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我是傳奇 分集劇情介紹1-16 (THE END)

第一集
權雪熙是韓國最大的律師事務所代表律師的妻子,法律名門的兒媳婦。
但是她並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光鮮。
她在女子職高時期,是全校大姐大,
在婆家看來,雪熙和寄予厚望的車智旭律師並不相配。
權雪熙的興趣就是和花子等人組成樂團練習。
在遭受婆家蔑視後,鬱悶的雪熙約花子去club減壓,
卻為了救之前的朋友與人發生了衝突,進了警察局。
車智旭去警察局將雪熙領回,自己卻還是不和雪熙回家,
而是以有很多工作為理由去了辦公室。
這時,在辦公室門口雪熙看到了吳勝惠去進了辦公室,雪熙很難過。
雪熙婆家認為雪熙是有不孕症,就帶她去接受不孕治療。
在醫院,雪熙遇到了妹妹在熙,雪熙質問在熙為什麼不跟她聯繫,
在熙道出覺得姐姐是為了自己才甘願加入豪門,並忍受冷眼,
明明是沒有和智旭同房,卻要來接受不孕治療,
覺得姐姐過的生活沒有自尊,雪熙卻說沒關係。
秀仁請張泰賢來給將要出道的卻對孩子做培訓,張泰賢拒絕了。
這時,雪熙得知在熙罹患了骨髓癌,她想給在熙捐贈骨髓,
可是遭到婆婆的強烈反對,認為這樣會影響雪熙進行的不孕治療。
雪熙讓智旭說服婆婆,車智旭卻冷冷地讓雪熙聽婆婆的話,雪熙傷心極了,
於是在晚上吃飯的時候,她向全家宣佈她要離婚。

第二集
車智旭稱他的人生不能有離婚的經歷,堅持不肯離婚,
雪熙說這樣的話,她只能訴訟離婚了,並且自己會為自己辯護,
隨即雪熙離開了婆家,搬到了醫院。
秀仁也很鬱悶,自己悉心栽培的孩子們,因為公司缺乏資金不得不在酒吧裏唱老歌。
雪熙遞交了訴訟申請,為了將來為自己辯護,
她到訴訟法庭庭審,無意間看見吳勝惠和車智旭在一起。
智旭對吳勝惠說妻子要跟自己離婚,勝惠很開心,
但是智旭卻說離婚時絕對不可能的,勝惠不能理解。
移植了姐姐骨髓的在熙,身體逐漸恢復,聽說姐姐要離婚並做回自己,姐妹倆相擁而泣。
在花子的聯繫下,麥當娜樂隊在市場進行了第一次演出,她們的演出相當受歡迎。
隨後,車智旭質問雪熙是為了過這樣的日子才跟他離婚的嗎?
並拿出她們第一次演出的照片給雪熙,雪熙說她現在生活很好。
秀仁培訓的孩子們卻去拜託張泰賢教他們音樂,
秀仁很傷心,雪熙為秀仁跟張泰賢理論。
離婚訴訟的日子到了,權雪熙和車智旭的離婚訴訟戰就此展開。

第三集
權雪熙和車智旭來到了離婚調解庭,雪熙說自己堅持離婚並且說出自己要離婚的理由,
但是車智旭卻裝出十分愛妻子的樣子,說自己很愛雪熙,雪熙就覺得不可理喻。
調解庭認為他們無法在這裏判他倆離婚,讓他們法律調停,雪熙很開心,
堅持不要離婚的智旭有些氣憤。
吳勝惠勸車智旭同意離婚,智旭不同意。
張泰賢在酒吧唱歌,吳勝惠在台下深情地看著前夫。
吳勝惠讓張泰賢不要工作忽略孩子,
並拿著照片問他和正要離婚的雪熙是什麼關係,泰賢冷談地說自己不認識雪熙。
過氣的蘭熙想重新紅起來,她拜託雪熙想加入她們的樂隊上節目,
雪熙考慮到最近很困難的秀仁答應了,蘭熙要求自己當主唱,並請泰賢為其作曲。
這時,車智旭找到雪熙說同意離婚但不希望她玩樂隊,雪熙很詫異。
智旭知道雪熙的麥當娜樂隊要上電視了,相當火大,
說如果雪熙還要組樂隊,她離婚就什麼也拿不到。
此時,智旭的媽媽來找雪熙。雪熙再三考慮接受丈夫的要求。
這時,蘭熙說自己的節目因為智旭的干涉做不了了,雪熙很氣憤,
跟智旭說她不能接受他的要求,那他們只有法庭上見。

第四集
雪熙為樂隊的事跟智旭理論,她說智旭踐踏的不是樂隊而是她的夢想,
將已經簽字的離婚協議書撕毀,決定還是要法律調停,蘭熙因為節目夭折而傷心,
酒後跟花子她們說是雪熙毀了她們,成員們並不贊同她。
因為節目做不了了,秀仁的處境更加困難了。
決定訴訟離婚的雪熙查閱相關法律資料,諮詢專業人士,為和丈夫打官司努力著。
這時,節目導演告訴雪熙節目可以重新做下去了,大家都很開心。
蘭熙請張泰賢為麥當娜樂隊培訓。
雪熙在一旁聽見張泰賢跟蘭熙說樂隊水準不夠,雪熙有些生氣。
但是,聽到後輩詆毀泰賢的樂隊時,雪熙又異常的氣憤,泰賢都看在眼裏了。
樂隊成員提議玩順時針喝酒遊戲,結果其他人都喝醉了,
剩下雪熙送喝醉酒的泰賢回家,剛好被回家看兒子的吳勝惠看到。
雪熙送張泰賢回家看到了泰賢的兒子張努力。
原來節目能夠繼續進行,是因為導演想做一期關於著名律師代表的妻子玩音樂的節目,
將蘭熙換下讓雪熙擔當主唱,蘭熙相當惱火。
在張泰賢的鼓勵下,雪熙決定接受導演的安排。
生氣的蘭熙無意間發現了雪熙的離婚訴訟狀,
並跑去向眾人道出雪熙要離婚了,拍紀錄片的事又再一次的停擺。
花子、秀仁來雪熙的住所安慰她。決定要幫雪熙的花子等人跟蹤智旭,想幫雪熙找出智旭的把柄。
當花子他們認為智旭和吳勝惠有外遇去捉姦的時候,卻發現他們和同事在開工作會議。
雪熙和智旭的訴訟戰開始了,雪熙為自己辯護,
而勝惠為智旭辯護,將雪熙提供的證人證詞巧妙地駁回。

第五集
雪熙為自己辯護,勝惠卻認定她是離婚撫恤金離婚,這是一場詐騙婚姻,雪熙心情很是低落。
泰賢來到練習室看麥當娜樂隊練習,卻只見秀仁一人,
秀仁很氣憤地跟泰賢說著勝惠在法庭上顛倒黑白。
雪熙左思右想決定為自己找個辯護律師,
可是所有律師都考慮到被告是車智旭,不敢接雪熙的案子。
智旭的媽媽在美容院聽別人在談論兒子離婚的事情,心裏很不舒服,
就去找兒子讓他儘早解決離婚的事情。
車智旭卻不甘心,要雪熙為這事付出代價。
泰賢見雪熙為找律師苦惱,就給雪熙介紹了自己認識的高鎮培律師。
高鎮培律師開口閉口談的都是錢,雪熙覺得他很不可靠,便離開了。
雪熙、花子等人為了在咖啡館拍攝記錄片的演出努力練習著。
然而。正式演出時麥當娜樂隊的吉他都彈不了了,蘭熙出來唱歌解圍。
張泰賢後來得知是蘭熙他們在演出時在吉他的拾音器上動了手腳,相當地生氣。
為了收集離婚的證據,雪熙穿著性感來到了智旭出入的停車場保安室查看閉路電視。
這時,泰賢去找雪熙,要把修好的吉他給她。
雪熙在停車場等泰賢時遇到了智旭,智旭和雪熙爭執起來。
這時,張泰賢趕到替雪熙解圍。
張泰賢故作兩人關係親近,智旭看了心裏很不是滋味,讓勝惠調查兩人的關係。
勝惠告誡泰賢不要跟雪熙扯上關係,不然他會捲入這場結婚風波中。
一個神秘人找到了雪熙,說他手上有扳倒智旭的證據。

第六集
雪熙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那個神秘人。
花子等人看出雪熙有心事,問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雪熙跟她們們商量是否該相信這個人。
夏敏奎與人有約,就把孩子交給了老婆雅菻。雪熙看健兒很可愛,幫雅菻照顧健兒。
秀仁偶然間聽到是蘭熙他們把吉他弄壞害她們不能演出,回去告訴了花子和雅菻。
花子見到蘭熙揪住她的頭髮一頓痛打。
張泰賢答應在咖啡館演出,條件是給麥當娜樂隊再一次演出的機會,老闆答應了。
聽到這個消息成員們都很開心。在張泰賢的說服下,雪熙決定再去找高鎮培律師幫忙。
善良的雪熙聽了高正培律師的提點,拒絕了樸基哲(也就是神秘人)。
聽到朴基哲要置智旭於死地的言論,她很擔心,便想去告訴他,
卻在樓下遇到了智旭的媽媽,雪熙又被奚落了一番。
雪熙還是決定去告訴智旭有人會對他不利,看到勝惠和智旭在一起。
智旭對雪熙的擔心不以為意,認為她別有目的。
第二天,智旭收到了樸基哲寄來的郵包,
裏面原來是智旭和勝惠兩人偷情的錄影,兩人很是慌張,智旭說如果錄影曝光兩人就都完了。
麥當娜樂隊在咖啡館的演出很成功。
高鎮培告訴雪熙智旭有棟別墅經常會帶個女人一起去,讓雪熙去調查看看。
在高律師那裏瞭解了情況後,張泰賢帶著雪熙去了別墅。
沒想到智旭一直帶去別墅的女人就是泰賢的前妻吳勝惠。

第七集
親眼看到智旭和勝惠有外遇的雪熙心情很低落。
吳勝惠找到張泰賢告訴他,她和智旭是戀人關係,並且讓他不要插手雪熙離婚的事。
車智旭想到樸基哲掌握的證據會對他很不利,派人找到了樸基哲,約他出來談判。
之前拍的紀錄片如期播出了。智旭的母親看到電視上的雪熙覺得她給婆家丟臉,很生氣。
樂隊成員看到紀錄片裏的主角只是蘭熙一個人,很失落,
在雅菻一句話的啟發下,麥當娜樂隊決定正式出道,並改名為 come back 麥當娜。
晚上,泰賢來找雪熙,他告訴雪熙吳勝惠是努力的媽媽。
雪熙責怪泰賢對智旭和勝惠的事早就知情,泰賢告訴雪熙他只是想幫助她。
智旭為了讓樸基哲不再威脅到自己,於是報了警。
但是,報警的事被樸基哲發現了。樸基哲在廁所打了智旭一拳,然後就逃跑了。
離婚訴訟再次開庭,智旭卻遲遲沒有到。
原來,樸基哲開車撞智旭的車找他尋仇,智旭擦傷進了醫院,樸基哲被拘留了。
在法庭上,雪熙提出要勝惠作證人,以證明她和智旭不倫,
可聰明的勝惠將雪熙提交的證據一一反駁,
並請出雪熙的婆婆等人做辯方證人,直指雪熙一切是為了錢。
這時,高律師從朴基哲那裏掌握了指控智旭的證據,泰賢讓雅菻拿去給雪熙,雪熙要求休庭一會。

第八集
休庭後,高律師把證據CD交給了雪熙,雪熙去視頻放映室確認證據。
智旭得知後,跑去拉住雪熙,跟她說不管她要多少錢他都會給。
雪熙拒絕了。再次開庭時,雪熙交出能證明他們離婚原因的證據,
但是播出的卻是雪熙和智旭結婚時拍的視頻。
雪熙說自己不要變成像婆家一樣嘟嘟逼人,要過自己為自己驕傲的人生。
大家都被雪熙感動,連車智旭好像也被感動了。
泰賢擔心雪熙,在高律師事務所等消息,高律師告訴泰賢雪熙的離婚審判不容樂觀,
雪熙沒有用他給的證據,但是不管判決如何,雪熙都是贏家。
泰賢去找雪熙,遠遠地看著在彈吉他落淚的雪熙。
演出主辦方說不請沒有蘭熙的樂隊,這使成員們很失落。
在花子的努力下,她們得到在超市的演出機會,
但是在她們演出時超市的搶購時間到了,她們的觀眾都走開了,
超市負責人責怪花子她們應該讓蘭熙一起出演的。
樂觀的成員們在超市電梯裏聽著歌跳起舞來。
負責樂隊的社長覺得樂隊總這樣不行,讓雪熙出面請張泰賢做指導。
雪熙的訴訟敗訴,雪熙一毛錢也沒拿到。
聽到審判結果後,智旭並不高興,而是約雪熙出來,給了她一筆錢。
雪熙拒絕了。雪熙看到存摺快沒錢了,還有很多費要交,決定去找工作。
在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雪熙來到了高鎮培律師事務所。

第九集
高鎮培律師打算讓雪熙在他事務所工作,但是沒有固定的月薪。
雪熙認為這工作不足以負擔生活,決定再考慮看看。
花子給雪熙介紹工作,卻沒想那人是搭線人(專門給律師事務所介紹案子,並從中獲取利潤),
雪熙斷然拒絕了,她決定接受高律師的聘用。
樂隊成員在超市電梯內跳舞的視頻被上傳到網上,成員們覺得很丟人。
因為視頻的事情,成員們的生活都受到些影響。
雪熙積極地去警局為事務所找案子,
在警局門口遇到了車智旭,智旭讓雪熙困難的話就跟他說,
雪熙豁然地說自己現在活得很自在,看著雪熙離開,智旭若有所思。
雪熙請泰賢給她們的樂隊做評估。
勝惠有事去不了努力的生日會,努力哭著給爸爸打電話,泰賢帶著雪熙趕到幼稚園。
看到雪熙和泰賢給努力慶祝生日,推遲工作趕來的勝惠心裏很難過。
努力對雪熙有了好印象,問泰賢雪熙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勝惠來找雪熙,叫雪熙不要靠近她的兒子,不然她就要要回兒子。
在雪熙的努力下,樂隊重新振作,自己拍了樂隊演奏的視頻傳到網上,樂隊開始紅起來。
連日疲勞過度的雪熙在街頭暈倒了,醫院給泰賢打了電話,泰賢趕去照顧雪熙。
這時,智旭也給雪熙打電話,得知雪熙進了醫院,他也趕去了醫院。

第十集
在醫院裏,泰賢和智旭為了雪熙爭執起來。
智旭走後,泰賢告訴雪熙智旭有來過。
勝惠感覺最近智旭對他很冷淡,便問智旭對她這樣是不是因為雪熙,智旭否認了。
就在樂隊逐漸紅起來時,
某企劃公司企劃部長希望雅菻到她公司樂隊當吉他手,雅菻難以抉擇,很苦惱。
秀仁去拜託泰賢為樂隊作曲,泰賢很爽快地答應。
這讓秀仁和社長都覺得不可思議,
社長認為泰賢是因為喜歡秀仁才願意為樂隊作曲的,秀仁表面不以為然,心裏卻對泰賢有了感覺。
泰賢把還未完成的曲子給雪熙聽,並告訴她這是為樂隊寫的,雪熙覺得很好聽,泰賢很開心。
雪熙很努力地給高律師調查案件並搜集到重要證據。
雪熙聽說她們曾經演出過的市場要被拆除,市場裏的小販都會被趕走,她決定幫助她們。
於是,她去市場調查情況,遇到了管理市場的會長,聽了會長的話,
雪熙決定為市場的商人們再去市場演出。
就在樂隊演出的時候,台下沖出一群打手,毆打台下的商販,還沖到臺上要打雪熙等人,
這時,泰賢沖上臺奮不顧身地保護了雪熙。
看到可憐的商販們,雪熙請高律師做他們的辯護律師,
然而,因為要拆市場的開發公司是智旭舅舅的公司,所以對方的律師就是智旭和勝惠。

第十一集
智旭和勝惠對於任會長拿出來的文書非常的驚訝,
又聽到任會長說這次會將高律師介紹給雪熙當她的辯護律師感到更驚慌了,
不一會,智旭向松花市場商人們提出遷徙費要上調的提議,卻失敗了,
高律師發現這次的同意書和遷徙費都很有問題,於是告訴智旭他們一定會提出告訴的。
一方面,雅菻想要在專門推出偶像樂團的經紀公司中,
再次的找尋瑪丹娜回歸樂隊的新成員,
原本以為會有很多志願者的,卻非常的失望,
但,瑪丹娜回歸樂隊卻還是迎來了新成員...

第十二集
順道去和恩智見面的雪熙,身邊卻出現了一些男人,並且威脅她,
不過就在雪熙被制伏的當下,泰賢突然出現,並且和男人們展開了打鬥,
就在這個時候,恩智消失了,
擔心的雪熙,向來保護她的泰賢說明了事情的始末。
過了幾天,又和恩智相遇的雪熙,
卻因為恩智的爸爸一些讓人心煩的話,連話都不想說了。
一方面,在秀仁的經紀公司辦公室內,
花子和秀仁、光熱眉開眼笑的看著瑪丹娜回歸樂隊在弘大街頭慶典上表演的影片,
還有下面的一些加油的留言,
這時候光熱說,在這樣的時候,就應該要好好的錄音,
然後放到網路上,讓花子和秀仁嚇了一跳...。

第十三集
在繁榮會的辦公室中,智旭告訴任會長,現在提出訴訟只是在浪費時間,
只要簽了名,你們想要的遷徙費、保證金都會立刻進到你們的戶頭,
這時候,雪熙來到了辦公室,告訴智旭和勝惠,怎麼能夠無視這些辛苦工作的人呢,
還請求任會長,請他再多給她們一些時間,讓她們能夠找到證據。
回到了辦公室的雪熙,一邊拿起了資料再做檢討,
一方面又聽見了泰賢的歌曲,嘴角漾起了笑容,
卻又因為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泰賢而嚇了一大跳。
一方面,一個自稱是瑪丹娜回歸樂隊熱血歌迷的女子來到了秀仁的辦公室,
她說,她有一個大型的表演機會,讓秀仁和花子...

第14集
趙博士告訴雪熙,自己願意當她的證人,要她不要放棄;
而任會長也因為之前一直誤會雪熙而向她道歉,
不過雪熙說,她已經決定要放棄這次的訴訟了,希望兩位可以諒解,
高律師也說,其實他已經和智旭約好了。
之後,高律師將整個情況向泰賢說明,並且提議兩人一起擔任地主的身分。
一方面,在經紀公司辦公室內,秀仁看了雅菻帶來的歌迷來信,
突然突發奇想了CD就應該要親手製作的想法,讓成員們很開心。
這時候,泰賢拿了迷迭香花盆走了進來,他將花盆交給雪熙,並向她提起了迷迭香的花語...。

第十五集
洪女士和吳勝惠為了要度過審判的危機,
催促吳律師不惜使用各種手段都要贏得審判,
但是雪熙從某個男人那邊拿來,據說對審判相當重要的資料。
智旭和勝惠一邊喝著威士卡一邊想著為什麼權雪熙會就這樣放手了,非常的訝異,
勝惠問智旭,會不會有第三者的參與,智旭卻一言不發地繼續喝著威士卡。
一方面,智旭為了要和雪熙見面,在約好的場所等待著,但是雪熙卻沒有出現,
智旭突然想起了之前和洪永勳的對話,然後,他突然到處的尋找著雪熙。

第十六集
勝惠見了泰賢,告訴他自己馬上要去美國念書了,
泰賢問說:是不是和車智旭律師一起去,不過勝惠卻告訴他是自己要去的,
泰賢說:這算什麼?讓他聽不下去了,不過勝惠的態度卻也很強硬,
泰賢於是要去找雪熙,告訴她自己從勝惠那裏聽來的事情,
不過雪熙卻告訴他,這其實是不值得你煩心的事情。
一方面,瑪丹娜回歸樂隊終於有了第一次電視表演的機會,
但是短暫的開心之後,瑪丹娜回歸樂隊卻因為現場演出還不太穩的緣故,
決定要對嘴演出…(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ricasnyder0123
  • 一個人思慮太多,就會失去做人的樂趣
  • awhite555
  • 生命中最美麗的報償之一便是幫助他人的同時,也幫助了自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