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清潭洞愛麗絲 分集劇情介紹1-16 (THE END)

第1集
會議上,Artemis的社長告訴大家,要他們不斷的提高價錢,
他還說他們賣的不是奢侈品,而是恐怖。
韓世景去G公司面試,申印畫組長判定她沒有通過。
社長夫人得知了韓世景前來應聘。
世景高興的給大家打電話,告訴他們說自己面試成功的事情。
金代理告訴世景,說他的任務就是給社長夫人跑腿買東西。
世景不禁疑惑,為什麼不讓自己來當設計師?金代理說因為她是面試者中的最後一名。
世景更是想不明白,為何自己是最後一名,反而會被公司錄用做為一年的合同工?
世景向申印畫問起,自己是不是最後一名?難道是因為沒有出國留學的原因嗎?
世景回到家裡,看到爸爸媽媽因為錢的事情而大吵著。
世景坐在房間裡想不明白,為何自己會被錄取?
同時她在那裡想像著自己將來成功的那一幕。
世景去給社長夫人買了一大通的奢侈品,
回去的路上,她一個不小心,她的車子跟Artemis社長的車子撞到了一起。
社長本打算賠償她,可一看到她買的全是奢侈品時,不禁說她是拜金女。
社長夫人徐允珠想起了自己的世景高中時候打架的場景。
Artemis的社長去見了車日南會長。在那裡,他對車日南羞辱了一番。
車日楠生氣的摔掉了手中的東西,並說自己是他的爸爸,竟敢還這樣?
蘇仁燦送給世景一個Artemis的包包,世景嫌包包太貴,所以讓仁燦去退掉。
可是仁燦卻說,這是最後的禮物,同時他要跟世景分手。
世景追上了仁燦,可是仁燦還是堅持自己的決定。
Artemis的社長想起了當時徐允珠拋棄自己的情景。
吃飯的時候,老公說自己要跟Artemis的會長秘密見面,徐允珠聽後央求老公,說此事交給自己。
雖然他們打聽不到 Artemis的社長是誰,可是老公還是把此項任務交給了徐允珠。
世景去醫院看望了仁燦的媽媽,得知仁燦到現在還沒有交上醫藥費。
金代理讓世景去幫夫人取鑽石套件。當世景得知鑽石套件價值一億五千萬時,不禁愣住了。
世景和世真在商店裡打算退掉那個包包時,這時人金代理打來了電話,說鑽石套件的保證書不見了。
申印畫組長質問世景,為什麼要做那種跑腿的工作?世景說自己要努力的當上設計師。
申印畫卻說不可能,因為世景沒有那種品味,那種眼光。
世景去商店想要從售貨員那裡買來一個保證書,這時Artemis社長帶著金秘書剛好從此經過。
世景請求他幫忙拿到保證書,可是Artemis社長卻說自己為什麼要幫她?
同時他質問世景,是否試戴了那個鑽石套件?
此時的世景想起來,自己偷偷試戴鑽石套件的時候,保證書掉到了車子上。
社長指責她,穿那樣的衣服配得上戴鑽石套件嗎?
世景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大聲哭了起來。
仁燦打電話告訴她,以後不要再給自己打電話,發短信,或者來醫院看望媽媽。
晚上,世景在那裡寫著辭呈。社長夫人去了公司,大家趕緊列隊歡迎。
此時的世景發現,社長夫人正是自己的同學徐允珠。

第2集
徐允珠和韓世景交談了起來。世景說自己想要辭呈。
徐允珠卻對她說,在設計這個行業,如果她輕易認輸的話,負面影響會不好的。
申印畫得知世景跟嫂子徐允珠是高中同學的事情。
當世景想要提出辭職時,申印畫鼓勵起她來。
申印畫質問徐允珠,是不是跟韓世景是好朋友?徐允珠說當然不是了。
當雅靜得知G服裝的社長夫人就是徐允珠時,不禁非常吃驚。
徐允珠坐在車子上,想起當年韓世景對自己所說的話,不禁笑了起來。
雅靜找來了徐允珠在外國結婚時的照片給韓世景看。
原來,之前在法國,徐允珠跟車姓的男子在一起生活過。
世景想把那個包退了好給仁燦母親做手術費,可是卻因為包上面有不良品,所以無法退回。
因為有不良品流入市場,所以車祖勝緊急的召開了會議。
有人回答說蘇仁燦這兩天無故礦工。車祖勝大發脾氣,並說要把蘇仁燦找出來。
金秘書找到了韓世景,並說要悄悄的處理蘇仁燦的事情。
儘管雅靜告誡世景不要再和仁燦有關係了,可是世景還是沒有放棄仁燦。
世景去了徐允珠那裡,臨走的時候,會長剛好回來。
會長向他說起,面試的當天,自己和夫人一起看錄影。
此時的雲景才明白自己當時倒數第一卻為何會進公司?
而且她也回憶起當時徐允珠讓自己去當跑腿的情景。
世景指責徐允珠就是個混蛋,並說她自以為很成功嗎?自己卻不這麼認為。
徐允珠對她說,多虧了那個像什麼的自己,才讓她有一個機會工作。
而且如今自己的地位,都是通過能力得到的。此時的世景氣的握緊了拳頭。
世景發瘋似的敲打仁燦家的門,這時電話響了。
雖然對方一直不說話,可是世景還是猜出他就是仁燦。
世景去公司裡找金秘書,他讓車祖勝轉告會長,說仁燦一定會回來的。
申會長他們在精心準備著宴請車勝祖。當徐允珠得知車祖勝就是會長時,不禁愣在了那裡。
車祖勝送給徐允珠一個手鏈,那是當時她跟車祖勝分手時留下的手鏈。
蘇仁燦終於出現在世景在面前。他要世景不要操心公司的事情。
仁燦燒掉了他們之間從前鼓勵的字條,並說那一切都是假的。
因為儘管自己如何努力,都還是改變不了什麼。仁燦說自己感覺像要瘋掉了。
世景去找了徐允珠,她以徐允珠之前在法國的結婚照片為要脅,要求徐允珠告訴自己如何成功的秘訣?

第3集
世景質問徐允珠,她是如何努力的, 又是如何獲得成功的?所以她要求徐允珠幫助自己走向成功。
弟弟向徐允珠問起,韓世景跟車勝祖是不是一夥的?世景從雅靜那裡得知,蘇仁燦被公司起訴了。
世景去醫院裡看望仁燦母親,可是卻被他趕了出來。在醫院裡的車勝祖剛好看到了這一切。
車勝祖得知仁燦母親去世時,馬上打電話叫金秘書送來花圈。
徐允珠弟弟偷拍著世景和車勝祖在一起的照片,以證明他們是一夥的。徐允珠讓弟弟好好調查此事。
世景為了仁燦的事情向金秘書求情。金秘書說自己願意幫她向會長遞交信件。
車日南去見了單未洪會長,並說起自己的車勝祖之間的事情。車勝祖逮到了那個偷拍者--徐允珠的弟弟。
徐允珠收到車勝祖的短信,得知他已經搬到自己家對面的房子裡了。
徐允珠指責車勝祖瘋了嗎?車勝祖質問她,當初放棄了3000萬的股票,現在變成了100億,不後悔嗎?
徐允珠指責他是一個不成熟的孩子。弟弟告訴徐允珠,說韓世景跟車勝祖沒有關係。
徐允珠讓他好好的調查一下韓世景。金秘書將韓世景寫的信交給了車勝祖。
車勝祖看著韓世景寫的信,看著看著竟然流下了眼淚。所以他告訴金秘書,立即撤銷對蘇仁燦的訴訟。
金秘書告訴蘇仁燦,說他那個刑事案件將來罰款形式結束。
當車勝祖出現的時候,世景才知道那個“金秘書”竟然就是會長。
車勝祖將存摺給了世景,並說讓她守護他們的幸福。
世景送給金秘書和會長禮物,會長追上世景質問她,為什麼送給金秘書的東西要比給會長的貴呀?
媽媽告訴世景,說他們的店生意不好不能貸款,所以她想讓世景寫個保證貸五千萬。
世景說自己不能寫保證,而且她提議賣掉房子。車勝祖命令金秘書,讓蘇仁燦來公司。
車勝祖介紹蘇仁燦去另外一個公司上班。同時他讓蘇仁燦把那個存摺轉給韓世景。
車勝祖在那裡想像著世景感謝自己的情景。想著想著他不禁沉醉其中。
醫生朋友質問他神經什麼呀?車勝祖質問韓世景,沒見到蘇仁燦,沒收到存摺嗎?
這時車勝祖說出蘇仁燦昨天坐飛機去了巴西。
世景收到了蘇仁燦的短信,不禁哭了起來。而車勝祖一直在身後偷偷的看著傷心的韓世景。
徐允珠去找了韓世景,給了她一些錢。韓世景傷心的扔掉了存摺。
車勝祖戴上了世景送的那條手鏈,他哭得像個淚人似的去找了醫生朋友。
世景說自己也會像徐允珠一樣嫁給一個成功的男人,也會像她一樣進入清潭洞。

第4集
醫生朋友質問車祖勝,是不是因為那個韓世景而哭的?車祖勝猶豫的說,也許吧。
徐允珠送給韓世景一本秘芨,並說他們從此就兩清了。醫生朋友質問車勝祖,是不是喜歡韓世景?
徐允珠向世景說起,單未洪是設計師,專門為富家人挑選兒媳婦。
所以單未洪就是她進入清潭洞的時間兔子。世景質問她自己該從哪裡開始呢?
世景打扮了一番去見徐允珠,可是徐允珠卻批判了她一番。因為他穿的衣服太復古了,而包包卻是百搭的。
因為沒有足夠的經濟基礎,所以世景想要去做兼職。可是徐允珠卻說那個地方不適合她。
申會長母親找到單未洪,說請他幫忙給申印畫還有車勝祖牽線。
車勝祖在開會的時候,卻偷偷的跟韓世景在那裡發短信聊天。世景正在發短信的時候,金代理安排她去買東西。
因為遲遲收不到韓世景的回話,所以車勝祖非常的焦急。
以至於他匆匆的結束了會議離開了。車勝祖質問世景,為什麼中斷了通話了呢?
世景說她正在忙著呢,因為自己是給公司跑腿的呢。
車祖勝向金秘書說起了韓世景,並讓他向GN說明,他們公司缺少一個設計師。
車祖勝找來了韓世景的簡歷在那裡查看。韓世景做起了服務員,他上前幫單未洪點餐。
單未洪非常欣賞韓世景,這惹得旁邊的女人不禁有些吃醋。
單未洪去見了車勝祖,同時給了他一張PATTY的邀請卡。車勝祖向他推薦一個設計師。
韓世景向徐允珠說起,自己已經掌握了單未洪的生活環境。徐允珠告誡他不要太快。
車祖勝向單未洪推薦的就是韓世景,當單未洪看到車祖勝的手鏈時,不禁質問他那是什麼牌子的?
因為麵包房倒閉了,所以世景爸爸在外面發瘋似的大叫著。
車日南故意上前慰問,而秘書在此時拍了照片傳到了網上。
車日南請來了世景爸爸韓德基,要求他跟自己一起合作。車勝祖指責爸爸挺會騙人的。
單未洪看到了世景身上的那條鏈子,不禁想起了車祖勝也有一條那樣的手鏈,於是他心想韓世景和車勝祖是什麼關係?
同時單未洪給了世景一張PATTY的邀請卡。
世景沒有參加過PATTY,所以她要徐允珠幫幫自己。
參加PATTY的時候,世景按照允珠的意思在門口站了十秒鐘,這時單未洪走過來打招呼。
韓世景一一跟客人打招呼,所有人都對世景十分喜歡。
得知韓世景也來參加PATTY,車勝祖趕緊躲躲閃閃的。張明浩主動上前跟世景打起招呼來。
單未洪給了世景一張卡片,並說這是張明浩接下來的去的地方。
單未洪把世景當成了援交,並質問她多少錢一晚?要不然車勝祖怎麼會推薦她當設計師呢?
世景生氣的拿酒潑到了他的臉上。而單未洪拿醬油潑到了世景的臉上。
車勝祖追上了世景,質問她是怎麼了?世景讓他轉告會長,謝謝他對自己的關心。
車勝祖拿醬油倒到了單未洪的頭上。徐允珠讓世景去找新的時間兔子。

第5集
車勝祖生氣的拿醬油倒到了單未洪的頭上,而且還動手打了他。
韓世景找到了單未洪,並說自己來是想接受他的道歉。單未洪質問她,是不是想進入清潭洞?
並說從她的眼睛裡自己已經看到了一些東西。單未洪告訴秘書,說韓世景的眼神很像幾年前的某個人。
世景的鞋跟崴斷了,車勝祖帶她去了公司。
他告訴世景,會長喜歡什麼樣的服裝,同時他遞給世景一張卡,並說會長請他當個人服裝搭配師。
世景想要拒絕,可是車勝祖勸她把握住這個機會。
世景同意了做會長的個人服裝搭配師。車勝祖告訴她,兩周後公司要舉行PATTY,所以要她給會長搭配服裝。
車勝祖告訴她,會長是絕對不會和她見面的。世景不禁非常疑惑,不見面怎麼做形象設計?
世景在網上怎麼都搜不到會長的照片。
世景不斷的尋找著會長的資訊,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
雅靜質問她這是怎麼了,上次打聽單未洪的消息,這次打聽會長的?
醫生朋友質問車勝祖,幹嘛想要瞭解那個女人?車勝祖說不是瞭解別人,而是想要瞭解自己。
單未洪質問車日南,為什麼讓自己打聽車勝祖和那個女人的消息?車日南說不想看到他們的嘴臉。
單未洪突然明白了什麼,於是他叫秘書去打聽車日南的家族史。
婆婆把申印畫的婚事交給徐允珠來辦。世景質問徐允珠,她的時間兔子是誰,又是怎麼打動他的心的?
此時的徐允珠想起了自己跟車日南會長的交易。
世景說自己找到了時間兔子,可就是怎麼都見不到他的臉。
徐允珠聽後哈哈大笑起來,同時她質問世景,她的時間兔子是誰?
世景要求車勝祖幫忙填寫一份百問百答,同時要求他用相機把會長的禮服給拍下來。
徐允珠去找了單未洪,提起申印畫的婚事。當徐允珠得知男方竟然是車勝祖時,不禁激動起來。
徐允珠去打了弟弟說起車勝祖的事情。此時的她突然發現,世景的爸爸竟然是車日南安排過來的麵包師。
申印花找到單未洪,讓他停止自己和車勝祖的婚事。世景帶著車勝祖偷偷的進入到了大學時期的製作室裡。
世景讓他把那些手工兔子轉交給會長,以獲知會長當日的心情。
車勝祖誤將苯喝了下去,於是他被匆匆的送到了醫院裡。
世景給文秘書打電話,質問“金秘書”的名字?此時的文秘書才意識到會長住進了急救室。
郝東勳醫生和文秘書匆匆的趕了過去,車勝祖害怕他們說出自己的身份,所以趕緊沖過去阻止。

第6集
車勝祖拍了娃娃的照片給世景發了過去,這讓世景非常的興奮。
於是她打電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了車勝祖。而車勝祖在那裡認真的填寫那份百問百答問卷。
雅靜發現了那本秘芨,於是她質問世景最近時間都在幹什麼?
當雅靜得知世景跟徐允珠攤牌時,不禁非常的生氣。她指責世景為什麼要像徐允珠那樣生活?
世景向雅靜打聽起他們會長。因為她說會長就是自己的時間兔子。
郝東勳發現了那份百問百答,不禁說車勝祖發認真呀。
車勝祖讓文秘書和金司機還有郝東勳閉嘴,那樣世景就不會知道自己就是會長了。
世景向雅靜說起金秘書,此時雅靜有了主意可以見到會長。世景給金秘書打電話約他見面。
車勝祖送給世景兩份禮物,一個是手機,一個是相機。
雅靜搜索公司裡的所有的秘書,可是卻發現沒有金勝祖這個人。
雅靜約文秘書見面,問起金秘書的事情。文秘書和車勝祖商量好了,共同欺騙雅靜和世景,是金秘書是會長的分身。
單未洪從秘書那裡瞭解到車勝祖的一些情況。這些申仁華來了,他拿了證據證明會長就是車勝祖。
單未洪說下一步就是讓申仁花認識一下車日南會長。
吃飯的時候,申仁華向哥哥提議,在皇家PATTY上,由他們捐贈兩千套東西給皇家集團。
車勝祖帶著世景去了家裡,並給她看了那些兔子。世景在裡面拍照的時候,徐允珠去找了車勝祖。
車勝祖一把把徐允珠拉了出去。此時的徐允珠在門口發現了女人的鞋子。
世景從文秘書那裡得知雅靜喝醉了。於是世景匆匆趕了過去。車勝祖背著雅靜送到了世景的家裡。
當車勝祖要打開那本秘芨的時候,世景的爸爸走了過來。韓爸爸和車勝祖聊了起來。
世景質問車勝祖,是不是他向單未洪潑的醬油?
正在車勝祖猶豫的時候,世景誇獎他做的好,而且還和他擊了掌。
老公打電話告訴徐允珠,說讓她準備一下,晚上的時候跟皇家百貨的會長一起吃飯。
徐允珠不停的給車勝祖打電話,可是對方就是不接電話。緊張的徐允珠不禁哭了起來。
會長告訴妹妹申仁花,說徐允珠出了一些事故。在西餐廳裡,車勝祖剛帶著世景出來,便碰到了車日南。
爸爸讓車勝祖回來,並說自己需要他。而車勝祖卻指責爸爸在跟GN做什麼交易?
車勝祖向世景說起,其實自己並沒有和爸爸失去陪聯繫,而是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因為爸爸從來都沒有誇獎過自己,不管自己做什麼事情都如此。
世景被人不小心撞到了,她慣性的趴到了車勝祖的身上。

第7集
世景打電話質問徐允珠,那三個危機第一個是什麼?徐允珠說那就是愛情。
此時世景發現,車勝祖一直在自己身後默默的看著自己。
爸爸媽媽追著世真打。世景瞭解到,他們要世真休學來打工。
因為世真不同意,所以世景承諾,會給她買一個新款包包。
雅靜和文秘書一起吃飯,為的就是打聽會長的情況。
雅靜第二天匆匆的起床了,世景向她問起,昨天沒有跟文秘書說些不該說的話吧?
雅靜鬱悶了,連她自己都不記得了。開會的時候,文秘書一直走神,他想不起來昨天跟雅靜到底說了什麼?
世景在給車勝祖更衣的時候,車勝祖盡可能的靠近世景。
車勝祖帶著世景去挑衣服。而且他親自蹲下來替世景換鞋子。
世景差點摔倒的時候,車勝祖上前扶住了她,而且他吻了世景。世景匆匆的坐上公車離開了。
雅靜和文秘書都在鬱悶著,不知道昨天自己是否說了不該說的話。
雅靜約他一起出來吃蛋糕,他們雙方確認了對方不記得昨天發生的事情。
車勝祖滿腦子都是世景,而且他的心緊張的不得了。車勝祖約世景明天見個面。
單未洪拿車勝祖跟申仁花的婚事當理由,向車日南索要冬季奧運會的贊助。
申會長在醫院門口碰到了車日南,於是浩民趕緊給姐姐打電話通知她。
世景去醫院看了徐允珠。徐允珠告訴她,要儘快解決第一個危機,否則會被托後腿的。
世景跟車勝祖見面。車勝祖向她表示道歉,因為昨天自己的衝動。
世景對他說,自己以後不想再通過他做會長的工作了。車勝祖質問她,是不是不喜歡跟自己一起工作?
世景說自己要見到會長才會工作,否則就辭職。
文秘書向車勝祖說起,自己想不起來對雅靜說了些什麼?雅靜也對世景說,自己記不得對文秘書說些什麼了。
郝東勳得知此事便對車勝祖說,讓他親口對世景說起自己的真實身份。
單未洪找到了申仁花,讓她下個季度跟自己合作。
申印花聽說車勝祖有交往的人,可單未洪則說那不是問題。
世景告訴雅靜,說自己收到了宴會的邀請函,而且連禮服都收到了。
申會長夫人去拜見了車日南,並說出了自己徐允珠。雅靜和文秘書書想到了那天喝醉時他們說過的話。
於是分別發短信告訴了車勝祖和世景。

第8集
車勝祖從文秘書那裡得知,世景喜歡自己。他不停的質問文秘書,說那是真的嗎?
為此車勝祖不停的在那裡偷笑。而世景也得知了金秘書就是會長。
車勝祖樂的抱住郝東勳跳了起來。郝東勳建議他今天向世景告白。
興奮之余,車勝祖感覺有點不對勁,因為他感覺世景喜歡的是不是金秘書?
徐允珠給車日南跪了下來,請他保守那個秘密。車日南說一定要守住,只要不影響婚事就行。
徐允珠請求他停止那樁婚事,可是卻遭到車日南的反對。
申仁花質問世景,是怎麼來到PATTY現場的?世景告訴她說自己是收到了會長的邀請。
車勝祖一直在後臺緊張不已,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世景?郝東勳告訴他,從今天起,要他真實的對待世景。
車勝祖在檯子上面真實的演講,可是當燈打開之後他才發現,世景不在台下。
原來之前匆匆的離開了,把手機忘到了桌子上面。
而單未洪撿到了她的手機。雅靜告訴世景,自己對文秘書說世景喜歡金秘書。
所以她要世景打起精神,並說她走上好運了。
車勝祖警告單未洪,不要再出現在世景面前,也不要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世景哭著在紙上寫著,自己喜歡的是金秘書,而不是會長。
爸爸質問世景,為什麼剛才不接電話?此時的世景才知道手機不見了。
徐允珠哭著去找了世景。車勝祖在那裡想不明白,為什麼世景不接電話,想見會長卻又偷偷的跑掉?
車勝祖向郝東勳說起,自己喜歡世景,所以想把心裡話快點告訴她。
徐允珠向世景說起當年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成功的。可是現在卻感覺不到幸福的喜悅。
所以她質問世景,這條路還要繼續走下去嗎?
世景說自己的危機就是那本秘書,而時間兔子就是那個人,而且那個喜歡自己。
世景讓文秘書轉交給車勝祖一封信。單未洪得知當時車勝祖放過了非法流通的蘇仁燦。
同時他們破解了世景的手機,看到了金秘書的電話。
車勝祖給世景打電話,單未洪接到了電話,聽到了裡面的聲音像是會長的。
得知世景請了病假,所以車勝祖去她家裡尋找,可是卻得知世景出去清醒幾日了。
單未洪在那裡分析著,說世景得知了會長的身份,所以現在請病假,為的就是想好好的利用一下車勝祖。
申會長向媽媽說起,車勝祖有可能就是車日南的兒子。要是這樣的話,仁華嫁過去就可以掌握流通權了。
郝東勳從世真那裡得知了世景的情況,於是他趕緊把這個消息告訴給了車勝祖。世景逃跑的時候被車勝祖發現了。

第9集
車勝祖向世景道歉,同時告訴她,自己就是Artemis會長。世景心裡在想,自己也騙了他,自己是個壞女人。
車勝祖終於說出自己喜歡她。世景也在心裡說,自己也喜歡他。但是世景還是轉身離開了。
許東旭質問車勝祖,向世景表白了嗎?車勝祖去超市買了許多東西去了世景家裡。
他告訴世景爸爸,說自己喜歡世景,但是卻拋棄了。還有他告訴大家,自己就是會長。
世景走著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他剛走到家門口,單未洪叫住了她。
單未洪把手機還給了世景。他還質問世景,明明知道金秘書就是會長,而且還給他寫了那封信。
車勝祖請求世景家人幫幫自己。單未洪給了世景一張巴黎設計學院的通知書,並讓她悄悄的離開。
申仁華質問世景,為什麼會有Artemis公司的邀請卡?
世景謊稱自己的男朋友在他們公司,而且自己還給會長寫了親筆信。老公要徐允珠去參加皇家集團的活動。
徐允珠質問他,車日南會長也會去嗎?
申仁華在那裡手工做著VIP賀卡,車勝祖走了過去。徐允珠陪著老公一起去了現場。
這時她看到仁華和車勝祖正在那裡拍照,於是她便走了過去跟車勝祖打起了招呼。
車日南一直在遠處靜靜的看著他們的聊天。
徐允珠告訴車日南,說車勝祖永遠都不會聽他的,難道過去那件事只會打倒自己嗎?
他的兒子和他也永遠不會和好的。車日南說不會公佈她過去的事情,只要她安靜的走出那個家。
車勝祖躲在世景的身後,世景一轉身剛好把嘴巴親到了車勝祖的嘴巴上面。
車勝祖高興的跳了起來,並說自己不會放棄的。世景打電話請求單未洪放過自己,可是卻遭到了他的拒絕。
世景和徐允珠在一起喝酒,世景喝醉了,允珠得知看到他在跟金秘書聊天,於是便發短信告訴他,世景喝醉的事情。
車勝祖急匆匆的趕到背著世景離開了。從洗手間裡出來的徐允珠看到了這個畫面,不禁明白車勝祖就是世景的時間兔子。
車勝祖把世景背到了家裡,他對著睡著的世景說了許多真心話。
他離開後,世景睜開了眼睛。
車日南看到了世景和他爸爸在一起開心的聊天,於是他上前質問韓爸爸剛才和女兒都說了什麼?
世景去找了單未洪,單未洪讓他簽那份入學申請。他說如果想進入上流社會,就得簽婚前協議。
世景說自己是真心的愛車勝祖的。可是單未洪卻不相信她所說的話。
世景哭了起來,她覺得為什麼申仁華就可以愛車勝祖,而自己就不行了呢?
大家都在為車勝祖和世景的約會準備著。可是世景卻打電話告訴他,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車勝祖終於在河邊找到了世景。他一把上前抱住了她。
車勝祖向她表白了一切,所以他要世景救救自己。世景哭著跑掉了。
他跑去告訴單未洪,自己要用那醜陋的愛去愛車勝祖,而且絕不放棄。

第10集
世景告訴單未洪,即使醜陋的愛情也是愛情,所以從今天起,自己會用那醜陋的愛情去愛車勝祖,並且絕不放棄。
說完,她把那張入學申請拍到了他的桌子上。單未洪威脅她,難道就不怕說開一切嗎?世景讓他試試。
世景得知車勝祖在外面等了一個多小時,不禁急匆匆的跑了過去。
車勝祖在外面凍得發抖,他質問世景會接受自己嗎?看到世景笑了,他不禁高興的將她抱起來轉了起來。
大家從車上沖下去慶祝,車勝祖著急的將他們趕走了。
單未洪命令秘書,讓他把海俊叫過來去調查一下韓世景的動態。
世景執意把車勝祖送了回去,車勝祖對她依依不捨的。車勝祖約世景明天十點見面。
世景心裡想,明天自己一定要把一切都告訴他。
第二天車勝祖接到了世景,並說他們要去巴黎里昂。世景說自己沒有護照。
車勝祖感到非常遺憾,因為世景想去的地方都安排好了。
車勝祖告訴世景,說自己之前在法國,遇到了一個女人。因為傲氣,和爸爸斷絕了關係。
那時候吃了許多的苦。但自己和那個女人卻也沒有走下去。
就是那個時候,生活窘迫的他畫了那幅畫,最終以3萬歐元的價錢拍賣了出去。
但是到現在為止,自己也不知道是誰買的那幅畫?
世景兩次都想說出自己的那個秘密,可是都被車勝祖阻止了。而海俊卻在身邊偷偷的打聽著這些。
車勝祖把世景送回了家,而徐允珠坐在車子裡剛好看到了這些。
申仁華和車勝祖一起做市場調查,車日南靜靜的看著他們。車日南質問兒子車勝祖,飯的問題什麼時候解決?
車日南父子兩個坐在一起吃飯,他向兒子問起世景的事情。
因為車勝祖不同意包辦婚姻,所以車日南生氣的大吵了車勝祖。
申家上下都在談論著仁華和車勝祖的事情。徐允珠心裡想,絕對不會讓他們成功的。
世景告訴徐允珠,說自己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對車勝祖。
徐允珠生氣的指責她,千萬不能表白,要黑就得黑到底。許東旭用快遞的方式將那個U盤發給了世景。
徐允珠去找了車勝祖,質問他,其實他是想贏他爸爸才利用自己的?
而且他從一開始就不相信自己。車勝祖承認了,那個時候自己滿腦子都是報仇。
所以車勝祖真誠的向徐允珠道歉,抱怨那時候沒能相信她。聽完這些徐允珠不禁哭得更加的傷心。
而世景也看完了那個U盤,車勝祖在U盤裡向世景說出了自己的全部。
看完視頻,世景不禁急匆匆的去了車勝祖那裡想向他說出一切。
徐允珠在樓下看到了世景的到來,於是趕緊上前阻止了她。她告訴世景,自己就是那個寒心的女人。
此時的世景才明白,之前在法國跟徐允珠結婚的人竟然就是車勝祖。
徐允珠說,他這一輩子隻愛過兩個女人,而這兩個女人都是為了錢而接近她的,
所發她請世景千萬不要說出來,否則的話車勝祖會死的。
車日南和申家人在一起談起申仁華和車勝祖的婚事。這時車勝祖帶著世景走了過去。
他告訴大家,說世景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他們要結婚了。

第11集
車勝祖拉著世景去見了申仁華他們。他告訴大家,說世景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他們要結婚了。
車日南指責車勝祖在那麼多人面前讓自己下不來台。而且他還說車勝祖這是在報復自己。
申仁華一家人在那裡指責著單未洪。單未洪一直在低頭賠禮道歉。
臨走的時候申會長對單未洪說,不能相信沒有出身的人。聽到此時單未洪不禁咬牙怯齒。
車勝祖對單未洪說,別再插手了。車日南又指責了單未洪。
單未洪正在生氣的時候,手下向他報告,說那個女人跟韓世景昨天晚上有些奇怪。
單未洪看到視頻時不禁大吃一驚。
車勝祖在那裡講著自己的故事。韓世景聽著聽著便流下了眼淚。他走上前跪下來向世景求婚。
正在此時,世景的手機響了,她的心不禁砰砰的跳。
她躲進房間裡看了手機視頻,原來是單未洪發過來的,昨晚上徐允珠和自己的談話。
單未洪對世景說他完了,到底選擇巴黎還是地獄。
車勝祖對躲進房間裡的世景說,自己會一直等到她接受為止。
世景走了出來,車勝祖說,如果她哪一天消失在自己面前時,瞬間自己會死掉的。世景請求他給自己戴上戒指。
當徐允珠得知車勝祖要和世景結婚時,不禁非常的吃驚。
她匆匆打電話質問世景到底是怎麼回事?世景給徐允珠看了那段視頻,徐允珠的手不禁一直在發抖。
世景說愛情生意可以共存,而且自己一定要做到。
世景還說,他跟車勝祖結婚以後,那麼他請求跟徐允珠永遠都不要見面。
申仁花去找單未洪,在他的辦公室裡,她無意中看到了世景和徐允珠談話的視頻。
突然這時,有人進來了,於是她藉口離開了。世景去找了單未洪,單未洪質問她選擇的結果?
世景卻說自己今天是來提建議的。世景說出了一大通他能幫助自己的理由。最後她給單未洪兩天的時間考慮。
車勝祖說他們兩個去巴黎結婚。而且自己申請去巴黎上班,世景去巴黎上學。
這時,車日南發來短信約她明天見面。
車日南質問世景,真的要結婚嗎,最後受傷的一定是她。
看到世景的態度非常的堅決,車日南不禁生氣的離開了。
許東勳和世景在那裡談論著車勝祖和父親的事情。
申仁花一直在那裡納悶,徐允珠和世景在一起幹嘛,而單未洪又在隱瞞著什麼?
世景去找到車日南,她說他從來都沒有誇獎過車勝祖。
她拿出自己小時候畫的畫給車日南看,並說爸爸一直把它保存著。臨走時他希望車日南向車勝祖伸出手。
申仁華質問世景是不是跟徐允珠走得很近?單未洪讓世景給自己一個承諾:當上royal的夫人,就給自己翅膀。
申仁華去了單未洪的辦公室,拿平板電腦給他來了個掉包。
她躲起來把世景的那段視頻檔傳了出去。然後稱機又把電腦換了回來。
車勝祖去見了世景的家人,並說他們要結婚的事情。
世景爸爸卻不同意,因為他們的婚姻差異太大了,而且自己不想送她去父子相悖的家庭。
世景提議讓車勝祖先去找爸爸。車勝祖去了車日南家裡,車日南不禁非常的吃驚。

第12集
申仁花看到那段視頻,不禁非常的吃驚。他罵徐允珠和世景是狐狸精。
車日南看著世景的照片不禁哈哈大笑起來。申仁華質問哥哥,當年跟嫂子允珠結婚的時候有多愛她?
申會長勸妹妹別想車勝祖的事情了。
申仁華看到車勝祖和世景手拉著手回家,不禁非常的生氣。
車勝祖把辦好的護照給了世景。同時他告訴世景,自己一定會十分執著的等待他爸爸的同意。
車日南公開承認了和車勝祖的父子關係。世景告訴徐允珠,說單未洪接受了他的提議,而且當面刪除了錄影。
徐允珠納悶,單未洪怎麼會和世景做交易?所以這其中還有其它的原因。
世景去找了車日南,邀請他今晚上跟自己的父母吃個飯。
世景又找到爸爸,請他跟車勝祖父親一起吃飯。車日南向世景爸爸說起自己要去參加見面禮的事情。
晚上吃飯的時候,車日南看到韓先生坐在那裡不禁質疑?
此時他們才意識到他們的女兒和兒子分別就是世景和車勝祖。他們兩個吵了起來。
爸爸再次要求世景不要嫁給車勝祖。車勝祖指責爸爸來這裡搗亂。
世景上前分別批評了車勝祖和車日南。在世景的批評下,車勝祖終於向爸爸說了對不起。
車勝祖擔心世景受不了父親而離開。世景卻握著他的手說,自己會一直走下去的。
徐允珠質問單未洪,視頻徹底刪除了嗎?為什麼同意跟世景做那個交易?單未洪說是被世景的機靈所吸引。
手下把3年前徐允珠的資料傳給了申仁華。徐允珠準備上前看的時候,申仁華回來了。
此時申仁華突然發現,當時車日南是徐允珠的推薦人。
申會長去機場接了爸爸回家。單未洪命人去查一查,是誰送的那幅畫?
正當申仁華要把視頻的事情告訴爸爸時,哥哥的手機響了。
申仁華對徐允珠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徐允珠擔心她真的知道一些事情。
車勝祖打算向Robort會長介紹世景。因為Robort會長就像自己的父親,所以車勝祖希望世景能跟他好好的相處。
文秘書和世景通電話,車勝祖質問他怎麼會和世景有私人通話?
世景把紅酒的標籤換成了Artemis商標的畫,這令會長非常的滿意。
世景打扮的非常漂亮去見了會長,而且還解決了車勝祖的難題。
會長不停的誇獎著世景,而申仁華心裡則十分的不悅。
徐允珠去申仁華的辦公室裡尋找著什麼,這時她發現了那幅畫。
金代理告訴徐允珠,說申組長讓自己買過一模一樣的平板電腦外包。
申仁華打電話告訴單未洪,不管他做了什麼事情,都會失敗的。
申仁華把那段視頻發給了哥哥,徐允珠及時的發現並刪除了。
她又把視頻發給了車勝祖,可此時世景剛好試好衣服,車勝祖沒來得及看呢。
單未洪急匆匆的趕到車勝祖那裡,發現他們正幸福的望著對方。

第13集
車勝祖在那裡等待著世景換衣服出來。而申仁華給他發過去的視頻剛好沒被車勝祖看到。
單未洪匆匆的趕到,長出了一口氣。在世景的幫助下,單未洪趕緊把那段視頻給刪除掉了。
徐允珠質問單未洪到底怎麼回事,不是說視頻被刪掉了嗎,怎麼會在申仁華那裡?
世景也趕到了單未洪那裡。申仁華將電腦摔到了徐允珠面前,並讓她將此也刪掉。
徐允珠給小姑跪了下來,請求好的原諒。申仁華卻將她們羞辱了一番,並說自己是正義要好好的收拾他們兩個狐狸精。
世景指責申仁華以生意為婚姻,跟自己有什麼區別。
徐允珠指責都是世景出現之後毀了這一切。單未洪質問世景,在申仁華揭發之前不說出這一切嗎?
世景說自己會接受勝祖所有的決定。
車日南去找了世景的爸爸,他為上次的事情而向世景爸爸道歉。
車日南說自己很滿意世景,同時質問他是否滿意車勝祖?
車勝祖將羅伯特會長給世景的東西轉交給了她。世景爸爸給車勝祖打電話說要見一面。
車日南給世景打了電話約他見面。他們兩個按照電話的指示,同時到了KTV,看到車日南和世景爸爸在那裡唱歌。
車勝祖和爸爸開心的在一起唱歌。車日南讓勝祖帶世景回家吃飯。
世景告訴單未洪,說車日南同意了他跟車勝祖的婚事。
世景約徐允珠出來,質問她在巴黎離開勝祖之後,勝祖是什麼狀況?徐允珠質問她要離開嗎?
徐允珠去找了老公,她正打算要把一切說出來的時候,申仁華沖過去把徐允珠叫了出去。
申仁華指責徐允珠,是要告白嗎?跟自己的計畫可不合拍呀。徐允珠明白,她是害怕自己影響生意。
老公走了過來,質問徐允珠怎麼了,最近都是怪怪的?同時他抱著徐允珠說,自己愛她。
申仁華去找了車日南,並說有東西要給他看。世景給許東旭打電話想跟他見面。
車日南看過視頻後告訴申仁華,此事就這麼算了。這令申仁華非常的吃驚。
車勝祖和世景一起去了車日南家裡吃飯。車日南帶著世景參觀車勝祖的獨屋。
車日南對世景大發脾氣,因為那段視頻。車日南警告世景不要向車勝祖告白,而要默默的跟著他過一輩子。
車勝祖對爸爸說自己喜歡世景,所以請他對世景好一些。
世景去找了單未洪,向他說起申仁華去找車日南的事情。
車日南向車勝祖承認錯誤,說都是自己太過分了,所以他的媽媽才會那樣。看到這些車勝祖不禁流下了眼淚。
申會長本想親自去找車勝祖,可是申仁華卻阻止,堅持自己去見他談合作。
世景去找了許東旭,向他打聽起車勝祖當年被愛人拋棄之後的情況。
單未洪和徐允珠得知申仁華去找了車勝祖,不禁非常的緊張。車勝祖看過那段視頻之後,不禁愣了。

第14集
看著世景與允珠的秘密談話,勝祖毫無憤怒,這樣印畫驚詫不已。
勝祖帶著世景到教堂,進行婚禮預演。看著強裝無事的勝祖,世景再也無法隱瞞,哭著坦白了真相。
得知勝祖受到了傷害,日南當即拒絕與GN集團合作。
印畫將偷拍視頻拿給家人看,允珠頓時成了滿腹陰謀的騙婚者。
面對丈夫的忿然指責,允珠哭著坦述內心的感情。為了讓勝祖不再一味逃避現實,世景竟提出要展示真實的自己。

第15集
韓世景到機場追回了不能接受被欺騙的現實,想要逃往巴黎的車勝祖,
對他提議等他看清楚韓世景真正的樣子,到時候還是不能接受再離開。
接下來韓世景一點一點向車勝祖展示真正的自己,
從什麼時候開始利用,從什麼時候開始欺騙,寫信給會長不是為了救男朋友而是為了拋棄過去的自己。
韓世景的世界不是只要努力就會有回報的,為了擺脫貧窮只能利用。
車勝祖得知韓世景的世界觀後無法接受,他固執地認為這個世界只要努力就會有成功,
他就是鐵證,有人肯花三萬歐元買他的畫絕不是他的運氣。
為了證明這一點,車勝祖拼命尋找當初買畫的人。在旁人看來顯而易見的答案,在車勝祖看來確實最不可能的父親。

第16集
勝祖引用溫斯頓邱吉爾的名言向世景求婚:“不成熟的人因為需要你所以愛你,但成熟的人因為愛你才會需要你。
因為愛所以需要世景,需要世景所以愛世景,我現在也搞不清楚了”,並吻了下去。
最終,勝祖看清了清潭洞的現實,走出“存在完美純潔的人”的幻想。(...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