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Innocent Love(愛無罪) 分集劇情介紹 1-10(THE END)

第1集
6年前,在某個小鎮生活的一家遭遇了一場悲劇。
父母被殘忍的殺害,房子被人點燃。
倖存的13歲少女佳音在燃燒的烈焰前大聲哭喊著。
這時,佳音決心要衝進火裏解救父母,
幸好比佳音年長5歲的哥哥耀司拼命阻止了佳音…
已經19歲的秋山佳音在一家小咖啡店裏快樂地打著零工。
不過,老闆由香裏在得知6年前的殺人事件後,
向佳音說“下月我妹妹會來店裏幫忙”,委婉地開除了佳音。
第二天,佳音去了趟少年監獄。
以殺害雙親罪名入獄的哥哥秋山耀司就關在這裏。
佳音堅信哥哥是無罪的,為了洗清罪名,佳音再一次找了律師。
兩人會面時,佳音用自己的努力激勵著哥哥。
不過,佳音決心脫離故鄉闖蕩都市的事情並沒有告訴耀司。
音樂家長崎殉也曾經活躍於絢麗多彩的世界,
後因種種原因淡出了第一線,目前,只是在勉強維持生計,
有時在義道神父的教會給聖歌隊的孩子們伴奏,
有時在酒店彈彈鋼琴。
同殉也青梅竹馬的櫻井美月不想看到殉也的才能就這樣被慢慢埋沒。
其實美月一直就喜歡著殉也。
某夜,殉也遇到了大學時代的好友,目前搞設計工作的瀨川昂。
於是,殉也便求問昂“為了能讓戀人遠野聖花開心,耶誕節應該怎麼安排?”。
原來,殉也、昂、聖花三人都是時代的好友。
可是,昂似乎敷衍了事,跟殉也說到“今年的聖誕夜在船上狂歡,你也應該去參加”。
在橫濱找到住處的佳音隱姓埋名地生活著,並在一家保潔公司打工。
公司安排的主要工作是到私人家裏進行保潔服務。
由於佳音不同于其他年輕人,總是默默的努力工作著,
前輩春江十分賞識佳音。
某日,佳音同春江一起被派遣到一位音樂家的家裏工作,那正是殉也的家。
不過,春江因為有急事先行離開,只留下了佳音一人繼續工作。
此時,佳音發現了一本老相冊。
6年前的殺人事件中,相冊被燒毀,
失去許多美好回憶的佳音,現在特別喜歡看幸福家庭的照片。
那本老相冊裏,有許多殉也從幼年時開始拍的照片。
這時,從窗外刮來一陣風,吹散了那些照片。
佳音正要收拾時,正巧殉也剛剛回家。
佳音慌忙地想把照片藏起來,殉也看到後便詢問其中的緣由。
佳音說“我喜歡人們歡笑的照片,活著會經歷許許多多痛苦,
但歡笑的照片可以把人幸福的瞬間永遠保留”。
默默聽完佳音的話,殉也提議一起拍個合影。
於是,殉也用佳音的手機拍了兩人的合影。
之後,佳音把兩人的合影沖洗了出來,並貼在了牆上。
那張照片就成了佳音的至愛。
沒多久,佳音的公司裏來了一名雜誌記者池田次郎。
池田很想瞭解6年前的那樁殺人事件,突然向佳音詢問起來…

第2集
秋山佳音悄悄地把一個鋼琴模樣的音樂盒放在了長崎殉也家的玄關前。
第二天早上,看到音樂盒的殉也向櫻井美月打探音樂盒的由來。
美月說“也許是聖歌隊裏面的哪個孩子放的吧”,還調侃著說“你還挺有女人緣的啊”。
佳音使用假名作為一名保潔員在派遣公司註冊。
之後被安排到車站打掃衛生。
某日,佳音下班後,順便去了趟殉也家,並偷偷地觀看屋裏的動靜。
正巧看到殉也正在聽自己送的音樂盒,這讓佳音十分欣喜。
不久,瀨川昂來到了殉也家,為了不讓人起疑心,佳音悄悄地離開了殉也家。
另一方面,被關押在少年刑務所的佳音的哥哥秋山耀司突然大吵大鬧起來,
因此,被放到了監護室裏。
耀司大鬧的那天,正是佳音來看他的那天夜裏。
此時,雜誌社記者池田次郎來到了少年刑務所,並與耀司進行了會面。
池田正在調查耀司殺人事件的真相,而且已經和佳音有過接觸。
池田對耀司說“我是真心地想幫助你”,隨後切入到了殺人事件的話題。
“你被逮捕後,儘管你已經坦白雙親是你殺的,
但一審判決還是認定你無罪,我覺得這其中還存在著某些謎團”,
池田一邊注意著耀司的表情,一邊謹慎地措辭說到。
耀司終於開口“那天夜裏,當我醒來時,雙親已經被殺,
我不想讓佳音看到那些場面,所以就放了火”。
佳音懷著對殉也的絲絲愛意工作著,再怎麼辛苦也無所謂。
某日,佳音在車站偶然看到了殉也的身影。
緊隨殉也身後的佳音正在猶豫著是否和殉也打聲招呼,
就在這時,殉也的手帕掉在了地上,佳音隨手撿了起來。
佳音為了還給殉也手帕,來到了殉也家。
來殉也家保潔的春江邊打著手機邊走了出來。
似乎是在敬老院的春江的父親有急事找她。
送走了春江,佳音便走進了殉也家。
這時,昂從遠野聖花睡覺的房間走了出來。
正巧殉也也剛剛回家。
昂一把抓住了驚慌失措準備溜走的佳音,並打算報警…

第3集
長崎殉也邊談著鋼琴,邊與遠野聖花親親我我,
秋山佳音偶然看到了這一幕,很是傷心。
第二天,佳音又去殉也家做保潔,此時的佳音刻意地表現得十分開心,
工作也幹勁十足,還對出門的殉也笑臉相送。
利用工作之便,佳音又翻開了殉也的相冊。
雖然佳音知道這樣做不好。
佳音看到了照片中殉也和聖花的合影,失去親人的殉也和聖花一起笑得很開心,
佳音感覺到,聖花在殉也的世界裏十分重要。
殉也找到了瀨川昂,並告訴他,打算讓聖花進行細緻的身體檢查。
殉也總覺得最近聖花的狀態有些異常。
之後,殉也不顧昂的反對,找到了醫師東野。
不過,經過檢查,聖花並沒有異常。殉也感覺到的變化,只是一種無意識的反射。
之後,為了兒童聖歌隊的練習,殉也來到了教會。
這時,櫻井美月告訴殉也,義道神父邀請他一起吃飯。
在飯席間,神父問到了殉也放棄作曲的事情。
神父接著說,對於殉也為教會和日曜學校做出的貢獻,表示感謝,
同時又非常擔心殉也的未來之路。
在殉也家做保潔的佳音,聽到了某房間裏傳來的聲音,
那正是殉也告訴她不能進的那個房間。
有所掛念的佳音來到了房門前,
當佳音握住門把手正準備開門的時候,正趕上殉也回來。
看到佳音這麼長時間還沒幹完活,殉也在吃驚之餘,總覺得有些蹊蹺。
此時的佳音都沒敢正視殉也一眼,好歹解釋了幾句就出了殉也家。
殉也想起剛才站在聖花房前的佳音有些反常,
出於擔心,殉也悄悄地打開了聖花的房門。
在房間裏,聖花身上的各種管子都被拔了下來,殉也趕忙把管子都插了回去。
翌日,殉也見到了昂,並告訴了他聖花管子被拔的事情。
殉也還說,佳音並沒有那個屋子的鑰匙,也許是聖花自己拔的管子。
另一方面,佳音為了給哥哥秋山耀司找份工作,來到了一家汽車修理廠。
見到老闆野久保,佳音把哥哥在少年刑務所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交待後,
拼命地請求老闆要錄用哥哥。
不過,第二天野久保打來電話,說錄用的事就此告吹,
還解釋說是因為妻子的反對他才這麼做的。
某日,佳音像往常一樣到殉也家做保潔。
殉也見到佳音後,交給她一個裝著錢的信封,並告訴佳音,自己來打掃屋子。
佳音覺得,殉也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強忍著悲痛返回公寓。
而在那裏,雜誌記者池田次郎又出現在了佳音面前…

第4集
秋山佳音和少年刑務所假釋的哥哥秋山耀司一起在公寓開始了新的生活。
同時,耀司還經監護教官的介紹,得到了一份在工廠的工作。
正在準備晚飯的佳音,趁著耀司出門散步的空隙,
把貼在牆上的和長崎殉也的合影照片撕了下來。
出於某種原因,佳音似乎不想讓哥哥知道殉也的存在。
另一方面,殉也找到了瀨川昂。
兩人的再會,是那次遠野聖花的人工呼吸器停止事件以來的第一次。
昂把聖花房門的鑰匙交到了殉也手裏,
而殉也卻說“聖花對我來說,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你能理解我,這就足夠了”,
接著,又把鑰匙還給了昂。
殉也還對昂表示了謝意“正因為有你在,
我才能堅持照顧聖花到今天,下周來參加聖花的生日聚會吧”。
佳音找到了一份小時工工作,那正是殉也在那彈鋼琴的那家酒店。
由於佳音還屬於未成年人,店長宮川詢問佳音的父母是否知道打工的事情。
因此,殉也也第一次知道了佳音失去雙親的事情。
佳音還對殉也說了雙親在6年前的火災中過世的細節,而哥哥耀司的事卻隻字未提。
當夜,昂來到了酒店。意外的是,
一個叫幸雄的男人和昂十分熟悉,幸雄似乎以前和昂是合夥人。
佳音把昂與幸雄交談的一幕都看在了眼裏。
這時,昂用略帶威脅的口吻對佳音說
“剛才你看到的是我的秘密,你也有不願告人的秘密吧”。
翌日,佳音和耀司正在準備出門,
他們打算一起去看看橫濱的名勝古跡。
而此時,耀司工廠的同事卓夫突然來訪,卓夫似乎很想親近耀司。
生氣的耀司把卓夫嚇跑,卻在佳音面前表現得若無其事,並和佳音一起出了門。
某日,佳音又去殉也家保潔。
殉也對佳音說“聖花的生日聚會,你一定要來啊”。
此時,櫻井美月也來到了殉也家。
美月是為了日曜學校的期待會而來,並打算量量殉也衣服的尺寸。
看到殉也和佳音親昵的樣子,美月呆若木雞…

第5集
秋山佳音從長崎殉也的世界中消失了。
原因是櫻井美月調查了佳音的過去,並警告過佳音“從殉也面前靜靜地消失”。
在打工的酒店也不見佳音的蹤影,聯手機也打不通。
佳音突然消失,又聯繫不到她,殉也顯得十分困惑。
於是,殉也便找到瀨川昴,並說了佳音的事情。
不過,知道佳音消失緣由的昴對殉也說到“她是自己消失的,你不用去在意她”。
另一方面,秋山耀司襲擊了雜誌記者池田次郎,
並把他電腦裏關於6年前案件的資料都進行了刪除操作,
之後,耀司便去了他出生的故鄉長野。
耀司繼續著瘋狂行動,他混進了山本的心理內科醫院,
偷出了佳音的病例,並將其銷毀。
山本是6年前案件中,負責佳音心理調節和恢復的醫師。
達到目的的耀司並沒有返回住處,而是去了工廠同事卓夫那裏藏身。
此時,報紙上已經報導了耀司襲擊池田的事情。
不久,員警找到了佳音,並詢問耀司的情況。
同時,各路媒體也聚集到了佳音的公寓。
於是,佳音打電話求助於律師島田,希望能幫幫耀司。
而島田卻回答“你們只能盼望著被害者能跟你們私下和解了”,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此時,殉也也從美月那裏得知了耀司襲擊池田的事情。
體會到佳音痛苦的殉也找到了昴,並懇求昴告訴他佳音的住所

第6集
由於秋山耀司對秋山佳音說“殺害雙親的兇手就是我”,佳音因此飽受打擊。
不想對佳音置之不理的長崎殉也催促著佳音到自己家去,
於是,佳音出了公寓,和殉也一起向殉也家出發。
誰曾想,在殉也家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遠野聖花的心肺功能大幅下降,人工呼吸機的警報響個不停。
佳音和殉也趕快找來急救車把聖花送到了醫院。
醫生對殉也說“聖花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聽到這些,殉也顯得非常不安。
看到殉也還餓著肚子,佳音有些擔心,開始著手準備一些吃的應急。
此時,池田次郎打來電話,他對佳音說到“耀司已經被員警逮捕了,
我想知道他為什麼會老老實實地去自首”,不過佳音並沒有回答他。
當佳音打算回聖花的病房時,殉也正好從裏面出來。
佳音叫了一聲殉也,準備把飯團和茶遞給殉也。
不過,殉也看也沒看佳音一眼,心神不定地離開了醫院。
殉也來到了義道神父的教會。當時櫻井美月和義道都在場,
殉也對他們說“聖花性命可能不保,我無法相信主了”,說完便陷入了悲傷之中。
理解殉也心情的義道,對準備離開的殉也說
“主可以原諒任何罪過,唯獨不能原諒親手結束自己生命的人”。
“我知道”殉也回應後,便離開了教會。
由於殉也不接手機,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兩人失去了聯絡,身在聖花病房的佳音十分擔心。
這時,瀨川昴趕了過來,佳音把聖花交給昴照顧,出了醫院。
佳音打算回公寓去取殉也送來的音樂盒。
佳音從抽屜裏拿出音樂盒後,再次給殉也去了電話。
這次殉也接了電話,但一句話也沒說。
佳音對一言不發的殉也說到“希望你能陪著聖花”。
返回醫院的佳音,拿出音樂盒,在聖花的耳邊放起了音樂。
佳音一邊對聖花說著“有殉也陪著你呢”,一邊用音樂盒放音樂給聖花聽…

第7集
秋山佳音和長崎殉也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以植物人狀態持續了3年時間,數日前與死神擦肩而過的遠野聖花,
靠自己的毅力從床上坐了起來。
聖花將玉手伸向殉也,雖然發不出聲音,但她還是努力呼喊著殉也的名字。
看到眼前的聖花,殉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把她抱在懷裏。
負責聖花病情的主治醫生東野也得知了此事,
東野告訴殉也“聖花的大腦功能可能多少還有一些沒有恢復”。
對於醫生的話,殉也笑著回答“沒關係,一定會努力使其康復的”。
佳音也多少明白殉也的想法,
於是,便對殉也說“我會盡全力幫助你的”。
緊接著,殉也給瀨川昴去了電話,告訴了他聖花的事情。
昴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之後,殉也讓聖花做著電動輪椅,兩人來到了義道神父的教堂。
殉也要把好消息告訴義道和櫻井美月,以分享奇跡的快樂。
與此同時,由於佳音的哥哥秋山耀司襲擊了記者池田次郎,而再次被捕,
佳音便拜託酒吧的店長宮川 “不止晚上,我希望白天也能來這裏工作”,
此舉是為了攢齊私下和解的錢。
不過,對於不辭辛苦前來少年刑務所會面的佳音,
哥哥耀司表現得十分冷淡,“不用你操心,你沒必要為了我那麼辛苦”,
一盆涼水潑到了佳音頭上。
失落的佳音回到了殉也家。
在那裏,佳音看到了殉也正在十分開心地照顧聖花,
受到雙重打擊的佳音一言不發,拔腿就走,直奔自己的公寓。
在路上,佳音想“以後我還是不要纏著殉也為妙”。
到了公寓,佳音發現,她的傢俱和生活用品都被搬了出來。
據房東廣田說“以為佳音不會回來,就把房子租給別人了”。
無處可去的佳音晃晃悠悠地來到了公園,一屁股坐在了長凳上。
此時,殉也推著聖花來到了佳音面前。
殉也說“這麼晚你還沒回來,我有點不放心,便出來找你了”。
佳音回答“我覺得我還是不要在你家打擾了”。
“聖花能夠蘇醒,那都是你祈禱的功勞啊”
殉也通過迷信手段說服了佳音,把她帶回了家。
某日,去打工的佳音在酒吧門口遇見了昴,便一起進了酒吧。
當時殉也和聖花也在店裏,殉也也打算與店長宮川分享奇跡。
不過,當聖花看到昴的時候,突然起了變化…

第8集
聖花離家出走,佳音十分擔心殉也的狀況。
此時殉也接到昴的電話,說聖花和自己在一起,今後也會如此。
殉也以為昴同樣愛著聖花,而昴也隱藏了自己真實的情感,不置可否。
池田再次去拜訪佳音小時候看過的醫生,醫生告誡池田最好不要在插手這件事情。
即便一再忍耐,殉也對於聖花的思念終於爆發了。
他跑到昴的家,卻正巧發現二人笑意融融的樣子。
與此同時,美月來找殉也,對佳音已經和殉也住在一起的事情感到很惱火,
她說自己不喜歡聖花,不過聖花大概也不希望看到殉也和佳音一起生活的事情吧。
某日,佳音去看望昴和聖花。
昴告訴佳音,自己會照顧聖花,為了殉也的幸福,這是最好的辦法。
回到家,殉也看到佳音,不由得想到了聖花,頓時發起脾氣來…

第9集
佳音告別殉也,打算回到老家。
週刊登載了關於她的報導,恰好是池田之前毀掉的那一篇。
佳音去見哥哥,告訴他自己已經回憶起了6年前的一切,殺害父母的人就是自己。
耀司一再否認,但是佳音卻毫無反應。
殉也打算去找佳音,正要出發,
美月卻將他所在了門裏,並把關於佳音的報導遞給了他。
即使感到震撼,但殉也依舊堅持要去把佳音找回來。
美月爆發了,她將自己對殉也的感情一瀉而出,
說自己這麼多年一直在為了殉也而犧牲。
回憶起真相的佳音電話給池田,希望她能將事件報導出來…

第10集
佳音和殉也舉行了婚禮,好友們都來祝福,唯獨沒有看到耀司。
佳音打電話給耀司,說要感謝他,因為這麼多年支持自己走來全都是他的功勞。
昴告訴殉也聖花恢復的很不錯,已經可以走路了,並說自己要和聖花一起去巴黎。
殉也好奇的問昴會不會也和聖花結婚,
昴之說希望有一天四個人能夠重聚。
此時,殉也被人叫去,昴看到他離開的背影,
終於忍不住,告訴殉也自己並不愛聖花,
多年來他一直暗戀著另外一個人。
但當殉也問他這個人是誰,昴卻不再多說。
殉也突然在陽臺上發現了聖花的身影,
看她情況不對準備跳下去,立即衝上去,也隨著聖花跌落陽臺。
佳音趕來,發現殉也躺在一片血泊中…(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ㄚ昇
  • 很棒

    很棒 真的很棒 味道有一點像鬥雞(漫畫) 以及香港版的軍雞(電影) 我會我會去看這一部...真的感覺很棒
  • 嗯...
    我必須說一下
    Innocent Love是一齣日劇呢
    所以應該不用去看...
    在家裡看就可以了呢^^

    noddle 於 2009/03/30 00:01 回覆

  • mason
  • 那昂是喜歡誰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