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傾世皇妃 分集劇情介紹1-22 (未完)

第1集
五代十國的年代,堂堂一個楚國公主馬馥雅因為一個小小的乞丐要被問斬,驚動了所有的百姓;
公主平時愛民如主,救濟貧苦百姓,百姓們都來為她送行。
孟祈佑遠遠的在酒樓上看著這一切,等著坐收漁翁之利。
故事發生在那天晚上花子喬公公為了救馥雅冒然劫獄,
看著兩個人犯人已經逃出牢房,王爺馬義芳卻不去追他們,
原來王爺只想等著他們闖過玄武門,這樣一來就有罪可治置馥雅於死地。
奕冰帶兵去追拿她們,正好麗妃娘娘說是深夜去白馬寺為皇上祈福路過這裡救了馥雅一命。
麗妃早早的就給她們準備好了馬車,當馥雅他們經過玄武門的時候,突然出現了大片的追兵。
深夜皇上以為公主已經睡了,特地跟來看看公主,誰知公主讓侍女穿上自己的假扮自己出去了。
玄武門公主冒死帶著匡子闖了出去;
匡子只因偷了一點軍糧給奶奶吃就這樣被抓了起來,走的時候馥雅把自己的鑽子送給他做紀念。
後面的追兵又追了上來,馥雅倉皇逃跑了。
劉連城太子帶著士兵來到了楚國的地境內,感歎道做太子的無奈,馥雅正好逃到這裡;
為了救馥雅太子故意讓她拿著挾持自己,就這樣救了馥雅一命。
楚國公認的第一美女湘雲郡主練舞失態被侍女看見了,就這樣把侍女給斬了。
她一心想跟比馥雅跳舞比個高低。
馥雅從逃出來的那種高興的心情,如鳥兒逃出了牢籠,劉連城一直為自己太子的命運而惆悵。
同為皇族的他們有時候並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
馥雅把自己帶的柿餅給太子吃,誰知太子的病突然犯了。
馥雅把劉連城帶到自己的閨房裡讓姐姐照顧,自己則去跟父親請罪。
看到馥雅過來王爺立刻派人將她抓住,就在法場上將要將馥雅砍頭的時候皇上過來了,救了她一命;
劉連城的隨從在此時過來問皇上要人,嚷嚷著是公主劫持了太子,
如果不把公主正法就要發兵楚國,劉連城這時及時趕了過來,化解了一場干戈。
王爺不肯退讓非要拿公主劫囚之事將公主正法,劉連城出面為公主說話,
下面的百姓更是一聲高過一聲替公主求請,死罪可免但要受二十的杖責。
就在杖棍打上馥雅身上的時候,花公公出現了非要保公主的安全,最後由花子喬公公代公主受過。
那一杖一杖打在公公身上,即使是練過功的花公公也吃不消,皇上和公主特地來謝謝花公公。
母后也擔心她的安全,讓她呆在家裡哪裡也不要去安心等著嫁給劉連太子。
馥雅又帶了些柿餅給太子吃,想讓太子成全自己不嫁給他的想法,
看得出來太子也喜歡馥雅,可是馥雅不想自己嫁的是君侯然後再後宮佳麗無數,
她最大願望就是雲遊四海、行醫救人,可是她的公主身份就是最大的枷鎖,
這正好也跟太子的脾氣相投,太子也不想強求馥雅。
兩人喬裝出來在大街上玩的好不開心,吃著市井裡包子,這對太子來吃就是莫大的新奇。
馥雅還以為母后對自己管教嚴呢,現在看來真是知道什麼叫嚴了;
這時突然出了幾句刺客目標就是太子,幾個刺客就不是太子的對手,太子的跟班這時也來了。

第2集
太子的隨從將太子帶了回去,留下馥雅在那裡;
孟祈佑隻身面對江面獨奏悲涼笛聲,馥雅公主聞笛聲而前來,
笛聲如此淒涼,馥雅欲解開他的心事,走的時候孟祈佑還送公主幾句話,讓公主認清這個混亂的年代。
孟祈佑刺殺劉連城太子失敗,何去何從不知該如何是好。
夜裡王爺還在分析著是誰要刺殺太子,刺殺太子一舉多得不僅可以阻止楚漢聯盟,還可以抱得美人歸。
太子睡覺中還迷胡念著馥雅的名字,醒來看到是湘雲在照顧自己,多多少少讓太子感到有些失望。
馥雅還想喬裝出去跟太子玩,誰知母后已已經等在閨房裡,
再次拿國家的命運的擔子施加在馥雅的身上,
逼迫她嫁給太子連城這樣一來就可以跟漢聯姻保的國家的安全。
王爺一直拿太子的病說事,阻止馥雅嫁給太子,皇上也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中途夭折的人。
花公公也來替馥雅求情,馥雅假裝生病昏倒,害得父皇直為了擔心,
看得父皇為自己要死要活的,馥雅實在騙不下去了,一場誤會就這樣解開了,
事後皇上懲馥花公公給花園裡所有的花施一個月的肥,雅一輩子不得踏出皇宮半步。
晚上馥雅一個人坐在屋頂上賞月排解自己心中的鬱悶,皇上也過來陪她一同賞月。
深夜王爺還在做著自己的皇上夢,穿上龍袍幻想著登基的那一天。
麗妃還想著給王爺生個所謂的太子。
湘雲找到馥雅跟她說起跟大漢聯姻的事,還說自己喜歡那個連城太子,
可是自己並不是公主的身體,連城是太子的身份只有公主才可以配得上,
為了幫助姐姐的幸福馥雅決定幫她。
花公公一早就去給花施肥,路過門位時要接受檢查,
花公公告訴他們桶裡裝的是大糞,讓花公公快走還來不急呢!
原來花公公桶裡裝的並不是大糞而是馥雅公主,
太子聽湘雲姐姐說馥雅要出宮,也裝在桶裡逃了出來。
湘雲把太子和馥雅設計出宮的事情告訴了王爺,
王爺便下令除掉太子和馥雅,以解決日後做皇上後患。
馥雅跟太子來到一片樹林裡,突然出現了幾個殺手想將馥雅和太子置於死地,
還好這時孟祈佑出來了救了他們倆一命。
今天是皇上的壽辰,其它幾國的太子都來參加皇上的生日宴會,
宴會上皇上盡語出洋相,搞得場面十分尷尬,還好皇后及時為他解圍。
宴會上王爺給麗妃使眼色,麗妃便一個一個給大家倒酒,等到給皇上倒酒的時候換了事先準備好的毒酒。
眾國太子嚷嚷著讓馥雅公主出來獻舞,可是公主不在。
深夜公主才跟太子一起回來,時間已經過去不短了,公主還未露面,
就在大家等不急的時候,湘雲出現了,一支優美的舞蹈立刻吸引了在場所有太子眼球,
唯獨皇上跟太后感到有些意外。

第3集
就在別人誇公主不僅人長的漂亮,舞跳的更好的時候,劉連城道出這個公主是假的!
眾國太子說如果不見公主出來就與楚國斷交,馥雅被逼無奈只好獻出自己的拿手舞蹈“鳳舞九天”!
劉連城看著舞池上的馥雅更是如癡如醉,眾人都被馥雅漫妙的舞蹈被折服。
湘雲在下面暗暗的埋上對馥雅的仇恨。
當所有的人都在欣賞舞蹈的時候,城門那邊已經開始在廝殺起來,準備著發生兵變。
馥雅一支舞罷,體力消耗過度便昏了過去,劉連城立刻沖上去將她扶住。
馥雅醒來之後,看著女兒為了國家這樣付出,再也不逼迫女兒去聯姻了。
各國太子都爭著好迎娶公主,皇上剛喝的毒酒開始始發作,王爺的人開始殺進來了。
聽話有人判亂太子找父皇,皇后心急如焚,麗妃來到馥雅的房間裡將房間一把火給燒了,
母后為了救馥雅被活活的燒死了,看著母親被活活燒死,馥雅撕心裂肺的哭喊著,
劉連城也在四處尋找馥雅的下落,毒酒發作皇上變得瘋瘋癲癲的連婦兒都想殺,
被花公公給用銀針暫時給震住了,皇上帶馥雅和花公公來到密道裡,
把他們送走自己卻留了下來,皇上這是做好了同國家一同滅亡的打算的,
花公公帶馥雅離開,馥雅又跑回去正好看到自己的父皇被自己的皇叔刺死的那一幕,
透過空隙看著父親怕死前的眼神,恐怕馥雅這輩子都忘不了。
馥雅想起父親生前說過的話:要在生日那天吃上馥雅給他買的棗泥糕,現在卻只能自己一個人吃了。
看著馥雅一口一口的將棗泥糕塞滿嘴巴,花公公攔都攔不住。
馥雅還想著回去將弟弟找回來,花公公也隨她一起去。
侍女冒死將太子給救了出來,可是太子卻深受重傷;
花公公帶著馥雅來到城內,看著城門處懸掛的父親的頭顱,
馥雅一激動想去找到父親的全屍,為了她的安全花公公將她打昏,
隻身來到城門前想將皇上的頭顱給拿下來,不料被抓了起來還被當眾羞辱。
孟祈佑假裝押著公主去領賞,然後把花公公帶有皇上的屍首給救了回來。
侍女去找大夫一直沒有回來,只留下太子一個人在河邊昏迷,
這時來了一個黑主人放蛇將太子給咬了。
馥雅帶著父親的屍首準備將他埋葬,可是孟祈佑卻一把火給燒了,現在連父親的全屍都沒有了,
這一切其實都是為了皇上的好,不給判賊留下折辱的機會。
劉連城走在破敗的街道上,想起那天馥雅掙脫自己去救父親的情景,現在她到底是在哪裡呢!
花公公也受了傷,馥雅帶著他藏在楚河附近。
孟祈佑的話再次讓馥雅想起皇叔馬義芳殺死父親的場景,或許有一個人能救他們。
北漢那邊太子的隨從告訴劉連城的母后:因為楚國的公主太子一直不肯回來。
為了騙太子回來母后說他們已經找到了馥雅公主。
劉連城也去找馬義芳跟她要馥雅公主。

第四集
馥雅還想著去北漢尋求北漢的幫助尋新奪回楚國的天下。
劉連城找到馬義芳跟他要馥雅公主,更拿北國的百萬雄獅來要脅他們。
隨從告訴太子馥雅公主已隻身上北漢了,聽到這消息劉太城立刻趕往北漢。
嫣兒跟母后下著棋,太子回來了急切問母后要馥雅人在何方。
母后拿北漢的習俗說大婚前一個月不能讓太子見太子妃,
母后還說要給他們準備婚事,讓太子安心當新朗,
更拿宮門黃冊給太子看楚國公主確實來了北漢。
太子也覺得蹊蹺,但還是相信母親的話了。
對於這個北漢的皇帝,其實太子並不想當皇帝只是迫于只有太子的身份才配得起公主的金枝玉葉。
看著頭戴紅蓋頭的楚國公主,太子覺得這一個月來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
更將這一個月來想對公主說的所有話全部都說了出來。
隔著蓋頭兩人激吻起來,當掀開頭巾的那一刹那,
幸福仿佛就立刻離自己遠去,太子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日夜夜想的人兒現在卻變成了湘雲公主,那個馥雅哪裡去了。
太子找到母后質問她:為什麼要騙自己。
母后不可能看著自己的兒子娶一個前朝的貴孽作妻子,
太子更是憤怒的說母親心機歹毒、機關算盡。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宮廷這種環境下逼迫的,
為了能夠在這個環境下生存下來,不得不對他人用盡手段。
看著自己的幸福就這樣斷送在母親的手中,
即使母親承認是湘雲的婆婆,劉連城也不承認是她的丈夫,母子因為這件事還鬧翻了。
湘雲這時也過來了,在太子眼裡湘雲在楚皇生日那天冒充馥雅獻舞,
就是為了設計今天,她的行為是如此的下賤。
其實太子當初在湘雲府裡養病的時候湘雲就喜歡上了她,去壽宴獻舞更是為了他,
湘雲在太子面前說自己飽讀詩書、才華橫溢,更是楚國公認的美女,馥雅從小玩劣哪裡比得上自己。
可是這根本改變不了馥雅在劉連城心裡的地位;湘雲感到如此的絕望,
自己所嫁的人都不要自己了,那種笑聲是絕望中透露著無奈。
當湘雲提到馬馥雅三個字的時候,太子立刻追問著她的消息。
湘雲為了報復他拿話激太子,太子一時激動身上的病就發作了昏倒過去。
當太子醒來第一眼看到的母親時,這並不能減少他對母親的仇恨。
母后懲湘雲跪了三個時辰,這才減少心中的氣憤;
並告訴她連城太子正在寫休書的準備遣她回楚國。
可是湘雲是真的喜歡連城,哪怕是不做太子妃,只要看到太子自己心裡就心滿意足了。
看到湘雲為了太子這樣,母后送她一句話“水滴可穿石”!
馥雅歷經千辛萬苦終於來到北漢,當她要準備進城門的時候卻被門衛給攔住了,
正好這時向大人來了,馥雅這才進宮來。
湘雲的侍女在花園裡無意間看到馥雅立刻去通報給湘雲,
馥雅求向大人能夠通報給太子一聲。
知道馥雅公主來了,湘雲也準備採取行動來對付她。
向大人把馥雅到這裡的事情告訴了連城的母后,母后也阻止馥雅跟太子的見面。
侍女把馥雅帶到太子的寢宮,湘雲假惺惺的在馥雅面前演戲說“不認馬義芳這個父親”,這一切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
侍女也幫忙騙馥雅說這一切都不是湘雲所願意看到的!馥雅就這樣還相信了他們。

第5集
太監告訴太子馥雅公主來這裡找她,太子聽後立刻準備去找她。
湘雲在馥雅面前演著戲,還說在北漢境內也下了抓捕文書要抓她歸案,讓帶著自己的弟弟逃離這裡。
太子找到母后問她要人,向大人的一句話讓太子想起了什麼,立刻感覺情況不妙。
湘雲騙馥雅說是帶她去找自己的雲弟,把她帶到一處懸崖邊準備將她推下懸崖,
太子那邊正帶人往這邊趕來,兩人在懸崖邊互相推攘著,
馥雅占了上風拿刀指著湘雲,湘雲哀求馥雅放過自己,
馥雅心慈手軟再次相信了她的鬼話,就在馥雅放鬆警戒的時候,湘雲一下將馥雅推下懸崖。
太子這時趕來了,湘雲在太子面前裝出一副可憐樣說馥雅生無可戀,跳崖自盡了。
太子怎麼會相信她的鬼話呢!
馥雅跳下懸崖後沉入湖底,父母的深仇大恨還沒有報,國家的仇還沒有報,她怎麼能就這樣死掉呢!
求生的本能讓她清醒過來,這時伸過來一支手把她給救了上來。
太子劉連城發了瘋似的到處尋找馥雅的下落,馥雅醒來看到花公公,讓她感到一絲的溫暖。
原來孟祈佑斷定馥雅肯定是北上到了北漢便帶著花子喬一路來到這裡。為了報仇馥雅什麼都願意做。
孟祈佑帶馥雅來到一處人家,給馥雅一個新的身份是縣令的女兒名叫潘玉,並教她如何變得絕情。
黑衣人把馥雅的弟弟度雲變成了活死人。
三年後,一天馥雅回去後看到孟祈佑來了,
三年的時間讓馥雅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為了真正把馥雅變成女人,孟祈佑把馥雅帶到春樓裡,雖然馥雅已經做好了準備,
但是眼前的一切還是讓她感到有些吃驚。
馥雅雖然嘴巴上說願意做這一切,可是當真正做那事的時候,馥雅卻逃脫了。
為了報仇馥雅算是豁出去了,孟祈佑給馥雅一個月的時間,
由花公公來調教馥雅,如何成為一個能夠抓住男人心的女人。
靜若與孟祈佑兩人在院子裡彈琴吹笛,靜若看孟祈佑為了一個女人這樣,覺得他不值。
馥雅再次來到春樓裡,孟祈佑和靜若已經在那裡等她了,孟祈佑一直想把馥雅變成真正的女人,
可是馥雅並不願意按他所說那樣做,她有自己的想法。
靜若從生活中的小事教馥雅做起,
馥雅也很好奇孟祈佑是什麼樣的身份,讓靜若這樣的女人甘心為他付出。
孟祈佑把馥雅從縣令府上帶走,留下花公公在那裡,馥雅再次面臨著離別的場景!
公子帶馥雅來到蜀國,並用潘玉這個名字來介紹馥雅,
看著現在的孟祈佑跟之前判若兩人,讓馥雅很是吃驚,
孟祈佑想讓馥雅當上蜀國的太子妃替自己奪回太子之位。
晚上馥雅才知道原來公子是蜀國被廢的太子孟祈佑。

妃第6集
晚上潘玉還在想著白天孟祈佑說的話,助他奪回蜀國太子之位,
潘玉也懷疑把棋壓在孟祈佑的身上是否正確。
雲珠給潘玉送來被子大潘玉面前大言不慚的說自己還要做皇后,
讓潘玉睡小床自己睡大床,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
就在這時皇宮內傳來有刺客的喊聲,孟祈佑帶人去捉拿刺客,
刺客一路逃跑來到了潘玉的房間裡,並把刀架在潘玉的脖子上,
驚慌之中把房間內的花瓶打破了,刺客中了暗器,
暗器上的毒發作便昏了過去,潘玉連忙把他給藏了起來。
孟祈佑隨及來到潘玉的房間裡,看到地上的花瓶孟祈佑有點懷疑,不過還是被潘玉給騙過去了。
孟祈佑給母后稟報刺客的事情,母后懷疑這件事情跟孟祈佑有關以報復她廢除自己太子的身份。
母后一怒之下要懲治孟祈佑,下人康子極力替大皇子孟祈佑求情這才算了事。
回去的時候孟祈佑換作一副老好人的形象安慰著康子,並在心裡暗暗的發誓要做蜀國的皇帝。
潘玉給那個刺客救治的過程中,雲珠一直在旁邊非常關心,
潘玉就覺查到這其中的內幕肯定不簡單,刺客醒來後便走了。
孟祈佑來到屋子內裡面已經有個頭戴面具的人在那裡等著他了,
二話不說兩人便打了起來刀光劍影,兩人打了個平手,
那個交面具取下來,原來是孟祈佑的父皇,幾年不見父皇感慨道他的武功有長見,
至於心裡的恨,也只有孟祈佑知道有沒有減少。
今天是所有的秀女跟太子初次會面的日子,潘玉素面朝天的就去了。
大家走在去太子宮的路上,太子突然出來拿著彈弓射了起來。
潘玉不服輸便跟太子對射起來,康子跑過去告訴孟祈佑潘玉在宮中給惹麻煩了,
過來一看太子跟潘玉正玩的興起呢!
就在其它的秀女說潘玉沒有教養,要太子治她的罪時,
太子卻喜歡上了她的這種性格。
還約她明天繼續在後花園玩!
皇后私下裡調查潘玉的身份,只知道潘玉是縣令的女兒,還讓莞兒放機靈點去搶奪太子妃的位置。
皇后身邊的下人把這件事情告訴莞兒,聽得莞兒好像馬上就要做上太子妃了。
深夜孟祈佑來到潘玉的房間裡,告訴她今天的事情讓她成了眾矢之地,要她以後小心。
外面突然狂風大作下起了暴雨,縣令那邊還在思念著潘玉這個女兒,
突然進來了一隊人馬將兩位老人家給抓了起來,
關進牢房裡用酷刑逼問他們潘玉的身份,二位怎麼也沒有說出來。
莞兒的父親也私下裡調查過潘玉的身份,知道潘玉並不是潘忠的真正女兒
潘玉身體感染風寒,雲珠幫她去拿藥,半路被人抓了去,
孟祈佑來到潘玉的房間裡,看潘玉昏倒在地上,便把她抱在床上。
雲珠被帶到了皇后那裡,看到皇后便嚇昏了過去。
康子偷偷的將這事告訴了孟祈佑,潘忠夫婦被打的半死帶到莞兒的寢宮裡,
莞兒一再讓潘忠夫婦召潘玉並不是他們的女兒。

第7集
康子悄悄的告訴大皇子孟祈佑些什麼事情,
杜莞把潘忠夫婦抓到她的寢宮裡,逼迫姚姐姐讓潘忠夫婦說出潘玉的真實身份。
皇后也逼問雲珠潘玉到底是不是潘忠夫婦的女兒,在雲珠眼裡潘玉根本就沒有一個大小姐所具備的特點。
杜莞仍然不肯放過潘忠夫婦,潘忠夫婦一口咬定潘玉就是自己的女兒。
潘玉還生病躺在床上,姚姐姐匆匆忙忙的來到潘玉的房間裡,大皇子立刻躲了起來,
姚姐姐告訴潘玉要有大禍了,過一會就過來一隊人馬把潘玉帶到了杜莞的寢宮裡,
看著潘忠夫婦被打成那樣子,潘玉心裡別提有多痛苦了。
杜莞要拿滴血認親來驗證潘玉是否是潘忠的女兒,這時太子來了孟祈星來了,救了潘玉一命。
潘玉醒來第一件事就吵著要去救潘忠夫婦,大皇子孟祈佑把她給拉住了,
潘玉苦苦乞求孟祈佑去救潘忠夫婦,可是在孟祈佑看來,
潘忠夫婦他們都是自己棋子,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深夜牢房傳來消息說潘忠夫婦死了,孟祈佑也感到事情有些蹊蹺,康子一失口說“莫非是皇后娘娘”!
太子為了照顧潘玉一夜未睡,早上太監把太子給傳到皇后那裡,
孟祈佑一早來到潘玉這裡,再次讓潘玉認清她們的最終目的,
雲珠跑過來告訴她潘忠夫婦在牢房裡服毒自盡了。
潘玉為潘忠夫婦燒著紙,雲珠還在她面前說著大皇子孟祈佑的好,潘玉認為這一切都是孟祈佑造成的!
杜莞也納悶皇后娘娘為何要將潘忠夫婦賜死,
原來皇后娘娘是怕萬一潘玉真的是潘忠夫婦的女兒不知該如何收場,把潘中夫婦毒死了就死無對質。
為了博得太子的好感,杜莞在公公的建議下辦一個觀賞會。
姚姐姐也在這次觀賞會做著準備,正當不知拿什麼好的時候,
看到箱子裡父親生前留給自己的那把匕首,讓她想起了父親生前說過的話。
太子似乎對杜莞帶來的珍奇古玩並不感興趣,
在潘玉的一番解說下立刻激起了太子的興趣,連連為潘玉拍手叫好。
當看到那支鳳頭釵的時候,讓她想起母親的身影,
杜莞搶過潘玉手中的鳳頭釵準備占為已有,潘玉奪回鳳頭釵又打了杜莞一巴掌,
杜莞立刻派人去搶,潘玉冒死也要護著鳳頭釵。
杜莞將這件事情告到了母后那裡,皇后娘娘派白髮女莫愁去把鳳頭釵搶回來,
太子立刻去找大皇子讓他想辦法去救救潘玉。
莫愁從潘玉手中搶過鳳頭釵,潘玉拿刀追了上去潘玉哪是莫愁的對手,
這時禁衛軍統領韓冥來了將鳳頭釵重新奪了回去,兩人撕打了起來。
雲珠嚷嚷著潘玉把麻煩給惹大了,自己也要受麻煩了。
皇后大怒要將韓冥正法,韓冥正好過來了跟皇后娘娘講道理,字字句句說的皇后無返口之力。
皇后迫于韓冥的勢力也拿他沒有辦法,這一切都如孟祈佑所料的一樣,
孟祈佑讓孟祈星立潘玉為太子妃這樣一來就可以保護潘玉,也達得到了他的目的。
雲珠又在潘玉面前大吵大嚷的,潘玉知道這都是為自己好;雲珠躺在床上睡得呼呼大響,
誰知在床的下邊有條密道,孟祈佑正好在密道裡準備上來,被死死的給壓住了。
太子在皇后面前吵著要將潘玉立為了太子妃,皇后只讓他先下去。

第8集
孟祈佑要潘玉把鳳頭釵交出去,潘玉冒死保護的鳳頭釵怎麼可能輕易交出去呢!
潘玉跪下求孟祈佑幫自己保住鳳頭釵,孟祈佑告訴她國家父母的仇恨跟這鳳頭孰輕孰重希望她考慮清楚,
為了報仇潘玉決定去跟杜莞認錯。
孟祈星乞求皇后不要對大皇子那樣,拿對自己一半的好去分給大皇子,
誰知皇后娘娘大怒要拿大皇子尋開心,杜將軍看潘玉來認錯了也讓女兒杜莞就這樣算了,
可是那杜莞怎麼可能善罷干休呢,讓潘玉跪著來自己面前,
並十倍的還她當初打自己的巴掌,看見潘玉腰間的鳳頭釵兩人又搶了起來,
還拿香爐打在潘玉的臉上,孟祈佑在門外也快看不下去了,
關鍵時候皇后來了,杜莞這才停手;
看著躺在地上的潘玉被打成這樣太子心生憐惜直罵杜莞蛇蠍心腸,
皇后做事更絕把鳳頭釵直接賜給杜莞,並想把她處死還好有太子一直護著她。
太子送潘玉回寢宮裡,看著潘玉臉上的傷,太子直心痛要讓御醫來給她治病,
可是潘玉卻拒絕了自己能夠治好自己。
深夜杜莞還沒有睡在鏡子面前自己展示著從潘玉那裡得到的鳳頭釵,好生滿意。
大皇子來到潘玉的房間看太子趴在潘玉的床前睡著了,恨自己現在的無能。
杜莞還在炫耀鳳頭釵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個黑衣人杜莞驚慌之中撞到柱子上,昏了過去。
看著潘玉的臉成了那樣,雲珠還幸災樂禍誰知自己的臉也也不到哪去,
杜莞的臉也因為昨晚撞到柱子變得紅腫,
這正好被雲珠無意間給撞到了,這下雲珠別提有多高興了。
潘玉自己給自己的臉塗著藥膏,孟祈佑在旁邊也心生憐惜,
潘玉帶著面紗去陪太子玩耍,孟祈佑在一旁吹奏著笛子;
沒幾個月的時候潘玉臉上的傷便完全好了,沒有留下任何疤痕。
現在皇后娘娘也拿太子沒辦法了,自己兒子心愛的女人,卻不知該如何下手;
莫愁愚鈍皇后娘娘可以這樣對太子卻對大皇子如此狠心。
潘玉對著鏡子卻不知為何想起孟祈佑的樣子,這時孟祈佑又從床下的密道裡鑽了上來,並把花公公也帶來了;
看到花公公潘玉比看到任何東西都開心,原來是大皇子買通了內務府安排花公公作潘玉身邊的貼身太監。
花公公也感到意外感覺這是大皇子關心自己才這樣做的;
深夜大皇子卻不知不覺對著潘玉的畫像發呆。
潘玉帶花公公來到房間裡看到雲珠;兩人第一次見面就大吵大鬧的,潘玉只好在中間調停著。
太子來到大皇子的寢宮,看到桌子上擺著潘玉的畫像;
不知該如何解釋時,太子卻單純的以為哥哥只是畫畫而已。

第9集
太子乞求皇后立潘玉為太子妃,看兒子如此喜歡一個人,自己再不同意就說不過去了,便答應了太子的要求。
太子終於得到了自己喜歡的人,欣喜若狂。
皇后還命令莫愁看著那些秀女們,讓她們不要去騷擾潘玉。
皇后身邊的太監將這個事情告訴杜莞,
杜莞非常失望要去找皇后娘娘問個明白,被太監給攔住了:皇后娘娘的事說一不二,讓杜莞私下裡動手。
杜莞表面上裝作來給潘玉賠理道歉,還帶了謝罪酒;
杜莞一共倒了兩杯酒,其中的一杯有毒,並將有毒的那杯給潘玉,
誰知潘玉早就看出來了,並當場揭穿了杜莞的陰謀。
皇后知道了這件事情,杜莞來給皇后認錯,還在皇后面前大哭大鬧的作不了太子妃就去死給皇后看看,
皇后娘娘根本不吃她這套。
太子帶著潘玉畫像來見母后,當見到畫像中潘玉的眼睛,竟有些吃驚。
太子跟潘玉商量著如何操辦婚禮的事,並把大皇子給她畫的畫像給她看,
看著那畫像上的自己,讓潘玉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並問太子要了那副畫像。
夜晚皇后娘娘還在想著畫像中那雙眼睛,讓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當祈佑一歲的時候就被皇上給強行帶走了,自己怎麼苦苦哀求卻還是沒能把兒子留下來,
在長生殿看到的那個女人和潘玉長的如此的相像,就是她把自己的兒子給搶走的!
皇后悄悄讓莫愁去調查潘玉是如此被選進宮的,
哪知潘玉進宮的那天正好是大皇子回宮的那天!
夜已深了大皇子還沒有睡,正入神的畫潘玉的畫像就連皇后娘娘來了也沒有覺察到!
潘玉也想知道大皇子畫這副畫的目的,要找他問個清楚。
皇后看著桌子上潘玉的畫像,非常憤怒再一次質問大皇子跟潘玉的關係,
可是大皇子什麼都沒有說,皇后將對那個女人的憤怒遷怒在潘玉身上,
拿鞭子狠狠的抽打大皇子讓他召出潘玉跟他的關係。
這一切都被潘玉看的一清二楚的;如果死掉可以解母后心中的恨,大皇子可以選擇去死掉。
皇后發了瘋似的沖進雨裡,仰頭大叫著曾經的那個佑兒在哪裡!
潘玉跑到大皇子的跟前,問她這一切都是因為什麼,
可是大皇子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說了小時候的一些事情,迷糊中把潘玉錯認成了以前養自己的母親。
大皇子醒來看到這麼晚潘玉還在自己的房間裡,免得流言蜚語,讓潘玉快點離開這裡。
回去之後潘玉給大皇子配製藥膏,並告訴花公公或許他們錯怪了大皇子,其實大皇子並不是那種無情的人!
深夜靜若來到大皇子的宮中,原來此次靜若是以編排歌舞才進來的,
並告訴大皇子派出去的暗探並沒有找到馬度雲的下落,劉連城也在各國打聽馥雅的下落。
杜莞跟幾個秀女在花園轉悠,看到皇后把只有皇族才能喝的銀血燕窩送給潘玉,
秀女的幾句話便激怒了杜莞,杜莞便準備去潘玉。
莫愁送來銀血燕窩,潘玉並沒有立刻接受。
就在潘玉準備喝的時候,杜莞進來了將潘玉手中的燕窩搶奪過去,
爭奪過程一小心將燕窩撒了出來,雲珠過來將剩下的銀血燕窩給喝掉了,
莫愁走後雲珠剛喝的燕窩裡的毒便立刻發作了,
雲珠疼的直在地上亂滾,還好在這之前喝了潘玉配的藥才救了她一命。
大皇子聽說潘玉的宮中出事了,便立刻趕了過來。
大皇子也沒有想到已經答應立太子妃的現在皇后娘娘說翻臉就翻臉了。

第10集
皇后還以為此次沒有殺死潘玉會打蛇驚蛇,哪知道潘玉隻身一人找到皇后對質,
皇后讓莫愁來審問潘玉並拿鞭子抽打潘玉,這時大皇子來了,
說要替母后出氣由他來審問潘玉,一鞭一鞭抽下去,大皇子自己也不忍心下手,
但是要作戲給皇后娘娘看也只能狠下心來。
潘玉被打昏了過去,這時太子來了,護住潘玉質問著母后和大哥為什麼要這樣對潘玉。
太子把潘玉帶到自己的寢宮長生殿裡,御醫也說潘玉快沒有救了,
這時潘玉醒了叫花公公去拿冰魄雪魂霜,這或許能救她一命。
康子把潘玉的病情告訴了大皇子,大皇子情緒失落道:潘玉的性命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現在由太子親自照顧潘玉,任何人不得靠近,皇后娘娘也拿太子沒有辦法。
外面下著大雨,大皇子站在長生殿外或許這雨水能沖刷掉自己一些內疚吧。
潘玉終於醒來了,雖然現在很虛弱但小命算是保住了。
大皇子已經站在那裡一夜了,聽說潘玉沒死這才放下心來,剛走一步就昏了過去。
聽說潘玉並沒有皇后娘娘也感到很吃驚,身邊的太監又慫恿皇后要去潘玉處死,
皇后娘娘擔心因為潘玉的事情影響自己的母子之情,要改變策略來對付潘玉。
太子親自照顧潘玉,花公公也罵太子窩囊保護不了自己的女人。
這時皇后娘娘來了,太子連忙拿劍指著母后不讓她靠近。
太子跪下來懇求母后放過潘玉,潘玉更拿出宮來說事,
皇后娘娘說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考驗潘玉是否有這個能力做太子妃,還答應了太子他們的婚事。
宮中其它的秀女都拿潘玉的事作談資,姚姐姐替潘玉維護著,
還說即將舉行的詩文大會才是選太子妃的真正機會。
太子找到大皇子跟他要個交待:怎麼可以如此狠心對待潘玉呢!
另一方面感歎著如果自己是個平常百姓的人家該多好啊,那樣就可以為自己喜歡的人去爭取了。
潘玉通過用自己配製的藥膏很快就好了起來,沒有留下任何疤痕。
大皇子從床下密道裡出來說要準備將潘玉送也宮中,潘玉很不明白他們好不容易走到現在的地步,
因為一個皇后的懷疑就將自己送出去,當初說好的交易現在又反悔。潘玉怎麼會輕意答應呢!
深夜兩個黑衣人進入潘玉的寢宮中,說是要將潘玉送也宮中,這時花公公出手阻止了這一切。
潘玉帶著那個黑衣人找到大皇子要跟他對質,
兩個人現在徹底鬧翻了,原來大皇子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有內情的!
潘玉的情緒現在也很低落,雲珠哭哭啼啼的從大皇子那裡回來說大皇子生病了快要死了,
大皇子之所以要送潘玉出宮就是怕自己保護不了她了,
那天大皇子抽打她也只是傷了皮肉,自己則內力的反噬身受重傷了。
潘玉連忙跑過去看大皇子,大皇子不僅身受重傷還感染了風寒。

第11集
這天太子帶著太監走在花園裡,杜莞拿著一些小玩意以為能讓太子感興趣,
誰知太子連看都不想看一眼,就來到了潘玉的房間。
太子見潘玉不在寢宮便來到大皇子的房間裡,誰知潘玉還真的在那裡,
看到潘玉對大皇子如此的好,太子不僅沒有誤會還非常感動,感動宮中又多了一個對大皇子好。
得知潘玉會醫術,姚姐姐便讓潘玉給大家看病,太子也讓潘玉在宮中開診給大家看病,
一時間來看病的人來排成長隊。
就連容嬤嬤十多年的風濕病也被潘玉給治好了。
韓冥跟姐姐說了潘玉的情況,姐姐怕潘玉跟皇后是一夥的,
韓冥拿自己為擔保潘玉不是那種人,知道姐姐生病,宮中御醫也沒有治好,
韓冥勸姐姐去潘玉那裡看看或許還真的能治好她的病。就連皇后身邊的練公公也跑到潘玉這裡看病。
皇后得知練公公在潘玉那裡治好了腰疼,便決定來收攏潘玉。
給大家看了一天的病,太子、姚姐姐也累的不輕,
就在大家收工的時候韓冥來了,說是替姐姐來求診的!
在去韓娘娘的路上雲珠跟潘玉說了下韓娘娘的情況,如果跟韓娘娘搞好關係就不用怕皇后了。
韓冥帶潘玉還有雲珠來到姐姐的寢宮裡,
韓娘娘一看潘玉的那張臉就喘了起來,潘玉立刻給她施針這才好多了。
當看了太醫給韓娘娘的藥方時便覺得有些不對,
山查花的香和西域熏香的香兩者表面上是無害的,但是一旦混合起來便是有害的;
韓娘娘立刻讓人把山查花給搬了出去,
看潘玉跟以前大皇子的養母長的如此的相像,韓娘娘也很吃驚,給韓娘娘看完病潘玉便回去了。
韓娘娘覺得這一切並不像潘玉那說的那樣一切都只是巧合;
聽說潘玉去給韓娘娘看病了大皇子又擔心她會惹麻煩,
皇后那邊也因為潘玉去給韓娘娘看病緊張起來。
事後韓娘娘給潘玉送來了一些珠寶作為答謝,潘玉把這些珠寶全部都給了下邊的侍女。
待侍女都走後大皇子從密道中鑽了出來,勸她離韓昭儀遠點,可是潘玉根本不把韓昭儀當回事!
莫愁把韓娘娘賜給潘玉的珠寶都送給侍女的事情告訴了皇后,皇后佩服潘玉的見識與氣度。
韓娘娘來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把西域熏香當和禮物送給皇后娘娘。
康子跑到潘玉那裡替大皇子要了一些素香,康子也不清楚大皇子要祭誰。
靜若找到大皇子跟他說起潘玉的事,勸大皇子讓她早點離開皇宮。
可是大皇子心有不舍,深陷其中。
侍女跟韓娘娘說起潘玉的事情,一場宮的鬥爭又要上演了。
夜晚潘玉去尋找白芨蘭,無意間遇到了韓冥。
兩人聊了一些事情,跟韓冥分開後無恰巧來到了二皇子的寢宮前。
二皇子正在為今年的詩文大會而準備著燈謎。

第12集
韓冥和潘玉兩人聊了一些事情,跟韓冥分開後無恰巧來到了二皇子的寢宮前。
二皇子正在為今年的詩文大會而準備著燈謎。
潘玉的才識贏得了二皇子的賞識,當看到潘玉的臉長得跟母親如此的相像,
差點誤認為潘玉是自己的母親,還準備帶潘玉去見皇上。
聽說二皇子祈殞要帶潘玉去見皇上,大皇子立刻想著如何阻止潘玉去見皇上了。
就在祈殞帶潘玉去見皇上的路上康子跑過來告訴潘玉:花公公吐血快要死了,潘玉連忙跑了回去。
潘玉跑回來看到花公公臉上蓋個白布躺在床上,還以為他真的要死了,康子說這都是大皇子要這樣做的。
潘玉去找大皇子問個清楚,兩人的談話正好被皇后娘娘給聽到了。
潘玉也很好奇為什麼每個人見到自己都那麼緊張。
為了搞個清楚潘玉連夜去找人問個清楚。
皇后娘娘聽過他們的談話後知道潘玉的進宮便是大皇子的安排,
也對大皇子的心思縝密感到不可思議,商量著如何對付大皇子和潘玉;
身邊的練宮也給皇后娘娘餿主義,皇后娘娘一怒之下一把刀插進練宮的手中。
潘玉能夠見到二皇子也是韓冥安排的,姐弟倆談著潘玉進宮之後宮中發生的一些事情。
二皇子帶給皇上送給潘玉的珍寶,花公公可算是見到了什麼叫做寶物了。
二皇子還跟潘玉商量著在宮中成立詩社的事,潘玉也同意他這個想法。
聽說皇上送給潘玉一些珍寶,皇后娘娘又開始猜忌,
擔心皇上是看在祈殞的面上才送這些珍寶的,擔心祈星的太子之位不保,當即便讓太子跟潘玉立刻成婚。
韓冥也跟姐姐商量著如何讓皇后娘娘的計畫落空,
計畫著如何讓潘玉去見皇上,便想到從皇上最喜歡的二皇子下手。
姚姐姐代替潘玉去見二皇子。
兩人就南北朝的樂府之詩,毋庸風雅,吟詩作對。
二皇子甚是喜歡姚姐姐那副俊秀的筆跡,難遇知已兩人聊得非常投機。
潘玉的一首詩贏得了二皇子的喜歡,二皇子便送來了一些奇珍異寶給潘玉,
潘玉拿其中一個珍珠項鍊送給姚姐姐,其它的秀女在旁邊看著,
可是潘玉卻並沒有拿其它寶物送給她們,這樣就得罪了其它的秀女。
花公公跟潘玉的談話無意間被雲珠聽到了,一句“複國”讓雲珠大為吃驚,
現在站在她面前的潘玉的身份不是不讓她重新認識。
大皇子找到潘玉不讓她接近二皇子,可是潘玉很不能理解,
目前能見到皇上的人只有二皇子,自己只有接近二皇子才能見到皇上,這樣一來才能站住腳。
大皇子錯怪了二皇子,以為二皇子表面上溫文爾雅,實際上也參與權力的爭奪。
潘玉極力維護二皇子的聲譽,這把大皇子氣的不輕。
深夜潘玉找到二皇子向他問個清楚:為什麼每個人見到自己都那麼緊張!
二皇子跟潘玉說了自己母親的事情,以及以前宮中的一些事情,
潘玉這才明白為什麼皇后娘娘見到自己會如此的緊張。

第13集
潘玉找到大皇子問個明白,為了達到目的大皇子可以不擇手段,
當潘玉問他是否在意自己嫁給太子還是皇上的時候,大皇子卻表示並不在意,讓潘玉傷透了心。
潘玉跑回去後痛哭流涕,花公公也開來開導安慰她,
其實大皇子是喜歡她的,只是生在帝皇家,有些事情並不由得自己。
聽花公公這麼一說,潘玉覺得大皇子其實比自己更可憐,
自己有傷心事時可以趴在花公公懷裡哭,而大皇子呢只能一個人默默的承受。
這些話被床上睡著的雲珠全都聽見了。
雲珠跑到麗妃那裡將潘玉的事情告訴了麗妃,路上正好撞見了哥哥韓冥,
麗妃答應雲珠不會去傷害潘玉,待雲珠走後便密謀著如何除去大皇子,
來利用潘玉這顆棋子,並準確在狩獵大會上有所行動。
皇上召大皇子覲見跟他說狩獵大宴的事,原來這狩獵大會是韓昭儀提出的!
皇后娘娘正準備把潘玉嫁給太子,練宮宮跑過來連忙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皇后,
皇后也瞭解麗妃的目的,就是想將皇上見到潘玉。
潘玉跟太子準備著參加狩獵大會,皇后過來告訴她不准她參加狩獵大會。
麗妃娘娘一直在等一個黑衣人,這上黑衣人正是將楚國太子馬度雲變成活死人的人。
潘玉跟花公公說了狩獵大會的事,潘玉在等著大皇子的意見了,哪知大皇子一點消息也沒有!
說曹操曹操到大皇子從密道裡鑽了出來也不讓潘玉去參加明天的狩獵大會。
更拿花公公和雲珠的性命來嚇唬她。
第二天姚姐姐找潘玉一起去參加狩獵大會,
誰知雲珠告訴她潘玉一起就被康子給叫走了。
大皇子帶著潘玉離開皇宮,潘玉還想著去參加狩獵大會,被大皇子給攔了下來,兩人還發生了一些小插曲。
在毫無預示的情況下大皇子突然吻了潘玉,讓潘玉覺得又驚喜又害怕。
太子也去找潘玉讓她去參加狩獵大會,雲珠告訴人潘玉跟大皇子一早便出去了。
大皇子準備將潘玉送回宮中,進宮以後還要裝作沒有今天的事情,明明相愛的兩個人還要形同陌路一般。
就在回宮的路突然殺出一個黑衣人要將他們置於死地,大皇子身受重傷還中了要命的劇毒。
大皇子即將死去,潘玉讓他躺在自己的膝蓋上,
不能得到天下權能臥在美人膝上也不錯,大皇子跟潘玉講起了自己小時候的事情,
梅妃當初就是中了跟自己一樣的毒,為了救梅妃自己便去尋找龍涎珠,
誰知在回來的時候卻聽見梅妃在皇上面前,說要罷自己太子身份的事,
於是自己便將龍涎珠埋在相思湖畔邊,對於他們後來見面也是他安排的,
現在潘玉自由了可是潘玉卻希望大皇子能站起來。
雲珠還嚷嚷著讓哥哥韓冥去找大皇子跟潘玉回來,可是韓冥並不願意去找。

第14集
花公公也在四處尋找潘玉的下落擔心她會出事。
大皇子迷糊中還在念著母親的名字,看大皇子如此難過潘玉也不忍心看下去了,
離大皇子生命結束還有一個時辰,在死之前能夠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大皇子已經心滿意足了。
潘玉給大皇子吃下一顆藥丸後大皇子便動彈不得,
自己一口一口的將大皇子身上的毒給吸了出來,自己則昏倒過去。
任憑大皇子怎麼喊潘玉也無濟於事。
皇后娘娘和麗妃娘娘同時讓皇上派人去找潘玉回來,
皇上很好奇平時水火不容的兩個人現在居然意見一致。
皇后和麗妃兩人彼此針鋒相對,誰也不讓誰。
韓冥未經皇上的允許私自調動禁衛軍去尋找潘玉,這讓皇上很吃驚說非要見一見這個叫潘玉的女子。
潘玉醒來看到大皇子坐在自己身邊還以自己已經死了呢,大皇子跟她說明了整個事情:
原來在自己昏迷不醒的時候,大皇子準備帶她到相思湖畔尋找龍涎珠,
路上正好遇到周國的趙匡胤將軍,此人正是潘玉小時候救過的小匡子,
趙匡胤先派軍醫用藥護住她,自己則是連夜帶人去尋找龍涎珠,這才救了他一命。
姚姐姐也準備祭品祈求上天保佑潘玉的安全,
這時杜莞跟其它的秀女來了,冷嘲熱諷的詛咒潘玉早點死掉,二皇子也來了跟姚姐姐一起為潘玉祈福。
大皇子帶潘玉一起欣賞著這相思湖畔的美景,
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無論在哪裡都是幸福的,潘玉真想永遠生活在這個地方,
為了潘玉大皇子可以放棄自己皇子的身份平平淡淡的生活在這裡。
現在他們還不能留在這裡,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們去做,大皇子已經替潘玉安排好了這一切。
太子和花公公望穿秋水站在城樓上等著潘玉他們回來,看到潘玉的身影,他們別提有多高興了。
潘玉騙大家說自己不小心摔入山谷是大皇子救了自己;
看到潘玉回來其它秀女又頓生失望。
聽說潘玉回來了皇后娘娘和麗妃娘娘都派人送來上等補品,
太子跟潘玉商量大婚的事,讓潘玉覺得有些太突然,想一再推延時間。
太子準備去跟大皇子商量婚事的事情,可是潘玉卻連住他了。
太子從潘玉房間出來後,杜莞故意說擔心怕他戴綠帽子,這讓太子非常生氣。
太子找到大皇子跟他說起這潘玉的事情,
大皇子跟他保證著這三天三夜來他們沒有做對不起他的事情;
人言可危太子勸他們最好還是少來往。
大皇子跟潘玉商量著如何解決這件事情。
刺殺大皇子的黑衣人找到麗妃,麗妃告訴他大皇子被沒有死,
讓黑衣人感到很吃驚決定要去查個清楚,是誰解了這毒。
韓冥帶前楚國的禁軍統領奕冰來麗妃。
大皇子準備好了馬車送潘玉他們出去,不巧被麗妃給撞見了,
麗妃還道出了潘玉的身份,讓大皇子非常意外。
麗妃還帶來了潘玉的母親,讓潘玉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自己的母親。
母女相擁,喜極而泣。
潘玉當日親眼見到了自己的母親身陷火海,原來是奕統冒死救了母親出來。

第15集
知道馬主芳在四處尋找馥雅的下落,母后便知道馥雅從那場宮變中逃了出來。
想起皇上被害的那天,大家都不免傷心,今天大家能夠團圓,馥雅難以掩飾心中的喜悅。
麗妃那邊和韓冥商量著如何利用馥雅這顆棋子。
大皇子來拜見馥雅的母后,覺得很奇怪麗妃怎麼會知道潘玉就是楚國的馥雅公主,
雲珠連忙去解釋不是自己說出去的!
如今母親的臉被燒成那樣,但是在馥雅心中依然是最美的母親,
當馥雅給母親把脈的時候,發現母親中了念奴嬌的毒,並來到麗妃這裡用刀挾持麗妃讓她交出解藥。
麗妃怎麼可能輕意就把解藥給馥雅呢!麗妃決定用馥雅的美貌來對付皇后娘娘,這樣便給她解藥。
母后、花公公大家都在等著馥雅回來,誰知馥雅久久未歸,
麗妃身邊的侍女過來說是麗妃娘娘把馥雅公主留在那裡,還邀他們一同過去。
麗妃娘娘極力留馥雅的母后留在宮中,這樣就可以來跟馥雅有交易的籌碼。
馥雅把麗妃娘娘給母后下毒的事情告訴了大皇子,還說麗妃娘娘要跟自己聯手對付皇后,
這不是大皇子所希望看到的,雖然說皇后對大皇子不公,
但是當聽到馥雅要對付的人是自己的母親是大皇子還是反對。
馥雅覺得上天對自己很不公,母親已經喪夫毀容了,還要承受這樣的痛苦。
馥雅失聲痛哭,大皇子將她擁入懷中,正巧被太子給看見了,
大皇子追上去把事情給太子解釋清楚:
其實他們一早就認識,並相互喜歡對方,
只是沒有發現而已;並希望太子不要這件事情給說出去,太子絕望的跑開了。
麗妃非常生氣馥雅怎麼敢這樣對自己,
並質問韓冥當時並沒有去阻止馥雅,原來韓冥料定馥雅不會對麗妃下手。
太子經過昨晚的那件事情後不吃不喝的,現在馥雅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花公公讓她去勸勸太子或許能解開太子心中的結。
聽說太子不吃不喝的皇后娘娘也來了,皇后娘娘的一番話讓太子心中好受些,
太子送皇后娘娘回宮的時候正好遇到了潘玉。

第16集
母后讓太子自己解決他們的事情,
太子非常生氣雖然潘玉和大皇子對太子不仁,但是太子不會對他們不義。
太子認為他們在狩獵大會失蹤的三天已經對不起自己了,
根本不聽馥雅再怎麼解釋,二皇子路過這裡替潘玉解了圍,
二皇子也勸她不把宮中的那些流言蜚語當回事,當二皇子問她是否真的願意作太子妃時,潘玉卻否定了!
看到馥雅回來了花公公也替著急,生怕太子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母后,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離開皇宮,但是在離開之前要先把大皇子跟太子兄弟倆的關係處理好!
馥雅讓花公公準備了一些麻沸散去給母后去除傷疤,
當她來到麗妃娘娘的宮中時,無意間看到麗妃跟韓冥做苟且之事,
原來韓冥跟麗妃根本就不是什麼姐弟,便匆忙跑開了。
事後韓冥一直擔心潘玉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皇上,可是麗妃娘娘卻不擔心,
她打賭潘玉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皇上的!
回來後潘玉一直心神不寧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現在自己發現了麗妃這麼大的秘密,她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母后從麗妃娘娘那裡回來了還帶來了麗妃的話,說自己睡不好覺想讓她去給自己看看。
潘玉來到麗妃的宮中,麗妃娘娘將她跟韓冥的事情告訴了潘玉,
原來麗妃跟韓冥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姐弟,韓冥是自己父親好友的兒子,
當初他們父親就答應了他們的婚事,只因後來自己被皇上強搶而去並殺死了自己的父母,
為了報仇便一步一步的爬到這個地步,並將韓冥帶進宮中,
現在她只想報殺父之仇然後跟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
麗妃還想用馥雅的母后要脅馥雅來達到自己復仇的目的,
可是馥雅並不想受她的控制,自己去解母后身上的毒。
韓冥看不得麗妃為了復仇將他們的過去的傷疤說出來,
以為這樣能打動馥雅的同情心來幫忙他們。
杜莞正準備去見太子時,正巧聽到雲珠快言快語的說出了潘玉跟大皇子的事情,
便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母后,母后便決定去查個清楚。
二皇子看著母親的畫像又在相思母親,
皇上當初建這宮殿便是為了保護他們母子,但沒有想到還是讓梅妃死於非命。
現在為了保住自己喜歡的人,二皇子決定跟皇上要太子之位。
黑衣人被大皇子打成重傷,需要大量的新鮮人血來療傷,
到現在還沒有想明白大皇子怎麼能夠解開那劇毒。
知道祈殞想要做太子之位,皇上別提有多高興了,
他之前就答應過梅妃要把太子之位傳給她的兒子,
現在正考慮如何削弱皇后在宮中的勢力,或許有一個人能夠幫得上自己。
皇上找到大皇子跟他說起以前立太子之位的事,還考慮把祈星逐出東宮立他為太子,
這樣一來就可以挑起大皇子跟皇后之間爭鬥,好讓二皇子坐收漁翁之利。
馥雅夜已斷日的尋找念奴嬌的解藥,可是還是沒有一點進展。
深夜皇后娘娘找到皇上,讓皇上賜下旨賜婚。
大皇子跟馥雅說了父皇要把太子之位傳給自己,馥雅勸他小心點。
皇后請來皇上的聖旨要把杜莞賜婚于大皇子。
身邊的大臣也覺得賜婚杜莞跟大皇子的事情不妥,
而皇上正好覺得這樣一來可以讓大皇子跟皇后將後交惡。
太子找母后跟他說大皇子跟杜莞的婚事,皇后反問道為什麼沒有將大皇子跟潘玉的事情告訴她。
杜莞找到皇后質問她為什麼要將自己嫁給大皇子,
皇后命莫愁將杜莞拖出去,杜莞還嚷嚷著讓爹爹替她出聲。

第17集
太子還在因為大皇子跟潘玉的事情而發火,拿鞭子抽打樹枝來發洩。
二皇子久居深宮根本就不知道這其中的事情,還為大皇子的婚事準備著禮物。
侍女告訴麗妃:皇后娘娘請旨把杜莞嫁給了祈佑,
這讓麗妃也沒有想到皇后如此的狠毒,會拿自己的親生兒子開刀。
黑衣人身邊的阿奴正在練功時,黑衣人放毒蛇將奴咬傷,
然後又讓其親身試孔雀膽與鶴頂紅的劇毒,這個阿奴就是黑衣人曾經擄走的馥雅的弟弟度雲。
馥雅用麻沸散幫母親去除了臉上的傷疤,想起皇后娘娘賜婚杜莞跟祈佑的事就心神不寧的!
雲珠想用扮鬼來嚇唬杜莞以此來拖延大皇子的婚事,誰知先把花公公給嚇得不輕。
對皇后不敢下手,花公公便想到從杜莞身上下手,這或許還有一絲的希望。
北漢馬湘雲給皇后端來茶水,
給皇后提議讓宮中那些久未回家的宮女嬪妃回家探親,以解她們的思親之苦。
馬湘雲來這裡已經幾年未回楚國了,
皇后娘娘準備把她送回楚國,湘雲哭哭涕涕的求皇后娘娘不把趕自己回楚國。
皇后娘娘正在為大皇子的婚事準備著,麗妃娘娘也來了,兩人一見就冷言冷語的相互激怒對方。
麗妃還以為從勢氣上戰勝了皇后娘娘,大皇子的婚事後就是太子的婚事,
梅妃的忌日也要到了,麗妃正考慮在梅妃的忌日上有所行動。
杜莞還在為自己的婚事而怒火著,正好聽到雲珠跟花公公在議論她們的婚事,間接的給杜莞出著餿主意。
明天就是大皇子的婚事了,大皇子一個人站在湖邊,潘玉過來了,
大皇子將父親給他的玉佩給潘玉這也是他唯一能給她的東西,
在潘玉轉身之前離開這裡,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的背景傷心難過。
穿上喜慶的衣服,康子也為他難過,大皇子仰天大笑內心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明天就是杜莞的婚事了,杜莞還想有迴旋的餘地。
大皇子找到皇上,皇上表面上作足了戲顯得自己把杜莞嫁給他也是實屬無奈。
太子找到潘玉乞求潘玉能夠原諒自己,至於她跟大皇子之間的事情真的不是自己告的密。
大皇子還在跟皇上討論婚事的事情,二皇子提壺酒過來了,
還為哥哥的婚事道喜,想著在大婚之前跟哥哥暢飲一番。
姚姐姐也勸潘玉看到她這個樣子怕別人誤以為她跟大皇子之間有私情,讓她想開點。
兄弟倆喝個不醉不歸,祈星也來了,三兄弟難得在一起。
姚姐姐也跟潘玉借著月光暢飲著,看潘玉的那個喝法,姚姐姐就知道潘玉心中的結還沒有解開。
三兄弟都喝得差不多了,祈星失口說錯了話被祈殞聽出了其中的貓膩。
回去後太子還嚷嚷著讓下人拿酒繼續喝,
要喝得跟大哥一樣像個男人;姚姐姐裝作喝醉了趴在那裡,而潘玉則是真的醉得不行了。
潘玉喝醉了迷糊中說出了自己的身份被姚姐姐給聽到了。

第18集
太子酒醉之時再加上杜莞的引誘竟把杜莞當成了潘玉幹出了男女之事。
劉連城還在思念著馥雅,三年的時間沒有讓他忘記馥雅,
反而讓連城更加不能原諒馬湘雲曾經對馥雅做下的事情,
劉連城一直認為馥雅還活在這個世上的,這三年來劉連城沒有對湘雲說過一句話,
即使有今天這麼一句話也是讓湘雲心裡冷冰冰的感覺。
即使劉連城這樣對馬湘雲,可是馬湘雲還是一直喜歡著連城,
不論湘雲做什麼,劉連城都覺得她這是在作秀的,兩人爭吵起來還引來了連城的母后。
皇后過來一看,馬湘雲正拿著破碎的瓦片指著連城,馬湘雲已經絕望了,
與其讓連城恨自己一輩子還不如死在他手裡,或許還能讓他記住自己呢!
連城看著這一切並沒有動手,馬湘雲還以為他不泄於動手,
當她自己動手的時候連城卻攔住了她,連城不會讓她就這樣輕易的死掉的,
要讓她呆在自己身邊,體會那種得不到自己喜歡的人的滋味。
兩人糾纏起來馬湘雲一不心頭撞到柱子上便昏了過去。
經過太醫的一番救治雖然醒了過來卻失憶了。
蜀國那邊大皇子一起來康子便告訴他太子那邊出事了。
太子醒來看到身邊睡的人居然是杜莞,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這時皇后娘娘和大皇子一道來了,打了杜莞和太子兩巴掌,
杜莞還在皇后面前得意自己終於做上了太子妃,而太子也不知道該如何跟大哥交待。
探子傳來蜀國的消息,連城料定以前被廢的太子祈佑不會善罷甘休的,肯定會採取行動!
馬湘雲傷好後看到小鳥從樹上掉下來,好心把它們放回到樹上,一小心失足摔了下來,
正好被連城輕功給接了下來,馬湘雲傷後的轉變讓連城也覺得不可思議,
不知道她是真的失憶還是假的失憶。
馬湘雲來到連城的宮中給他送來自己親手縫製的袍子,
看到桌子擺著一個精製的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放著的居然是一塊柿餅,這讓連城似乎又想起了什麼!
皇上對杜莞跟太子的事情非常怒火,杜莞還乞求皇上成全她跟太子的事。
皇上準備將杜莞處死以平息內心的憤怒,杜競將軍在一旁極力求情,皇上將氣撒在太子身上。
麗妃這邊坐著看皇后的好戲,看她如何收場。還著謀算著宮中的爭鬥。

第19集
就連皇后娘娘也替杜將軍給皇上求情,更拿邊防大亂來要脅皇上;麗妃娘娘也來了,
假惺惺的替皇后娘娘說話將大事化小,免得以後宮中養不乾不淨的陋習。
皇上也覺得麗妃說的有道理,讓大皇子來自行處理這件事情,
所有的人都站在皇后娘娘那邊,皇上也拿太子跟杜莞的事情沒有辦法,
最後決定讓太子納杜莞為納,以此來斷絕杜莞做太子妃的念頭。
麗孔娘娘因為這件事情讓皇后娘娘欠她一個人情。
大皇子回宮後讓康子把那些為婚事準備的裝飾給拆了,
潘玉來了看著她給腫的雙眼,大皇子就知道潘玉昨晚為自己傷心。
現在大皇子沒有跟杜莞成親,大皇子收回了曾經送給她的玉佩,現在她的整個人都是他的!
蘇姚寫信將潘玉的身份告知父親;秀女即將要被遣送出宮,麗妃決定讓韓冥出手對付潘玉。
母親臉上的傷復原的很快,如馥雅預期的那樣,
當拿起母親的手一看時,母親中的念奴嬌的毒更深了馥雅更加擔心母親的身體,
看著女兒因為大皇子的事日漸消瘦也心疼起來。
潘玉找到麗妃說:秀女要被遣送出宮想要帶母親出宮。
可是麗妃怎麼可能輕意放掉潘玉這顆棋子呢!
深夜秀女被一個裝扮像梅妃,嘴角流著鮮血披頭散髮的女子嚇得半死,
當她醒來把這件事情告訴皇后娘娘時時,大家都以為是梅妃的鬼魂回來作祟。
半夜秀女燒香祈求梅妃不要傷害息,
這時躥進一個黑衣人將秀女給活活勒死,並將屍體掛在梅園裡;
二皇子經過梅園時看到掛著的屍體也嚇的不輕。
皇上知道了秀女死在梅園的事情,秀女一個接一個的離奇死去,
麗妃更是疑神疑鬼的說是梅妃的鬼魂回來了,明天就是梅妃的忌日,皇上將二皇子準備明天的祭祀。
蘇姚擔心自己就是下一個被殺的秀女,潘玉想起了麗妃那天說過的話,
覺得這件事情肯定跟麗妃有關,這時黑衣人放迷煙將姚姐姐和潘玉一同弄昏迷了。
黑衣人將潘玉放到梅園裡,二皇子在母親的畫像前燒著香,
皇上還在想著梅妃為什麼不進自己的夢中跟自己相見,便獨自一人來到梅園,正好遇到了潘玉。
二皇子聽到叫喊聲過來了告訴皇上潘玉並不是皇上心中的那個梅妃。
皇上審問潘玉的一些事情,對於她是怎麼進入梅林的,
皇上並不相信如潘玉所說的那樣被人給迷昏然後又帶到梅林的!
姚蘇也哭鬧著要找潘玉,皇上將潘玉押入大牢嚴刑逼貢。
雲珠跑到大牢前鬧著要去救潘玉,可是她身單力薄怎麼可能是那些侍衛的對手呢!
麗妃這邊也在謀算著皇上如何對付潘玉,還料定潘玉不會召出其中的事情。
皇后娘娘幸災樂禍等著潘玉召出來,然後借皇上的手將麗妃絆倒。
花公公替馥雅擔心遭受一件件大刑,還吵著要去劫獄。
大皇子也覺得蹊蹺,皇上如此大張旗鼓想必已以派人監視他們了。
太子也來到天牢想救潘玉出宮,可是皇上下了命令誰也不能進去探監,杜莞也來了將太子給拉了回去。
大皇子跟花公公假扮監卒進入天牢裡,看到潘玉並沒有受傷這才放心,
皇上也來了還被天牢裡的毒蜘蛛給咬了,多虧潘玉及時用童子尿救了皇上。
皇上立刻召見潘玉,潘玉並沒有因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皇上而有所退讓
字字句句跟皇上講道理,讓皇上不得不佩服;皇上準備獎賞潘玉,可是潘玉並沒有接受。
皇上身上的毒並沒有完全清除,潘玉又幫皇上施針,
這才讓皇上擺脫生命危險,迷糊中皇上又把潘玉當成了梅妃。
在潘玉的精心治療下皇上總算好了起來。

第20集
麗妃聽說皇上在沒有經過人的試吃下吃下了潘玉做的幾個饅頭感到大吃一驚。
雲珠跑過來把潘玉沒事的消息告訴了蘇姚,惹得蘇姚還替她擔心好一陣子,
自己放出的信鴿現在還沒有回來,蘇姚也納悶父親怎麼還沒有回信。
馬湘雲讓侍女從街市上買了一些柿餅回來,可是跟在劉連城那裡見到的並不一樣,
其它侍女感謝馬湘雲能夠讓自己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
知道馬湘雲喜歡吃柿餅,侍女給她做了一些從街市買的不一樣的柿餅。
皇上跟潘玉在梅林散著步,看著潘玉皇上想起了梅妃的影子。
潘玉好奇皇上為什麼喜歡吃喬麥饅頭,
原來這喬麥饅頭在皇上心中有個回憶,這讓潘玉再次想起母親曾經說過的話。
馬湘雲做了一些柿餅給劉連城送去,當看到馬湘雲送來的是柿餅的時候,
劉連城怒了柿餅勾起了他對馥雅的懷念,命令她以後再也不準備做柿餅。
馬湘雲本來以為這些柿餅能夠得到連城的喜歡,誰知換來的卻這樣的結果,
讓她再次感到在這深宮之中的絕望,就連身邊的侍女也覺得陛下對馬湘雲太絕情了。
母后知道馬湘雲私下為連城作了這麼多的事情,就連那些侍女也喜歡她的溫柔善良,
勸兒子改變對馬湘雲的態度,哪怕是有一點點的轉變也行。
知道馬湘雲每天早上都要上山去替自己祈福,連城連忙派人去阻止她,
可是馬湘雲還是在上山的時候不小心摔成了重傷。
馬湘雲摔成如此重的傷,恐怕這輩子都要留下後患了,
連城也替她感到難過,還說無論如何都要讓太醫給她治好。
母后勸連城不要再固執了難得見一個女人不求回報,
如此固執的對一個人這麼好,即使是之前曾經犯過錯,也應該原諒了。
母后看得出來連城已經被馬湘雲給打動了,只是心裡還是放不下那個馥雅公主。
馬湘雲堅持拄著拐杖上山祈福,每走一步都是鑽心的疼,可是她還是堅持下來了。
連城過來了看到這一切,將她扶起來。
馬湘雲是腿骨斷裂,想到以後北漢太子的妻子是一個殘廢,
馬湘雲就失聲痛哭起來,即使是做連城的妾只要能夠在他身邊,湘雲已經心滿意足了。
連城答應她無論如何都不會拋棄她的,這讓湘雲哭得更厲害了。
潘玉還要去陪皇上畫梅,花公公擔心潘玉會受到什麼傷害,可是還是沒有阻止她。
皇后娘娘也來阻止潘玉去皇上,還嚇唬她如果皇上對她動了情要納她為妃,她該怎麼辦。
皇上正在等著潘玉去陪他畫梅的,
誰知皇后娘娘來了告訴他自己收了潘玉做義女,還要皇上下旨立潘玉為公主;
麗妃也來了,兩人又是爭吵起來。
聽說皇后要皇上封潘玉為公主,大皇子也感到很吃驚。
下人告訴大皇子說趙公公領了一隊御林軍帶著聖旨去了潘玉那裡,這讓杜莞非常不滿。

第21集
眾人跪下受旨原來皇上是封潘玉為懿妃娘娘,潘玉怎麼也接受不了這樣的冊封,
看著馥雅就這樣被皇上給搶走了,花公公在一旁都急得不行了,
大皇子也不願接受這樣的現實,兩人商量著對策。
潘玉找到皇上跟他問個清楚,讓皇上收回成命。
一直以來潘玉對皇上都是以長輩敬重的,而皇上對梅妃也是情深厚愛,
皇上錯以為潘玉是梅妃送來給她以解相思之苦,
不然為什麼偏偏在梅妃的忌日那天出現在梅園裡,根本就不相信潘玉所說的話。
潘玉冒著被處死的危險乞求皇上收回成命,更準備破自己的相解除皇上的迷惑。
可是皇上下的旨義哪肯輕意改變啊,非要潘玉代替梅妃守在自己的身邊。
麗妃以為自己的目的終於達到了正高興之時,皇后娘娘來了。
麗妃覺得自己在這步棋上勝了皇后,皇后娘娘覺得麗妃非常可笑,
如果以後太子做上了皇上,自己就是皇太后了,
現在潘玉奪得了皇上的恩寵,失利的則永遠是麗妃。
聽皇后這麼一說,麗妃還覺得挺有道理的,謀算著下一步如何對付潘玉,收為已用。
皇后也只是口頭上戰勝了麗妃,自己心裡也沒有底,練公公告訴她大皇子到自己宮中了。
大皇子表白了自己的來意乞求皇后娘娘能夠救潘玉出來,只要能救出潘玉出來自己不惜一死。
看著兒子這般來求自己,以前無論有再大的恨傾刻間化為無所,
當看著大皇子離去的背影時竟不自覺了落淚了,這讓皇后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跟大皇子還是骨肉相連。
看著潘玉又在睹物思人,皇上便擺下酒宴同潘玉一起暢飲,
可是潘玉根本就不會飲酒,整個天下都是皇上的,可是皇上還是覺得很孤單。
就在皇上非要要潘玉人時,大皇子送潘玉的那塊玉從身上掉了下來。
皇上這才明白,潘玉的心意。
二皇子整日粒米未進乞求改變主意,更拿自己的母親來說事,
可是皇上的心意已決,豈是二皇子幾句話能改變了的!
如果自己的死能夠換來潘玉的自由,二皇子寧願百死。
皇上還想著等到娶了潘玉能夠一家人團圓呢!
蘇姚迷睡之中抄的思鄉詞被風給吹走了,恰巧又被二皇子給撿到了,
身邊丫頭的話讓二皇子起了疑心。
北漢公主習武回來假扮成刺客去行刺母后,
被母后一眼便認出來了,公主的玩鬧又被皇后給識破了。

第22集
北漢母后重病在床,語重心長的說要看到兒子連城登上九五之尊,
內心自責連城現在還無子等到黃泉之下對言面對連城的父皇,要在死之前看到當上北漢的皇帝。
花公公還在為潘玉乾著急,大皇子說去想辦法去救潘玉現在還沒有回來,
雲珠還想著潘玉要是當上懿妃,自己在宮中就沒有人敢欺負自己了,
花公公為此還跟她爭吵了起來,蘇姚過來了,兩人這才停止下來。
向大人收到了女兒蘇姚的來信,信上告知馥雅還沒有死的消息,讓向大人也很吃驚。
蘇姚則想著要把這個消息告訴連城陛下,
過兩天就是連城的登基大日了,要是被陛下知道了這個消息還不知道如何處置了呢!
連城來到馥雅墓之前,想起跟馥雅的相遇,
以及跟她在一起的所有事情可是這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去了。
連城如期的登了北漢的皇帝的位置,這正是連城的母后所期望的,
高麗國送來人參,可是連城卻沒有心思去吃,把這些東西全部給了母后和朝中大臣。
看著穿著喜服的馬湘雲,連城卻遲疑了。
看著兒子登上皇帝的位置,如今又結了馬湘雲為妻子,母后的心也放下了。
小安子給母后送來了各國朝貢的貢品。
連城跟馬湘雲喝了交杯酒,算是正式成婚了。
就在小安子準備離後的時候,
向大人火急火了的來了告訴皇后娘娘馥雅並沒有死而是化身潘玉藏在蜀國的皇宮之中,
這正好被小安子給聽到了。
時間已經不早了,馬湘雲以為連城不想跟她睡在一起就準備離去的時候,
卻被連城給拉住了粗暴的態度讓馬湘雲顯得有些害怕,
小安子急忙過來將這個消息告訴了連城,連城以朝中有重要事情要辦為藉口便出去了。
小安子將在皇后娘娘那裡聽到的話給連城說了,
連城讓小安子告訴馬湘雲說有軍務要辦,晚上不回去了。
次日小安子來到向大人的府上,就在向大人看女兒寄回來的信的時候,
被小安子把信給奪走了並交給了皇上,皇上非常生氣為什麼這麼重要消息向大人不告訴自己。
原來向大人這樣做都是為了北漢,他不能讓皇上因為一個馥雅就這樣攻打蜀國,
不顧黎明百姓的安危,可是皇上還是一意孤行,並讓向大人不把這個消息告訴母后。
事後連城隨及準備揮軍攻打蜀國,馬湘雲聽到這個消息,
知道連城揮兵肯定是為了馬馥雅,原來馬湘雲並沒有失憶,現在更是恨馬馥雅入骨。
連城將準備攻打蜀國的事情告訴了母后,母后跟眾大臣商量此事認為這件事情不妥,
馬湘雲過來了贊成皇上攻打蜀國的打算,並書信給自己的父皇讓楚國幫北漢一同攻打蜀國。
原來馬湘雲讓父皇幫忙攻打蜀國是有目的的,
如果被自己的父皇先知道馬馥雅在蜀國內肯定會斬草除根的!
攻打蜀國在及楚國還派了將軍過來助劉連城一臂之力。
夜已經深了連城還沒有入睡,現在兵馬已經到了蜀國的邊境,不得不時刻小心。
妹妹連思女扮男裝跟著哥哥一同來到了這裡,連城想她送回去,
可是連思卻想跟哥哥一起出來增長見識。
(...未完)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