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治癒者/Healer 分集劇情介紹1-20 (THE END)

第1集
記者徐正厚跳車逃命

未來的社會資訊發達需要大量跑腿記者,徐正厚便是一名身手不凡的跑腿記者,
為了從一個胖子身上獲取一些資訊,
徐正厚拿起一台存有女人色情圖片的手機坐到胖子身邊,
胖子正在蹲守一個目標出現,徐正厚坐在胖子身邊故意流覽女人色情圖片,
胖子的注意力集中在徐正厚手中的手機上面,
徐正厚悄悄騰出另一隻手拿出一台高科技手機無線連接胖子身上的手機,
胖子渾然不知顧著觀看徐正厚手中的手機圖片,
徐正厚神不知鬼不覺從胖子的手機中無線獲取到一些資料資訊。
按照資訊的提示徐正厚坐地鐵找到了高姓先生,
與此同時之前被徐正厚獲取資訊的胖子也來到列車上尋找高先生,
徐正厚不動聲色接近高先生,做好帶高先生逃跑的準備。
英信跟徐正厚一樣同是一名跑腿記者,一個女明星疑似與男人私會,
英信扮成快遞員上門送貨給女明星,女明星開門迎接英信,
英信計上心來謊稱身體不適想喝水,女明星信以為真回屋到廚房拿水,
英信迅速走進屋中掏出相機拍下門邊的男人鞋子,女明星端著一杯水走了回來,
英信從女明星手中接過水杯喝了一口, 計上心來隨便說了一個收件人的姓名,
女明星見英信送錯快件哭笑不得,英信趁機溜出女明星的家。
徐正厚在列車上帶著高先生做好逃跑準備,幾個黑衣男子向高先生走了過來,
徐正厚心知不能再繼續停留在列車上,趁著幾個黑衣人沒有走過來的機會,
徐正厚帶著高先生從列車門跳了出去,
幾個黑衣男人見高先生在徐正厚的幫助下跳車逃跑,幾人跟著從車上跳了下來。
徐正厚帶著高先生一路狂奔,高先生體力不支癱坐在地上,
幾個黑衣人追了過來與徐正厚纏鬥,徐正厚費了一番力量打敗幾個黑衣人。
藏在不遠處的高先生早就嚇得沒了主心骨,徐正厚喘著粗氣從地上坐起來的時候,
高先生從藏身之處探出頭來看向徐正厚,
徐正厚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喘著粗氣目不轉睛看著高先生,
高先生經歷了跳車再被幾個黑衣人追趕,
整個人已是嚇得面色蒼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徐正厚雖然已經制服了幾個黑衣人,高先生依然一 臉驚恐趴在藏身之處,
慌慌張張的模樣像是擔心幾個黑衣人繼續從地上爬起來追趕他。

金文浩是一名電視臺記者,一次主持節目之前金文浩在更衣室更換衣服,
一個女同事從更衣室外面走了進來,金文浩跟女同事開起玩笑,
如果女同事提前十秒走進更衣室就可以看到金文浩裸身換衣服,
女同事知道金文浩是開玩笑,因此沒有跟金文浩吵架,
金文浩更換好衣服來到直播室主持節目,儀錶堂堂的他坐在鏡頭前顯得非常上鏡,
跟之前與女同事開玩笑調情的吊兒郎當形象天差地別。
英信媽拿著親人的相片陷入到思念中,相片中的親人已經去世,
英信媽每年在親人的祭日到來的時候就跟丈夫金文植在家吃飯,
金文植打電話給從事記者行業的弟弟金文浩
金文浩不願意跟哥嫂聚會,金文植只得掛掉電話陪伴英信媽。
金文浩雖然不願意到哥嫂家中聚會,但內心深處其實也非常思念逝世的親人,
晚上下班回到住處金文浩打開電腦觀看親人的相片,
相片帶領金文浩回到多年以前的場景,
當年金文浩與幾個親人一起玩耍,
逝世的親人在金文浩的幫助下照了一張合影相片。
回想完幫助親人照相的情景,金文浩陷入到了深思中,
英信媽在金文植的陪同下坐在餐桌前緬懷逝世的親人,
親人的相片就擺在餐桌上,英信媽一臉悲傷看著相片中的親人,
嘴中嘀咕著一些思念親人的話語,金文植站在一邊非常關心英信媽,
靜靜地聽著英信媽跟逝世的親人說話。
又是一天過去,英信搭乘公車準備執行新的任務,
公車司機迅速開動公車,英信來到車上站立不穩身子向前傾倒,
緊急關頭中一個年輕男人扶住了英信, 扶住英信的年輕男人正是徐正厚,
徐正厚眼疾手快扶住英信,幫助英信恢復重心,
英信經歷短暫的慌張差點在一車的乘車面前出洋相,
徐正厚忽然出手扶住了英信,
英信驚魂未定忘記向徐正厚道謝,雙眼中露出滿滿的慌張看著徐正厚。

第2集
徐正厚調查英信的身份

英信搭乘公車準備執行新的任務,公車司機迅速開動公車,
英信來到車上站立不穩身子向前傾倒,
緊急關頭中一個年輕男人扶住了英信,扶住英信的年輕男人正是徐正厚,
徐正厚眼疾手快扶住英信,幫助英信恢復重心,
英信經歷短暫的慌張差點在一車的乘車面前出洋相,
徐正厚忽然出手扶住了英信,
英信驚魂未定忘記向徐正厚道謝,雙眼中露出滿滿的慌張看著徐正厚。
英信父親是一名律師,從事主業的同時英信父親還經營著一家咖啡廳,
英信每次空閒的時候就來咖啡廳幫助父親營業,
徐正厚受上級命令暗中跟蹤英信,
英信的身份非常神秘 上級想查出英信的真實身份。
想要查出英信的真實身份必須獲取英信的DNA以便做親子鑒定。
徐正厚跟蹤英信踏上一輛公車,公車開動的時候英信坐在徐正厚面前的座椅上,
徐正厚伸手想扯斷幾根英信的頭髮,以便到時可以拿去醫院做鑒定,
英信忽然拿出一隻帽子戴在頭看,看起來像是發現徐正厚的意圖。
徐正厚見英信無原無故戴上帽子, 臉上升起無奈只得繼續想其它辦法。

公車到達一個網站英信下車離去,徐正厚從車上下來一路跟蹤英信,
上級跟徐正厚通電話,徐正厚心急如焚不知如何獲取英信的頭髮,
上級提醒徐正厚獲取英信的梳洗工具也可以做親子鑒定,
徐正厚在上級的提醒下尋找機會奪走英信身上的背包。
英信快步行走經過一個水果攤,徐正厚計上心來弄倒了水果攤,
攤主急得撿拾散落一地的水果,英信幫著攤主一起撿拾水果,
徐正厚計上心來上前佯裝幫攤主一起撿拾水果,
趁著英信不注意徐正厚偷走了英信身上的包包。
英信回過神來的時候徐正厚已經消失不見,
整條大街都看不到徐正厚的身影,徐正厚來到一間洗手間拿出英信的包包,
包包裡面沒有梳洗用品,徐正厚懊惱萬分認定英信是一個怪異的女人,
一般女人的包包裡面都有梳子等梳洗用品,英信的包包裡面卻只有幾支筆。
正當徐正厚在洗手間翻找包包中的物品之時,
英信忽然來到洗手間門外打電話報警,徐正厚吃了一驚轉身就想離去,
英信迅速拿起一支掃帚扣在洗手間的門上,
徐正厚臂力過人輕而易舉打開房門將英信拖到洗手間裡面,
英信大吃一驚在徐正厚懷中掙扎。

徐正厚趁機拿起一隻指甲剪向英信的手指探去,
英信吃了一驚以為徐正厚想傷害她,
徐正厚扮出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警告英信不能亂動,
英信嚇得不敢再反抗,只得瞪起驚恐的眼睛看著徐正厚拿起指甲剪往手指上移。
徐正厚順利剪下了英信手指上的指甲,指甲也可以用於做親子鑒定,
徐正厚得到指甲非常滿意,離去之時提醒英信以後不要再跟蹤壞人,
英信驚魂未定不知道徐正厚獲取指甲的原因,
徐正厚離去不久,英信癱坐在地上依然沒有從恐懼中恢復過來。
金文浩將一個同事喚到身邊,同事來到金文浩的辦公桌前,
金文浩拿起一份資料遞給同事,同事接過資料離去,
金文浩下班來到哥哥家看完嫂子,嫂子坐在床上休息,
金文浩拿起擺在床頭的相框懷念逝世的親人。
一個年輕女子站在天臺上想跳樓自殺,英信來到天臺上耐心開導年輕女子,
徐正厚站在拐角處拿起一副可以攝像的眼鏡拍攝年輕女子與英信談話的情景,
英信苦口婆心說服了年輕女子,年輕女子從臺階上下來撲進英信懷中。
徐正厚見英信已經成功救回了年輕女子,也就不再繼續錄影,
上級領導正在跟徐正厚通電話,徐正厚將現場發生的情況說了一遍,
領導得知徐正厚停止錄像,只得提醒徐正厚應該錄影,
徐正厚認為沒有錄影的必要,
之前英信勸說女子的時候已經說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話,
徐正厚已經錄下英信說重要的話的情景,因此沒有必要再繼續攝錄下去。
年輕女子在英信的陪同下回到住處,
徐正厚悄悄潛入到房間裡面尋找一些機秘資料,
英信在房外陪女子聊天,徐正厚在房間四處搜尋發現牆壁上貼著一些相片,
相片中的人正是徐正厚想尋找的高先生,
不久之前徐正厚在列車上遇到高先生,後來有一夥黑衣人追捕高先生,
徐正厚帶著高先生從列車上跳下來逃跑,高先生趁著徐正厚跟黑衣人纏鬥悄然離去。

第3集劇情
文浩因為怎麼也忘不掉那天發生的事情而倍感痛苦,
而得知了巨大新聞線索的英信還在苦惱自己要不要將其寫成新聞。
另一邊,正厚為了抓到誣陷自己的兇手而密切地監視著英信,
卻發現了另一個也在背後監視著英信的人,並經過調查得知是文浩。

第4集
正厚為了用英信當做誘餌不斷偽裝自己,
加入了英信所在的公司,並當上了英信的後輩。
英信的新聞發出,反響極大,
觸動了上層階段的利益,文浩感到英信陷入危險的境地之中。
上層的人為了找到朱妍的下落,用蠻力威脅英信。
正厚裝傻被打,並假裝逃跑。
為了保護英信,正厚被迫用Healer的身份出擊。
正厚要在保護自己和英信的安危之間做出艱難的選擇。

第5集
正厚的搭檔警告她不要腦子發熱做危險的事情。
文浩正在猶豫要不要告訴明熙有關智安事情的真相時,
明熙發病,文植出面警告了文浩。
英信為了繼續跟進朱妍熙事件之後的報導,帶著正厚去找了黃社長,
但是卻有裴尚修帶人守在那裡,以及正在監視他們的尹刑警。

第6集
在正厚的隨機應變之下逃出黃社長家的英信接受了尹刑警的調查。
正厚成功的騙了裴尚修,文植利用輿論將朱妍熙變成了壞女人,
再也無法容忍的英信打電話給了文浩。
當天晚上,正厚突然向英信告白。

第7集
文浩為了將英信變成名副其實的記者,開始了對她進行一對一的訓練,
正厚對文浩這樣的舉動感到很在意。
文植也對英信的背景起疑暗自開始調查她。
忙於雙重生活的正厚,接到了文浩新的拜託,
那就是要他負責保護英信的安全。
這時,英信收到了來自Healer的短信。

第8集
得知自己被Healer接近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文浩,
讓英信大受打擊,落寞地走出辦公室。
這一切被正厚知道,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除這個誤會。
裴尚修在停車場把蔡英信的資料給了金文植,
金文植覺得那百分百是智安,不禁亂了分寸。
吳秘書卻在此時瞞著金文植計畫解決掉英信。
得知英信陷入危機的文浩和正厚同時趕去營救,最終正厚成功救了英信。

第9集
金文浩趕上了樓頂,為了保護英信準備帶她回自己家。
英信卻想要再和Healer見上一面。
英信留下字條,趁文浩離開時也離開了文浩的家。
英信給豐洙打了電話,聊到很晚,
英信告訴他,她一直在等人,可他沒有出現。
正厚知道英信等的是自己,看著英信受煎熬,
正厚第一次對於自己的存在感到了厭惡。
金文浩告訴英信,她要想度過危險只有兩條路。
英信選擇讓自己成為有名的記者,讓壞人不敢輕易傷害自己。

第10集
在文浩的幫助下,金義燦的採訪新聞順利播了出去。
新聞發佈後,英信成為了全國有名的記者。
正厚回到住所,終於見到了自己的師傅,並得知了與父親自殺有關的事實。
正厚邀請英信到自己的秘密空間,準備告白。
金文浩無意發現了從朴豐洙衣服上掉出來的英信的舊手機,開始懷疑朴豐洙是Healer。

第11集
正厚以Healer的身份見了文浩,此時的文浩想要利用正厚,
正厚卻為了給父親洗脫罪名而不得不接受了文浩的提議。
正厚收到了來自英信的郵件,
英信帶著Healer的信任,和正厚兩人各自前往約定的見面地點。

第12集劇情
金文植懷疑正厚就是Healer,將正厚帶到自己家,
並讓崔明熙與他見面來判斷正厚是不是那天夜闖他家的Healer。
崔明熙帶正厚來到自己的房間,向他介紹了照片中的女兒,
正厚驚訝地發現智安就是英信。
得知這一驚人發現,正厚內心崩潰不已。
憤怒的正厚警告金文浩從今以後不要再插手他和英信的事。
身心俱疲的正厚來到咖啡店找英信,
心軟的英信答應正厚留宿在自己家中,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動。

第13集
英信開始懷疑豐洙的真實身份,並且著手尋找蛛絲馬跡的證據。
只有英信的名字能夠讓生氣的正厚平靜下來,
文浩告訴正厚他們的敵人是誰,正厚雖然對文浩的辦法並不滿意,
不過也決定先按照文浩的想法來執行。
文植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開始做出越界的舉動來。

第14集
得知奇英才死掉的事實讓正厚失去了理性,文浩用盡辦法阻擋了正厚,
並表示會讓壞人付出應有的代價,可正厚卻並不相信文浩的話。
正厚的師傅留下最後的遺言後離開正厚,徹底消失了。
英信也在尋找消失正厚的過程中,遇到了一個神秘人。

第15集劇情
正厚決定以真實的身份和英信在一起。
正厚來找文浩,文浩將自己父輩們復仇的方法告訴了正厚,
正厚和文浩正式成為統一戰線開始了反擊。
但是得到了宣戰的文植卻在悄悄的接近英信。

第16集
正厚忙於調查父親當年去世的事件時,金文植得到老人的命令開始行動。
文植懷疑英信,文浩決定在文植之前先向英信說明事情的真相,
英信得知文浩和正厚一直隱瞞自己的事情後大受打擊。
正厚留在英信身邊開始更加奮力調查父親的事件。

第17集
正厚沒能解開英信的誤會,還在繼續調查父親的事情,
大人也一直在努力掩蓋正厚想要尋找的事實。
英信為了得知事情真相來找明熙,但卻在那裡碰到了正厚,
在文浩的指揮下他們開始了突擊作戰計畫。
正厚找到了20年前的員警樸東哲,樸東哲卻利用定位追蹤出賣了正厚的位置。
在和趕來的打手搏鬥中,樸東哲被打死,
臨死前只說出幾個奇怪的數字,正厚再次陷入了絕望。

第18集
為了保護金文植,在大人的指示下,
文浩成為了下一個被除掉的對象陷入危險之中。
正厚終於拿到了徐峻石的證詞錄音,那天的事實終於被公開。
正厚決定留在英信身邊做一普通人,
而平凡生活的第一個難關就是以男朋友身份和英信的父親見面。

第19集
大人用當年對待金文植的方式威脅正厚,但正厚卻離開英信身邊,捨身對抗大人。
金文浩和《Someday News》對大人的威脅不為所動,仍舊繼續報導大人的真實面目。
正厚的搭檔敏孜為了幫助正厚洗脫殺人嫌疑,
將證據交給了尹東元員警,但她的位置卻遭到了大人的追蹤。

第20集
正厚通過榮信對Healer的採訪稿說出了自己的理想
"從一開始的想購買無人島,直到遇上某個女人後想跟她過上平常人的生活"
明熙知道了英信是自己的女兒智安,但沒有與她相認,彼此都心知肚明;
金文植真心愛著明熙,一直都把自己當成是吳吉韓,可惜方法用錯了;
正厚終於見到大嬸了,大家聚在一起策劃了一個朴鳳秀是Healer並且死亡的大案件,
從此以後Healer消失,正厚和榮信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當然兩人還是幹起了記者這行,並且用的是Healer的方式。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