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皇太子的初戀 分集劇情介紹 1-20(THE END)

第一集
活潑漂亮的女孩金有彬畢業三年也沒找一份正式的工作,
只在一家速食店靠送外賣過日子。
有彬送外賣至誠鉉公司,隔著玻璃窗看到英俊的誠鉉,心中暗暗喜歡。
一次送外賣時,有彬見一年輕雇員遭首飾店老闆訓斥,
原來那雇員不小心將一枚戒指磨損。
善良的有彬買下戒指為她解了圍。
雇員感激地請她填寫抽獎單,將有機會參加赴日旅遊。
恰有好友藝舒在日本的有彬,連聲禱告希望能夠中獎。
有彬的抽獎單竟然真的中獎,她接到通知週六起程去日本。
但母親卻安排她週六與人相親。
有彬拗不過媽媽,只好找爸爸幫忙。
在爸爸的幫助下,有彬終於踏上了赴日的旅程,
卻想不到被安排與她相親的正是她暗自喜歡的誠鉉。
有彬來到日本,住在好友藝舒工作的度假村,
在這裏遇到了度假村的少主人—遊手好閒的韓國財團皇太子崔健熙。
滑雪中不慎摔倒的有彬得到健熙朋友振宇的幫助,
有彬以日語致謝,被誤以為是日本女孩。
健熙在度假村舉行生日派對,振宇邀請美麗的有彬和藝舒一起參加。
派對上,被誤會是日本人的有彬索性繼續裝做日本女孩。
有彬戲弄一男子致其落水,健熙看到反而感覺她很有趣,帶她一同去看焰火。
見健熙似乎對有彬有意,健熙的朋友以日語詢問有彬是否願同健熙共度一夜,
聽不懂日語的有彬只會點頭稱是。
晚上,醉酒的健熙來到有彬房間倒頭就睡,
無可奈何的有彬只好趴在桌上睡了一夜。
次日,醒來的健熙見到有彬,扔下一遝錢就走。
誰知在餐廳裏,居然被氣憤的有彬當眾將錢砸在他臉上…

第二集
健熙的父親—財團社長到度假村視察,
從美國翹課來此遊玩的健熙急忙外出躲避,搭車時卻又與有彬遇到一起。
慌忙中忘記帶錢的健熙只好跟在有彬身後,
他吃著有彬請的拉麵卻還嫌是垃圾,把有彬氣得半死,卻又不忍扔下他不管。
健熙帶有彬去坐雪橇,因速度太快雙雙被甩下山坡,幸得振宇趕來才將他們救出。
被凍了半天的健熙和朋友振宇去泡溫泉,
振宇告誡健熙當心有彬是因他的身份刻意接近他。
隔壁的有彬聽到,竟跑到男堂用水瓢打了振宇,健熙見狀大笑,
心中覺得這個野蠻女孩竟有幾分可愛。
有彬生氣地跑出溫泉將戒指遺落,被健熙拾到。
得知父親已走,健熙又返回度假村。
他找到有彬想將戒指還給她,
還未拿出戒指就被中途返回的父親撞見,遭了一頓訓斥。
健熙答應父親立刻回美國讀書,然而送走父親後,
卻又帶著明星女友李慧美去了巴黎。
旅遊歸來,有彬去誠鉉公司送餐,聽職員說誠鉉要請秘書,
暗戀誠鉉的有彬打算應聘,卻被告知必須有兩年以上經驗,有彬只好無奈離去。
數日後公司即將面試,一應聘者中途退出,
負責招聘的職員求有彬頂替並讓她謊稱曾在其他公司做過秘書。
面試中,有彬的謊言被誠鉉識破,弄得有彬無地自容。
母親對相親爽約跑去旅遊的有彬大發脾氣,再次安排相親。
相親的對象竟是誠鉉,因先前面試的緣故,誠鉉對有彬心存成見。
見到誠鉉,有彬亦對先前撒謊後悔不已。
正當誠鉉準備離去,卻接到客戶電話請他參加晚宴,
並要求帶女友同往,誠鉉只好帶有彬參加。
晚宴上,在與客戶的接觸中,有彬的表現令誠鉉刮目相看。
他終於決定聘用有彬,令有彬十分開心。

第三集
父親得知健熙又去巴黎遊玩,將他狠狠訓斥了一頓,
讓他結束學業回公司做事,先從基層的代理做起。
健熙父親的公司在招聘GO(度假村裏類似導遊的工作人員),
藝舒勸有彬去應聘,這樣就可以同她一起去巴黎工作。
已打算去做誠鉉秘書的有彬很猶豫,但在藝舒的勸說下還是去參加了面試。
有彬順利通過了面試,
負責招聘的健熙事後發現應聘者中竟有那個屢次捉弄自己的有彬,提出要再次面試。
面試中健熙盛氣淩人,氣憤的有彬主動退出應聘。
有彬最終來到誠鉉處工作,誠鉉提出要試用一個星期。
工作中沒有秘書經驗的有彬屢出差錯。
誠鉉要去演講,有彬卻拿錯了講演稿,急忙坐著藝舒的摩托趕去。
講演結束時,有彬遇到也來參加的健熙。健熙看出有彬喜歡誠鉉,
故意當著誠鉉的面提出要與她交往,弄得有彬尷尬不已。
想起在日本與有彬共度的情景,健熙竟感覺這個屢次捉弄自己的女孩還蠻可愛。
他買下一堆高級服裝、首飾一次次送到有彬公司,害得有彬無法正常工作,
而有彬更加擔心誠鉉會因此有所誤會。

第四集
有彬將健熙送來的禮物統統扔給了他,離開時遇到健熙的明星女友慧美,
慧美以為有彬來勾引健熙,打了有彬。
誠鉉部門設計的手機取得了成功,同事們都興奮不已,
有彬提議去一起喝酒慶祝,一向不苟言笑的誠鉉終於點頭。
晚上在酒吧,望著在跳舞的有彬,誠鉉對她漸生好感。
誠鉉帶有彬參加公司的派對,健熙得知有彬參加也來到派對。
他故意使誠鉉誤會有彬與己有染,有彬被弄得無可奈何,
只好向他道歉,懇求他不要再糾纏自己。
對有彬存有誤會的誠鉉告訴有彬對她試用期的表現並不滿意,有彬聽後十分失落。
另一方面,屢遭有彬冷遇的健熙亦在借酒澆愁。
藝舒不甘心有彬無故被淘汰,她去公司遇到社長—健熙的父親,將此事告訴了他。
社長得知健熙的所作所為十分氣憤,
他大罵了健熙並把他派去巴黎的度假村做更底層的GO,
而有彬也被安排去巴黎的度假村工作。
健熙以為是有彬告狀,恨得牙根癢癢。
有彬臨走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向誠鉉道別,並再次親手做了一份外賣送給誠鉉。
誠鉉收到,心中感到幾分悔意。
有彬在機場又遇到死對頭健熙,她誤將行人當作誠鉉追出機場,
健熙趁機偷拿了有彬的行李報復她。

第五集
到了巴黎,以皇太子自居的健熙養尊處優,整日遊手好閒。
一次有彬看到健熙戴著自己行李內的帽子,向他索要行李。
健熙以此要脅有彬,讓她當跟班隨自己購物,
最後被捉弄得忍無可忍的有彬憤然離去。
誠鉉公司的手機廣告決定找慧美代言。
慧美要求去巴黎健熙工作的度假村拍攝,誠鉉同意了他的要求。
誠鉉與健熙的父親商談到度假村拍攝廣告之事,健熙父親見到誠鉉很有好感,
提出讓他跳槽到自己公司工作,誠鉉拒絕了他的好意。
健熙父親送誠鉉回家遇到其母,
發現誠鉉的母親好象自己青年時的戀人,命手下調查。
有彬去學滑水,健熙也同船前往。
有彬越滑越遠,健熙告訴人已到齊可以返航,故意扔下有彬。
看著遠去的船上朝她做鬼臉的健熙,有彬又氣又急。
藝舒找到漂回海邊已經昏迷不醒的有彬,得知經過後,藝舒氣憤不已。
他到健熙房間說有彬至今未歸,健熙以為有彬溺水,急忙找人去搜索。
黑夜的海上根本看不到有彬的影子,徒勞而返的健熙站在海邊大喊有彬,
回頭卻發現有彬就站在他身後,健熙高興地緊緊抱住有彬,
有彬卻氣憤地推開了他,大罵他殘忍。
也在巴黎度假村工作的韓親愛得知健熙是這裏的皇太子,計畫追求他。
在這裏他們又遇到藝舒從前的戀人尹俊河,親愛又對英俊的俊河愛慕不已。
度假村安排有彬與健熙共同管理兒童俱樂部,有彬雖不願意卻也只得聽從安排。

第六集
健熙的朋友振宇到度假村來找健熙,見到與他一起工作的有彬,
打算教訓一下這個屢次與他作對的女孩為健熙出氣,健熙卻拉開了振宇。
振宇開玩笑地詢問健熙是否愛上了有彬,健熙矢口否認。
健熙的父親調查到誠鉉的母親正是自己年輕時的戀人,而誠鉉應該就是他的兒子。
他叫來誠鉉一起喝酒,席間詢問他的身世,對健熙父親的問話誠鉉深感蹊蹺。
有彬和朋友一起去漂流,健熙也來參加。
途中有彬落水,健熙將她救起並劃傷了手,
他要求有彬請他吃義大利餐作為答謝。
藝舒得知有彬暗戀著的誠鉉要到度假村,讓她裝扮一番去做接待工作。
拿著花環等待迎接客人的有彬發現來者竟是誠鉉,大吃一驚。
有彬帶著誠鉉參觀度假村,恰被等候在餐廳的健熙看到。
深感失落的健熙跑到海邊發洩。
誠鉉、健熙和慧美一起用餐,健熙招呼經過的有彬一起坐。
席間充滿醋意的健熙對有彬冷嘲熱諷,有彬生氣離開。
而惠美發覺健熙似乎對有彬有意,心中甚感不安。

第七集
健熙的父親來誠鉉母親美熙的店裏找她,
詢問誠鉉是否是自己的兒子,被誠鉉母親否認,
她表示自己還有其他男人,令健熙的父親深感失望。
在度假村,有彬親密地給誠鉉拿水果,在旁打沙灘排球的健熙看到醋意大發,
有意將球打到他們身上,生氣的誠鉉回敬了健熙,
旁邊的有彬鼓掌叫好,健熙暗生悶氣。
誠鉉和慧美打算到海島拍攝外景,請有彬來作導遊。
正要出發時他們的船卻壞了,只好乘坐健熙的遊艇前往。
健熙看到誠鉉和有彬在船上舉止親密,扔下船不管獨自跳海潛水。
見此行為,有彬對他更無好感。
到了海島,健熙有意親近有彬,有彬卻不領情,對健熙十分冷淡。
慧美見健熙總是纏著有彬,心中不安。
她來找健熙緊緊抱著他正在親吻時恰被來取水的有彬撞見,健熙驚惶失措。

第八集
健熙來找有彬想向她解釋與慧美接吻的事,
可又不知該如何開口,只好悻悻離去。
誠鉉工作還未完成,可健熙執意要回去,
誠鉉堅持不走,有彬陪她留在了無人的海島。
慧美和健熙出去兜風,天已漸黑的時候,
健熙得知誠鉉他們的船還沒修好,急忙駕車返回。
見健熙如此在乎有彬,慧美氣得發瘋。
留在海島上的誠鉉和有彬,一起在海邊漫步、捉魚燒烤,互生好感。
深夜,健熙駕船來到海島見到有彬與誠鉉相處融洽,只有暗暗生氣。
誠鉉去泳池找有彬,卻見到健熙在水中強吻有彬,
對有彬產生誤會的誠鉉轉身離去。
夜晚,想著剛才的一幕,誠鉉心情失落,
而此時同樣感覺失落的還有被有彬拒絕的健熙。
健熙的父親再次來找美熙,詢問誠鉉是否是自己的骨肉,美熙表示否認。
健熙父親卻並不肯相信她的答復,他決定前往巴黎的度假村看望誠鉉。
得知父親到來,健熙慌忙扒下別人的制服裝作認真工作的樣子。
健熙父親見到一絲不苟的誠鉉,十分欣賞,要健熙多多學習,健熙卻不以為然。
手下將健熙曾把誠鉉扔在孤島上的事告訴了健熙的父親,
父親聽後將健熙痛斥了一頓。
健熙以為是誠鉉向父親告狀,對誠鉉大打出手,有彬拚盡全力保護誠鉉。

第九集
誠鉉的母親來到度假村看望誠鉉,在此遇到健熙的父親。
健熙的父親想與誠鉉他們一起用餐,母親卻藉口頭痛有意避開。
誠鉉約有彬去大象園遊玩,健熙和慧美也一同前往。
看到誠鉉與有彬一起騎大象舉止親密,健熙心中很不是滋味。
一旁的慧美見他吃醋的樣子,不住地說誠鉉與有彬般配。
生氣的健熙向慧美提出分手,慧美不肯以死威脅,健熙只得作罷。
誠鉉約有彬共進晚餐,席間誠鉉有事離開,答應有彬一定再補一頓晚餐給她。
晚上,誠鉉想去看望有彬,卻遇到母親與健熙的父親在一起,
見到母親略顯慌張的神情,誠鉉感到奇怪。
慧美發覺健熙越來越迷戀有彬,心中醋意大發。
她請振宇幫忙令有彬從健熙身邊消失。
一次,振宇與一少年在打高爾夫,有彬來送球杆,
振宇見那少年對漂亮的有彬很有好感,
縱恿他去宿舍找有彬並說有彬是很隨便的人。
就在那少年闖進宿舍緊緊抱住身穿浴衣的有彬時,振宇找來村長和少年的母親。
那少年反而誣陷是有彬勾引他進入房間,少年的母親令村長解雇有彬。
村長雖知有彬無辜,但因無證據,也只得委屈有彬,要她準備回漢城。
而得知消息的慧美也來冷嘲熱諷。
就在有彬委屈無助時,誠鉉過來安慰有彬,
約她一同散心並表示相信有彬的人品,令有彬感到幾分寬慰。

第十集
為還有彬清白,健熙約那少年打高爾夫,
並與少年打賭如果自己贏就要少年為自己做一件事,如果自己輸就把跑車送給他。
誠鉉陪有彬去市區逛街散心,兩人玩得很高興。
海邊,誠鉉請求有彬同他一起回漢城,有彬欣然同意,兩人深情相擁。
健熙贏得了比賽,他要少年說出真相還有彬清白。
有彬的事情終於水落石出,她可以不被解雇回漢城。
然而已決定隨誠鉉回去的有彬還是執意要走,健熙得知倍感失望。
誠鉉安排母親與有彬見面,晚上一起在餐廳用餐。
正當誠鉉來接母親時聽到房內母親與健熙父親的談話。
得知自己身世後,誠鉉一時難以接受轉身離去,
健熙父親追出,想與他談談,誠鉉卻沒有理睬。
母親將誠鉉的身世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健熙的父親就是他的親生父親。
得知一切後,誠鉉不想再留在這裏與他的父親有任何瓜葛,和母親連夜飛回漢城。
臨走他打電話給等候在餐廳的有彬,讓她忘了自己。
突然的變故令有彬不知所措,她求健熙送自己去追誠鉉。
機場裏,看到有彬身後的健熙,
不想與弟弟爭女人的誠鉉態度冷淡,令有彬傷心不已。
失戀的有彬悶悶不樂,健熙想方設法安慰她。
健熙偶然看到有彬房內擺著她父母的照片突然心生一計,
他邀請有彬父母到度假村旅行,有彬見到父母十分驚喜。
有彬的母親得知健熙是這裏的皇太子大獻殷勤,弄得有彬很是尷尬。
不過,健熙倒是難得做一回好事,讓有彬對他有了幾分好感。

第十一集
在健熙的精心安排下,有彬的父母在度假村玩得很開心,有彬向他表示感謝。
健熙提出與她約會,有彬拒絕了他但表示對他的印象大有改觀,健熙聽了很高興。
父親來找誠鉉,希望能夠與他相認。
從小飽受缺少父愛痛苦的誠鉉無法還是原諒他,
父親甚感失望,心中難過的誠鉉亦是淚流滿面。
對誠鉉突然離去的原因,有彬始終百思不得其解。
她以為可能是健熙在誠鉉面前說了什麼污蔑自己的話。
有彬向健熙詢問此事,生氣的健熙打電話要有彬自己去問誠鉉,
誠鉉告訴有彬健熙沒有污蔑她,卻又不肯說任何理由,令有彬難以接受。
誠鉉到店裏接母親,卻看到健熙父親在與母親談話,誠鉉趕走了父親。
誠鉉母親得知健熙父親有嚴重的肝硬化,心中很是不安,
她懇求誠鉉能原諒父親並表示當初自己也有很大責任,誠鉉內心矛盾重重。
有彬和健熙負責的兒童俱樂部接待了一個父母離異的小朋友,整日悶悶不樂。
健熙與有彬打賭,如果他能使這個孩子與繼父相處融洽,
有彬就要答應去他的別墅約會。
晚會上,健熙將孩子的父親打扮成小丑一般表演節目,
孩子看了終於開懷大笑,消除了父子的隔閡。
有彬只好守約答應他的約會。但有彬卻帶朋友們一同前來,令健熙頗感失望。
最終,他還是找機會支走了眾人…

第十二集
支走眾人後,健熙要有彬換上晚禮服,邀他共舞。
就在健熙欲吻有彬時,手機突然響起,
村長打來電話告訴健熙父親命他第二天回漢城。
馬上就要離開度假村的健熙請求有彬陪他共度一夜,有彬生氣地拒絕了他。
第二天,健熙即將飛回漢城,他希望有彬能來送行。
心中矛盾的有彬考慮再三還是決定送送健熙,
可當她趕到機場,健熙乘坐的飛機已經起飛。
回到漢城後,父親決定將即將開業的漢城度假村交給健熙負責,
所需要的工作人員也全部由他挑選。
健熙要求把巴黎度假村的所有韓國籍工作人員全部調回漢城,當然此舉主要為了有彬。
巴黎度假村的村長招集韓籍工作人員回漢城,
有彬不願回去,她獨自留在了巴黎。
健熙見到回來的人員中唯獨沒有有彬,大發脾氣。
回到漢城後,藝舒去找誠鉉,質問他為何無故突然離去令有彬傷心不已。
誠鉉無言以對。
與藝舒交談後,誠鉉惦記有彬,打電話詢問她的情況,但依然不肯說出分手的理由。
不甘心的有彬決定回漢城親自去問誠鉉。
得知有彬回到漢城,健熙十分高興,他請有彬做他的秘書,被有彬拒絕。
有彬到誠鉉公司,再次向他詢問分手的原因。
誠鉉難以啟齒,始終不肯告訴有彬原委,有彬傷心離去,決定徹底結束這段戀情。
在家門口,有彬遇到等在那裏的健熙,
傷心的有彬要健熙請她喝酒,並向健熙表示不要再等自己。
次日,健熙收到有彬的辭職信…

第十三集
有彬辭職後又到從前工作的速食店幫忙,
健熙到店裏來找有彬,他點了一堆的三明治,表示有彬不回去上班就呆在店裏不走。
最終,有彬無奈只好答應回去。
健熙聽說父親打算把公司交給誠鉉的傳言,回家向父親證實。
父親未置可否,告訴健熙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健熙因此對誠鉉更無好感。
健熙的父親不放心把度假村全部交給健熙負責,
他調回巴黎度假村的村長來擔任漢城的村長。
村長擔心健熙只顧追求有彬不能專心做事,
於是派有彬去負責與誠鉉公司合作拍攝廣告的業務。
在與誠鉉公司的談判中,有彬與誠鉉針鋒相對,過於激動的有彬暫時退出了談判。
誠鉉來找有彬,表示希望能換其他人替代她,
有彬則表示他們的感情已經徹底結束,她不會在工作中摻雜個人情感。
健熙得知有彬代表公司與誠鉉談判,驅車到誠鉉處來找有彬。
當著誠鉉的面,有彬故意說在和健熙戀愛,誠鉉聽後心情失落。
回到公司,健熙向村長表示一定會認真工作,
請他不要再派有彬負責與誠鉉合作的業務,希望能讓有彬做她喜歡做的GO。

第十四集
漢城度假村開業,健熙的父親看到誠鉉和母親一同前來很高興。
誠鉉終於答應父親到他的公司做事,
但要求有病在身的父親完全脫離工作,並希望他能陪陪母親。
父親表示只要他的能力讓自己放心就會滿足他的請求。
不遠處的健熙見此情景心中鬱悶,與誠鉉從爭吵直至拳腳相加。
見到誠鉉與健熙矛盾日深,誠鉉的母親來找有彬,將誠鉉的身世全部告訴了她。
得知誠鉉是因為不想與弟弟爭搶女人才和自己分手的,
有彬心亂如麻,一個人喝得大醉。
得知真相後,有彬不想再夾在誠鉉和健熙兄弟之間。
她找村長表示希望到遠離漢城的土耳其Tahiti度假村工作,村長同意了她的請求。
馬上要遠離漢城的有彬,懷著告別的心情請誠鉉保重。
然後又約健熙共進晚餐,見有彬第一次主動約自己,不知內情的健熙高興不已。
回到家裏,有彬怕父母擔心,告訴他們自己又被調去巴黎工作。
父親看出她的心事,她告訴父親自己要去遠離漢城的土耳其度假村工作,
並叮囑父親千萬不要告訴母親。
見有彬主意已定,父親雖十分擔心卻也只得隨她。

第十五集
有彬不告而別,對於突然不見了的有彬,健熙十分焦急,四處打聽她的下落。
藝舒也向誠鉉詢問是否知道有彬的情況。
得知有彬失蹤,誠鉉雖表面鎮定,內心也非常著急。
母親告訴誠鉉她已將一切告訴了有彬,誠鉉終於明白有彬為何不辭而別。
誠鉉雖未當面責備母親,可想到委屈的有彬,心中很不是滋味。
健熙的父親希望誠鉉的母親和誠鉉一起到家裏共進晚餐,借此機會把一切告訴健熙。
晚上,母親勸誠鉉一同赴宴,誠鉉拒絕了母親的請求。
健熙到家,見到父親和誠鉉的母親在一起,深感意外。
父親將誠鉉是他哥哥的事實告訴了健熙,健熙難以接受,跑出了家門。
得知真相後,健熙心中鬱悶,找振宇和慧美借酒澆愁,喝得爛醉。
慧美將不省人事的健熙帶回了家,
昏迷中的健熙反復默念著有彬的名字,令慧美甚感失落。
次日清晨,心灰意冷的慧美告訴健熙自己曾在機場遇到有彬,她去了土耳其。
得知這一消息後,健熙收拾行囊準備趕往土耳其。
誠鉉正式到健熙父親的公司上班,
父親將一個新專案交給他負責,誠鉉因此要到土耳其出差。
在土耳其的度假村,誠鉉遇到在此工作的有彬。
為了不讓誠鉉擔心,有彬違心地表示她在這裏過得很好。
次日,誠鉉在路邊發現生病暈倒的有彬,慌忙將她送往醫院。

第十六集
誠鉉將有彬送到醫院,他知道有彬是不想因為自己使他們兄弟反目,
才會選擇逃避,一個人到這裏忍受著孤獨。
看著虛弱的有彬,誠鉉內心愧疚。有彬卻安慰他說自己在這裏過得很好。
得知有彬在土耳其後,健熙正準備前往。
父親告訴健熙有彬因為知道他與誠鉉是兄弟關係才會遠離漢城,
勸他不要與哥哥爭搶同一個女人。但健熙依然執意要去尋找有彬。
有彬已經痊癒,誠鉉也要返回漢城了,
有彬懷著訣別的心情要誠鉉保重自己,誠鉉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土耳其。
回到漢城,誠鉉內心始終難以放下有彬,決定再次返回土耳其。
健熙找到土耳其的度假村,終於見到了有彬。
有彬勸健熙不要再在自己身上浪費時間,
但健熙依舊不肯離去,整日陪伴在有彬左右。
健熙甚至租下住房,購置用品,打算請求有彬在此共同生活。
誠鉉又回度假村來找有彬,
他請求有彬隨自己回漢城,並表示健熙方面自己會去解決。
依然愛著誠鉉的有彬感動,兩人深情相擁。
此情景恰被來找有彬的健熙看到,健熙傷心離去。
誠鉉追去想與健熙談談,卻最終不歡而散。
夜晚,健熙懇求有彬能夠留下同自己共同生活。有彬含淚拒絕了他。
次日,有彬與誠鉉同返漢城,隔著車窗,
有彬看到街邊獨自在喝悶酒的健熙,心中難過。
有彬走後,健熙一個人留在土耳其,整日借酒澆愁。
心中煩悶的健熙故意惹怒幾個男子,被眾人打得遍體鱗傷。
孤獨的健熙獨自坐在海邊,想著遠方深愛的有彬,淚流滿面。

第十七集
回到漢城,誠鉉的母親責備有彬不該再次捲入他們兄弟之間。
有彬含淚表示自己也沒想到又會在土耳其巧遇誠鉉,
也許是命運的安排,讓自己感到無法逃避。誠鉉的母親也對此事感到無奈。
健熙一直未回漢城,有彬心中很是惦記。
誠鉉正式接任健熙父親的會長職務,在慶祝宴會上,
健熙突然出現,他向父親表示今後一定會認真工作。
看到健熙歸來,有彬終於鬆了一口氣,但同時也很擔心今後三人如何面對。
公司會議上,誠鉉指出健熙負責的漢城度假村在所有分公司中業績最差。
健熙表示漢城度假村剛剛開業,他會儘快使其業績達到公司的平均水準。
會後,健熙找誠鉉談話,指責他想佔有父親的公司。
誠鉉表示只要健熙能證明自己的能力,他會主動把會長的位置讓出。
健熙從此搬到度假村居住,夜以繼日地工作。
從前遊手好閒的健熙突然如此勤奮,手下都深感驚訝。
健熙的父親被告知其肝硬化已發展為肝癌,需要手術治療。
怕自己時日無多的父親找來健熙、誠鉉和有彬,他要求誠鉉馬上和有彬完婚。
眼見有彬就要變成自己的嫂子,健熙難以接受,傷心離去。
為了儘快結束三人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糾葛,有彬決定嫁給誠鉉。
雨夜,健熙與有彬相視而立,哭成淚人的有彬請求健熙的原諒。
看著滿臉淚痕的有彬,健熙心疼不已,強忍滿心傷痛告訴有彬不必擔心自己。

第十八集
健熙的父親與有彬父母商談誠鉉與有彬的婚事,不想令有彬傷心的健熙也來參加。
健熙請求有彬允許他偶爾可以再看看她,可以與她成為朋友,有彬答應了他的請求。
雙方家長訂下誠鉉他們的婚事後,健熙父親終於松了一口氣。
健熙對漢城度假村的經營十分用心,看著他長大的度假村長見狀很是欣慰。
在公司會議上,健熙向誠鉉彙報度假村為客人準備的婚禮安排,誠鉉表示並不十分滿意。
健熙心情低落,村長鼓勵他繼續努力。
誠鉉約有彬見面,有彬接到電話中途去看望健熙。
慧美突然到來,見到房間裏的有彬,斥責即將結婚的她不該再找健熙,有彬心情複雜。
次日,慧美將有彬去見健熙一事告訴誠鉉,誠鉉表示信任有彬。
在公司裏,誠鉉偶遇健熙,他要健熙徹底放棄即將作他嫂子的有彬。
健熙則表示有彬與他結合不會幸福,所以自己才會追求有彬。兩人不歡而散。
健熙的父親與誠鉉的母親一同去旅行,
重病在身的父親為了實現三十年前的諾言,一路強忍病痛。誠鉉的母親深受感動。
健熙負責的度假村在籌備客人的婚禮,
誠鉉表示自己也將在此舉行婚禮,要求健熙儘快準備。
自己要親手操辦心愛的女孩和他人的婚禮,健熙內心難過,但還是表示會盡力做好。
有彬得知此事,她希望誠鉉不要為難健熙。
誠鉉則表示這樣安排完全是工作的需要,並要求有彬今後遠離健熙。

第十九集
父親擔心自己已是時日無多,希望能一起照張全家福。
照完全家福後,父親要求健熙與誠鉉合影。
健熙堅決不肯,他向父親表示只要有彬還和誠鉉在一起,
只要自己還愛著有彬,就無法接納誠鉉這個哥哥。
有彬聽到他們父子的談話,感到十分為難。
夜晚的池塘邊,有彬問健熙為什麼會喜歡自己,
自己算不上漂亮,脾氣也不好,還總是令他傷心。
健熙平靜地回答:“只因為是你,只因你是金有彬。”
有彬非常感動,但即將結婚的她只能無奈離去。
次日,有彬與誠鉉去試婚紗。身著婚紗的有彬想起健熙傷心欲絕的情景,心中猶豫。
誠鉉看出有彬心神不寧,主動提出推遲婚期,給有彬時間充分考慮。
為了能讓健熙與誠鉉兄弟相認,有彬再次逃避,她辭去了度假村的工作,獨自離開。
一番尋覓後,健熙終於找到有彬。有彬承認自己愛著健熙,令健熙興奮不已。
但有彬同時也表示不想再夾在他們兄弟之間,那樣自己也難以幸福。
令健熙轉喜為憂,黯然神傷。
健熙的父親病重暈倒,被推進了手術室。健熙和誠鉉都急忙趕來。
父親的肝癌已經擴散,手術沒有成功。
病床前,健熙看著奄奄一息的父親淚如雨下。
父親希望他們兄弟能夠和好,叮囑誠鉉作為哥哥照顧健熙。

第二十集
健熙的父親去世,留下遺囑將公司股份平分給健熙和誠鉉。
健熙諷刺誠鉉終於達到目的,得到公司。
誠鉉則表示當初是因為母親的請求才會到公司幫忙,
自己對公司股份沒有興趣,願意全部讓給健熙。
有彬得知健熙父親去世,趕來看望健熙。
突然看到有彬,健熙高興地抱住了她,卻被來送文件的誠鉉看到。
誠鉉難過地轉身離去,有彬追上誠鉉請求他不要恨健熙,
表示自己會離開健熙,希望他們能夠兄弟相認。
健熙去父親墳前掃墓,遠遠看到早已到此的誠鉉。
誠鉉拔去父親墳上的雜草,跪在墓前追悔自己在父親去世前也沒能叫他一聲爸爸。
健熙聽後感動,心底裏已原諒誠鉉大半。
健熙派人將已洗好的全家福照片送到誠鉉母親處,並附信希望誠鉉能繼續掌管公司。
在母親的請求下,誠鉉同意繼續回公司幫忙。
健熙決定獨自去土耳其收拾心情,忘掉這裏的一切。
臨行前他來找有彬,請求有彬能陪他一會兒。
健熙與有彬度過了愉快的一天,然而有彬卻不知道他馬上就要遠離漢城。
有彬從朋友處得知健熙離開了漢城,心中十分惦念。
誠鉉在母親的勸說下,決定接納健熙。
他告訴有彬健熙去了土耳其,並派有彬去土耳其的度假村工作。有彬十分感動。
健熙來到有彬工作過的土耳其度假村,
仿佛四處都能看到有彬的影子,讓他難以忘懷。
健熙決定去美國繼續學業。
有彬趕到度假村卻得知健熙已經離開,她匆匆趕往機場追趕健熙。
就在健熙即將登機時,有彬趕到。
見到突然到來的有彬,健熙驚喜異常,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在風景如畫的土耳其海島,歷經磨難後的健熙與有彬終於走到了一起。
雖然一如從前般地吵吵鬧鬧,卻過得開心愜意。(…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