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傾世皇妃 分集劇情介紹1-44 (THE END)

第23集
連城來到荒郊野外用煙火召出以前幫麗妃的黑衣人連曦,
跟他打聽蜀國境內的事情,連思在一旁悄悄的偷聽著,誰知被連曦給發覺了,
一個毒針過去立刻昏了過去,在連城的要求下連曦這才讓阿奴救她。
馬義芳已經當了楚國的皇帝多時了,
一直催著皇帝封自己為皇后,皇帝拿大臣和百姓的議論來說事:
說她是前朝皇帝的妃子如果封她為後的話會讓全國百姓笑話的;
就在這時李延雲來了送了馬湘雲的密函,當看到信上說馥雅沒有死的消息時,也頗為吃驚。
雲珠跟禁軍副統領聊天無意間說漏了嘴,
讓花公公知道了韓冥其實不是韓昭儀的弟弟,而是雲珠的哥哥。
現在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馥雅公主跟皇上的事情,甚至想到了硬搶的方法。
潘玉以絕食來抗議皇上,可是皇上根本就不在乎。
若大的天下皇上都能管理的很好,皇后娘娘的勢力那麼大,略施計謀便瓦解了,
小小的一個秀女哪是皇上的對手啊,潘玉自嘲道自己要吃飽飯養好身體來參與這後宮的爭寵大戲。
皇上拿大皇子的生死來要脅潘玉,讓她發毒誓自願做皇上的妃子,
且不圖皇位;為了大皇子的性命,潘玉只好忍著痛一句一句的發毒誓。
麗妃來祝賀皇上得到了自己喜歡的美人,還假惺惺的幫皇上出謀劃策調教潘玉。
麗妃找到潘玉說是要給母后身上念奴嬌的解藥,
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在冊封那天把毒藥放到皇上的酒中!
早朝的時候,大皇子請求皇上收回冊封潘玉懿妃的成命,
接著二皇子、太子也來請命,群中的大臣一起過來請求皇上收成命。
皇上只好答應了,但是要讓潘玉過來自己做選擇。
練公公把三個皇子請命的事情告訴了皇后,
皇后在一旁偷著樂,韓昭儀也來了密謀著自己的打算。
潘玉來到了大殿之上,三個皇子和眾大臣正等著潘玉的選擇,
當潘玉說了自己的選擇後,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大皇子還以為有人威脅她,當潘玉把玉佩還給他的那一刻,大皇子的心都碎了。
其實這一切都是潘玉被逼無奈所做的決定。
潘玉靜靜的想著所有的事情,花公公過來問她:
為什麼不把其中原由告訴大皇子,潘玉覺得即使告訴了他又能怎麼樣呢!
還不如一個人承擔這些。這些話正好被蘇姚給聽到了,她去乞求二皇子去救潘玉。
大皇子還在想著潘玉在大殿之上說過的話,
小康子告訴大皇子寢宮外面被皇上派人給團團圍住了,
大皇子以對潘玉的為人覺得她這樣做一定是受人要脅的。
外面下雪了,連城的母后身體適躺在床上,馬湘去過來看望她,
湘雲一小心說漏了嘴,讓母后知道馬湘雲並沒有失憶。
可是母后並沒有怪她,但是馬湘雲以後卻不得不小心了。
母后這下知道了馬湘雲失憶其實是她演的一曲苦肉計。

第24集
二皇子找到大皇子商量著跟他一起去救潘玉,
小康子擔心大皇子因為阻止皇上冊封潘玉懿妃而對大皇子痛下殺手,
二皇子的也發誓要保護二皇子的安全。
眼看自己的復仇大計就要實現了,韓冥卻顯得憂愁起來,
而韓昭儀還癡心妄想著讓韓冥去做皇上,自己做皇后。
冊封大典如期的舉行著,朝中的大臣們都來參加見證這一時刻,
看著潘玉身著懿妃服飾一步一步的踏入大殿之上,
皇上早就等不急了親自去迎接她,麗妃也在旁邊看著潘玉過來。
就在皇上牽著潘玉的手準備跪拜的時候,大皇子沖進來了被侍衛給拉在外邊,
大皇子字字句句的問潘玉當初的的誓言哪裡去了,為了她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
皇上命韓冥帶著侍衛將大皇子拖出大殿之外,
皇后看著皇上如此對自己的兒子,可是也沒有辦法。
潘玉想著韓昭儀跟她說過的話:殺了皇了上就可以救了母親,
殺了皇上就可以救自己心愛的人啦,左右為難!
大殿之外是大皇子發了瘋的要衝進來阻止皇上的冊封,
可是卻被韓冥給死死的攔在外面,最後二皇子來了這才帶著大皇子進到大殿之內。
現在毒酒就在自己面前,如果殺了皇上三個皇子會怎麼辦!
二皇子也跑過去跪在皇上面前,乞求皇上不要犯人倫之錯,可是皇上卻一腳把二皇子給踢開了。
大皇子、二皇子歇斯底里的呐喊著,讓潘玉不要喝下那酒,
因為一旦喝下去就意味著潘玉成了皇上的懿妃了,潘玉準備自己喝下那杯毒酒,
這樣就可以既不殺害皇上,也不負大皇子,誰知卻被皇上搶過去一口喝了下去。
侍衛緊急來報說楚漢聯軍攻打過來了,杜將軍已經不行了,
這讓皇上大吃一驚,片刻皇上飲下的酒裡的毒便發作了狂笑不止。
潘玉一看便知道韓昭儀讓自己下的毒是癲笑逍遙散,這正好和自己父親中的毒一樣。
太醫還是來晚了,皇上就這樣死了。
皇后認定這是潘玉下的毒,讓侍衛把她給抓起來,大皇子卻上來保護她,皇后娘娘一時激動昏了過去。
皇后娘娘一個人來到皇上的寢宮看著皇上曾經穿著爭戰沙場的盔甲,
對著那副空盔甲訴說著皇上生前該說的話,可是現在皇上卻聽不到 了。
皇上的葬禮舉行後,皇后娘娘將痛苦之情收藏起來,對韓昭儀開始採取行動,
大臣們勸皇后娘娘現在外邊正有戰亂,韓昭儀的事就先擱在一邊,
目前朝無主事之人,皇后娘娘以太子尚小為由準備垂簾,
可是卻遭到了韓昭儀的反對,眾大臣也覺得應該按先帝的遺昭讓太子登基然後親征。
太子怎麼也不肯當皇上,皇后娘娘也拿他沒有辦法。
無奈太傅拿出先皇曾賜與的金牌,以先帝之命來命太子,
皇后娘娘更是拿劍指著太子,可是太子為了保命死活不肯作皇帝。
自己的復仇大計實現了,看著皇后的兒子不敢登基,韓昭儀別提有多高興了,
她讓韓冥去做皇帝之位, 可是韓冥根本就對皇位不感興趣。

第25集
大皇子在潘玉的寢宮外面已經等了很久了,可是潘玉始終不想見大皇子,
花公公出來了跟大皇子出了潘玉在皇上面前立下的誓言,
大皇子也覺得皇上怎麼能對潘玉這樣呢,大皇子要和潘玉一起來面對這些。
大皇子來到皇上盔甲面前,不禁產生了對他的恨,潘玉也來了;
勸大皇子不要恨皇上,生在帝皇家,實屬迫不得已。
潘玉跟大皇子說出了皇上死的真相,可是大皇子並沒有怪她。
現在皇上死了,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止他們了,
大皇子幻想著跟潘玉以後的生活,可是潘玉害怕自己曾發下的毒誓,
大皇子也發誓會承擔誓言所帶來的一切後果。
二皇子面對著父皇和梅妃的畫像,感慨著世間的萬變,覺得生無可戀,揮刀準備自盡的時候,
大皇子沖了進來奪過他手裡的匕首,這才阻止一場悲劇的發生!
在潘玉和大皇子的開導下,二皇子覺得自己不太孤單了。
皇后娘娘也覺得力不從心,無力再撐下去了;
杜將軍慌慌張張的跑過來告訴她戰況,楚漢聯軍已經快要攻進來了。
大皇子準備帶兵出征,可是這樣會遭到非議;
二皇子想著逃出宮牆之內,找一處桃花源地過著閑雲野鶴的日子。
眾將士已經集結完畢,太子不想出征便跑來找到大皇子,大皇子準備代替太子出征,
可是大臣卻反對,大皇子說陪他一起出征也不行。
最後皇后過來了廢黜太子之位,立祈佑為太子帶兵出征。
可是大皇子現在並不想當皇上,只想跟潘玉在一起。
皇后甚至給大皇子跪下,來救救蜀國眾大臣也前來求情。
大皇子也清楚母親讓位的目的,不是為了蜀國百姓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為了祈星。
聽說大皇子當了皇帝,靜若比誰都高興,黑子過來帶來大皇子話傳她進宮有要事要商量。
為了靜若的安全,大皇子讓她離開自己,大皇子不想拖累她,讓她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可在靜若看來大皇子才是她最大的幸福。
看著靜若轉身離去的背影,大皇子眼中流露出的盡是不舍。
皇后讓韓冥帶十萬禁軍去抗爭,遭到了韓昭儀的極力反對,大臣們也覺得皇后娘娘的做法是正確。
韓昭儀錶面上答應了,心裡卻另有打算。
皇上帶兵準備出征,眾人都來為他踐行唯獨太后還沒有過來。
皇上即將出征,請其弟祈殞暫且打理朝政,祈佑再次將玉佩送于潘玉,而潘玉想著等他勝利回來之時再送給她。

第26集
皇上帶兵準備出征,眾人都來為他踐行唯獨太后還沒有過來。
皇上即將出征,請其弟祈殞暫且打理朝政,祈佑再次將玉佩送于潘玉,
而潘玉想著等他勝利回來之時再送給她。
皇上即將出征而祈星還賴在床上不敢去為自己大哥踐行,太后娘娘也自嘲怎麼會生出他這樣一個兒子。
皇上已經帶兵走了,太后娘娘沒能及時趕過來,只有站在城樓上呐喊著皇上的名字。
潘玉抄寫著佛經為皇上祈福,一頁一頁的佛經全是潘玉對皇上的擔心。
由皇上親率的蜀軍,士氣大漲,韓冥更是在戰場上無對手,
就連北漢的海將軍都敗在韓冥的槍下,連城只好鳴金收兵。
回到軍賬中,連城總結著今日一戰的情況,蜀國的軍力確實不可輕視。
晚上皇上一個帳篷一個帳篷的去激勵戰士們的士氣,眾戰士皆為皇上的親軍而感動。
晚上皇上跟韓冥等將軍商量著明日一戰的計謀,想著給連城來個甕中之鼈。
待夜深的時候韓冥帶著皇上的軍事作戰地圖,來到一處無人之地將地圖交給黑衣人。
連城正在為明天的戰爭想著計謀之時,黑衣人來了帶來了蜀軍的作戰地圖。
次日戰場上打的正激烈之時,連城卻命令全軍後退,看來他識破了蜀國皇上的計謀。
就在祈佑帶兵來到一處峽谷之時,不料遭到了敵軍的埋伏,杜將軍也被抓了起來,
他告訴皇上有人泄了密,這才被敵軍給埋伏的。
楚漢聯軍在峽谷上方投下巨石,蜀軍慘敗,祈佑成了甕中之鼈,
連思也加入了戰鬥之中,還和祈佑打了起來敗在祈佑的槍下,祈佑並沒有殺她。
連城在峽谷上方放暗箭,祈佑被暗箭所傷,讓漢軍給拿下了,走之前祈佑用盡全力幫身邊的黑子逃了出去。
蜀國境內潘玉跟花公公商量著前皇中毒之事,
料定韓昭儀根本跟傷自己和祈佑的黑衣人有關,黑子回到蜀國之內,
告訴潘玉祈佑被漢軍抓了去,非常著急。
聽說兒子被漢軍給抓去,皇后也非常著急,黑子還告訴她說軍中有奸細。
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出內奸,可是這會讓朝中人心大亂,太后決定重新立新皇,解決目前的燃眉之及。
祈佑被帶到漢軍的帳篷內,連城並沒有殺他而是想著用他來攻進蜀國的皇城之內,
連思看著祈佑沒有給自己的哥哥跪下,用武力強逼讓祈佑跪下,
可是祈佑豈是那種軟弱之人,踢了幾下就會給別人跪下。
蜀國境內太皇重新立了祈星為皇帝,而祈星玩物喪志毫無鬥志。
眾大臣讓皇上出兵去救祈佑,而祈星為了自保毫無作為,太后娘娘也拿他沒有辦法。
連城帶著祈佑來到蜀國的城門前,潘玉站在城樓上,直擔心祈佑的安全,
而祈星為了自己的性命竟然讓城樓上的弓箭手放箭,置祈佑的性命不顧,
亂箭如雨一般飛了下來,祈佑就這樣被亂箭給射中了胸口。
潘玉在城樓上看著這一切,心愛的人就要被亂箭射死,自己卻無能為力。

第27集
連思晚上睡不著,滿腦子都是他,公主來看祈佑,
他受傷慘重,嘴裡還念著馥雅,拿走了祈佑手中的玉佩。
毒奴過來,連思才知道祈佑生病了,她讓毒奴去傳軍醫,
又為連思擦臉上的血,祈佑誤以為是馥雅。
莫愁逮到了蘇姚父母給她的信鴿,馥雅來找蘇姚,讓她跟自己說實話,這時莫愁帶人來抓蘇姚。
蘇姚先殺死了自己的丫鬟,然後準備自盡,被莫愁阻止,關於大牢嚴刑拷打。
太后要蘇姚說出宮中的內應,她只想告訴潘玉一人,
連城要修書給蜀皇,拿祈佑換一個人,被連思聽到,被連城責駡一頓。
馥雅來見蘇姚,蘇姚是真心當馥雅是姐妹,
為了成全馥雅和祈佑,才讓北漢出戰的,沒想到會弄成這樣。
連城出兵是為了馥雅,能救祈佑的人只有馥雅一人,
連城多年來一直沒忘記馥雅,蘇姚希望馥雅把自己的家書親手交到父親手中。
馥雅準備把鴿子放掉,花子喬不讓,能不能救出祈佑就靠這只鴿子了,
馥雅模仿蘇姚的筆跡給她父親寫信,說蜀國兵強馬壯,是在引軍入境。
連城得知連思提走了祈佑,馥雅願意去與北漢和親,
救出祈佑,太后讓她以蜀國公主的身份去和親。
北漢太后看到信書,讓向雲說出實情,他說皇上是為了楚國公主馥雅,
太后懿旨,速讓皇上班師回朝,皇上病危。
連城能不能達到目的,關鍵是祈佑,
他說馥雅不是普通的女子,在自己心中,無人能取代她,
自從遇到馥雅,自己已不可能再愛上其他女人了。
祈佑被連思關進北漢天牢,連思說依照北漢的慣例,自己救了他,
他就應該做自己的奴隸,連思給他換了北漢奴僕的衣服。
太后要親自迎接皇上凱旋歸來,並要為連城慶功,連城問太后為什麼要騙他班師回朝,
說太后把他當成傀儡,連思在天牢裡折磨祈佑,連城過來。

第28集
一直被迫留在北漢的馥雅與堂妹湘雲照面,
湘雲怒火攻心,聯合眾臣上奏,以妖女禍國之名要求處死馥雅,
連城在江山與美人間卻選擇了馥雅,太后大怒,對馥雅起了殺心,
連城為了保護馥雅,親自偷偷將馥雅送回歸途。
回到祈佑身邊的馥雅本以為有情人終成眷屬,
可是她與祈佑的誤會卻越來越深,韓昭儀與韓冥野心勃勃,
聯合馥雅的母親從中挑撥二人的感情,直到馥雅腹中的孩子與親生母親都淪為宮鬥的殉葬品,
她變得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她開始對害她的人展開全面的反撲及殘酷的報復,
可到最終卻發覺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連城。

第29集
連思給祈佑做了一些好吃的,可是祈佑連看都不看的!
連城來了,把祈佑帶到了其它的地牢之中。
馬湘雲給皇上送來一些東西,可是連城因為對馬湘雲的不喜歡連她送來的東西也不聞不問的。
侍衛告訴皇上蜀國的蒂聯公主來了,馥雅頭戴紗巾來到大殿之上,
在連城的再三要求下馥雅才把頭上的紅巾取下,誰知馥雅臉上還帶了一個面具。
馥雅說只願意以真面目見連城一人,
眾大臣看蒂聯公主不肯大殿之上以真面目見聖上,便請皇上駁回蜀國的合親之意。
蒂聯公主一氣之下準備回去的時候,連城皇上又把她留下來了,充置後宮。
聽說皇上把蒂聯公主給留了下來,太后娘娘怕馬湘雲又多慮,給她解釋清楚,
馬湘雲還假惺惺的說要去給蒂聯公主準備一些生活用品。
就連馬湘雲身邊的侍女都擔心這個蒂聯公主會奪去她的寵愛,
可是馬湘雲以為皇上此去沒有找到馥雅公主根本不用擔心的。
虎落平陽被犬欺,現在祈佑就連北漢宮的奴才都欺負著祈佑。
連城過來了,祈佑認為連城在他身上下功夫根本就是癡心妄想,
可是連城告訴她蜀國送來了一位蒂聯公主合親,這讓祈佑感到有些擔憂。
深夜蒂聯公主派人穿著夜行人四處打聽祈佑的下落,可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連城來到蒂聯公主的面前叫出她的真名馬馥雅,
其實連城在大殿之上便知道她是馬馥雅了,這多年了連城依然記得她的聲音,
當馥雅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連城便認出她來了。
自己苦苦尋找多年的人現在就在自己面前,
連城兩行清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以前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連城帶馥雅去看自己的北漢江山,放眼望去大好江山被白雪掩蓋著,
一切盡收眼底,連城情願拿著江山換得馥雅的留下,
可是馥雅已經不在是那個天真的公主了。
在這北漢的皇宮之內,有大權在握的太后,更有皇后馬湘雲,雖然她已忘卻前塵,
但是一個女人怎麼會願意自己男人身邊多一個女人呢!
雖然馥雅願意留下,但是有條件的;
在這之前她想先見見孟祈佑,可是連城並沒有什麼異議,
既然上天把馥雅送到了他的身邊,連城就會好好珍惜。
聽說皇上一夜在蒂聯公主那裡未歸,馬湘雲非常生氣,
眾大臣也以為皇上獨寵蒂聯公主貽笑大方,可是太后娘娘並不這麼認為,
皇上很少開心,現在為了一個女子能夠如此歡喜,太后高興還來不太呢,
說不定,過幾天就會報上自己的小孫子呢!
馬湘雲非常失望,擔心自己的皇后之位不保。
馬湘雲也很好奇皇上獨對馬馥雅喜歡,為什麼會對一個蜀國的蒂聯公主這麼喜歡,
莫非正如她所說的這個蒂聯公主就是馬馥雅。
花公公和雲珠一直擔心馥雅的安全,
奕冰帶來消息說蒂聯公主深得北漢皇上的喜歡,被封為蒂妃。
花公公和雲珠望眼欲穿盼著馥雅和祈佑早點回來。
祈佑淪為囚犯還不記在地上寫兵法,連思來了讓下人去拿筆墨,把地上的字全部給毀掉了。
馬湘雲身邊的侍女借紙鳶落入蒂聯公主的寢宮中為藉口強行要進去,
可是被馥雅身邊的宮女給攔住了,皇后馬湘雲也來了,
只見蒂聯公主從寢宮之中走出,一看蒂聯公主的容貌,讓馬湘雲大吃一驚。

第30集
馬湘雲沒有想到那蒂聯真的是馥雅公主,想著用更陰險的招來對付她,
她居然下毒毒昏自己,然後陷害說蒂聯公主所害的!
綠翹更是在太后面前添油加醋的說蒂聯公主根本就沒有把太后放在眼裡,
還告訴太后蒂聯公主就是前楚國的公主馬馥雅前來尋馬湘雲報仇的!
眾大臣聽說蒂聯公主毒害皇后一事,紛紛要求皇上處死蒂聯公主,可是皇上根本就不相信。
連城準備帶蒂聯公主去出遊,太后娘娘來了,
拿皇后中毒一事來說馬馥雅蠱惑皇上,更毒害皇后,
可是皇上相信馬馥雅根本不是那種人,更替她開脫。
連城帶著馥雅來到雪地之上,踏雪賞景。
連城帶馥雅來到之前為她準備的墓,在墓碑前挖出曾經埋下的盒子,
馥雅打開一看盒子裡裝的居然是多年前自己送給她的柿餅,
馥雅沒有想到連會如此的癡心,自己已經不記得的柿餅皇上會這樣保管著。
馬湘雲自己給自己下的毒,現在快要不行了,綠翹忙替她去找太醫,
待綠翹走後皇上帶連曦進來了,說要給她取血樣鑒定中的什麼毒,太后娘娘在這時也來了。
馬湘雲立刻撲到皇后的懷中,說皇上帶人要殺了自己。
太后娘娘一看連曦的眼神跟某個人如此的相像,
便認出了原來皇上帶來的這個黑衣人是連曦,
當年太后娘娘為了太子之位狠心陷害連曦一家人,現在看著連曦沒有死,不免有些驚慌。
皇上告訴太后娘娘不會讓連曦傷害她,更警告太后娘娘不要傷害連曦。
十年前的一幕再次在連曦的腦海中上演,皇后誣陷國舅判國將國舅一家滿門抄斬,
還帶人來到連曦母后的宮內,當時連曦正好在跟太子一起玩的,
為了保住連曦的性命,連曦的母后乞求太子救連曦一命,太子立刻帶著連曦藏了起來。
皇后命人將毒酒灌住她母后的肚中,自己親眼看到母親中毒口吐鮮血而死。
太子帶著連曦逃了出來,並給了她一袋金葉子,讓他以後一個人好好的活下去。
想起這些連曦不禁感傷。
皇上過來拍拍他的肩,連曦自從小時候從逃出去之後便加入了黑龍會,
學會了以毒害人,更是以殺人為樂,自己則變得冷血無情。
在這世上連曦只認皇上一人為親人。
皇上來到馥雅面前看得出來馥雅還是想見祈佑,
當年自己落入山崖是祈佑救了自己,為了自己心愛之人馥雅情義之重,連城無話可說。
小安子跑過來告訴皇上馬湘雲修書給楚國,
楚皇聽說女兒中毒之事,要發兵攻打北漢。
馥雅來到皇后的寢宮之中給馬湘雲診斷,說要治她的毒需要今夜子時用藥。
連城告訴連曦自己身上的胎毒被馬馥雅給用藥壓了下去。
馥雅故意穿成紅袖的衣服來給馬湘雲送藥,
馬湘雲自己說破了失憶的原形,在這一切都被在寢宮之外的皇上給聽到了。

第31集
馬湘雲跪在太后和皇上面前,她錯了天真的以為水滴能穿石,
可惜馬馥雅在連城以目中的位置豈是馬湘雲替代的!
馬湘雲作了這麼多事情,無非是想換得連城的一絲絲眷顧,可是她選錯了方式。
馥雅略施也計就讓馬湘雲打回了原形,馬湘雲錯誤的認為是馥雅讓她失去了這一切。
皇上一怒之下下旨廢除馬湘雲的后位,太皇娘娘也來替馬湘雲求情,
覺得廢后不妥,此舉可能引起楚漢兩國兵戎相見。可是皇上的心意已決。
連城準備帶著馥雅逃離這是非之地,遠走高非;
身為一國之君豈能說不管就不管呢,馥雅勸他不要義氣用事。
連城帶馥雅去見祈佑,祈佑在連思那裡繼續寫著自己的兵法,
對於連思送來的袍子,祈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連思生氣將他寫的兵法全部給毀掉了,還揚言要毀掉那塊玉佩。
身邊的侍女給連思出主意讓他給武家三兄弟決鬥,
馥雅過來看到祈佑被打得滿身重傷的,聽下人叫馥雅為蒂妃,祈佑心痛的口吐鮮血昏了過去。
連思也不忍看到祈佑被打成那個樣子,走的時候還不忘拿走那塊玉佩。
馥雅把祈佑帶到自己的寢宮之中,帶琮祈佑曾經最喜歡的桃花給他,
可是祈佑已經絕望了,心愛的人成了別人的蒂妃,哪還心情看那啊,
自己不顧性命想要拿回去的玉佩,現在覺得是多麼的可笑,
祈佑將馥雅手中桃花重重的摔碎在地上。
無奈馥雅怎麼修復,摔碎的花盆也不可能會修好的,
連城重新給她拿了一個過來,在這紅鸞殿之中,
雖然只有連城和馥雅兩人,但是祈佑會一直在馥雅的心中的!
連思命太醫給祈佑治傷,可是祈佑傷至內臟,只有一線的希望還能活下去。
連思將玉佩還給祈佑,看著手中的玉佩,祈佑卻將它扔了出去。
祈佑一聽連思說連城很寵倖蒂妃還有楚國重新立了皇帝,歇斯底里的讓連思滾。
馥雅以前的侍女小心肝深夜來到紅鸞殿,馥雅一看是小心肝就像見到親人一般,
還告訴公主自己跟雲弟從皇宮逃出來後跟雲弟走丟了。
祈佑迷糊之中作夢,連思公主把玉佩給摔碎了,一下子驚醒過來,
他要去救馥雅,可是腳被鐵鍊給拴住了,
是愛情的勇氣讓祈佑有了將鐵鍊掙脫掉的力量,祈佑爬到門口將玉佩撿了起來。
阿奴帶著士兵在皇宮內巡視,看到大殿之上的龍椅,有種想要上去坐的衝動。

第32集
連思將躺在雪地裡迷糊中的祈佑帶了回來,還給他拿了皇宮之中特製的藥酒。兩人對飲起來。
皇上來到紅鸞殿看到桃花被凍的奄奄一息,立刻讓下人去拿火盆過來。
連思喝得醉得不醒人事, 侍女準備將她給扶回去。
馥雅帶了幾件厚衣服準備給祈佑送過去,可是卻被侍衛給攔在外面,在公主的幫助下,馥雅才得以進來。
看著祈佑拿酒來麻醉自己馥雅心痛。
看馥雅來了祈佑連忙走上前去,卻被鐵鍊給牢牢的拴住了。
馥雅讓小心肝送的藥酒本來是補身的,可是祈佑這個喝法反而會傷身。
這件袍子是祈佑母后親手縫製的,母后還盼著他回去,
可是祈佑還在擔心著如果自己回去了祈星怎麼辦。
祈佑只希望馥雅離開這裡,可是馥雅怎麼可能一個人走呢,她還想著救他一起出去。
這些在祈佑看來都是馥雅擺出一臉的笑容討連城歡心,與其這樣不如一死了之。
祈佑更說連城會保護她,幫她複國。
馥雅重重的一巴掌打在他臉上,希望能夠打醒他,
自己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喜歡他,
在和連城成親之時,馥雅就曾告訴連城如果祈佑死了,就會隨他而去,
其實連城對馥雅是真心一片的,自己的心已非祈佑,別無他人了。
祈佑將馥雅的臉捧在手中,自責著是自己不好,說那些話讓她傷心難過。
相視對望著,深情的吻著對方,祈佑將馥雅重重在壓在下邊。
連城那邊還在給火盆扇著風,無微不至的照顧著桃花,豈望著它開出桃花的那一天。
現在馥雅就是祈佑的妻子了,祈佑再次將玉佩交給馥雅,
現在他一無所有,唯一的目的就是活下去,重新把馥雅搶回去。
馥雅回去後看到皇上睡在椅子上, 不忍驚醒他,
可是連城還是醒了看馥雅不高興,連城就知道馥雅還是沒有忘記祈佑,
這讓連城覺得自己的付出完全白費了。連
城帶著兩把劍來到牢祈佑那裡,要跟他決鬥,雙方打個你死我活,
連城明顯處在下風,根本不是祈佑的對手,雖然祈佑還被鐵鍊給拴住,
可是祈佑被鐵鍊給束縛住了,被連城抓住機會,將劍架在祈佑的脖子之上,卻並沒有殺他;
只所以沒有殺他連城就是怕馥雅會恨他,待連城走後祈佑就昏了過去。
連思帶了一大堆的禮物讓阿奴拿著送給蒂聯公主,
還天真的以為蒂聯就是孟祈佑的妹妹。
馥雅一看阿奴的樣子,想起了自己的雲弟,阿奴也知道此刻不能與姐姐相認,
否則是自取滅亡,馥雅一不小心將玉佩給掉了下來被連思給看見了。
連思現在知道了馥雅跟祈佑的關係了,吵著要不讓他們好過,這件事情被太后娘娘也知道了。
小心肝跑過來讓馥雅她們快逃,可是馥雅根本主不想逃,
隨即御林軍來了將馥雅還到了太后娘娘那裡, 祈佑也被阿奴帶到了太后那裡。
祈佑掙脫掉侍衛跑過去將馥雅擁入懷中。怎麼奈侍衛將他們兩人強行拉開。
小安子跑到皇上那裡告訴他太后要處死馥雅公主,連忙過去阻止太后。

第33集
太后以穢亂後宮為名,就地處死馥雅。
皇上沖過來跳進刀槍之中保護馥雅,可是馥雅還是中了一槍,
太后娘娘覺得馥雅已是皇上的蒂妃,現在又跟孟祈佑有私情,有辱北漢的名聲;
可是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連城之前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
他只要馥雅好好的活著,任何人敢傷害她,就是跟他過不去,
哪怕是自己的母后如果傷害馥雅的話,自己就以死去陪馥雅。
皇上抱走昏迷的馥雅留下孟祈佑在那裡,太后娘娘下令處死孟祈佑,連思以死來保護孟祈佑的安全。
太后氣不過自己竟然有這樣的兒女昏了過去。
太后下令將孟祈佑囚禁在定北宮,任何人不得求見。
皇上把馥雅帶回了自己的寢宮,馥雅醒來想著如何解決眼前的情況,
太后的侍女過來告訴皇上說太后快要不行了,而皇上以為太后又是騙自己的。
太后病危躺在床上,綠翹受馬湘雲的指示故意說是這一切都是因為馥雅而起,要太后娘娘賜死馥雅;
太后便讓向大人在自己死後處死馥雅;
侍女跑過來告訴太后說:皇上以為是騙他的不肯,太后在這生命的最後時刻一時激動。
今天是父皇的祭日,馥雅每年這個時候都要祭奠父皇,
雖然當年父皇逼自己做不喜歡的事情,但是她怎麼可能因為這一點小事,就不愛父皇呢;
小安子跑過來再次告訴皇上太后病危,可是皇上仍然不相信,
皇上沒來馥雅卻來了,向大人立刻讓人來處死馥雅,可是馥雅是來給太后治病的!
除了嫣兒,所有的人都退下了,只留下馥雅靜心給太后醫治。
馥雅取下太后的手套,要給太后施針,看到太後手上的傷,原來這傷是為了救連城而受的!
馥雅將太后手上傷的事情告訴了連城,可是連城根本就不相信,太后為了自己會這樣的!
連城來到母后的床前,取下手套才發現這一切正如馥雅所說的那樣。
侍女陪馥雅在宮中采著白菊花時,遇到了連曦,
連曦知道是誰解了鶴頂紅的毒,連城過來將連曦給驅趕走。
晚上連曦找到連城,原來那個馬馥雅就是連城口中所說那個心愛的女人,
連曦還說出了當年的一個秘密:馥雅的父皇就是連城所殺的!
可是連城不會讓馥雅知道這個秘密的!
馬湘雲找來阿奴讓他去殺死孟祈佑,
這樣一來馥雅肯定會以為是皇上殺了孟祈佑,定會跟他翻臉。
阿奴在祈佑的飯食中放了癲笑逍遙散,不巧被侍衛給吃了;
小心肝將這件事情告訴了馥雅,但是馥雅相信連城不會做這樣下三爛的事情,
連思找到皇上就孟祈佑的菜中有毒一事問個清楚,說自己喜歡孟祈佑,
讓連城放了孟祈佑,這樣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事情發生了。這些話都被在簾後的馥雅聽到了。

第34集
馥雅相信連城不會這樣做的,可是連城故意承認是自己做的,
還說自己是個壞事做盡天底下對馥雅最壞的一個人!
馥雅現在更加肯定下毒不是皇上所為的,
現在連是誰想殺孟祈佑都不知道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樣來保護他,
更不知道該去求誰來幫忙,最後小心肝想到了一個人:連思或許能救孟祈佑。
皇上讓小安子去查是誰下毒要毒害孟祈佑,
阿奴主動告訴皇上自己是受人指使才敢下的毒,還指出這個人就是皇后馬湘雲。
皇上氣衝衝的找到馬湘雲,還差點殺了她;
馬湘雲更拿皇上的秘密來威脅皇上,
說如果自己死了自己的父皇一定會說出馬馥雅的殺父仇人一事,皇上只好暫且饒了馬湘雲的命。
就連身邊的綠翹都覺得馬湘雲的這招棋挺險的,可是馬湘雲還有更加陰險的招數來害馬馥雅。
馬馥雅去求連思幫忙放了祈佑,雖然祈佑對自己冷冰冰的,但是這樣最起碼還可以每天看到他。
連思雖然答應了馥雅的請求,但是有一個要求就是自己要做祈佑的女人,一輩子要他負責。
為了能救祈佑,馥雅只好答應了!
祈佑躺在床上還在想著下毒一事,馥雅帶了飯菜過來,
穿著一身喜氣的衣服,還拿了兩根紅色的蠟燭,
說要讓祈佑還她一上洞房之夜,喝下那杯交杯酒,馥雅就是他的人啦,
在這之前馥雅已經在他的酒裡下了毒。
一杯酒下肚,祈佑已經有些神志不清;連思穿了跟馥雅一樣的衣服進去;
馥雅如失了魂一般的游走在宮中,小心肝看到馥雅那樣傷心,
過來安慰著她,此時阿奴來了將馥雅給抱走了。
早上祈佑醒來發現躺在自己身邊的人竟然是連思,非常怒火;
認定這是連思逼馥雅做的,可是連思的一番話讓祈佑有點絕望了,這計是馥雅幫她設計的!
連思如果將這件事情捅出去,太后一定會殺死馥雅的,
為了馥雅的安全,祈佑只好答應了連思,但是他的心只屬於馥雅一人,
連思也心滿意足,只要能守著他,在他身邊,連思就已足夠!
馥雅醒來看到自己失蹤多年的雲弟就在自己的眼前,別提有多高興了!
雲弟跟她說明了這些年的情況,還有那天為什麼沒有跟他相認的原因。
姐姐也原諒了他,馥雅還告訴他母后並沒有死,雲弟非常高興了,
可是他不能立刻去見母后,他還想著如何複國的!
馬湘雲覺得身體不適找到太醫,還讓太醫故意告訴太后說紅鸞殿的馥雅有了喜脈。
皇上拼了命的練功,小安子阻止他都不行,馥雅來了,連城想要帶著她一起遠走高飛,
可是馥雅並不願意,皇上一怒之下不小心將馥雅給推昏倒了。
太醫來給馥雅把脈還告訴皇上馥雅懷孕了,皇上非常意外,
可是皇上跟馥雅並沒有夫妻之實,不能讓太后知道這件事情,便將太醫給殺了!
馬湘雲聽說皇上將太醫給殺了,正在她的意料之中,現在皇上開始懷疑馥雅的貞潔了。
連曦也過來給馥雅把脈,這下更確定是喜脈了,
這讓連城一下子難經接受,眼淚竟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還發狂的笑著,這其中的苦衷只有自己知道!
連曦看不慣皇上為了一個敵國的女人這樣放棄,
還說出了那些毒藥,都是為了皇上的江山而研製的,這話被在門外的馥雅全給聽見了。

第35集
馥雅拔出劍走了過來,朝向連城質問是否是他毀了她的父皇、她的楚國,
連城承認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做的。
連城把劍朝向自己讓馥雅殺了他以此來報仇,並求馥雅走時把那盆桃花也帶走,
就在劍快要刺中的那一刻,旁邊的宮女把劍奪了下來。
皇上走出了紅鸞殿,皇后娘娘看到皇上愁眉苦臉,
故意上前恭喜皇上,告訴皇上自己做了個皇上快要當父親的夢。
皇后娘娘正好聽到連思和嫣兒的對話,得知連思要帶馥雅去定北宮。
蜀國杜太后派人送來了十箱價值連城的金銀珠寶,太后和向大人
正商量著要把孟祈佑放回蜀國,做順水人情,
畢竟孟祈佑是個是非之人,留在北漢遲早是個麻煩。
皇后娘娘又特地過來勸說太后去定北宮把這個消息告訴孟祈佑。
馥雅來到定北宮,向祈佑哭訴說著自己的無奈,
為了讓祈佑活下去,才會把祈佑推給別人,祈佑聽後甚是感動,一把把馥雅摟在懷裡。
這時太后帶著向大人、皇后娘娘等一幫人闖了進來,
逮個正著,正合了皇后娘娘的心意。
太后極其憤怒,因祈佑私通嬪妃,處以鴆死之刑,
又派人把無花、無果殘殺死,並處蒂皇妃火焚之刑。
嫣兒急忙找皇上請求幫助,可皇上偏偏不在,
他正一個人獨坐在河邊,一邊吃著柿餅,一邊說著馥雅欺騙了他。
馥雅都自身難保了,還不忘給太后寫藥方,沒人能救祈佑,只能賭太后的慈悲心了。
行刑時刻將至,馥雅要求見向大人。
連思來求太后救孟祈佑,並說腹中已有祈佑的骨肉,
若殺了祈佑,自己也會去死,兩屍三命,以此來威脅母后。
太后見到藥方後,也生了慈悲心,不想讓蒂妃死。
一旁的小心肝說自己有辦法讓馥雅不死。
馥雅見到了向大人,告訴了他,蘇姚的生前情況和願望,
並把姐姐遺物交給了他,最後向大人決定幫馥雅。
向大人告訴祈佑馥雅已被處以火焚之刑,祈佑極度悲痛,喝下了毒藥。
皇后娘娘又過來給馥雅說臨別之言,故意氣馥雅。
太后又準備了酒送馥雅上路。
小心肝見了馥雅公主最後一面,兩個人淚流滿面、相擁而別。
皇后親眼看到火刑場,得意洋洋,在宮外的皇上得知馥雅將要被處以火焚之刑,
快馬加鞭趕到刑場,不顧下人的阻攔,一個人在滅火,可火勢太大,
最終火上的人還是死了,皇上以為是馥雅就昏了過去。
皇后看到火刑上的人死了也大笑起來,終於把眼中釘肉中刺滅了。
皇上醒後,立馬來到馥雅的墳前,悔恨,哭訴著罵到是自己錯了、害了馥雅,對不起馥雅。
正在這時,馥雅過來了,連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為馥雅被燒死了。
馥雅告訴連城是小心肝救了她,替馥雅上了火刑受死。
第36集
兩個人聊了好多話,馥雅求連城放她走,馥雅走時,
連城讓馥雅告訴他,到底有沒有愛過他,但馥雅沒有回答。
連思帶著祈佑逃了出來,祈佑醒後,連思告訴他是向大人和馥雅就了他,
並騙他說馥雅已死了,但祈佑不相信馥雅已死。
皇后娘娘聽到嫣兒在說,太后讓準備公主常用的東西,
並到紅鸞殿找骨灰壇,皇后一下明白了,原來上了太后的當。
皇后娘娘召來阿奴,告訴他孟祈佑的下落,讓其殺了孟祈佑。
公主趕了一天的馬車,晚上見到了向大人,打算在農舍休息一晚,明天繼續趕路。
馥雅從農舍出來了,祈佑看到了,兩個人相擁起來。一旁的連思公主醋意濃濃。
皇上一個人來到紅鸞殿,失落悲愁,忽然看到那盆桃花竟盛開了,
欣喜之情湧上心頭,馬上拿起桃花去送給馥雅,連曦也阻當不住。
皇上快馬加鞭追趕馥雅,皇后娘娘和阿奴也趕到了華天關。
藏在一個地方準備用劍刺殺祈佑等人,阿奴放箭射祈佑,沒射中射到了馬車,
祈佑這才意識到有埋伏,三個人準備步行逃走。
這時,皇上趕到了,皇后和宮女都準備發箭射馥雅,
一發沒射中,阿奴故意碰一下宮女把箭發了出去,箭快射向馥雅,
連城立馬替馥雅擋箭,皇上中箭了,馥雅一把抱住連城,
連城剩下一口氣,對馥雅說拿桃花來是讓馥雅知道北國也有真情,桃花開了。
皇后看到連城死了,跑過來,哭訴憤怒,斥責馥雅的錯,
最後皇后絕望無助,愛的人也死了,到死也沒有得到連城的愛,
為了能和連城永遠在一起,抱著連城把箭對著自己,也自盡了。
阿奴跑過來讓祈佑、馥雅、連思,快走,再不走來不及了。葬皇上的人來了,包括連曦。
馥雅親手把桃花種在地上,難過悲痛,連思也把皇上的枉死怪罪在馥雅頭上,斥責著馥雅的不對。
馥雅背負著沉重的責任感,還要繼續苦撐下去。
馥雅回憶起連思了和連城的記憶,一起吃柿餅,去街上,
楚國滅時的情景,來北漢和親在,在北漢的美好回憶,點點滴滴仍歷歷在目。
連思怒斥馥雅,無奈祈佑對連思說對她沒有情意。
連思拿肚子裡的孩子威脅祈佑。
祈佑等人回到了蜀國,祈星聽到大哥回來的消息很是惶恐,生怕皇位保不住。
一旁的杜莞商量著怎麼應付,先請軍入甕,然後甕中捉鼈。
花公公得知祈佑將回來,天天在等,並琢磨著馥雅是否也會回來。
在宮門口守著,祈佑駕車回來了,花公公看到祈佑一人,
就立馬叱駡到,以為馥雅犧牲了,這時,馥雅也出來了。
連思不滿接見的人,以為老的老,醜的醜。
正說著,太監過來下皇上的旨,賜鎮南王,賜鎮南宮贍養天年,
把祈佑這三個人關在了鎮南宮,不讓任何人見他們,意為囚禁他們。
太后撫摸著鷹,宮女過來請太后幫忙。
祈佑以為是他母后地主意把他們囚禁在這鎮南宮,
其實是杜莞的主意,馥雅勸祈佑太后是在意祈佑的,
連思還在吵鬧這破地方不如意。連思最後不鬧。

第37集
太監告訴皇上祈星已經把祈佑安排在了鎮南宮了還說潘玉也回來了,
皇上一聽潘玉回來了,還準備去看望潘玉呢,被杜莞給拉住了。
杜莞還想著將祈佑的腿打斷,免得他會逃跑;在被太后給聽到了,怎麼可能這樣對待自己的兒子呢!
太后命皇上將祈佑給放了,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兄長呢,可是杜莞在一旁,極力反對;
太后女讓杜將軍帶兵去將祈佑給放了,可是杜將軍也將太后的命令置之不聽,
太后現在是徹底絕望了,生氣的離去!
韓昭儀聽韓冥說潘玉帶祈佑回來了,非常意外;
侍女將杜莞跟太后的之間的事情告訴了韓昭儀,韓昭儀聽後非常得意,準備看太后的好戲。
太后被生的生病躺在床上,莫愁去請太醫也被她給叫了下來,
想她這一生用盡心機,連自己的兒子都廢了,
怎麼也沒有想到落到子散親離的地步!
太后擔憂祈佑的安全讓莫愁代替她去看望祈佑。
鎮南宮外站滿了侍衛,連思嚷嚷著要離開這裡,
還拿肚子裡的孩子來要脅祈佑,就連潘玉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
祈佑本來可以憑著自己的功夫離開這裡,可是他還要留在這裡陪著潘玉!
太傅看不下去皇上竟然這樣對待自己的兄長,請求皇上放了祈佑,
可是根本就聽不進去,皇上就因為太傅的一句話就想把太傅給斬了,
太傅怎麼可能受這樣的欺辱呢,一頭撞在牆上死了。
杜莞慫恿皇上把祈佑給殺了,皇上還真的聽了她的話,
帶兵來到鎮南宮裡,聽皇上說他把太傅給殺了,
祈佑沒有想到自己的星弟怎麼是這樣的人,令他更沒有想到的是皇上會賜毒酒給他。
潘玉想代替祈佑喝這酒,可是被祈佑給拉住了,
祈佑只求自己喝了這酒,皇上能夠放了潘玉和連思!
小康子為了保護祈佑,故意叫了一聲太后來了,將毒酒搶過來給喝了,
杜莞不甘休再次讓皇上賜毒酒給祈佑,還好潘玉機智說:
如果毒死了祈佑,連思定會讓北漢揮兵南下攻打蜀國,
祈星為了保護自保,這讓暫且放了他們。
小康子就這樣被毒死了,祈佑非常痛苦。
看著目前的形勢,連思也勸祈佑逃出去,再來救她們,
可是祈佑要留下來把該屬於自己的東西拿回來。
深夜祈佑從鎮南宮裡逃了出來;聽祈星要賜死祈佑,韓昭儀也覺得皇上的這招棋太快了。
祈佑來到韓昭儀的宮中,想跟她聯手一起除掉祈星。
祈佑和黑子來到大大殿之上,叫著小康子的名字,並讓黑子去召集自己的人,開始行動!
杜莞懷了祈星的兒子,還沒有出生就讓皇上封他為太子,
皇上還為在宮中設壇祭天,韓冥讓大家都去喝酒,
那酒韓冥在之前就下了藥,看到所有的人都倒下了,韓冥大開城門,祈佑帶著兵殺了進來。
太后一聽覺得大勢不妙,祈佑來到大殿之上,祈星嚇得攤坐在地上,
杜莞更是讓所有的責任全部賴在皇上身上。
皇上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天賜祈佑毒酒,今天祈佑會以如此的方式來對待他。
祈星跪在地上求祈佑,可是已經晚了;太后來了拿兄弟之情來說事,
祈佑幾經生死,太后不聞不問的,現在祈星這樣她就肝腸寸斷的,
祈佑代祈星將那杯毒酒給喝了下去,其實那酒裡根本就沒有毒,
是太后不瞭解他,祈佑怎麼可能這麼狠心呢!
祈佑下令將祈星扁為庶民,永世不得進宮,祈佑轉身離去的時候,
祈星趁祈佑不備,沖上去想刺死他,不料反被祈佑身後的劍給穿心而過。

第38集
太后抱著祈星的屍體肝腸寸斷,祈佑的眼角不禁流下了些眼淚;
祈佑穿著一身的龍袍來到鎮南宮將,將潘玉擁在懷中,連思在一旁看著甚是嫉妒;
潘玉找到自己的母后,將她帶回自己的宮中,
韓昭儀來了,用挑釁的口氣祝賀潘玉明天就要登後。
馥雅的母后剛走進宮幾步就昏了過去,看著母親手上的青筋,
馥雅就知道母親的病情又加重了,馥雅還安慰著母后只是普通的小病,
並告訴她雲弟還活在這個世上,母后更加高興了,盼望著見到雲弟的那一天。
祈佑正式當上了蜀國的皇帝,頒佈新的曆法賞罰分明,
將杜如海帶上大殿,除去大將軍一職,拖至刑部查辦罪責。
杜如海拿女兒將要臨盆請求皇上放了自己,皇上怎麼可能輕易寬恕他曾經犯下的罪惡呢!
下令由韓冥接替杜如海的職位,奕冰接替韓冥的職位。
太后躺上床上留著最後一口氣盼望著見到祈佑最後一面,
誰知等來了潘玉,太后讓莫愁拿來她一生珍藏的寶貝——一個小波浪鼓,
這是祈佑曾經最喜歡的東西。
祈佑找到祈殞,祈殞告訴他自己將祈星葬在了狩獵區,
那裡是他生前最喜歡玩樂的地方,新朝剛剛成立百廢待舉,
事事都由皇上親歷,現在整個皇宮之中都是韓昭儀的人,
祈殞想幫祈佑,請皇上讓自己去禦史台作事,皇上只好答應他。
杜莞在牢房之中,快要生產,可是卻沒有太醫敢來接生!
太后快要不行了,莫愁拿來她最心愛的東西,皇上來了;
韓昭儀來到大牢之中,杜莞請求她救自己,
可是韓昭儀怎麼會是省油的燈,讓她帶著肚子裡的孩子一起死。
皇上走到太后的床前,太后感慨道她這樣做都是為了他們兄弟兩,為的就是不願意看到手足相殘。
現在朝中人都是韓昭儀扶植起來的,韓昭儀大權在握,將杜莞和杜如海全部處死。
太后在死之前還說皇上不想讓他做皇帝,而是讓祈殞當皇帝。
太后機關算盡沒有想到還是讓他們兄弟兩反目成仇。
現在她想的就是下去陪祈星,怎麼奈祈佑怎麼也沒能留下太后。
當看到母后手中的畫時,想起小時候的一幕,
祈佑本以為母后將那畫給,那幅畫陪著她二十多年了,
現在母后只想讓它永遠陪著自己,就像祈佑在自己身邊一樣。
還好在母后走之前祈佑原諒了她,在祈佑的一聲聲呐喊著太后就這樣走了。
本來皇上已民經原諒了杜如海父女,可是韓昭儀還是將他們給處死了;
皇上非常憤怒,韓昭儀沒有經過自己的允許就處死了杜如海父女,完全沒有把皇上放在眼裡。
奕冰雖然接替了韓冥的職位,但是並沒有交出禁兵統領一位。
韓昭儀讓皇上下旨既管兵權,又統領禁軍。皇上也看的出來韓昭儀的野心。
韓昭儀找到梁大人讓他投靠到自己的這一邊上,令梁大人阻止馬馥雅登上皇后的位置。

第39集
韓昭儀找到梁大人讓他投靠到自己的這一邊上,
還令梁大人阻止馬馥雅登上皇后的位置。
馥雅深得皇上的喜歡,而且還是患難夫妻,這無疑是讓梁大人去死,
可是如果不幫韓昭儀自己還是一個死,梁大人被逼只好答應了。
身邊的侍女很不明白,馬馥雅只不過是一個亡國公主,
而韓昭儀則認為馥雅機智聰明,如果由她來管理後宮,絆倒祈佑就是難上加難了。
祈佑當上皇帝頒佈新的政策,得到了眾大臣的一致贊同。
皇上隨後準備為馥雅舉行封後大典,誰知梁大人卻站出來表示反,還以死來逼迫皇上。
韓昭儀也沒有想到祈佑會以新的政策來對付她在宮中的勢力。
聽說韓冥在大殿之前贊成了祈佑的政策,
韓昭儀質問著他是站在哪一邊的;現在國家以由祈佑這樣的明君管理,
韓冥想帶著韓昭儀歸隱深山,過著自由的生活,
可是韓昭儀完全被權力沖昏了頭腦,哪肯輕易放棄手中的權力啊。
經梁大人這麼一鬧,馥雅只封為雅妃,連思被封為慶妃,而皇后一位還空在那裡。
韓昭儀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讓後宮大亂。
連思找到祈佑質問著他為什麼沒有封自己為後,而是讓自己跟馬馥雅平起平坐。
連思還用語言辱駡馥雅,皇上差點打了連思巴掌,連思拿肚子裡的孩子來要脅皇上。
待皇上走後韓昭儀來了,故意用語言激怒連思。
誰知那連思還真的上了她的當。
連思來到馥雅的寢宮中,雲珠一小心說漏了嘴讓連思知道了馥雅也懷了祈佑的孩子。
回去之後立刻讓太醫準備了一些墮胎藥。
今天過冬節,馥雅給皇上準備了一些湯圓,連思假惺惺的說替馥雅和皇上盛湯圓,
然後趁馥雅不注意的時候在湯圓裡下了墮胎藥,自己喝了一口沒有下藥的湯圓,
然後故意裝作肚子疼,說是馥雅在湯圓中下了墮胎藥,栽贓陷害馥雅,
可是皇上相信馥雅不會做這樣的事情,馥雅只所以接觸那些藥材,
主要是想救自己母親身上的念奴嬌的毒。
她不能看著母親日益受著毒藥的折磨。
雲珠找到奕冰將自己親手幫的鞋子送給奕冰,奕冰明白了雲珠的用心良苦。
北漢國無君主,眾大臣勸太后儘快立新的君主,
向大人給太后一個人選,此人正是連曦,可是連曦對這個皇位根本不感興趣,
他除了會下毒害人,還會作什麼呢!
再研製不出念奴嬌的解藥,馥雅只有想一命換一命的辦法了,但是肚子裡的孩子怎麼辦啊!
國家已經安定下來,梁大人勸皇上儘快立太子之位,
最後皇上決定由先出生的孩子當太子,其母當皇后!
連思作著自己的如意算盤,自認為比馥雅先懷上皇上的孩子,
花公公看著馥雅腹中的孩子,還沒有生出來就想著要幫馥雅帶孩子。
花公公在清理東西的時候,無意間發現馥雅放在桌子上的藥方,
大為吃驚原來馥雅每天起早貪黑的就是為了研製念奴嬌的解藥。
當看到馥雅母后手臂上的黑線時,這才明白馥雅所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母親。
深夜馥雅還沒有入睡,來到祈佑的床前,心裡默默的念著對不起祈佑,
她只有捨棄自己和肚子裡的孩子來救母后了。

第40集
花公公走在皇宮之中,步履艱難口吐鮮血,其實他也不想就這樣離開,
可是為了馥雅他不得不這樣做,祈佑陪著馥雅在宮中到處尋找著花公公,
花公公故意躲了起來,他不想讓馥雅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
想留一個美好的回憶在馥雅的心中,最後還是被他們給發現了。
看到花公公現在的樣子,馥雅難過死了。
花公公強言歡笑,想見到馥雅肚中還沒有出生的孩子,
馥雅是多麼想讓花公公留下來見證他們愛情的結晶,可是老天不允許,花公公就這樣走了。
馥雅將他的屍體擁在懷中,泣不能言。
雲珠抱了一盆的菊花準備給馥雅送去,路上遇到了連思,
雲珠告訴連思馥雅就要生產了,連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以為馥雅是用藥來提前生產的!
韓昭儀此時也過來了,提醒連思如果馥雅就要生產了,
那孩子肯定是在北漢就有了,還說馥雅肚中的孩子說不定是連城的,讓連思用招棋來陷害馥雅。
阿奴在北漢的仕途步步高升,現在北漢無國君,
阿奴商量著跟海將軍擁兵自重共分北漢的天下,
誰知那海將軍對太后忠誠不二,立刻將阿奴的想法扼殺了。
阿奴趁海將軍不注意的時候在酒中下毒,而海將軍完全沒有察覺。
信使傳來連思的書信,信上告知連思公主懷孕了,還說馥雅公主也懷孕了。
獨孤太后一時被高興沖昏了頭腦,認定馥雅肚中的孩子就是連城的孩子,
還拿出當初太醫的筆記給眾大臣看,眾大臣也相信馥雅肚中的孩子就是北漢的龍種。
阿奴給太后進讒言向蜀國發兵逼迫蜀國交出馥雅,
獨孤太后還真採納了他的建議,就在傳海將軍準確出兵的時候,
太監跑過來說海將軍昨晚暴斃,阿奴不懷好意的請纓自願帶兵去攻打蜀國。
回去之後阿奴得意著終於得到了北漢的兵權,
連曦進來了說出了阿奴毒害海將軍的事實,
阿奴還告訴連曦太后只所以發兵攻打蜀國就是因為馥雅肚中的孩子是連城的骨肉,要奪回北漢的龍種。
馥雅即將臨盆,皇上讓大臣準備著冊封太子大典,
梁大人跑過來說現在宮中傳言馥雅肚中的孩子不是太子,而是北漢的連城之子。
皇上一怒之下下令將梁大人押下去,誰知奕冰跑了過來說獨孤太后率兵攻打過來了,
祈佑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馥雅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事情,韓昭儀和連思過來了,
馥雅這才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她們倆搞的鬼。
皇上準備派韓冥來帶兵平息戰亂,可是那些士兵以前都是杜如海的部下,
恐怕韓冥難已統領,實在沒有辦法皇上準備親自出征,可是馥雅卻不同意;
皇上也知道這件事情是連思惹起的,背後一定是韓昭儀挑唆的。
馥雅想親自去給獨孤太后解釋清楚,畢竟兩軍交戰,傷及無辜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
祈佑怎麼會同意讓馥雅去談判呢,好不容易走到這步,即使不要天下也不能不要他們的孩子啊。
探子回報說眾將士不願意為保敵國之子,而發動戰爭,
除非拿馥雅母子祭旗,皇上非常憤怒,準備親自出征。

第41集
祈佑怎麼也沒有想到阿奴就是馥雅的弟弟,
阿奴雖然和馥雅樣貌上相似,但是阿奴的品性卻和馥雅相差甚遠。
祈佑雖然答應馥雅幫她複楚國,但是卻沒有答應讓阿奴做楚國的皇帝。
看到失散十多年的兒子,現在就站在自己面前,母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阿奴說等到孩子出世後跟皇上血認清,這樣就可以澄清那些謠言了,
皇上非常生氣,怎麼能讓馥雅肚中的胎兒受辱呢!
阿奴在自己母后面前說著皇的壞話,還說他之所以生氣這樣就是作給他看的。
連思非常生氣皇上竟然為了馥雅親自出征,
韓昭儀更是旁邊添油加醋的挑唆連思跟馥雅之間的關係,還給連思出著陰謀讓連思除去馬馥雅。
從韓昭儀那裡出來後,在回宮的路上阿奴突然跳了出來,
說明了自己的來意還有自己的身份,以博得連思的喜歡,
可是連思心裡除了孟祈佑根本容不下任何人了。
阿奴暗暗的在心裡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看雲珠給皇上熬著藥,阿奴覺得機會來了,
好心的說是替雲珠熬藥,然後悄悄的把藥方給改了。
阿奴一個在湖邊沉思著,馥雅也來了。
為了澄清那些謠言馥雅決定自己一個人去北漢的大營,
而這正是阿奴所希望看到,阿奴嘴角露出一絲的奸笑。
明天就要去打仗了,雲珠作了很多的包子讓奕冰帶著吃,
馥雅也為皇上整理著著裝,連思公主也來給皇上餞行。
阿奴帶著馥雅準備趕在大軍之前到達北漢,路上馬車失事了,
只因連思之前在馬車上動過手腳,阿奴讓雲珠去找水支開雲珠,
說自己幫姐姐生產,誰知那阿奴竟然對自己的姐姐下毒手,讓孩子胎死腹中。
探子將馥雅難產的消息告訴了皇上,皇上只好讓黑子帶兵先走,自己則回去後看望馥雅。
馥雅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看到孩子沒有了,馥雅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到祈佑回來馥雅覺得很對不起祈佑。
看到馥雅肚中的孩子沒有了連思這下高興了。
阿奴一早就發現了連思在馬車上動過手腳,
現在連思有把柄在阿奴的手上了,連思只得聽從阿奴了。
祈佑拿著波浪鼓想起還沒有出世的孩子,就不禁感傷起來,
馥雅也來了勸他想開點,還讓他喝下自己下了迷藥的酒。
黑子傳來消息說北漢這次多帶了十萬兵馬來,
馥雅趁祈佑昏睡的時候,來到北漢大營見到獨孤太后,
跟她講明瞭所有的事實,獨孤太后答應撤兵,她還說連思生性頑劣請求馥雅多多包容。
皇上醒來看到是雲珠在照顧自己,雲珠告訴他馥雅拖著病體幫他退兵了。
北漢雖然退兵,但是皇上要查清楚馥雅肚中的孩子到底是怎麼死的!
韓昭儀來到馥雅的寢宮中,提醒馥雅讓她去查清楚是誰害死了,以此來挑起馥雅跟連思之間的爭鬥。

第42集
經過韓昭儀那麼一說,馥雅也覺得孩子的事不是偶然,
母后覺得這件事情跟連思有關,而雲弟卻將這件事情指向皇上,
認為皇上是這件事情最大的受益者,還說皇上只有殺死孩子才能保得住自己的九五之尊的位置。
馥雅決定要去查個清楚,便首先去找車夫,
誰知那車夫被連思給搶先一步從背後插了一刀,
然後將車夫的屍體拖到祈佑的寢宮之中,
正好馥雅和自己的雲弟來到祈佑的宮中看到,還有一口氣的車夫誣陷皇上。
皇上是有口說不清,阿奴更是在一邊煽風點火,
馥雅也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認為孩子的死跟皇上有關,無奈皇上怎麼解釋馥雅都聽不進去。
馥雅決定為自己的孩子報仇秘密的研製著毒藥;
連思將要臨盆,而皇上還在早朝不肯過來看望連思。
連思生了一個男孩,眾大臣恭喜皇上蜀國有後,
可是皇上卻高興不起來,梁大人更是拿天下來壓皇上讓皇上立連思的兒子為太子,立連思為後。
皇上被眾大臣氣的不輕,黑子勸他去馥雅那裡散散心,
可是皇上覺得沒有查出殺死孩子的兇手之前無臉見馥雅。
黑子便想到或許能從韓冥的口風中得到些許消息。
連思身邊的侍女請求皇上去看望連思,皇上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決不會去看望慶妃的!
皇上最近的臉色越來越差,馥雅悄悄的為他調製著湯。
度雲更是說慶妃生了一個男孩,皇上準備立連思為後,
可是馥雅相信皇上不會立連思為後的!
皇上去連思那裡看望剛出生的孩子,
誰知那連思居然讓阿奴在寢宮之中放熏香,將皇上給熏昏迷,
作出一種皇上跟連思恩愛的假相,
然後度雲又故意把馥雅帶過來讓她看到這一幕,以讓馥雅對皇上死心。
皇上醒來想去看望馥雅,可是卻被度雲給攔在外面,
度雲更是以兵書為條件交給自己,才讓皇上去見馥雅。
雲珠也出來了將皇上曾經送給馥雅的玉佩還給他,
看到玉佩現在破碎了,皇上的心也碎了。
雲珠嘴裡嘟嘟著什麼正入神的時候,遇到了韓冥和韓昭儀,
雲珠一時口說皇上出宮了,還說韓昭儀的壞話,
做了這麼多的壞事,會遭到天譴的,要自己的哥哥韓冥遠離她,
可是韓冥卻願意陪她一起遭天譴,這讓韓昭儀很意外。
看馥雅一個人在那裡品著茶,韓昭儀過去奚落著她,
馥雅趁韓昭儀不注意的時候,將自己研製的毒藥彈在韓昭儀的手上,
然後飛過來一隻蜜蜂蟄了韓昭儀一下,
韓昭儀就這樣中了馥雅經過改良的念奴嬌的毒。
馥雅趁宮女熟睡的時候來到連思的宮中,想對孩子下毒手,
可是還是沒能狠下心來,然後故意裝作著瘋瘋癲癲的,
抱起孩子說是自己的孩子,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在孩子的手上也下了念奴嬌的毒。
事後馥雅也覺得自己怎麼能對一個孩子下的了手呢!
待馥雅走後不久,連思的孩子就死了,馥雅回到宮中讓度雲去保護母后,
這時奕冰過來了說皇上去了相思湖畔,還把馥雅她們帶著皇上的寢宮之中。
皇上從相思湖畔回來帶來了桃花,請求得到馥雅的原諒。
連思拿著劍沖進皇上的寢宮中,吵著要殺死馥雅為自己的孩子報仇。
皇上怎麼也沒有想到馥雅會毒害連思的孩子,連思叫人將馥雅拖出去,
可是皇上卻阻止了說他自己會處理這件事情。
皇上也覺得馥雅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認為這件事情跟馬度雲有關,
可是這個時候了馥雅還在維護著自己的弟弟。

第43集
馥雅決得不能在這裡再這樣呆下去了,否決只會讓弟弟和祈佑反目成仇。
度雲在母后面前故意歪曲著事實,
韓昭儀也說皇上為了給孩子報仇想要犧牲馥雅,
母后決定找皇上問個清楚,韓昭儀也跟了過去,
母后找到祈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待馥雅,度雲也在旁邊誣陷皇上,
皇上一怒之下將度雲推在城樓邊想要殺了他,母后在旁邊乞求皇上不要殺他,
在爭執的過程中,母后一失腳沒有站穩,
韓昭儀順勢將馥雅的母后推下城樓,而這一幕正好被馥雅給看見了。
度雲栽贓說是皇上害死了母后,這下就更加深了馥雅對皇上的誤會,
皇上也不知道怎麼跟馥雅解釋。
回到寢宮後,馥雅回想著母親生前的事情,現在再也見不到母親了。
她來到祈佑面前,告訴祈佑自己要走了。
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馥雅已經不可能再和祈佑在一起了。
馥雅決定去周國找越匡胤,讓度雲去找北漢向獨孤太后借兵,然後一起復興楚國。
不過在這之前度雲要先送馥雅去周國,雲珠悄悄的寫了一封信給韓冥,
韓冥將信交給了皇上,皇上決定實現馥雅的願望,
自己帶兵去攻打楚國,讓祈殞來當蜀國的皇帝。
韓昭儀所中的念奴嬌的毒又開始發作了,生不死如。
韓冥找到韓昭儀讓她離開這裡,可是韓昭儀貪戀眼前的權力,不肯離開這處處殺機的地方。
韓冥徹底看清楚了韓昭儀的面目,
她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溫柔善良的韓姐姐了,而被權力欲望給沖昏了頭腦。
為了權力韓昭儀可以選擇放棄韓冥,而韓冥則不會背叛她,他會在故居等她一生一世的。
韓冥的離去加上念奴嬌毒的折磨,讓韓昭儀生無可戀,自己結束了性命。
馬義芳聽說在楚國附近見了馬馥雅的行蹤,
便覺得不對勁後來一想原來她這是去周國打越匡胤。
在街上馥雅遇到了祈佑,是雲珠一路留下信號讓祈佑追了上來,
現在他已經是個普通平民,蜀國已經交給了祈殞;
這時楚國的士兵追了上來,祈佑一個人斷後,
讓馥雅去約好的地方等他,當祈佑趕到約好的地方時,
卻不見馥雅,度雲以馥雅的下落為砝碼要祈佑交出兵書,
待祈佑交出兵書時,度雲去使陰招想殺死祈佑,無奈祈佑武功高強逃了出去。
馥雅在渡口處等祈佑,可是只見到度雲一人過來了。
度雲故意騙姐姐說祈佑可能已經被士兵給殺死了。
楚國早料到馥雅去周國必經這個渡口便事先準備了弓箭手,後來祈佑也趕到了渡口;
為了救馥雅,祈佑身中數箭,看著祈佑不顧性命的將自己給送走,馥雅悲痛欲絕。
馥雅來到周國見到趙匡胤後,度雲便去了北漢,正好趕上獨孤太後跟眾大臣商量國君一事。

第44集
向大人找到連曦跪在他面前請求他登基,
可是連曦對這個皇位根本不感興趣,度雲趁連曦不備的時候,在他的手上下了念奴嬌的毒。
為了救連曦只能由一命換一命,獨孤太后親自給連曦吸毒,這樣才能減少連曦心中的仇恨。
現在獨孤太后為了救連曦死在他的面前,
走的時候獨孤太后還不忘交待連曦一定要來管理這北漢的江山。
連曦沒有想到北漢的江山如此遼闊,阿奴找到連曦想跟他借兵復興楚國。
連曦答應了他,但是他會親自帶兵去的。度雲寫信給趙匡胤約他在楚國的邊境集合。
連思來了問度雲孟祈佑的下落,沒有想到孟祈佑已經死了,
度雲殺死連思身邊的侍女,囚禁了連思,還給她吃了藥讓連思永遠離不開他。
眾國兵力集結在楚國的城門外,聽說馥雅公主回來了,
城門內的士兵紛紛倒戈,大開城門讓馥雅和度雲進去。
度雲殺進皇宮之中,卻不見馬義芳的下落。
馥雅便知道馬義芳跑到哪裡去了,果然在當年馬義芳殺死父皇的那個密道之中,
度雲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給馬義芳也下了癲笑逍遙散,
一劍下去沒有殺死馬義芳,在度雲跟馥雅跪拜父親的靈魂的時候,
馬義芳從後面拿刀沖了上來,雲珠替馥雅挨了一刀,
死之前,雲珠說出了她母后死的真相,母后其實並不是祈佑所殺,
而是自己受到韓昭儀的推攘,不小心把母后給推了下去。
馥雅跟奕冰來到後宮之中找到麗妃,現在的麗妃已經瘋瘋癲癲的,
大叫著自己是楚國的皇后,可是還是被度雲給殺死了。
馥雅沒有想到自己的度雲已經變得如此的狠心,麗妃成了這樣也不肯放過他。
度雲告訴馥雅說他已經讓劉連曦和孟祈殞帶兵回國了,
只留下趙匡胤還在這裡,不過他的兵馬已經回周國了。
馥雅一個人站在城樓上,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
好像做了一場夢一般,死了那麼多的親人,父皇、母后、花爺爺、雲珠還有祈佑,
現在她終於可以放下國仇家恨,跟祈佑在一起了,可是祈佑卻已經不在了。
綠翹鬼鬼祟祟的想逃出皇宮,她怕度雲會殺自己滅口,
只因度雲有把柄落在自己的手中,綠翹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馥雅,
馥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弟弟做出這些事情。
馥雅來到度雲的寢宮中,果然在桌子上發現了祈佑的兵書,
自己的弟弟為了江山竟然變成了這般心狠手辣。
幕布後面傳來連思一聲聲的“祈佑,祈佑”,馥雅過去一看,竟然是連思,不禁產生一絲的憐惜。
度雲將連思在馬車上動手腳的事,告訴了馥雅,可是那些都是已經過去的事情了。
馥雅一個人在河邊搖著波浪鼓,痛哭起來。
第二天,度雲準備登基的時候卻不見眾大臣來上朝,
是馥雅讓大臣們晚些再來,她想親自給弟弟戴上皇冠。
在戴皇冠的時候,馥雅將皇冠上的簪子插進度雲的脖子之中,
在度雲的一聲聲哀求中,馥雅走出了大殿,度雲死在大殿之上。
馥雅離開深宮,來到相思湖畔,去打找祈佑,
只因她答應祈佑會陪他在這相思湖畔到老。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