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灰姑娘的姐姐 分集劇情介紹1-20 (THE END)

第1集
活了18年的宋恩祖對世界沒有了希望,
對愛情沒有期待,將自己受傷的心緊緊地鎖上。
而坐上有錢人家太太的位子是媽媽人生的唯一目標,
這也使恩祖出生以來第一次進入了童話世界。
進入了像宮殿一樣的《大成商會》,在那裏甜美溫柔的具孝善,
還有擁有溫暖微笑的誠實青年洪祈勳在等她。

第2集
發揮了多年來引誘男人之術終於坐上了大成正式妻子寶座的宋江淑!
恩祖因為無法甩掉那個動不動就假裝親密纏著自己不放的孝善而感到頭疼,
沒有比這更糟糕的狀況了。
即使說月亮是方的他都仿佛都能相信似的總是面帶微笑的祈勳,
只要一見到他,恩祖的神經就會被撥動,內心像被撕裂一樣…

第3集
貌似已經走上康莊大道的江淑,她的老闆娘之路上終於亮起紅燈!
她過去的男人張氏竟然闖進了大成商會!
恩祖在祈勳的幫助下出面解決張氏的問題…
另一方面,從小到大一直獨佔著所有人寵愛的孝善開始隱隱地對恩祖不滿。
這回連自己一直單戀的東秀也向恩祖告白,孝善終於忍無可忍地爆發了。

第4集
恩祖與孝善的爭吵使得兩姐妹都受到了大成的責罰,
祈勳送給了恩祖鋼筆並為她療傷,恩祖莫名的情愫滋生,
可是還沒來得及喊他的名字,
這個溫暖的微笑的誠實青年祈勳去參軍了。
祈勳在臨走前交給孝善一封信,要她轉交給恩祖。
孝善看到信的內容非常妒忌,把信自己藏了起來。
8年後恩祖已經成為大成酒業的管理精英。
恩祖在畫展上遇到了孝善,孝善對恩祖說她正和祈勳哥哥在交往。

第5集
孝善騙恩祖說她正在與祈勳交往,而恩祖信以為真。
但是這麼多年來,恩祖一直把自己封閉起來,
儘管自己心中有很多疑問,卻始終不開口問孝善關於祈勳的任何消息。
嬌生慣養的孝善吃不慣苦,一直無法通過芭蕾考試,
終日過著混混沌沌沒有目標揮金如土的生活。
而每次要被父親教訓的時候,都被宋江淑攔下來。
宋江淑一面不讓具大成打孝善,
另一方面又對大成說孝善的毛病,讓大成為難。
宋江淑縱容孝善胡亂揮霍,自己也將孝善購買的奢侈品從中拿走不少。
大成與江淑的兒子也已經慢慢長大。
祈勳終於學成歸來。
一直惦記恩祖的祈勳與恩祖一樣始終隱藏著自己的思念,甚至連電話都不知如何打。
於此同時,從小喜歡恩祖的韓廷佑服完兵役之後,來到大成的酒廠工作。
恩祖對他十分冷淡,完全沒有認出他是誰。
祈勳和恩祖終於見面。
孝善拉著祈勳不放,導致恩祖對他們二人在交往信以為真。
祈勳對恩祖越是想念,越是不知道該如何對恩祖開口,
結果雙方都裝做若無其事、對彼此毫不關心的樣子,
雙方心裏壓抑著痛苦,誤會越來越深。
祈勳對恩祖建議酒廠投放平面廣告,恩祖以孝善為模特隨意拍了幾張相片。
孝善一直無法通過芭蕾考試,
每次都陪著孝善來到首爾考試的宋江淑其實另有目的。
她瞞著具大成,偷偷與鬍子張大叔來往。
夜裏,祈勳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強拉著恩祖問她究竟有沒有話要對自己說。
恩祖仍然一直強撐著冷漠。
但是當她聽到祈勳在身後一直呼喚她名字的時候,終於忍不住淚如泉湧。

第6集
恩祖聽見了祈勳的呼喚,縱使淚如泉湧,
可是依然擦乾了淚水,對祈勳說
“再叫我的名字,再對我笑,就真的會殺了你”這樣的狠話。
不料孝善撞到二人的一幕,傷心地哭了。
具大成對恩祖提出要離開家就要拿出計畫書來,
這話被宋江淑聽到了,以為是要將她們母女趕出去,所以又上演了哭鬧的把戲。
孝善提出要和祈勳結婚,祈勳以為孝善不懂事,就開玩笑一樣地答應了。
恩祖因為母親就沒有拿出完整的計畫書,可是她表示一定會離開家的。
恩祖去相親正好被祈勳撞到,恩祖離開後祈勳就一直跟著恩祖,
恩祖為了不讓祈勳跟著,就開快車,祈勳擔心恩祖就一路狂追。
最後追到了恩祖,告訴她不要開得太快,不然他會一直追下去。
孝善在家裏幫忙做得不好,父親訓斥了她,恩祖讓孝善去拍米酒的廣告。
拍完廣告恩祖、祈勳、孝善一起吃飯,
恩祖看到了孝善和祈勳的曖昧舉動,在一邊喝悶酒。
祈勳就陪著喝,最後二人就醉倒了。廷佑幫忙把他們三人接回家。
在廷佑把祈勳安頓好之後,發現恩祖不見了。
醒來的祈勳在他們的酒庫裏找到了獨自一人的恩祖,想要撫摸卻又收手了。
廣告順利播出,恩祖的事業也取得了階段性的成功,可恩祖還是病倒了。
孝善在恩祖的床邊哭泣,祈求她不要死。
可是恩祖醒來,二人就發生口角,被父母撞見,孝善氣憤地離開。
恩祖和母親在病房裏交談,
恩祖讓母親不要因為孝善爸爸有錢而喜歡他,希望母親真的喜歡他。
母親卻說自己是因為孝善爸爸有錢才愛他的,
這讓恩祖崩潰地大哭,並且讓躲在門外的孝善爸爸聽見了。

第7集
恩祖發現大成並追上去,大成希望恩祖不要告訴江淑自己聽到她們的談話。
原來大成早就知道江淑的目的,也清楚他身體一日不如一日,
他希望恩祖不要拋棄自己,留在工廠幫忙。
孝善向祈勳哭訴被姐姐欺負,祈勳不但沒有安慰,
反而訓斥她是被寵壞了,希望她不要再依靠別人。
酒廠的人去郊遊,孝善一個人在家,
遇到拿著變質的米酒前來找碴的流氓。
大成家的米酒被人在釀造過程中摻雜了劣質米和糖精鈉,
這一切都是孝善的舅舅海鎮中飽私囊私下做的。
變質酒令大成家遭受了巨大損失,
江淑以為酒廠要倒閉,要恩祖趕緊搜刮財產,讓恩祖無比失望。
大成等人在韓廷佑的幫助下發現了孝善舅舅的黑作坊,
恩祖要求把孝善舅舅送到警察局遭到孝善強烈反對,二人矛盾進一層加深。
國內市場遭遇危機,祈勳建議大成開拓國外市場,並提出要帶著孝善一起去日本。
廷佑開車載恩祖去追查孝善舅舅的下落,
恩祖終於知道了眼前這位帥氣的小夥子是昔日的胖小子廷佑。
祈勳和孝善在日本的行程還未結束,
而此時,大成在強撐病體帶俊秀出去玩的時候心思梗塞昏倒…

第8集
大成手術成功出院,孝善想為父親買件新的登山裝,
沒想到姐姐恩祖已經先買了一件送給大成。
孝善與祈勳見日本客戶,路途中發生意外差點翻車,還好有驚無險。
日本之行表面上收穫頗豐,
實際上卻是洪酒家的洪韓錫會長一手操控,孝善對此渾然不知。
恩祖在實驗室廢寢忘食地工作,還好有廷佑做好吃的便當給她。
海鎮舅舅回來了,對大成承認錯誤。
恩祖要海鎮去警察局,孝善死命阻攔還咬恩祖,
廷佑和祈勳過來拉架,幾人各有袒護,混打在一起。
鬧劇被大成喝止,恩祖傷心離去,廷佑跟在後面用盡方法想讓恩祖開心。
恩祖辛苦研製的新產品,孝善想把它偷偷摔得粉碎但是都沒真的摔掉。
恩祖躲在暗處把一切看在眼裏。
心情複雜的恩祖夜裏回家,先是發現母親與別的男人講電話,然後目睹孝善對祈勳告白。
恩祖的實驗失敗,孝善又拿自己見的客戶已經定了大筆訂單刺激和中傷恩祖。
大成希望恩祖叫自己父親,恩祖的堅持讓大成有些失望。
江淑再次到首爾去見張大叔,並給他一大筆錢,
對他說不會再見他,希望他從此去過正常的生活。
江淑起身剛要離開,卻看到跟來的恩祖失望而憤怒的臉。

第9集
恩祖見到張大叔。江淑對恩祖表示,她跟張大叔已經結束了。
恩祖不相信母親還有真話。
張大叔把江淑給他的錢退給她,並對她說自己還明白什麼叫羞愧。
祈勳和孝善在廷佑的背包裏見到了廷佑一直帶在身邊的棒球棒,
看到了上面刻的字“宋恩祖永遠是韓廷佑的女人”,知道了兩人在很久以前就認識的事。
祈勳問恩祖,為什麼當年沒有按照信上寫的,到火車站找他。
恩祖明明根本不知道這封信的事,卻對祈勳說她收到並且燒掉了那封信。
工廠出現大米貨源危機,恩祖、孝善和祈勳去找供米商,
對方以沒有簽訂過合約為由,拒絕供米。
恩祖態度強硬,對方產生反感。
幸好有孝善出面,以自己慣有的撒嬌口吻讓對方態度軟化下來,
問出了搶走貨源的競爭者。
恩祖要用合同去銀行貸款買米,孝善反對,二人大吵。
恩祖對孝善說,她不會計較可怕的孝善,因為孝善是爸爸的女兒。
恩祖尋找貸款失敗,祈勳對父親以未來收購大成都酒家為理由,
讓洪韓錫給大成家提供資金。
姐妹二人喝多了酒,孝善要求恩祖從她家中滾蛋,
恩祖則對孝善說,如果她再這樣說,就要把她的一切都奪走。
大成家危機並未停止,跟大成家簽合同的日本公司根本是子虛烏有的假公司,
祈勳知道了這件事是祈政幹的,氣憤的祈勳打電話向祈政質問,沒想到全被大成聽到。
大成萬萬沒有想到祈勳會與大成家的危機有關,昏倒在地…
眾人趕到醫院時,大成已經停止了呼吸。
江淑跟孝善不願相信這個事實,拼命喊著希望大成醒來。
恩祖呆滯地回憶著與大成的點點滴滴,她沒能喊出的“爸爸”居然成了永遠不能實現的遺憾。

第10集
大成的葬禮上,江淑就一直在哭,恩祖就不停地在忙工廠的事。
經過廷佑的訓導後,恩祖終於清醒過來,
主持大局,但那些親戚卻追回以前借出的錢。
祈勳和祈政攤派,指明會守護大成都家。
孝善在房裏不停地喝酒,祈勳安慰地抱住她。
孝善陪俊秀到江邊玩,遇到恩祖,
質問她為什麼不為大成的死哭,並想恩祖安慰她。
恩祖伸出手想安慰孝善,可最後卻推開了她。
大叔們傷心地不工作,恩祖訓斥他們,使他們集體辭職。
祈勳請求無效,責駡恩祖為什麼不學孝善的會說話。
孝善發現江淑突然對她很差,全家人都沒有她可以傾訴的人,很傷心。
洪會長也要求祈勳一個月內還買米的錢,不然就收走大成都家。
祈勳告訴恩祖要儘快籌錢,恩祖卻質問他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恩祖請求江淑把私吞大成的錢拿出來應急,
江淑不肯,推開恩祖,被門外的孝善聽到了。
孝善讓恩祖回答江淑說的不是真的,是她聽錯了。
江淑開始辭退奶奶和大嬸和孝善舅舅,
孝善拜託江淑,可江淑卻說孝善可以跟他們一起走。
祈勳說要用洪酒家的股份來還米錢,卻被廷佑聽到了。
孝善回到房間,問恩祖為什麼江淑對她這樣,
恩祖說,”你…不再是這家的公主了。”
恩祖叫孝善去試酒的味道,
恩祖自己釀出了和大成一樣味道的酒,
但她警告孝善這樣下去,真的全部都會變成她的。
恩祖告訴孝善江淑本來性情就是這樣的,讓她不要被江淑欺負,
就算她被江淑欺負了,她也不會救孝善的。
恩祖拿著自己釀的酒,跪在大成辦公桌前,
問時間能到退的話,應該回到什麼時間,為不聽大成的話接下訂單而自責。
最後,恩祖終於喊出了“爸爸,我做錯了。”

第11集
為了留住離開大成家員工們的心,恩祖和孝善一起東奔西走。
幸好,員工們重新回來,並且一起準備酵母考核。
另一方面,江淑對孝善的虐待一天天變得嚴重,
看不下去的恩祖雖然下決心要擁抱孝善,
但是連收拾自己心情的力氣都失去了的恩祖哀求祈勳帶她一起逃走...
沉浸在殺死大成的負罪感當中痛苦萬分的祈勳所做出的選擇是?

第12集
祈勳說可以為恩祖做她希望的事情,恩祖打包行李想要離開,
這時候,為了恩祖,去外面籌錢的廷佑回來了,
祈政威脅祈勳說要把他的事情告訴恩祖,
祈勳很受打擊,很衝動的想要向恩祖坦白一切。

第13集
知道了祈勳秘密的廷佑怕恩祖受到傷害,
所以阻止了祈勳把一切告訴恩祖。
另外,祈勳得知恩祖仍然癡心不改的愛著自己,
揚言要把其間父親所做的事情及言論都告訴員警,和恩祖一起守護大成都家。
接到祈勳電話的祈勳父親失去了意識被送到了醫院

第14集
江淑看了具大成的生前日記,知道了具大成雖然知道自己一直在欺騙他,
但依舊愛她,怕失去她,內心十分愧疚和痛苦,
所以之後有真心關心孝善的趨勢,母女關係有所好轉。
此外,孝善被祈勳正式拒絕了,
恩祖得知祈勳拒絕孝善,所以要求祈勳接受孝善,
而祈勳則說自己只需要恩祖,恩祖聽後很感動,但還是拒絕了。
恩祖去日本要求供給機器,本來成功了,大成酒家將有所好轉,
但是洪酒家採取低價銷售自家酒的策略,
使得日方違背協議,大成酒家又要面臨困難。
孝善去大成江淑的房間照看弟弟,
看到了爸爸的日記,知道了江淑以前一直欺騙父親,
很氣憤,江淑此時回到房間看到了,母女關係…

第15集
被孝善發現一切的江淑再也不能堅持,離開了家...
另外,祈勳以接受對方的挖角為條件,
獲得了制藥公司的生產線,使大成都家的酵母生產成功進行。
恩祖卻絲毫感覺不到高興,反而為祈勳將要離開的事實心痛。
而且這時恩祖也知道了祈勳就是洪酒家的兒子!

第16集
恩祖通過東秀知道了祈勳的秘密,
懷著不相信的心情去找了祈政,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很是傷心。
錯過了向恩祖坦白機會的祈勳也很痛苦。
另外,孝善讓江淑帶著自己去找張氏,
在張氏一番誠摯的道歉之後稍有緩和,
但是這時江淑卻一聲不響的走了,孝善絕望了

第17集
因為江淑的離開,孝善和恩祖彼此吐露心聲,
孝善的善良和對姐姐.母親的依賴讓恩祖不得不對這個善良的孩子開始慢慢接受…
江淑在朋友家暫時落腳,看著朋友的女兒也體會到了女兒恩祖的心態。
全家在尋找江淑的時候,孝善機緣巧合的在一個飯館發現了江淑,
孝善和江淑承諾,不管什麼時候只要可以,就會回到酒家,
而另一方面祈勳因為離開而放下包袱,
把自己心中的話全部告訴恩祖,兩人也沉浸在這淡淡的氣氛之中,
得知母親的去向之後,恩祖發瘋似的懇求,
這時祈勳抱住恩祖,並把自己和母親的故事講給恩祖聽,並承諾和幫她找到母親。
回到家,因為恩祖叫了爸爸讓孝善很是感動•••
洪酒家開始收購具家長輩的股份…

第18集
回到家的恩祖遇見祈勳,祈勳說了一些讓她莫名其妙的話,
可是當具家長輩前來,祈勳的話讓恩祖明白了是什麼意思,
為了拯救酒家孝善和恩祖不遺餘力的忙碌著,
可是祈勳卻告訴恩祖什麼也不要做等著他,
祈勳拿著朴部長提供的證據來找祈政,試圖讓洪酒家讓步,
可是祈政卻因此把祈勳囚禁起來•••
孝善把自己的箱子給恩祖看,
恩祖看見8年前祈勳的信,所有的誤會瞬間解除。
恩祖拿著證據給祈政打電話,並威脅要把證據交給監察廳,
迫於無奈祈政只能放掉祈勳,
在監察廳的門口,解除誤會的兩人在車流中緊緊相擁…

第19集
祈勳和恩祖兩人外出,祈勳對恩祖說要把時間重新來過,
就這樣兩個人把過去的時光一點一滴的創造著,
最終的時候祈勳對恩祖求了婚•••
可是祈勳為了讓祈政寫保證書獨自離開了。
而在這時孝善打來電話,發現俊秀不見了,
正在全家焦急萬分的時候,江淑回來了,
並在書房的桌子底下找到了俊秀•••
江淑因為明白很多,所以性情也有所轉變,和孝善的關係也開始明朗。
祈政因為朴部長的檢舉,被警方帶走,
傷心的祈勳因為沒想到會這樣而愧疚的哭了起來,
可是恩祖告訴祈勳,現在他可以依靠她了,兩個人相擁熱吻

第20集
祈勳和恩祖計畫著未來,並決定把一切真相告訴孝善•••
突然改變的江淑讓大家很是不習慣,
而且給孝善舅舅介紹了遠方親戚,可當祈勳和恩祖回到家的時候,
卻因祈勳的帳目被檢察院帶走,恩祖代表祈勳說出事實,
不能接受的孝善跑了出去,孝善回憶著和祈勳的點點滴滴,
聽著孝善和祈勳的回憶讓恩祖有了成全妹妹的想法,
晚上廷佑離開,恩祖追了出去,但是還是沒能挽回,
祈勳和父親約定要一起生活,並在第一時間趕了回來,可是恩祖卻獨自離開•••
幾個月後機緣巧合下祈勳還是找到了恩祖,並說出了“我愛你”,
而具家終於解開一切矛盾…(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