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正義的夥伴(我姐姐是惡魔) 分集劇情介紹1-10(THE END)

第一集
中田容子今年高中一年級,看上去她在學校過著很幸福的校園生活。
正是這樣的她有著不為人知的困撓,
她有一個“外表漂亮可是內心卻是魔鬼”的姐姐,
所以每一天她都被這位“惡魔”般的姐姐弄得團團轉,忙於奔命。
比如說,某天早上上學前,容子的男朋友到家裏來接她,
容子因為髮型還沒有搞定,正在慢騰騰的搗鼓著。
惡魔姐姐縝子便對容子的男朋友說:
“你稍微等一會吧!容子正在大便”,然後迅速的去上班了。
被嚇了一跳了的男友馬上就把容子給甩了。

姐姐縝子是私立大學的學生會主席,
畢業後到政務部工作開始了國家公務員的職業生涯。
因為她的氣質和美貌,身邊的人不停的投來了羡慕的目光,
工作單位的同事,部下也把她當成高山上的花,
就連容子的同學們也羡慕容子能有這樣一位姐姐。

姐姐縝子還被稱為“正義的夥伴”,
她的座右銘是“被欺負了要反擊,沒有被欺負也要反擊”,
在單位裏,她可以為了抽煙問題跟別人爭個是非曲直,
對討厭的女性前輩也不客氣的復仇。
不過縝子的第一被害者就是妹妹容子。
縝子從小的時候開始就把她當做僕人一般呼來喚去任意使喚,
而且還給容子起了外號叫做“熊子”。
但是當容子向母親春子表露出對姐姐的不滿時,
母親卻總是將它理解為平凡的妹妹對能幹的姐姐的抱怨。
能夠讓容子稍感溫暖的只有與做公司職員的父親五郎,
一起去24小時店吃冰淇淋的時候而已。

第二集
縝子瞄準了新的戀愛目標---和她同樣在政務部工作的直紀。
於是她指示容子要儘快掌握直紀的情況。
為了儘快的掌握直紀周圍的情況,
容子開始尾隨他的行動,調查他的住所,興趣愛好等。
為了得到更多的情報,容子還在直紀的公寓內偷看他的信箱,
結果正好被同校生岡本陸看到了,陸告訴容子,
自己和直紀住在一個公寓而且就住在他隔壁的房間。
因為姐姐的惡作劇,陸一直以為容子叫熊子,
被叫了小名且被看到了自己偷窺行為的容子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很快尾隨調查就初顯成效,容子看到直紀買了古典音樂會的票,
又按照縝子的指示費勁的買到了直紀旁邊座位的票。
但是這個音樂會演奏的曲目是,縝子從小的時候開始不管多麼吵鬧的環境,
只要聽到這個曲子3秒鐘之內就會睡著的莫札特的曲子。
縝子穿著盛裝進入會場後馬上就睡著了,
音樂會結束後還是被直紀給叫醒的並且還流著口水,
這令她感到自己丟了很大的臉。
因此,她將容子懷恨在心,讓容子為她挽回名譽。
容子在心裏發誓不再做縝子的奴隸,
卻在與父親五郎的對話中得知,縝子結婚的話就會離開這個家。
容子決定改變作戰計畫,為了使自己得到自由那就必須讓縝子早點結婚,
容子決定要積極主動的與直紀搞好關係,但是…。

容子雖然想著只要知道了直紀的去向,然後帶著縝子去,
然後讓直紀看到縝子的優點就能挽回上次的失敗。
沒想到計畫進展的不順利,反而使縝子更加惱怒。
在政務部,野上科長反映縝子不加班的事,為了報仇她把抹布加在茶裏端給了野上。
結果沒多久野上開始拉肚子,周圍的人勸他去醫院他執意不去,
縝子就嚇他說病毒會傳染給別人所以一定要去醫院。

第三集
縝子和直紀可喜可賀的開始交往,一切都很順利。
這期間容子收到了長州小力粉絲俱樂部寄來的入會紀念商品。
縝子從以前開始就喜歡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這次也是擅自使用了容子的名字加入了粉絲俱樂部。
這天夜裏縝子與直紀約會回來後,
看著粉絲俱樂部的會報雜誌和周邊興奮不已,一直拉著容子興奮到半夜。

第二天睡眠不足的容子來到學校,縝子又給她的手機發來了指令,
讓容子給她錄小力的電視節目,
容子急忙趕回到家但是父親五郎新換的DVD沒有連接線,無法按時錄影。
知道沒錄成後,縝子當然大怒,
又下了另一個指令就是一定要搞到限定50名的小力的DVD,
容子接過500張明信片一邊嘟嘟囔囔的抱怨著一邊徹夜寫著申請,結果全部沒有中。
容子被逼得走投無路,正在一籌莫展之際陸湊巧聽說此事後,
表示在電視臺工作的父親認識小力的經紀人,或許可以幫忙弄到。
縝子與直紀的關係發展的很順利。
看到他們已經約會了8次的容子感到這次氣氛有所不同。
開始對茶,古典音樂等直紀喜歡的東西下功夫的姐姐,看來這回是動了真心。
很快近藤就告訴容子要的DVD找到了,
但是已通過郵局寄給了政務部的縝子,容子急忙通知縝子,
因為這決不能暴露給同事及直紀,縝子命令容子無論如何也要把郵件給擋回去…

第四集
容子目擊到五郎和年輕女子在一起形跡可疑的場面,心中不免有些擔心。
縝子的單位傳說直紀要被派到海外去工作。
縝子知道很多男人都是趁著要去海外工作的機會提出結婚,
直紀說有事要告訴她時縝子馬上進入了戰鬥準備。
她打算把直紀約到一個男人會想要求婚的飯店吃飯。
容子跟姐姐直接說出了懷疑父親五郎有外遇的事,但是縝子根本不當回事,
命令容子馬上去搜集情報然後選出一個完美的飯店來。

滿腦子都是父親五郎外遇的事情的容子,在學校也和朋友談及此事,
對五郎的情況非常瞭解的朋友斬釘截鐵地表示五郎不可能外遇。
容子得知五郎很少有的要加班,她一邊向縝子彙報飯店的情況,
一邊說出了感到不安的父親的外遇的事。
但是縝子根本不理容子在擔心的事,滿不在乎的又向她下達了新指令,
要她給直紀做能促使直紀求婚的充滿愛情的“勝負便當“,
第二天容子沒有去上暑假補習班,在家拼命的為直紀和五郎做了便當。
便當做好,一個先給縝子讓她帶去單位,
然後容子自己再拿著另一個便當向五郎的公司走去。

沒想到公司接待室的人說五郎已經有償休假一周了,
容子的臉色大變正好此時看到五郎的外遇女人偶然外出,
容子便條件反射的尾隨而行。
結果在附近的公園容子看到了五郎與那個女子相見,
尾隨暴露後,容子開始追究起父親外遇這件事情了…。

第五集
縝子與直紀正在挑選儀式的日期及場地,
直紀的父親克夫和母親裏美突然到中田家拜訪。
縝子正和直紀不在家,容子和五郎有些驚慌失措,
而春子卻鎮定自若的將2人迎進門來。
房間完全沒有收拾陽臺放著要洗的衣服,地上是五郎喜歡的鐵道模型,
床上放的是容子的畫滿紅叉叉的作業紙張,容子他們很擔心,
但是克夫和裏美已經開始說起結婚的話題。

但是五郎他們三人正與直紀的父母交談中,
縝子吃完豐盛的晚餐喝的醉醺醺回到了家,
她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了一句結婚的事不談了,婚禮的場地也馬上退掉。
容子想一定是直紀瞭解了縝子的本性,
而自己也幫縝子一起對直紀隱瞞了真相,因為騙了直紀容子心情十分沉重。
容子在圖書館裏偶然見到了直紀,
而直紀馬上對容子說“全都是我的責任,縝子她沒有任何過錯”。
容子由於不知道結婚中止的原因,便去找很有名氣的良川家私人偵探進行調查,
她擔心除了縝子自身的問題以外還會不會有其他的問題。
容子來到了直紀的公寓樓下,被陸連拉帶拽的拉到了房間裏,
卻偶然發現隔壁直紀的陽臺上皮艇的槳上寫著“MAKIKO”的字樣,
陸告訴容子,直紀應該依然愛著縝子。

縝子告訴春子她想辭去現在的工作,
第二天坐臥不寧的容子直接來找直紀,問他中止結婚的理由。
於是直紀開始說出了意想不到的一席話…

第六集
沒有和直紀一起去非洲而留在日本的縝子,
被克夫和裏美叫去參加良川家的午餐會。
縝子命令容子與她同去,
但是因為一直擔心著馬上就要到來的婆媳之戰的暴風雨,容子坐立不安。
而被夾在公婆之間的縝子則像沒事人一樣,
捲起袖子津津有味的吃著剛剛端上來的壽司,看著縝子那裝模作樣的表情,
容子覺得身為小姨子的自己到更像是“犯人“一樣。

不久直紀為了參加一個國際會議突然回國。
容子接受了縝子的命令,為她的新家打掃衛生和買東西。
這天夜裏容子見到直紀後才回家。
第二天總算是縝子不在家容子感到非常的自由。
容子和音子她們玩完後,又借了盜版的DVD慶倖自己可以一個人獨佔電視機了。
但是沒想到因為直紀有工作晚餐會回來的晚,縝子又回家來了。
吃過晚飯還把盜版的DVD拿走了。
第二天直紀對縝子說晚飯想吃雞肉咖喱飯,直紀問放在那的DVD他感覺那是盜版的,
這次回日本的目的就是參加有關保護知識產權的國際性會議,
聽直紀的話中得知揭發盜版的DVD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容子剛剛和麻衣約好一起去游泳之後接到了工作中的縝子的電話,命令她做雞肉咖喱飯。
容子不知道直紀已經告訴縝子因為有工作回家會晚,
勤勤懇懇的開始做起飯來,中途忘記買雞肉趕緊出去買中途偶然遇到了陸,
結果與陸以及和他在一起的知佳攪和在了一起,做完咖喱已經是夜裏…。

第七集
縝子雖然已經結婚但是還和以前一樣隨便的使喚著容子,
某一天她又讓容子,給她買這一周用的食品和日用品。
容子急急忙忙的出去買東西的時候,
裏美獨自來到了縝子沒有人的新家,
開始檢查冰箱,垃圾以及屋內的各個角落,結果氣的變了臉色。
她趕忙向丈夫克夫報告並讓他來看。
在此期間容子買東西回來後補充食品,收拾垃圾,掃除整頓全部完成了。
縝子回到家看到裏美等的臉色就感到自己的真面目可能暴露了。

裏美面對回到家的縝子,從家務事的每一個細小的環節開始進行指導,
還揚言一定要把縝子訓練成良川家合格的兒媳婦。縝子焦躁的情緒不斷的升級。
縝子拜託直紀不要讓裏美擅自到新家來,
這天晚上縝子回到娘家給了容子一萬日元替她買東西的錢找零也沒要。
容子猜出縝子一定是出了什麼事。
第二天在春子的安排下容子來到良川家串門,
裏美無論如何都要給容子一萬日元的零用錢,要求容子提供有關縝子的情報。
容子認為現在迫在眉睫的是能夠讓縝子和裏美成為朋友,
容子感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捲到了婆媳戰爭中了。

容子不久便找到了帶狗散步的工作,而縝子與裏美之間的爭吵越來越激烈。
裏美又來到新家按照自己的喜好擅自改變了屋內的佈局,
縝子回來後大怒又將佈局恢復成原樣。
兩個女人之間的戰爭還在持續著,
縝子又給容子下了命令讓她把裏美拿來的東西都在網上賣掉,
並且還讓她把新家的鑰匙給換了…

第八集
裏美和縝子聯繫希望她到家裏來一下。
聽直紀說因為良川家最近要辦佛事,裏美好像是想讓縝子過去幫忙。
雖然縝子對直紀表示自己是良川家的一員,但是內心裏卻充滿了煩惱。
最近良川家和中田家在建兩代同居住宅的問題上,各自有著不同的想法。
五郎和春子,克夫和裏美都想自己和直紀他們一起建兩代同居住宅,
今後住在一起同時都希望對方能夠理解。

就在響子等人談論著作為社長家小姐出身的春子
和打工學生出身的五郎的戀愛故事的時候,
縝子回到了娘家和五郎他們講了有關佛事的情況,並命令容子配合做準備工作。
良川家的佛事是為直紀的祖母,克夫的母親做第七回祭拜。
縝子帶著容子來到了良川家,
裏美讓她負責與寺廟的聯繫,用餐以及各種物品擺放的準備。
這次作為明校理事長克夫的姐姐胡桃澤美惠子也會參加,
美惠子對禮儀要求的十分苛刻,
裏美想通過這次機會用良川家的禮儀流派對縝子進行嚴格的培訓。
而縝子早把裏美交給她的任務都推給了容子,
還命令容子去搜集良川家主要親戚的資料。

為了搜集親戚的資料容子忙得不可開交,連做作業的時間都沒有。
知佳又把容子叫出來說陸可能要轉學希望能夠制止他。
容子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中田家為了在佛事上寒暄來到了現場,接著就暴露出雙方在建兩代住宅上的不同想法。
克夫和五郎都當然不讓的認為自己應該與直紀住在一起,
在這種場合下春子解圍說這件事還是由直紀和縝子來決定吧…

第九集
五郎和春子正在制定結婚25周年的紀念旅行計畫。
因為縝子和直紀要去巴黎新婚旅行,只有自己和父母3人一起去旅行容子喜出望外。
可是沒想到由於直紀工作的關係縝子盼望著的巴黎旅行擱淺了。
縝子回到娘家聽說五郎他們去旅行的地方可以吃到甲魚,急忙說自己也要一起去。

這時,容子一邊寫作業一邊和麻衣,
響子說起了關於陸的事情,兩人勸說容子要快對陸告白。
其實容子並沒有勸說陸不要轉學,也無法拿起電話打給陸。
容子的腦子裏早已被縝子的事搞的煩躁不安,她心亂如麻。
去溫泉旅行的當天直紀因為有工作,讓縝子先到旅館去。
於是縝子馬上把自己和直紀的房間換成了高級套間,作為新婚旅行一直變更的補償。
五郎和春子平靜的選擇了整潔的日式房。
直紀感到過意不去要求和他們交換房間,
但是得知這曾經是他們25年前私奔時住過的房間時才終於接受了。

容子一會給縝子和直紀當高爾夫的球童,
一會又幫助排隊購買有名的點心忙的不可開交。
而縝子看到直紀非常的謙和,
再加上人品太好把好不容易買到的點心讓來讓去自己卻不肯吃心生不悅。
洗完溫泉後到了期待的晚餐時間。
縝子決定用吃甲魚的機會來化解自己白天的鬱悶心情。
然而直紀在高爾夫球場偶然見到了外交部的官員山之內,
而山之內又提出要祝賀他們新婚,縝子好不容易盼到的甲魚料理又泡湯了。
總算是從山之內那解放出來急忙趕往五郎他們所在的地方,
得知甲魚已經沒貨時,縝子憤怒的從店裏跑了出去…。

第十集(最終回)
縝子又回到了娘家,因為她與直紀之間的隔閡越來越深,
而容子很想對馬上就要搬家的陸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但是又感到很是躊躇。
再加上近來一直在為縝子和直紀的事擔心,精神上真的是有些受不了。
很快克夫和裏美就親自來到了中田家,
而縝子卻毫無顧忌的擺出了一大堆討厭直紀的論點,
因此兩家的關係走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
容子為了讓縝子和直紀兩個人能夠重歸於好,
便邀請他們來到了自己預先定好的飯店。
縝子完全聽不進去直紀在說什麼,
只是一個勁的大吃大喝起來,然後就是狼狽的跑廁所猛吐。
直紀對縝子已經完全不抱任何幻想了。
不久良川家的二老為了傳達離婚的意圖便特意帶著直紀來到了中田家…

在中田家,一場口水大戰開羅了。
無法忍受姐姐的眼淚的容子終於爆發了,
她請求直紀的父母不要再說姐姐壞話了。
就在事情似乎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的時候,
突然因為縝子宣佈自己懷孕了而出現了空前的轉機。
直紀的父母令眾人大跌眼鏡的馬上改變了態度,
表示一定不可以離婚,事情向著好的方向發展了。
縝子終於生下了真紀的孩子,並且母憑子貴的開始在直紀家作威作福,
而可憐的容子不僅要聽命于姐姐還要繼續照顧新出生的小嬰兒了。
但是她依然非常開心,因為中田家恢復了往日的“和諧”,美好的日子在等待著一家人(…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ㄒㄒ
  • 水拉

    很好看
  • 對阿...
    這部戲還滿可愛&好笑的
    沒看過的可以去找來看看~

    noddle 於 2009/04/12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