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沒關係,是愛情阿 分集劇情介紹1-16 (THE END)

第1集
張宰烈被哥哥捅傷

犯人張宰范刑滿出獄,許多牢房歡送張宰範,張宰範出獄之後來到弟弟張宰烈娛樂的地方,
趁著眾人不備掏出利器狂捅張宰烈,張宰烈在哥哥張宰范的捅紮下倒在地上,身上流出許多鮮血,
張宰範因為出獄行兇再次被關進監獄,外界對張宰範傷害張宰烈的動機百思不解。
早上,精神病醫生池海秀坐在客廳看電視,
電視中正在報導作家張宰烈被哥哥張宰范捅傷的報導,池海秀看完新聞報導出門上班。
醫院裡有許多精神病人需要醫治,池海秀髮現一個女子帶走了需要治療的兒子,
看著女子急匆匆帶走兒子,池海秀撒腿追出醫院,
女子已經帶著兒子鑽入一輛計程車,池海秀只能眼睜睜看著女子離去。
二年過去,張宰烈恢復健康繼續寫作,電視臺邀請張宰烈參加節目,
池海秀也獲得電視臺邀請與張宰烈雙雙來到節目現場。
張宰烈是作家擅長言談,池海秀被張宰烈風趣的言談逗樂,節目現場充滿了歡聲笑語,
與張宰烈進行完節目,池海秀離開電視臺跟一夥同事聚會,同事們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其中一個同事惹怒了另外一個同事,
池海秀見雙方箭拔弩長大有動手撕鬥的跡象,趕緊找了一個藉口起身離去。
張宰烈在酒吧中玩樂,池海秀來到酒吧遇到了張宰烈,兩人喝完酒來到酒吧外面,
一個叫範錫的精神病人忽然出手偷襲了張宰烈,張宰烈猝不及防脖子後面挨了沉重一擊,
鮮血立即從張宰烈的傷處流了出來,張宰烈顧不上脖子產生的劇痛,向池海秀打探範錫的身份,
池海秀認識範錫,範錫是一名精神病患者,
如果讓範錫在社會上遊蕩,一定會有更多的人被範錫傷害,
為了抓住范錫,池海秀與張宰烈乘坐汽車一路追趕範錫。
範錫開車的速度極快,張宰烈加大油門緊緊跟在範錫身後,
池海秀已經發現了張宰烈脖子上浸出的血漬,考慮到張宰烈受了傷,
池海秀非常擔心張宰烈意識模糊無法正常駕車,張宰烈顯然沒有將脖子上的傷放在心上,
一邊開車一邊與池海秀談笑風聲,池海秀想測試一下張宰烈的意識,
伸出手指要求張宰烈辯認指頭的數量,張宰烈意識正常正確辯出了池海秀伸出的手指數量,
池海秀見張宰烈意識正常,心頭大石落地繼續讓張宰烈開車追趕範錫。
範錫駕車來到一處懸崖邊上,張宰烈開車向範錫撞了過去,範錫猛拐方向盤躲避張宰烈的衝撞,
張宰烈加大油門瘋狂衝撞范錫,範錫駕車失控沖到了一處石堆上方,
張宰烈駕駛的汽車也失控的向懸崖邊開了過去,眼看汽車就要從懸崖上方沖下去,
張宰烈踩下車?拼命控制汽車前進的方向,
汽車拐了一個彎側著身子停在懸崖邊上,張宰烈再慢一秒鐘就要車毀人亡了。
第二天早上,員警趕來抓到了範錫,範錫雖然受了傷,但依然精神抖擻在員警手中掙紮,
員警們費了好大的力量才把範錫帶到了車上,範錫離去不久,
池海秀讓張宰烈把頭靠在她的肚子上,張宰烈搞不懂池海秀的用意,
一頭霧水跪在地上把頭靠在池海秀的肚子上,池海秀見張宰烈靠在她的肚子上,
趕緊從身上掏出一塊白毛巾替張宰烈擦拭脖子上的血漬,經歷了一晚上的激烈追車,
張宰烈脖子上的血跡已經凝固,池海秀拿起毛巾細心地替張宰烈擦拭脖子上的血漬,
擦著擦著,池海秀忽然眼睛一黑向地上倒去,張宰烈反應極快迅速伸手抱住了池海秀,
池海秀經歷了一晚上的追車已是心力憔悴,範錫被抓走之後,她已經沒有力量再支撐整個身體,
張宰烈深知池海秀是受到了過度驚嚇需要好好休養,看著昏迷不醒的池海秀,
張宰烈苦笑一聲,自語世界上的所有女人都把他當成紳士看待,
池海秀跟所有女人一樣,相信張宰烈是一個正人君子,所以才放下警惕暈倒在了張宰烈懷中,
如果張宰烈是一個不良人士,一定可以趁著池海秀昏倒的時候行不軌之事。
看著倒在懷中的池海秀,張宰烈心中升起憐憫,抱起池海秀離開懸崖,
一路上,張宰烈低頭打量池海秀,陽光下的池海秀長得俊俏動人,
張宰烈還是第一次發現池海秀長得如此美麗,
之前跟池海秀雖然見過幾次面,但張宰烈從來沒有認真打量池海秀的長相。

第2集
張宰烈與池海秀成為鄰居

員警帶走了精神病患者范錫,心力憔悴的池海秀昏倒在張宰烈懷中,
張宰烈將池海秀送到醫治醫治,池海秀恢復健康回到精神病醫院工作。
一名男性精神病少年喜歡畫女人和男人的性器官,池海秀惴惴不安接近精神病少年,
少年拿出畫紙給池海秀看,池海秀看清了畫上出現的女人器官,羞紅了臉將視線移到旁邊。
張宰烈搬到跟池海秀居住的樓房,池海秀打開房門認出了張宰烈,臉上立即升起驚訝的神色,
張宰烈泰山壓頂看著池海秀,笑稱以後跟池海秀成為鄰居關係,池海秀見張宰烈已經搬了過來,
只得指引張宰烈的住處在何處,張宰烈拖著行李箱從洙光門前經過,
赫然發現精神病醫生趙東民正在教洙光克服病魔。
洙光與趙東民見來了新鄰居,二人趕緊來到張宰烈房中示好,
洙光生怕張宰烈誤會他跟趙東民是同性戀,
趕緊將自己患上某種精神病需要趙東民醫治的真相說了出來,
張宰烈對洙光與趙東民沒有好感,要求二人離去。
池海秀在醫院開導一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原來是男兒身,後來瞞著家人做了變性手術,
變性患者的親屬無法接受事實,許多親屬出手暴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的處境不容樂觀,
池海秀將變性患者推到一面鏡子旁邊,
提醒變性患者應該逃離醫院,否則變性患者將會再次遭受親屬毒打。
張宰烈惹上了小說抄襲風波,其實他沒有抄襲草兒的小說,而是草兒抄襲了他的小說,
草兒與張宰烈曾經有過三年戀情,張宰烈來到草兒家中談起小說的事情,
草兒堅持認定是張宰烈抄襲了她的小說,二人談話的時候,
泰勇藏在窗戶外面,張宰烈離開草兒的家才發現泰勇藏在窗戶外面。
晚上,張宰烈回到出租屋看到客廳坐了許多人,池海秀的男友崔浩當著張宰烈的面親吻摟抱池海秀,
張宰烈看在眼中升起了好奇心,來到池海秀身邊透露之前看到崔浩與別的女人接吻,
與崔浩接吻的女人就在出租屋中,池海秀得知男友崔浩出軌,
勃然大怒質問崔浩是否跟別的女人親吻,崔浩見池海秀知道了他的秘密,只得極力辯解,
池海秀見崔浩不肯承認犯下的過錯,只得搬出張宰烈指證崔浩。
張宰烈的哥哥張宰范即將出獄,上一次出獄的時候張宰範揮刀捅傷了張宰烈,
事後張宰範被員警帶走再次獲刑入獄,光陰飛逝過了二年時間,
張宰範出獄時間越來越近,為了給張宰烈製造壓力,張宰範專門打了一個電話給張宰烈,
透露自己即將出獄,通話結束之前,張宰範殺氣騰騰聲稱出獄之後要扭斷張宰烈的脖子,
張宰烈沒有被張宰範嚇住,提醒張宰範不要把他當成二年前的膽小鬼,
如今他已經成為了一個不懼惡勢力的男子漢,完全可以反擊窮凶極惡的張宰範。
池海秀心情失落在醫院上班,男友崔浩想向池海秀解釋出軌的原因,
池海秀不想理睬崔浩,蹲在過道上一聲不吭,
崔浩見池海秀不想說話,只得站在一邊無可奈何注視池海秀。
晚上,池海秀回到家中將自己鎖在房間裡面,張宰烈非常理解池海秀的心情,
拿起一瓶紅酒敲開了池海秀的房門,池海秀打開房門見是張宰烈,
臉上升起不悅不想理睬張宰烈,張宰烈倒了一杯紅酒將酒杯遞到池海秀面前,
勸說池海秀喝酒消愁,在張宰烈的勸說下,池海秀伸手接過酒杯,
張宰烈以為池海秀會喝酒,豈料池海秀忽然將酒杯裡面的紅酒倒到了張宰烈的臉上,
張宰烈被池海秀倒了酒沒有生氣,而是滿臉笑容勸說池海秀不要動怒,
池海秀本來以為張宰烈會轉身離去,結果張宰烈忽然將手中的紅酒倒在了池海秀的臉上,
池海秀猝不及防被張宰烈倒了個滿臉是水,狼狽不堪站在張宰烈面前,
張宰烈得意洋洋看著池海秀,聲稱自己是一個有仇必報有冤報冤的人。
在張宰烈的嘻笑聲中,池海秀面無表情看著張宰烈。
張宰烈其實是真心想安慰池海秀,不久之前他被前女友控告抄襲小說,
實際上他根本沒有抄前女友草兒的小說,真正的內幕其實是草兒抄襲了張宰烈的小說,
除了草兒背叛張宰烈,泰勇也背叛了張宰烈,張宰烈非常理解被朋友和愛人背叛的滋味,
不久之前池海秀的男友出軌跟別的女人親熱,張宰烈深知池海秀的心情狀態跟他一樣。

第3集
張宰烈成為海秀等人的房東

海秀男友崔浩出軌,海秀與崔浩吵了一架,晚上海秀回家休息,
張宰烈拿著一瓶紅酒敲開海秀的房間,海秀因為心情不好拿起酒杯向張宰烈臉上潑酒,
張宰烈沒有生氣,而是以牙還牙對準海秀臉上潑了一杯酒。
海秀怒氣衝天關上房門更換被酒浸濕的衣服,穿上新衣服海秀將兩個室友喚到身邊,
與兩個室友商議趕走張宰烈,張宰烈站在一邊鎮定自若注視海秀,海秀與張宰烈爭吵結束
,其中一個室友向海秀透露張宰烈是房子的主人,
海秀沒有料到張宰烈是屋主,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兩個室友與海秀坐到沙發上討論張宰烈,海秀已經惹惱了張宰烈,張宰烈肯定會趕走三人,
雖然是海秀有錯在先,海秀卻樂觀的勸說兩個室友不用擔心,
三人已經簽下了居住協議,張宰烈想趕走三人必須等到協定過期。
一場大雨降臨整個城市,崔浩冒雨來找海秀,海秀出門與崔浩交談,
崔浩面色焦急向海秀解釋出軌的原因,二人在屋外冒雨談話之時,
海秀的兩個室友以及張宰烈站在屋中悄悄偷聽。
崔浩之所以背叛海秀,完全是海秀一年以來不跟發生性關係,
海秀不願意發生性關係其實是患上了心理疾病,在海秀很小的時候,
海秀媽與情人在家中約會,海秀親眼目睹情人與母親親嘴的情景,
從此以後海秀患上心理疾病抵觸與異性發生性關係。
崔浩自知是自不對,只得跪在地上向海秀認錯,海秀無法容忍崔浩背叛她,面色黯然轉身回屋。
張宰烈目睹屋外發生的事情,心知海秀一定會非常悲痛,
海秀回到家中的時候,張宰烈悄悄送了一塊浴巾給海秀。
第二天早上,張宰烈還親自下廚做了早餐招待海秀和兩個室友,
兩個室友見張宰烈不再仇視海秀,喜出望外勸說海秀以後和張宰烈和平共處。
海秀回到醫院繼續工作,一個叫煥的少年患上了心理疾病,
煥的發病症狀體現在瘋狂不停描畫男女生殖器,海秀無法理解煥的行為。
張宰烈外出回家遇到了一個男粉絲,男粉絲的名字叫韓江宇,韓江宇非常喜歡讀張宰烈寫的小說,
為了表達心中敬意,韓江宇寫了一份小說放到了張宰烈家外的郵箱中,
張宰烈回到家外正好遇到韓江宇離去,韓江宇一臉激動提醒張宰烈閱讀他創作的小說。
張宰烈回到家中閱讀了韓江宇創作的小說,韓江宇在小說中將張宰烈描繪成一名殺人兇手,
張宰烈沒有心情在閱讀小說,在電話中痛罵了韓江宇一頓。
海秀走進房間見張宰烈生氣,好奇地詢問張宰烈遇到了什麼事情,
張宰烈將韓江宇寫小說把他描繪成兇殺犯的經過說了一遍,海秀忽然想起了煥的病情,
忍不住與張宰烈談起了煥,張宰烈身為作家心智比一般人更睿智,
聽完海秀講述的關於煥的病情,張宰烈輕描談寫提醒海秀不用擔心煥的病情,
煥只是瘋狂迷戀畫男女生殖器而已,沒有跟周圍的人帶來一點傷害。
經過張宰烈提醒,海秀恍然大悟意識到自己險些走進了治理精神病患者的死胡同。
煥之所以患上心理疾病,主要原因是當初意外發現母親與情人在隔壁房間私會,
從此以後煥鬱鬱寡歡擔心母親拋棄他。
晚上,海秀下班坐車回家,路上汽車中的廣播在播放張宰烈主講的節目,
張宰烈除了是一名作家還是一名電臺DJ,
海秀非常欣賞張宰烈主講的電臺節目,主動發短信邀請張宰烈吃晚飯。
張宰烈結束節目離開電臺與海秀見面,
海秀因為擔心張宰烈不讓她再在張家樓房居住,主動挽起張宰烈的手臂示好。
又是一天晚上,張宰烈與海秀和兩個室友坐在院子裡面閒聊,
海秀聊著聊著忽然靈光一閃找到了醫治某個精神病患者的辦法,
精神病患者帶著親人與海秀見面,
雙方在見面過程中產生矛盾發生肢體衝突,員警聞訊趕來抓捕眾人。
張宰烈拉起海秀的手在混亂中逃跑,兩人一路狂奔穿街過巷非常刺激,
當晚張宰烈將海秀帶回家中休息,海秀坐在沙發上為自己的心理疾病發愁,
多年以前,海秀目睹母親與情人約會,從此以後海秀患上心理疾病對男女親熱的行為產生排斥,
張宰烈勸說海秀應該大膽跟所愛的人相愛,不等海秀回過神來,張宰烈忽然親吻了海秀。

第4集
張宰烈疑患人格分裂症

張宰烈帶海秀回家,海秀坐在沙發上向張宰烈談起自己的心理疾病,
自從童年時代發現母親與情人親熱,海秀從此以後對男女親熱產生抵觸。
張宰烈認為海秀患上的不是什麼嚴重心理疾病,出奇不意親吻了海秀,
以行動說明海秀可以承受與男人接吻,海秀被張宰烈親吻過後沉默不語盯著張宰烈,
張宰烈嘻皮笑臉看著海秀,海秀抬手煽了張宰烈一耳光起身要走,
張宰烈將海秀摁倒一面牆壁下方,繼續指引海秀如何克服心理疾病。
海秀被張宰烈摁住身子無法動彈,心中產生噁心感忽然想嘔吐,
張宰烈見海秀想嘔吐,趕緊扶著海秀向衛生間趕去,
兩人離開客廳來到過道上遇到了韓強宇,韓強宇是張宰烈的粉絲,
張宰烈以前還收到過韓強宇寫的小說。
韓強宇來到張宰烈家中的時候頭破血流光著腳板,看起來像是跟人打了一場架,
張宰烈目瞪口呆從上到下打量韓強宇一遍,先是把海秀送到衛生間,
接著才離開衛生間在屋外找到了韓強宇。
韓強宇見張宰烈到來,臉上升起驚喜想開口說話,張宰烈對韓強宇沒有好感,
陰沉著臉龐掏出幾張鈔票扔到韓強宇手中,提醒韓強宇去醫院治傷。
韓強宇見張宰烈下了逐客令,面色焦急想解釋,
張宰烈懶得再搭理韓強宇,轉身回屋打電話給泰勇處理韓強宇的事情。
泰勇接到電話趕到張宰烈扔錢給韓強宇的地方,
韓強宇已經不知所蹤,地上散落著幾張張宰烈扔掉的鈔票。
海秀在張宰烈睡了一晚急急忙忙出門上班,張宰烈從窗戶看著海秀過馬路的情景,
只覺海秀越來越有意思,海秀因為急著上班忘帶手機,
張宰烈得到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給海秀,二人通話的時候崔浩收拾行李準備搬出張家,
得知張宰烈在與海秀通電話,崔浩認定張宰烈想追求海秀,
雖然他已經跟海秀分手,但依然不願意看到張宰烈與海秀交往。
海秀醫治的一個叫煥的少年病情減輕出院,出院當天海秀與煥媽談論煥的病情,
煥媽得知是自己與情人親熱至使煥患上了心理疾病,一臉愧疚為煥以後的成長感到擔憂,
煥雖然出院依然沒有治好心理疾病,海秀提醒煥必須依靠自身的堅強意識與心理疾病對抗。
送走了煥,海秀回到辦公室診治一個男性患者,
男性患者患上嚴重潔癖幾十年以來從不敢觸摸任何物品,
海秀拿出一堆物品放到桌上,鼓勵男性患者觸摸物品,
男性患者一臉為難不敢伸手觸摸物品,海秀忽然握住男性患者的手放到物品堆上,
男性患者非常緊張險些想把手抽回來,在海秀的鼓勵下,男性患者堅持了十幾秒鐘一直把手放在物品上。
海秀下班回家收到張宰烈發來的短信,張宰烈約海秀到電臺大樓外面見面,
海秀來到電臺樓下的時候,張宰烈正與一幫粉絲玩DJ互動,海秀被張宰烈樂觀積極的舉止吸引,
站在人群中與粉絲們跟著張宰烈一起舞動身體,
張宰烈讓一個工作人員拿著海秀遺失的手機走出電臺大樓,海秀得到手機遇到了一個男性朋友,
男性朋友與海秀有說有笑離開電臺,二人來到海秀家中經營的餐廳吃了一餐飯,
海秀送男性友人離去回到餐廳中,海秀媽提醒海秀應該找個男人成家,
海秀姐夫一時語快將海秀患上心理疾病的事情說了出來,
海秀媽得知海秀患上心理疾病,憂心忡忡擔心海秀以後的生活。
心理醫生東尼去監獄看望張宰烈的哥哥張宰凡,張宰凡認定當年是張宰烈殺害了繼父,
只因母親當時在庭審現場不肯交待真相,張宰凡才含冤入獄做了十幾年的牢。
韓強宇再次找到張宰烈,將自己如何在家中踢了父親一腳的經過說了一遍,
張宰烈見韓強宇終於敢勇敢面對家暴,喜出望外與韓強宇來到街上散步,
韓強宇帶著張宰烈來到一幢樓房下面,樓房中居住著韓強宇的夢中情人賢珠,
張宰烈拾起一粒石子擊中賢珠家的窗戶,
賢珠推開窗戶往樓下看的時候,張宰烈向賢珠介紹韓強宇的姓名。
韓強宇見張宰烈公佈了他的姓名,又羞又急只得轉身跑開,
張宰烈拔腿追上韓強宇,二人有說有笑一路狂奔。
順著街邊跑出幾裡路,張宰烈伸手做出搭在韓強宇肩膀的動作,獨自一人邊跑邊笑,
韓強宇忽然消失在張宰烈身邊,張宰烈竟然沒有任何驚訝的反應,
而是繼續做出與韓強宇有說有笑的模樣向前奔跑,從這個跡象來看,
張宰烈疑似患上人格分裂症,所謂的韓強宇僅是他幻想出來的一個人物。

第5集劇情
宰範悲痛的訴說自己的冤屈,東民見狀想要幫助宰範。
海秀期待著宰烈回家,可是宰烈卻將吳少女帶了回來。
吳少女惹惱了海秀,海秀半裸著發脾氣的樣子讓宰烈著迷。
宰烈帶著江宇去看病,可是除了他誰也看不見江宇的存在。
海秀與東民等人來看尹哲的演唱會,可惠真突然發病跳河尋死,宰烈拼死將惠真救下。
海秀無意中發現宰烈睡在衛生間中,宰烈敞開心扉訴說了他兒時的遭遇。
宰烈將海秀帶到河邊玩耍,嬉笑間兩人激吻起來。

第6集
海秀與宰烈甜蜜擁吻,可是回過神的海秀突然翻臉了。
東民詢問海秀接吻時是否想起母親,海秀坦承很喜歡和宰烈的吻。
東民對宰范的案件重新研究,他發現宰烈身上存在許多疑點。
江宇再次遭到父親的毒打,宰烈前來幫忙時被打的滿身是傷,
宰烈向員警報案,員警卻說他報案的人家無人居住。
東民與前妻辦離婚紀念派對,大家各懷心事最終不歡而散。
宰烈與海秀確定了戀愛關係,他滿心歡喜去見海秀時卻遭到宰範的突襲。

第7集
宰烈在趕去見海秀的路上遭到了宰範的襲擊,
東民氣憤的要將宰範送進監獄,宰烈心疼哥哥將東民攔了下來。
海秀單方面認為自己遭到了拒絕,
她受到患者的點醒詢問宰烈沒有趕到的原因,她得知宰烈的遭遇後十分心疼。
東民受到宰烈的啟發開始同情起宰範,他發誓要將宰范的心理障礙醫治好。
海秀與宰烈保持分寸的交往著,東民與前妻也處在糾纏不清的狀態,只有洙光一人感到孤獨。
宰烈受到海秀母親的啟發,他邀約海秀與自己同去旅行。

第8集
宰烈將海秀帶回家見媽媽,媽媽希望兒子能與海秀好好交往下去。
宰烈突發奇想決定與海秀同往沖繩,海秀趕飛機時不慎摔斷了胳膊。
宰烈訂了豪華的酒店迎接自己與海秀的第一次旅行,海秀卻因為價錢斤斤計較。
洙光對吳少女真心付出,可吳少女對他的戲耍讓洙光傷透了心。
海秀為所欲為的挑逗宰烈,當宰烈想更近一步時海秀便及時打住,
宰烈難以按捺慾望只好與海秀保持距離。
海秀對宰烈的疏遠很難過,她終於選擇在海邊將自己完全交給宰烈。

第9集
海秀與宰烈在海邊共度美好夜晚,
宰烈突然產生幻覺,他看到江宇出了車禍並且宰範用刀刺向自己。
海秀的安撫使宰烈趨於平靜,海秀陪伴著宰烈在浴缸中入眠。
洙光為少女花光了所有錢後徹底死心,
但他不願少女毀掉人生,他拜託海秀為少女進行性教育。
宰範依舊拒絕母親的探視,他給母親留便條稱要報復宰烈。
崔浩頻繁的進出讓海秀變得敏感,
海秀與家中的三個男人都發生了爭執,這時宰烈突然提出要搬出公寓。

第10集
宰烈突然搬走讓海秀無所適從,海秀來到宰烈的衛生間中入睡。
崔浩由於工作原因找到宰烈,他挑釁的言語使兩人發生了衝突。
宰范在注射了阿米妥後說出了殺父案的實情,他在冤屈得以傾訴後失聲痛哭。
英珍訴說藏在心中多年的歉意,東民決定與英珍繼續保持友情。
泰勇無意中發現江宇根本不存在,這一切都是宰烈的幻覺。
宰烈去看望海秀母親,海秀母親認定宰烈是自己的女婿。
海秀與宰烈同上節目,宰烈否認與海秀的戀愛關係讓海秀心生憤怒。

第11集
宰烈與海秀在節目上的針鋒相對取得了很好的反響,他們借機聊起了結婚的話題。
宰烈搬出了海秀的公寓,海秀雖然不舍但不忘悉心叮囑。
洙光在請教宰烈後有了長進,他帥氣的向少女提出交往。
東民與崔浩竭力調查宰范的殺父案件,宰烈母親成為最大的嫌疑人。
宰烈對海秀的感情愈發濃烈,他真誠的向海秀求婚。
泰勇通過種種努力後證實江宇是宰烈臆想出來的,
他無奈只得向東民求助,東民意識到宰烈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

第12集
宰烈向海秀求婚時頗為灑脫,實則他對海秀已經產生了強烈的依賴。
東民對宰烈的病情深感憂心,洙光無辜的成為了東民的出氣筒。
泰勇帶東民來到宰烈兒時生活的地方,東民還原出宰范殺父案件的場景。
東民將宰烈單獨約出來見面,他通過輕鬆的聊天來探索宰烈的病情。
少女主動向洙光獻吻,洙光抽搐發作,是少女的引導讓洙光徹底痊癒。
東民將宰烈的病情告訴英珍,英珍勸東民應該早日告訴海秀為好。

第13集
海秀應約來到趙東民有診所,看到趙東民和李東珍很嚴肅地坐在那裡等她。
趙東民告訴海秀,張宰烈得了精神分裂症,讓她很吃驚,簡直難以置信。
泰勇告訴海秀,江宇是張宰烈幻想出來的人,
海秀想起跟張宰烈在一起時,他怪異的行為,可是她還是不想相信。
海秀看到了張宰烈的那段錄影,想起當時張宰烈受傷時的情景,
這個晴天霹靂地打擊讓海秀不知道要怎麼接受。
趙東民告訴海秀,張宰烈當年因為媽媽而指認哥哥是殺人兇手,
因為對哥哥的罪惡感,張宰烈這麼多年一直折磨自己。
江宇是張宰烈對於自己小時候的一個反射,
對自己哥哥的負罪感讓他無意作出自殘自己的行為。
海秀即使知道張宰烈有太多的異常,可是她仍然不想相信張宰烈得了精神分裂。
趙東民希望海秀退出治療張宰烈,因為越甜蜜的愛就會越讓精神分裂自殘自己,
可是海秀仍抱有一絲希望,希望張宰烈的異常只是因為小腦腫瘤而不是因為精神分裂。
趙東民把張宰烈的病告訴車玉子,她一下子都不知道要怎麼接受這樣的事實,
丈夫死了,兒子坐了十四年的牢,她都撐過來了,可是這一次她要怎麼能做得到呢?
海秀強忍了很久,終於痛哭了出來,認為自己愛張宰烈,
可是卻從沒有真正為他的痛苦產生過共鳴,海秀非常自責。
海秀對張宰烈做了一系列調查,
無論睡眠飲食還是寫作能力均表現出張宰烈的病情很嚴重了,
而且有自殺的傾向,所以海秀也不得不承認張宰烈的病,
只能同意把張宰烈強制帶入醫院治療,讓李東珍幫忙做好準備。
雖然很不願意,可是海秀還是必須去把張宰烈騙到醫院。

第14集
海秀決定把當日在海灘她沒有說出來的話告訴張宰烈,
在她上高三的時候,爸爸又一次到醫院急救,
她沒有期盼爸爸可以活下來,而是希望爸爸死去。
當海秀的爸爸再一次被救活時,海秀有些崩潰了,感覺自己的生活又回到了原點,
所以打電話給金社長責備他沒有跟媽媽在一起,沒有給媽媽錢,
所以之後媽媽又和金社長在一起了,而海秀用把媽媽賣了的錢上了醫大。
這是海秀一直藏在心裡的,讓她覺得很難以對人啟齒的事情。
李英真催促海秀要去把張宰烈送到醫院,可是張宰烈第一次在床上睡著了,
她想讓張宰烈多睡一會,沒想到張宰烈卻在這個時候因為不放心的江宇出門了。
張宰範要張宰烈回到案發現場他們的老家去見面,
而在此時張宰烈卻因為要自殺的江宇而趕去江宇的家。
張宰烈一路在電話勸說著江宇不要自殺,
轉而就親眼看到江宇騎著自行車從他身邊經過,被一輛車撞個正著。
張宰烈看到江宇被撞,自己開車沖上去也因此發生了車禍。
張宰范正好經過,看到受傷的張宰烈奇怪的行為,不知道他究竟發現了什麼。
海秀趕到現場時,張宰烈早已滿是鮮血,
還一直不忘記想去看一看那傷重的江宇,海秀看著更著難過。
張宰烈被帶回了精神病院,雖然手腳都被綁助,
可是他的身體因為精神的影響,很用力地感受著江宇受傷時的難受。
三年前張宰烈出獄,導致了張宰烈幻想出一個江宇,
用自殺的方法想要對做冤獄的哥哥做出補償。
幻想出江宇的自殺,張宰烈因為救江宇而出禍,
是張宰烈為自己設計的一個自殺情節,這樣可以不用讓媽媽痛苦。
張宰烈把遺產的大部分都留給了張宰範,趙東民告訴張宰範,
這個時候他這個長子應該撐起整個家,要他明白他所要的報仇已經實現了,
張宰烈得了精神分裂,可是張宰範依舊憤恨不平,不能接受。
趙東民給張宰烈看了他幻想江宇出現的兩個錄相,
很小心地告訴張宰烈他沒有看到江宇出現,江宇是他心裡創造出來的。
張宰烈告訴趙東民,江宇真的存在,
因為江宇只信任他一個人,沒有他江宇就什麼也沒有了。
雖然經過藥物的注射可以減少幻覺和幻聽,
可是張宰烈確信江宇的存在,那份執著比想像中的堅定。
海秀的媽媽很堅定地告訴海秀,和張宰烈到此為止,
她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兒跟爆力家庭出身有精神分裂的人在一起。
家裡所有的人都反對海秀跟張宰烈在一起,
可是海秀對張宰烈的愛讓她無法放棄,看著張宰烈痛苦的樣子,海秀真的很不忍心。
張宰烈求海秀放他出去,他告訴海秀,
如果看到江宇是一種病的話,他希望用意志來克制,他真的很想出去。
海秀告訴張宰烈,要明白江宇是他幻想的而她才是真實的,
只有找到現實和幻覺的區別, 他才能治好自己。
海秀忍不住去見了張宰烈,才知道自己真的不該去見他,
因為她的出現而讓張宰烈的病情嚴重了,
所以她只能讓英真不能停止用藥,而且要延長住院觀察的時間。

第15集
海秀因為擅自探視張宰烈,被上報到處分委員會,
他們認為海秀對於病情治療的判斷,影響了現在的治療,所以被禁止門診。
趙東民安排了張宰範去見張宰烈,可是即使張宰烈生病,還把遺產都留給了他,
張宰範還是不能洩憤,他還是忍不住拼命地打張宰烈。
張宰範還是恨張宰烈當初沒有說出真相,害得他冤枉地坐了十四年的牢,
可是他心中還是愛著自己的弟弟和媽媽的。
張宰烈告訴媽媽,他的病情已經有所好轉,他有一個星期沒有見到江宇了。
車玉子知道她不該心軟,相信張宰烈的話,可是張宰烈說他不想海秀因為他而受處分,
也不想海秀看到他現在的樣子,所以還是想請媽媽讓他出院,他答應會好好的吃藥,
可事實上江宇一直出現在他的眼前。
張宰烈的話說動了媽媽,她決定讓兒子出院,去享受一下難得一家三口團聚的機會。
張宰烈不想海秀為了他,而不能當醫生,
也不想海秀為了他而難過,所以決定離開醫院不見海秀。
張宰烈也儘量不提海秀,在他面前一直還出現著江宇的身影,所以他只能一直躲著不見海秀。
張宰烈拋下海秀離開,海秀終於忍不住打電話給他,並告訴他,當年他做的選擇是錯誤的,
因為他沒有相信哥哥,去和律師協商,如今他選擇離開她也是錯誤的。
海秀告訴張宰烈,讓他在看到江宇時,
想一想他們在一起的每一瞬間,要明白江宇是他的幻覺,而她才是真實的。
張宰烈見到了江宇,想著海秀的話,他不斷地回想和海秀在一起的時候,
而江宇和他在一起的每一瞬間也是那樣的清晰,最後他沖到海秀面前告訴她,江宇是假的。
海秀告訴張宰烈,見到江宇時,把她送的禮物給他,
讓他可以放心的離開,因為以後有她在照顧張宰烈。

第16集
海秀讓張宰烈再見到江宇時,把她送的禮物給江宇。
張宰烈為江宇洗了腳,穿上了海秀送的鞋,然後把小時候的恐懼害怕都說了出來。
張宰烈小時候看到媽媽被繼父打,他卻無能為力,內心很痛恨自己。
被繼父追趕獨自一個人跑在路上,張宰烈雖然沒有哭,可是他的心裡很恐懼。
張宰烈告訴江宇,他就是張宰烈,以後不會再見面了。
經過海秀的努力,張宰烈的病情終於穩定了,也可以停止藥物的治療。
張宰烈的病有所好轉,海秀非常開心,
可是海秀的媽媽卻一直逼著她要去國外留學,離開張宰烈,這讓她很煩惱。
張宰烈看著海秀的媽媽帶走海秀,他明白她的擔心,所以決定勸海秀離開他。
張宰烈告訴海秀,愛情不是要為對方拋棄什麼,
而是要做成什麼,他希望海秀休息一年,利用這一年忘記他。
張宰烈明白海秀心中對媽媽的虧欠,所以他想海秀可以好好的對待她的媽媽,
也想讓他以後可以挺起胸膛出現在海秀的家人面前。
海秀告訴媽媽,她會交休職書,離開張宰烈,她想讓媽媽相信,
她心裡最愛的是媽媽,她會成為一個很會治病的好醫生。
海秀離開的這一天,張宰烈回電店參加節目,
為所有書迷解疑的同時,也祝福自己能重新開始。
經過治療,張宰烈的寫作能力已經恢復了60%,所以他很快就可以辦理出院了。
一年後,張宰範長出了一頭黑頭發,對英真動了心,而樸洙光和少女很幸福地在一起了。
張宰烈又開始寫小說和做廣播了,
江宇已經六個月沒有再出現過,所有人都過得很好,但很想念海秀。
海秀結束一年旅行的最後一站,她選擇的沖繩島,懷念她和張宰烈曾經在那裡開心的時光。
海秀開心地回到他們的大家庭,
沒想到趙東民和樸洙光並沒有開心地迎接她,而是對她不理不睬。
張宰烈見到海秀時,很平靜隨意地跟她打招呼,讓海秀不知所以然。
海秀質問張宰烈,那麼平靜地跟她打招呼是什麼意思,他告訴海秀,
那是因為太想海秀了,看到海秀就像是昨天剛見一樣,
所以才那樣打招呼,久別重逢,兩人很開心地熱吻起來。
又過了一年,海秀發現自己懷孕了,
她和張宰烈的生活越來越幸福了,張宰烈也很細心地照顧著海秀的父母。 (...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