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衝線 分集劇情介紹1-20(THE END)

第一集
游達與葉輝廷自小因單車成為好友,二人在台灣重提十年前的約定以單車比賽;
話說一年前,在會計師樓工作的游達與好友兼同事黃一一、李志雄從南京出差回港,
因客戶投訴被經理黎義廉教訓了一頓。
寧希與兩位學妹朱珠及胡芯藍在同一會計師樓工作,三人也是同居密友。
資深秘書李慧雲是會計師樓的老臣子亦是游達的母親,
對游達及妮婭兄妹二人照顧得很好。
慧雲認為芯藍是她的最佳媳婦人選,
但游達卻希望先考到會計師牌才談戀愛。
游達熱愛騎單車,但當一一提起輝廷便覺不爽,
因當年游達與輝廷在多項單車比賽中分別奪冠,但從未同場較量。
台灣分公司派來的新同事竟是輝廷;
游達好奇輝廷離港十年在台灣的生活如何,輝廷卻隻字不提。
輝廷被編進Mike組內,寧希開生日會當眾邀請輝廷參加,
Mike警告輝廷若出席寧希生日會,便以後也不用上班

第二集
一直想相遇但又沒機會認識的單車少女終向輝廷相認,
原來她就是輝廷青梅竹馬的好友陽光,
亦是首天到會計師樓上班的A1職員;
想不到陽光母親宋彩娜比女兒更早出現,向職員派水果。
義廉指派游達做陽光的buddy協助她適應工作。
寧希着朱珠把午餐收據拿回公司申報公數,芯藍覺得此舉不妥。
義廉追究合夥人專用零食機的零食被買光的責任,陽光承認是她所為;
義廉施計讓同事排擠陽光。
嘉嘉發現寧希用公數吃飯花費八千,覺得寧希假公濟私。
陽光犯錯欲讓父親陽日出手擺平,
可是陽日指女兒已長大拒絕出手,要她自己的行為負責

第三集
陽光問游達如何認識輝廷,游達憶述當年事。
義廉派游達、陽光及輝廷隨寧希往台灣果園工作,
想不到慧雲竟替芯藍準備了機票讓她赴台與游達培養感情。
輝廷向陽光重提彼此相約每年在台灣見面之事,
再約陽光再到約定的地方見面。
陽光帶游達及芯藍到追分站,給他們講解追分及成功兩站的寓意。
寧希與義廉因為公司制度關係,
只能發展地下情約在台灣見面,卻被輝廷發現。
果園發薪日,寧希等在現場審核發薪流程,
游達從資料中懷疑有人做假數,寧希命他與輝廷及陽光查清楚

第四集
豐臣公司的吳先生夫婦投訴未能找出一筆為數三百萬元的去向,
義廉命一一等人在三天內找出答案。
寧希因游達與輝廷熟稔,要求游達說服輝廷轉到她的組內。
公司秘密網有人留言指豐臣的難題得以解決全靠輝廷,Mike責輝令他沒面子。
陽光與游達為阻止學生被欺負,結果與輝廷起爭執,
更指指輝廷變了,輝廷反提醒游達應成熟一點,還謂職場如戰場。
輝廷父親葉海龍對台灣的祖屋念念不忘,
自信只要有資金便能東山再起,
把構思的海龍商場成為事實,父子倆誓努力達成願望

第五集
朱珠向寧希借名牌手袋,寧希連同美容機借給她,
芯藍卻謂那款美容機內的塑膠有問題,供應商大環塑膠更要賠錢。
寧希把此事告知義廉,發現大環塑膠是Mike的客戶;
游達與輝廷向寧希報告玩具廠可能有問題,反被寧希斥責。
游達約輝廷到墳場,在兄長游之墳前稱輝廷是他最好的朋友,
輝廷則憶述自己十年前離港的原委。
輝廷拍到些可疑照片,游達懷疑玩具廠從內地買入次貨冒充自己生產轉售。
寧希怪義廉讓她接下玩具廠這宗生意,義廉說出如何利用游達與輝廷

第六集
Gilbert失勢,寧希與義廉在辦公室飲紅酒慶祝。
游達斥輝廷利用泉叔令其被解僱,輝廷反駁;
游達騎單車洩憤,陽光一路陪伴他。
海龍看出輝廷有心事,輝廷把泉叔的事告知;
輝廷與游達和好,並答應參加公司的單車隊。
義廉為寧希準備了升職派對並趁機公開二人關係,
可是寧希不肯出席並向他提出分手。
義廉借酒澆愁被慧雲看見,慧雲命游達前來協助。
寧希升職後想享受特權階級的待遇,卻發現被義廉故意阻撓。
寧希給游達的評核報告全是不及格的水平,
游達向義廉投訴,義廉卻認為合理;
游達忍不住衝口而出斥責義廉

第七集
游達明白被寧希寫不及格的表現報告,
恐今年升職機會渺茫,更擔心連累輝廷。
芯藍送紙杯蛋糕到慧雲家,看見游達為準備考試而憔悴不堪。
寧希強要慧雲給她安排經理房,慧雲只有把1003號房安排給她;
公司秘密網傳出1003號房已受Jack Chan的詛咒,寧希只覺傳言無聊。
寧希命朱珠回公司替她取記憶棒,結果朱珠被志雄嚇倒;
朱珠回家表示寧希的辦公室有鬼。
有輛巴士駛過,游達從後抱着陽光用身體擋污水,陽光剎那間有觸電感覺。
寧希逼慧雲給她安排另一房間;
慧雲把茶水間改建成經理房,
但遭同事們非議,在公司秘密網斥慧雲欺善怕惡

第八集
游達與慧雲到電腦部要求腦魔查出公司鬧鬼的傳言是由誰發出的,結果竟是志雄。
寧希堅持要換房,慧雲要求多給她一天時間;
慧雲成功說服義廉與寧希換房,寧希表面上讚賞慧雲,
慧雲表示只希望她不要再針對游達。
慧雲獲得公司嘉獎派她到台灣訓練新人,眾人為她慶祝。
寧希要求輝廷協助她搶走義廉的客戶,輝廷以不需游達入組為交換條件;
寧希成功搶到健活寶的生意,卻沒要求游達入組。
游達向輝廷追問,輝廷直認不諱還重提不會再讓人欺侮游達。
輝廷懷疑健活寶做假單,
寧希與他到台灣突擊檢查健活寶的貨倉及資產等,發現的確有問題

第九集
游達把志雄關在房內逼他溫習;寧希讓輝廷先回港,
她則留台調查並得知義廉放大假到了台灣。
游達與輝廷閒談間,知道對方已得悉義廉與寧希曾發展地下情。
寧希與輝廷找到解決健活寶問題的方法,寧希命輝廷直接處理。
寧希回憶十年前游之向她提出分手,原因是他的母親反對他們在一起;
慧雲拿出昔日寧希所送的鎖匙扣,追問寧希為何態度突變。
義廉知悉寧希憎恨慧雲的原因,自覺有責任拯救寧希。
芯藍把親手做的甜品送給游達及陽光,
陽光看見游達對芯藍的態度感到不爽。
游達與輝廷在同一考場考試時,要求像從前比賽前一樣互相打氣

第十集
陽光與游達及輝廷練車,
她埋怨車隊其他隊員不積極練車,因此從未贏得任何獎項。
慧雲因游之的事受困擾情緒失控,義廉認為是寧希的惡作劇。
朱珠得悉合夥人正考慮提升高級經理,而義廉亦是人選之一。
游達送花給芯藍被同事發現,被逼公開戀情。
寧希放風指義廉有意轉工,欲打擊他的升職機會。
義廉發現志雄賺外快的文件,要即時解僱志雄;
游達希望慧雲出手幫志雄,慧雲拒絕並出言忠告。
輝廷想出幫志雄的辦法,但要求以後由他保護陽光,
無論陽光有甚麼事,游達都不要再理會她,
也不需游達再做陽光工作上的buddy

第十一集
輝廷查得志雄賺外快的公司有位叫沈家儒的經理,輝廷提議可請他代為求情;
寧希則為了對付義廉竟約家儒見面。
游達問母親是否認識家儒,慧雲勸他少與此人來往。
輝廷趁義廉大罵眾人之際,頂撞義廉。
游達教導芯藍踏單車時總是提着輝廷及陽光,惹芯藍不滿;
另一方面,陽光被輝廷突如其來愛的告白嚇了一跳。
義廉在公司拼搏地通宵工作,又因見客跑了多層樓梯終暈倒被送醫院,
醫生指義廉心律減慢要小心治理。
義廉向寧希說出已致電合夥人,指自己身體狀況未能應付高級經理的工作,
更提醒寧希指家儒奸狡,恐她被利用了也不自知。

第十二集
游達考試及格卻發現慧雲反應冷淡,原來她正擔心妮婭。
游達以二千元作餌誘,邀妮婭到練習單車場地並介紹陽光給她認識。
海龍決心進軍內地茶餐廳,但資金不足,
輝廷答應替父籌錢,海龍卻謂自己會想辦法;
陽日約輝廷見面,想透過輝廷借錢給海龍。
陽日表示知道輝廷與陽光的事,催促輝廷要加把勁。
游達誤會妹妹,妮婭不滿兄母跟蹤她,陽光指慧雲對妮婭管得太嚴,
游達怪陽光批評他的母親又干涉他的家事。
陽光扭傷了腳,輝廷欲背她回家,
陽光忍不住問輝廷為何要對她這麼好。
義廉出院後首天上班,發現家儒在寧希協助下重返會計師樓。

第十三集
家儒一進公司便替各人爭取福利,籠絡人心。
家儒表示邀同事接受雜誌訪問,並已選定是陽光,卻被她拒絕。
游達與芯藍獨處時仍不停聊公事,令芯藍不滿。
妮婭託游達把拍攝實驗短片的劇照交給陽光,
慧雲提議妮婭也拍攝自己的作品,
游達建議以他與隊友參加單車比賽為題材。
芯藍向寧希訴說心事,謂與游達拍拖的感覺並非如想像中一樣;
另一方面,慧雲卻促兒子與芯藍參觀婚紗展為結婚作準備。
海龍向輝廷透露已找到人投資內地的港式茶餐廳,要他別再擔心。
單車選手選拔賽當日,嘉嘉替隊友打氣,
家儒指她將代表會計師樓接受傳媒訪問。

第十四集
陽光陪義廉練跑時聽了義廉的開解,不再氣嘉嘉出爾反爾。
義廉在田徑比賽中奪得亞軍,合夥人為義廉開慶祝會。
游達向輝廷等表示已與芯藍分手,陽光聞言立即約芯藍見面;
輝廷把收藏多年的項鏈送給陽光,陽光無法接受並謂一直以來只當輝廷是兄長。
游達勸輝廷盡快向陽光表白,又透露在餐廳看見家儒與寧希的客戶會面,
懷疑他私下拉攏客戶做企業併購。
芯藍隨朱珠參加單身派對,在派對上竟遇到志雄。
陽光早上聽了一個電話便哭着出門,
彩娜遂致電問游達,輝廷得知後立即傳短訊給陽光。
游達到醫院,聽了陽光說她的好友Katy的故事

第十五集
秘密網傳出寧希利用義廉上位後,
與義廉分手的消息,寧希認定是慧雲母子所為。
慧雲氣兒子瞞騙與芯藍分手的事,游達打算陪母到日本旅行贖罪。
寧希逼慧雲母子把事件擺平,
吵鬧間再有寧希的消息被上載,指寧希隱瞞公司賺外快。
寧希斥責義廉,義廉發誓不是他並把當年與家儒的過節詳告寧希。慧
雲查出家儒到台灣探望情婦Flora的,輝廷提供資料助義廉到台灣查清楚。
Katy手術後進展良好,但卻請陽光放棄她,讓她靜靜離開人世。
海龍知道兒子欲讓愛,鼓勵他應為自己爭取幸福。
陽光與游達及輝廷環島遊時,陽光遇上意外跌下山坡

第十六集
游達與輝廷及陽光回到酒店,
慧雲擔心又憤怒欲動手掌摑游達,陽光出手阻止。
游達從義廉處得悉游之在台灣發生的事,終明白母親心思。
陽光對游達態度有變,慧雲明白兒子因此而情緒低落。
義廉拿出在台灣搜集得來的證據,勸家儒自首。
義廉宣布他的組內只有一個升職位,游達與輝廷彷彿都心中有數。
陽光在醫院目睹家儒的女兒不讓他見妻子最後一面,
家儒借酒澆愁陽光一直陪伴他。
家儒感謝陽光沒像其他人一樣把他當作十惡不赦的人,決定退休回台灣。
Mike把高難度的工作推給游達處理,
寧希揚言若游達無法妥善處理,證明他無資格升職…

第十七集
游達懷疑公司提升他的決定,
輝廷也追問寧希為何沒有實踐推他上位的承諾。
游達傳短訊關心陽光的腳傷,又請陽光開解輝廷。
秘密網傳出不少對游達未夠資格升職的閒言閒語,
芯藍關心他的感受,又問起游達在台灣與陽光發生的事,
並表示真心祝福他與陽光。
游達查出出賣寧希的真兇,建議輝廷拿證據向寧希討價還價,
但輝廷卻不接受游達的好意。
游達到陽宅找陽光,陽光埋怨游達給她的消腫藥方令她的腳受罪;
游達把心底話說出,陽光被感動。
義廉約寧希晚上在她家樓下見面,
寧希以為義廉要向她示愛,誰知義廉只為給她遞上一疊照片…

第十八集
同事們為了義廉的賞金,人人都努力緝拿內奸;
慧雲透露她與芯藍把公司最近的錄影監察片段看完,
發現有天晚上有男人帶女性回公司,但看不清楚是誰。
慧雲查出有人使用游達的公司影印咭,
把合夥人Sam所的大客資料印出,慧雲推斷有人拾得後使用;
志雄承認曾拾得影印咭,但卻當晚飲醉而沒有印象。
陽光請輝廷協助游達找出真兇,輝廷請父親協助;
志雄記起當晚曾遇上的模特兒名字,他們回公司欲告知義廉,
卻發現對方已在義廉的辦公室內。
義廉把事情了結,但他勸志雄自動辭職。
游達因此事斥輝廷出賣志雄,二人更大打出手…

第十九集
義廉向同事們指新加坡最著名的會計師樓EVIF將來港競爭,
對方亦會參加業界的單車比賽,命一一、游達及輝廷必須替公司贏得冠軍。
一一表示欠了志雄,義廉認為可由後備陽光代替出賽。
寧希向游達透露她將轉到EVIF工作,
並把過去針對慧雲母子的原因說清楚,更謂會協助義廉完成比賽後才離職;
寧希更坦言會帶輝廷一同過檔。
公司職員中有四分之一辭職,慧雲與芯藍為此忙得不可開交。
芯藍約一一、游達及志雄到拳館,建議各人以打拳發洩心中的怨氣。
義廉得知寧希去意,寧希更提議義廉讓志雄完成單車比賽後才離開,
讓他好友留個紀念。

第二十集
眾人到台灣準備參賽;
慧雲提醒陽光,令她驟然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屬於自己的人生目標。
單車大賽前一晚,一一與三位好友到酒吧消遣,卻不慎扭傷了腳。
義廉找陽光代替出賽,芯藍表示陽光已回港;
義廉欲親自參賽卻力不從心。
豈料開賽前數分鐘竟陽光現身。
一一發現比賽結束後,芯藍第一個擁抱志雄;
游達希望與陽光和好如初,陽光卻故意避開他。
義廉多謝寧希協助他完成比賽,
二人憶起當初合作無間,義廉出言挽留寧希;
寧希開出條件,若義廉知道她何時第一次哭便會留下。
陽光對尋找人生目標毫無頭緒,陽日與彩娜把昔日故事告知女兒…(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