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愛情雨 分集劇情介紹1-20 (THE END)

第1集
一個小酒吧裏,金昌模抱著吉他在忘情的唱歌,台下的每個人都沈醉在他的歌聲裏,
百惠靜是個富家女,經常跟他們幾個在一起,也聽的很入神。
一曲唱完,在後台放音樂的李東旭也要開始唱了,台下的美眉看到帥哥幾乎驚叫,
昌模不服氣的喝飲料,惠靜則說那是她的飲料,昌模無奈。
美術教室裏,徐仁河在認真的畫畫,突然感覺有些悶,就打開窗戶,
正巧看到在長椅上看書學習的允熙,一見鍾情,于是拿出畫板就開始寫生。
記錄下這個美麗的女孩。
唱完歌曲的東旭跟惠靜,昌模一起聊天,說要跟任何再較量一下,兩人勢均力敵,
這次較量的是女人,他說仁河對一個女人一見鍾情。
惠靜和昌模都不敢相信,表示懷疑。
畫到一半的仁河,低頭的一瞬間不見了允熙的蹤影,
于是慌忙跑出來找,卻不小心正巧撞到了她,還把書撞翻一地。心跳頓時加速。
就在兩人要各自走開的時候,學校放起了國歌,給了仁河好好看看允熙的機會。
在草叢裏,仁河撿到了允熙的日記。
仁河的網球拍到了,東旭要求兩人較量一下。
一場很受女孩子歡迎的網球賽就開始了。
允熙也正巧走到運動場邊,看到了正在打網球帥氣的仁河,心生愛慕。
書包裏的書又被碰掉了,發現自己的日記本不見了,就跑去剛才的地方找。
晚上,仁河回到家,忍不住翻開了允熙的日記本,知道了允熙父母去世的事,心生愛憐。
一大早就在門口等待允熙的出現想還給她日記本,但見到本人後,居然忘記了給她。
這時東旭,惠靜,昌模三人叫住仁河,還說允熙是他們系的麥當娜,
有個男生正在跪地向她求愛,東旭也看著心動了。
日記裏,允熙充滿了對奶奶的愛,奶奶教她的有了傷口用塗抹舔舔就好了,
雙臂是用來擁抱心愛的人的,還留露出對電影裏愛情故事的向往和對自己心愛人的出現。
仁河讀著讓他著迷的日記,更想多了解允熙了。
兩人好巧的在圖書館不期而遇。
允熙的好朋友跟她說了關于仁河的情況,仁河聽到後改正一句,沒有訂婚。
外面下起大雨,仁河看到困在圖書館的允熙,
就讓她等一下,跑到倉庫找到一把破傘,兩人就這樣走在雨中。
仁河把傘都打在允熙這邊,有車來了也是仁河擋雨水。
允熙看在眼裏,心裏卻很感動。仁河趁機約她看電影,允熙答應了。
等車的時候,東旭突然出現,想跟允熙換雨傘,但允熙不肯。兩人就這樣聊起來。
東秀說下次要是再見面就一起看愛故事這部電影吧!
允熙沒有回答,車來了就上車走了。
仁河在工作室裏拼命的畫著允熙,東秀在酒吧裏播放著爲愛而唱的歌曲。
晚上,仁河跟東旭一起聊天,仁河在創作歌曲,
東旭告訴他自己喜歡上一個女孩子,在公交車站牌,自己的手受傷了,是她給他貼了創可貼,
除了他媽媽以外這是第二個對他這麽關心的人,兩人同時愛上允熙。
東旭叫著仁河,昌模三人一起陪他去見自己的心動人,
惠靜帶著允熙,仁淑來了,東旭顯得很緊張,仁河更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仁淑跟昌模配成了一對,允熙本來選的是仁河的東西,
但東旭搶去了仁河的機會,兩個相愛的人只能默默看著。
愛情是真心的,所以不需要對不起。
惠靜坦白的對允熙說自己喜歡仁河,也因爲這樣,允熙更不可能跟仁河在一起了。
昌模在美術班的當人體模特,昌模本來想看仁河畫的自己的裸體,但卻不小心看到了仁河畫的允熙。
東旭告訴仁河這次是真心的,仁河說自己放棄了他喜歡的女生,不想爭,也許是內心的脆弱吧!
兩人都在有意回避對方,壓抑彼此喜歡的真心。
又是下雨天,圖書館門口,仁河把自己的雨傘給了允熙,
問她,爲什麽最近不出來,大家都在等她,仁河希望她跟東旭順利,允熙心裏在滴血,但臉上還是微微一笑。
仁河站在窗台看著深愛的女人,但卻只能裝作漠不關心。
  
第2集
東旭,仁河,昌模三人在學校的舞台上忘情的演唱著,
仁淑注視著昌模,惠靜注視著仁河,東旭眼中只有允熙,仁河和允熙互相注視著。
演唱結束後,六人一起舞玩,昌模當做目標東旭毫不留情的向他砸水球。
東旭展示他的跆拳道,人人稱贊。
仁河分別給惠靜,允熙射到了兩個玩偶,本來東旭要幫允熙射的,但是仁河執意要自己射。
昌模感覺出了仁河對允熙認真的愛。
五個人一起玩遊戲,輸的人要回答贏的人問題,
惠靜總是贏,她問仁河是不是還是保留第一次畫人物給心愛的人,
仁河回答是,問東旭那句真心相愛的人不需要對不起是不是他說的,東旭回答是仁河告訴他的。
接著跳集體舞,當交換到仁河跟允熙的時候,
仁河拉住允熙的手,不舍得她走,仁河多麽希望時光靜止啊!
舞後,就在走出會場的一刹那,門前板突然落下,
仁河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允熙,自己的手臂卻受了傷,送到了醫院。
允熙看到爲了自己受傷的仁河,心裏感動也難受,
說出了自己的一個秘密那就是爸爸媽媽也是因爲救她而出交通事故的,
差點流出眼淚,背過去不希望別人看到。
仁河從畫室出來,正巧看到正要走過來的允熙,允熙手裏還拿著做好的壽司。
酒吧裏,昌模在唱歌,仁淑爲之瘋狂,
仁淑還特意搭建一百根火柴希望跟昌模愛情永久,昌模卻故意弄壞,害的仁淑傷心而去。
允熙跟仁河一起去逛樂器店,爲了試一下新吉他的音色,
仁河用左手按住琴弦,允熙用右手幫忙彈琴弦,兩人默契的合唱一曲。
通過聊天仁河得知愛情故事這部電影是她爸爸媽媽很喜歡看的,
所以新的一出來,允熙就很想去看,但是已經放映完了,仁河決定下次一定要帶允熙去看。
公開節目廣播日期確定下來了,大家都很激動。
允熙跟仁河來到他的工作室,仁河在接水的時候,
允熙不小心看到了櫃子裏仁河畫的她的畫像,開心溢于言表,
仁河不要意思起來,本來想要說出的愛,卻在看到東旭,昌模,惠靜三人之後,
不想搶朋友愛人的他卻改口說了不要讓允熙誤會,那只是隨便畫畫。
昌模三人來到畫室找仁河,昌模最先看到了掉在地上允熙的畫像,于是想方設法把惠靜和東旭拉走了。
東旭在櫥窗裏看到允熙飛奔過去。
夾在中間的昌模很是矛盾,也很爲難。
昌模在壓力下,跟惠靜表白了,並說一開始就喜歡她,
只是因爲自己的農村來的所以一直沒有勇氣,弄的惠靜也搞不清楚了。
東旭一直跟著允熙到下公交車,允熙問他喜歡她的理由是什麽,又了解她什麽,
東旭說因爲允熙像他的媽媽,小時候就離開他的媽媽。
允熙告訴東旭自己也是小時候父母就離開了。
下雨了,兩人一起在一家音像店門口躲雨,東旭向允熙表白,我們交往吧!
一個人開始一個人結束。愛上一個人真的只需要三秒。
那一天,有人卑鄙,有人真誠,有人心動。
仁河奔入雨中,找到允熙的家,但他看到是東旭送她回家,也許每個人的青春都留下了一點傷口。
六個人一起坐火車去玩,順便東旭她們也可以演出。
如果今天允熙來的話就證明接受東旭的表白。
昌模在座位上糾結,一邊的仁淑一邊是惠靜,最後還是選擇了惠靜。
允熙還是趕上了火車,大家都很高興。仁河既想見到允熙,看到允熙跟東旭又心裏不舒服。
六個人一起扔石子。玩捉迷藏,昌模跟仁淑在蘆葦叢裏坐著,仁河和允熙都躲在了帆布後面。
仁淑一直在引誘昌模接吻,昌模受不了就一下子站了起來,結果正好被東旭發現,遊戲結束。
六人一起做飯吃,吃完唱歌,仁河第一次唱了自己其實是寫給允熙的愛情雨,歌詞裏的情景仿佛又浮現在了眼前。

第3集
仁河忘情的唱著曾經給允熙寫的歌,大家都沈醉在這裏,當大家問是寫給誰的時候,
仁河說出了一個秘密,那就是他決定要參軍,可能在參加完廣播電視節目之後。
允熙眼裏都是不敢相信和驚愕。惠靜非常生氣,以為仁河只是說說而已。
允熙出來散步,仁河遠遠的看著允熙,青春之所以記憶成手冊,
也許是變成鮮豔的顔色之前,就會結束也不說不定。
仁河慢慢的靠近允熙,兩個人心裏都有話要說,允熙問仁河真的要走了嗎,
仁河回答是,允熙又問是因爲她和東旭的關係嗎,仁河回答不,原因在于他自己,
那天的畫,允熙就是他的風景,第一天見面開始,風景一直都是你,很美。
允熙聽到仁河動情的話語,眼裏滿是淚水,她問仁河爲什麽不早點說,仁河說對不起。
仁河來到他們經常演出的那個酒館,東旭向大家播報,這最後的一首曲子是送給馬上要參軍的人。
仁河可能要直接去了,不能親自參加比賽,東旭聽到後情緒很激動,昌模吃驚但也沒說什麽。
回到家,仁河就開始收拾東西。
當翻到抽屜允熙的日記本的時候,他停了下來,滿腦子都是允熙的身影。幸福其實很簡單。
東旭在圖書館門前等允熙,告訴她想跟她正式約會,
並逗趣的說明天是個憂郁的日子,想跟她的幸福交換,變得開心,允熙點頭答應。
仁河走在街上,看到櫥窗裏的手錶,想到允熙曾經說過她珍藏的媽媽的手錶壞了,就進去買了塊新的托人交給了允熙。
在畫室也收拾完東西。允熙聽惠靜她們說了仁河馬上就要走的消息,看著那塊精致的手錶,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于是,拿著課本就去找仁河。仁河走到電影院門口,想到曾經的回憶,就進去看電影。
惠靜撿到了仁河寫給允熙的紙條,十分生氣,
她仿佛感覺到仁河和允熙的不一般的關係,跑到畫室,
看到了裏面仁河畫的滿是允熙的畫像,還發現了允熙的日記本。
允熙來到春川才知道仁河剛剛走。東旭拿著鮮花來到酒吧,看到大家都很沮喪。
允熙也不知不覺走到電影院門口,忍不住上前看了看,誰知道下雨了,就站在那裏等雨。
恰巧仁河從電影院裏走出來,兩人不期而遇。
仁河問爲什麽會在這裏,允熙回答,想你了,怕今天見不到以後就都見不到了。
于是兩人再次進電影院一起看了場電影,愛情故事。
看到最後男女主角不得不分開,允熙哭了,仁河想安慰但又猶豫了。
看完電影,兩人飛奔到車站,但是最後一班回去的車已經走了,仁河拉著允熙的手。
大媽來問他們要不要住宿,仁河和允熙都感覺不好意思,仁河趕走大媽,說他們要做臨時車去東海。
東旭一直在等允熙但遲遲沒到。昌模打仁河家裏的電話,才知道仁河沒有回家,仁河和允熙一起失蹤,大家都在找他倆。
惠靜堅持要跟昌模一起去確認仁河是不是回到他們住宿的地方去了,結果沒有回來。
仁河和允熙兩人甜蜜的坐在火車上,仁河在窗戶上寫下,幸福嗎,允熙回答感歎號,問號。
仁河問允熙餓嗎,允熙肚子小聲叫了一下,
兩人剝雞蛋,互相給對方,仁河趁允熙瞌睡的時候,就畫允熙,細心呵護著她。
火車到了,兩人打著雨傘來到海邊,天也亮了,一切都是那麽美好,
日出,海邊,浪花,沙灘,相愛的兩個人,雨傘掉了,仁河就把外套脫下來幫允熙披上,兩人的手緊緊的牽著。
允熙不自覺的哼唱起仁河寫的歌,想跟仁河一起寫完這首歌,仁河先哼唱,允熙填尾聲。
一曲唱完,仁河輕輕吻了允熙。惠靜一夜沒睡,就在仁河住的地方等他,昌模在門外面等候。
天亮了也沒見到人,惠靜生氣的走了,昌模 跟著她來到畫室,見到畫友才知道兩人真的在一起還去了東海。
傷心的惠靜一聲不吭,蒙在鼓裏的東旭覺得大家都莫名其妙。
經過一晚上的折騰,允熙有些發燒,仁河決定跟大家說明白,要允熙先去醫院了。
仁河面對大家,很難開口,特別的一直把自己當做兄弟的東旭,
但是沒辦法,昌模想制止,但仁河還是說了出來,他和允熙相愛了。
昌模氣到打了仁河一下,但事實還是擺在眼前。允熙剛下了公車就暈倒了。
東旭一言不發,大家終于知道了仁河剛開始說要去參軍的真正原因,
東旭也知道了昨晚兩人去約會了,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傻子一樣被騙了,兄弟,愛情。允熙住進了醫院。
但是聽到醫生要來,還是堅持走出了醫院。
回到家,面對傷心的東旭,她都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只好說出真相,
由于東旭仁河一直都在躲避允熙,但是現在他們再也不能欺騙自己的感情了。
昌模回到家看到仁河,倒頭就睡,不理睬也不說話。
兩個相愛的人雖然弄得朋友們都不開心,但兩人的心裏卻是甜蜜的,
都在一個人的時候默默想念著對方,兩人幾乎同時出發奔跑在相遇的那個路口。

第4集
允熙拿到結核診斷後,辦理了休學手續回到了故鄉,
仁河焦急地尋找著不辭而別的允熙,允熙只得說謊提出分手,
但仁河仍不死心,希望對方能夠來看廣播公開開放日。
允熙決定和奶奶一同前往美國投靠叔叔,爲了最後見仁河、李東旭和金昌模一面而前往首爾,
允熙終于聽到了仁河創作的《愛情雨》。
就在此時,仁河被追捕昌模的警察抓住,允熙一著急昏倒在地。
仁河最終只得提前入伍,允熙在東旭的幫助下入院治療,然後與奶奶一同前往美國。
仁河入伍當天,允熙留下了一封信,
她寫道:“聽完歌我很幸福,你一直都是值得我感謝的人,謝謝你下雨的時候替我找傘,
謝謝你聽我唠叨父母的事情,謝謝你和我有一樣的想法,我希望有一天能夠當面向你傳遞這些話。”
拿到信的仁河甚是絕望,但仍表示,
“她只留下離別的信劄從我的人生中消失,但她的信中沒有一句抱歉的話,所以我相信這段感情並沒有結束。”

第5集
徐俊因工作來到日本,剛下火車時,被夏娜撞了一下,
因而夏娜的手機遺落在徐俊的上衣口袋裏,而雙方對此毫不知情。
正在工作中的徐俊接到了夏娜爲找手機而打來的電話,
于是告訴了她地址,但是接完電話的徐俊正在往另一個工作場地移動。
夏娜來到了徐俊給她說的地方後給他打電話,
徐俊卻說自己已經不在那裏,並且還責怪夏娜太慢,並且告訴夏娜一個新的地址。
不得已,夏娜便又趕過去了。但是,接完電話的徐俊又去了一個酒店,就這樣,夏娜被徐俊放了三次鴿子。
之後夏娜趕緊向徐俊的酒店出發,在路上被徐俊的車刮到,生氣的夏娜用日語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對方以爲她是日本人,用韓語表示自己會負責。
夏娜看到徐俊如此隨意態度,立刻用韓語反駁:“知道了,有事請的話會打電話給你。”
夏娜到酒店後趕緊給自己的手機打電話卻沒有人接,
于是夏娜用日語問前台小姐有沒有人將手機寄存在這裏,前台小姐說沒有,
夏娜又問能不能告訴她一位韓國客人的房間號,遭到了拒絕。
沒轍的夏娜只能坐在酒店的大廳等著。
另一邊,徐俊領著工作人員在外面玩的翻天覆地,根本沒有人看時間。
坐在大廳沙發上睡著了的夏娜突然醒來,看了看手表,已經快夜裏12點了,
感覺很氣憤,于是趁前台小姐不注意溜了進去。
然後夏娜用向前輩借來的手機給自己的手機打電話,
一個房間挨者一個房間的聽動靜最後找到了徐俊的房間,使勁敲門卻沒人開,
于是氣憤的夏娜使勁擰門的手把,發現門竟然沒鎖。
于是夏娜走了進去找到了自己的手機,正准備走,突然想起,徐俊耍了她一天,心理頓時不平衡,便想來一個惡作劇。
夏娜剛作完惡作劇,徐俊就領著喝醉酒的模特回來了,
就這樣,夏娜被堵在衛生間裏出不來了,而躺在床上的兩個人,
突然發現床下有東西,那是夏娜故意放的。
也因此徐俊知道了模特是有老公的,于是想去洗手間清醒一下剛好看見了夏娜,兩人碰面都大叫了一聲。
于是夏娜便給徐俊解釋自己是來拿手機的,徐俊不信,將手機搶走,夏娜去搶,不料被徐俊壓在身下。
徐俊開車說要把夏娜送去警察局,再車上,徐俊知道了夏娜是一名快要畢業回韓國的大學生,
于是徐俊問如果我不送你去警察局,你怎麽報答我?夏娜回答什麽都可以。
于是徐俊讓夏娜帶他去夏娜手機上的一個地方-鑽石雪。
兩人駕車來到了鑽石雪的山下,徐俊說明早再上去,夏娜不同意,
但是徐俊說沒有這個地方他會完蛋,夏娜只好留下。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准備上山。
夏娜說徐俊穿那麽少會被凍死的,徐俊卻說高檔衣服之所以貴就是因爲材料輕,薄,
穿著有型,保暖效果還超好,還說夏娜穿的一點線條都沒有,夏娜一陣氣節。
兩人終于走到了山上,被凍的夠戗的徐俊卻被告之鑽石雪要等到太陽出來才看得到,太陽出來還要兩個小時後或更久。
徐俊立馬要求穿的多的夏娜脫一件衣服給他不然就扔手機,夏娜只好拖了一件給他。
等的無聊的夏娜提議猜謎,十個裏猜對五個就滿足一個願望,
而看過夏娜手機的徐俊自然是五個都答出來了,夏娜感覺可疑就問他是在那裏看到的?
他是不是偷看了她的手機。徐俊說是。夏娜上了當,但是沒辦法還是要滿足徐俊的願望。
徐俊說要夏娜握著他的手給他暖手,夏娜只好照做。
暖手的時候,徐俊說要看夏娜手機裏的文件,夏娜不肯,于是發生了爭執,
徐俊陷進了雪裏,要夏娜拉他上來,但是夏娜把手機騙到後就跑了,說她下山後會叫人上來救他的。
徐俊氣憤,自己將雪刨開爬了出來。
一直在找扔下他的夏娜,無意中找到了正在看鑽石雪的夏娜,于是趕忙拿起相機拍攝,
因爲看鑽石雪的夏娜太美麗,于是也拍了夏娜,被夏娜發現後,還嘴硬說那邊好看,讓夏娜讓開。
拍完照片後,坐在車裏,夏娜發現徐俊有點不對勁,就讓他坐在副駕駛,自己開車。
開到一半,夏娜發現車沒有油了,于是怪徐俊昨晚把暖氣開太多了,現在怎麽辦。
徐俊剛和助理打完電話,說我已經給助理說了,他很快會來,你先找一個暖和的地方。
夏娜帶徐俊到了一個沒人的溫泉,徐俊躺到裏面,已經好多了,便開始拍照,
夏娜想利用徐俊分神的時候把手機槍回來,不料被徐俊發現,
手機和夏娜一起掉進了溫泉裏,手機進水了,夏娜坐在一旁很焦急,
徐俊這時候告訴夏娜他的外號是"三分鍾勾引到一個女人",
于是便用勾引別的女人的話說給夏娜聽,夏娜卻不爲所動,徐俊很沒面子,質問她你是女人麽?
一會兒,夏娜學者徐俊的樣子也說了一遍,夏娜真摯的看著徐俊,
徐俊看者夏娜清純的面龐,愣住了,接著一把抱住了夏娜,夏娜卻覺得莫名其妙,推開了徐俊,
徐俊說不管你信不信,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接著便向夏娜湊了過去,兩人的臉越來越近

第6集
徐俊和夏娜在溫泉裡感情有所升溫,一直不相信愛情的徐俊,心在一點一點的靠近這個女生,
就在兩人慢慢靠近的時候,徐俊的助理趙秀突然出現,打破美好畫面,
一路上氣氛尷尬,趙秀想通過聊天緩和一下,但是卻被徐俊制止,
趙秀告訴徐俊經理說吃飯的事,開車送兩人回到賓館。
夏娜的前輩韓泰星擔心夏娜,忍不住出發去找。
衣服還要送去乾洗,夏娜只好先穿上徐俊的襯衫,不好意思的走出來。
夏娜心疼手機,徐俊不屑的說壞了再買一個,徐俊問約見面的人是誰,夏娜說是媽媽的初戀情人,
徐俊認為還不如放在心裡,幹嘛要找,夏娜說這是珍藏,兩人顯然在這件事情上發生爭議,互不相讓。
衣服乾洗好了,夏娜在換衣服,徐俊滿腦子想的卻是剛才在溫泉時夏娜對她說的話。
徐俊要求送夏娜,兩人走出賓館,先去維修手機,
但是得到的回答是根據情況今天之內無法修理完好,所以夏娜給了她賓館的住址。
可憐的趙秀還在忙碌拍攝的事,拿著沉甸甸的設備,
這時夏娜的前輩韓泰星正好走到這裡,主動上前幫趙秀提東西。
走了一會兒,徐俊有些冷也有些餓了,就問夏娜哪裡有好吃的飯,
他們兩個從昨天到現在都沒吃東西了,不想跟徐俊一起的夏娜說自己不餓,
但肚子的咕咕聲著實出賣了她,沒辦法夏娜帶徐俊來吃咖喱飯,兩人還是爭論不休。
徐俊看夏娜吃的這麼香就在窗戶上畫了個問號,是想問夏娜名字,
夏娜說還是不要知道對方名字比較好,無奈的徐俊在窗戶上又畫了個感歎號,
說他定了名字就叫嚕嚕嚕,還不停的喊煩死夏娜了。
吃過飯,夏娜說就在這裡分別的吧,兩人分別走向不同的方向。
但是沒走多久,夏娜就想起來自己的衣服還在他那裡,徐俊夜想起來自己穿這些太冷了,就進了一家衣服店。
看到夏娜的衣服,店員問他怎麼處理,他說扔掉。
夏娜返回方向一致在追,突然看到別人再扔自己的衣服,
於是找到徐俊,並氣的拿衣服砸他,然後轉身就走,徐俊追過來,
但是沒有禮貌又不懂得道歉的徐俊把別人借給他的衣服隨便扔掉,
徐俊拉住夏娜的同時前輩韓泰星也拉住了夏娜,夏娜說自己不認識這個人就走了。
夏娜的手機因為是主板壞了,店員通知她來取修不好了,夏娜很是失望。
新的拍攝任務又開始了。徐俊還在想竟敢夏娜甩開他的事,不滿加氣憤,
徐俊告訴大家拍攝地點定了,今天不拍攝明天凌晨四點拍攝。
前輩說想跟夏娜再看一次鑽石雪,夏娜開心接受並說跟徐俊的那次不算,
前輩還說帶夏娜吃好吃的咖喱飯,夏娜不想拒絕只好陪著吃。
徐俊越想越鬱悶,看到相機上夏娜在鑽石雪裡的照片,心裡覺得放不下。
夏娜跟前輩來和另一個夥伴匯合。三人開心的來到溫室裡種花草,並說友誼長存。

第7集
徐俊質問夏娜為什麼會在這裡,夏娜問徐俊宣傳單的事情怎麼回事,
徐俊回答說是廣告主隨便印出來的,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他也是受害者,
夏娜說徐俊卑鄙,沒有經過她的同意,隨便給她拍照,
但徐俊說他只是要拍夏娜後面的鑽石雪,是夏娜跑到自己的照片裡,
夏娜覺得徐俊不可理喻,要徐俊負責,起碼得道歉,夏娜哭著離開了,徐俊說這不管他的事。
廣告主要見夏娜,但助理趙秀說因為私自用那照片,
照片的主人跑過裡抗議了,廣告主讓徐俊找夏娜拍攝廣告,徐俊不想做。
夏娜告訴泰星學長,她看到媽媽的筆記,知道了媽媽的初戀,很希望媽媽和初戀見上一面,
泰星表示會為夏娜保守秘密,並說從以前開始就很希望有夏娜這樣的妹妹,
當年的三人行在昌模新開的店裡談著吉他,唱著歌。
昌模告訴惠靜允熙還活著,惠靜一驚之下,啤酒瓶打碎了,
惠靜讓昌模暫時不要告訴仁河允熙還活著這件事,
在酒吧的徐俊接到助理的電話說是廣告主打算換攝影師負責夏娜的廣告,徐俊擔心夏娜,只好親自去找夏娜。
在溫室裡,院長看到夏娜和泰星形影不離,以為他們在談戀愛,
但是夏娜否定,說前輩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夏娜回到溫室找手機正好聽到工作人員說起泰星的女朋友,
面對泰星,夏娜跑掉了,泰星四處找不到夏娜。
徐俊一來就找到了夏娜,奇怪兩人的緣分,
徐俊問夏娜為什麼不再追究那照片的事,應該要追究,所以夏娜看起來很好欺負,
徐俊向夏娜道歉,徐俊問夏娜要當他的模特嗎,夏娜問為什麼是她,
徐俊說是廣告主希望是她,讓夏娜在三秒之內回答他,
倒數的時候泰星找到了夏娜,徐俊拉著夏娜的手說,
你如果再一次選擇他棄我而去的話,那就結束了。夏娜掙脫徐俊的手答應當徐俊的模特。
泰星坦白說他小時候有一個定過親的未婚妻,夏娜說他喜歡前輩很久了,
但知道前輩只當她是妹妹,泰星聽了心中一喜,夏娜說我們都會沒事的,
接著跑掉了,徐俊的媽媽惠靜在徐俊面前懇求仁河,說要重新開始,但仁河沒同意。
夏娜打了好多通電話給徐俊,徐俊沒接,夏娜跑到徐俊的工作室,
夏娜在外面等著徐俊的時候擺著模特拍照的各種姿勢,被咖啡店的員工看到,
後來無意中看到百合苗,因為所學專業關係馬上護理那株百合苗,徐俊對夏娜說有話要對她說。
另一方面允熙過馬路的時候對面仁河也在綠燈過馬路,
這時下起雨,徐俊牽起夏娜的手避雨,而允熙和仁河兩人擦肩的時候,
仁河覺得旁邊撐著黃色雨傘的人很熟悉,馬上追著允熙…

第8集
仁河站在允熙面前問:是你嗎?原來還活著,允熙走到仁河面前用雨傘遮住了仁河,
徐俊對夏娜說我們就著這裏結束,重新開始,
夏娜看到自大的徐俊感趕到非常無語,拿著雨傘就要走人,徐俊說了一句話:我會好好對你的,
這時兩人各自接到父母的電話,仁河知道了允熙有一個女兒,
久未見面的兩人聊起這幾年的生活,徐俊說不喜歡下雨天,
但夏娜卻說很喜歡下雨天,因爲下雨天有很多好的回憶。
分別的時候,仁河問允熙還能再見面嗎,允熙搖了搖頭說,能這樣重逢,真的很高興,
仁河不死心又問了一遍,允熙說,你幸福我也幸福,確認那一點就行了。仁河回過頭找允熙,但兩人還是錯開了。
夏娜租房子的事還是沒找落,徐俊說要幫她找房子還有兼職,
夏娜的前輩打來電話,被徐俊按掉了,徐俊要住善浩這裏,並讓善浩騰出一間房間出來。
仁河跟東旭說他見到允熙了,夏娜看見母親又在看以前的日記,
仁河來到了允熙工作的地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允熙,
仁河表示說自己忘不了允熙,忘不了以前兩人在一起的時光,
並說自己和惠靜過的不幸福,幾年前已經和惠靜離婚了,
允熙說自己沒資格擁有仁河的愛,惠靜讓人調查允熙,知道允熙在度假村工作,
而且還是單身,遂打電話給仁河,可仁河沒接電話。
惠靜跑到昌模的店裏喝酒解悶,並和昌模說起允熙的事。
因爲是非專業的模特所以夏娜拍照很僵硬,徐俊放著音樂讓夏娜跟著音樂擺姿勢,也是行不通,
徐俊讓夏娜在雜誌上選喜歡的衣服穿,果然很合適,徐俊也是眼前一亮,
徐俊一邊問著夏娜問題,讓夏娜放松心情拍照,效果果然不錯。
善浩的妹妹一回來就粘著徐俊,知道徐俊住在哥哥這裏她也表示要住這裏,
善浩追著逃避量血壓的老爺爺遇到了夏娜,善俊知道夏娜在找兼職和住的地方,表示他能幫忙,
徐俊坐在庭院裏,竟時不時看見夏娜的身影。
在惠靜面前,仁河再次強調不能和她複合,並表示見到了允熙。
徐俊來到夏娜面前親自表白說喜歡上了夏娜,正在這時允熙出現了...

第9集
第一次被告白的夏娜讓徐俊感到不可思議,允熙好奇大晚上還有人找夏娜,夏娜說是客人。
等夏娜出門找徐俊的時候卻見到了來找允熙的仁河,
仁河問允熙問什麽騙他,但允熙還是一直道歉,
仁河怪自己沒有去找允熙,沒有在允熙身邊守護她,允熙說仁河只是回憶。
重新去找夏娜要答複的徐俊問夏娜他看到的那兩人是誰,夏娜說是媽媽的初戀,
徐俊非要夏娜回應自己的告白,但夏娜說自己現在什麽都不是,
對他不了解,見面的時候也總是吵架,聽不到自己要的答案,徐俊有點生氣的走了。
夏娜問母親剛才見到的人是誰,允熙說是客人,夏娜說自己看到母親的日記早就知道了。
夏娜不明白母親那麽想念初戀,爲什麽見到初戀卻那麽平靜,
夏娜希望母親去見初戀,允熙卻說自己不後悔離開他。
夏娜正式在善浩那裏兼職了,夏娜簽合同的時候知道房子是徐俊的。
不知覺中,夏娜進了徐俊的房間,徐俊因爲之前的事,耿耿于懷讓夏娜搬出去,
夏娜說自己已經簽合同了,不會搬出去。
仁河又一次去見了允熙仁河對允熙說自己不會再錯過她,
讓允熙給他一次機會,並把帶來的花給允熙。
另一方面,從酒吧回家的徐俊看到和衆人玩瘋了的夏娜很不爽,喝掉了夏娜的酒,並叫她不要再喝了。
允熙聽了仁河發來的以前錄的音樂,哭了。
喝醉了的夏娜要徐俊道歉,並說自己真的很單純,
看著夏娜,徐俊忍不住快速的親了一下夏娜,徐俊惡人先告狀說夏娜昨晚強吻自己。
允熙的病又加重了,仁河帶著允熙到自己的別墅,爲了赴約,
夏娜盛裝打扮,等了好久才等到徐俊,徐俊心情不好讓夏娜講笑話,徐俊又親了夏娜。

第10集
剪不斷理還亂的兩人又一次鬧不和了,夏娜想著徐俊的吻又抗拒又歡喜,
允熙讓仁河不要來找她,仁河說會每天過來找她,
徐俊在酒店見到夏娜的前輩也就是周安集團的少東家泰星,還知道泰星要訂婚了,
徐俊以有對象爲由善浩的妹妹美郝不要纏著自己。
夏娜擔心著徐俊,給徐俊回了條短信,但徐俊打電話過來,夏娜顧著和徐俊打電話忘了關掉瓦斯,
擔心夏娜的徐俊跑回家找夏娜,怎麽呼叫夏娜都沒回應,
搭了樓梯打算從陽台那進去觸動了警鈴,大擺烏龍的徐俊看到夏娜剛洗完澡的樣子,不小心跌倒了。
徐俊撕掉房間裏美郝的海報並決定住下來不走了,徐把夏娜遺失的戒指拿給夏娜,
知道那戒指是夏娜想送給喜歡的人,遂向夏娜要戒指。
夏娜和徐俊的感情逐漸升溫,連周圍的人都能感覺得到徐俊的變化。
因爲工作關係,允熙和惠靜相隔了二十幾年第一次見面了,
惠靜告訴允熙她和仁河正在准備複婚並警告允熙離開仁河。
徐俊送了一條項鏈給夏娜,說等著明天夏娜的答案。
昌模和東旭把准備去看允熙的事告訴了惠靜,並征求惠靜的意見。
喝醉酒的東旭跟善浩說起自己的初戀,
善浩和美郝看著父親年輕時候的照片,指著允熙的照片說怎麽這麽像。
允熙因爲惠靜的關係,讓仁河不要來找她並說自己要回美國,
爲救允熙,仁河被車撞了,感到疑惑的善浩問了夏娜的家庭成員,
這時泰星過來找夏娜,三人沒聊幾句,徐俊就回來了,夏娜帶著泰星躲著徐俊,但還是被徐俊抓包了,
最後兩人因爲泰星的問題,又不歡而散。
車禍讓允熙的心再一次靠近仁河,夏娜對徐俊告白了,並親自爲他戴上了戒指。

第11集
夏娜與俊確認了彼此的心意,仁河與允熙也決心以後再也不要分開,
就在這時候,在醫院偶然見到允熙的俊感到非常的混亂,
惠靜則是因爲心意堅定的仁河而非常的痛苦。
俊找上仁河,懇切地希望他能夠回到媽媽的身邊,但仁河卻只是不停地向他道歉,
心裏受了傷步出醫院的俊,卻在醫院門口看到與仁河在一起的夏娜與允熙,而感到非常的驚訝…

第12集
夏娜不解徐俊爲什麽要分手,但徐俊沒有給她答案。
回到住所的徐俊看見父親,讓他不要來找他,仁河告訴徐俊說自己無法和允熙分開,
徐俊讓父親和允熙分手,要不然休想再見到他。
不甘心的夏娜准備再去問徐俊分手的原因,回到住處卻發現徐俊走了。
善浩來到徐俊下榻的酒店,徐俊說了爲什麽會和夏娜分手的原因還摘下夏娜的戒指。
園長讓允熙辭職,其實是本社下達的命令。
接到電話的夏娜跑到徐俊的工作室,正好被徐俊看見,
徐俊利用模特刺激夏娜,夏娜又一次問分手的原因,
徐俊說只是拿夏娜玩耍,然後厭倦了,更讓夏娜搬出去住,夏娜表明自己不會出去住。
徐俊讓善浩負責夏娜搬出去,看到哭泣的夏娜,徐俊也很痛苦。
惠靜來找允熙,讓她離開並表示會好好補償她,允熙讓惠靜成全他們,惠靜不同意。
夏娜看到徐俊跟以前交往過的女朋友,忍不住用水噴了他們一身。
徐俊問夏娜什麽意思,都已經分手了,夏娜說自己還喜歡他。
和徐俊爭執完的夏娜,聽到在街頭彈唱的歌,想起和徐俊的種種忍不住哭起來。
喝醉了的徐俊抱住夏娜並說對她沒有感覺。
第二天,徐俊告訴善浩,和夏娜的關係已經結束了,夏娜也同意,
夏娜當著善浩的面和徐俊說下個禮拜搬出去住。
泰星過來找夏娜說有話要對她說,泰星告訴夏娜他的身份並說已經和未婚妻分手了,讓夏娜接受他。
廣告商過來找徐俊,讓徐俊和夏娜合作,徐俊和夏娜兩人意見不一,
徐俊得知泰星對夏娜告白了,但夏娜還想著自己。
拍攝廣告的時候,徐俊沒有給夏娜好臉色,讓夏娜哭了。
仁河從園藝工作人員那裏知道因爲惠靜的關係辭職了。

第13集
美郝知道徐俊和夏娜在一起後打算去找徐俊,正好被惠靜聽到,
惠靜從美郝的口中知道兒子有交往的人,美郝打算拿夏娜的照片給惠靜看,善浩阻止了美郝。
徐俊和夏娜兩人在酒店開了一間房間,夏娜再一次問徐俊爲什麽要分手,
徐俊回答,如果非需要理由的話,就當我患上不治症了吧。
仁河和允熙兩人來到海邊,沙灘上留下兩人的腳印,仁河有感而發,並向允熙求婚。
另一方面,徐俊和夏娜也來到海邊,徐俊講起小時候和爸爸常來這個海邊,
夏娜在海邊看到母親和徐俊的父親在一起,本想向前,卻被徐俊拉到一邊,
夏娜不解徐俊的舉動,待看到徐俊的臉色,有點後知後覺,
口中的徐教授和徐俊是父子,徐俊也承認徐教授是自己的父親。
泰星來到夏娜和母親之前住的地方,才知道允熙辭職了,是被辭退的,疑惑的泰星讓下屬去查原因。
夏娜知道了徐俊分手的原因,回到住處,
聽著夏娜的哭聲,徐俊說要不就這樣跟我一直走下去吧,又自答說,應該不行吧。
正在工作的徐俊被泰星叫到跟前,泰星問是夏娜的關係才導致徐俊母親把夏娜的媽媽辭退了,
徐俊讓泰星不要管,泰星說自己非管不成。
徐俊來到母親的公司,讓母親把做過的事取消,惠靜應了徐俊的要求,
徐俊離開的時候正好碰見父親,得知父親因爲允熙的事要找母親,
讓父親不要進去,自己已經解決了,夏娜也從泰星的口中得知母親的事。
允熙問夏娜什麽時候讓她見喜歡的人,夏娜不語,
正在這時,仁河過來找允熙,仁河在夏娜面前說自己跟允熙求婚了,夏娜讓仁河和母親一定要幸福。
夜晚,回到住處的夏娜和徐俊說起自己小時候的事,
徐俊抱住夏娜,說我們分手吧,還有下次見面的時候就當陌生人。
夏娜提著行李離開了,離開的時候給徐俊的朋友送了花,徐俊看到夏娜送的銀蓮花哭了。
允熙被吉他聲吸引,看到了當年的三人組,仁河給允熙戴上戒指再一次求婚,允熙點頭 。

第14集
見面會上,徐俊和夏娜都裝作是第一次見面的樣子,
仁河在徐俊和夏娜面前說他和允熙要結婚了,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離開的徐俊被允熙叫住,允熙對徐俊感到抱歉。
徐俊和善浩說自己、父親和夏娜還有夏娜的母親四人一起見過面了,
以後會成爲一見人,而自己和夏娜會是兄妹關係。
夜晚,夏娜和泰星見面,泰星說自己知道了她和徐俊分手的原因,讓夏娜累的話去找自己。
徐俊從美郝的口中得知母親要在允熙所在的度假村辦服裝發布會,
徐俊來到母親的房間,要求他也要去度假村,惠靜當著徐俊的面說夏娜和允熙的舉止一樣,徐俊氣的摔門而去。
夏娜在度假村見到了徐俊還有徐俊的母親,夏娜不小心碰了下惠靜被趕來的徐俊拉到一旁,
徐俊讓夏娜不要和自己母親碰面,還讓夏娜的母親不要過來,徐俊說自己不幸福,
正在這時,惠靜過來看到了夏娜,一見面就看出夏娜是允熙的女兒,
惠靜看著兩人的樣子,以爲兩人是在交往,讓人趕走夏娜,夏娜說自己是來幹活的。
眼見場面不可收拾,徐俊拉著夏娜離開現場,並讓夏娜離開度假村。
泰星牽著夏娜出現在徐俊等衆人面前,介紹說夏娜是自己的搭檔。
發布會結束,正在送客的惠靜碰見了在一起的仁河和允熙,
夏娜對善浩說的話被趕來找夏娜的徐俊聽到了,徐俊知道夏娜很痛苦,
徐俊打斷夏娜,帶著夏娜去找父母,想把他們的關係說清楚,
惠靜當著他們的面,把水潑到允熙的臉上,堅決自己的立場。
徐俊收到父親的結婚請柬,善浩問他會去嗎,徐俊說不去,
第二天徐俊在庭院裏看到正給花澆水的夏娜,
夏娜說想以後都來,像以前一樣,徐俊說難道真的想成爲一家人嗎,
夏娜回答,就這樣和我成爲家人,不行嗎,徐俊看來了夏娜一眼就走了。
徐俊來到父親跟前,對父親說自己有喜歡的人,仁河說自己知道,原來仁河上次看到夏娜從背後抱著徐俊。

第15集
描寫了徐仁河和徐俊曲折的感情。仁河經驗了理性與感性的對立。
徐俊也非常煩惱,想守護父親的愛,卻無法與夏娜做兄妹。
仁河也同樣,在與30年來愛在心裏的女性結婚的當口放棄這段愛,需要很大的決心。
最引人注目的是年輕時代以允熙爲模特的油畫。
過去的仁河帶著對允熙強烈的感情和懷念,將想像中她美好的模樣留在了畫布上,
即使經曆了時間的洗滌,畫的力量依然存在。
徐俊看著父親的愛-允熙的畫,想到了夏娜,于是完全理解了父親的心情,含著淚水矗立在畫前,畫是一種真實。
相反,仁河感受兒子的愛,也正是由于夏娜的照片。
徐俊鏡頭下的夏娜是如此清純的美少女,這是令仁河想起強烈初戀感情的一個道具。
如仁河留下允熙的畫一樣,徐俊用照片留下了夏娜。
如果說繪畫是變形和誇張的産物的話,照片卻是瞬間的記錄。
用此可以诠釋仁河與俊愛的方式。如在畫布上塗抹顔料一樣,用懷念填滿的愛,
在時間的流逝中被渲染的同時也積上塵埃。
與繪畫相比,照片是永久不變的,並且也是客觀的媒體。
或許正因爲如此,在呆呆地眺望了牆上夏娜的照片後,仁河決定與允熙離別,允熙因爲失明也選擇了分手。
無法做兄妹的俊娜,會成就永遠的愛嗎?

第16集劇情
徐俊追上出電影院的夏娜,拉住她問你跑什麽,夏娜說以後我們絕對不能再見面了,
我總想你,想擁抱你,看到你痛我也會痛,因爲想你感覺以家人見面也好,說了不像話的謊話,
不過我們確實不可以,夏娜決定會考慮跟別人交往,也讓徐俊找下一個對象吧!
仁河對允熙說出不能結婚的理由是他還放不下徐俊,
允熙含淚聽完,淡淡的答應了,她沒有告訴仁河她的病,不想成爲彼此累贅,
生日那天看到徐俊難受的表情,知道仁河無法抛開身邊的人,就像當初無法抛開東旭一樣,
我以前愛你,現在還愛著你,會一直愛下去,仁河好感動,伸出手溫柔的握住允熙。
允熙收拾茶杯時因爲眼睛,茶杯掉在了地上,她好難受。
徐俊一個人走在大街上,漫步目的,夏娜兩眼無神的坐在公交車上。
仁河在昌模那裏喝醉了,他問昌模,年輕時候的感情是不是最寶貴的,昌模回答就是啊,
仁河說,可隨著時間的變化,家人漸漸的成爲了最重要的,
允熙爲了不想讓他難過不會怪他的離開,內心的矛盾和掙紮,喝醉了倒下睡了。
善浩一個人也在園子裏喝酒,他心裏一直想著夏娜,
這時候全石來搗亂,還瞎猜情況,全石還叫來路過的美郝,
全石故意惹美郝,氣的美郝咬他,大家都不開心。
夏娜回到家看到前輩在門口等她,前輩說以後就算你不允熙我也會管你的事,
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爲什麽心裏只有徐俊和媽媽,你自己呢,
夏娜說徐俊和媽媽幸福她就幸福,前輩提出跟夏娜媽媽說完事情他倆就正式交往吧。
允熙生病了,夏娜在家照顧媽媽,允熙擔心是媽媽想著結婚的事太費心了。
徐俊在工作,美郝又來找,徐俊對美郝說,我們交往吧,
美郝激動地沒有反應過來,中午徐俊說跟美郝一起吃飯。
夏娜來找善浩想問他關于媽媽病的事,善浩答應有空了親自去看看,
徐俊在全石那裏得知夏娜跟善浩見面的事,就急急忙忙往那邊趕,
看到夏娜他倆在裏面就帶著美郝也進去吃飯,看到夏娜就質問不是說不會在這裏出現嗎?
善浩馬上解釋說是他找夏娜有事,徐俊還過分的說要夏娜把戒指拿下來,
夏娜說著是她的事,徐俊也生氣的說那好吧,我也把戒指扔了,說完就生氣了的走了。
善浩他們馬上追上來,善浩說大家聊聊吧,徐俊問善浩夏娜他們有什麽事,
善浩說這是他的事,徐俊瞪了善浩一眼,善浩說大家一起吃個飯,
徐俊也要求吃,但是美郝不願意,突然來了一輛摩托車,
差點撞著美郝徐俊爲了護著美郝撞到了夏娜,夏娜胳膊擦傷了,
徐俊正要關心美郝就假裝歪住腳,沒辦法,徐俊就先送美郝去醫院。
善浩幫夏娜整理好傷口,善浩說徐俊可能是驚慌了,才會那樣,
夏娜要走了,出門碰到全石,全石看到夏娜想起來她就是那天哭得很慘的女生;
跑出去追已經晚了,善浩告訴全石那是夏娜,
全石立刻猜出原來是徐俊的爸爸要跟夏娜的媽媽結婚,善浩單戀夏娜,他還感歎自己的聰明。
徐俊跟美郝一起吃飯可怎麽也吃不進去,腦海裏全是夏娜,就直接回家了,
到家門口看到了在那裏等候的夏娜,夏娜說是覺得今天這樣很生氣才來的,
徐俊問夏娜受傷地方,夏娜躲開了,徐俊說你這樣我們能分手嗎,
每次看到你就全部都是你,我們私奔吧,夏娜也哭了,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仁河決定出去安靜一段時間,留下了一封信還有一個禮物給允熙,
徐俊喝醉了來找爸爸,徐俊說他是因爲夏娜才放棄的,跟爸爸沒有關係,
愛情算什麽,仁河對兒子說,不算什麽,但很珍貴,徐俊說因爲珍貴的愛,
離婚後兒子一次也沒來看過爸爸,因爲珍貴的愛,看看我們現在都什麽樣子,
仁河說,因爲愛情我也想真真正正的守護一次,並非想傷害誰,
徐俊說如果是那樣,那麽已經失敗了,因爲現在大家遍體鱗傷。
仁河看著熟睡的兒子,說我怎麽能讓你經曆我的歲月。
早上徐俊起來,仁河說他看到了徐俊拍夏娜的照片,很感動,
想擺脫他一件事,能不能拍張他跟允熙的照片,
徐俊說需要結婚照嗎,不能,徐俊不讓爸爸管他跟夏娜的事。
仁河走後,允熙看到了仁河三十年前的信,
他在信中說不管別人怎麽說他都感謝允熙出現在他的生命中,感到很幸福,影響了他一生,允熙邊看邊哭。
仁河出差走了。允熙在練習閉著眼睛走路,想適應一下以後失明的日子,
夏娜出來,允熙說明天有事要說,夏娜感到很奇怪,媽媽居然還說什麽這裏的風景很好看,要多看看。
徐俊給夏娜發短信,想你了,夏娜回短信我也想你,
徐俊正在想該怎麽回短信,允熙打來電話約徐俊明天見面,
當著兩個孩子的面,允熙向大家宣布,婚禮取消了,徐俊問是他爸爸先提出來的嗎?
允熙說不全是,是她倆都覺得累了,決定成爲互相依賴的朋友。
惠靜也知道了仁河沒有跟允熙結婚的事,美郝來找惠靜,無意間說漏嘴沒有結婚是因爲徐俊嘛。
允熙發現眼前看東西越來越模糊了。
徐俊找到夏娜,告訴她要跟她一起走下去,不管前面是什麽,夏娜答應了,
惠靜來找允熙想聽她當面解釋這是怎麽回事,看到徐俊跟夏娜抱在一起。

第17集劇情
徐俊拉著夏娜奔跑起來,兩人開心的在一起了,一路上徐俊都拉著夏娜的手,感受風景的美麗。
仁河回來了,跟允熙在聊天,
允熙告訴仁河已經給孩子們說過取消婚約的事了,仁河問允熙你還好嗎?
允熙只是低頭微笑,默不作聲,惠靜來找允熙問到底跟仁河是怎麽回事,
看到兩人談話都有些生氣的惠靜,虎視眈眈的坐下來談話,
允熙明確的告訴惠靜她跟仁河取消婚約只會是保持到朋友的關係,
這件事跟徐俊還有孩子們也沒有關係,是他倆的問題,希望惠靜下次見面也可以當朋友一樣。
惠靜還是不甘心,想起來美郝奇怪的說離婚是因爲徐俊就覺得這裏面一定有事,
于是單獨跟仁河談話,但不管怎麽問仁河就是什麽也不說,
仁河希望惠靜要幹涉兒子的決定權,對于惠靜來說你自己的事最重要,
仁河明確表示以後阿俊的事不會停惠靜的了。
徐俊帶夏娜來到了一個度假村,租了一棟別墅,
這就是現在她們的住處了,只屬于他們兩個人的空間。徐俊抱著夏娜,甜蜜的情侶。
兩人一起比賽走橋頭看誰先掉下去,還一起逛菜市場,農貿市場,笑的好開心啊!
夏娜吃著鹹菜感覺很好吃,徐俊剛開始不想吃但還是嘗了感覺很不錯,就買了很多,
賣鹹菜的大嬸還問他倆是不是剛新婚,兩人有些害羞還想否認,
大嬸又猜是不是兄妹,徐俊立刻解釋說是新婚,兩人都有意在避開父母的關係。
晚上是徐俊准備兩人的晚餐,很用心呢!夏娜說想去天文館,
徐俊說哪也不去,就兩個人好好的帶著,夏娜滿意的笑笑,
接著夏娜告訴徐俊這邊早上有雲霧,傳說一起看雲霧的情侶會愛情如意,
這讓兩個人都想起了他們的初次見面那場鑽石雪。
徐俊問夏娜他送的吊墜哪去了?夏娜說扔了,還反問徐俊你的戒指不也是扔了嗎?
徐俊拉出在脖子上的項鏈,原來項鏈上了吊墜就是戒指,
就像變魔術一樣又把戒指送到了夏娜的手裏,這讓夏娜有些感動。
媽媽一直在忙工作,剛忙完才問職工夏娜是不是在溫室裏,
職員說剛開始在,後來就被男朋友帶走了,男朋友不是泰星。
媽媽知道後就給夏娜打電話,夏娜看著電話響了好久才接,
她告訴媽媽今天學校要通宵守著實習,允熙知道女兒在撒謊但知道一定有原因就沒有多問。
泰星來夏娜的家裏找夏娜,允熙告訴泰星夏娜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泰星說知道,但是已經分手了才想阻止一下的。
徐俊跟夏娜還是不能越開父母只想自己,兩人陷入深深的沈思,
下雨了,徐俊卻不想走,甯願被雨淋一會兒希望可以想到解決的辦法。
兩個相愛的人就在雨中對望著。
媽媽來到夏娜的房間翻看照片,無意看到照相機就打開來看突然看到她跟徐俊照片,
允熙終于知道了原來夏娜喜歡的人是徐俊。
早上,徐俊早早的就來到了湖邊看雲霧,夏娜也來了,
徐俊說他來只是想確認一下今天會不會有雲霧,如果沒有就再回去睡覺,
他本來是不相信命運的,但自從上次的鑽石學以後真的很想跟夏娜一起走下去。
這個愛情是否能有結果一起看吧!
夏娜給徐俊帶上了那個情侶戒指,說我會選擇你,對我來說你一直是第一次,會站在你這邊。
允熙一直在門口等著夏娜回來,看到徐俊把夏娜送回來溫柔的撫摸夏娜的頭發告別,她知道這是真愛。
惠靜一大早來找徐俊,碰到早起的全石,
全石上前打招呼並說現在在這裏做園丁,惠靜問全石之前的那個園丁跟徐俊熟嗎?
善浩正好來,馬上說是美郝搞錯了。
徐俊這時候也來了,惠靜問兒子爲什麽不告訴她仁河取消婚約的事,
是不是因爲你,到底是什麽原因,徐俊沒有說話。
夏娜告訴媽媽准備好了一定會告訴媽媽自己的男朋友的,
允熙說好,媽媽最後希望夏娜可以做一個關心自己愛情的人,
其實也就是說媽媽希望女兒跟徐俊在一起。
夏娜告訴泰星以後不用關心了,已經下定決心選擇徐俊了,善浩雖然有些氣氛但也只能接受現實。
夏娜剛出泰星的辦公室門就碰到惠靜,惠靜不帶好語氣的說隨隨便便進出男人的辦公室,
夏娜解釋說泰星是她的前輩,來這裏只是工作關係,惠靜歎了一口氣就走了。
徐俊在工作的時候一直心情很好,美郝看到了徐俊手上的戒指知道了徐俊跟夏娜和好了。
允熙來找仁河,幫助仁河收拾畫室,有一本書上仁河圈了一句話,
我相信我們能遇見,命運般邂逅的那個人,時光仿佛又回到了以前。
仁河買回來了咖啡,允熙還給了仁河那個鑽戒,仁河說不能當朋友嗎?
允熙說不是在一起就是愛情的全部,
孩子們也希望能跟心愛的人在一起,仁河明白了,這一切都是爲了孩子們。
最後,允熙還感謝仁河選擇了分手,並說會一直記著他的。
全石聽到有人在哭,進去一看原來是美郝,哭的眼妝都花了,
全石勸說美郝不要這樣,該放下的時候就要放下,
全石說夏娜不只是給徐俊枯萎的心澆水還種了花,全石也想給美郝種,美郝不甩他。

第18集
惠靜看到夏娜後很生氣,責怪他們兩個怎麽能這樣,差點暈倒的惠靜,夏娜趕忙上前攙扶卻遭惠靜嫌棄。
徐俊知道了允熙眼睛的病,允熙拜托徐俊不要說出去,並說夏娜很喜歡你,
等理清情況的時候會親口跟夏娜說自己的病,希望徐俊可以尊重她的決定,徐俊答應了。
夏娜對惠靜很是禮貌,惠靜只問夏娜你媽媽知道嗎?
夏娜說不知道,惠靜知道了仁河是爲了徐俊他倆的事才不結婚的,很生氣,瘋了嗎。
惠靜明確表示自己的兒子不可能再走老爸的路,希望夏娜可以主動退出,
這次的談話先誰都不要說,等想好了解決的辦法了再說。
徐俊回到家就趕忙找夏娜,本來以爲她會不會已經走了,最後在樓上的花園看到了夏娜,
夏娜說今天是重新開始的第一天你不會是去搞外遇了吧?
徐俊也逗趣的說對方還挺好看的呢,夏娜知道他在開玩笑而已,
徐俊也重複了一遍對啊,今天才第一天啊,兩人都陷入了沈默中,但誰也沒告訴對方遇到的事。
徐俊問夏娜今天有沒有想做的事,夏娜想了想決定回家,還堅持要坐公交車,
徐俊來送她,夏娜囑咐說回家也陪陪你媽媽,臨走的時候夏娜上前吻了徐俊一下,徐俊很滿足。
徐俊回到家就跟善浩聯系哪裏的醫院眼科最好,
善浩說我爸爸的醫院啊,善浩問患者是誰,認識嗎?徐俊都說了。
徐俊回家看媽媽,惠靜開始對兒子進行親情談話,說自己很愛他,
還說讓徐俊跟美郝結婚,徐俊不高興的明確表示要是那樣的話還是放棄吧!
夏娜也回家跟媽媽聊天,媽媽問她怎麽沒去約會,夏娜只是笑笑,
媽媽還幫夏娜擦潤手的,還說什麽不能總是照顧她,夏娜覺得媽媽說的好像要離開似的,好奇怪啊!
夏娜也幫媽媽擦護手的,還幫媽媽的手表上發條。
這邊仁河也在給表上發條腦海裏還是允熙的樣子。
徐俊拿出手機正要給夏娜發短信卻先收到了夏娜的短信,
夏娜問徐俊有沒有好好跟伯母聊聊,
徐俊也很關心夏娜有沒有跟自己的媽媽聊聊,夏娜問徐俊你媽媽什麽樣的人?
徐俊回答,雖然很辛苦但很讓我心痛的人,
跟你還有一個共同的愛好就是都喜歡庭院,小時候最好的記憶就是在庭院的時候。
接著徐俊問夏娜你媽媽是什麽樣的人,夏娜回答也是讓我心痛的人,徐俊說我會努力不讓你心痛的。
善浩一大早來上班,趙秀他們都發現善浩換發型了,知道他又失戀了,
這次還挺嚴重的,全石說再找一個吧,還特意問了美郝的情況,
趙秀問全石你是不是喜歡美郝啊,全石對趙秀說美郝是我的女人。
徐俊也來了,善浩說已經給爸爸說了允熙的事,東旭很驚訝也很傷心。
允熙的病越來越嚴重了,工作的時候暈倒了,
東旭不放心來看允熙,並說希望能去他醫院檢查一下,允熙答應了。
檢查的結果不樂觀,可能不能避免失明但可以延緩時間。
走出病房的允熙已經有些看不清楚,徐俊就上前拉著允熙的手走。
徐俊說最好還是跟夏娜說一下,允熙說想多看看女兒的笑容,徐俊說一個人支撐很辛苦的。
夏娜接到了惠靜的電話,夏娜一來就看到美郝也在這裏,氣氛很不好,
徐俊又正好來電話,夏娜尴尬的說等會兒再打回去就匆匆挂了,
惠靜一直說夏娜一定要這樣破壞家庭嗎,夏娜沒有答應惠靜說的退出,
希望可以多考慮考慮徐俊的心,這時候徐俊回來了看到這樣的場面拉著夏娜就走了。
徐俊說夏娜不應該去的,夏娜只說這是你的媽媽,我一定要去的啊,還說下次媽媽叫我去我還是會去的。
全石跟趙秀在討論美郝,正好被美郝聽到。
美郝告訴善浩徐俊媽媽跟夏娜的事了,善浩還是擔心夏娜發來關心短信,
兩人還視頻了,夏娜看到善浩換發型了還說適合善浩,善浩一直鼓勵支持夏娜,夏娜送上微笑。
泰星帶來媽媽一起看園林,夏娜當解說員,這些都正好被徐俊看到。
泰星說媽媽跟爺爺都對植物園很感興趣,泰星還說媽媽很想見你,
因爲你是他兒子喜歡的人,希望可以給一次選擇的機會,夏娜說不管遇到什麽她都會選擇徐俊的。
東旭跟昌模找仁河喝酒聊天,說起了感情的事,
東旭對仁河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有告訴仁河允熙生病的事。
惠靜在家打吊針,徐俊回來看媽媽,希望媽媽可以接受夏娜,但惠靜說無論如何她都會拆散的。
惠靜又約夏娜,告訴她允熙生病的事,還說會進一步惡化,一年之內會失明,希望夏娜跟徐俊分手。
惠靜又來找仁河,說不會放過徐俊的。
今天徐俊是拍攝珠寶,剛結束就看到爸爸來了,仁河問徐俊最近怎麽樣,徐俊說還行,
仁河看到徐俊挺好的就要走,最後徐俊叫住了仁河,告訴了他允熙可能會失明的事,
怕夏娜跟徐俊承受不住分手了,還耽誤了爸爸跟允熙。
夏娜知道媽媽去醫院了就趕忙去醫院。
仁河也來醫院了,他攙扶著允熙的手,兩個相愛的人,夏娜也來了,大家都哭了。

第19集劇情
允熙見到女兒,知道了大家都知道她眼睛的事情了,夏娜哭著上前擁抱媽媽。
回到家就張羅著做飯給媽媽吃,媽媽說,我們又不是分開,沒必要傷心,知道了嗎?夏娜強忍住淚水點頭。
晚上,夏娜躲在溫室裏哭,徐俊打來電話,夏娜抑制不住內心的傷感,
哭了出來,徐俊挂了夏娜的電話,到夏娜這裏,兩人抱在了一起,夏娜忍不住說很害怕,需要你,徐俊說沒事。
允熙開始練習用手感觸字體。
仁河在網上查看著有關病情的事,打電話給東旭,東旭說,允熙已經同意手術了,但期待痊愈有些困難。
允熙要去醫院時仁河來了,允熙說去學校,仁河陪著允熙去醫院,
允熙說如果不希望以後狀態進一步惡化,往後不要再來了,那就是在幫我,也不想給孩子們負擔,
仁河問只以朋友身份在旁邊也不行嗎?允熙說不可以。
善浩給徐俊看手術的具體事宜,說仁河經常跟允熙來醫院,這樣陪同會不會影響他跟夏娜。
正說著,全石就在下面喊徐俊,徐俊想要善浩告訴全石就說他不在,卻發現是夏娜來了。
徐俊見到夏娜很開心,兩人決定出去約會,約好兩個小時內完成拍攝。
善浩讓夏娜也看了關于病情的資料,夏娜說應該讓教授也看看。
善浩問夏娜跟徐俊怎麽樣,夏娜說准備跟著徐俊的感覺走,
除了分手是絕對不可能的,善浩說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夏娜能永遠陪在身邊,
以朋友的身份,全石聽到後說善浩窩囊。
夏娜,徐俊吃飯時,回憶起了兩人在日本第一次吃飯的場景。
徐俊想讓夏娜改口稱呼自己哥哥,或者親愛的什麽的,這樣更像情侶,
徐俊給夏娜起的愛稱就是噜噜,雖然夏娜不喜歡但徐俊叫的很開心。
惠靜打電話給徐俊讓他回家,但是徐俊只是冷冷的回答不回就挂了電話,
接著惠靜給夏娜打來電話,質問兩人是不是在一起,怪罪她,徐俊接過挂斷了電話。
夏娜突然叫徐俊昵稱,兩人決定一起回徐俊家。
徐俊家,昌模,東旭,美郝都在,惠靜當著大人的面要他跟美郝訂婚,
徐俊說,以後不要給夏娜打電話,也不要見面。
昌模跟東旭都認爲孩子們有自己的想法應該尊重,還說不要以這樣的方式見面,
叫美郝不要出入徐俊的家了,令惠靜丟臉,
昌模等人走後,徐俊讓夏娜在外面等他,告訴媽媽,不要這樣了,不然他就不回這個家了。
仁河跟徐俊聊天,希望徐俊不要誤會,他跟允熙現在只是朋友,
徐俊說,他就想如果是夏娜變成那樣了,他也會守在身旁的,
他愛上夏娜後漸漸明白了爸爸,也知道爸爸爲了自己曾經放下感情,理解爸爸了很多。
前輩跑來告訴夏娜,徐俊媽媽來找夏娜媽媽,惠靜想讓允熙阻止徐俊跟夏娜,
但是允熙說我們都沒有守住愛的人,希望孩子們可以跟心愛的人在一起,
惠靜諷刺允熙只會假裝好人,夏娜爲媽媽說話,
反被惠靜說成兩母子厚顔無恥,夏娜看到媽媽這樣受侮辱很傷心。
徐俊在對著電腦思考,有一則聘請他去紐約工作的消息。
前輩找到徐俊認爲是他讓夏娜受到這樣的傷害。
徐俊和夏娜約定手術前先不見面,好好照顧媽媽,
並搬出了家裏,想自己靜一段時間,跟媽媽保持一點距離。
前輩找到夏娜,告訴她自己看著夏娜這樣,想要夏娜跟自己交往,
但夏娜很明確的告訴前輩,她只愛徐俊一個人。
全石跟徐俊聊天,說徐俊不要放棄愛情,美郝會發現全石的愛的,
正巧美郝也來了,還當著大家的面問徐俊是不是要去紐約了,
大家都很震驚,徐俊說只是還在考慮,美郝說自己也會跟著去。
善浩給夏娜媽媽做檢查。允熙在看女兒的照片希望把這些全都記在腦海裏。
徐俊回家住了,陪媽媽吃早餐。夏娜早上起來發現媽媽不見了。
仁河跟徐俊開車分頭找,仁河來到了曾經他們相遇的大學,
允熙就是在這裏,她從新走過曾經相遇的街道,往事一件件浮現在眼前,
仁河見到了允熙,兩人都坐在長凳上回憶著青春時代的愛情。
徐俊跟夏娜來到老家,知道教授已經找到媽媽了,放心了,
兩人站在河邊,徐俊告訴夏娜他決定去紐約等夏娜,
等所有的事情都穩定下來,伯母身邊也沒有你時,希望你能來找我,會等你的,
夏娜只說我好像聽到了那句話,我愛你,兩人深深擁抱在一起。

第20集
允熙說要好好記得一切,仁河感慨我只希望在你身旁做我擅長的事,
如果你失去視力的話我能成爲你的眼睛嗎?
你想看的用我的眼睛替你看,允熙不忍心再拖累仁河,婉言拒絕。
夏娜拉住徐俊的手說不要走,不想分開,不要考慮她的立場,我們不能在一起嗎?
徐俊只是撩起夏娜的頭發說,不是離開,只是暫時不見。
徐俊來看夏娜的媽媽,還帶來鮮花,夏娜問那我的呢,徐俊故意說沒有,又偷偷的變出一束,
仁河也來了,四個人坐在一起吃飯,說起手術,允熙想推遲手術時間,想去美國看一下親人們,夏娜也會陪同。
徐俊給大家拍照,大家都拍的吃的很開心。
仁河給允熙拿來本來打算在結婚時送的禮物,一個雨傘形狀的吊墜,
允熙不想接受,仁河說只是作爲朋友送的禮物,走了。
允熙聽到了徐俊要去紐約的消息,走之前還跟夏娜去旅行。
媽媽問夏娜徐俊爲什麽要去紐約,夏娜說那裏有一個比較好的工作室邀請徐俊,
並說自己不去,允熙問是不是因爲我的眼睛,夏娜回答不是分手,只是暫時離開,
丟下你一個人我不放心,媽媽幸福我們才會幸福,允熙決定自己去美國。
允熙帶上仁河送的雨傘吊墜,一大早出發去美國了,允熙看到留言條以後就馬上通知仁河,徐俊,
當夏娜趕到機場的時候媽媽已經登機了,媽媽在留言上說很對不住仁河,
她現在只當成是爲了夏娜跟徐俊的相遇,讓她跟仁河三十年前相遇了。
仁河來找惠靜道別,覺得對惠靜很抱歉,說了三次抱歉,惠靜哭了。
他要去美國找允熙,在最後仁河送給了徐俊,他跟夏娜的畫像,告訴徐俊你媽就交給你了,希望珍惜愛情。
徐俊也給父親那天拍攝的照片,允熙跟仁河的合影那麽幸福。徐俊決定不去美國了。
一年後,夏娜去美國種植新品種,說好的是兩星期,但一直拖延到兩個月。
善浩知道夏娜回來特意買了菜,准備好好迎接夏娜,還說昨天發短信說會先去徐俊媽媽家,徐俊有些小吃醋。
夏娜先去徐俊媽媽家,提著重重的行李坐公交車,
惠靜知道後帶著心疼的語氣說夏娜愚蠢,惠靜問起夏娜媽媽,夏娜說手術很順利。
徐俊也回來了,還在跟夏娜賭氣。
媽媽知道他倆有矛盾了,說吃完飯再走,
飯桌上夏娜提到跟前輩因爲工作見過幾次面,徐俊又吃醋了,媽媽說不該爲這點小事吵架。
夏娜一向徐俊解釋工作拖延時間的事,說很想徐俊,兩人擁吻結束爭吵。
趙秀遇到了人生低谷,兩個兄弟爲鼓勵他彈了一曲歡樂的鋼琴曲,美郝來拍攝就拉著趙秀走了。
拍攝的很成功,美郝公布她要去巴黎了,
可能是最後一次在這裏拍攝了,拍到最後她在鏡頭裏哭了,這可能是最後一張徐俊拍攝她的照片了。
善浩去相親了,對方是小學同學,之前搬家失去了聯系,
現在又以相親身份見到,夏娜很替善浩高興,善浩希望夏娜跟徐俊趕快結婚。
仁河來信了,兩位過的很好,夏娜跟徐俊也放心了。
兩人一起出去約會,夏娜想要特別一點的,回想起之前的鑽石雪還有雲霧,兩人決定下次去海邊看看。
惠靜找來兩人問他們是不是還是住在工作室,說要不就幹脆結婚算了。
東旭跟昌模一起喝酒,知道仁河過的很好都很高興,昌模他心裏還是有惠靜的。
前輩要派夏娜再去美國三個月完成工作,
以前的三劍客張秀要結婚了,本來以爲是夏娜跟前輩會先結婚的。
徐俊在庭院給夏娜准備了驚喜,滿地的蠟燭,兩人坐在長凳上,
看徐俊做的短片記錄著兩人從第一次相遇到現在的點點滴滴。
最後徐俊向夏娜求婚了,夏娜感動的點頭,兩人擁抱在一起。
爸爸會郵寄東西來說現在的情況,仁河跟允熙經常談論徐俊跟夏娜從小時候到現在,
還有關于往後兩人一起打造的故事,一直就這麽活下去。
兩人馬上要結婚了,夏娜穿著婚紗來澆花,最後留下甜蜜一吻...(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