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聖誕節會下雪嗎 分集劇情介紹1-16 (THE END)

第1集
1998年,康鎮和春姬搬家到山清。
但在村子入口處遇到了慶祝智勇申請大學通過而設置的橫幅而沒法通過,春姬用剪刀把橫幅剪碎了。
這個時候騎著自行車正好路過的智婉發現了春姬,
用警告的語氣告訴她馬上停止,結果卻掉進了田裏。
另一方面,勸解著傷心的智婉的康鎮不知什麼時候很帥氣地將橫幅修好並且重新掛上了。
春姬和最終拋棄他的韓俊秀在茶館無意間遇到了。

第2集
康鎮一直追問智婉為什麼這樣,智婉說聽聞這個社區裏討厭鐘奎的人很多,就是這樣,
鐘奎抓住智婉的衣領不由分說的打了智婉,
本來想裝作不知道的康鎮突然變得冷冷的,將拳頭揮向鐘奎的臉。
康鎮與鐘奎扭打之間,鐘奎將康鎮脖子上的吊墜項鏈扯進了江裏,
過了一會被帶去警察局的康鎮便被手銬拷著。
來到警察局的春姬很生氣的問他為什麼這樣,忍的好好的為什麼突然這樣!
從員警所裏出來的康鎮目不轉睛的盯著江底,然後突然跳了下去,在一旁的智婉很驚愕…

第3集
泰俊到智婉工作的咖啡店找她一起再喝杯酒,智婉給他開了門。
一個人喝酒的泰俊拋出一句;有沒有聽到自己公司的職員到這裏來議論的事情?
打著瞌睡的智婉說和泰俊交往的人是公司的理事,
這樣把圍繞兩個人的傳聞一一都說了出來。
她對泰俊說不要因為對方是財閥而洩氣,
並對他說有個自己認識的能媲美韓國小姐的女人可以介紹給他。
這時泰俊說自己到這裏來是因為對韓智婉這個人有意,智婉這才睡眼惺忪地瞧著他。
而且看到他把自己寫在黑板上的字改寫之後,
智婉回憶起以前康鎮為自己做過事情,呆呆地望著他。
另外,康鎮在俊秀的中醫院門前下了車,滿面憶容地望著晨空…

第4集
在康鎮的房間裏醒來的智婉,因為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個地方而感到困惑
正好泰俊拿著康鎮的車鑰匙找來了,
看到在康鎮房間裏的智婉,嚇了一跳。
康鎮解釋道:看到在泰俊家門口睡著的智婉不知該怎麼辦,只好帶到這裏了。
之後他又說智婉好像得去醫院,自己帶她去就好,這使得智婉和泰俊感到很驚慌。
被泰俊拉著手回泰俊住處而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智婉
故意裝作很開心說多吃點東西就好了,打開冰箱開始吃起來了。
泰俊說冰箱裡的東西都過期了,但是智婉反而吃的更多,使得泰俊更加的生氣。
突然智婉自言自語問起泰俊為什麼沒去訂婚典禮,為什麼沒打電話,生氣地走出了泰俊家…

第5集
康鎮聽著MP3瘋狂地奔跑著,耳邊總是想起智婉說過的話。
汗流滿面的康鎮返回公寓時在無意間看到了等在門口的智婉。
康鎮不禁問自己是否可以把那天智婉向他致謝
自己卻一把抓住她手腕的事當做沒有發生過,
是否可以忘記智婉面對他時那驚慌失措全身都在顫抖的模樣。
康鎮眼看著智婉走向了寒風中,他卻無法呼喊她,只能默默地守著看。
另一邊,釜山背著春姬來到了俊秀的中醫院。
因為一大早有其他患者在俊秀著實嚇了一跳,
為春姬診脈後發現並沒什麼病,於是故意給她紮了針讓她吐了一地。

第6集
康鎮在公車站看到了智婉尋找吊墜的尋物啟事,兒時的回憶一下湧上心頭。
同時,在市場裏挑東撿西的智婉認出了產自山青的柿子。
另一邊,泰俊走進智婉房間後發現了康鎮為她裝修房子的事實,嫉妒心油然而生。
更令他抓狂的是自己送給智婉的禮物居然原封不動地未打開過。
正巧智婉從市場回來,儘管泰俊很想吐露心聲,
但智婉卻反問他自己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可笑,
且不做任何回答便進了房間,聲稱自己作業要來不及完成了。
後來又聽說看康鎮相當重視包括李友靜理事在內的中國城市開發項目的說明會,思緒立刻陷入其中。

第7集
智婉將吊墜退還康鎮,康鎮重見失去了8年的吊墜之後趕到智婉工作及居住的咖啡店找智婉,
兩人相認之時,泰俊亦在他們身後見到兩人互相擁抱的情境;
康鎮跟智婉說他們要好好相認,他們要每天見面,他們要每天都說話,
他們有很多很多話要說,之後兩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去!
泰俊見到康鎮跟智婉一起擁抱的情境,回到家後感到憤怒,
但是在門外卻見到友靜,她說要為泰俊慶祝因為他獲得了那個設計方案,
泰俊換好衣服之後見到友靜正在電視上播放他手下將康鎮的設計圖破壞的情境…

第8集
康鎮到派出所,進門就聽到智婉告訴泰俊自己哥哥為找掛墜而亡,
讓父母傷心,自己很愧疚所以離開了山清。
泰俊責怪康鎮把傷痛帶給智婉。康鎮還是背智婉回住所。
康鎮明白了八年前智婉為什麼拒絕他的原因。
韓俊秀和春姬檢查後,春姬沒大問題,而自己的身體卻有問題,需要做手術。
英淑照顧春姬,說俊秀去首爾見朋友了。
春姬不肯吃飯,說英淑在吃的裏面放了藥。
英淑和春姬在三十年後,終於肯面對面說出心裏的話,
英淑要春姬要有良心,春姬說自己夠有良心的了,看著好朋友搶了自己的男朋友。
韓俊秀說去首爾的檢查結果出來了。春姬問自己還能活多久?
三個月,一個月,一周?俊秀要她自己看。檢查結果是她的身體沒問題。
春姬很高興自己沒事,留韓俊秀吃飯喝酒,
俊秀要她遵守和英淑的約定,直到死,不要再見面了。
春姬沒想到這幾天經歷的事情峰迴路轉,自嘲地笑了…

第9集
1年後智婉為老奶奶病患精心地扎針,接著還洗衣服伺候著。
這個時候泰俊出現了說要幫忙,智婉對著那樣的泰俊笑著說謝謝。
接著和智婉一起扭衣服的泰俊說自己提交的作品得到了第一名讓智婉祝賀他。
智婉真心地祝賀,讓泰俊笑了。
另一方面,仁賢拉著康鎮的手去高級日食店,見到了友靜還有友靜的父親——范西集團的會長。
在那裏康鎮對會長說,雖然不知道您聽到了什麼傳聞,
但是我和友靜並不是您所知道的那種關係,以後也請您不要理會流言…

第10集
智婉拍打康鎮住處的門,於是康鎮出來了,叫智婉不要自不量力跟范西集團鬥。
最後友靜出現了,問康鎮是不是因為所愛的智婉的原因所以要救泰俊,
這些話使康鎮驚慌了起來,智婉也對這話感到茫然。
接著刑警突然來到,翻開康鎮的房間帶走了各種檔案。
康鎮拜託友靜把智婉帶離開;因為他不想讓智婉看到自己被戴上手銬的畫面。
智婉問友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友靜去檢察廳見康鎮並對他說,即使他以執行緩刑而被釋放,但是沒有一個公司會接受內賊的…

第11集
康鎮把智婉帶到那個空房子裏,說這是他以後要和家人,妻子,孩子一起在這裏住,向智婉求婚。
智婉在門口碰到媽媽英淑,正大光明的跟她說她在和康鎮交往。
春姬看到康鎮用電話給智婉彈吉他的兒子,
覺得康鎮真的很愛智婉,所以決定離開。
但是韓俊秀抱住了她說:如果她就這樣走了,
以後就再也不能見面了,還約定明天一起走。
第二天,康鎮送走春姬的時候,智婉也出來找不見了的爸爸,質問康鎮為什麼不攔住他們。
康鎮抓住了她的手。到了家門口的智婉失魂落魄,聽到有人喊失火了,才想起哭喊著叫媽媽…

第12集
3年後,康鎮與智婉母親住一起,代替了智婉的角色。
智婉要他說明白,到底他們是陌生人還是兄妹。
智婉問康鎮如果他們什麼都不顧不想就逃走,會發生什麼事情。
友靜與客戶見面,得到美術館專案。
泰俊看到康鎮母親,跌到在封冰的路上,並送她到智婉工作的醫院。
在春姬的面前,智婉打電話對康鎮說:我們那麼相愛,為什麼因為其他人而不可以?

第13集
英淑非常留意友靜的一舉一動,跟她說就當我們是一家人就好了,
還問了友靜是怎樣想智勇(康鎮)的。
在醫院裏,智婉去找春姬叫她康復之後就去見見康鎮。可是之後春姬就消失了。
智婉跟康鎮說”現在開始不要再演戲了,即使我的媽媽可能又再次暈到,但我不可以再這樣生活了。”
康鎮反問智婉有沒有自信,之後就拉著智婉去找英淑。
康鎮跟英淑說他跟智婉相愛,而且自己並不是智勇。
可是當康鎮要說出他其實是車康鎮時,智婉掩住了他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第14集
康鎮把找到工作室來的春姬帶到賓館房間,
當被問到是不是連自己母親是誰都忘了的時候,
他反問春姬,三年前離開的時候不是說了一切都無所謂了嗎,
他覺得那時就已經是一種結束了。
春姬又來到工作室,抓著英淑讓她清醒過來,
她說韓俊秀已經死了,而她一直當作是智勇的人其實是她的兒子…

第15集
智婉對康鎮說讓他不要為智勇的事情內疚,
這時偶然聽到這話的英淑帶著憤怒的眼神差點站不穩腳,
康鎮很驚慌,想去抓住她的手,但是英淑推開了他,康鎮很是不解。
回到房間的英淑回想起關於康鎮的事情,頭疼得很厲害。
另外,泰俊見到友靜後跟她說想和她一起跳槽,把友靜逗笑了。
稍後康鎮做完企劃案,因為英淑把果汁撒了,
康鎮說要不把智婉嫁出去吧,自己反而心裏很悲傷。
智婉到內衣店給春姬買了內衣,
同時春姬在向一個男的賣咖啡的時候,康鎮出現,向那個男的…

第16集
智婉對康鎮說,以後要自己帶著媽媽一起生活,這讓康鎮和英淑都很困惑。
而且她還對康鎮說讓他整理好自己的心,然後就轉身走了,康鎮有的只是心痛。
另外友靜不經意間問“康鎮在哪里”,英淑回答說在外面。
友靜就把英淑好像知道了康鎮不是智勇這件事情告訴了康鎮。
康鎮對於早就知道英淑恢復精神的事並不否認。
於是友靜便再告訴了智婉;智婉聽到後很驚訝,就回家責問康鎮為什麼英淑已經好了,他還要這麼痛苦,
康鎮對智婉說是因為自己實在不能放棄她…(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