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仁顯王后的男人 分集劇情介紹1-16 (THE END)

第1集
仁顯王后是韓國歷史上朝鮮肅宗的王后閔氏,
曾一度因為被肅宗寵愛的張禧嬪陷害而被廢並逐出王宮,五年後又傳奇復位,是朝鮮後宮歷史的傳奇人物。
弘文館校理金鵬道,內心深處掩埋著在已換局時全家被殺害的痛苦回憶。
他的心願只有一個,就是5年前從宮裏被趕出去的仁顯王后的復位。
在王的指示下,鵬道隱秘地觀察著南人派的勢力動態,南人派以最高的勢力右議政閔黯為中心。
妓生尹月曾是鵬道家的婢女,是金鵬道心腹,也是將閔黯下令除掉廢後閔氏手令偷出的細作。
金鵬道深知進宮面聖危險,將重要證據——手令交給尹月保管,
尹月擔心其安危交給其一張為其求來的符咒。
鵬道雖然不信符咒,但是還是塞在懷裏。
鵬道被殺手追殺,進宮後仍不能躲開,宮內書房內,鵬道在反抗中殺死一名殺手,
但是殺手頭領紫首的尖刀刺向鵬道,正當鵬道感到大限將至之時,符咒發生作用,鵬道神奇的消失了…
2012年,選美出身的演員崔熙珍,幾年來沒有得到任何角色,
曾經因為戀人韓東民劈腿與之分手,對方近年來卻一路走紅,成為炙手可熱的韓流明星。
熙珍為新戲《新張禧嬪》裏的仁顯王后的角色試鏡,期間一波三折,
更是因為換裝被前男友韓東民戲弄,更想不到的是韓東民是電視劇的男主角肅宗。
試鏡後的熙珍跟與自己情同姐妹的經紀人崔秀靜在電話裏交談認為此次入選無望,
沒想到卻接到導演通知她出演仁顯王后的電話,熙珍喜極而泣…
死裏逃生的鵬道發現仍舊在宮內同樣的位置,但是屋內卻沒有任何擺設,
鵬道打算出宮,卻發現內是人來人往的拍攝現場,正在鵬道迷惑不解之時,
興奮的熙珍買來零食與劇組人員分享,因為鵬道穿著朝鮮時代的衣服,
熙珍以為鵬道也是劇組演員,興奮的與之交談,
鵬道看到穿著奇怪衣服的女人自稱是仁顯王后,思維更加混亂…

第2集
熙珍和鵬道的首次見面,彼此都覺得對方怪怪的,
離開後的鵬道回到自己出現的宮室,突然意識到可能是符咒產生了一些離奇作用,
於是抽出符咒讀了上面的字,卻神奇的回到了原來的地方,繼而偷偷的離開宮。
熙珍和秀靜沉浸在入選的喜悅中,韓東民突然造訪,且有意和熙珍複合,
但是熙珍提出當年是東民劈腿要求分手,自己才同意的,並不同意複合,東民卻不打算放棄。
鵬道去寺廟養傷,和大師探討了自己神奇的經歷,大師表示不管怎樣是好事。
尹月被閔黯懷疑,被捕入獄,閔黯要金鵬道用盜去的手令換尹月的性命…
熙珍的首次定妝並不順利,飾演張禧嬪的名演員尹娜靜對其並不友好,
加之韓東民的刻意示好,尹娜靜更認定熙珍之所以得到這個角色完全是因為韓東民的緣故,並私下譏諷熙珍。
新聞發佈會即將開始,熙珍卻因為韓東民承認干涉選角的事情內心糾結,
不知道是否應該繼續出演,自己去附近散步散心,
卻突然見到憑空出現的穿著朝鮮時代服裝騎馬的金鵬道和隨之而至的殺手,
鵬道在與殺手交手的時候砍殺了殺手,鮮血濺了熙珍一身!
然而隨後殺手和血跡又灰飛煙滅,熙珍實在受不了這麼大刺激暈倒,鵬道伸手去扶了一下熙珍…

第3集
因為缺席發佈會,劇組工作人員前來尋找熙珍,
卻只見到暈倒的熙珍和地上散落的熙珍的包包和隨身物品。
熙珍醒後向秀景說出遭遇,秀景根本不相信熙珍,認為熙珍是在做夢。
熙珍檢查自己物品的時候發現不見了手機,卻多出了一個符咒,
秀景用手機打給熙珍的手機,對方卻一直沒接電話,
原來手機在鵬道手中,鵬道躲在景仁宮內,對不斷響起的手機束手無策。
秀景利用親情號碼GPS定位鎖定熙珍的手機在景仁宮,
但是熙珍覺得與自己暈倒丟手機的地方相距有點遠。
鵬道在宮內不斷探索,發現宮內各個宮殿位置沒有變化,只是似乎經歷了很多年,
正當鵬道打算出宮的時候,卻發現外面的世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鵬道無奈只能留在景仁宮內,並偷了一套《新張禧嬪》劇組的工作人員的現代服裝,摸索的穿在自己身上。
熙珍本來開始接受是自己做夢,但是卻在電視裏看到和鵬道一起出現的駿馬在大街上出現的新聞,
出於好奇偷偷來到景仁宮尋找手機和鵬道。
遇到現代裝束的鵬道,熙珍以為鵬道是劇組人員,
因為怕被劇組別人發現是小病大養,熙珍拽著鵬道上車逃走,卻發現鵬道連開車門和系安全帶都不會。
韓東民為了推熙珍上位,故意向媒體透露尹娜靜對熙珍出口不遜,
尹娜靜發現後認為是熙珍踩著自己上位,氣勢洶洶去醫院找熙珍算賬。
鵬道隨熙珍去醫院取符咒,卻被電梯震撼了一下,
鵬道問熙珍現在距離世宗大王(肅宗之父)有多少年,
熙珍說有三百年左右,鵬道意識到自己是來到了三百年後的朝鮮。
鵬道和熙珍找到了符咒,尹娜靜突然造訪,鵬道躲進了衛生間,
尹娜靜用花束擊打熙珍,鵬道看不過去從衛生間沖出來將尹娜靜推出病房,
尹娜靜只知道是個男人,卻沒有看清是誰。
熙珍對鵬道說出自己的煩心事,鵬道對其勸解,但是因為說話文縐縐,熙珍聽得似懂非懂。
鵬道在衛生間換上朝鮮時代裝束,並用唇膏在鏡子上給熙珍留言後拿出符咒,又回到了朝鮮時代。
鵬道的離奇消失和全是漢字的留言,讓熙珍這次有些相信鵬道確實是穿越而來的古人…

第4集
為了救尹月,鵬道終於向閔黯妥協,交出了證明閔黯意圖刺殺廢妃閔氏的手令。
閔黯諷刺鵬道為了一個婢女放棄了對大妃的守護。
秀景和導演套話,導演表示選擇熙珍並非因為韓東民的緣故,熙珍放下心中包袱。
鵬道再次遭人刺殺逃脫,經過研究得出結論,
當自己處於命懸一刻的時候符咒才會發揮作用,於是命令僕人韓東射殺自己,
韓東拗不過主人,射向鵬道,卻眼見鵬道消失了。
鵬道再次出現熙珍病房的衛生間,不巧熙珍外出,遭遇了前來探病的韓東民,
韓東民認為鵬道是變態粉絲意圖騷擾熙珍,將鵬道鎖在衛生間的浴室裏,而符咒卻不小心散落在浴室外。
聞訊趕來的熙珍見到了鵬道,鵬道得知熙珍和尹娜靜的問題得以圓滿解決後很放心,
希望熙珍幫助自己去尋找朝鮮實錄,自己想知道歷史的走向,
熙珍將符咒遞給鵬道,和鵬道約定了時間地點後離開,而鵬道也利用符咒消失了。
一心以為抓到變態,能在熙珍心中揚威的韓東民發現鵬道失蹤,氣急敗壞。
熙珍到達與鵬道約定的地點,鵬道稍微晚到。
兩人來到國立圖書館,熙珍發現鵬道已經能看懂阿拉伯數字使用電梯,鵬道說善於記憶是自己的優點。
鵬道一直不明白熙珍所謂的“演員”是什麼職業,熙珍的解釋卻讓鵬道產生了誤會…
鵬道通過實錄得知閔黯和張禧嬪最終得到嚴懲,中殿(即仁顯王后)得以復位,心中大感安慰。
問熙珍這裏的人怎麼分享喜悅,熙珍說是擁抱,鵬道擁抱了熙珍,熙珍認定鵬道是“選手”(類似情場高手)。
熙珍被粉絲發現,急著帶鵬道離開,鵬道打算用符咒在電梯裏消失,
熙珍突然有點失落,告訴鵬道在現在世界,與人告別的儀式是吻別,
並主動親吻了鵬道,鵬道愕然…

第5集
熙珍親吻鵬道一幕被前來尋找熙珍的秀景看到,秀景對鵬道一番盤問,
熙珍說鵬道是幫助自己學習歷史的研究生,秀景卻將信將疑,開車將鵬道送到了公園。
而熙珍也在鵬道面前丟了臉,因為秀景跟鵬道告別的方式是握手。
秀景提醒熙珍電梯裏有監視器,兩人無奈回到圖書館,稱在電梯裏丟了東西,
問保全看監視錄影,在得知電梯裏監視器當天壞掉的消息,兩人都如釋重負。
秀景與保安繼續攀談的時候熙珍看到再次潛入圖書館的鵬道,謊稱去洗手間,去尋找鵬道。
熙珍暗中提醒鵬道躲開監視器,站到死角看書,鵬道感慨現代社會真是密不透風。
秀景催促熙珍離開,鵬道在熙珍轉身離開的時候講熙珍拉到死角,
回吻了熙珍,並對熙珍說,雖然熙珍說這是現代告別的禮儀,
但是在自己所處的年代,這是只有情人才會做的,但是既然熙珍說的,自己都會相信。
熙珍更加認定了鵬道是那個年代的“選手”。
鵬道通過實錄記載,得知自己將被閔黯陷害殺人之後流放濟州,並且很快因病去世。
鵬道震驚之餘心中卻做好盤算。回到肅宗時代的鵬道安排韓東帶著尹月躲藏起來,自己獨自去面對下獄的局面。
流放到濟州的鵬道懷疑送來的飯菜中有毒,偷偷倒掉了一部分裝作吃掉了,
閔黯派來的殺手見沒有毒死鵬道,就派人來刺殺,
頭部受傷的鵬道利用符咒再次脫險回到了三百年後的濟州島…
另一方面熙珍再次拒絕了韓東民的示好,並且在與編劇探討角色的時候,
談到了金鵬道這個人物,編劇通過電子版的實錄查到鵬道是在流放後病死的。
熙珍經過推算得知鵬道很快就要死去,感到十分震驚!
《新張禧嬪》開播了,熙珍開始走紅,但是想著可能已經死去的鵬道,熙珍卻一點高興不起來,
甚至暗自傷心流淚,秀景認為熙珍得了精神病。
熙珍的手機接到來自濟州島的電話,原來是穿越而來鵬道打來的電話…

第6集
原來鵬道已經穿越過來三天,利用拾到的中國遊客包包內的中文版《韓國旅遊》和一些零錢,
鵬道買了外傷藥,自己剪了頭髮治了傷,
而且瞭解到,通過坐飛機,能夠很快從濟州島到首爾(原來的漢陽)。
鵬道打電話給熙珍希望熙珍幫自己去首爾,熙珍向一位男性友人借了張身份證,和秀景直奔濟州島。
和鵬道碰頭後熙珍買了三張機票回首爾,為了避嫌鵬道和熙珍秀景沒有坐在一起。
秀景盤問鵬道的家世,鵬道沒有撒謊,秀景認為熙珍吊了個金龜婿,但是對金龜的真假還是心存懷疑。
閔黯對鵬道流放前的話念念不忘,總不能放心,但是無奈從漢陽到濟州至少有半個月的路程,他只能等。
飛機上,應邀去濟州拍宣傳圖片的韓東民和尹娜靜從濟州飛回首爾,
韓東民因為沒有做到頭等艙心中不滿,卻意外發現了鵬道這個“變態粉絲”,
東民讓助手通知機上保安人員,自己沖向鵬道,打算在公眾面前出風頭。
沒想到熙珍站出來說鵬道是自己男朋友,
機票是自己買的,分開做是為了避免緋聞,一下子韓東民成為笑話…
韓東民覺得顏面盡失,加之復合失敗,開始抵觸與熙珍合作。
熙珍和鵬道的合照在網上貼出來了,秀景感到頭疼…

第7集
鵬道穿越回肅宗時代的漢陽,拜見廢妃中殿閔氏,
叮囑閔氏一定要鎮靜面對發生的一切,並將保護閔氏的護衛改為暗中保護。
但是他請求閔氏並命令護衛,絕對不能對任何人提起他今晚出現在漢陽。
眾人也驚訝于本應在濟州的鵬道突然出現在漢陽。
鵬道扮成刺客給肅宗射去一支帶有信件的箭,舉報閔黯要對廢妃中殿閔氏下手。
稍後鵬道來到閔黯的府邸,拔劍逼迫閔黯重新寫下除掉中殿的手令給刺客首領紫首,閔黯在刀劍的逼迫下將手令給下人。
紫首帶人刺殺閔氏,卻被肅宗派來的軍隊所滅,紫首逃脫。
肅宗下令緝拿閔黯,閔黯稱是被逃離流放地的鵬道脅迫,
稱鵬道就在屏風後,而鵬道卻神奇的消失了,閔黯終於意識到鵬道手中的王牌。
鵬道與尹月見面,提及因為符咒幾次死裏逃生,而且接觸了另外一個神奇世界,尹月真心為鵬道感到高興。
由於閔黯倒臺,鵬道被赦免。
熙珍與韓東民關係惡化,導演為了拍好電視劇,暗示兩人找機會和好,
秀景要約韓東民和金鵬道一起和解,熙珍說自己找不到金鵬道。
恰好鵬道為了感謝熙珍穿越來到現代,和秀景聯繫上了。

第8集
韓東民和熙珍的和解宴,因為熙珍和鵬道的含情脈脈,
讓和解只是表面和解,韓東民內心的怨氣卻加劇了。
熙珍發現劇本出現了大幅修改,但是其他人都不以為然,熙珍恍然大悟,看來鵬道真的是改變了歷史。
鵬道賣了家傳的一把寶劍得到一筆錢,問秀景熙珍最需要什麼,秀景說是好車。
閔黯被關押,但是對鵬道像煙一樣消失十分不甘心,紫首與閔黯聯繫上,
表示也數次看到鵬道像煙霧一樣消失。
熙珍拍攝間歇,秀景跑來告訴熙珍鵬道在外面等她,熙珍穿著戲服跑出來,
卻看到鵬道開著新買的奧迪Q5來到她面前,熙珍緊張的問鵬道是哪里來的錢?
鵬道告訴是買了祖傳的一把寶劍,但是遺憾的是可能賣便宜了,得到的錢買車後所剩無幾。
熙珍高興地試車,但是之後意識到鵬道只是用車作為謝禮表示對自己的感謝,
最終還是要回到他所在時代,心情十分低落,對鵬道說出心裏話。
熙珍教鵬道車子除了代步的另一個用途,就是在車裏接吻。
鵬道表示如果熙珍願意,自己回去用一個月時間整理好自己的事情後,會回來找熙珍。
熙珍開著鵬道買的車高興地出門,卻突然感到不適,眼前昏花,最終發生車禍。
其實熙珍不適的同時,鵬道穿越回肅宗時代再次遭遇了刺客,
而且符咒唄刺客劈成兩半,人也身受重傷。
因為官兵的及時趕到,鵬道死裏逃生,但是符咒卻被刺客拿走了。
鵬道醒來後發現失去了從首次穿越開始的兩個月以來的記憶,期間自己做過什麼全都忘了。

第9集
受傷的熙珍醒來,發現傷勢沒有大礙,但是身邊的世界卻發生巨大變化。
自己在最近兩個月居然和韓東民複合,憑藉新劇和緋聞接下廣告,
用收入買了一輛奧迪A5,自己是開這輛車出的車禍,
而身邊所有人,包括秀景都表示沒見過鵬道這個人。
陸陸續續中一些就像是夢境的片段,卻變成了事實,而事實中跟鵬道的總總,在秀景看來,都是熙珍的夢境。
鵬道獲得赦免回到漢陽,韓東努力幫鵬道恢復這兩個月的記憶但是收效甚微,
鵬道隱約記得尹月曾經給自己一個符咒,但是現在符咒卻不在自己身上。
刺客頭領紫首得到符咒,認定符咒與鵬道數次突然消失有關。
熙珍無奈接受心理醫生治療,醫生認定熙珍關於鵬道的記憶是入戲太深,
熙珍想起與鵬道的一個月之約,心理醫生鼓勵熙珍去赴約,
認為只要見不到那個人,熙珍就會確定所有都是一場夢境。
鵬道回到漢陽,管家對鵬道說家傳的寶劍曾經失而復得。
鵬道欲報答尹月,打算納尹月為妾,尹月沒有答應,
而是希望能夠到鵬道曾經對自己提到的“新的世界”,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
熙珍在約定時間和地點等待鵬道,久等未能見到鵬道的到來,
卻只等來了東民,熙珍開始懷疑自己真的是一場夢境。
鵬道也意識到,自己缺失的兩個月的記憶中,有對自己非常重要的記憶。
於是動用所有力量尋找符咒。
而鵬道自己脫口而出的“仁顯王后”也讓所有人吃驚,
因為並沒有過仁顯王后(仁顯是諡號,是中殿閔氏去世後才有的封號)。

第10集
肅宗為了補償鵬道,打算做主將英議政之女許配給鵬道,鵬道不置可否。
而熙珍通過實錄看到這段,心中卻充滿怨氣。
鵬道拜見中殿閔氏,閔氏本是提及當時本應在濟州的鵬道出現在漢陽的一事,
但是鵬道卻誤會了,加上中殿華貴的裝束,讓他突然想到,
自己曾經和一個穿著類似但是面目不清的女子接吻,鵬道以為自己曾經和中殿有曖昧,驚出一身冷汗。
東民頻頻向熙珍示好,但是熙珍心中仍放不下鵬道,決心跟東民分手,
秀景幫熙珍分析,如果熙珍同東民分手,就證明之前跟東民的交往純屬利用,會對熙珍形象有著致命的影響。
糾結的熙珍和同樣糾結的鵬道在各自的時空裏全都失眠了。
為了尋找失去的記憶,鵬道到寺廟尋找大師,詢問當初向大師所說的經歷。
卻遭遇了紫首派出的刺客,鵬道抓住一名刺客,與紫首談判,終於搶到符咒回到了現代。
回到現代的鵬道迅速恢復了兩個月來的記憶,並打電話給熙珍,
沒想到接電話的是秀景,秀景認為熙珍的狀況剛轉好,
不能再被所謂的“金鵬道”弄得精神錯亂了,於是掛掉了電話。
熙珍和東民作為嘉賓參加某頒獎典禮,東民打算在典禮上公開兩人的情侶關係,熙珍卻不同意。
熙珍走紅毯的時候在人群中發現了鵬道,終於確認不是自己的夢境……

第11集
秀景與鵬道在鵬道電話中提到的地點碰面了,
秀景的一系列話讓鵬道意識到,除了熙珍,
所有見過他的人都忘記了他的存在,也瞭解了當時自己遇險後熙珍的一系列遭遇。
之後秀景的一系列盤問如當初如出一轍,讓鵬道忍俊不禁。
熙珍趁著還沒有出場,穿著禮服奔向與鵬道當初約會的地點,卻沒有見到鵬道…
僧人前來金鵬道府上,得知鵬道深夜外出未歸的尹月十分擔心,
但是當韓東打開門時,鵬道卻已經穩坐在屋內。
熙珍終於趕在頒獎之前回到會場,儘管面對秀景垂頭喪氣,實際上…
當時熙珍穿著禮服出現在約會地點時,鵬道在藏匿衣服的山坡上看到了熙珍,
兩人碰面後因為各自有急事,只能約好稍晚點再見。
頒獎後酒會,熙珍偷偷溜走回家,鵬道已經早一步回家。
熙珍要鵬道交出符咒,免得鵬道突然消失。
東民的突然造訪讓鵬道只能躲在熙珍家的閣樓。
東民一心和熙珍親近,熙珍左躲右閃,鵬道在閣樓上看到十分生氣,作弄了東民一番。
熙珍提出分手,憤怒的東民質問熙珍是不是玩弄自己。
被鵬道阻止,動手見鵬道將東民所在了衛生間的浴室,報了上次的一箭之仇。
而稍後秀景回來才將東民從浴室中解救出來。
熙珍為鵬道安排好一家家庭旅館後打算離開,
鵬道哀怨的埋怨熙珍將符咒搶走,卻把自己留在這完全陌生的地方…

第12集
醒來的熙珍發現鵬道沒有在身邊,
只留下一個寫滿自己不懂的漢字的字條,心情十分低落,
卻意外發現符咒還在自己口袋裡。
原來早起的鵬道已經用一個早上學會了騎自行車,
而那個漢字的字條,是鵬道記下的熙珍家的地址。
鵬道此次穿越又賣了那把家傳的寶劍,而這次總算買了個不錯的價錢。
熙珍為了扳回面子,用英語給鵬道寫字條讓鵬道買些東西,結果自己卻把咖哩給寫錯了。
熙珍給秀景打電話,秀景歇斯底里,
熙珍對秀景說,就算全世界人都不理解自己,秀景也要站在自己這一邊。
東民因為熙珍和鵬道的事情心中一直憤怒,在片場大發脾氣,公然表示對熙珍的不滿。
鵬道騎自行車帶熙珍郊遊,熙珍希望鵬道永遠留下,鵬道答應,
但是當熙珍開玩笑說將符咒燒了的時候,鵬道的臉色還是變了,
熙珍意識到鵬道對自己所在的時代,還是有很多難以割捨的東西。
熙珍得知東民入院,為了緩解與東民的緊張關係,前去探病,卻遭到了東民的折磨。
被導演看到,導演勸熙珍為了這部電視劇和前途,努力和東民和解。
鵬道對熙珍說,希望熙珍用自己賣寶劍的錢幫自己買離熙珍臨近的公寓、衣服還有手機,
自己不能每次都這麼意外的出現了,自己打算長住在這裡,對熙珍負責。
尹月來到寺廟,大師告訴尹月鵬道半夜的時候來過,
而且對自己講了很多關於“新的世界”的事情,看得出鵬道有意留在那個“新的世界”,尹月忍不住心中悲傷。
紫首與閔黯碰頭,告訴閔黯關於金鵬道和符咒的事情,
閔黯得知後,有意利用符咒的事情,陷害鵬道。

第13集
尹月對鵬道說,自己當初將符咒給鵬道,是祈求鵬道保命平安,
並不是讓鵬道為了私情離開現在的世界。
鵬道因為符咒有了私慾,難免不會招來禍患。
熙珍因為東民被劇組孤立,秀景為其擔心,
但是熙珍卻心情甚好的為鵬道買衣服、手機和準備零錢,打算放到指定的地點。
鵬道收到情報,幾天前中殿閔氏回娘家期間,
宅外出現神秘人,並未行刺但是形跡可疑,且穿著兩班的衣服。
有人懷疑是紫首等殘黨要對中殿不利。
因為鵬道是唯一見過紫首的人,被要求幫助調查,
沒想到在大街上調查的時候,刺客出現射中鵬道,鵬道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受傷的鵬道歷經艱險來到和熙珍約定的地點拿到手機,打車前往圖書館途中暈倒。
出租司機將鵬道送到醫院,經過搶救鵬道轉危為安。
熙珍收到電話後趕來醫院,鵬道交代熙珍去看實錄。
熙珍回到劇組,得到劇集下階段劇本,卻意外發現仁顯王后居然是死於非命。
而除了熙珍,所有人看來這都是歷史實情。
熙珍查閱了實錄,發現因為閔黯的陷害,在鵬道失蹤後,仁顯王后因被汙衊與鵬道有姦情而處斬。
而回到醫院後看到醒來的鵬道,熙珍卻說除了鵬道失蹤引起恐慌,並沒有別的大事發生,
但是鵬道明顯感到熙珍說話言不由衷。
鵬道偷偷離開醫院去圖書館查閱史料,得知因為自己的失蹤連累了仁顯王后,還連累了家族的榮譽。
他想起了尹月關於自己利用符咒滿足私慾的話,決心回到朝鮮時代,阻止悲劇的發生。
鵬道打電話給熙珍,熙珍表示符咒已經讓自己燒了,
鵬道稱之前因為符咒被劈為兩半,造成兩人不得不兩次經歷同一時段,熙珍絕對不會冒險承擔符咒被燒的後果。
鵬道終於在熙珍家找到符咒,電話裡鵬道告訴熙珍,
自己對熙珍會負責,但是自己對仁顯王后也曾有過保護的承諾,
自己不能明明知道仁顯王后因為自己被毀壞名譽且被斬首,自己還在新的世界裏當做沒有事情發生。
熙珍回答家裡,只有鵬道留下的衣物錢包和手機…

第14集
鵬道回到朝鮮,百姓議論紛紛,都認為鵬道有妖術。
尹月勸鵬道為了保命離開這個世界,因為已經開始有關於鵬道妖術和與中殿有染的傳言。
鵬道對尹月說一切自己因為私慾造成的,為了名譽,自己必須回來解決一切。
尹月表示不管怎樣,自己希望鵬道活著。
英議政勸中殿閔氏將責任推向金鵬道,說是鵬道覬覦中殿。
閔氏表示當眾人離己而去之時是金鵬道挺身解救自己,自己絕不會汙衊鵬道。
如果大王不相信自己,自己也會甘心接受一切可能的結局。
鵬道面聖,肅宗暴怒,認為鵬道侮辱了自己。
閔黯被召見與鵬道對質,肅宗提出讓武士向鵬道射箭,
如果鵬道消失,雖然可以逃命但是其餘人都會處死,
而如果鵬道殞命,則鵬道和中殿的名譽可保,閔黯等人就是在妖言惑眾。
正當閔黯認為自己穩贏的時候,鵬道對他言明:您以為我會將真正的符咒放在身上麼?
鵬道身中三箭,並沒有消失,經太醫檢查身亡,閔黯等人被問罪。
熙珍突然覺得不適,有了上次的經歷她本能的認為鵬道發生了意外,
秀景用手機查到鵬道的最終結局是身中三箭而亡,熙珍暈了過去,
秀景在開車送熙珍去醫院途中遭遇車禍,兩人雙雙入院。
入院的秀景經過診斷是腿部骨折,而熙珍雖然沒有明顯外傷,卻嚎啕大哭不止,讓所有醫務人員束手無策。
秀景無意中聽護士說有位重症監護室裡受箭傷的患者突然消失了,
而且跟上次來的受箭傷的應該是一個人,秀景告訴熙珍,
因為這個時代受箭傷的概率太小了,熙珍感覺到了一絲希望。
一個月後,閔黯被執行斬首,行刑前他看到了鵬道出現在圍觀的人群中…
原來在鵬道回到朝鮮的當晚,他秘密拜見了肅宗,
承認了因為符咒擁有了法術,但是否認與中殿有染。
鵬道利用肅宗更急於消滅閔黯這股政治勢力的心裡,提出犧牲自己證明清白,而且藉此除掉閔黯一黨。
但是如果自己一息尚存,請聖上給自己一條生路,自己將離開朝鮮開始新的生活。
而另一邊鵬道囑咐韓東,一定要帶著奄奄一息的自己到一個指定地點,將符咒放在自己身上。
太醫院的人受了肅宗的密令,宣佈奄奄一息的鵬道已經死亡。
而韓東將符咒放在鵬道身上後,鵬道穿越到上次因為箭傷入住的醫院門前…
鵬道從重症監護室醒來後又回到了朝鮮,看到閔黯被斬後,
指示韓東安排好一切,但是尹月已經再次回到妓院,得知鵬道還活著的消息,喜極而泣…
鵬道向韓東告別,決心永遠離開這個時代…
失魂落魄的熙珍回到公寓的天臺,看到一身現代裝束的鵬道,
鵬道表示自己已經回不到那個世界,只能永遠留在這裡…

第15集
鵬道認為自己再也用不上符咒,將符咒交給熙珍保管,熙珍興奮的晚上睡不著覺。
半夜鵬道打來電話,原來鵬道也睡不著,他正在努力適應現代社會的一切,
比如鐘錶、新的書寫方式、一些完全沒有聽過的節日,還有…
看上沒有實際功效甚至帶上去會很不舒服的領帶。
熙珍半夜跑到臨近的鵬道家,教鵬道打領帶。
雖然很睏但是覺得很幸福,她和鵬道再也不需要歷盡艱險跨越三百年會面,而只需要五分鐘就可以了。
第二天熙珍收工後,兩人開始約會,從吃西餐開始。
鵬道點了奶油蘑菇意麵,但是實在難以下嚥,最後還是跟熙珍換了番茄意麵。
熙珍想拍完電視劇後跟鵬道去兩人嚮往的佛羅倫薩,
後來意識到鵬道沒有身份證,更沒法辦護照,有點小失落。
而鵬道告訴熙珍,自己正在研究證件偽造技術。
看到棉花糖的鵬道打算去買給熙珍吃,就在鵬道離開熙珍去排隊的時候,鵬道突然消失了…
穿著西裝的鵬道突然出現在一片樹林,手中也出現了變得烏青的符咒,
通過附近經過的人,鵬道意識到自己再次穿越回了朝鮮,
想起與符咒有關的尹月,鵬道易裝潛入靈月閣尋找尹月,卻只見到了被紫首殺死的尹月的屍體…
鵬道為給尹月報仇,持劍在靈月閣大開殺戒,
紫首認為鵬道遇到刀劍一定會消失,這個誤判讓紫首死在鵬道劍下。
鵬道殺死紫首和幾名同伴,前去寺廟尋找大師,請求大師為尹月主持喪禮。
熙珍在鵬道失蹤後,打電話給鵬道顯示是空號,去鵬道家裡等鵬道,
回到家裡也找不到曾經收好的符咒,熙珍擔心自己可能再也見不到鵬道了。
為了見熙珍,在不知符咒是否靈驗的情況下,
鵬道冒著生命危險自刎穿越回了現代,來到了兩人約會公園的後山坡。
鵬道打電話給熙珍,發現熙珍就在公園裡苦等他,正當兩人奔向對方的時候,
鵬道手中的符咒變成徹底漆黑,鵬道再次在熙珍眼前消失了…
回到朝鮮的鵬道只能尋找當初符咒的書寫著——已經出門雲遊的方丈大師。
經過一個月的尋找,鵬道終於找到大師落腳的寺廟,卻得知大師在一個月前圓寂…
一個月來,熙珍失魂落魄,除了開工就是去公園等待鵬道的歸來,
甚至被大雨淋濕,秀景勸慰熙珍,熙珍對秀景大哭,她覺得這次鵬道是徹底的消失了。
鵬道不忍熙珍帶著對自己的記憶苦等下去,想起當初符咒被劈為兩半發生的事情,
決心毀掉符咒,熙珍應該會忘掉自己。
但是鵬道卻擔心自己忘掉熙珍,於是寫下一封給熙珍也是給自己的信,
信中說,自己因為符咒而活命,曾經一度認為政治上的扭轉乾坤、和熙珍的相遇相戀是結果
,沒想到結果卻是自己失去榮譽,朋友和深愛的人。
寫好信的鵬道用蠟燭點燃了已經漆黑的符咒…

第16集
1年後,熙珍因為仁顯王后這一角色迅速走紅並炙手可熱,已經買下新宅準備搬家。
《新張禧嬪》的導演給熙珍打電話,為朋友幫忙,
讓熙珍加入一檔挖掘秘史的節目做旁白,熙珍同意了,
而這位導演給熙珍的劇本就是《仁顯王后的男人》。
熙珍翻看劇本,裡面所謂的仁顯王后的男人就是關於當年鵬道因為被誣陷與仁顯王后被處死的歷史,
但是近期一本當時南議政的後人翻出的家族實錄中,
南議政記錄在金鵬道“死後”一年,在邊境的益州見過一個貌似金鵬道的人,
而且對方在逃離的時候不小心掉了一封信。
南議政認為筆跡和文風很像金鵬道,回到漢陽也報告給肅宗,肅宗喃喃道,是自己虧欠了鵬道。
南議政在家族史中記錄,認為肅宗當年沒有處死鵬道,鵬道還活著,在各地流浪。
而從熙珍的反應看,她早已忘記關於鵬道的一切。
而鏡頭轉向300年前,被南議政發現後,鵬道繼續躲藏,
從鵬道的反應看,鵬道並沒有忘記過去的事情,當時失去的是給熙珍的那封信。
鵬道在逃亡途中被人發現是當年血洗靈月閣的殺人犯,被人告發抓捕。
熙珍開始做關於鵬道的歷史節目,裡面提到了南議政得到的鵬道寫給熙珍的信,
歷史學家認為是鵬道對仁顯王后的單相思。
在聽到金鵬道信的內容時,熙珍覺得十分觸及心靈。
韓東民來找熙珍,打算和熙珍約會,熙珍表示才不會和桃花朵朵開的東民複合。
熙珍去景仁宮拍攝紀錄片,與此同時鵬道在景仁宮的同一地點,
面臨被審判的命運,兩人在不同時間同一空間擦肩而過,
熙珍感到了一種非自然的力量,不由自主流下眼淚…
鵬道的審判改在次日,主審的尹大人將鵬道的隨身物件給了鵬道,
裡面是鵬道在現代社會離開時的服裝,鵬道抽出領帶打算自縊…
開車的熙珍覺得身體不適,不由自主流下眼淚,同時天降大雨。
熙珍不由自主放聲大哭,同時斷斷續續想起了一切,
她打電話給記憶中的號碼,電話響了,但是對方卻沒有接聽…
熙珍淋雨後去找導演要看紀錄片視頻,在視頻中看到了鵬道寫給自己信的全文和語音解釋,
回憶起和鵬道的點點滴滴,悲從心來…
鵬道突然穿著現代裝束出現在熙珍面前,原來熙珍的電話讓自縊的鵬道起了求生慾望,
在他接聽電話的一瞬間,終於穿越回了現代…
熙珍問鵬道是怎麼度過這一年的,鵬道說在朝鮮八道每一道安置一個情人,很快就度過了。
熙珍指著視頻中的書信,說他撒謊,問鵬道符咒的事情,鵬道說被自己燒了。
兩人擁吻後,鵬道突然說怎麼自己的信被公開了,
熙珍說是南議政的後人保管至今,鵬道說這個必須毀了,
熙珍說那可不容易,因為書信已經進了博物館…
秀景對突然冒出的“熙珍男朋友”感到不可思議,於是,那經典的盤問第三次上演了…(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