訴心事,都覺得痛快不已。

第十集
一然被調回早更與財叔一起到菜市場收規,但卻無法完成任務。
文韜與影月在酒樓假裝遇上傲山,
遂相邀一同吃飯,影月成功得傲山歡心。
金華見到影月與莊家會面大為緊張,影月心裏暗自高興。
呂國為留難一然,點名要求金華帶着一然到菜市場收規;
當一然回家後,覺得收規愧對父親將頭撞向牆身自殘。
梁芯胃痛情況沒有好轉,蘇菲了解後,
發現她其實是愛上了一然。
世昌因玉嬌之事而對專員不滿,
打算綁架彩蝶破壞他們這個幸福家庭。
金華為助一然立功,建議他向小混混阿文「買案」,
怎知卻遇上彩蝶與梁芯被綁架之事…

第十一集
一然拯救了專員女兒後眾人對他讚譽有嘉,
令他開始認同金華的說法。
彩蝶送上名貴手錶報答一然,更邀請他出席查爾頓家的派對;
金華見梁芯未能擔當舞伴,遂邀請影月出席。
派對上呂國眾人都祝賀查爾頓獲晉升成為總警司;
金華看準查爾頓孤身一人時,提出一然應該復職。
耀威收到世昌送來的盆桔,還附上數千元鈔票;
世昌提出邀請約呂國前來見面,呂國前來卻將鈔票退還給世昌。
影月為了與金華在一起,決定拒絕文韜的要求;
文韜在米倉時暈倒,傲山竟只緊張兒子的生育能力。
影月到金華家為他烹菜,金華向影月暗示二人只是兄妹關係…

第十二集
見影月哭着離開,梁芯見狀上前關心,卻被影月責罵。
影月於大雨中獨行時遇上傲山,傲山派人送上雨傘。
報刊刊登有關神勇幹探岑七公事跡的連載小說,
市民知道是描述一然的故事,引起全城熱話。
彩蝶追看連載小說,查爾頓明白岑七公的來歷,
得知彩蝶對一然有意思。
蘇菲懷疑梁芯已愛上一然,更教她試探一然。
影月探望文韜,芸芳欲趁打算擇日成親,可是文韜大發雷霆。
影月離開時遇上傲山,二人更到酒家喝酒。
一然再立大功,得到查爾頓及布朗警司大力讚賞,
而記者亦來臨警署作採訪報道。
金華覺得一然最近不斷立功懷疑他買案,便跟縱一然。

第十三集
布朗從小說得知一然被投閒置散後質問呂國;
呂國無奈重新分配工作,金華雖主動向耀威投誠,
但耀威認為金華是內應而拒絕。
文韜出院回家見影月與傲山在等候,傲山宣布迎娶影月過門。
婚宴結束後,金華與梁芯遇上被父母遺棄的小孩吳賤,
梁芯更說服他入住孤兒院。
查爾頓教彩蝶試探一然心意,反令一然醒覺梁芯亦曾試探自己。
梁芯於孤兒院踫見影月,坦然告知影月他曾試探一然;
金華看到影月與梁芯,卻不敢上前向梁芯表白。
當金華下定決心時,卻見一然走向梁芯。
晚上孤兒院來了身穿聖誕老人及精靈等服飾的哥哥,說要請小孩吃大餐…

第十四集
孤兒院發現六名兒童失蹤後報警,金華覺得事有可疑。
梁芯首次替一然下廚,卻被金華撞破。
梁芯着金華不要讓師傅知道。
蘇菲得知梁芯與一然開始發展,
自薦替梁芯作說客與美蘭商量,可是美蘭還是堅決反對。
得知影月有身孕傲山大喜,更警告芸芳及文韜不要胡來。
一然接到通知有人在昭關看見六名小孩在行乞,
警方將案件定為小童私自偷走。
金華晚上見梁芯還未返家,心急如焚,但一然卻不甚着緊;
美蘭率眾姊妹向他們潑水,示意梁芯不會再見他們。
影月於是在旁侍候傲山批腳時,影月看見其腳上的疤痕,
竟與當年拐走自己的販子一樣…

第十五集
金華與一然從麗姑口中得知梁芯所在後,便將梁芯救出,
梁芯更暫時與金華一然同住。
晚上樑芯隔着牆壁與一然訴心事;
金華走出房子,竟見到美蘭意欲上吊。
一然發現指在昭關看見六名小孩的證人有詐,得知是耀威幕後主使。
大雨滂陀之夜雨水沖刷泥土,六名小孩的屍首終於被發現。
金華發現耀威欲逮捕他,可是反遭耀威的手下毒打。
金華不欲一然遇害而梁芯變成寡婦,
加上消息據報耀威躲進九龍城寨,苦勸一然放棄追捕耀威,
但一然認為當警察不該貪生怕死。
金華希望梁芯以未婚妻的影響力勸一然留下,可是梁芯亦不欲阻止…

第十六集
九龍城寨內槍林彈雨,一然在生死存亡間,幸好金華及時趕到。
一然與金華攜手瓦解了販賣人口集團,二人被封為警隊雙雄。
呂國母親痛失孫兒傷心欲絕,更怪罪於呂國,呂國誓言要找一然報仇。
受到一然與金華的感染,七號警署眾人都辦事落力。
布朗說全部警司都十分滿意一然的表現,指他極有機會晉升為探長。
呂國接到神秘電話,有人以其妻及母親的性命作脅要求他見面。
影月終日不出房間而且食慾不振,傲山決定聘請梁芯照顧影月。
布朗說收到消息指查爾頓即將返回英國,決定屆時才對一然下手;
梁芯看見傲山腳上的疤痕,私下質問影月…

第十七集
影月央求梁芯別揭發傲山,免得她與胎兒失去依靠;
呂國母親過身舉殯,當一然等人來到時致祭時,
呂國卻表示不歡迎他,更將母親之死怪罪於一然。
一然前往拜祭亡父,發現墳墓被毀;
呂國現身承認所為,更囂張表示四大探長將會針對一然。
梁芯獨自在布置新房,一然回來後卻向梁芯表示希望將婚期押後,
指希望先迎娶彩蝶,承諾一年後返回梁芯身邊。
梁芯大受打擊哭成淚人。
金華收到彩蝶與一然的婚訊後,忍不住質問他,
方知道一然為了依靠查爾頓利用彩蝶。
梁芯打算離開西環尋找親生父母,更決定向傲山攤牌…

第十八集
婚禮上查爾頓突然心臟病發暈倒,現場混亂一片,
傲山見狀命槍手終止暗殺一然行動。
梁芯受襲受傷暈倒,醒過來向金華大嚷着知道行兇主謀是誰。
梁芯與金華商量,認為傲山可能對影月不利;
金華為助影月逃走,刻意將傲山的罪狀一一道出,
恰巧被路經大門的芸芳聽見。
連載小說將一然寫成為負心漢遭街坊鄙視,
金華卻把梁芯躲藏的地址交給他,更着一然帶同食物探望梁芯;
梁芯將訂情信物交回一然,二人分手。
影月見梁芯傷心不已,勸金華向梁芯表白。
查爾頓飯後獨自在餐廳外等候彩蝶與蘇菲時,突然有槍手向他開槍…

第十九集
查爾頓中槍案在現場找到的警槍證實是屬於一然,
布朗仍然下令全力通緝一然。
一然無處可逃,最後逃到梁芯與影月躲藏的小屋,四人再次聚首一堂;
金華分析形勢,三人應分途逃走,
而自己則留守找機會還一然清白。
打算趕往碼頭的梁芯與影月逃走時影月更有小產跡象,
迫不得已折返姑婆屋暫避。
蘇菲與彩蝶正準備回國時一然突然出現,
一然指會親手替查爾頓報仇,並取走掛在牆上的獵槍。
傲山的手下捉走影月;
一然則單人匹馬前往找呂國報仇,敵眾我寡一然不敵呂國等人,
幸金華於呂國後方出現攻其不備,成功救走一然…

第二十集
一然與金華墮崖後下落不明,傲山勢力大增更隻手遮天;
齊姑提議梁芯回大陸,但梁芯因影月而決定留下來。
影月誕下男嬰,
可是傲山吩咐所有人不可讓影月觸碰嬰兒,更與她斷絕關係。
傲山的兒子突不見了,另一邊廂,報刊連載小說報道神探雙雄再現;
記者見到梁芯與影月時更暗中遞上紙條,
二人跟隨地址前往,發現小屋內見到一名嬰兒。
呂國與傲山會面時被伏擊;
呂國中計被誘導說出自己所有的罪行,
另一方面,金華追捕傲山到一山頭處。
眾人生活回復平靜,影月勸金華考慮與梁芯表白,可是金華拒絕。
呂國為報仇偷襲金華,金華頭部中槍…(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